权色的争斗 94_2(文)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权色的争斗 94_2(文))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三句话说不好,大不了人家不鸟你,不要以为纳税大户就可以意指气使,人五人六的。到了华龙集团之后,秦川没有见到他们的董事长王富仁。

    接待秦川的是王富仁的大舅子卢蒯非,这个卢蒯非也不是华龙集团总经理。听到卢蒯非这个名字,秦川差点就要笑了起来。

    见到卢蒯非的时候,听说董事长出国考察去了,至少一个月后才回来。秦川心里在就有了数,制造.事件的多半是这卢蒯非搞出来的事。卢蒯非见到市委秘书长亲自到来,表现也是非常的客气,只不过,说到.事件,他就闻言变色,装出很生气的样子。

    他的意思很明显,我是给了你秘书长和市委面子,但就事论事,我今天对你的客气,与.事件无关。

    该给的面子我给了,该办的事件,你们也应该落实。他这种态度,秦川哪能不明白?卢蒯非一付很忙的样子,跟秦川聊了几句,不到十分钟就走人了。留下一个办公室主任陪着秦川了解况。σσ在σ线σ书σ库σ

    办公室主任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秦川跟她交流的时候,从她嘴里了解到了当时的况。昨天晚上被警察打的是华龙集团销售部的经理,他在陪客人的时候,召了四名小姐。

    结果,被查夜的警察给抓住了,但不知怎么的,双方之间发生了冲突,这名销售部经理被警察打了一顿,还带回局里关了一夜。至于中间的具体过程,这位办公室主任也不太清楚。

    秦川便提了一个问题,“那位销售部经理是什么人?”

    办公室主任告诉秦川,其实这人没什么本事,夸夸其谈而已,因为他是总经理的侄子,因了这层关系,便坐上了这位置。

    得到这个消息,秦川基本上明白了。就是不去问当时查夜的警察,他也能猜出个大概。肯定是这位销售部经理,仗着有点背景,为人嚣张,与警察发生了争执,人家这才动手打了他的。

    现在的警察,虽然讲究文明执法,但明明是你错了还嚣张,他们又不是吃素的,给你两下你又能怎么样?

    没想到这人还真不知道死活,当时就与警察吵了起来,态度恶劣,柳海就叫人将他拷了回去。

    从华龙集团出来之后,何子键又问了柳海,得到的答案果然如此。

    然后秦川便调了有关于华龙集团最近投资意向的资料,因为他认为,华龙集团不可能傻到为了.事件,跟政府做对,他这么做肯定有其背后的用意。

    这么大一个集团,想这么轻飘飘的搬走,绝对不是这么容易的事。于是他回去又跟何子键做了汇报,将自己了解到的况和自己心里的猜想,详详细细地跟他说了。

    王富仁不在双江市,据说是去国外考察,要采购一种什么精密机械。华龙集团今年要扩产,重新布署新的项目,国内的机械设备精度达不到要求,只能在国外进口了。

    但是这种加工机器很不好买,跑了好几趟国外,一直都没有谈成,于是他就三天两头的飞国外。何子键也知道,国外的先进仪器,不许对外销售,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对中国更是加以限制。这王富仁要是没有海外关系,八成是买不到的。

    何子键思索了一下,“先缓缓,凉到一边!”

    秦川点点头退下,他理解领导的意图,先凉一凉,以静制动。到时候他们憋不住了,自然就得把自己的条件说出来。

    而市政府这边,步坚固就搞不懂了,这个何子键在搞什么鬼?把人家凉到一边就想了事,也太小看华龙集团了。华龙集团虽然是民营企业,但的成长与政府的扶持是分不开的。看到华龙集团在这几年迅速壮大,一下子成为了双江市唯一的上市企业,市政府这边也觉得脸上有光。短短的十年时间,华龙集团就超过了双江市所有的国企,成为商界的龙头老大。现在华龙的产业,已经涉足到了房地产和制造业。

    华龙集团名气大了,他们的人也牛皮了。一般的市领导,人家不鸟啊!听说这个王富仁与省里的关系不错,人家正准备往省里搬呢?难道一个上市企业在你手里被人家挖走,你面子上过得去?

    这两天看到市委那边没动静,压根儿就没有敲打公安局那意思,弄得步坚固好几次想跑到市委跟何子键说几句什么。但是他又生生地忍住了!做为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干部,到一个三十多岁的年青人面前去请示,他面子放不开。

    步坚固是一个很有忍耐心的人,为了政绩,这几年华龙集团在双江市的劣迹斑斑,他都能忍了。而卢蒯非这个总经理又是一个狂妄的家伙,双江市很多人都知道,卢蒯非这鸟人有一个很奇怪的嗜好,就是天生喜欢抢人家的老婆。

    看到有夫之妇,凡是长得有几分姿色的,不论年纪大小,只要对他胃口的,他总千方百计把人家弄过来玩玩。为了这事,好多人跟华龙集团有旧怨,但是没办法,人家有钱嘛。那些女人偏偏还一个个着了魔似的,拼命往刀口上撞。光是为了这事,华龙集团没少闹出纠纷。王富仁似乎对这一切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步坚固还帮他们收拾过不少残局,他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为了挽留这个企业。毕竟有它的存在,对市政府来说,也是一笔很大的政绩。卢蒯非也不是傻子,他看出了政府那边的心思,因此只要哪里不如他们的意了,他经常动不动就提出,要搬到省城去。

    这一招百试百灵,尤其是政府搞规划,有什么好的项目时,他们没能分一杯羹的话,卢蒯非就用这招来对付市政府。如今公安局又把他们招惹了,卢蒯非到现在也没有开出他的价码,而市委那边也似乎把它凉一边了,因此,步坚固有些着急。

    毕竟搞经济建设才是市政府的份内之事,搞好了有市委的功劳,搞不好就是你市政府的过错。**官场#中#文网**步坚固就在心里想,是不是何子键对他有什么看法,要借机敲打敲打自己?

    其实何子键倒是真没这么多心思去搞人家,步坚固的态度很明显,只要市委不插手政府那边的事,他现在是抱着井水不犯河水的原则。

    何子键刚刚到此一个多月,很多的事收拾不过来,哪有心思去勾心斗角?倒是双江市那些人,总是在心里揣测,新来的书记会不会拿自己开刀!

    刘伯林的倒下,见证了新市委书记的格,很多人心里象揣着一个炸弹一样,惶恐不安的。但他们又不敢轻易踏进市委书记办公室,怕去了以后,象谭新维那样,没事找事,反而被臭骂一顿。

    本来税务局的曹局长也想去找市委书记汇报工作,他说的还是华龙集团那件事。毕竟税务局与华龙集团的关系更要深一些,他也是想去做思想工作的,试试新来的市委书记口气如何。曹局长在市委有几双眼睛,昨天谭新维被骂的那一幕,早被人看在眼里,因此消息很快就传来了。

    何子键安排了近期的工作,又把秦川和宁成钢叫到办公室,委托了一些事。宁成钢最近几天的表现,看起来好了很多。估计一个多月的时间,让他想明白了很多问题。何子键把他叫去的时候,他居然有种受宠若惊的味道,因为平时的时候,除了开会,两人基本上没什么交流。

    听说何子键要离开几天,自己就成了市委大院的主人,宁成钢的心思就活络了起来。

    虽然不是堂堂正正的市委书记,好歹也可以做几天主。宁成钢就在心里想,自己要趁这个机会,把市委的工作抓好,要让上面的人看到,没有何子键在,他宁成钢也能全面主持市委的工作。

    这是一个千栽难逢的机会,宁成钢坐在何子键办公室的时候,脑子里满是自己当一把手的威风模样。人家袁世凯还当了八十三天皇帝,自己当几天市委书记又何尝不可?

    宁成钢此刻,恨不得何子键马上离开,迟迟归来!用他的话说,最好是一千里,二年不回!若真要是二年不回了,这个位置说不定真落到他的头上。

    宁成钢这么想的时候,完全把步坚固这人当了空气。?

    姚红正在厨房里做早餐。早上七点多,董小飞一般在这个时候起

    姚红上楼的时候,董小飞正起来,睡了一夜,头发有些乱了。她刚穿好衣服爬起来疏头发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些不舒服,肚子里的小孩蹬了一脚,董小飞啊哟一声,便趴在梳妆台上。

    “小飞,怎么啦!”姚红吓了一下,立刻扶住董小飞。

    看到她一脸苍白,一手捂着肚子的模样,便托住她的肚子,“是不是痛了?”

    董小飞无力地点点头,“姚红姐,我……我感觉到不对了。”

    “不会是要生了吧!”姚红比较有经验,她正准备扶董小飞上的时候,董小飞轻轻地摆摆手,“流了好多水。”

    姚红低头一看,发现董小飞坐的凳子上,一片湿漉漉的痕迹,“不好,怕是羊水破了吧!我马上打电话去医院。”

    董小飞最近也在看书,对生孩子这事略知一二,她自然知道羊水破了的严重

    “你别动,我扶你到上躺下。”姚红把她扶起来,慢慢走到边躺下,然后又用枕头垫高了**。

    为了侍候董小飞,何子键早就把自己的妈妈接了过来,她一心想要老二子键生个女儿,对这个出自大家的董小飞也是呵护备至。加上家里的阿姨和姚红,三个女人照顾一个快生孩子的董小飞,这样的待遇也真够高的。

    突然,姚红在下面含了起来:“苏姨,柳姨,快点,小飞要生了。”

    姚红匆匆下楼,招呼了两人,然后立刻拿起电话打120。苏,柳两个上了年纪的女人听说董小飞要生了,立刻就跑到楼上。

    “小飞,小飞!”

    “妈!柳姨,我没事,你们赶快准备好小孩的东西,可能要生了。”董小飞躺在那里不敢动。苏秀卿道:“这个你就放心吧,我们早准备好了。”

    两个人陪着董小飞,心蛮紧张的。

    孙子要出世了,子键要做爸爸了!苏秀卿紧紧拉着董小飞的手,“小飞,没事的,放松一点。”

    董小飞咬着牙齿,点点头,“嗯!”

    此刻,董小飞的心也很紧张,不是离预产期还有三天吗?大坏蛋怎么还不回来!想到自己就要做妈妈了,董小飞心里特紧张,特紧张。只不过,羊水破了,下面有些湿,粘在上很不舒服,偏偏又不敢动弹。她抓住婆婆的手,越来越用力。

    “小飞,不要急,姚红打电话去了。他们马上就到!”柳美婷安慰道。

    “子键这小子,怎么还不回来?我打个电话给他!”苏秀卿站起来,立刻给何子键拨了电话。

    何子键正在路上,听到老妈的声音,立刻就有一种预感,小飞要生了!

    果然,老妈在电话里很急的样子,“子键,你快一点回来,小飞马上就要生了。”

    “妈,我知道了,正在路上呢!”

    这孩子,怎么就不知道早一点回来?从双江市到省城,可要整整三个小时啊!苏秀卿又有些担心,“路上小心,不要开太快了!”

    “没事,我知道。你放心吧!”何子键挂了电话,听说老婆要生了,心里便越发着急。

    本来柳海要送他的,但是何子键考虑到柳海有自己的工作,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司机了。他便没让柳海相送,自己一个人开着车子回了省城。

    他把车子开到一百三四十码,白色的奥迪车,风一样的飞驰在去省城的高速公路上。在省城何子键的家里,省人民医院的救护车已经开来,几个工作人员,把董小飞抬在担架上,由姚红陪着,救护车一路呜啦呜啦的,很快就开进了市人民医院。

    柳美婷和苏秀卿两人来不及叫车,干脆自己打了个的士去医院。冰冰和申雪接到姚红的电话,说董小飞要生了,两个人也匆匆赶来了人民医院。院长亲自出马,组织了医院最好的妇科医生,立刻就展开了对产妇的各项检查工作。

    做检查的女医生报告,“产妇羊水破裂,b超显示胎儿一切正常,只是想要顺产只怕有些困难,又是头胎,估计只能进行剖腹产。”

    院长立刻找来了产妇家属,跟苏秀卿等人商量,院长道:“况就是这样的,我们考虑到两条生命的安全,决定对产妇进行剖腹手术。如果没什么疑问的话,请在协议上签字!”

    在医院里,病人家属签字是一个必要的过程,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事。只是这个字谁来签?何子键又不在,苏秀卿就站出来,“我来签吧!”

    刚才又打了个电话,他人还在路上,估计要再等一个多小时才能赶到省城。进城之后,城里车多,行动起来就更慢了。

    这件绝对不能再拖延,苏秀卿在协议上签了字,小飞马上就要被推进了手术室。

    董小飞看着众人,对医生道:“能不能再等等!”

    申雪和姚红知道,她是想等何子键回来再进手术室,可是医生说,她这样子,羊水破了,不能再担搁。要不是姚红用枕头把**下面垫着,羊水流出太多,况还是很危险的。

    两个人跑上去,拉着董小飞的手,“小飞,别怕,没事的,一凡他很快就回来了!”

    四只手紧紧握在一起,董小飞神色黯然地点点头,医生这才推着她进了手术室。

    产房外面,几个人纷纷抱紧了拳头放在心口,脸上既是兴奋又是焦灼。申雪站在窗口,心里也跟着紧张起来,“姚红姐,小飞她不会有事吧!”

    姚红微微笑了一下,“看你紧张的,以后你也会有这么一天!”

    申雪郁闷地皱起眉头,挥起拳头擂了她一拳,“姚红姐你又捉弄我了!”两个人正说着,冰冰走过来,“你们两个说什么?”

    申雪一脸嫣红,不好意思的。姚红便笑笑道:“没什么,我在叫申雪不要太紧张。她自己真正紧张的时候还没到呢!”

    冰冰就笑了,“唉,你们说,小飞这次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儿?”

    姚红看了冰冰一眼,“我知道你希望她生个男孩。”

    “为什么?”冰冰很奇怪地看着表姐。姚红笑了,“如果小飞生的是男孩,以后你们家的金锁就可以嫁给他了。”

    “你……”冰冰和申雪不微微一愣,不过马上笑了起来,“好主意,我怎么就没想到呢?不过我家金锁大了他差不多一岁,不知道这小子以后愿不愿意。”

    董小飞进了手术室后,大家的心也渐渐地放松,再没有刚刚来的时候那么紧张。柳美婷和苏秀卿两人则不断地打着电话,跟亲人说着这里的况。

    胡磊从电梯里跑出来,“小飞生了没有?男的还是女的。”

    冰冰瞪了他一眼,“声音小一点!刚进去。”

    胡磊吁了口气,“希望是个男孩,这样的话我家金锁就名花有主了。”

    申雪开了句玩笑,“这得要看他喜不喜欢**!”

    “呸!我跟他爸就象亲兄弟一样,他小子要是敢不听家教,打死他!”听胡磊这么一说,几个人就笑了。

    这时,柳、苏两人打完电话过来,“你们都到了!”

    胡磊这嘴巴甜死人,笑嘻嘻地道:“恭喜两位,要做外婆、了!”

    柳美婷就脸一红,看了申雪一眼。苏秀卿倒是开心的,想到即将又有一个孙子孙女出世,脸上笑得就象花儿一样。

    “哎!子键哥怎么还没有回来,他也真是的,老婆要生了,工作重要还是老婆孩子重要?”胡磊巡视了半天,这才发现何子键人没到。于是他摸出电话,正要拨出去的时候。苏秀卿道:“我刚刚催过,他快进城了。”

    胡磊只得放下电话,催得太急了未必是好事,想必他这个做爸爸的,肯定比自己心急。

    一群人正聚集在产房门口的时候,手术室的门突然打开,几个人立刻就围上去,“医生,有消息了吗?”

    那医生看了他们一眼,“你们是?”

    “哦,05的董小飞家属。”

    听说是05产妇的家属,这医生脸上就堆起了笑。“你们不要急,院长也亲自在里面呢!医院里最好的妇科医生亲自主刀,没事的。”

    大家松了口气,又退回到坐位上。

    医生喊了一句,“27的产妇家属去病房等待。”

    她这一喊,立刻就有一群人纷纷下楼去了。

    十分钟后,手术室的门再次打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女医生在门口喊道:“05董小飞的家属在哪?”

    小飞出来,小飞出来了!

    几个人又围了过去,“医生,怎么样了?男的还是女的!”

    年轻的女医生摘下口罩,看着众人一脸难色,“你们是05家属?”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官场#中#文网**医生摇了摇头,“手术有点复杂,院长让我出来通知一声,可能会出现意想不到的问题。”

    “啊――”大家的心突然象被什么抓住了似的,异常激动,胡磊冲过去,抓住女医生的肩膀,“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快说啊!”

    年轻的女医生被抓痛了,急得她嚷了起来,“你先放手,我只是暂时出来报个信,具体况还得等院长他们开了碰头会才能决定”

    胡磊松开了手,“对不起,我太急了。你倒是仔细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女医生看着胡磊,不后退两步,“根据我们在手术室的检查,实际况比想象中的要困难!所以院长要我出来跟你们说一声,大家做好思想准备。病人可能随时在输血什么的。”

    草!骇人听闻啊!

    胡磊长长地吁了口气,差点把人家小医生给强暴了,被她吓得三魂去了二魂。大家提到嗓子里的心,暂时落回了原处。

    不过,苏秀卿不敢大意,既然人家医生出来打了招呼,恐怕事没这么简单医生消失的影,她拧起了眉头。

    何子键正在路上,眼看马上就要进城了,天,突然沉下来。

    轰隆――好端端的天空,突然飘来一片乌云,下雨了。

    冬季的雨,冰凉凉的,象石头一样坚硬,打在玻璃上发出清脆的声音。何子键望着这善变的天空,心里也变得有些沉重。

    冬天也会打雷?这段时间一直天空晴朗,今天突然就下起了雨。

    这场雨来得好怪,好突然。

    车子下高速了,远远看到路边一些没有带伞的行人正在努力奔跑!何子键猛踩了一脚油门,车子咆哮一声,驶向了入城收费站。

    省城的车子越来越多了,开也开不动,何子键头一次这么心急,将车子开得象一条在水里的游鱼一样,从车辆之间的空隙里穿来穿去。

    砰――有人跟他一样心急,在红绿灯交替的瞬间抢时间,撞车了。马路上立刻就乱了起来,前前后后的车子,各不相让,你拥我挤的,都想着先走一步,结果好端端的马路,越塞越死,前面的车子走不动,后面的车子接踊而来。

    “娘个麻痹,什么素质?”何子键骂了句粗话,打通了胡磊的电话。“胡磊,我进城了,现在小飞怎么样了?生了吗?”

    “进城就好,快点来吧!小飞还在手术室,不过没事,你不要太急,有我们帮你看着,没事。”胡磊安慰了几句,他可不想何子键在急急忙忙中,有什么闪失。

    手术室里,院长和几个妇科医生紧皱着眉头,通过检查发现,董小飞子宫里的况,与普通人不一样。

    肚子已经打开,医生在手术的时候突然发现,有两根手指粗细的血管,横穿过子宫表面。这是一种不好的现象。如果这两根血管是静脉血管还好,万一不是,况就糟了。

    小孩在里面拿不出来,血管又不敢动,连院长都觉得有点束手无策。当手术医生打开董小飞腹部的时候,发现这一幕时,傻眼了。

    前不久也是在省第二医院,同样的事例,同样的况,一个妇科医生就把人家的血管当静脉给切开了,结果造成产妇大出血。

    最后,小孩是保住了,但是大人却没有挽救过来。

    因此,手术医生也不敢大意,把这况跟院长反应了。

    因为是张敬轩的媳妇,院长一直就守在产房外面,随时了解手术的过程,听到这个消息,他也就顾不上许多,亲自进来了解况。

    这问题果然还有些棘手,院长毕竟老道,果断地下了命令,“做好输血的准备,小廖,你去通知病人家属,让他们马上去验血。”

    因为董小飞的血型比较罕见,医院的血库里也没有这种吻合的血型,院长就果断下了命令,所以人立刻就行动起来。

    小廖就是刚才那个年轻的女医生,她再次跑出去的时候,董小飞似乎意识到了况有些不对,便问起了院长。

    “林伯伯,不管出了什么况,一定要保住孩子。”

    林院长安慰道:“放心吧,林伯伯就是倾尽全力,也要保证你们母子的周全。”

    董小飞躺在手术台上,刚进来的时候还有些害怕,紧张,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她反而踏实了。躺在手术台上,由于打了麻醉,下半没有什么知觉,只能两眼睁睁地望着天花板,听着医生们讨探自己的况。

    她就在心里想,万一自己不行了,一定要保住孩子!只是很遗憾的事,如果自己真的在手术台上下不来了,没能见到大坏蛋最后一面。

    外面还在下着雨,而且越下越大。林院长召集了医院里所有的精干,针对这个问题做了短暂的研讨会。

    产房外面,苦苦守候的众人,一个个开始变得焦灼不安。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产房里还没有传来消息,大家不由有些担心。

    终于,手术室的门再次打开。小寥医生又出来了,“05的病人家属过来一下!”

    呼啦――十几个人齐齐围上去,小寥医生看到胡磊,不自在退了一步,“刚才手术室里发生了一点小意外,林院长要求你们每个人去做下血检,要快!最好是产妇的直系亲人,因为她的血型比较少见!”

    小寥这么说,也只能让大家暂时安心一点,本来院长的意思是,让病人的直系亲属去做血检,但是小寥想既然产妇的血型很少见,不如让大家一起去,能碰到一个是一个。

    听说要做血检,众人二话不说了,急急朝楼下的化验室跑去。在医院里一个专用的化验室里,十几个人全部抽了血。

    何子键的姐姐和姐夫也来了,他们也加入了检血的队伍。虽然大家明知道,有些人的血液不可能匹配,但是谁都没有怨言,主动地去验血了。

    何子键还在路上,等了三四分钟,交警虽然来了,但是后面的车子越来越多。他看到这形势不对,打开门扔下车子夺路狂奔。

    手术室里,林院长找来了省里最有名的妇科专家,又针对这个问题进行了一番探索讨,几个人来到手术室,一名四十多岁的女专家看到这况之下,果断地道:“不能再担搁了,否则大人小孩都有危险。”

    然后,人民医院的医生退下去,在旁边打下手,由妇科专家亲自手术。大家屏气凝神,紧张地望着专家麻利地切开了产妇的子宫,其中一根静脉血管被轻轻划破。

    手术室里出奇的静,只听到工具铛铛――落入盘子里的声音。吁――众人都松了口气,然后就看到一个小孩子被抱了出来。早在旁边准备好的医生和护士,马上接过孩子。

    “别动!”专家剪了脐带,没多久,就听到小孩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董小飞听到这个声音,憋紧的心突然释放开来!孩子出世了。

    一个医生在她耳边轻轻道:“恭喜你,是个男孩!”

    “不好,出血了!”

    这时,一直在旁边看着的小寥医生,发现切口处突然冒出一股殷红的鲜血,她立时就紧张地叫了起来。

    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林院长和专家,以及所有人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有大出血迹象,马上准备输血。”

    专家抹了把汗,把手中的镊子放在盘子里,喊了一句。

    “产妇的血型罕见,正等楼下的化验结果!”

    “快去催啊?!还愣着干嘛!”林院长也急了,朝一个护士吼了起来。

    董小飞在的术台上,躺了将近二个小时,听到小孩的哭声后,她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孩子终于出世了!

    只是她仅仅兴奋了一下,很快就晕了过去。小寥医生见状,马上提醒专家,“产妇晕过去了!”

    “不要慌,马上想办法止血。”专家沉着的指挥着众人。这时,一个医生从外面跑进来,“林院长,下面有一个家属与产妇血型相符。”

    “那还不要她进来!”

    林院长急了。

    “可是,她有了二个月孕!”

    “啊――”众人有都愣了一下,有孕的人不可以献血啊!这可怎么办?!~!

    申雪冷静地坐在化验室里,所有的人都被请了出去,林院长走进来,“你有快两个月孕了,你自己不知道?”

    申雪摇了摇头,自己还真没注意,只是这几天有点头晕,浑没力气,总是昏昏睡的模样。对了,昨天吃饭的时候,有点恶心,差点把午饭全吐了出来。

    当时自己没怎么在意,估计是感冒现象。听林院长这么郑重其事的说,申雪又惊又喜,难道就是一个多月前去双江的时候,那会怀上的?

    董小飞在手术台上,本来好好的,突然之间大出血,连专家也查不到原因,只是想着办法给她止血。而这个时候,她在手术台上已经呆了整整二个小时还要多。

    申雪再也不能犹豫了,她果然地对林院长道:“不要担心我,林院长,就让我给小飞献血吧!”

    林院长有些担心,还是觉得把问题跟申雪说清楚比较好,她是当事人,有权力知道自己体里的一切,林院长有些难为地道:“你的想法是好的,献血救人,但我要告诉你的事,如果你献血过多,会对你的胎儿有影响。”

    林院长看着她,“说得严重一点,有可能你肚子里的胎儿,会因为这次献血……”林院长还没有说完,手术室里跑出来的小寥医生就喊了起来,“林院长,林院长,产妇大出血,快不行了!脉搏和心跳都很虚弱。”

    申雪再也坐不住了,站起来朝手术室走去,“林院长,我怀孕的事,希望你们不要对任何一个人提起。不要说了,不管有什么后果,我一个人承担。”

    林院长看到申雪态度坚决,只是点点头,对小寥道:“马上带何小姐去手术室!立刻给产妇输血!”

    “是!”小寥松了口气,拉着申雪立刻奔向了手术室。

    外面依然下着雨,而且越来越大,手术室的外面,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连胡磊的爸妈,还有一些在省城的亲戚都来了,二三十个人焦灼不安地守在那里。

    何子键突然浑湿漉漉的闯进来,“小飞呢,小飞呢,怎么还没有出来!”

    几个人立刻拉住了他,“别吵,医生说小孩很健康,是个男孩。”

    胡磊的心也极度压抑**官场#中#文网**,冰冰生孩子的时候,他也没这么紧张过。手术室里不时传出的消息,令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里。

    现在每个人都神色凝重,手心冒汗,一颗小心肝坠坠不安的。从来不信神的婆婆苏秀卿不断地喃喃自语,“菩萨保佑我们小飞,千万不要有事。母子平安,母子平安!”

    何子键冲进来,“妈,小飞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怎么还没出来!?”

    苏秀卿看着被雨水淋得浑湿漉漉的儿子,心痛地安慰道:“老三,小飞吉人自有天相,没事的,没事的,林院长和专家正在会诊。”

    “不行,我要去看看!”何子键再也控制不住了,为什么人家生个孩子,半小时,顶多一小时就出来了,董小飞进去这么久,到现在还没动静。

    大家的心里惶恐不安,何子键也是心肿忧忧。有人劝他换了衣服,何子键摇摇头,“跟医生说一下,我要进去陪着她。”

    姚红道:“小飞刚才在手术过程中,大出血,现在申雪进去了,会没事的,你安静一点。”

    “姚红,你们叫我怎么安心,都怪我,来得太迟了。”何子键顾不了那么多,一定要冲进手术室陪着小富婆。

    董小飞躺在手术台上,已经进行了第二次麻醉,她从昏睡中醒过来,好象心灵深处,隐隐听到何子键的呼喊。

    她就艰难地张了张嘴,“子键,他来了吗?”

    申雪在医生的安排下,脱了外躺在董小飞的隔壁,董小飞侧过脸,就看到申雪那关切的容颜,“申雪姐,是你!”

    申雪微微点了点头,“小飞,没事的,难关很快就会过去。你没事的!”

    “雪姐,我想见他。”董小飞感觉到自己越发虚弱,朦朦胧胧的,手术室里几个专家在忙碌过不停。

    “我叫他们去喊他进来!”申雪也不知道何子键是否已经到了,她只能如此安慰董小飞。而董小飞听到这句话,低低地说了声谢谢,然后又昏了过去。

    申雪把董小飞的意思转达给了林院长,林院长立刻安排小廖医生,“你到外面去问问,看产妇的老公到了没有?”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申雪看到自己体里的血液,通过塑料管子,正慢慢地流向董小飞的体里,她露出了一丝微笑。

    同时,她也在心里叹了口气,暗暗地道:“孩子,对不起了,妈妈不能够太自私的。”申雪默默地念着。

    “子键哥,也对不起你,如果没能保住我们的孩子,希望你不要怪我!”

    何子键换了白大褂,戴上消毒帽,随着小廖医生一同进来,看到手术台上躺着的两人,咬咬牙,来到手术台跟前。

    董小飞已经又一次昏过去了,何子键拉着她的手,轻轻地呼唤。“小飞,小富婆,我来了!你的大坏蛋来了,你一定要住!”

    握着董小飞的手,紧紧地握着,目光深的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董小飞,他暗暗地道,“小飞,你会没事的!”

    转过头去,申雪正看着自己,何子键朝她点了点头,眼中的感激之,不言而喻。

    几位专家正忙碌地工作着,一个个全神贯注,屏气凝神,在几人联手之下,终于止住血了。专家抬了一下僵硬的脖子,边的护士立刻拿了块毛巾给她擦汗。

    这位四十多岁的妇女,浑前后湿了个透,事后她回忆此事,不由感慨地道:“自己从医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现象。”那一次,她湿透了所有的衣服。

    一直在旁边打下手的小廖医生,发现心电图上的曲线又活跃起来,不微微暗喜,专家朝心电图仪器望去过,脸上的焦灼终于有了些缓解。

    董小飞还处于昏迷的状态,但她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一只温暖的大手,紧紧相握。体里,一股温的暖流,正促使自己慢慢地恢复。

    刚才在昏迷中,她感觉到自己掉进了一个无底的深渊,四周上上下下,一片空洞洞的,自己正无止无休地往下掉。

    她想惊叫,她想呐喊,可惜一切都是徒劳,整个黑暗的世界里,只有她一个人的存在。但她也看不到自己的体,只是一种很玄幻而又飘渺的感觉。

    那个世界里,很黑,好冷,好暗,怪吓人的。

    董小飞大喊着何子键的名字,声音远远开,没有任何回音。

    董小飞在想,我这样算是死了吗?

    突然,一只温暖的大手,带着光明而来。

    董小飞象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死死地抓住它,体往下坠的速度开始缓解,慢慢地,慢慢地,不降而升,她感觉到正是那只温暖的大手,拉着自己不断的飞向高空。迎着有阳光的地方飞了回来。

    隐隐约约中,她仿佛听到了何子键叫喊自己的名字,“小飞,小飞,小富婆!”

    这是何子键独有的称呼,董小飞一下子找到了那种亲切的感觉。两个人终于飞越了那片黑暗,那片冷,来到了一片阳光明媚,花满园的大地上。

    心电图上的曲线,越来越明显,越来越有规律,脉搏的跳动,也明显的强劲起来。几位专家终于完成了整个手术,但是几个人都累得浑汗透了,一个个连腰都直不起来。

    董小飞缓缓睁开眼睛,第一眼就看到两道熟悉的眉毛,何子键正一脸关切地盯着自己,董小飞微微动了动脖子。

    “小飞,你醒了!”何子键欣喜若狂,堂堂一个大男人的,差点就要激动得哭了出来。他转拉着申雪的手,“小飞,看,是申雪用自己的血,救了你!”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输血,体也很虚弱,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小廖医生看到她想动弹,立刻劝道:“先躺下好好休息,不要动。”申雪无奈,只好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

    何子键拉着两人的手,“谢谢你,申雪!”

    “小飞,你辛苦了!”

    两个女孩子露出一脸欣慰的笑,董小飞努力张了张嘴,叫了声,“姐!”

    申雪霎时就哭了,哭得象个泪人似的,不过她还是咬着嘴唇,用力地点点头。

    林院长脱下帽子,对助手道:“把产妇送回病室!”

    何子键站起来,握着几位专家的手,“林叔叔,你们辛苦了!”

    林院长长长地吁了口气,**官场#中#文网**“的确是辛苦了,你看我们的衣服。”林院长摇摇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惊险的手术。幸好母子平安,要是真出了什么差错,我还不能你爸骂死!”

    何子键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随着护士推着董小飞和申雪回了病房。

    按医院的规矩,本来病人手术之后,必须等麻醉醒了之后,才可以转入病房。但是董小飞打的只是半麻,又是住的贵宾房,没有其他的病人打扰,而且有医生二十四小时监护,因此就这用在这里等了。

    手术室里终于传来母子平安的消息,守在外面的那些人,一个个松了口气,露出一脸会心的微笑。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