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的争斗 73_1(文)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权色的争斗 73_1(文))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权色的争斗73舒亚军是一个要强的人,他以前并不信佛,自从方美丽出事之后,他就有了拜菩萨的习惯。看到他虔诚许愿的样子,很多人都在心里以为,他这是在为自己夫人求福。

    因此,舒亚军此举,的确感动了方家许多人,很多对舒亚军以前的看法的方家子弟,慢慢地变得友善起来。

    尤其是方美丽的两个兄妹,经常都会说起舒亚军的好。方美丽长成这副模样,还能碰到这么好的一个男人,的确是她上辈子的福。

    其实,方家的人长得并不是太差,只是方美丽小的时候太贪吃,被痛她的爷爷,姥姥们,喂了太多的补品。有钱人嘛,补品太多,不吃浪费,因此她就成为了现在这个样子,很有大象的规模。

    一个太胖的女人,再怎么打扮都不会好看,更何况她还长着一何子键大饼脸,但是舒亚军偏偏成了这个天底下最有勇气的男人。他觀在^线^书^库^

    当年的舒亚军自条件并不差,大学里的高材生,但是分到县里后,就有些郁郁不得志。舒亚军在心里一直有个愿望,要出人投地,要衣锦还乡,要为人上人,他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男人,也是一个体面的男人。

    然而,老天不会因为一个人太自尊,就会停止对他的折磨,停止对他的考验。在这个世界上,折磨与考验是没有标准来衡量的,当你成功的之后,以前所受的委屈和痛苦,就可以说是老天对你的考验,如果失败了,那就只能说是老天对你的一种折磨。

    舒亚军在一次又一次经历了现实的挫折之后,他无奈地做出了人生一个最大胆,而富有转折的选择,娶老同学方美丽为妻!

    舒亚军的勇气,并没有博得方家太多人的认同,主要是,舒亚军的家庭背景,让方家的人很怀疑他的动机。在这个社会上,尤其是上流社会的人,很讲究门当户对,农家子弟出的舒亚军绝对无法与方美丽的背景相提并论。

    因此,他奋,他憧憬,他渴望,他奢求……

    当所有的一切,快要实现的时候,他的胃口和对物质上的追求,益膨胀。用一句话来说,他是一个穷怕了的人,他要用自己的实力,来证明自己的能干。他要让边和家乡的人知道他的存在,他想告诉大家,自己成功了!

    爬得越高,胃口就越大,人的**,永远没有止境,舒亚军就这样一次又一次让自己变得贪婪。舒亚军是一个很努力的人,但也是一个很害怕失败的人。何子键的出现,又一次让他感到了恐惧,他怕何子键太强,风头太旺,让自己这个市长脸上无光。

    接下来黎国涛的死,佟建成的自杀,让他隐隐感到有些不安。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何子键才引起的。

    一个人在傍徨,恐惧的时候,就会寻找一种寄托,于是他又决定去拜访法华寺的老和尚。

    舒亚军的车子,又一次在法华寺的山脚下停住,舒亚军从车里出来,王秘书立刻帮着后的保姆小黄,两个人将方美丽从车子里抱出来,稳稳当当地放在轮椅上。

    然后,舒亚军走在前面,王秘书和小黄就推着车子跟在后面。随行的,还有办公室主任和市政府秘书长。

    他们这几个人,已经形成了一种惯例,每到周末的时候,陪市长出来走走。市长夫人方美丽,是一个没有知觉的人,那场车祸,让她失去了双腿,臃肿上半坐在轮椅上,那何子键大饼脸上,再也没有任何表

    还是那个老和尚出来迎接,这寺庙里没什么人,除了这个老和尚,还有两个年纪轻一点的和尚,法华寺不大,但是在饶河市也算是小有名气。

    虽然说党员不信这些,但是舒亚军是为老婆来求福的,况特殊。而且我们国家从来就不干涉一个公民的信仰自由,因此,舒亚军到寺庙里替老婆来烧香拜佛也不算过份。

    几个人跟在后面,王秘书和小保姆推着车子来到寺庙门口的香炉跟前,也跟着烧了柱香,然后随着舒亚军进了大雄宝

    舒亚军没有跪,只是站在那里闭着眼睛,双手合什,很虔诚地许着愿。

    跟在后面的几个人,看到舒市长都这么虔诚,也跟着拜拜,拜完之后,大家都掏了钱往功德箱里扔。

    而舒亚军还站在原来的地方,两眼闭得紧紧的,也不知道他在念些什么。寺庙里有些暗,光线严重不足,两旁边的罗汉森然林立,形态怪异,表夸何子键。

    舒亚军猛然睁开眼睛,突然看到一何子键极为恐怖的脸,那何子键脸就象被人破了相的小叶一样,面目狰狞,甚是十分吓人。

    舒亚军吓了一跳,再仔细一看,狰狞的面目又不见了。只是他晃了一个脑袋,小叶那何子键被破了相,怪得吓人的脸又出现在眼前。

    幻象,一定是幻象!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舒亚军很奇怪地喃喃自语。然后他就出了大雄宝,再也不敢看那些菩萨。等小黄和王秘书推着方美丽拜过之后出来,现舒亚军一个人站在大的外面,不住地用的帕擦汗。

    下山的时候,舒亚军似乎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停留,走得比平时快了许多。上车之后,他就一言不,闭着眼睛坐在后排的位置上。

    这天夜里,舒亚军做了个梦,梦见了黎国涛,佟建成这两个已经死去的人。他正和两人在包厢里说笑的时候,小叶突然闯进来。

    看到小叶那何子键很恐怖的脸,舒亚军就惊恐地大叫了一起,从上猛地坐起。

    小黄陪着方美丽睡在隔壁的房间,听到舒亚军的叫声,小黄就穿着睡衣跑过来,“舒市长,你怎么啦?”

    舒亚军喘着大气,朝小黄挥了挥手,“我没事,你去睡吧!”

    小黄很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退了出来,并把门带上。舒亚军从头拿了支烟,靠在那里吸了起来。

    看看表,都二点钟了。舒亚军抓起了电话机,犹豫了一下又放下。

    最后还是忍不住抓起电话机,拨了个号码出去。

    舒拥军最近的夜生活很丰富,手下有一大帮兄弟都是跟他混的。前不久又低价弄了块地皮,转手出去就赚了一百多万,而且建成娱乐城之后,他还有干股。

    手上的钱一多,人就过得潇洒。

    今天晚上,他玩的是双飞。

    两个职业学校的女孩子,正陪着他快活的时候,电话响起来了。舒拥军大大咧咧地骂了句,“麻痹,都什么时候了,也不让人清静一下,要是没什么事,看我不打断他的狗腿。”

    舒拥军用力拍了一把一个女孩子白嫩的**,“把手机拿过来。”

    那女孩子立刻从上爬起来,将手机递到舒拥军手里。而此时,另一个女孩子正用嘴卖力地给他侍候着下面。

    看到那个电话号码,舒拥军就象触了电一样,立刻推开了趴在自己大腿间的女孩子。“喂!哥,什么事?”

    电话里舒亚军的声音有些沙哑,疲惫不堪的样子,只听到他喃喃地道/:“那件事你处理好了吗?”

    舒拥军立刻会意过来,朝那两个坐在上的女孩子挥挥手,那俩女孩立刻就爬起来,去了另一个房间。舒拥军这才道:“放心吧!她自己跳下去了。我亲眼看着她跳到河里的。

    听了这话,舒亚军闭上了眼睛,脑海里就出现小叶的影子。如果不是方美丽,一切仍然那么美好,如果不是方美丽,小叶也不会落到这种地步。

    舒亚军脑海里有两个小叶的影子,时刻在交替着晃动,一个是她以前青美丽的妩媚的样子,一个是她被破相之后,惨不忍睹的模样。

    他似乎看到了一个时而千百媚,时而面目狰狞的小叶,总是在脑海里,在眼前晃来晃去。头痛了,舒亚军扔下电话,双手捂着脑袋。

    这个夜,变得很不安宁!

    舒拥军听到电话里突然没了声音,他捂着电话就不敢松手,生怕漏了一句舒亚军的指示。可是等了半天,电话里也没个回音,他就嘀咕了一句,“怎么搞的,忘了挂电话?”

    舒亚军的确是忘了挂电话,他披着衣服下来,轻轻地朝方美丽住的房间里走去。

    房间里有两张,一个是小黄的陪,一个是方美丽躺的大

    小黄可能有些累,这白天晚上的,都得顾照这个病人,连舒亚军进来,她也没有察觉。房间里的灯没有关,舒亚军就站在方美丽的边,看着那何子键已经没有了任何表的脸。

    也不知道她是睡了,还是醒着,反正从医院出来之后,方美丽一直就是这么个样子。只不过,那何子键在饼脸上显得有些苍白,舒亚军眼中闪过一丝强烈的怨恨,俯下来,在方美丽耳边轻轻地道:“你要给我活着,好好的活着,方美丽!你千万不能死!死了就不好玩了!你这恶毒的女人!”

    此时,方美丽那何子键原本没有会何表的大饼脸,突然抽涩了一下,眼角微微颤动了起来。舒亚军吓了一跳,连忙直起子,定定在看着没有任何知觉的方美丽。

    “舒市长!你怎么还没睡?”小黄不知什么时候醒过来,看到前站着的舒亚军,不由吓了一跳。

    舒亚军摆摆手,装出一丝悲伤,“没事,你睡吧,我看看就走。”

    然后,他带着几分伤感,默默地走出了房间。

    只不过,就在他出门的刹那,脸上的那丝伤感骤然消失了。

    **********

    何子键没想到舒亚军如此心狠,居然把小叶弄没了。

    柳海找了几天,也没有再见到小叶的影子,然后又去了趟沙县,小叶的老家也没有人见到她回来过!这么大一个活人,难道真能如此消失不成?

    舒亚军这几天越沉,很多人看到他纷纷回避,生怕祸及自。何子键刚刚来到办公室,李治国就打来电话,“何市长,晚上有空吗?”

    自从何子键当了常务副市长之后,李治国就改叫何市长了,再也不敢叫他子键,子键的,因为他总觉得自己与何子键的关系,铁不过冯武那些人。

    但是他不敢对何子键有二心,何子键听到他的话,立刻就说了他一句,“你有什么事?”

    李治国知道副市长很忙,也不敢拖拉,就直接说出了他来的目的,“沙县的瞿林峰,他想今天晚上请你吃个饭。”

    “晚上再说吧!”何子键挂了电话,就在考虑瞿林峰这个人。

    这个瞿林峰是沙县组织部副部长,何子键当然认识,但是没什么交。他来找自己,估计是为了沙县那个组织部长的位置。

    瞿林峰是沙县的副部长,佟建成一死,他自然就盯上了这个位置。

    官场上这些事没道理的,没有谁敢保证,第一把手走了,就能轮到二把手坐。组织部部长的任命,还得取决于上面的的决定。

    瞿林峰是找不到主心骨,才跑到饶河市来找何子键的,但是他与何子键又不是很熟,以前在沙县的时候,没怎么打交道。不过瞿林峰能够混到组织部副部长这个位置,也说明他有一定的能力,人难免有站错对的时候,关键是要知道迷途而返。

    瞿林峰以前是郑茂然一路的,但他对何子键并不反感,不象王博那样很明显,否则他今天也不敢来找何子键了。

    佟建成死了,这个位置空下来。除了瞿林峰之外,有资格的人还真不少。说不定哪天就从上面空降一个下来,因此瞿林峰就一直在寻找接近何子键的突破口。

    冯武和李治国两个人都是何子键从宁古调来的嫡系,他跟冯武不熟,就找上了公路局的李治国。

    李治国跟冯武相比,要温和一些,看起来好讲话。没想到他跟李治国一提,李治国立刻就答应了。

    上次冯武给何子键推荐了个古志刚,李治国就在心里想,自己也应该给副市长推荐几个有用的人,现在紧紧团结在何子键边的就那几个人,因此,他也留上了心。

    瞿林峰这人人品不差,所以瞿林峰来找他的时候,他满口就答应了。

    六点钟的时候,何子键让两人找个地方等他。他怕瞿林峰去太豪华的地方,被人家看到说太**,他就自己提出来,“你们到人民公社吧!”

    人民公社是一家仿古式酒楼,里面的装修全部按解放初期那个时代的布置。墙壁上挂着草帽,煤油灯,服务员也穿着六七十年代的服装。

    这里只能算是一家二流的酒楼,何子键提议到去那里的时候,瞿林峰就有点犹豫,这地方太寒酸了吧?

    李治国知道何子键格,他劝了瞿林峰一句,“没事的,何子键市长不会介意这么多。”瞿林峰也没有办法,只得同李治国去了人民公社。

    要了个包厢之后,他就问李治国,送多少比较好?李治国立刻就拉下了脸,“老瞿,你要是来这一,我今天就不带你来了。何子键市长最烦这事了,万一他火,反而得不偿失!我看你就听我的没错。”

    瞿林峰还有些不信,哪有不收礼的领导,只有说钱少的,以前给舒亚军拜年,拿个五千,人家不看在眼里。李治国见他犹豫,就告诉了他一个事实,何子键订婚的时候,自己几个人去的那些礼,都被他退回来了。

    还真有这事?瞿林峰想想都觉得有些奇怪。

    在体制里混了这么多年,不收礼的领导他真是头一次看到。以前佟建成当部长的时候,他没少送礼。

    其实在体制里,也就那么几个有实权的人逍遥,其他的小兵小将,也没什么混头。在别人的眼里,他们是不得了的公务员,政府机关的干部,其实他们心里的苦,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一个普通的小兵兵,自己这份可怜的工资,至少有一半孝敬了那些领导。领导生你要去不?

    去!好,五百一千的最起码。

    领导老婆生病你要去不?

    去!好!五百一千的少不了。

    领导儿子考大学你要去不?

    去!好!五百一千的又没了。

    领导女儿什么时候结婚你要去不?

    去!好!一个工资又没了。

    下面这么多人,去了不多你一个,哪一次没去的话,领导就记在心上了。某某今天没有来啦!然后,哼哼……你就等着穿小鞋吧!

    碰上好一点的领导还好,平时多照顾大家一点,多点奖金福利什么的。如果碰上一些不好的领导,三天二头的请客,你就跪在地上求菩萨吧!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