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的争斗 93_2(文)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权色的争斗 93_2(文))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什么?”光头一惊,手里的酒瓶掉在地上。砰――“你怎么啦?”花美芝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因为那天晚上她刚好不上班,也没看到柳海带着一群人冲进夜朦胧的事。光头几天东躲西藏,昨天才到这里藏

    他本来想连夜出城的,又怕被埋伏在路口的警察逮个正着,因此一直潜伏在双江城里。昨天晚上他打了个电话给花美芝,因为老b他们几个骨干被一网打尽,因此光头连个可以信任的人都没有了。

    花美芝是他最后一个可以信任的人,听到黑疤被抓的消息,他立刻就惊呆了。上午才和黑疤见过面,要这小子去搞钱,两人一起跑路。

    晚上他就被抓了,这小子会不会将自己藏在这里的消息告诉警方?

    看着眼前这女人,本来还想再来一次的,【】看来今天晚上这女人是睡不了了,得赶紧走。

    光头草草吃了几口,二下三下就把夜宵给扒了,然后他就回卧室里去拿包。“你去看看外面有没有人?”

    “又要走?”花美芝看着他,似乎有些不舍。光头骂了她一句,“今天晚上都被人打过二炮了,你还赚不够?”

    花美芝有些生气,“走就走吧!”

    正说着,有人敲门了。“谁?”

    光头摸出一把匕首,朝花美芝使了个眼色。花美芝来到门边,“谁啊?”

    “收物业管理费的!”

    花美芝道:“我们还没入住,交什么物业管理费!”

    门外有人道:“我都看到你们这里几个晚上亮灯,怎么能说没有人住?”

    花美芝也不跟他争论,“那你明天来吧,我已经睡了。”

    “不交我只好拉匣,这没什么好说的。”

    对方话刚说完,屋子里突然一黑,什么也看不见了。

    花美芝就要去开门跟物业理论,被光头拦下了。过了一会,两人就听到门外噔噔噔下楼的声音。

    “我去把电打开!”花美芝悄悄地说了声,光头道:“小心点。”

    谁知道门刚刚打开一条缝,只听到砰地一声,一股强大的力量将门拉开,重重地撞在后面的墙壁上,光头迅速反应过来,一把拉过花美芝,用匕首顶架在她的脖子上。

    “你们不要过来!”

    “哈哈……光头,你觉得这样有用吗?当我们是什么?假装正义的警察?”

    胡科带着五六个兄弟,齐齐出现在门口。

    光头那双眼珠子骨碌碌地一转,“胡科,好歹我们也是兄弟一场,你放了我吧!”

    胡科摇摇头,“谁也救不了你,认命吧!谁让你把天捅破了。”

    光头很不甘心,“胡科,难道你真的不念我们当初的义了吗?”

    光头挟持住花美芝,慢慢地退到房间里。这时,有人拉上电匣,房子里又响起了灯。胡科带着三个人走进去,留下两人守在外面。

    胡科点了支烟,缓缓道:“不是我不帮你,其实你有很多机会的,为什么在我们约好了拿钱换人的时候,你还要临时改变主意?如果你在那时回头,说不定还有转机,现在,真的无能为力了。”

    光头很不甘心,“那女的到底是谁?”

    胡科摇摇头,“这对你没有半点好处,知道有什么用?还是算下刀子,跟我走吧!也许我还能说两句好话。”其实,胡科肯定不会说好话,何子键的脾气他不是很了解,但无论是谁,换了自己的人被别人这么折腾,再加上换人的时候,又被光头摆了一道,谁都不会心甘。

    “放开她吧,她保护不了你。道上的规矩你知道的,你手里抓着她一点意义都没有。”但是光头怎么也不肯放人,他哆嗦着道:“不行,不行。我知道,如果我去了,肯定死路一条。你不要骗我!”

    光头想到仇刚和那个汉哥都被打成这样,自己算什么?跟他们走,绝对是有去无回。更要命的是,对方不但可以随时调动公安局的人,还可以让胡科他们这种混混替他卖命。

    黑白两道通吃的人物,自己去了就是一个字,死!

    而且死得很难看。

    花美芝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个经常和自己睡在一起的男人,居然在关键时候拿自己做挡箭牌。都说婊子无,戏子无义,他们这种混混更是无无义。

    想到这里,花美芝趁光头跟胡科说话之际,提起高跟鞋的后跟,狠狠地跺了一脚。光头的脚尖立刻传来一阵钻心的痛。啊――花美芝趁机推开他跑开了,胡科后的几个弟兄,立刻扑了上去,抢了光头的匕首。七手八脚将他按倒在地上。

    光头悲哀地大叫道:“花美芝你这臭婊子!”

    花美芝看着他,黯然伤神,这世上还真没有什么人可以再信任的。在生死关头,谁都这么自私。

    几个人绑了光头,光头心有不甘地道:“胡科,你真这么绝?放了我吧,我帐户上还有十几万,全部给你!”

    胡科摇摇头,“安心去死吧,我救不了你!”光头绝望了,突然吼了一声,就要朝胡科撞过去。“胡科,老子跟你拼了!”

    砰――胡科一脚,正正踢在光头那寸草不生的脑袋上。

    “带走吧!”几个人押着光头出小区的时候,有个保安看见了。“喂!站住――”

    胡科停下来,叨着支烟冷眼看着他,另一个保安看到胡科后几个弟兄,还押着一个被袋子遮住脑袋的人。便扯了扯他,“别多事。”

    那保安有正义感的,从门卫室走出来,“你们几个,干嘛的?”

    靠,老子最讨厌装b的人,胡科把烟插在他嘴里,用手拍拍他的脸,“小子,好好看你的门吧!”

    申雪事件的几个肇事者全部落网,何子键专门针对双江市治安问题,开了常委会议。

    双江市的治安,的确令人不齿,这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

    市委书记何子键,市长步坚固,纪委书记安平,组织部长戴立功,宣传部长王灿,武装部长李朝晖,政法书记杨立世,常务副市长关保华,副书记宁成钢,双江市九大常委都到齐了,市长步坚固也从党校回来。

    这是何子键上任以来,第一次所有人员到齐的常委会议。提到治安问题,市长步坚固嗯了一声,抬头看了看众人,“我说两句。双江市的治安,是老大难的问题了。的确应该好好整顿一番,对内影响人民群众的生活环境,对外影响招商引资。”

    何子键喝了口茶,觉得这个步坚固这几句话还说得在理。步坚固四十六岁了,坐在市长的位置刚好一届,明年大选能不能轮到他,这就很难说。下面的几个副市长,各怀鬼胎,这说明几个问题,一是他市长没有凝聚力,连市政府下面的几个官员都管不好。二是说明这些人背后多多少少有些支撑的实力,他们才有这个胆子暗地里较劲。

    而步坚固对这个新来的书记很郁闷,为什么不是自己接替老书记?双江市出现的这种局面,肯定是步坚固不想看到的。

    但是很无奈,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市委书记,从省里空降而来。如果何子键能力差,他就表现强势一些,最好是把他架空。当然,这是最理想,也是最痛快的事。还有一种现象就是,如果何子键太强势,万不得己的况下,自己就委曲求全,投靠他,然后把市委这边的工作抓好了,看看明年能不能再保住市长的这个位置。

    花了三天时间,他才摆正自己的心态,也给自己预留了三条路。今天步坚固支持何子键的提议,就是想试试何子键的深浅。

    党委不是主管宣传部、统战部、组织部、政法委等部门吗?治安工作本来就是政法委的事,而且政法书记杨立世这个老家伙也在,你们自己部门的事,今天就是说开了,似乎跟自己也没太大的关系。

    步坚固心里已经把市委和市政府划分清楚了。他这么说,只是想火上添一把油,让这火烧得更旺一些,看看何子键下一步的行动。

    何子键的表现,直接奠定了他这个人在双江市的形象,既然在常委会议上提了这个问题,总得有个结论。如果他的提议都通不过的话,这就有意思了。

    提到治安问题,大家的表都很奇怪。

    这的确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啊!政法系统一直不给力,刘伯林有点消极的味道,杨立世年纪大了,只要不涉及到他的利益,他一切装聋作哑。

    而吴理茂,由于刚上来不到一年,连进常委的机会都没有。前任老书记也没有提拨他的意思,由此可见,吴理茂这人也不咋的。

    据何子键这段时间的观察,那个石东升好象和前任书记走得较近,有替代吴理茂的意思。何子键刚刚上任,他有权利在三个月之内,提名新的秘书长和办公室主任几个重要的职务。

    重新组改市委领导班子,这是他势在必行之事,但他还是把治安问题放在第一位。看到大家都说不话,何子键就严肃地道:“步市长说得很对,治安问题的确对内影响人民群众的生活环境,对外影响招商引资。各位都不准备发表意见,难道你们很希望看到现在这种局面?”

    这句话很锋利,堵住了那些人想回避问题的退路。

    沉默表示什么意思?默认?支持?还是反对,你不说话,鬼知道你们在想什么?难道要我一个一个地去猜测?

    双江市的治安,没有哪一个人敢说好!这是冒犯大忌的事。如果这样的现状,你们还说好的话,那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既然大家都认为不好,怎么又不说话?你们安的什么心思?

    其实,他们也对何子键的为人心里没底,大家都抱着各人自扫门前雪的心态,只要不涉及到自己的那块,随你们怎么说,我继续装聋作哑。

    看来新来的书记调整政法系统领导班子的决心很大,会议一开始,他就把问题摆了出来,只是杨立世他能答应吗?他会不会买这个小书记的帐?

    果然,杨立世抬了抬昏昏睡的眼皮子,“我也认为刘伯林同志不适合再担任这个公安局长!我建议让常务副局长黄洪森同志接任,大家认为怎么样?”

    傻b!

    很多人在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句,杨立世真的是老眼昏花,不中用了,当新来的市委书记是空气?既然人家插手政法系统,自然心里早有了人选,他在这个时候提议让副局长黄洪森接任,这不是笨到家了吗?

    因为平时这个杨立世为人不怎么的,而且自从老书记倒了之后,他就有点自大,资格老嘛。本土干部,在双江市混了几十年。也是目前唯一一个过了五十六岁的常委,三年前才把公安局长这个位置让出来。

    但他一直霸着这个政法书记的位置,死活不动。再加上他与老书记关系好,老书记也没有动他的意思。

    一些人听了杨立世这句话,有人轻轻地发出一声冷笑。

    何子键来到双江市,自然对这些人做了一番了解,虽然不够透切,但也略知一二。这个黄洪森是什么人何子键不清楚,他在常务副局长这个位置呆着,也没有做出应有的贡献,说明他这个人也不咋的。

    不作为,是何子键最为深恶痛绝的事。要么你就下去,要么你就好好做事。否则别给老子占着茅坑不拉屎。

    将众人的表尽收眼底之后,何子键表现出不愠不火的态度,“我认为,还是让叶亚萍同志担任这个公安局长比较合适。现在大家同意的举手!”

    何子键不想给他们太多的机会,反正这事势在必行,关键时候,如果大家继续各怀鬼胎,意见不统一的话,他就决定用市委书记的话语权。

    说实在话,公安系统中,目前这些人他一个也不放心,因为在这队伍里混久了,自然就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关系。而他最不想看到和听到的,是一些公安人员打着政府的牌子,给一些不法分子充当保护伞。

    叶亚萍同志是何许人?

    双江市唯一的女副市长,【】今年刚过四十,有军队背景。这手资料是何子键前二天才得知的,本来他的人选是关保华,但关保华是个秀才,而且又是常务副市长,纵观他们两个这几年在双江市的表现,还不如叶亚萍这个女人。

    叶亚萍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办公室,都是一个很强势的女人,做事有几分霸道。就算是市政府几个男副市长,也没有一个人敢在她面前占便宜。

    叶亚萍是个理而成熟的女人,在工作上很有分寸。何子键得知这个消息,很快就做出了决定。有军队背景的叶亚萍可能比关保华在某个时候更有魄力。

    关保华现在是常务副市长,他也没这个心思去管公安部门的事。这一决定,立刻引起会议室里一片哗然。

    很多人在心里暗自猜测,叶亚萍什么时候又与新来的市委书记搭上线了?众人中,有人妒忌有人羡慕。

    连步坚固也愣了一下,他敢肯定,叶亚萍绝对不是何子键的人,他很了解这个叶亚萍。要不是她有军队的背景,再加上她在市里有些支持的人,她也当不了这副市长。

    目前,她负责工业、企业改革、对外经贸工作。分管经济委员会、中小企业局、乡镇企业局、经协办、国资委、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科技局、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外事办(侨办)、中小企业园管委会;负责联系科协及烟草专卖局、质量技术监督局、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电业、铁路等中省直单位。

    她的工作多的,也是市政府重量级的一员,而且在这方面工作做得还算不错,否则双江市这么多大大小小企业,岂不是乱了?

    没想到常务副市长关保华举起了手,“我同意书记的提议,让叶亚萍同志兼任这个公安局长。”

    步坚固又是一愣,关保华这个自己的战略伙伴,什么时候与何子键达成协议了?

    他哪里知道,关保华在前两天接到弟弟的电话,关汉文跟他详细地讲了这个新来书记的背景和格,因此,关保华立刻就会意过来,既然弟弟跟新来的书记关系不错,自己为何不好好利用一下?“我也同意何书记的提议,让叶亚萍同志兼任这个公安局长。”

    这是一个戏剧的转变,很多人因为摸不清楚何子键的底牌,犹豫不决,没想到市委二把手,市政府一把手步坚固突然举手支持,这就不得不令大家费解了!

    步坚固到底在想什么?

    投降?还是以退为进?这不象他的为人啊!很多人对此非常的不理解!

    叶亚萍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感到很意外,新来的书记如此强势地将她扶上公安局长的位置,这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在体制内混了十几年的她心知肚明。

    在众多的局级干级里面,公安局长这个位置比其他局级干部都要大半级。要是再兼任政法书记,就能进入市委常委,比起现在这个副市长份并不差,更何况,她还兼着副市长的份。

    新来的书记是不是有意将自己拉进常委?叶亚萍带着几份激动,拨了个电话给军区的老爸。叶亚萍老爸在东北军区少将级别,在军队还算有些威望。

    突然接到女儿的电话,听了这消息之后,他笑呵呵地道:“这个年轻人不错,有胆识,他既然敢大胆地赏识你,你也不用怕,敞开了膀子干吧!说不定以后我家还真能出一个女省长。”

    “爸,这你也敢想。副市长跟省长距十万八千里呢!”

    “怕什么,我老爷子我混了这么多年,也不过跟人家一个娃娃同等的级别,只要你跟这个新书记搞好关系了,还怕他卸磨杀驴?不过,你在双江市任公安局长,压力大,自己多加注意!”

    叶亚萍老爸挂了电话,嘿嘿地笑道:“这小子还真是什么都敢来!唉!居然把我这把老骨头也算计进去了。高,实在是高!”

    叶亚萍进公安局,需要大刀阔斧地整顿,否则以一支这样的队伍,绝对完不成组织交给的任务。

    接到任命书,她就来到书记办公室,在李伟的通报下,很快就看到了正在批示文件的何书记。

    叶亚萍走进去的时候,叫了声何书记,然后她就忍不住多看了何子键几眼。这个小伙子实在太年轻,但他偏偏坐在这么多人朝思暮想的位置,掌握着双江市百万人口的命运。要不是看到何子键那两道浓密的眉毛,还有他上散发出来的沉稳气息,叶亚萍几乎要把他当成一个晚辈。做弟弟她都嫌何子键太嫩。但正是这样的一个年轻人,成了自己的顶头上司。

    “你先坐一分钟,我看完这文件。”何子键说了句,又低头看着手里一份文件。叶亚萍坐在那里,目不斜视。她心里一直在好奇,这个年轻的书记,以后怎么掌控双江市这些老狐狸?

    过了大概五分钟,何子键才放下手里的文件,抬头望着叶亚萍,“亚萍同志,双江市目前的治安想必你比我更清楚,公安系统可是任重道远啊!”

    从何子键的嘴里,说出的竟然是一番老气横秋的话来。叶亚萍点点头,“我坚决服从组织的安排,一定不辱使命,保证完成任务!”

    看到叶亚萍如此有信心,何子键不微微笑了,不愧是将门之后。在何子键看来,叶亚萍就是那种不拖泥带水,优柔寡断的女人。

    其实叶亚萍对双江市的治安,也频有微词,以前就有人提过这事,市公安局也加大过打击力度,但就是力不从心,达不到预期的效果。

    何子键喝了口茶,看着叶亚萍道:“对于双江市目前这治安,你有什么看法?”

    叶亚萍知道何书记是在考验自己,想看看自己对这个系统的看法。于是她便点点头,认真地道:“双江市之所以这样,完全是被一些不尊守纪律的执法人员惯坏的。对于他们这些人的伎俩,我略知一二。一些人甚至恶劣地成为不法分子的走狗,保护伞。以前市局惯用的手法,不管抓到什么犯罪分子,只要交钱就可以解决问题,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就养成了犯罪分子们对法律轻视的结果,因此,这些人就越来越放肆,越来越不遵守法律。治安益恶化,酿成了今天的后果。所以我认为,当务之急,并不在于立刻展开打黑扫黄行动,而在于根治调整公安系统内部自的问题。”

    “不错!问题的关键在于内而不在于外,你这观点不错!”何子键点点头,很是欣赏的味道。叶亚萍能对双江治安看得这么透,足可以她平时也下足了功夫。

    他朝外面喊了一句,“李秘书,把柳海叫过来!”

    没多久,早等候在会客室的柳海就走了进来。何子键指着柳海道:“叶市长,这位是我给你准备的一份厚礼,伍阳县公安局的悍将柳海,人就交给你了。”

    柳海的手续,昨天才办理过来。叶亚萍看着柳海,心里便琢磨着何书记如此看重他,必定有过人之处,于是她不多看了柳海两眼。

    叶亚萍正式上任了,刘伯林被迫下野。

    老干局里新来了一位局长,这人正是前任公安局长刘伯林。突然从天堂掉进地狱,刘伯林想死的心都有了。

    事实上,早在开常委会之前,何子键就把他叫过去谈了话。双江这样的环境,你自己表个态,行还是不行!

    刘伯林答不上来,何子键又要他写个详细的方案出来,结果刘伯林还是拿不出来。三天了,一点反应都没有。

    他一门心思想着往上调,谁知道何子键一发火,立刻就下了他这个局长,调到了老干局。虽然同为一局之长,两者之间的差距,简直可以让人急得跳楼。

    一夜之间,从一个市公安局局长变成老干局局长,刘伯林哭无泪。第二天就去了省城找公安厅那个副厅长诉苦去了。市电视台和报社对这次常委会议做了报道,双江市诞生了第一位女公安局长。

    叶亚萍上任之后,立刻对公安系统进行了大刀阔斧的调整,柳海被任命为治安大队长。所有派出所重量级干部通通调离原职,该上的上,该下的下,在短短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公安系统进行了一次大换血。

    随着叶亚萍的上任,步坚固也得意的,看来自己这着棋走得不错。何子键将叶亚萍任命为副市长兼公安局长之后,叶亚萍手里的工作自然不分流出一些来,她的首要任务还是主管公安一线。政府这边慢慢就流于一种形式,只是保留了一个副市长的职位。

    步坚固就把她手里那些分流出来的工作,慢慢做了些调整。所以,在这次常委会之上,他并不亏。唯一不爽的是杨立世,虽然刘伯林跟他之间没什么交,但他没能捞到一个公安局长的位置。

    这几天,他一直想把黄洪森扶上来,没想到被何子键横刀夺权,抢了公安局长这么一个重要的职务。

    做了多年的老公安,又当了好几年的局长,好不容易爬到政法书记这个位置,他怎么能不明白何子键的用意?下一步就是拿他开刀。*着自己让出这个政法书记,叶亚萍用不了半年,估计就可以一统政法系统,进入常委。

    因此,杨立世很郁闷的,悄悄地跟省里打了几个电话,打听到何子键的背景之后,他又有些忌惮。杨立世这一急,就急出病来了。转眼来到双江市一个月了,何子键也没有停止对市委办公室的调整,在双江市他也没什么能信任的人,秦川从东临市调过来,任双江市委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徐燕调整为市委副秘书长,办公副主任。

    吴理茂直接出了市委,去了下面一个县级市任局长。吴理茂知道自己被流放了,但是也没有办法。

    秦川接管了吴理茂的工作,当上了市委秘书长,这也是何子键给市委办这些人一个警示。不要以为我不能拿你们怎么样,不听话的只能乖乖的呆到一边去。

    市委副秘书长石东升自知接替吴理茂无望,最近老实了很多。而对这个新来的秘书长,也有些刻意回避的味道。

    徐燕被提拨为副秘书长,实际上是为了给秦川让位,现在秦川就成了何子键后宫的大内总管。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徐燕当然不敢表示不满,何子键这样调整,对她还算是客气的。主要是她在何子键到来之明,表现尚可,因此才得已经坐上了副秘书长这个位置。

    就在秦川来后不到一个星期,叶亚萍调整公安系统内部人员也已经到位,她拿着自己最近苦心钻研出来的工作计划书跟何子键做汇报。

    这是一份针对双江市范围之处,刻意精心谱写的一份报告。何子键接在手里,看到文件上醒目地写着,打击两抢一盗,打击哄蒙拐骗等违法行为。

    “两抢一盗”为指抢劫、抢夺、盗窃(包括入室盗窃和盗窃机动车)等三类多发侵财案件。

    而双江市正需要一场大风暴,来平息这里益嚣张的犯罪团伙。尤其是火站车那一带,更是所有人的一声心病。这些犯罪分子做案动机明确,利用流动人口众多的特点,进行飞车抢劫,哄蒙拐骗。

    何子键看到这份工作计划,立刻就在上面签了字。

    双江市里,一场轰轰烈烈的严打行动开始了。重点目标,主要集中在火车站,汽车站这种人流密集的交通场所。

    ▄▄在▄线▄书▄库▄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