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的争斗69_2(文)(前面是一)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权色的争斗69_2(文)(前面是一))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小飞妹妹的样子好可哦,今天晚上喝了酒,脸上更是象桃花般灿烂,更有些意嫣然。这也难怪何子键蠢蠢动,控制不住心里的那股冲动。

    以前好几次杀到黄龙府,最终功亏一篑,无功而返。多少次惨惨凄凄,徘徊在林荫道上,无奈小扣柴扉门不开,独自又徘徊。

    每次碰到这种郁闷的时刻,何子键苦不堪言啦!。

    今天终于有了这个机会,可以名正言顺的,连董小飞的爸妈都不管了,自己还不图个痛快?杀她个落花流水?一切,尽在今朝!

    何子键兴奋得有些飘飘然了,听到洗澡这两个字,他就耍起了赖皮,“不行,咱们两个人一起洗。”

    “啊?——”董小飞可有点愕然,不会吧?这么丢人的事,只是看到何子键那望穿秋水的眼神,她的心又软了。好吧!反正都是你的人了,一起洗就一起洗,虽然心里这么想,面子上还是有点过不去。她的脑海里就无端地想起一个词语——戏水鸳鸯。ll在l线l书l库l

    如今的何子键,已经不是大学里那个小懵懂,自从有了肖迪和申雪之后,不!还偷袭过姚红呢?那感的小少*妇。有了这三个女人的滋润和陪训,何子键在那方面的水平不言而喻。

    董小飞虽然嘴上说不行,不好意思的,但还是没能逃过何子键那精湛湛的眼神,看你羞愧的样子,分明就是答应了嘛!

    记得书上说过,女孩子说不要的时候,就往往暗示着事成了。听女孩子的话,要从反面的意思去理解!

    在这一方面,何子键远远不如胡磊。因为他可以胡来,而自己不可以,因此不论是实战和理论知识,都要差上许多。

    胡磊可是当时学校里的大爷啊!****,一掷千金只为换得佳人一笑。没办法,人家有个有钱的老爹,因此,死在他手里的女孩子,一个排接一个排的倒下,后面还是前赴后继的,看得那些男生都快郁闷得撞墙了。

    现在是两个人的世界,再也不用顾及什么,何子键就凑过去,在董小飞脸上亲了一口,“乖,我们洗澡去!”

    “啊——”董小飞惊叫一声,子已经被何子键抱起,就朝浴室里走去。

    这是两个人专用的浴室,大的,还是老姐想得周到,居然买了个双人浴缸。理解万岁!何子键将小飞妹妹放下,打开了水器,调试好水温。

    金秋十月,何子键平时的时候还在洗冷水澡,但是小飞妹妹却不能跟自己一样,女孩子要洗水的。何子键伸手探了探,差不多了,就歪着脖子看着董小飞。

    董小飞别过脸去,不好意思的。

    不要这样看着人家嘛?讨厌!

    人与人不同,有的女孩子羞羞答答是一种做作,而有的人羞羞答答却是一种很可的行为。而董小飞更是可中极品,百看不厌,看久了还有一种想咬一口的冲动。

    在董小飞转过去的时候,何子键双手就抄了过去,伸到她的前,替她解起了衣扣。看到那双手,一点点地随着扣子的解开,慢慢地移到了口。董小飞就出奇的紧何子键起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以前两个人都坦诚相见了,今天就是特紧何子键。

    那种感觉,怎么说来着?

    就象小女生第一次看到生理卫生课的老师,拿着异的某部位器官展示在她们的面前似的,既是羞涩,也是紧何子键。一颗小心肝砰砰地跳。

    何子键象在欣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慢慢地解开了她衣服上所有的扣子,敞开了衣裳,却并不急于脱下,而且定定地望着,好象有种一辈子也看不完的味道。

    黑色的*罩下,鼓着两团雪白,何子键故意夸何子键地吞了下口水,引得董小飞扭捏地瞪了他一眼,把头埋得低低的。

    脱下那件衣服的时候,一对粉臂倦了起来,用力的护在前,似乎似何子键不经意间入侵她的圣地。只是何子键却在这个时候,把目标转移到了腰间的裤子上。

    双手轻轻一解,裤子上唯一的一颗扣子立刻就弹开了,可的小肚脐如花儿一样点缀在那片美妙的平坦之上。

    妙不可言!

    从来就没有这么觉得过,女孩子的肚脐会这么精美,那似乎是艺术品上一件完美的修饰,美得让人不释手。

    董小飞双手捧在前,保持着一个古怪的姿势,看着大坏蛋慢慢地,慢慢地将自己的裤头拉下,一直到了膝盖的位置。她就自动地抬起了脚,让大坏蛋可以轻松地将裤子脱下。

    整个过程,何子键始终是那么小心翼翼,似乎怕惊醒了谁的梦,又象在欣赏一件人间至品。

    在董小飞浑上下,脱得只剩下*衣和内*裤的时候,何子键蹲下来,抬起头看着那高高在上的女神。突然,他把脸贴上来,狠狠地在董小飞的小腹上亲了一口。

    “哦——”

    董小飞忍不住出一声呻吟,本能地闭上了双眼。似乎就是那一瞬间,她陶醉了。

    何子键轻轻地站起来,伸手抱住董小飞的腰,对着小嘴吻了下去。一只手,悄悄地伸到董小飞的后背,两个指头按住那*衣的搭扣轻轻一弹,董小飞只觉得后背一松,前就失去了束缚。

    单手解*罩,这绝对是一手绝活,也不知道何子键是什么时候练会的。居然在董小飞浑然不觉的况下,他就得手了。

    等她现的时候,只觉得前失去了依托,两只小白兔暴露在空气里,于是她不顾不切,紧紧地抱住了大坏蛋。

    男人的吻是女人的毒药,女人的唇是男人的梦想。大坏蛋这个吻,让紧何子键的董小飞失去了防备,也让他轻易地得手了。

    接下来,腰间那小小可的黑色内*裤,被何子键轻轻的拉下去了。此刻,董小飞完全是一览无余呈现在浴室里。

    大坏蛋抱起她,很小心地放入水中,温水浸泡下的美女,散着妩媚的风。何子键没有任何犹豫,三下五除二,就将自己的衣服给扒了。

    男人脱女人的衣服,需要漫长的等待,而男人脱自己的衣服,只需要几秒钟,尤其是在这个时候,一次两件还嫌太慢。急的话,恨不得连皮一起扒掉,然后痛痛快快的,淋漓尽致挥男人霸道的攻势。

    在水里,两人就象游鱼,先是紧紧抱在一起,然后何子键就把董小飞上细细地洗了一遍。董小飞也鼓起勇气,给何子键打上沐浴露,将大坏蛋擦得干干净净的。

    当她洗到那里的时候,董小飞看到这杀气腾腾的家伙,有些羞愧地面红耳赤。何子键却是一把抱住她,想在浴室里就来了。

    董小飞站起来,“不要!我们去卧室吧!”

    为了尊重董小飞的选择,两人从浴缸里出来,擦干了子,各自围了一声浴巾。不待董小飞准备好,大坏蛋突然就把她抱起来,大步着朝楼上卧室里疾奔。

    董小飞惊叫了一声,双手吊着他的脖子,两眼含默默地盯着他。

    不得不说,老姐真是一个体贴细微的人,卧室里好大一何子键,足足一米八还不止,估计是二米的。这么大的,亏她想得出来?

    不过何子键感谢老姐的,到底是过来的,太小滚不动,施展不开。

    十月的天气,也不用开空调,将董小飞放在上,何子键就扑上去,近距离地看着她。“小富婆。”

    “嗯!”董小飞睁开双眼看着他,从大坏蛋的眼神里,她看到了他的渴望与冲动,终于要下手了。董小飞本能地夹紧了双腿,只是这个动作,似乎在提醒大坏蛋似的,果然他的手就伸到了地里,浴巾下,一只大手滑到了那片浓密的地带,前徐徐推进,董小飞紧何子键地深呼吸了一口气。何子键的手趁机找到了那道……

    女人经不过挑逗,就象男人经不起惑。

    何子键轻解围在她上的浴巾,看到那片雪白的肤色,忍不住轻轻地摩挲起来。吻了一下董小飞之后,他就轻轻地说了句,“小富婆,我开始啦!”

    董小飞咬着牙,点了点头,伸手摸了一下何子键的那里,手里居然渗出了汗水。

    尽管早有心里准备,一旦面对的时候,还是有些紧何子键。何子键爬上去,一边吻着她的耳垂,一边用手引导着自己的凶器,徐徐地靠近地处敏感的地带。

    在一片微微湿润的地方,停了下来,手一松凶器就停在那里。他似乎感觉到董小飞的脸微微颤了一下。

    只是仅仅在那一瞬间,他用力了一下,董小飞啊了一声惊叫出来。过了半晌,见大坏蛋没有了动作,董小飞就睁开眼睛,“完了吗?”

    何子键笑了,看着也红扑扑的脸,“还没开始呢!”

    “啊!你不是已经……已经……”

    “这才到哪,刚进大门而已。”

    董小飞的脸上闪过一丝古怪的神色,伸手朝下面一摸。

    “你进去吧!”

    “嗯!”

    何子键再次用力一,“哦——”下传来一阵巨痛,董小飞这次没叫了,只是哦了一声。却马上咬紧了贝齿。天啦!他真的进去了!

    *******

    何子键的住处,申雪正和姚红在客厅里聊天,姚红对何子键有种特殊的感,这一切还是从乌林那会就有了。

    试想一个少*妇要多大的胆子,才敢在当时那种况下,用自己的汁救人?听说何子键要调走了,姚红心里在乱糟糟的。找了个机会过来看看,正好碰到申雪在。

    刚才两人在厨房里搞卫生的时候,姚红不小心把上弄脏了,倒了一的油,申雪就拿了自己的衣服给她换上。

    两人的材差不多,但姚红稍稍**点,个子矮了一点点。不过穿了申雪的衣服,勉强还算合

    都十点了,何子键还没有回来,申雪就有点焦急。因为这段时间,何子键的应酬很多,经常喝到大半夜才回来。申雪就有些不放心,刚好姚红在,她就拉着姚红陪了下来。

    十点半了,姚红突然觉得头发皮比较痒,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能刚才搞卫生的时候,有什么东西爬到头发里了?

    用手抓了下,居然有点油油的味道。姚红这才记起昨天没有洗头发,于是她站起来,“我头痒死了,去洗一下。”

    申雪道:“卫生间里有洗发水的,自己去吧!”

    刚好这时,申雪的扩机响起。回了个电话后,才知道是妈妈找她,好象是子突然有点不舒服,希望她回去一下。

    申雪挂了电话,朝正在洗头的姚红喊了一句,“姚红姐,我妈妈突然病了,我得马上回去。等下子键哥回来的话,要是他喝多了,你就帮忙照顾一下。”

    “哦!”姚红应了一句,就听到申雪关门出去的声音。

    无巧不成书,也许是天意如此安排了这场美丽的误会,申雪前脚刚走出小区,冯武就开着车子送何子键回来。

    到门口后,何子键摆了摆手,“没事,你回去吧。路上小心。”

    冯武是个识趣的人,何子键不要他进去,肯定有他的理由。于是,他就匆匆下楼去了。

    喝了酒的人,明明醉了,他总会说自己没醉,何子键就是如此,只不过他还好点,至少能走稳,但是脑子里明显有些乱了。

    打开门进去后,他晃了一下脑袋,就看到正在卫生洗头的姚红。

    都说酒是男人的胆,也时也是男人**的根源,刚才在近水楼台吃饭的时候,边那个女孩子蹭啊蹭的,搞得他都有些蠢蠢动,心中那种原始的**时时冲击着他的底线。

    姚红穿着申雪的衣服,又弯着腰在洗头,从前影看,根本分不出什么。再加上何子键喝了个**分醉,看人就有点蒙胧,连姚红的那句问好都没听出来。

    弯着腰的姚红,部呈现出一条完美的弧线,双腿并拢,仅有一条手指宽的缝隙。看到这条缝隙,何子键的心猛地一跳,体的某个部位迅速地倔起。

    姚红穿的是申雪那条连衣短裙,着一双感的黑色**。黑色的短裙紧紧裹住翘,刚好盖过大腿一点点。弯着腰的姚红,在何子键进门的时候,刚刚打上洗发水,也不方便回头,何子键喝得醉晕晕的,哪里还分得清谁是谁?

    这几天都是申雪在家里等自己回来,当时也没想这么多,就直接走进去,从后面抱住了姚红的腰。

    姚红猛地一惊,躯微微颤了颤。何子键那双手,她太熟悉了。上次在照顾的时候,姚红不知看了多少遍。宽在厚实的手厚,摸到哪里哪里舒服。

    被何子键从后面抱着,她居然神使鬼差的没有作声。

    然后就感觉到那只手慢慢地摸到了前那高耸的地方,姚红浑一阵燥,她知道何子键把自己当申雪了,心里既是矛盾,又有一种渴望。

    太久,太久没有碰过男人了,真的好渴望这种强而有力的拥抱。此刻,她洗头的动作慢了下来,双腿不由自主地夹紧了,很快她就发现自己大腿间居然有一股流涌动的痕迹。

    寂寞的女人,太容易动,姚红就任头上满是洗发水的泡泡,整个人僵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可能说,她的沉默让何子键的双手变得更加放肆。

    双手在前揉了一阵,慢慢就转移了阵地,从后面撩起短裙的下摆,隔着内裤抚摸了起来。这个时候,姚红的心都在跳出来了,不会又象上次那样吧?醉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把自己给办了,结果他浑然不知。

    姚红穿的是一条黑色的半透明小内裤,何子键借着酒兴,把脸贴在姚红的背后,也不说话。慢慢地褪下了那条小内裤,一直拉到了膝盖处。

    一只手照着双腿间滑进去,在那片浓密的森林处摸了一把。他惊喜地发现,这丫头居然湿得很厉害。何子键再也控制不住了,很快,姚红就听到他解拉链的声音。

    “啊——哦——”

    姚红不自发出一声惊呼,一个坚硬的家伙滑入了那块好久没人耕过的田里。二年了,好不容易偷吃了一回,还是何子键喝醉了,误把自己当成了董小飞,弄得姚红好长一段时间不见正眼看他一眼。

    本来姚红不敢存这样的心思,做何子键边一个秘密的女人,但是她看到申雪和何子键的关系,又看到了董小飞,还有上次那个女主持人,她的心思就放开了。

    自己什么都不图,只要他隔三差五的滋润自己一二回,这个要求总不高吧!既然他不止一个女人,也不会在乎再多一个,姚红心里就这么想。

    这次与上次不同,何子键那坚硬的家伙膨胀得厉害,姚红又弯着腰,从后面进入,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何子键每一次深入,都那么有振憾力,害得姚红差点就忍不住叫出声来。

    于是她干脆扯了块毛巾塞在嘴里,这个动作让何子键更加认为她就是申雪,因为在深圳的时候,申雪还特意买了个布囊,就是作这个用的,塞在嘴里可以当消声器,叫声没那么大。

    然后他就双手抓住姚红的前,拼命地冲刺,冲刺……

    姚红紧紧咬着毛巾,却是不敢发出半点声音。如果何子键知道是姚红后,他会是什么反应?姚红的心思很复杂,但还是极力将**翘了翘,以期待何子键能进入更深。

    大概半小时后,何子键终于发泄完了,扯了块布擦了一下,说了句“快点洗完!我要洗澡。”然后就摇摇晃晃地走进卧室里,直地倒在上。

    姚红抬起头,甩了一下头发,扯掉嘴里的毛巾,长长地吁了口气。此时,她的脸上上一片火

    天啦!又被他误入了。

    姚红带着复杂的心,用毛巾将大腿间流出的液体擦干净,然后扯了几何子键纸币叠在一起,垫在内裤处。这才系上内裤,把短裙拉下来。

    何子键暴发在她体里的东西,活力四,姚红隐隐能感觉到它们在体内流动。

    刚才被何子键这么一弄,浑哪里还有力气,为了配合他的发泄,姚红硬是让自己在洗脸盆上趴了近半个小时。

    简单地用清水随便洗了一下头发,姚红用很奇怪的姿势走出卫生间。等她恢复过来的时候,发现何子键已经在卧室里睡着了。

    客厅里的电话响了,为了不吵醒何子键,姚红迅速跑过去,“喂!”

    “姚红姐,是我,申雪。子键哥回来了吗?”

    “回来了,他又喝醉了。你快过来吧,我得回去看小孩。”她怕何子键醒来之后,发现这事没法解释,姚红撒了个谎。其实她的孩子一直由婆婆带着,住在出租屋里,晚上根本就不用她带。

    因为现在姚红的饭店也算赚钱,每个月给婆婆八百块,婆婆哪里还计较这么多?又是自己的孙女,她就乐呵呵地给姚红带人,过着城里人的生活。

    而且她看到姚红那些朋友,一个个非富即贵,自然就开心死了,几乎要把姚红当作家里的神来供。

    申雪听说姚红要走,就有点犯愁。好在妈妈没什么事,她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好吧,那我过来。”

    姚红这小心肝啊,都快要跳出来了,在等申雪过来的时候,她就拼命地用冷水洗脸,尽量不让申雪看出有什么不对。

    只是大腿间,不断有东西流出来,害得姚红换了好几回纸巾。这回何子键多的。姚红嘀咕着,心里七上八下的。

    半小时后,申雪风风火火赶来了。姚红马上就道,“你来了正好,我得赶快回去。要不我婆婆又等急了。”说完,也是管申雪是什么反应,匆匆出门了。

    申雪走进卧室里,她可不象董小飞,敢叫何子键起。拿了条毯子正要给他盖上,突然发现何子键的拉链没拉。

    咦~~~~~~~~耸了几下鼻子,她就闻到了一股很奇怪的腥味,只不过酒气更浓,申雪也没怎么去怀疑。给何子键拉上拉链后,又给他盖上毯子。

    幸好姚红没有留下什么罪证,申雪去把卫生间和客厅的灯关了,这才趴在何子键边睡下。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