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的争斗 72_2(文)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权色的争斗 72_2(文))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在规划局这个计划中当,饶河市西南十公里范围内,将正式划入市区的版图。这个消息宣布之后,大家都感到十分意外。

    早在封书记那个时期,饶河市的五年十年规划里早就规定,城市的展中心和方向,将一如概往地向东南这个区域推进。东南方向一马平川,而且水系丰富。

    规划局这个新方案,无疑是以前的展方向背道而驰。而且西南角远去十公里,属于丘陵地带,不容易开。

    虽然那里是临水河的源地,但是交通和地理位置都不十分理想。

    在众人的质疑中,规划局的解释是,以后的饶河市,将以临水河为中心轴,南北对称向东西两个方向展开。

    在以后的规划中,临水河上流的水库,将成为饶河市城区的一座人工湖。西南的那片山地,就是饶河市最大的森林公园。

    饶河市计划在未来五到十年之内,将整个城市展成为一个园林式的城市,成为全国的样板工程。

    然后,规划局给出了一在堆的数据,说明这个方案的优势和以后的前景。其实,这个结果的公布,何子键早心中有数,位于饶河市的西旺村,正处于这个关键的地段。也就是在规划局所说的十公里范围之内。

    西旺村是舒亚军的老家,他就是从那个大水库下面的村子里走出来的穷小子。毫无疑问,这个方案很可能就是他提出来的,或者在他的授意下确定的方案。

    规划局提出的西部开,并不等于放弃原有的城市展方向,只不过在以前的基础上,再次加大了城市建设的力度。

    为了实现园林式城市这个目标,市委市政府加大了投资力度。

    何子键在这个会议上,没有言,他不想做这种无意义的争论。舒亚军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了,他有一种想衣锦还乡的心态,趁自己在这个位置的有话语权,他自然要为家乡争取最大的利益。

    这规划方案早就送到上面去备案了,这次在会上只不过跟大家通个气而已,象做这种事的人,舒亚军并不是第一个,现在何子键只关心小叶的案子,看他该怎么收场。

    其实这段时间,舒亚军很头痛。自从方美丽出事之后,他成天生活在那种压抑的环境里,他的心里,时刻被一种不安所扭曲。

    他害怕方美丽哪一天突然醒来,也害怕小叶再次出现。

    偏偏就在他最担心的时候,小叶的投诉信寄到了政府好几个重要的办公室。他预感到自己担心的事,似乎就要生了。

    于是,这段时间里,他开始信佛。企图借佛祖的僻护,能渡过这次难关。

    饶河市二十里外的青华山上,有一座寺庙,叫法华寺。周末的时候,舒亚军在市政府秘书长和专职秘书的陪同下,用车子推着方美丽来到了法华寺。

    做为一个市长,当然不可能来烧香拜佛,他是带着妻子来求平安的,希望方美丽能够平平安安,早康复。他这样做,也是要让方家看到他的诚意。

    跟在舒亚军后的几个人,看到市长如此虔诚的样子,无不在心里敬佩。

    就在舒亚军点着一柱香许完愿,往功德箱里丢了二百块钱,这个时候,手机响了。这是人的私人电话,舒亚军看了一眼,很平静地走到一个角落。

    “哥,我找到她了。”电话里传来舒拥军的声音,“她不肯走,说什么也要见你一面。要不要我把她——”

    舒亚军没有立刻回答,只是很随意地瞟了一眼门口的几个人,才淡淡地说了句,“等我回来!”

    **********

    小叶不见了,柳海匆匆赶到何子键住处,跑得满头大汗的。

    听到这个消息,何子键吸了口烟,考虑了一下才道:“估计是去找舒亚军去了。”

    “我去找她!”柳海很焦急,他知道这个人物比较关键,偏偏自己去找她的时候就不见人了。

    柳海有自己的工作,不可以天天盯着她,小叶在饶河的这几天里,一向很规矩,躲在宾馆里哪也不去。今天柳海去找她的时候,突然就不见了。

    附近的地方,他找了个遍,没见到小叶的人影。因此,他就急急跑来找何子键。看到柳海就要出门,何子键叫住了他,“你现在去估计也晚了,要是真有事,你也救不了她。”

    “她会不会去找舒亚军谈条件?”

    “是人家找上她了,她与舒亚军之间的事,迟早有个了断,毕竟她今天的一切,都是舒亚军而引起的。”

    “那她会不会有事?”

    “很难说,如果条件谈妥了就没什么事,没谈妥的话,她就危险了。”

    “那怎么办?她可是关键人物啊!”柳海看着何子键那份淡定,心里就没了主意。

    何子键摇摇头,“现在你不宜出面,静观其变吧!如果她没事,会来找你的。因为在整个饶河市,她再也没有可以相信的人。”

    “那我回去等!”柳海出门去了,何子键站在窗口,看着这黑漆漆的夜幕。

    他又一次想起了胡磊的话,“你与舒亚军之间迟早有一战,早做准备吧!现在他被家里那烂摊子事给绊住了。要是等他腾出手来,估计你够呛的。”

    胡磊的话说得没错,尤其是舒亚军最近的表现,总有种容不下自己的感觉。在很多的方面,他总是要极力限制自己的权力,似乎想联手几个副市长,要把自己架空的味道。

    如果自己一再忍让,以后的处境将会变得很艰难。该出手了,何子键此刻想到了一个人——温雅。

    温雅在饶河这段时间里,一直没有放弃对温长风之死这件案子的调查,于是,他就打了个电话给温雅。

    温雅告诉他,自己正在沙县有事。

    何子键问道:“你什么时候又跑到沙县去了?”

    温雅道:“电话里一时说不清楚,我回来再跟你说吧!”

    温雅突然赶到沙县,何子键就估计到案子肯定有了新的进展。果然,晚上快十一点的时候,温雅从沙县赶了回来。

    进门之后,看她气喘吁吁的,何子键就给她倒了杯茶。

    温雅将包放下,接手何子键手里的茶喝了口,这才道:“谢谢!”

    “到沙县有什么收获?”何子键看着她问道。

    温雅抹了一下嘴巴,从包里拿出一个本子,“根据最新的调查况来看,黎国涛并不是死于意外,当时警方调查的时候,忽略了一条很重要的线索,就是那个跟他一起开房的女人。”

    温雅停了一下,从包里找出照片,“因为当时法医断定,黎国涛猝死的原因是因为兴奋过度。正是因为胃里残留的兴奋剂,才误导了大家的视线。但是据我最近的调查现,跟他一起开房的那个女人,叫阮英姿。这个女人跟佟建成有很深的关系。”

    “佟建成?”何子键脑海里就浮现出佟建成那何子键阳怪气的脸,这可是个老巨猾的家伙,当初为了对付郑茂然,居然主动跟自己联手。难道黎国涛之死与他有关?

    温雅点点头,“这个阮英姿正是佟建成包养的秘密人,据说十九岁的时候就跟他了。只是到现在还没有搞明白,佟建成为什么要让阮英姿去杀黎国涛。难道他在弃车保帅?”

    “有可能!佟建成看到事要败露,很可能王佐断臂。”何子键想了想,点头道。

    “佟建成是与舒亚军走得比较近的人,因为,我怀疑我爸的死,与舒亚军有关,但是没有证据,否则以佟建成的实力,不可能在饶河看守所里把这事做得不留痕迹的。”

    “你这一切都只是推理,没有证据,说服不了人的。”

    温雅点头道:“所以关键的问题,就是要找到那个叫阮英姿的女人,只有找到她,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温雅喝了口茶,“可是那个叫阮英姿的女孩子,在黎国涛死后不久,她就离开了沙县。这就有点盖弥彰的味道了。”

    “这还不好办?你去查查,最近佟建成往哪里打的电话比较频繁,还有,他最近去过哪些地方,也许能找到新的线索。”

    温雅苦笑道:“你太低估老狐狸了,他的通话记录,没有任何的问题,而且打的都是饶河地区的电话居多,偶尔有一二个外地电话,也是打给他儿子的。”

    真***狡猾,何子键暗骂了句,他断定佟建成肯定有两部手机。象他们这种上了级别的干部,一般都有两部手机。而佟建成估计除了政府配的手机外,应该还有第二个,甚至第三个号码。

    温雅看着他,突然开了句玩笑,“何市长,我现你其实很有刑警的天赋,很可惜你没有去当警察,否则你一定是个很出色的破案高手。”

    何子键笑道:“你这算是骂我还是表扬我?”

    温雅笑了一下,“我哪敢骂你。不过我还真查了一下他这几个月的行踪。很奇怪,佟建成在最近半年了,去了一次深圳,去了一次广西。但是这也说明不了什么。”

    “深圳?广西?他去那两个地方干嘛?”

    何子键自言自语道。

    按理说,如果那个叫阮英姿的女孩子是他的人的话,那么他除掉黎国涛之后,应该会去找那个女孩子才对。真是只老狐狸,既没有电话可查,又没有行踪可查,做得真干净。

    何子键站起来,思索着这些问题的时候,突然无意之中看到自己墙壁上的中国地图。

    “我知道了!”何子键突然转,惊喜地大叫起来。

    没料到一下撞到了后的温雅,温雅也是看到那地图,想从这两处地方寻找一丝灵感,没想到何子键突然转,两人就撞了个满怀。

    “啊——”

    温雅差点摔倒在地上,何子键赶紧拉了她一把。“你没事吧!”

    温雅的脸微微一红,感觉到部有一阵轻微的痛,但她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你刚才说知道了什么?”

    何子键这才放开她,指着那幅中国地图道:“你看看这两个地方,有什么共同的特点?”

    温雅看了一会,不解地道:“没有啊!”

    “你再想想!”何子键卖了个关子。

    温雅用手理了一下秀,看着地图上两个地方的位置,有些不敢肯定地道:“你是说他以这两个地方为中转站?其实他去的地方并不是这里?”

    “聪明!”何子键伸手捏了温雅的脸一把,竖起了大拇指。

    温雅的脸顿时就红了,心道,你这算是啥?调戏我吗?

    她没想到何子键也有这轻薄的时候,突然想起两人在沙县的时候,自己跑到他上睡了一夜。当时的何子键并没有趁人之危,今天的举动倒是有些意外。

    也许他是无心之举吧!温雅瞟了一眼何子键,现何子键正若无其事的指着地图上道:“如果我猜得没错,他肯定是以这两个地方为中转站,来掩饰他的真正意图。”

    温雅收住乱了的心神,仔细地看起地图来,“那你认为,他真正要去的地方是哪?”

    “肯定是这里!”何子键用手指着海南这块地方,肯定地道。

    “有可能!”温雅研究了一会,同意了何子键的说法。

    过了一会,温雅就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何子键,“你凭什么可以肯定他会去海南?”

    何子键神秘地笑了笑,“我有诸葛武候能掐会算之功。”

    “吹吧你!”温雅才不信,笑笑着回到了沙上。

    何子键也过来坐下,端起自己的茶杯喝了口,“其实我以前听人家说过,他在海南有栋别墅,刚才跟你在说话的时候,突然灵光一闪,就记起来了。于是,看到地图上这两处地方的位置,我就有了这么一个念头。老狐狸很狡猾,他为了怕引起别人的注意,居然不走同一线路,太狡猾了。”

    何子键不得不佩服佟建成的心机,做事果然滴水不漏。

    温雅红着脸笑了一下,“他再狡猾,还不是被你这小狐狸给识破了?”

    听了温雅这话,何子键一阵愕然。什么时候,她居然叫自己小狐狸了?

    这话听起来,怎么有点暧昧的味道。温雅似乎也注意到了这话有些不妥,就低着头喝水,我喝水。

    自己是不是太冒失了,居然这样称呼他。

    于是她立刻就换了个话题,“那我明天立刻赶往海南,一定要找到这个叫阮英姿的女孩子。”

    “这事还是交给冯武去办吧,你一个女孩子家的,去了也不一定能将人家带回来。”听何子键这么说,温雅就点点头,说了句,“谢谢你!”

    其实,这句话也是她自己想说的,但她总不好意思让何子键去叫冯武!到海南去找人吧,这可不是个轻松的活。弄不好她还没有现人家,人家早已经闻风而逃。

    何子键就当着温雅的面,给冯武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这件事一定要秘密行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们的去向,而且不能直接去海南,得找个名目也象老狐狸那里,绕个弯再去。

    冯武早就从温雅那里得到了阮英姿的详细资料,接到何子键的电话,他立刻就同意了。“我明天一早就出,按您的指示行事,保证完成任务!”

    冯武天生是属狗的,有着警犬一般敏锐的嗅觉。

    到海南第三天,很快就找到了正在三亚享受光沐的阮英姿。看到冯武等人如天神一样从天而降,连阮英姿这么好心理素质的人,也不微微有些错愕。

    冯武出示了逮捕证,阮英姿显得特别的冷静,仿佛知道这一天迟早回来似的,又或许,她已经在等这一天好久了。

    将阮英姿带回沙县之后,阮英姿只承认与黎国涛生过关系,但是黎国涛自己吃了药,并不关她的事。

    在这样的社会里,一个女人与一个男人生这种事,并没有什么稀奇的。冯武冷冷地笑道:“你可以不说,但是我们有足够的证据送你上法庭。”

    听到这句话,阮英姿什么也不说了。

    于是,冯武便将温雅调查到关于阮英姿所有世的资料扔了出来,并询问道:“你和佟建成是什么关系?”

    提到佟建成,阮英姿脸色大变,然后猛烈地摇了摇头,“我不认识他,我不认识他。”

    看来,阮英姿有些动摇了,冯武便将自己推理出来的过程说了一遍,“因为南云山的受贿案,所有的矛头都指向黎国涛的时候,佟建成终于坐不住了。于是他就让你出面,将黎国涛约出来。而黎国涛这人,早已对你心存*念,欣喜之下,赶到宾馆赴约。你就在那个时候,在他喝水的杯子里下了药。”

    “而这种兴奋剂,正是能引起人在兴奋的时候猝死的根源,我们查过黎国涛的档案,他没有任何不良症状。生这种况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你给他下了药,导致了疯狂致死!”

    阮英姿凄笑了一声,“这只是你们的推理,没有任何证据。”

    “没关系,我们在黎国涛家里找到了一份有力的证据,正是他记载关于佟建成之间不可告人的交易内幕,就算你不承认,他也难逃法律的制裁。”冯武看着阮英姿,冷笑道。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阮英姿喃喃地念道。

    “他已经不可救药了,而你还年轻,如果你死了心的要为他陪葬,我也不拦你。只是你考虑清楚,这样值不值得!”

    过了一会,她就朝冯武喊道:“能给我支烟吗?”

    冯武朝边的刑警一个眼神,立刻有人递了支烟给她,然后又给她点上了火。阮英姿吸了几口,用手理了理长长的秀,她抬起头看着冯武,“黎国涛是我害死的,与他无关,你们放过他吧!”

    冯武一愣,却是弄不明白,阮英姿为什么要替佟建成掩饰?佟建成这只老狐狸到底给她灌了什么**汤,能让一个女孩子如此死心踏地地为他卖命。

    但是冯武没有作声,只是叫边的警员把阮英姿的话都记下,阮英姿所说的况,都与刚才冯武推理的大致一样。

    只不过,她把所有的事,都自己揽下来了。等她说完之后,冯武很奇怪地笑了,阮英姿就不解地看着他,“你笑什么?”

    冯武吸了口烟,缓缓道:“你的故事篇得不错,但你真把我们当傻子呢?你与黎国涛无冤无仇,杀他的动机是什么?”

    阮英姿一愣,现自己兜了半圈又兜回来了。自己居然没有杀人动机,这话说出来也就没人相信了。

    冯武还在那里笑,阮英姿这才现自己失言了。

    冯武站起来,走近了阮英姿,“其实,象你这样知恩图报的人实在不多了。佟建成救了你不错,也许不是他,你就在七年前的那场大病中丧生了。你的家人也不会因为你而过上好子,我可以说,你是一个好女孩子。说实话,我很欣赏你这样的人。”

    “但是整个案件中,你只是一个被人嗦使的替罪羊,如果真追究责任,你顶多坐个几年就可以出来,你还年轻。你可以拥有更精彩的生活,你的世界不应该这么灰暗,守着一个半百的老头子惶惶度的。佟建成在沙县犯了多少事?受了多少贿?贪污多少钱?这些钱又是从哪里来的?南云山锡矿那场矿难,几十名矿工被埋,这样触目惊心的事,他们都干得出来,你这样保护他值得吗?”

    冯武围着她转了几圈,继续道:“黎国涛该死,佟建成也不例外,但是他们的罪过我们说了不算,应该由法律去制裁。你这样为他掩饰,就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那些葬于矿井之下的工人?你是过得舒服了,可以在海边的别墅里晒着光沐,可他们呢?他们那些死去的人,他们的血汗钱就被黎国涛,佟建成这样的人给贪污了。如果这些人是你的兄弟姐妹,是你的亲人,你会怎么想?”

    “还有不明不白死去的温县长,他可是一个好官,全心全意为群众办事,结果遭人陷害,冤死狱中。这些——你想过没有?”冯武突然朝阮英姿吼了起来。

    把阮英姿给吓得打起了冷颤,她突然捂着耳朵尖叫了一声,“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我招!我什么都招了!”

    心里战术终于起了作用,冯武扔了烟头,“那我们重新来过!小吴,录口供!”

    冯武转出门了,留下几个忠实的干警给阮英姿重新录口供。

    大概又过了一小时,小吴拿着阮英姿的口供出来,交到冯武手里。冯武冷笑了一声,吩咐下去,“你们看好她。”

    等小吴走后,冯武已经就打了个电话给何子键,将整个事的经过大致说了一遍。

    “你们辛苦了!”何子键知道冯武这些天为了破这案子,估计几天没有休息好了。回到沙县,又连夜审讯,终于有了结果。

    ******

    佟建成这几天心跳得特别慌,打了阮英姿好几次电话,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整整三天了,没有她任何消息,佟建成的心就通通地跳着。

    一种挥之不去的烦躁,时时萦绕在他的心头,英姿会不会出事了?自从案之后,佟建成经常做恶梦,梦见自己在阎王下,被铁镣铐住,一步一步地走向沸腾的油锅前。

    突然之间,黎国涛蓬头垢面,穿着一破破烂烂的白色衣服,朝自己扑过来。

    佟建成猛地从上坐起,惊出一声冷汗。这个梦已经连续好一段时间了,因此,佟建成很担心阮英姿的处境。

    还真应了那句话,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佟建成自知做了不少见不得光的事。所以佟建成只要听到敲门声,心里就莫明其妙地紧何子键。

    这几天上班的时候,也总是疑神疑鬼的,要是听到警车的叫声,他都要不由自主打个冷颤。

    但是担心的事还是生了,正所谓该来的迟早会来,就在佟建成联系不上阮英姿的第四天,警察找上门来了。

    看到冯武带着两名手下出现在门口,佟建成顿时一下就瘫倒在沙上。完了,这回真的完了!

    “佟部长,这是逮捕令,现在我们怀疑你与一桩谋杀案有关,请跟我们回局里协助调查!”

    佟建成搭耷着头,一声不吭地跟着警察走了。

    佟建成案件已经不是普通的经济犯罪案件,而且解及到了刑事案。到底是混际官场的老狐狸,刚开始的时候,他对黎国涛的死拒不承认。

    于是冯武叫人带来了阮英姿,佟建成的脸色顿时就死灰死灰的,没有一丝生气。阮英姿是他最信任的人,很多的秘密阮英姿都清楚不过,既然她把自己供出来了,再挣扎也是枉然。

    看到阮英姿被带走,佟建成心如死灰,整个人仿佛地眨眼之间就老了几十岁。

    又一个蛀虫被扳倒,佟建成承认了对温长风栽赃案的主使,但他死活不肯说出幕后主谋。而且对温长风离奇死亡一事,他也是答非所问。

    佟建成背后,绝对还有另一个幕后主谋的存在。只是谁都没想到,在佟建成被抓的第二天晚上,他自杀了。

    佟家的家属闹得很厉害,到市委市政府闹事,说沙县公安局刑讯*供,屈打成招,将人迫害致死!因此,沙县公安局承受了非常大的压力。

    舒亚军得知这个消息,烦燥不安地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黎国涛死了,佟建成自杀了,舒亚军把这一切,归恨于何子键上。

    要不是他在沙县搅得一团浑水,根本不会生这么多事。舒亚军在办公室里狠狠摔着杯子,何子键,我与你誓不两立!

    王秘书坐在办公室里,听到里面传来砰砰的声音,不由一阵心惊跳的,连心脏病都吓出来了。他现这段时间,舒市长的脾气越来越暴燥,动不动就训人!

    冯武很遗憾,佟建成就算是死,也不愿供出幕后主谋,虽然沙县的贪污案和温长风栽赃案完全告破,但是温长风离奇的死因,到现在还是没个说法。

    佟建成自杀后,在饶河官场又引起了一场不小的轰动。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黎国涛的案子,在沉寂了半年之后,又被人悄悄地挖出来了。

    正在服刑的黎明辉到现在才明白过来,原来自己一直被佟建成这只老狐狸牵着鼻子走,只可惜这只老狐狸已经死了,否则他还真想从监狱里出来,找佟建成算帐。

    又一个牵连到温长风栽赃案的官员落网,温雅并没有感到欣慰,她决定还要追查下去。只要自己老爸的死因一天不明,她就一天不能停止对这件案子的调查。

    而这段时间,最让人感到不安的,还是舒亚军,他总觉得有一把利剑,悬在自己的眉心,随时在刺下来一样。而他现,这种恐惧的根源,竟然来自自己的心里。

    又有一个礼拜没去法华寺了,他决定明天再带着方美丽去拜拜菩萨,但愿菩萨能消除自己心中的恐惧。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就在那一天里,出事了!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