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的争斗 92_1(文)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权色的争斗 92_1(文))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潜伏在暗处的柳海等人,正准备悄悄撤离,突然他发现废弃的工厂里,有个一闪一闪的亮点。

    里面有人?亮点从工厂废弃的办公楼里传出,这是有人吸烟的现象。只是相隔太远,听不见那边说话的声音。

    柳海拿出手机,“哥,工厂里有人。【】不知道是不是他们。”

    “md,被这小子耍了!”何子键骂了句,“你们继续潜伏,我们几个去城北看看。”挂了电话,何子键苦笑道:“看来我们低估了对手的智商!他们肯定要跟我们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了。”

    “这样吧,我跟胡科去城北松坡岭,你带着他们两个回在这里等着。”胡磊道。

    “不行,还是我去吧!”何子键发动了车子,带着后面三个小伙,一起赶往了城北松坡岭。胡科道:“哥,怎么办?子键这样不安全啊!”

    胡磊冷静地道:“跟上去!”

    两辆车子一前一后,来到城北松坡岭,何子键拿出手机,冷静地盯着那片黑乎乎的树林。

    光头的一个马仔看到两辆车远远过来,便悄悄地打了个电话,“老大,他们来了!”

    “好!不要作声,等他们走了,你们再撤!”光头回答。

    何子键拨通了光头的电话,“我们到了!出来吧!”

    “不好意思,兄弟,我们车子出了点问题,还是麻烦你们再跑一趟,到沅水二桥来吧!”

    “你们到底想干嘛?跟老子玩游戏是不?”何子键吼了一声,语气中颇为不满。

    把头的光头愣了一下,md,这小子火气不小!敢叫老子吼!于是他嘿嘿地笑了几声,对着电话道:“小子,你的人在我手里,别跟老子吼!给你们二十分钟,来不来!”

    “你们既然是求财,就别太过份,否则别怪老子不客气!我要跟她说话!”

    “好!算你有种!”光头听对方语气这么强硬,心里还是没底,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他们已经别无选择!

    光头很郁闷,自己这个劫匪怎么还没有对方这么强势?他撕了申雪嘴里的胶布,“他要跟你说话。”

    申雪哼了一声,“子键哥,我没事,你们自己小心点。”才说这么句,光头就把手机拿开了。

    “听到没有?现在你安心了吧!还有十五分钟,不到的话我们就撕票。”光头挂了电话,对后的几个人吼了句,“大家精神一点!拿到钱就按计划撤退。”

    何子键收了线,“走!”

    胡磊的手机一直保持通话状态,他对后面的车子说了句,“继续跟着,他们又换地方了。沅水二桥。”

    柳海他们接到信息,他越发肯定,“哥,我敢肯定他们就在工厂。”

    “先不要行运,以免打草惊蛇!”何子键现在反倒越发冷静,对手这么折腾,无非就是怕自己报警,他们到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还免不了一场牢狱之灾。

    这种游戏已经不再新鲜了,他沉着脸,两辆车子就匆匆赶往沅水二桥。

    这时,躺在暗处的一个马仔对光头道:“他们走了,老大。”

    “按计划行事,到高速路口做好准备。”

    挂了电话,光头就翘起二郎腿,看着申雪笑道:“没想到那小子还真讲信用,如果他不识相,敢报警的话,哼,别怪我们不客气。”

    废弃的工厂里很黑,一束电光照在申雪愤怒的脸上,“我劝你们做事不要过份,既然是求财,尽快拿了钱走了,要是你们敢动我一根毫毛。”申雪冷冷扫遍了在场的几个人一眼,“你们一个也跑不掉!”

    光头哼了一声,心里却还是有些发虚,因为他不知道对方的底细,这也算是犯了绑架的大忌。本来不是搞绑架的,没想到事演变成这样,他也只好顺势而为/对他们来说,拐卖和绑架没什么两样,都是求财,只不过,他到现在还不了解对方的份。看到申雪居然如此冷静,他还是忍不住问了句,“你到底是什么人?”

    申雪不理他,把头别过去。

    “你到底是什么人?”光头又问了一句。

    申雪哼了一声,“说出来吓死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大家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哈哈……你就装吧!”光头一阵大笑,心里却越发心虚。

    这时,从外面跑进来一个混混,“大哥,好象有人朝我们这里靠近。”

    “嗯?老b,你带两个人去看看!”

    老b二话不说,带着两个人走了。房子里还剩下三个小混混和光头四人。

    看看时间,二十分钟差不多又过了,光头正要给何子键打电话,没想到他的手机先响了起来。看到这个号码,光头就骂了句,“麻痹的,又来带笼子。老子又不是傻b。”

    仇钢已经带着几个人赶到了夜朦胧,发现光头和他的一伙人都不在,便打了个电话过来。光头看着他的号码,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见光头半天没有接自己电话,仇钢就耐闷了。这小子在双江混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过不接自己电话的时候,难道他把人弄去干别的什么事了?

    钱,仇刚能想到的,当然是钱。

    莫非这女的很有钱,光头这小子拿着换钱去了?仇钢这时想到一个字眼,绑架!

    这麻痹的胆子越来越大了!仇刚狠狠地挂了电话。

    对李宗汉无奈地笑笑,“看来这小子钓到大鱼了。”

    “钓到大鱼?”李宗汉不解地问道。

    “那女的可能份不低,这小子肯定拿她换钱去了。”李宗汉平时只知道吃喝玩乐,今天突然开了回窍,“你说会不会是丢手机的那个女人。”

    仇钢也是一愣,“这个不好说。”不过,仇刚心里在想,他们干这种事,自己犯不着去掺和。仇钢是双江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当然不会傻到去搞绑架。而且他的钱多得用不完,光是这家五星级的海天大酒店和魅力之都这两个地方,每年的进帐至少近亿。

    而且这几年正是红火的时候,营业额益上涨。以自己在双江市的人脉,拉到了不少政府部门的签单权,光是这些生意,都经他带来不少的收入。

    如果说光头那伙人拐来的女人,【】就是手机的主人,他倒是真的不愿意掺和。不过,李宗汉却越发感兴趣了。“刚子,你叫那小子把人带过来看看,不管是不是,这钱由我出。双倍!”

    仇钢有些为难地道:“这就不用了吧?汉哥,他们那破事,你真要去掺和?”

    “没有,我只是好奇,想看看到底是怎么样一个女人,居然让他敢不听你的指挥,他可以为了区区几块钱,而得罪你这位老大,可见这女人不简单。你说,这样的女人,我能不感兴趣?”李宗汉自离开京城之后,南下而来,本来打算去广东的,没想到仇刚打电话过来邀请他到双江玩几天。

    李宗汉本来就是一个无所事事的主,再加上天虹国际被警方端掉了,他和哥哥吵了一架。他发誓,以后要靠自己的本事,为李家做点贡献。

    华山集团的事,李宗汉一直掂记在心里,而且这次他去广东,也有些意,就是去会会那女的。虽然李华山并不赞成,但他为了证明自己并不是一无是处,便想要逞逞这个能。

    刚才在魅力之都的时候,听说健飞基金的经理到了双江,他立刻便有了想法。要好好修理修理这个女人,好让天下人知道,李家不是这么好对付的,谁要是敢再向李家伸手,下场一定很惨。

    于是,他想见申雪的.越发强烈了,仇钢刚才的话,让他产生了一个大胆的设想。手机的机主和光头拐到的那个女孩子,会不会是同一个人呢?

    李宗汉也没有特别的把柄,他只是抱着玩玩的心态。是就更好,不是也无所谓。反正这天下,没有他李家玩不转的事。

    仇钢自然不好再拒绝他,于是又拨了个电话过去,。

    何子键一行,此刻也赶到了沅江二桥,一个电话打过去,光头这小子又耍人了,“不好意思,我们的人刚刚发现二桥有警察,那里很不安全,还是到南郊这废工厂来吧!十分钟,要快,过时不候!”

    光头这次学乖了,他怕何子键这强悍的气势又镇自己他,说完就挂了电话。听到光头这话,何子键便果断地打了个电话给柳海,“你估计得没错,他们就在那工厂里,怎么样,有没有办法接近?”

    “我试试!”柳海挂了电话,摔四人悄悄地摸了过去。

    光头用电筒照着手表,“老b,准备一下,他们一到,你带人去验货,我们一手交人,一手交货,拿到钱就走。”

    “你们几个,做好准备,如果他们敢追上来,就开枪!吓吓他们,不要闹出人命。”光头对后的两人道。

    “知道了,大哥!”其中一个提着一个黑色的袋子,里面有两把手枪,三十几发子弹。

    刚刚安排好,仇钢又打电话过来了。光头很无奈,勉为其难接通了电话,“不好意思,钢哥,刚才拉肚子,没听到手机响。这不正准备难你打过来呢……”

    “你小子放,你小子是不是拿人去换钱了。对方出多少/?”

    光头一愣,马上假装委屈地道:“没这事,您想哪里去了。”

    “少哆嗦!那女的是不是二十几岁,一米六八左右,人很漂亮,头发很直,一直披到了肩上。”仇钢问道。

    光头傻眼了,愣愣地回了一句,“你怎么知道?”

    这一句话无疑是不打自招,仇钢深吸了口凉气,还真是那个丢手机的主人。他看了李宗汉一眼,果断地道:“麻痹,你好大的胆子,老子朋友的女人也你也绑。有种!”

    光头一听就慌了!“怎么?你认识这女的?”

    “放,她叫申雪,你好大的狗胆,连老子的人都敢绑架,现在给你两条路,一是马上把人带回来,咱们当没事发生。二是你从此远走高飞,再也不要在双江出现。否则死路一条。”

    被仇刚一吓,光头立时就晕了,这是怎么回事?他狐疑地看着申雪,想到她对自己说过的话,“我劝你们做事不要过份,既然是求财,尽快拿了钱走了,要是你们敢动我一根毫毛。你们一个也跑不掉,”

    “说出来吓死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大家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

    妈妈的,她还真是仇钢的人?惨了,惨了!

    光头叫苦连天,现在他越发确定,为什么这女的一点都不害怕,原来是有大靠山的。这么说,那些拿钱赎人的,完钱是个圈,说不定他们就趁机将自己一网打尽。

    仇刚这小子可不是好惹的,自己的家人在双江,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啊!

    光头越发感到心寒,刚好这时仇刚又说了一句,“如果你识相,把人带回来,咱们这事算没发生过,你下面的兄弟们,我会给十万块钱交个差。这也算对得起道上的规矩。你自己看着办吧!~”

    光头什么也不说了,马上把手一挥,“走!”

    工厂里突然静悄悄的,柳海带着人摸过来,怎么没人?

    用手电照了一下几间房子里,发现有人来过的痕迹,地上还有没熄过的烟头,这些鸟人刚才果然一直在这里。

    这会又转移阵地了,柳海立刻打了个电话给何子键,“哥,他们溜了。”

    何子键刚刚赶到,接到柳海这电话,他立时就懵了。“什么?他们跑啦!”

    胡磊拉开车门,带着几个人立刻朝废工厂奔了过去。

    柳海正带着人追了出来,与胡磊会面,柳海急急道:“你们继续跟他们联系,我带人去追!”

    不待胡磊说话,柳海就带着四个干警追过去了。

    何子键很恼火,这些人,不杀不足以泄恨!他狠狠地拨了个电话过去,没想到光头那鸟人哼了一声,“妈的,你们耍老子。是钢哥的人早说嘛,搞这么复杂!”【】

    然后他就挂了电话,把手机交给边的一个马仔,何子键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钢哥的人?

    要是胡科在边,他肯定知道仇钢这号人物。

    只是刚好胡科跟胡磊一起走了,后面只留下两个小弟。

    何子键再打光头的电话,光头还以为何子键也是仇钢的人,“兄弟你干嘛,我们已经到钢哥这里了,如果你们要人,就一起来吧!妈的,自己人,早说嘛,用不着兜这么大圈子。”

    说完,他又挂了电话。

    何子键气得跳,立刻打了个电话,“你们马上过来!”

    不到二分钟,胡磊兄弟带着四五个人一起跑回来了,“他们跑了!”

    “我知道。”何子键着脸,恨得想杀人。他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对方突然取消了交换。他沉声问了句,“你们谁认识一个叫钢哥的人?”

    胡科出来道:“我认识,他本名叫仇钢,魅力之都和海天大酒店的老板,有黑社会背景。”

    “马上集合人手,到魅力之都!”何子键跳上车,给刘伯林打了个电话,刘伯林正在家里看电视,准备睡觉呢!接到何子键这手机打来的电话,他一看是陌生号码,皱了下眉头,今天被新来的书记骂了一通,心里很不爽,正一肚子火呢!不接!

    过了一会,电话又响了,他拿起来很气愤地骂了句,“这个时候了,哪个吵死?”

    他老婆就道:“既然人家打你几次,肯定有事,说不定是你哪个领导,人家换号了呢?”

    刘伯林一想也是,这才慢悠悠地接通了电话,“喂!谁啊?”

    “我是市委何子键,申雪可能在魅力之都或海天大酒店出现,你马上带人过去!”

    何书记!

    刘伯林一惊,立刻从沙发上跳起来,连连道:“好,好,我马上就去!”

    从市委书记办公室出来的时候,他马上派人去查过了,可是这么大一片地方,凭着这点线索找一个人,无疑是大海捞针。因此,下面的人也很泄气,草草了事。

    下班的时候依然没有什么线索,他们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看看墙上的钟,都快十二点了,何书记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而且心急火燎的样子,他立刻就紧张起来。刘伯林一边穿鞋子,一边打电话召集刑侦队的人。

    而这个时候,光头已经和仇刚接上了头。

    两辆豪华大奔停在夜朦胧,仇钢和李宗汉就坐在夜朦胧的一间包厢里,静静等着光头带人进来。

    包厢里,仇钢和李宗汉都怀里各搂着一名**的小姐,两人抽着烟,喝着外国洋酒。一个马仔跑进来,“钢哥,他们来了。”

    仇钢推了一下怀里的小姐,“你们出去一下!”两小姐立刻很识相的站起来,出了包厢。

    光头几个人押着申雪从后面进的,他带着人上去后,老b和其他的几个人就留在楼下。光头和两个马仔带着申雪上了三楼。

    在包厢的门口,申雪和两个马仔被拦下了,光头一个人走进去。发现包厢里除了仇钢,还有阿彪的另外一个留着平头的青年。这人脸上长着很多的痘痘,坑坑洼洼的,眼睛深深地凹进去,看起来比较沉。

    虽然已经进入冬季,但是包厢里的空调开得很足,这人把外脱在一边,黑色的马甲上挂着六部手机。

    “钢哥!”光头叫了一声。

    “好小子,很神气的嘛,连我的鸽子都敢放!是不是不想混了?”

    仇钢也不着急,慢理斯条地说着,光头看着他把烟蒂重重地掐熄在烟灰缸里的时候,肚子上狠狠地挨了一拳。阿彪将他摞倒在地上,光头叫了一声,“钢哥,听我说,听我说!”

    “说个啊!人呢!”光头爬起来,指了指外面。

    然后两个马仔将申雪推了进去,立刻就退出来。

    看到申雪,李宗汉立刻就眼前一亮!美女,绝对的美女!

    李宗汉暗暗吞了下口水,已经把报仇的事抛到了脑后。此刻,他脑子里满是跟美女缠绵的镜头,什么华山集团,什么商业大战,什么损失百亿,关我什么鸟事?要是能搞到一个这样的美女,这辈子做鬼也值了!

    人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写这句话的人真tmd有才!

    仇刚看到李宗汉眼里发着是人都能看懂的光茫,不微微一笑。

    眼前这个女的,的确漂亮!他不想起了钻地鼠描述的时候说,那女的这里很,这里很细,这里很大,腿很长。没错,一点都没错。

    仇钢到底是仇钢,他与李宗汉不一样,看到美女就忘了正事。毕竟能在双江这地方,黑白两道通吃,手腕通天的人物,不是那么好当的。

    他嗯了一声,朗声道:“汉哥,还是先核实一下她的份吧!”

    李宗汉脸上带着讨厌的笑,眼睛一直盯着申雪那漂亮的脸和**的,“嗯,这个自然。”

    仇钢这么做,他担心的是申雪的背景,万一人家真是哪个权贵家的千金什么的,自己岂不是自找死路?对方连李系门下的华山集团都敢伏击,肯定也不是简单的人物。

    此刻,他就在心里想,不管对方份如何,自己一定要置事外。

    仇钢从阿彪手里接过申雪的包,将里面的东西摆出来,“这个包你认识吗?”

    申雪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人,看到自己的包和手机,便点点头,“你们是什么人?”

    仇刚朝李宗汉看了眼,还果然是他要找的人,证实了申雪的份,仇钢非但没有兴奋,反而隐隐有一种担忧,就这么一个女孩子,能挑起百亿的商业大战?看来她的份必定不简单!

    这种人,他当然不想惹。

    华山集团的背景谁不知道?这个黑川省有名的大公司,背后有省长的后台,敢惹他们的主,想想也知道。凭自己一个双江市的地头蛇,想跟这样的人斗,万万不能!只不过,李宗汉这小子可不是省事的主,估计这人到他手里,不是刺猥他也要咬两口,更何况这么一个国色天香的大美女?

    健飞基金绝不简单是个投资公司,那背后的背景傻瓜一想就能想到,何况是这些人?

    其实,仇刚隐约猜到,敢跟四大家族里人斗的,估计也是他们中间的人,因此,他在心里暗暗萌生退意。

    他们打架的事,自己还是不要插手。

    他把包扔在申雪面前,“这是你的包和手机!”申雪有些不信,这两人分明脸上就写着没安好心,怎么突然将包还给自己?

    正犹豫的时候,仇钢就站起来,“汉哥,这里没我什么事了,我出去!”

    仇钢一走,李宗汉就地笑了,两眼**焚烧般看着申雪,“你就是健飞集团的总经理?”

    申雪搞不懂对方的意图,她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警惕地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不要紧,只要你明白,以后你属于我的就行了!”

    李宗汉站起来,有点蠢蠢动的味道。

    不过,他不想这么快玩弄这个女人,必须搞清楚她的背景之后,才决定怎么处置她。李宗汉也知道,申雪背后,必定有人撑腰,而这个撑腰的人,华山集团一直没有机会将他挖出来。

    李宗汉不怀好意地-过去,眼睛死死盯着申雪漂亮的脸蛋,恨不得扑上去咬一口的样子,“你的老板是谁?”

    申雪退了一步,“你是什么人?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少跟老子装,上次华山集团事件,不就是你一手-纵的吗?老实交代,你的老板是谁?否则——哼——”

    申雪明白了,眼前这个脸上坑坑洼洼,长了很多痘痘的家伙,可能是李系的人。她也曾听何子键说过,京城四大家族之间的制衡与暗斗。

    上次的商业大战,本来不是针对华山集团展开的。哥哥只是让自己练练手,没想到何子键借题发挥,把事搞大了,血洗华山集团,让人家损失了近百亿。

    既然对方表明了份,申雪也不怕了,她点点头,“没错,这事就是我一手-纵的,你又是谁?”

    “好!有勇气。这笔帐今天就要让你,让你的子来偿还!”李宗汉一阵邪笑,戏谑地盯着申雪那些人的部位。慢慢-近……

    这时,正在外面的仇钢突然接到电话,“仇总,不好了!不好了!,公安局的人突然对海天大酒店和魅力之都进行大规模的检查!”

    仇钢一愣,md果然出事了,对方八成是冲着这女的而来!只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申雪跟市公安局又有什么关系?

    自己不是和刘伯林关系还不错吗?刘伯林怎么连一个招呼都没打,这不合常理啊!

    不行!得阻止李宗汉这小子胡来,万一人家真在双江市有背景,他倒是一走了之,自己岂不是替他背了这黑窝?仇钢急急地冲了进去,“汉哥,快住手!”光头很气闷,到手的两百万泡汤了,还被阿彪打了一拳,肚子到现在还痛。

    看着那个女的,被带进包厢之后的反应,光头越想越不对劲。那女孩子进包厢之后的表,完全不似象见到熟人似的,md,难道我又给他们骗了?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