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的争斗 88_1(文)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权色的争斗 88_1(文))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新闻报道出来,震惊的不只方景文,还有交州市长肖顾同,主管城区规化,路桥建设的副市长,还有承包这项工程的顶天建设公司……。

    肖顾同在想,终于暴露出来了。这还真应证了那句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下大家都没得玩了。

    哼!——

    此外,还有另一个人也很恐慌,她就是方景文的大媳妇宋雨荷。当初朱顶天成立顶天建设公司的时候,给了宋雨何百分之十的干股。

    方景文大儿子在古阳市任常务副市长,他的老婆宋雨荷一个堂弟,也有一家建筑公司。而这个项目,正是顶天建设公司承包之后,再转手宋雨荷的堂弟。

    这个堂弟自己也没搞,又转手承包给了下面一个没什么实力的工程队。朱顶天这么做,自然就想与方家搞好关系,因为他的公司里,宋雨荷本来就有一成干股。而他把工程交给宋雨荷堂弟,还不是照顾他们方家的人?┃┃在┃线┃书┃库┃

    宋雨何堂弟的工程队,本来就没什么实力,他能拉到几个项目,全靠了这个堂姐的关系。象这种事,不出事大家都相安无事,一旦出了事,问题暴光了,麻烦就大了。

    从省电视台看到这新闻,宋雨荷就紧张起来,虽然她有一个当省长的公公,但是目前这种局势,谁也不敢保证能一帆风顺。

    宋雨荷打了个电话给朱顶天,“小朱,这是怎么回事?”

    朱顶天正在喝酒,他无所谓地笑笑,“宋姐,没事!这事我会处理的。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

    宋雨荷还是有些暗暗担心,虽然以朱顶天的能力,这事最后肯定可以摆平,但她很担心会不会被捅到省里。得到朱顶天的保证后,宋雨荷还是有些忐忑不安地挂了电话。

    由于这件事,牵系到自己的堂弟,弄得宋雨荷晚上连-的心都没有了。

    “麻痹的!这是谁捅出去的?”朱顶天本来在包厢里喝酒,根本就没有看到电视里那截报道。虽然他刚才跟宋雨荷这么说,其实心里也不踏实的,万一这事被捅穿了,麻烦可不是一点点。

    于是他拍着桌子吼起来,对两个马仔道:“你们去查一下,看看是哪个婊子养的记者干的好事!”

    刚刚叫了人去查,这边朱志方又打来电话,“畜生,快给老子死回来!”

    “老头子又什么神经,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朱顶天嘀咕了一句,推开边的小姐,。匆匆赶到了家里。

    刚进门,就被朱志方一个耳光打过来,“畜生,看看你干的好事!想要老子的命是不?老实说,你他md在这上面吃了多少?”

    交州大桥观光项目,政府在上面投资多少,朱志方自然心里有数。他生气的事,既然你承包了,事总要弄得有模有样,好歹三五十年不要出现问题。这桥才造了半年,一没打雷,二没撞船,三没过重车,几个人上去踩踩,它就塌了?都说很多的当官的,全部死在他们的老婆和没用的儿子手里,这句话一点都不假。

    朱志方刚才被方省长骂了一顿,他一个劲地解释,我正在处理,我正在处理。方景文生气的是,朱志方竟然敢隐瞒不报。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能瞒得住的?

    当天下人都是瞎子聋子?

    没想到朱顶天回了句,“你怕什么,他们方家的人捞得更多!”

    朱志方愣了一下,“你说什么?”他万万没想到,方家的人竟然插手了。不用说,肯定又是那个财如命的宋雨荷。

    宋雨荷捞钱是出了名的,只要能伸到手的地方,她绝对不会放过。果然,朱顶天的话证实了他的猜想。“建设公司我给了她二成的干股,这个项目她也没少捞,而且是直接经她的手转包给她堂弟的,想必她从中又捞了一笔。”

    朱顶天咬咬牙,狠心地又在宋雨荷头上加了一成干股。

    不过,工程经宋雨荷之手转包出去,她的确从中捞了不少好处。

    听了儿子的话,朱顶天就骂了句,“滚——”

    朱顶天立刻狼狈不堪的从家里跑了出来,因到酒店后,他就一个接一个电话的打,“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一定要将这婊子养的找出来!妈的,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朱顶天把事的责任,推到了写这报道的记者上,都是他们多事,否则哪来的这场风波?

    在交州暗中保护任雪衣的人是柳海,本来唐武想派两个人去,但是柳海毛遂自荐,唐武就给了他这个机会。

    随着任雪衣来到交州,柳海就保持着高度警惕。第一篇报道。任雪衣在肖迪的授意下,只报道了交州大桥坍塌的事实,并没有多加半句关于评论之类的话语。

    肖迪的意思就是要广大群众和当政者去分析,让他们来评议整个事质,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导致了一座投资数亿的桥梁,在半年之后轰然倒坍?

    整个交州风光带,当地政府投资了二十几个亿,他们就是这样糟蹋纳税人的钱吗?面对种种的质疑,应该会有更多的人去深思。

    而任雪衣接下来的工作,就是向见证过大桥坍塌景的群众取证,看看当时是怎么样一种景。因此,接下来的工作很辛苦,也有一定的危险

    她要报道,要揭露,肯定就有人阻止,有人反对。任雪衣走进一条巷子,正准备和这里的市民,打听当时的景。巷子那里走来了三个年轻人。

    “就是她,她在这里!”有一个年轻人指着任雪衣喊道。

    然后三个人立刻就冲过来,一个抢了她的话筒,一个抢了她的包,还有一个冲上来要打人的样子。柳海从后面闪出来,冷冷地喊了一声,“住手!”

    “小瘪三,没你的事,滚——”一个人指着柳海凶狠狠地道。

    任雪衣尖叫了一声,手里的东西很快就被他们抢了过去。柳海冲过去,猛地踢出一脚。

    呼——那伸手指着他的年轻人,瞬间便飞了出去。柳海又踢翻了两人,拉着任雪衣就跑。

    这里是人家的地盘,他不想惹事。万一被那些鸟人搞个什么罪名,抓到公安局关起来,自己倒没事,任雪衣岂不是惨了?

    她一个弱女子,人家要整她很容易的。而且朱顶天那些人心狠手辣,看到她这样的美女,还不来个恶劣狼扑食?

    两个人逃出了巷子,柳海拦了辆车,匆匆回到酒店,至少在这里暂时安全。今天的暗访,也不是毫无收获,至少他们得知了当时整个大桥坍塌的景。

    虽然没有直接目击,但他们已经从一些当地市民口中得知,当时正当中午,烈高升。一些市民正在桥下乘凉。

    突然感觉到桥一动,几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立刻就听到轰隆一声。整座桥从正中间坍塌下来,足足缺了一个二三十米的大口子。

    幸好的是,大桥的两端桥墩没事,只塌了中间那个大的桥洞处,躲在桥下乘凉的人才有惊无险。

    据说当时看到了有几辆小车随着桥梁掉进来,还有几个在桥上的行人。任雪衣听到这个消息,立刻吸了一口凉气。

    生这么大的事,他们居然敢隐不报,胆子大得出奇了。而且到现在,也没有人出来证实这件事。到底有几辆车,几个人在这次事故事丧生?

    这个答案,当地政府迟迟没有公布。

    据市民的回忆,事之后大约三小时,公安局和派出所突然出动了大量的警力,将整个现场封锁,并且立即进行了打捞工作。

    至于最后的结果怎么样了,谁都不清楚。听到这些骇人听闻的事,任雪衣漂亮的脸蛋一片惊恐。她决定深入调查的时候,没想到碰上这些人了。

    “柳海哥,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任雪衣现柳海手不错,刚才那么英勇,不由暗暗在心里佩服得紧。

    柳海道:“你还是把这些况,跟上面汇报一下,才做决定吧!”

    任雪衣点点头,“谢谢你的提醒。”

    跟肖迪通了电话之后,任雪衣看到柳海坐在那里抽烟,目光深沉地望着窗外,她就好奇地问了句,“柳海哥,听说你以前是张主任的保镖兼司机?”

    柳海谦虚地道:“那是哥抬举我。”柳海没有多话,说完这句,他便看着窗外。

    任雪衣听到他叫张子键为哥,不由有些好奇,红着脸问了句,“张主任这人是不是很好?”

    柳海这才回头看了她一眼,认真地点点头,“他是我最好的领导,兄弟,恩人!”

    任雪衣吐了吐舌头,看来这个柳海与张子键的关系很深啊!此刻,她的眼中闪过一丝羡慕的神色。

    柳海倒没去太注意她,只是觉得这个任雪衣长得还不错,但柳海心有所属,刚刚和白紧打得火,也就对别的女孩子没怎么在意。不过他还是现了任雪衣脸上那抹嫣红,就在心里暗道:为什么说起子键哥,她就脸红?莫非她暗恋哥么?

    这个时候,任雪衣低低地道:“我听说他以前在下面当市长的时候很威风,你能跟我说说他吗?”

    柳海虽然是个感呆子,但是跟白紧谈上恋之后,心境豁然开朗。再傻再呆,也看出了任雪衣那羞羞答答的表意味着什么。

    子键哥还真招人啊!只是有董小飞和刘晓轩她们这些女孩子后,这个任雪衣恐怕要失望了。他暗自叹了口气,听说姐姐和萧萧回来了,有时间倒要去省城看看。

    任雪衣翘以待,痴痴地望着柳海,期待他给自己说说张子键的故事。

    朱顶天正在自己常住的宾馆里,听到手下刚刚汇报过来的信息,看到那个女记者和一个男的两人进了交州宾馆,他们问朱顶天下一步该怎么办?

    朱顶天着脸,皱起了眉头,“我亲自去会会他们!”

    柳海拉开门,看到门外站着几个人,材相对高大的朱顶天比较抢眼。

    “你们找谁?”柳海警觉地问道。

    “天哥,就是他们!”一个今天下午被柳海打得脸青鼻肿的家伙站出来,指着柳海喊道。

    任雪衣从房间里跑出来,看到几个凶神恶煞的家伙,不由打心里害怕。尤其是看到下午追踪过自己的那三人也在,一颗心早就慌乱起来。

    不过,她还是壮直胆子质问了一句,“你们是什么人?”

    朱顶天看到两人后,不由冷笑了一下,目光从任雪衣凸起的部移到柳海上,“你们是省报的人吧?”

    朱顶天的样子,看起来就象个黑老大。脸上带着一股冷酷的狠劲,脖子上挂着条闪闪发光的金链子,边又跟着一大把人,整个造型与电视里那些装酷的黑老大没什么分别。

    “是又怎样?如果你们敢乱来的话,我立刻报警。”任雪衣拿着手机,警惕地看着几人。朱顶天笑了下,没想到这女孩子如此幼稚,如果怕警察的话,自己就不来了。难道她不知道这里是谁的一亩三分地?

    柳海拦了任雪衣一把,自己往门口一站,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一个小平头面带凶相,很神气地走过来,重重地拍在柳海的肩膀上,“小子,识相一点,让开!”

    哼!

    只是他话还没说完,柳海出脚在他的膝盖下踢了一下,小平头立刻就扑通一声跪下去。

    “啊哟——”

    “你……”几个人见柳海如此横,居然敢不把朱顶天放在眼里,出手伤人,他们就要冲上来揍他一顿。这小子给他一点颜色瞧瞧!

    朱顶天看出了柳海的不凡,嗯了一声,伸手一摆,几个人立刻退下去。

    柳海后的任雪衣却暗暗称奇,明明看到柳海站在那里没动,这人怎么就如此礼貌,居然恭恭敬敬给他下跪了呢?

    几个酒店的服务员,远远看到这边有些气氛不对,吓得悄悄地溜走了。

    “让个道吧,我今天不是来打架的。”朱顶天大声朝柳海喊道。

    柳海这才退了一步,放他们进来。

    “不要——柳海哥。”任雪衣看到朱顶天大步走进来,心里就有些害怕。柳海安慰了一句,“放心吧,他们不敢把你怎么样?”

    朱顶天进来的时候,后有几个人也想跟着进来,柳海瞪了一眼,那些人的脚步就在门口嘎然而止。

    朱顶天走进房间,打量了几眼,大大咧咧在沙发上坐下,漫不经心地点了支烟。看着有些紧何子键的任雪衣,还有一脸严肃的柳海,他笑了下,“坐吧,我们谈谈条件。”

    柳海没有说话,只是给了任雪衣一个眼色,任雪衣便走过去,“你有什么快说,说完走人。”

    朱顶天也不着急,只是拍了拍手掌,外面立刻有个手下提了只箱子正要进来,看到柳海站在门口,他就愣了下。朱顶天朝他呶了呶嘴,那人就在门口打开了箱子,里面装着很多钱。一匝一匝的,全是崭新的百元大钞。

    “这里是二十万,把你们这几天拍到的东西给我,你们就可以拿着这些钱走人了。只要你们离开宾州,对此事绝口不提,以后大家相安无事。”朱顶天一派老大作风,漫不经心地抽起了烟。

    这件事,任雪衣才是主角,柳海只是负责她的安全。任雪衣看到这么多钱,不由悄悄地咋了咋舌头。大家都是穷人出,要说对钱无动于衷,的确把自己说得太伟大了点。

    而且这么多年,她也尝够了穷人的滋味,所以看到这么多的时候,眼前一亮,闪过一丝欣喜。但是很快又暗淡下来,恢复了正常神色。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们走吧!”任雪衣冷冷地道。

    哼!朱顶天冷笑一声,刚才任雪衣的表,他全部看在眼里,于是他肯定这个女孩子也是缺钱的主。也许只是碍于面子,不好意思在同事面前表露出来。

    于是他站起来,象是已经胜券在握的样子,“这样吧,给你们一个晚上的时间,明天我再来找你们。”

    朱顶天经过任雪衣面前的时候,故意停下来看了她一眼。调戏了一句,“你真的很漂亮!”

    任雪衣的脸忽地一红,跺了跺脚,“我呸——”

    “哈哈……”朱顶天一阵大笑,带着他的那帮人扬长而去。

    柳海立刻来到窗户边,注视着酒店外面的窗户下面。

    任雪衣马上回到房间里收拾衣服和自己一些重要的东西,她一边收拾一边道:“柳海哥,快,我们马上离开这里吧!”

    柳海透过窗口,看到酒店外面扬场而去的朱顶天,缓缓地摇了摇头,“来不及了。”

    不用说,这里已经被他们派人盯上了,此刻离开的话,绝对会遭到他们这些人的挡阻。刚才这人是谁?敢如此嚣张,柳海打了个电话给何子键,汇报了这里的况。

    何子键道:“你们先回来吧!”

    他想有两人手里这些证据,足可以证明宾州大桥倒坍的一些内幕。暗访到此结束,到时只要将任雪衣掌握的这些况,如实报道出来。

    自然就会产生一种娱论压力,不管是宾州政府还是省委,他们都会受迫于这种压力,努力做出些什么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何子键担心的是两人的安全,因为这种暗访具有一定的危险。早在以前的时候,曾经一些有知良的记者,当他们发现并想公布某些黑暗内幕的时候,被遇害的事例并不鲜见,因此,何子键不想两人再留在那里冒险。

    任雪衣发表的第一篇报道,只是陈述了一个事实,新建的宾州大桥在半年不到的时间内,居然倒塌了,因此招来很多人对宾州政府的质疑。

    如果在第二次的追踪报道中,再暴出一些爆炸的新闻,把今天了解到的况,全部公布于众,势必又将造成一种巨大的娱论压力。

    尤其是一些市民见证,大桥断裂的时候,看到有车辆和行人落水,而这些落水的行人和车辆最后的结果怎么样了?只要报道刊登出来,省委省政府肯定不会束手旁观。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