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的争斗 85_1(文)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权色的争斗 85_1(文))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权色的争斗85

    何子键坐了会,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起告辞。

    任雪衣看着何子键远去的背影,问了句表哥,“表哥,你说他这人靠谱吗?”

    任雪衣也有些不太相信,何子键一个电话,真能搞定自己的工作?但是何子键这人,给她的感觉还不错,不象那些没轻重的骗子。

    只是任雪衣毕业后这两年,找工作一直碰壁,何子键刚才答应得这么快,她就有些担心。

    巩凡新却不这么想,能让何子键给表妹找个工作,这也是他的面子。

    “放心吧,他这人要是不靠谱,还能当上市长?再说他老爸以前也是黑川的省长,找个工作是空易,就怕他不肯帮忙。”

    听表哥这么说,任雪衣就放心了。

    时间不早了,任雪衣站起来,“表哥,咱们也走吧!”xx在x线x书x库xbook..

    巩凡新弹弹烟灰,眼神就沉起来,刚才何子键和他说的话,还言犹在耳。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老子现在就要他死!

    何子键不是在纪检监察室吗?巩凡新就琢磨着,怎么搞到一些材料,送到纪检监室去,到时纪检委一查,这个蔡志标还不死啦死啦的?

    那天的事,他也看在眼里,既然何子键愿意为那个叫刘晓轩的主持人出头,这就意味着他们的关系不浅。自己在背后痛蔡志标一刀,也算是帮何子键出出这口恶气吧!

    巩凡新打定了主意,便立刻起离开了茶馆。

    何子键去了肖迪那里,又被她榨取了几天的存粮。

    第二天中午,巩凡新回家吃饭的时候,刚好在路上碰到表妹任雪衣。

    “表哥,表哥,我通过了,我被录取了,明天就可以去上班。”任雪衣兴冲冲地跑过来,抱着巩凡新的脖子,狠狠地亲了一口。“谢谢你!”

    然后她就象一只快活的小鸟,欢快地跳着蹦着,跑进了屋里,留下站在那里愣的巩凡新,傻傻地摸着被表妹亲过的地方,继续愣!

    下午,他就打了个电话给何子键,说了些感激的话。何子键骂了他几句,以后再这样,就不要找我了。

    巩凡新当然知道他是开玩笑的,便笑着道:“好,好!我不说了。”

    晚上的时候,任雪衣说要去感谢一下何子键。巩凡新说不用,他这人不喜欢这一。放心吧,我正给他准备一份大礼!

    任雪衣还是自己又打了个电话给何子键,表示感谢。

    当然了,她去找肖迪的时候,肖迪跟人事部打了个招呼,人家根本就没有搞什么三关六道,直接就说你通过了,明天来上班。

    从来没有这么顺利过,任雪衣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她的的确确被录取了,从现在开始,她就是省报社的正式职员。

    原来这个何子键这么牛的,任雪衣乐傻了,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没想到她一冲动,就赏了巩凡亲一个吻,把巩凡新也搞懵了。

    马上就要过年了,还有半个月时间,纪检委突然接到一封检举信。

    省纪委常委会议讨论立案,立刻成立了一个调查组。针对检举信的内容,对省电视台台长蔡志标进行立案调查。

    纪委常务副书记钱学礼,将这件事交给了何子键全权处理。何子键根据纪检监察办案的程序对检举信的内容进行了审核。

    紧接着马上展开了秘密调查,仅仅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也就是离过年还有一周。机关办公室一般要在大年二十.才放假,何子键就利用年前的这几天,迅落实了这些事实。

    离过年还有五天,蔡志标被双规。

    因为何子键知道邱国才与蔡志标关系不错,他就找他个机会,让他出差半个月。

    等邱国才明白真相的时候,蔡志标已经落网了。邱国才这才心惊胆颤,每天患得患失。如果自己的事,被蔡志标供出来,自己就是下一个双规对象。

    蔡志标的主要罪名,就是以组织的名义,利用自己手中的职权,大肆收取钱财。同时也利用职利之务,对一些年轻漂亮的女子,达到非法占有的目的。

    除此之外,台里的一些女孩子,还被他用各种名义,拉出去陪酒,陪唱,有时也提供*。由于这些罪名的成立,蔡志标很快被批准逮捕。

    邱国才刚刚下了汽车,马上就被检察院的同志带去。他因涉及蔡志标的案子,参与了对电视台那些女孩子非法占有的事实,因此,邱国才很快也被检察院提起公诉。

    有人说,官场上没有一个**干净的,怕的就是没人查,如果一个一个去查的话,恐怕天下乌鸦一般黑。

    好官当然有,但是如果人家要整你的时候,象温长风一样,两袖清风,不也被人整得冤死狱中?

    更何况,蔡志标这种平时很嚣何子键,又不懂得低调的人,被查出来的问题,自然一大把一大把的。而且他还贪污受贿罪,多罪并罚,蔡志标是死罪难逃。

    只是马上要过年了,蔡志标的案子被压了下来,只能等到年后再转交到法院。蔡志标暂时就被收押在市看守所里。

    蔡志标背后的人,做梦也没想到,他这个没有什么竟争力的位置,居然突然之间就被人掀了。他们就在背后猜测,蔡志标到底是到罪了什么人,才有这样的下场。

    其实,在省城这个地方,比蔡志标更加何子键扬,更加肆无忌惮的大有人在,为什么偏偏他被查?于是,他们开始暗中调查,看看蔡志标到底得罪了谁。

    邱国才是被蔡志标拖累的,本来他什么不说,邱国才一点事也没有。这要怪就只能怪邱国才在那天的事上,没有担当,看到与何子键起了冲突之后,他拍拍**就走人了。

    因此蔡志标记恨在心里,第一个就把他卖了出来。

    两人在看守所会面的时候,蔡志标就哈哈地笑道:“既然只能同甘,不能共苦,那大家就一起把牢底坐穿吧!哈哈……”

    邱国才恨死了!要不是在看守所里关着,他差点要拿刀子杀人。

    把蔡志标的案子移交了之后,何子键有抽出空来,约了刘晓轩。

    刘晓轩到省电视台也只有一年多,她在省城没有房子,就临时租了一公寓。六十平方的房子,看起来有点拥挤,何子键头一次来到她的闺房。

    那种感觉还没有饶河的那房子好,因为是临时租住的,刘晓轩也没有怎么装修,大致收拾了一番先住下了。

    何子键坐在沙上,刘晓轩就在旁边给他削苹果。

    “等过了年,你自己去看房子吧?”何子键看到这里的环境,不是十分理想,而且有些嘈杂。虽然也是电梯房,楼与楼之间的空地太少,视野也不开阔。

    听何子键这么说,刘晓轩就道:“刚刚上班,哪有这么多钱?饶河那房子我也不想出手,留个记念。”

    刘晓轩是从饶河市起步的,在那里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因此她不想把那房子给出手了。

    钱,对何子键来说,已经没什么魅力了。现在他多的就是钱,申雪给他立的一个私人帐户里,从来没有少过百万存款。

    而且他有何子键卡,可以透支。

    刘晓轩还真没什么钱,这些人别看她过得风风火火,但是她的消费大,又是刚刚来到省城,找关系,上下打点都要钱。

    何子键轻松地笑笑,“钱不是问题,等你看好了,我叫人帮你送过来。三十万够不够?”

    省城的房价,一千多每平米,二十万也够卖一很不错的房子了。剩下的十万够装修。刘晓轩眨眨眼睛,调皮地笑了笑,“什么意思?你打算包养我?”

    “算是吧!我正有这想法。”何子键顺水推舟,跟刘晓轩开起了玩笑。

    刘晓轩塞了块苹果在他嘴里,用手捂住他的嘴巴,“你不用包,我这子反正是你的,你就当我是件衣服,想起的时候,拿出来穿穿。想不起来,就让她呆在衣柜里吧!”

    刘晓轩这话,多少有些幽怨的味道,她在暗自责怪,何子键几个月不来看自己,下面都半年不知味。

    何子键捏了她的俏脸一把,“是不是憋得慌了?现在就喂饱你!”

    “啊!不要——”

    何子键的手已经伸进了刘晓轩的腋下,刘晓轩立刻就尖叫起来。何子键顺势扑上去,将她压在下。刘晓轩睁大了眼睛,眨啊眨的看着他,突然不说话了。

    何子键吻下去的时候,刘晓轩立刻就有疯狂的反应。就象一个点燃了导火索的炸药包一样,一不可收拾。

    两个人又狂野地滚到了一起,从沙上滚到地上。就在何子键进入的刹那,刘晓轩突然用力地,紧紧地抓住了他的背。

    幽长的一声呻吟,过了好久,刘晓轩才笑道:“你刚才这一下,简直就是温瑞安小说里的惊艳一枪!错骨.!”

    何子键笑道:“你是好.久不知味了吧!”

    “还不是你闹的,几个月不来看人家。”刘晓轩突然何子键开嘴巴,狠狠地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

    啊——何子键惨叫一声,腰间用力一,全根没入了……

    天,完全黑了,何子键趴在刘晓轩上,两个人紧紧相依。刘晓轩推了推他,“要被你压死了,快起来!”

    何子键感觉到下面又有些硬了,贼笑着突然猛地一抽。刘晓轩立刻被一种空虚的感觉包围。她皱起眉头骂了句,“要死的,下次别这么捉弄人好不?”

    何子键笑而不答。

    完事之后,两人重新穿戴整齐,刘晓轩就象庸懒的小猫,靠在何子键肩膀上,“你把蔡志标这个老色鬼拿下了?”

    何子键哼了一声,这种人死有余辜!

    说这话的时候,眉宇间带着一股浓烈的杀气!边的刘晓轩不由微微一颤,暗道何子键这占有好强。一个正厅级干部,说被拿下就拿下了。

    自己既然成了他的女人,要多注意些才是!

    在放年假的前两天,终于给刘晓轩搞定了一房子,面积不是太小,一百四十多平米的复式楼。

    刘晓轩说不要这么大,一个人住着能应付就行了,那么多单公寓不要,偏偏卖这么大的,可何子键执意要买这么大的复式楼。

    两人看房子的时候,刘晓轩就阐述了自己的意见,何子键笑了,“大一点没错,听我的。以后你生一大堆孩子,楼上楼下就是他们的乐园。”

    刘晓轩掐了他一把,“死了这条心吧,我可不想生孩子。再说生孩子是大老婆的事,我只是你包养的一个小蜜。没有这个义务!”

    等房子买下来,她才明白何子键的意图,楼上三间房,分卧室,健房,书房,另一个阳台,用来晒太阳的。

    楼下就是一个很大的厅,厨房,卫生间,浴室是很大的那种。听了何子键的布置,她就悄悄地开玩笑,“我还以为有新的姐妹要加盟进来呢?”

    何子键拍了把她翘的**,“难道你不怕一年才轮到一次?”

    前几天还在埋怨自己几个月才来看她一次,刘晓轩明白他的意思,从楼上出来的时候,地挽着何子键的手,笑道:“没事,有这么大的房子了,以后你不来的时候,我养个小白脸。”

    然后她就嘿嘿地笑着,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

    来不及装修,马上就要过年了。何子键本来计划着和董小飞去海南或者香港旅游的,于是,在登机的前一天,何子键胡磊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今年去京城了,要下面那些人过年的时候,不要空跑一趟。初八的下午,何子键带着小富婆回了黑川。冯武等人得知老大回了省城,几个家伙就要连夜赶过来给老大拜年。

    何子键全部都推掉了。

    在京城这几天,实在累得够呛的,好好的一个年,怎么就不能平静呢?回到家里后,他只想抱着老婆,痛痛快快睡一觉。

    然后第二天神采奕奕去上班。

    在京城的时候,两个人不敢过份激动,怕把持不住。

    虽然睡在一何子键上,顶多就亲亲摸摸。抓两下馒头,捏几下那个玛瑙头。

    董小飞结了婚之后,变得越发温柔,以前的大小姐脾气,慢慢改过来了。

    回来的时候,两人立刻赶到崔延天那里跑了一趟。

    刚刚进门,何子键就把手里的东西一扔,朝董小飞*近。

    董小飞发现了他的企图,就喊道:“你干嘛,干嘛?”何子键嘿嘿地笑着,伸手就去抱她。

    董小飞飞快地跑开了,然后从楼上拿了衣服下来,“去洗澡吧!”“能不能先做了再洗?”何子键提了个小小的条件,立刻给董小飞瞪了回来。

    何子键摸了摸脑袋,嘿嘿地笑道:“都一个多星期没那个,估计蝌蚪都变成青蛙了。”

    董小飞白了他一眼,“以前在下面的时候,几个月不回来一趟,怎么就没看到崩出半只青蛙来?是不是都拿去救灾了?”看到董小飞那怀疑的目光,何子键暗叫惨了。

    以前在市里的时候,肖迪这丫头,差不多每隔一周,总要去一次二次的,哪有机会让蝌蚪变成青蛙?何子键不说话了,接过衣服去洗澡。

    董小飞看着他的背影,撅了撅嘴。

    何子键的默认,无疑向她宣告,他与其他的女人还有来往。

    想到那个肖迪,董小飞的心里就有些乱糟糟的。

    这个肖迪要是真不嫁人,难道以后要三个人一起过?哼!除非她做小,我做大还差不多!董小飞哼了一声,寻思着等下探探何子键的口气,看他有什么打算。

    十分钟后,董小飞看到大坏蛋只穿了一条内裤出来,就问了句,“不是给你睡衣了吗?”何子键来到沙发边上,“等下反正要脱的,穿了费事。”

    董小飞也不理他,拿着衣服进了浴室。

    何子键就要房间里寻找,看看有没有什么调一点的片子,可是翻来找去,vcd和电视柜下面,压根儿就没这些玩艺。

    唉!我这个老婆怎么就这般纯洁呢?连何子键***都没有。

    扔下那些肥皂剧片,何子键气馁地坐在沙发上等她出来。

    董小飞洗澡的时间,相对久些,她喜欢泡在浴缸里,慢慢地搓着子。

    今天给他的感觉就是特别慢,何子键闷坐了一会,差点要去敲门了。

    等她洗了澡,都十一点半了。

    董小飞穿着睡衣,脸上被水澡泡得有些发红。

    她看到电视柜下被翻得一片狼藉,便问了句,“你在找什么?”何子键笑笑着迎上来,从后面抱着她,“想找个有调一点的片子,没想到我老婆这么单纯。”

    感受着小富婆温软的子,何子键下面就开始发威了。

    他便伸长了脖子,朝董小飞的耳垂添去。

    董小飞努力昂起了头,向后偏了偏靠在何子键肩膀上,配合着大坏蛋的侵袭。

    两个人吻着吻着,何子键就有些迫不得已抱起她,大步奔向楼上的卧室。

    完事之后,董小飞脸嫣红,风万种的妩媚模样。

    光着子,躺在上,何子键的老二还留在老婆的体里,董小飞死死地抱着他。

    “不要出来!”何子键亲了一下她长长的睫毛,笑问道:“老妈跟你说的事,我们是不是再加把油?”董小飞嗔在瞪了他一眼,“你不正忙着吗?”看到小富婆那模样,何子键无端地想起了与刘晓轩做e时那份疯狂,下面猛地一下就翘了起来。

    董小飞感受到体某处的变化,惊恐地一声大叫,“天啦!”感受着何子键卖力的冲动,董小飞咬紧了贝齿,小脸憋得一片通红。

    何子键用力地耸动了几下,丫的,她就是不叫!要是申雪的话,估计已经叫翻天了。

    何子键突然想了个诡计,你不叫是吧?看着小富婆在下陶醉的样子,何子键象惩治刘晓轩那样,猛地用力一抽,两人的子就脱离开来。

    哦——啊——董小飞终于控制不住,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

    声音中,带着一丝淡淡地失落,一种落没的空虚袭遍全

    她捏起拳头敲了大坏蛋几下,做e都不老实。

    何子键就嘿嘿地笑道:“谁让你不叫的,躺在那里动也不动。

    以后你睡上面,我躺着。”

    董小飞才不理他,扯了条干净的毛巾,就要去擦下面。

    何子键抢了过来,“干嘛,干嘛?还没完呢!”“不理你了。”

    董小飞嘟着嘴,别过子。

    看样子好象生气了,汗,原来这招并不是对付每个女人都有用的。

    何子键只得贴过去好好的哄。

    好小飞,乖小飞,老婆,亲老婆的叫着。

    董小飞把脸埋在被子里,肩膀一耸一耸的,可把何子键吓坏了。

    “怎么啦?好当当的哭什么哭?我下次不耍你了还不行吗?”“你说的!格格——”董小飞翻过来,格格地笑不已。

    我靠,居然被耍了。

    两个人就在上打闹起来。

    又做了一回,董小飞就大叫着,不行了,不行了。

    可何子键还象一匹脱僵了的野马,继续肆意奔腾,把董小飞折腾得浑发软,口里含糊不清地嚷道:“不行了,我不行了,你把她叫来吧!。”

    要不是心痛小富婆,何子键还想继续暴发一次。

    终于完事了,董小飞哭丧着脸,“我求你了,下次不要这么猛。

    搞人家当成一个**似的。

    你下次还是把她叫来吧!我申请退居二线。”

    何子键捏了她一把,“这才到哪?你就不行了。”

    两个人休息了好久,董小飞抚摸着他结实的膛,终于提到了那个令何子键尴尬的问题,“是不是她比我厉害?”“谁啊?”何子键装傻,点了支烟坐起来。

    看到墙上的钟都快二点了,不由吓了跳。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