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的争斗 68_1(文)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权色的争斗 68_1(文))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草根高官路最新章节正文权色的争斗68

    第二天一早上班的时候,冯武就立刻赶到了县长办公室,“黎国涛死了!”

    “什么?”

    何子键刚端起茶杯,还没来得及喝,冯武就这样说了句,让何子键差点把手里的茶杯给掉翻了。黎国涛这么年轻,四十不到,怎么突然之间就死了呢?

    冯武认真地道:“事突然,今天早上按到的报案,在湘汇宾馆的一个房间里,服务员在搞卫生的时候,现了黎国涛的尸体。熊林峰马上就带着人去了。”

    “现在什么况没有?”何子键皱起眉头问道。前几天还在商量,要不要对黎国涛采取行动,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死了。是自杀?还是他杀?

    冯武回答,“根据现场来看,应该不是自杀,也不象他杀。房间里很乱,单上还有黎国涛留下的体液,据法医断定,昨天晚上应该经历过一场疯狂的做*。然后引的纵过度,而导致了猝死。”oo在o线o书o库o

    何子键没说话,只是仔细地听着冯武的汇报。冯武继续道:“从他上的抓痕,应该是做那事的时候,达到兴奋的极限,那女的留下的。法医仔细的看过现场,也对他上的痕迹作了仔细的检验。上没有任保致命的伤痛,那些红印子也只是纵过度,留下的印记,初步排除了他杀的可能。”

    “目前,我们正在调查昨晚跟他在一起的那女人的份,也许从她那里能了解到更详细的况。”冯武说完,便笑了笑,“他这种死法,也算是很特别了,人要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做男人的最高境界啊!”

    何子键就笑了下,“难道你也羡慕?”

    “算了,我还是活着好。这样吧,我先走了,一旦法医的尸检报告出来,我第一时间向你汇报。”

    何子键挥挥手,“去吧!”

    等冯武走后,何子键就陷入了沉思,黎国涛真的是纵过度?引起的急猝死?纪委正准备查他,他就死了,是不是有点巧合?

    死在女人的肚皮上,倒是个不错的死法。看来一切还得找得那个女人,才能明白事的真相。

    何子键正想着,秦川就进来了,“何县长,郑书记要您过去一下,听说是市纪委的人来了。”

    市纪委的人肯定是看到这边递交上去的材料,要地黎国涛下手了,只是他们似乎来慢了一步,黎国涛已经在逍遥快活中仙去,做了个风流鬼。

    来到郑茂然办公室的时候,何子键见到了市纪委书记仇峥嵘。县纪委书记黄卫华也陪同在例,几个人正坐在一起,跟郑茂然聊着什么。看到何子键进来,仇峥嵘就打起了招呼,“何县长。”

    仇峥嵘虽然在市里,也多次与何子键打过交道,听说这年轻的县长还不错,一步一步实干出来的。因此,何子键给他的印象也不错。

    何子键就立刻迎上去,与仇书记握了握手。

    仇峥嵘道:“今天我们是专程为黎国涛的事而来的,你们递交上来的材料,已经通过组织审核,决定对黎国涛同志立刻进行双规。如果你们没什么意见,马上执行!”

    郑茂然正要说话,何子键说道:“你们来晚了。”

    “什么?”几个人都看着他,仇书记更是不得其解,“他跑了?”

    何子键摇摇头,“人间的法律是管不到他了,今天早上刚刚接到消息,黎副县长在一家宾馆,纵过度,猝死亡。”

    郑茂然就打了个电话到公安局,王博接了电话,解释道:“目前法医正在化验,结果二小时后出来。他们怀疑死者生前服过一种什么药,引起的过度兴奋休克。由于抢救不值时,到第二天早上服务员搞卫生才现。”

    证实了事的真实,大家唏嘘不已。也有人说,黎国涛是在劫难逃,这种方式是他最好的解决方法。官至常务副县长,又死得其所,他这一辈子也值了。

    只是很多人都在猜测,跟他在一起的那个女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居然能让一个副县长对她如果疯狂地*,以致猝死也所所不惜,一些人就开始关心起这个问题。

    公安局也在追查这个问题,但宾馆登记开房的份证是个男的,显然不是真正的使用者。那么,这女人又是谁?

    而阮英姿在完成任务之后,第二天凌晨,佟建成立刻就派人把她送到了海南那别墅里。破案民警通过宾馆的录相里找到了阮英姿这个女人的图象,但是找遍了整个沙县,也没有现她的踪影。他们猜测,可以现出事了,那女的就跑掉了。

    很可能,她只是某个洗头房里中的一员,也可能可她是哪家宾馆的坐台小姐。于是,干警们又马不停蹄地追查,找遍了整个沙县各大洗头房,娱乐场所,都没有人认识这名女子。

    佟建成在这段时间,表现得很平静,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黎国涛的死,给孙太正和廖建平造成了很大的心里压力。一直给他们心理支撑的靠山倒了,两个人心里就闷慌起来。

    再加上不停地有人投诉,举报他们以前的劣迹,两个人很快就崩溃了,把自己知道的事和盘托出。沙县的官场,如排山倒海一般,掀起了一股反贪风暴。

    紧接着,国土资源局,工商局,税务局,交通局等几个部门的重要干部,纷纷落马。这一次,牵系到的人很多,一何子键无形的大网悄悄地撒开,将这些凡是在南云乡受贿过的人全部都牵连了出来。

    而且很多事的矛头,直指死去的黎国涛,但是令人奇怪的事,线索到了黎国涛那里,便象泥牛入海一般,无迹可寻。所有的线索,就象一何子键无形的血盆大口,将一切全部吞噬,能查到的,就只是与孙太正和廖建平有进接关系的那一批人。

    看到一个个贪官落马,牵出一个个惊心动魄的故事。随着案子调查的进展,惊奇地现南云山在二年前,居然生过一起重大的矿难事故。

    那是黎明辉的矿和孙江海的矿顺着矿脉挖到了一起。两座矿的井下通道呈交叉状。后来在一次暴破中,生了意外,引起了两大矿区至少五十几人的掩埋。

    这件事,一直被隐瞒了下来,黎明辉和孙江海在矿难生之后,也没有采取补求措施,而且直接用炸药将进口炸平,将埋在井下的矿工全部掩埋。

    为了掩盖整件事的真相,黎明辉和孙江海用钱封住了很多人的嘴,还编了一个谣言,说矿区有一批工人,被一个包工头带着去了江西,说这是一次集体逃逸事件。

    但是矿里出于人道主义,还是将他们的工资了。叫家属们也不要去矿里找人,以后他们的事,矿里再不负任何责任。

    这件事本来有很多家属质疑,但是没过多久,就有一些矿工的家属,66继续接到他们从江西汇过来的钱,说是那边的工资高,很多人都过来了。

    当然,不是每个矿工都给家里打了钱,因为有一半数以上的人汇过钱了,再加上这些家属的将这事一渲染,很多人就开始信了。

    看到这些触目惊人的事,每个人心里多少有些震憾,有些愤慨。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村民投诉,说黎明辉和孙江海欺男霸女的事,而且他们还组织了大量的社会闲杂人员,称霸一方。

    由于两人的招供,警方从他们的家里,别墅区,搜到了大量的金钱,名贵的汽车,还有豪华别墅的暴光。让沙县在这段时间内,一次又一次成为各大电视台,报纸关注的焦点。

    温长风的案子,也终于有了着落。孙太正交待,温长风帐户上的那几笔巨款,正是自己叫人打进去的。

    跟何子键一样,温长风进入了南云山,看到南云山混乱的一幕,他就提出想整改,并关闭非法中小型矿的时候,孙太正就给他送红包。但是温长风是个不贪财的人,于是这些人又绞尽脑汁,想温长风送女人。

    越是这样,越让温长风觉得里面有鬼,也就更加坚定了他的决心,要好好整顿一下那片烂摊子。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这些人居然敢对自己下手,捏造了大量的证据和事实,再加上一些高人的运作,温长风就被纪委给查了。

    纪委一向对事不对人,有这么多证据和疑点,温长风立刻就被双规。但是他们万万没想到,温长风把自己看到的一切,都记在一个记本上了。

    可能是意识到自己处境危险,温长风将记本给藏起来。可是没过多久,东窗事,温长风被双规了。

    面对这么多庞大的证据,与这么多人的栽赃迫害,温长风最终还是败在自己的固执上。

    温长风受贿一案,终于被证实是栽赃。本来这事还在调查中,没想到有人又落井下石,把正在看守所的温长风给了结了。

    终于证实了父亲的清白,温雅哭得象泪人一样。虽然温长风被证实清白了,但他的死因还没清楚,温雅坚定的说,不管怎么样,自己还要继续追查下去。

    封书记要调走了,听说是调到另一个市任市委书记,虽然是平调,但封书记还是很高兴,因为将要去的那个市,是排名在全省第二的经济特区,从某种意义上讲,绝对胜过饶河市。因为凡是在排名前一二名的市里担任过书记的干部,再到省里的待遇都不错。

    虽然比自己期望的要差上许些,封书记还是知足了,至少又向组织靠拢了一些。当然,这次将封书记调离饶河自然是省委崔副书记的提议,在离开饶河之前,封书记就想叫上自己下面几个走得近一点的人聚聚。

    何子键就在被请之例,本来他想叫董小飞一起去的,但是董小飞执意不肯。那种几个大男人喝酒的场合,她一个女孩子夹在中间没什么意思,她就提前两天回了省城。

    何子键包了个二万块钱的红包,开着车子去了饶河市。

    赶到市里的时候,刚好是下午六点,正赶上下班的时候,来来往往的人和车辆特别多,何子键开着车子象蚂蚁一样的慢慢爬行。

    开到一个人流密集的路口,前面出现一条熟悉的人影,何子键朝那边望过去,刚好那女孩子也朝这边望来。

    是刘晓轩!今天她没有开车,散着小步走在大街上,倒是有几分悠闲。何子键就按了几下喇叭,刘晓轩本来没有会意过来,听到喇叭声后,猛地现车上的何子键,立刻就笑了笑靠近了。

    何子键放下车窗问道:“今天怎么也没开车?”

    见到何子键后,刘晓轩嫣然一笑,俏脸靠近了车窗,何子键立刻就闻到一股幽幽香。

    “车子出了点毛病,正在检修。”刘晓轩打量着这辆白色的别克,觉得有些怪怪的味道。何子键什么时候换车了?她朝车子的后排看了眼,才知道原来是个女孩子用车,里面挂满了各种小可

    何子键也没直接回答她这个问题,看看时间还早,就朝副驾驶室呶了呶嘴,“上车吧,我送你一程。”

    从这里过去到刘晓轩的住处,至少还有将近一二公里吧!刘晓轩也没有打车,估计是想走着回去。

    刘晓轩甩了一下头,温柔地笑了,“好啊!”然后她就转过去拉开了车门坐上来。

    坐到车上,她更加能感觉到这车主人的小孩子气和天真,不过,这一切似乎与董小飞的格很相符,她就属于那种完美型的浪漫主义者。

    大街上人流比较多,车辆拥挤,何子键只有将车放慢。刘晓轩坐在旁边,看着何子键目不转睛的样子,就笑问了一句,“你怎么有空来饶河?”

    “今天封书记请客,他这么看得起,我哪能不来?”

    “封书记?听说他要调走了,这事是不是真的?”刘晓轩似乎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便问起了何子键。

    封书记要被调走的事已经传了很久,也不是什么秘密,何子键就点点头,“好象是调到富阳去任书记。”

    “富阳?不是调去省里吗?去富阳那不是平调了么?”看来刘晓轩对官场这些路也比较清楚,只是她毕竟不知道其中的奥妙,何子键也懒得解释,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她。

    刘晓轩就道:“也不知道是谁上来当这个市委书记,我们台里的那笔经费,到现在还没有批下来,如果封书记走了,估计这事又不知道拖到什么时候了。”

    何子键问了句,“什么经费?”

    “就是我们台里准备扩建,这事已经筹划了好几年了,去年年底才获得通过,但这笔款子迟迟没有批下来。”

    “这事与你有关吗?你们台长会想办法的。”他就看着刘晓轩,开玩笑地说了句,“瞎*心!”

    刘晓轩的脸有些红了,皱了皱眉头,没想到何子键会这么说自己,真有些不好意思了。何子键哪里知道,这是舒秘书长在中间搞的鬼,因为这笔款子,刘晓轩没有去陪他吃饭,他就把这钱给卡住了。

    台里的领导多次找刘晓轩,要她给他面子,应酬一下这位大爷。但刘晓轩就是不肯,舒秘书长什么意思?自己哪能不明白?如果去了还真是有去无回。

    每次看到舒秘书长盯着自己那眼神,刘晓轩就打心里毛。尽管舒秘书长得还算人模人样,但是给刘晓轩的感觉就是恶心,一个十足的大色狼。

    刘晓轩提到这件事,本来就是希望何子键在封书记面前说几句,没想到何子键居然这么回答她,她就不知道从哪里开口了。

    看看就要到了自己住的小区,刘晓轩就问了句,“你大概什么时候喝完酒?”

    见何子键看着她,刘晓轩立刻就解释道:“你要小心舒秘书长这个人,得很,尽管不要得罪他。”

    刘晓轩也不知道自己这样提醒何子键,这算是什么?只是她觉得有这个必要,因为以后的子,何子键必定会和舒秘。

    何子键就微笑着道:“谢谢!”然后他就掉头离开。

    刘晓轩一直站在楼下,直到何子键的车远去,她才一路小跑上了楼。

    等何子键赶到封书记家的时候,好几个人已经到了,宁古周书记赫然在例。等何子键进来的时候,他们正在搓麻将。

    “子键同志,这里面数你最小,来得最迟,今天晚上什么也不要说了,等下先罚三杯。”

    何子键就连连说好,却走进另一个房间,把红包塞给封书记老婆,这才进了麻将室。

    周倩就站起来,朝何子键招了招手,“你过来替我打两把,我去上个厕所。”

    何子键来之前,周倩已经输了好几千了,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手气特别背。何子键坐上去,看着舒秘书长,封书记,还有一个是自己不怎么熟悉的市财政局局长。

    舒秘书长看到何子键上来,就开了句玩笑,“子键同志,这里数你最小,数洪局长钱最多,你要受也只能受他的炮,我和封书记可是个中下贫民,输不起。”

    何子键就嘿嘿地笑道:“既然秘书长这么说了,那我谁的炮也不受。”说着,他随手一翻,“自摸!”

    刚好周倩从卫生间出来,看到何子键抓了把自摸,就按住何子键的肩膀,“手气不错,昨天晚上应该是一个人睡才对吧!”封书记几个就笑了起来,“你培养出来的苗子不错!后生可畏,后生可畏。”

    在几个人说笑的时候,何子键又连摸了三个自摸。这么好的手气,让何子键自己都感到很奇怪。为什么以前自己玩的时候,就没有这么火过?

    三把自摸,立刻就将周倩输的那几千块钱给赢了回来。封书记看看手表,“不打了,不打了,我们吃饭去!”

    今天晚上的饭是定在紫天阁的贵宾间里,几个人坐上车,纷纷赶往紫天阁。封书记的老婆陪着婆婆在家里,只去了五个大男人。

    众人来到紫天阁的时候,封书记的秘书仇云早在这里准备好了一切,就等着大家到来。

    刚进包厢坐下,封书记的手机就响了,他看了一下,接通了。说了两句,他就朝仇云挥了挥手,“你到楼下去接一下,小许来了。”

    仇云跑下楼去,没过多久就引来了一人。何子键一看,没想到这人居然是许飞燕。今天的许飞燕打扮得很青,头扎成马尾拖在脑后,许飞燕看到何子键的时候,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笑笑着坐下。

    她的位置,被安排在封书记边,看来传闻是真的,许飞燕真与封书记有一腿。三十二岁的许飞燕与四十五岁的封书记坐在一起,倒没什么大的落差。

    封书记也不错,并不怎么显老。大许飞燕个十来岁,看起来倒也般配,如果两人走出去说他们是两夫妻,绝对有人相信的。

    在喝酒的时候,封书记说:“这位是沙县富宣传部的小许,以后大家多照顾一下。”能让封书记当着这些人的面如此说开,足可以见许飞燕在他心目的中地位。

    封书记今天是调到富阳去当市委书记,要是直接调往省里,估计他就不会跟大家打这个招呼了。因为到了省里,他随时可以将许飞燕调走。

    在坐的都是封书记的亲信,何子键是许飞燕的直接上司,在封书记走后,这里面就是舒亚军权力最大了。据内部消息传出,邱克剑市长接任市委书记,而舒亚军就接任市长。

    周倩现在倒是和何子键一个级别了,今天晚上田部长没有出现,何子键倒是有些奇怪。

    喝酒的时候,舒秘书长似乎特别照顾何子键,一上桌就把他刚才迟到的事给揭露出来,于是封书记就想起来了,“对!刚才说过,你迟到在罚三杯。”

    何子键无奈,只得举起杯子猛灌了自己三杯酒。在这里,他年纪最小,也数个资历最浅,而舒秘书长今天晚上特别高兴,时不时找何子键走一个。

    不仅如此,他就经常点何子键的将,让他给这个,那个领导敬酒。因此,一顿饭下来,何子键喝的酒最多了。

    吃了饭后,封书记兴致很高,提出还在玩几圈麻将。几个人就直接在楼上开了个房间,四个人又坐到了桌子上。

    何子键借故喝得太多,就不陪他们玩了,再说有他们在,也轮不到自己出场。不过,他今天晚上玩得大,就悄悄地塞给周倩一万块钱,因为他知道周倩平时不怎么喜欢应酬场合。刚好周倩上还真没带这么多钱,暂时就收下了。

    何子键喝得太多,一个人坐在沙上休息的时候,刘晓轩打来电话,问他喝得怎么样了,何子键就借故走出了房间。

    “我都喝得不行了,头脑胀。”何子键回答。

    “那你下来吧,我就在宾馆的楼下。”刘晓轩站在宾馆对面的一棵树下,给何子键打着电话。

    何子键茫然道:“去哪?

    “带你去醒酒啊?”刘晓轩很郁闷,看来这家伙真的喝得太多了。这事也要自己说破!

    “哦!”何子键才晕头晕脑地从电梯里出来,走到酒店的大门口,就看到刘晓轩站在对面的树下朝自己挥手。

    “你怎么来了?”何子键走过去,有点昏头昏脑地问道。

    “吃了饭,随便走走就到了这里,刚好看到你的车停在门口,我就猜你们在这里吃饭,所以打了个电话给你。”刘晓轩说得象那么回事,其实根本就不是这样的,她住的地方,离这里都有三四公里。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