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的争斗 84_1(文)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权色的争斗 84_1(文))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一切来的真快,何子键也没想到,家庭生活就在自己还没什么准备的时候,就这样开始了。

    董小飞完全是高贵的公主,何子键对她的呵护也是十分的到位,这让董小飞也感到何子键在边的幸福,自己高兴的时候,还给他准备点夜宵什么的,而且还担当起收拾家的担子。现在两个人都是上班族,双职工,何子键看到家里房子这么大,就想着是不是请个保姆。他也不希望看到董小飞每天回来,还要做家务。

    老婆是用来痛的,他可不想董小飞过了三十之后,就变成一个黄婆脸。但是董小飞坚持不愿意请保姆,何子键知道她的心思,不想这屋子里有第三个人防碍两人的生活。

    两个人正式成了夫妻,过上了小子,甜甜蜜蜜的,倒也惬意。而且董小飞每次洗完澡的时候,不喜欢穿内衣,如果家里多了个保姆的话,对她来说是一种压抑……nn在n线n书n库nbook..

    何子键拗不过她,只得同意了。那就每个星期请一个钟点工,周末的时候,把家里清理了。两人商量好后,便开始正儿八经过子了。

    何子键初到省城,有很多的关系要打通,也有很多的地方需要应酬,没有哪次能在正点下班的。董小飞在官宦之家,自然理解当权者的难处。

    因此每次下班的时候,董小飞总是先到家里,一般要等上二个小时左右,何子键才会回来。每到这个时候,董小飞就饿得哇哇直叫。

    他没有回省城的时候,自己至少还可以按时吃饭,现在他回了省城,反而要饿肚子了。董小飞委屈的,听到门锁响,她就跑过去悄悄地躲在门后。

    何子键打开门,咦?小富婆今天没有回来?

    就要打电话的时候,董小飞就悄悄从门后面冒出来,捂住他的眼睛。每到这个时候,何子键总会反手托住她的**,抱过来狠狠地亲两口,然后在口抓几下才放手。

    董小飞腻在他怀里,羞羞答答地道:“大坏蛋,我们要个孩子吧?”

    何子键抱着她放在自己的腿上,认真地看着她,“行!你就不怕腰变粗了?”

    董小飞瞪了他一眼,“跟你说正经的,我们要个孩子吧!”

    什么时候董小飞居然想到要生孩子了,看着她那羞答答的表,何子键突忍不住想笑。

    “你这样看着我干嘛?”

    董小飞有些不好意思了,何子键将脸埋在她的前,用力地拱了拱。感受着前那对翘**的挤压,然后他用嘴咬着董小飞的衣扣,慢慢地叼开了。

    羽绒服下,董小飞只穿了一件单薄的毛线衣,弹很好的紧裹着她好的子,前一对**高高地傲然立。羽绒服里,散着一股淡淡的香味,何子键将头埋进入,深深地吸了口气。

    “如果你喜欢,我们就生一个吧!”

    自己也三十好几了,要不是大哥生了个儿子,估计老妈早就催死了。看到何子键也有这个想法,董小飞露出一脸幸福,昂起头红着脸想了一下,“大坏蛋,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男女都一样,只要是小富婆生的,我都喜欢。”何子键淡淡地笑,很留恋董小飞上那种味道。“等生了小孩,不许他跟我抢*。”何子键用力在董小飞前拱了拱,惹得董小飞一阵花枝乱颤地笑。

    她轻轻敲了何子键的头,“你啊,老不正经!哪有老子跟儿子抢饭吃的。”两个人笑闹着,何子键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电话里响起胡磊的声音,“老大,在哪?我们几个到省城了,肚子饿扁了,还没有吃饭。你不会一毛不拨吧?快出来请客!”

    胡磊不说,两个人还真忘记了,到现在还没有吃饭。何子键看看表,哇噻,都八点多了。他就单手抱着董小飞的腰,跟胡磊道:“你们有哪几个?”

    “还能有谁?秦川,冯武,李治国,柳海,没其他人了。”

    这几个人中,应该是胡磊跟何子键的关系最铁,两人是从小到大的朋友。因此,大家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先找胡磊。

    何子键应了一句,“你们等着,我马上出来。”挂了电话,双手又抱着董小飞的腰,董小飞就这样坐在他的大腿上,“宝贝,吃饭去。胡磊他们到了。”

    董小飞摇摇头,“等下你们几个又是抽烟喝酒的,我还是到柳姨那里去吃吧!”何子键知道小富婆的心思,她在为生孩子做准备,因此闻不到二手烟。

    而何子键与这伙朋友在一起,总不能叫他们几个大男人不吸烟吧?何子键也不勉励她,“那我送过去!”

    两人下了楼了,何子键开着车子将老婆送到省委大院。崔延天过了年之后,马上就要调走了,现在离过年也只有不到一个月时间。

    柳美婷这段时间,以保姆的份,在家里做崔延天做饭,听说董小飞要过来,崔延天就笑得乐开了花。

    何子键送她到楼下,就去与胡磊他们几个会合了。

    省城对于胡磊来说,他熟得跟什么似的,现在冰冰怀了孕,听说二分份就要生了。因此胡轩当她宝贝似的,供养在省里的家里,哪里也不让去。

    胡磊这阵子就风流快活了,仿佛年轻了好几岁。几个人在大富豪吃饭,何子键来之前,菜早点好了,只等他过来喝酒。

    赶到大富豪的时候,柳海早早在门口等着,为了不引起别人注意,冯武几个就没有一起出来迎接。何子键随手将车钥匙交给车童,柳海立刻就递上一支烟,“哥!”

    何子键拍拍柳海的肩膀,“好小子,一个月不见,你越精神了。面有喜色,是不是有什么好事?”

    柳海憨厚地笑笑,忙给何子键点火,答非所问地道:“他们都在里面,进去吧!”

    两人进了包厢,冯武几个人立刻就站起来。“子键。子键!”何子键摆摆手,“客气干嘛,都坐下吧!”

    冯武,胡磊,李治国,秦川都来了。何子键点点头,这些人都是自己的好兄弟,大家入座之后,李治国道:“汪道峰也要跟着来,胡少说人太多了,怕人家说闲话,让大家分批过来。”

    官场上的事,如果他们这伙人一起都来了,的确吓人的。都是一些局长,副市长之类的级别。这些人凑在一起,不明真相的还道他们要造反。

    何子键听李治国道,就皱了皱眉头,“都来干嘛?凑在一起图个闹吗?你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别一天到晚瞎跑。能够不出来的,就不要出来。”

    如果汪道峰,段振林他们都跑过来,人家还道生什么事了?一个市县里的重要人物,全部都跑到省城去?干嘛了?这样势必会引起很多人的猜想。

    何子键就道:“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打电话,尽量人不要跑过来。要来玩的话,我当然欢迎,但是你们不要成群结队的。”

    几个人不说话了,胡磊道:“我也是这个意思,所以没让他们一起跟着来。不说了,大家喝酒。”

    大家碰了一杯,何子键就问起了众人的况,尤其是柳海。他没有当过领导,现在给他个科长,也不知道这后勤的事,能不能理得顺。

    柳海是个没有多话的人,如果打架他二话不说,冲在最前面,但是要他说两句客的话,他就是根直肠子。

    本来柳海就想说这事,既然何子键问起,他就直话直说,“我还是不习惯这工作,要不我调过来给你当司机吧!哥。”

    “没志气!”何子键骂了他一句,“你这辈子就只想当个司机?”

    柳海挠了挠头,很不好意思。

    胡磊知道何子键是为了他好,看到柳海不上话,他就插了句,“子键,柳海这格,估计不适合混体制,你让他当后勤科长,还不如让他开车。”

    何子键想想,“要不调到冯武那里进公安一线吧,反正你就一打架的命。”

    听说进公安系统,柳海倒是有兴趣。连连点头,“谢谢哥。”

    何子键安排了一下,“秦川,你回去把他的档案调动一下,转到冯武那里去吧!”

    秦川现在是市政府秘书长,当然对何子键的话言听计从。立刻就答应道,好的,我回去马上办。

    其实,冯武也喜欢柳海的,带上他这种人在边,简直就是个双重避孕,百分之百的安全。但是他不敢开口向何子键要人,怕何子键什么时候要用到柳海。

    大家又喝了一圈酒,胡磊把几个人的来意说了一遍,快过年了,几个人过来也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给何子键捎了些地方特产。

    何子键告诉他们,今年过年不用找自己,大家该干嘛就干嘛去。他要和董小飞去旅游。胡磊立刻就猜到了,“你们领结婚证了?”

    何子键笑着点了头,说回来的时候,请你们喝酒。几个人这才准备放过他。

    喝到一半的时候,何子键手机响了,他就走出包厢接个电话。电话是董小飞打来的,何子键问她吃了饭没有,董小飞关切地道:“少喝酒,对孩子不好。”

    听到董小飞软绵绵的声音,何子键很舒心头,“知道了,等我来接你?还是你先回去?”董小飞说不用了,你喝了酒,还是我自己回去吧!

    正要挂电话,旁边一间包厢里,传来一阵嘻嘻哈哈的大笑,“刘大美女,蔡台长的面子,你可不能不给哦!不就一个交杯酒嘛,大家图个高兴,你就不要扫兴了!”

    里面传来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蔡台长,实在不好意思,我不行了,喝得有点高了,等下还要开车回去。”

    听到这个声音,何子键的心里就咯噔了一下,这不是刘晓轩的声音吗?他移动了脚步,朝包厢门隙里望去,果然看到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端着酒杯朝这边不怀好意地大笑。

    包厢里有六个人,三男三女,背对着门坐的那道熟悉的影,果然是刘晓轩。除了那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两老一少,坐在蔡台长边的中瘦个子男人,竟然是纪检监察室的副主任邱国才。

    邱国才笑着脸,正挑拨着蔡台长,“老蔡,今天要是刘大小姐这个面子都不肯给的话,我看你这个台长也不用当了。”邱国才朝旁边一个四十上下的中年人道:“老宋你说是不?”

    姓宋的是电视台一个科长,今天三人出来喝酒,就把电视台里几个节目主持人小姐约了出来陪酒。

    刘晓轩从饶河电视台竟聘上省电视台的娱乐档的节目主持人之后,一时名声大振,每天想请她赴约的人都排起了长队。

    刘晓轩还是象以前一样,能推的就推,实在推不掉的才勉强出来应付一下。今天晚上是蔡台长出面,叫她出来说是研究一下下期节目的更改内容。

    但是到了饭桌上,大家除了吃喝之外,根本就不提及工作的事。刘晓轩当然知道谈工作只是个借口,既然来了,她也不好驳了人家的面子。

    没想到这个蔡台长,心怀不轨,几个男人仗着自己喝酒的功力深厚,一门心思想把人灌醉。刘晓轩不傻,知道他们肯定没怀好意,因为在台里的时候,蔡台长经常借谈工作之余,对**事动手动脚的。

    另外两个女孩子,也是台里的柱子,每个人各管一档节目。

    这个邱国才是蔡台长多年的朋友,由于何子键从下面直升上来,断了他扶正的念想,因此,这段时间邱国才郁闷的,不管做什么事,总觉得不太顺心。

    在纪检监察室里,他只能尽量掩饰自己心里的不满,邱国才每次想到自己都五十岁了,这次扶正没什么希望过了这个年头,他也就只能在这个副主任的位置呆到退休。

    凭什么他何子键三十来岁的人,偏偏要出来断了人家最后一丝希望邱国才很晦气,也曾想过暗地底使绊子,但是考虑到何子键那显赫的背景,他又害怕了。

    在何子键上任的半个月里,邱国才尽可能在办公室里,保持着平静,努力让自己平静,别让人家看出什么。但是出了办公室,每次回到家里,他就莫明其妙地闷气。

    今天刚好蔡台长打电话给他,约出来吃个饭。邱国才就说了句,“有小姐吗?”五十岁的人了,人到中年,再不抓住人生最后的一丝辉煌,享受黄昏之前的快乐,这辈子也没什么戏了。

    因此,邱国才很好这口。每次吃饭,喝歌,他总要***。

    而蔡台长找他,却是无事不登三宝,必有所求。因为他的一个朋友被纪检监察室立案了,人也被双规,蔡台长想通过他的口中,得知点案子的线索。

    邱国才干了这么多年的纪检监察室副主任,别人找他什么事,他心里明白得镜子似的。而且蔡台长也不是外人,他就随口问了句。

    没想到蔡台长神秘兮兮地笑道:“今天的三个台柱子,我都叫去了,你要不要来?”

    电视台的台柱子,无非就是几个拿得出手的节目主持人,男男女女,陪酒的话,男人就派不上用场,因此象刘晓轩这样的红人,也是抢手的货。

    一般人哪能叫得动她?蔡台长也是费了很大的脑筋,才想到这个办法将三人骗出来。他知道如果自己单纯叫其中一个女孩子,尤其是刘晓轩的话,她必定起疑心。

    而今天的目标,正是刘晓轩。因为刘晓轩来省城一年多,没有绯闻,也没有男朋友,因此台里台外,很多人打她的主意,但是刘晓轩一直不肯单独赴约。

    今天来到大富豪的时候,刘晓轩就知道自己被骗了,因为她看到邱国才这号人。刘晓轩本来不认识邱国才的,那是她才到台里二个月的时候,一个台里的女孩子被叫出去陪酒,对象正是这个邱国才,后来那女孩子回来说,自己被这个姓邱的吃豆腐了。

    蔡台长劝了几次酒,刘晓轩喝了三杯之后,再也不肯多喝。蔡台长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再加了邱国才在旁边扇风点火,蔡台长就执意让刘晓轩喝了这杯酒。

    而且还是交杯酒,刚才那两个女孩子*于无奈,强装欢笑与他们各喝了一杯,刘晓轩就不干了。她也不说自己不喝,只是推辞,说自己酒量不继,不能再喝下去了。

    而三个大男人的目的正是如此,就是要你喝不下去了再继续喝,然后等你喝醉后,他们就有戏了。

    男人的心思大都如此,尤其是单独带着女孩子出去的时候,最好的就是对方醉得不省人事,第二天醒来现木已成舟,只能暗暗吞下这苦果。

    其实,蔡台长家里也养着一只母大虫,这里台里老少皆知的事,但是男人要*,女人再怎么厉害,总是管不住的。就象人家说的,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

    在饶河市的时候,刘晓轩亲眼目睹了小叶沦为人家的小三之后的结果,因此刘晓轩每每想到此事,都不寒而粟。蔡台长端起酒杯,朝刘晓轩微笑着走过来,“刘晓轩同志,今天这杯酒是个政治任务,你不喝也得喝,喝也得喝。否则你就是一个不合格的同志。这是组织交给你的政治任务!”

    蔡台长这杯酒,危颤颤地放在刘晓轩面前,然后三个男人虎视眈眈地看着她。刘晓轩有些为难地道:“不喝交杯酒行吗?”

    蔡台长还没说话,邱国才就道:“那怎么行?她们两个都喝了,如果你不喝,就是对她们不公平。”

    邱国才一个大帽子压下来,把刘晓轩*到了无路可退的地步。

    蔡台长色眯眯地笑道:“看来我这个台长的面子不够大。要不让邱主任来陪你喝上三杯。”

    蔡志标说话的时候,露出一口被烟熏黑的黄牙,看得人恶心极了。

    邱国才也是,五十岁的人了,那满嘴的黄牙,刚才还与那两个女孩子喝交杯酒,刘晓轩想想都有些恶心。今天算是豁出去了,刘晓轩暗暗下定了决心,绝对不让自己牺牲在这种所谓的潜规则之下。

    现在的中年人,没什么奋斗目标,也就这点心思,变着法子多玩几个女人。因此,祖国的大地上,涌现出这么多的贪官污吏。真不知道这是一种悲哀,还是一种社会的无奈。

    看到刘晓轩无动于衷,蔡志标带着戏谑的眼神,伸手搭在刘晓轩的肩上,并有意无意地用了些力拍拍道:“晓轩小姐,做人可不能忘本啊!”

    蔡志标说话的时候,那只肥大的手掌滑到了刘晓轩的背后,摸住了罩有搭扣处。刘晓轩霍然站起,冷冷地道:“蔡台长,请你放尊重点!”

    说完,刘晓轩转就走,蔡志标的脸色大变,猛地喊了一句,“刘晓轩,你今天有种走出这个门,明天就不要上班了。”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