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的争斗 90_2(文)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权色的争斗 90_2(文))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人是蛮帅的,就是太冷了。来了一整天,就没见他笑过,好象我们整个双江市的人都欠他钱似的。”

    “我也觉得,哎,你们说,现在各科室这么乱,他会不会一上来就搞什么新官上任三把火。”

    “烧烧也好,我觉得现在的各科室里,歪风邪气太重,有几个正儿八经上班的?有人来报个到还是好的,有些人啊,半个月不上班,照常拿工资。在这里上班的,也没个正形,每天看看报纸,喝喝开水,大的事没有。”有一个看上去很清秀,年龄不大的高挑女孩子正色地道。

    “金玲,你小声点,这话要是让科长听到了,小心你吃不了兜着走。”旁边的一个女人看了她一眼,“走吧,走吧!别人早下班了,我们还在这里叽叽咕咕。”

    “走吧,走吧,金玲这个人就是太理想化,还以为这是学校。象我们这些进了体制内,又没什么实权的女孩子,无非就是混吃混喝等死。只是有了铁饭碗,以后选对象的时候可以要求高一点。除此之外,你以为还能怎么着?象徐主任那样的女人又能有几个?”↓↓在↓线↓书↓库↓hp://

    hp://

    “嗯!”

    几个女的边走边聊,“整个市委和市政府,就徐主任和叶副市长两个女强人。不过金玲也不差啊!虽然你现在是个小科员,但你长得这么漂亮,又是正牌大学生,说不定哪天被哪个有实权的领导看中了,你真的就飞黄腾达了。格格……”

    “对!最好是新来的何书记,我可听说他还没有结婚哦!”几个女人说说笑笑,估计是看到大家都下班已久,所以她们才这么肆无忌惮的说着笑着。

    何子键和李伟从楼上下来,远远听到她们的笑声,不由皱了皱眉头,这些人胆子也够大的,居然敢在市委办公室里说这种话,敢以前都是这样的,大家习惯了,也就无所谓。

    李伟到底是当过专职秘书,察颜观色的本领不小,何子键轻轻皱了皱眉头,他就看在眼里,立刻咳嗽两声,以示提醒。

    几个女人回过头来一看,天啦!新来的何书记怎么还没走?可能想起刚才的话都被他听到了,不由一个个脸色苍白,忐忑不安的叫了声,何书记!

    初来双江市,何子键暂时住在双江宾馆。

    双江宾馆完全是越标准的三星级装修,何子键住的是房。外面的房间里有一何子键很大的办公桌,电脑上还配着小音响。

    今天从省城赶过来,又在办公室呆了一下午,何子键就有些累了。草草洗了个澡,正想着给董小飞打个电话,董小飞自己就打过来了。

    “老公,双江市的感觉怎么样?”

    “一个字,累!”何子键躺在上,将电视的声音调到最小。

    躺在沙发上,摸着肚子,“累是肯定的,现在你是主政一方的地方大员,刚好又碰到这个特殊的况,不过,你也不用怕,凡事谋定而后动嘛!呵呵……”

    “谢谢老婆大人提点。”何子键笑笑,“放心吧,我会很快打开局面的。”

    “嗯!相信你。不过,省里好多人想看你的笑话,说省委这些提拨这么一个年轻官员,有点哗众取宠之意。”

    “说且由他说吧!”何子键打了个呵欠,这边传来董小飞一声尖叫,“啊哟——”

    “干嘛呢?你没事吧!”何子键猛地坐起来,紧何子键地问道。

    “小宝宝在动了,他使劲地踢我!你早点睡吧,他有意见了。”董小飞亲了一下话筒,挂了电话。

    何子键躺在上,脑子里想着董小飞那大着肚子的模样,突然傻傻地笑了。

    “叮当——叮当——”

    刚刚挂了电话,有人按响了门铃,何子键穿上拖鞋打开了门。服务员提着盒饭站在门口,“何书记,给您送饭上来了。”

    何子键有些奇怪,我好象没有叫啊?

    服务员年龄不大,十.岁的模样,长得俊俏的。估计是徐燕有意安排,何子键留意了她一眼,还没说话。那女孩就机灵地道:“我看到你下班之后,就一直呆在这里,估计是太累,于是就自作主何子键把饭给您送上来了。”

    “谢谢!”何子键赞许地看了眼女服务员。不用说,还真饿了,本来都不想出去吃饭,不过闻到这饭香,何子键又有点饥饿起来。

    那女服务员站在那里,也没要走的意思,她看着何子键打开合饭,便笑嘻嘻地呆在一旁。可能是何子键比较年轻的缘故,她居然一点都不害怕。

    “何书记,我叫秋飞雪,今年十九岁,以后我就是你的专职服务员。你叫我飞雪或者小雪好了。”秋飞雪,名字倒是不错,不过人也不错,机灵的。

    只是这么大的女孩子不上去学,跑来当服务员,倒是有些可惜了,何子键一边吃饭,一边点了点头,“嗯!好名字!”

    秋飞雪就乐了,“名字是我爷爷取的,他是个老师。哦,何书记,我能问你一个私人问题吗?”

    何子键愣了一下,这小女孩也太胆大了吧?居然敢这么放肆。自己好歹也是个市委书记,在她面前居然一点威信都没有?

    也许是感觉到何子键的不悦,秋飞雪立刻有些不好意思了,“对不起,我多嘴了。”

    刚才还笑嘻嘻的模样,转眼就一付委屈得要死的样子,这丫头的落差还真大。何子键便有些心软了,心道自己没必要跟一个小女孩较真吧!于是他说了句,“你问吧!”

    秋飞雪看了他一眼,犹犹豫豫道:“我也只是好奇,你别生气啊?何书记,你过三十岁了吗?”

    看到秋飞雪天真的样子,何子键也冷不下这何子键脸,便微微一笑,“你看我象多大就是多大了。”

    秋飞雪抿着嘴,把双手放在背后,歪着脖子站在那里。

    看着何子键风卷残云吃完了饭,秋飞雪立刻就过来给他收拾残局。

    小姑娘勤快的,做事十分麻利,很快就把几个饭盒子收拾干净,然后又拿着工具来搞卫生。“何书记,如果你有什么需要,随时可以叫我的,二十四小时随叫随到!”

    何子键微笑着看了她一眼,秋飞雪虽然很可,但是看上去隐隐带着一股与年龄不相称的成稳。象她这样的年纪,应该当中学习的时候,为什么就没上学了呢?

    他自然知道,秋飞雪的到来,无疑是徐燕精心安排的结果,说白了就是一个保姆吧!何子键看着她,“小雪啊,你为什么没有上学了呢?”

    说到上学,正在扫地的秋飞雪躯微微颤了下,暗黯然道:“我不能上学了。”

    “为什么?”何子键很不解。

    “我妈跟人跑了,我爸成天喝酒,他不管我了,现我的跟爷爷一起过。”秋飞雪一脸黯然,扫完地之后,她进了卫生间,把里面的整理了一次,才出来对何子键道:“何书记,经理吩咐过了,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专职服务员,你要有什么需要换洗的衣服也一并交给我吧!”

    何子键点点头,看着秋飞雪出了门。

    十九岁的秋飞雪,虽然长得还算不错,尤其是那两个小酒窝看起来有意思的。只是这个小女孩,心里似乎藏着什么秘密。

    何子键躺在那里看了会电视,正准备睡觉的时候,突然想起了肖迪,那天晚上的她很有些反常,这丫头会不会有什么心思?

    于是他打了个电话过去,发现肖迪居然关机了。

    算了,还是睡觉吧!

    看看手表,才九点多。看来自己今天的确有些累,从省城跑过来,风尘仆仆,下午又没休息。

    躺在上,却又睡不着。脑子尽是双江市委办公室里见到的那些画面。

    如今的双江市就象一团乱麻,没有一点头绪。跟自己初到乌林的况差不多,到底该从哪里入手呢?何子键寻思着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打工局面,把自己的威信树立起来。

    这时候,他倒想起了卫文伯,仿佛自己和他当时的处境差不多吧!难怪卫文伯想大刀阔斧,上台就搞几个杀鸡骇猴,只是他杀的鸡也太多了。而且不看清对方的份和背景,只图自己一时痛快。

    何子键就琢磨着,自己应该如何更快地展开工作,而又不赴卫文伯的后尘。因此,今天查那些人的档案资料,也算是做到知己知彼。

    若大的一个双江四大领导班子,居然只有一个关保华还有一些间接的关系,但关保华的为人怎么样?何子键对他依然一无所知,以前也没听关汉文说过这事。

    当然,他不可能向关汉文求证,于是,他给朱盼盼拨了个电话过去。

    这段时间朱盼盼在饶河市报,也算很活跃,只不过好久没有联系何子键了,突然接到他的电话,颇有些意外。

    “何子键……何市长,您好。”

    朱盼盼如此小心翼翼,让何子键觉得有几分好笑。这么紧何子键有必要吗?难道自己以前对朱盼盼很凶?仔细想一下,朱盼盼这女孩子也算不错了,就是裤子松了点。

    唉,可惜,糟蹋了一个女孩子,只是她也是无奈,为家庭条件,一个女孩子刚刚毕业,想出人投地,大概没几种途径。

    汪道峰来饶河市之后,两个人又偷偷摸摸在一起了。这一切,并不足为外人知也。

    关汉文自然也不知道她与汪道峰之间的事,自从那一夜之后,朱盼盼对他忽远忽近,令他捉摸不透。因此,关汉文很苦恼。

    何子键在电话里,跟朱盼盼说了几句,很随意地谈起了关汉文家里的况,朱盼盼很机灵,“听说他还有个哥哥,明天我探探他的口气。”

    子键满意地点点头,朱盼盼在自己面前,倒也表现不错,有机会让她升一升吧!

    工作能力和态度,这个跟她生活作风没有太大关系,只要她能一直这么表现,何子键还是很关照自己那路人的。

    现在与以前不同,何子键要先摸清楚这些人的底牌,才决定如何开炮。向谁开炮,他可不想傻得跟卫文伯一样,看谁不顺眼就开火了,最后把自己也埋葬在这场政治斗争中。

    刚刚在脑海里构思了个大致的况,手机响了。他拿起一看才知道是申雪的新号。

    “申雪,怎么这时候打电话过来?”

    墙上的钟都指到十一点了,估计申雪也睡不着。这段时间她忙的,根本没什么时间和何子键见面,因此何子键走的时候,最后也没跟她打招呼。

    听到何子键的声音,申雪温顺地道:“怎么今天很累了?”

    “还行!”何子键打了个呵欠。“就是晚上一个人太无聊。”

    申雪就格格地笑了起来,“她们都没空吗?”

    额~~~~~~~~何子键郁闷了,申雪这丫头什么时候也成了醋坛子?是不是自己这几天忙于交接,没怎么关心她,她有想法了吧?

    听到何子键半天没有反应,申雪就知道自己这话过份了,于是她赶紧想着补救措施,“我明天来看你吧!看你一个人怪寂寞的。”

    何子键本以为她开玩笑,就随意地应了声,好啊!

    没想到,申雪的这次双江市之行,很快就拉开了何子键整风运动的序幕。双江市,将迎来了另一个暂新的时期。

    双江地区共有三个县,二个县级市,其中以双江市经济最为活跃,人口众多,庞大的工业群也是一大亮点。经济发达的地方,往往有人流密集,流动人口多的特点,尤其是火车站,汽车站这种地方,更是人满为患。

    申雪说好了去看何子键的,她把公司的事交待了一下,便匆匆坐上了去双江市的火车。由于地方不熟,路又相对远了点,她也懒得开车。健飞基金这样庞大的资本运作,再当那个记者,申雪也就觉得没什么意思,也就辞职,一心当起了她的老总,而当一个基金运营公司的老总,这样的滋味实在是太好了。虽然记者出头露面,但作几千万上亿元的资金,那样的刺激是不会有人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感觉的。

    好久没有坐过火车了,申雪踏上火车之际,仿佛又回到了那种学生年代。以前坐火车,那是因为火车比汽车便宜,虽然人多一点,环境差一点,学生嘛图个省几个钱。

    今天火车上的人依然不少,申雪的心却很愉悦。公司在饶河市落户之后,虽然也经常去何子键家里,但毕竟环境给她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董小飞又是自己同夫异母的妹妹,因此,她尽可能地避免与何子键发生关系。

    在省城的这段时间里,何子键就象一只只能看不能吃的香蕉。申雪看着他,连伸手抚摸一下的冲动都不敢,万一表露出来的神,让董小飞看出了端倪毕竟不是件好事。

    今天她采用这种古老的方式,坐上火车看郎,心颇为激动。

    在车上,二十六岁的申雪,与那些学生妹没多少分别。只不过从她上散发出来的沉稳与高雅,这是那些没见过世面,没进过社会体验的学生妹无法比拟的。

    申雪是何子键他们之间的默契和关系,非同一般,恐怕除了董小飞之外,何子键心里想得最多的就是申雪。

    带着一种美丽的心下了火车,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出了这站台。申雪突然吁了口气,脸上绽放着如天般的花朵。

    但是双江市火车站外面的一幕,却不怎么令人舒服。一个穿得很朴素的中年大叔背着编织袋,匆匆从申雪边走过。

    呸——突然在前面停下来,吐了口痰在地上。

    好大一坨,黄黄的,象一团鸡屎。

    一个戴着红袖章的执勤队员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头上的大盖帽歪歪斜斜地带着,长得有几分猥琐,“罚款十块!”

    中年大叔还没有反应过来,执勤队员已经撕下了罚款单,扔了过去,“快点!不要担误时间。”

    “干嘛?”中年大叔愣愣地看着他,好端端怎么要自己交十块钱罚款呢?

    执勤队员眯着三角眼,有几分凶气地看着中年大步,指着地上象坨鸡屎一样的黄痰,“你刚刚吐了口痰,按火车站的规章制度,罚款十块。”

    “我……我……”

    “我……我个啊!快点!交钱。”

    执勤队员有点凶,语气很强硬,估计要是不交费的话,就要打人了。

    害怕的中年大叔显然就不是本地人,说着一口外地话。哆哆嗦嗦地从裤子的小袋子里掏出几经皱巴巴的票子,“给!”两个五块的。

    “哼!算你识相。”执勤队员伸手接钱的时候,头上没有戴好的大盖帽掉了下来,糟了,正好落在那团鸡屎一样的浓痰上。

    “md!我靠——你娘个麻痹。”执勤队员接过钱,捡起帽子骂了句。

    帽子上好大一坨浓痰,恶心死了。

    看到这坨痰,他立时就火了,“给老子了。”

    中年大叔也看到自己这痰估计太恶心,于是他又翻来翻去,从口袋里找出卫生纸。正想给执勤队员擦帽子的时候,对方骂了一句,“娘个麻痹!谁要你擦,给老子干净。”

    听到这话,中年大叔当时就懵了。

    “干嘛用的呢?我帮你擦干净还不行吗?”

    “狗的你欠揍是吧?老子打死你!”执勤队员从**后面拿出一根黑乎乎的棍子,在中年大叔面前挥了挥。“快!老子今天看你不顺眼,给我把它了。”

    中年大叔不干,“你这人太霸道了!我给你擦擦还不行吗?”

    “行你娘!老子今天就叫你。”执勤队员拿起棍子,狠狠地抽了一下。中年大叔也火了,“你怎么打人?”

    “老子就打你又怎么样?你去叫天去!”砰——又是一棍,重重地打在中年大叔的手臂上。中年大叔估计也是常年在家干农活的,虽然不灵机,力气倒也不小。他一气之下,就扑过去,把那执勤队员掀翻在地上。

    扑通——两个人倒了下去,妈呀!又压在那坨象鸡屎一样的浓痰上。

    毕竟是庄稼人,老实的农民汉子,掀翻了人家也不敢下手,就愣愣地站在那里。长得有几份猥琐的执勤队员爬起来,摸了一下**上那团鸡屎一样的浓痰,他就骂了句,“你娘的巴乡佬,竟然敢打老子?”

    只见他拿出口哨急剧地吹了几下,立刻又从人群中冒出来五六个戴着红袖章的执勤队员。“娘个麻痹!这个猪压的还敢打人。揍死他!”

    嘿嘿……胆子不小,还敢打人?

    几个人围了过来,每个人手里拿着警棍,戏谑地看着中年大叔。

    “警察同志,他……”可怜的中年大叔,还当这群人是警察,浑然不知自己掉进了狼窝。当他想同人家解释的时候,棍子劈头盖脸落下来。

    六七个人,七手八脚的,你一棍我一棍,打得中年大叔晕头转向,双手捂着头蹲在地上。

    火车站广场里很多人,远远看到这边闹事了,纷纷远走三步。出门在外,凡事不要强出头,事不关己,远走为妙啊!

    申雪实在看不下去了,皱了皱眉头,便朝那边走过去。

    黑色的高跟鞋,踩在广场的石板上,发出噔噔的声音。阳光下,漂亮的申雪格外惹眼,自从她出了站台,后一直徘徊着几个看上去不怎么正路的小伙子。

    这些人眼睛盯着她手里的包,而申雪浑然不知,朝几个打人的执勤队的走去,“你们这是干嘛?有这么打人的吗?”

    申雪喊了几句,几个执勤员的这才停了下来,其中一个还在喊道:“娘个麻痹!快给老子了。”

    他指着**上那团鸡屎一样的浓痰,恶狠狠地道。

    有人回过头,打量了申雪一眼,立刻露出一丝不怀好意地笑,“嘿嘿……小姐,我们在教育改造他,以后不要随地吐痰。”

    “有你们这样教育人的吗?”申雪看着那中年大叔,已经被他们改造成鼻表脸肿的,手上还有些血迹。

    刚才那个三角眼的执勤队员,恶狠狠地吼道:“娘个麻痹!你快一点,给老子把这痰了,否则今天就打死你。”

    中年大叔看着几只恶狼,再也没有了刚才那股恨劲,可怜兮兮地拿起他的帽子,有些害怕地看了几人一眼,慢慢地将帽子上的浓痰凑了过去。

    “慢着!”

    申雪做了一个很难为的表,“你们放过他吧!我给他赔你二百块钱行吗?”

    嘿嘿……这女的真有意思,还从来没有见过有这么大方的,替人家出钱消灾。三角眼听说有钱,便走了过来,“不行,五百!”

    申雪气愤地道:“你这人不要得寸进尺,刚才的一切我都看到了。他也没有错。而且已经交过罚款,帽子是你自己掉下去的。怎么可以怪他?”

    “耶——你这小娘们,老子说五百就五百,你不讨价还价?知道我们干什么的不?哥几个是执勤队,专管这一片的。”

    申雪看他们也不象什么好人,便在心里嘀咕着:双江市怎么尽雇一些这样的人,没一个好东西,跟地痞流氓有什么分别。只是看到那中年大叔可怜,她也就懒得跟他们计较。“五百就五百,你们放了他!”

    “姑娘,不要!我还不起你这人的。”中年大叔一阵感激,朝申雪哀求道。

    “大叔,没事的,不就是五百块钱嘛,不用还了。”申雪拿钱的时候,中年大叔痛苦地摇摇头,“我还是了吧!他们没一个好人。”

    “放你娘的狗!”三角眼踢了他一脚;“闭嘴!”

    然后几个人便看着申雪拿钱,申雪拉开包,拿出一个皮夹。皮夹里厚厚的一沓钞票,至少有一万多块。

    这时,三角眼朝远处的几个人使了个眼色,等申雪拿了五百块钱之后。他们这才哼了一声,“滚!今天算你运气几个执勤队员这才狠狠地离去,临走的时候,不怀好意地看了申雪好几眼。这是条大鱼。

    “姑娘!你真是个大好人啊!这恩我欠下了,给你磕个头吧!”中年大叔跪在地上就要给申雪磕头,申雪吓了一跳,马上闪到一边。

    “大叔,不要,不要,我走了,你自己小心!”

    申雪闪过了,朝广场外面走去。火车间广场里,很多人远远看着这一幕,一些用心不良的人便盯上了她。几个穿着牛仔衣的小青年,借故从申雪边穿来穿去。

    来到广场外面,申雪正要摸出手机给何子键打电话,突然一个人从后面快速冲了过去,一把抢了她的包,转眼就窜入了人群里。

    “啊——”申雪反应过来,反出一声尖叫,然后大喊道:“打劫啊。打劫——”

    她一边喊,一边朝那人去追,没想到总是有人挡在自己前面,跑也跑不动。

    申雪做死的喊,若大的一个广场这么多人,就象僵尸一样,浑然没有知觉。看着那人越跑越远,眨眼就不见了人影,申雪郁闷地跺了跺脚,这是什么鬼地方啊!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