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的争斗 67_2(文)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权色的争斗 67_2(文))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哦,别担心,我只是随便问问。因为好久没看到她人了。”何子键心里也在怀疑,温雅去了哪?

    既不在家里,又不在刘晓轩那里,而且好多天不见人了。不会真出什么事了吧?尽管有这种担心,他还是平静地告诉刘晓轩,没事的。

    两人又随便聊了几句,何子键便挂了电话。刘晓轩捧着手机,脸不知怎么的就红了起来。对着镜子照了照,多了几分妩媚的样子。

    想到自己那天的冲动,怎么就抱着人家亲了呢?也不问问人家是不是有女朋友,太鲁莽了点!刘晓轩每每想到那天晚上的景,心就有些复杂。

    那个晚上,的确是自己最快光的时光,和何子键手挽着手,走在喧哗的大街上。几多浪漫,几多风,唉!要是能跟他天天在一起,自己还求什么呢?○○在○线○书○库○

    刘晓轩想着想着,就有些陶醉了。

    而何子键回到客厅,琢磨着温雅会不会真出什么事?因为上次自己否定了她的提议。据自己猜测,她是想另以一种份,打入到黎明辉的矿区去,然后把那里的帐本给偷出来。

    这样做太危险,何子键不等她开口,当然就否决了。从这几天的神来看,这丫头八成是冒险去了。何子键正要找电话给李辰博核实一下况,刚好李辰博打电话过来了。

    “何子键县长,温雅出事了。”

    外面的雨下得很大,何子键听出李辰博的声音有些颤抖,他就急切地大喊起来,“温雅她怎么啦?”

    “温雅可能跑到黎明辉的矿里去了,刚才还好好的,突然就失去了联系。”李辰博焦急的声音响起,伴随着外面哗啦拉的雨声,何子键就知道他肯定还在外面。

    “到底是怎么回事?”

    “和我她约好,两个人分头行动,去黎明辉的矿里暗访,没想到她进去之后,我们就失去了联系,估计她已经被现了。”

    “混蛋,谁让你们乱来。”何子键骂了句,急切地问道:“你现在在哪?”

    “就在黎明辉矿区外面的树林里,我在这里等她呢!”李辰博的声音有点颤抖,何子键急了,几乎是吼着朝他回答,“你在那里等着,我马上派人来!”

    挂了电话,何子键拿起沙上的外,心急火燎地朝外面跑去。刚好柳海提着盒饭上从电梯里出来,两人在门口碰面。

    “饭不要吃了,快跟我去一趟南云乡,李辰博他们出事了。”柳海立即就将盒饭扔在地上,跟何子键进了电梯。

    在赶往南云乡的路上,何子键又拨通了冯武的电话,没想到冯武这家伙正在洗澡,刚才下大雨,把上淋湿了,正在浴室里淋着。

    手机在那里响着也没听到,她老婆也在厨房里炒菜,听到手机响她就叫了声,“冯武,手机响了。”

    “让他响着吧!等我洗完。”冯武最近过得很惬意,老婆温顺,人体贴,小子要多潇洒就有多潇洒。到现在,他老婆还不知道他跟音姐的事。

    妈的,怎么没有接?何子键骂了句,又拨了第二遍。

    冯武的老婆皱皱眉头,就这人真顽固,于是就走过来,正要把它关了,猛然现上面显示着何子键县长三个字。

    正好冯武在浴室里嘀咕,谁呢?连洗个澡都不让安宁。她老婆就叫道:“冯武,是何县长的电话。”

    “啊!快拿来!”冯武边说边光着子走出浴室,接过手机后,立刻就喂了句,“子键,什么事?”

    “妈d,搞什么鬼!半天不接电话。”何子键还是先骂了句,才说正事,“你马上组织十几个人,立刻赶到南云山黎明辉的那家矿里来,快点,我正在赶往去南云山的路上。”

    “好!”听何子键的口气,好象生什么大事了。冯武立刻挂了电话,一边穿衣服一边对老婆道:“你先吃饭,有紧急任务。”

    冯武的老婆当然知道他是靠谁爬上来的,看到冯武这么急切,就帮他拿了双鞋子过来。“那我等你,你快点回来。”

    “等什么等啊!也不知道会到什么时候,我要去六十公里外的南云山。”冯武拿了衣服,立刻就出门了。

    几辆警车,象风一样的在雨里飞驰。何子键的车子却已经远在几十里之外。

    天已经完全黑了,雨越下越大,柳海还是将车子开得飞快。此时的奥迪,就象一条在大海中穿梭的海豚,灵活地在大雨中的前行。

    一个多小时后,两人终于赶到了南云山,柳海问道:“要不要通知当然派出所?”

    何子键想了下,指着山上道:“先上去吧,冯武他们应该就在后面快到了。”

    柳海就踩了一脚油门,奥迪出一声沉闷的声音,咆哮着冲上山坡。

    前段时间柳海跟何子键来过这里,柳海的记忆极佳,很快就按那天的路,盘山而上。随着山道起伏不定,婉延曲折,奥迪车就象一只灵巧的山鹰,飞翔在丛山之中。

    这段山路,至少有三十公里的距离,在南云山上绕来绕去,终于在黎明辉那矿区二百多米处看到了站在大树下面的李辰博。

    何子键打开车门,李辰博就跳上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辰博指着矿区道:“温雅提议,我们两个混进黎明辉这矿区里,把他们的帐本给偷出来。我从正面去吸引他们,温雅就从后面溜进去。本来两人都设计得好好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中断了联系。”

    “我在矿区跟那些人纠缠了半天,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在外面等她,结果个多小时过去了,温雅还是没有出来,而且电话也打不通了。”

    “胡闹!”何子键气愤在骂了句,他们还真以为是搞地下工作,一个大律师,一个检察官,居然犯这种错误,真是荒谬!

    何子键看着雨下的矿区,那里灯火通明,大门口有好几个守夜的,矿区的周围,隐约可见那些巡逻队的人。

    黎明辉这里守得严的嘛,也不知道温雅是怎么混进去的,真是拿这两人没办法。不过,念在温雅翻案心切,也不怎么好怪她。

    “走吧!进去看看!”何子键就叫柳海将车子开近了,直接进大门口走去。柳海按了几声喇叭,将车在门口停下。

    “什么人?”门卫拿着电筒照了照,在窗口喊了起来。

    柳海就说了句,“县里的,开门。”

    那门卫打开小门,拿着电筒走出来,照了照车牌号码,“这个时候,你们来干嘛?老板不在,明天再来吧!”

    柳海就走下车,对门卫道:“何子键县长来了,还不快开门。”

    “切!还县长,你骗鬼去吧。下这么大雨,县长也会来这种地方?”门卫朝车里照了一下,不信。县长是什么人啊?会到这种荒山野岭来?人家还不知道在哪个宾客里潇洒呢?

    看到这招行不通,柳海就拦下了他,“我们是来找人的,你们这里有没有看到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女子进来。”

    那门卫听了这话,立刻就变得警惕起来,“原来你们是一伙的。”然后他就大叫起来,“来人啊!快来人啊!他们的同伙到了。”

    刚才有人闯进财务室,偷走了几个帐本。虽然人抓到了,但帐本没有找到,也不知道那女的藏哪里去了。

    黎明辉一再交待,要是有陌生人进来,千万不要让他们进入矿区。哪怕是公安局的人,也要给我挡住,出了事我负责。

    有了老板这句话,那些护矿队的人胆子就大了很多。而且这些人都是黎明辉从外面收罗回来的混混,要钱不要命。

    听到叫喊,立刻就有二十几个人打着电筒跑过来,“哪里,哪里。”这些人一过来,立刻就将柳海围住。

    何子键下了车,朝他们大吼了一声,“放肆,谁给你们这么大胆子,把你们老板叫出来。”

    “你们是什么人?老板是你们随便能见的吗?”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子,拿着手电朝三人照了照,看到只是几个年轻人,不由大笑了。“就你们几个?还县长呢?我看这车是哪里弄来的牌车吧!实话告诉你们,这里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能乱闯的,信不信我叫人把你们包饺子了。”

    “我们是来要人的,把刚才那个女孩子交出来。”何子键冷冷地道。

    “什么女孩子,没见过。要人明天去找老板吧,她跑进我们财务室,凭什么说你们要人就放人?”这满脸络腮胡子的壮汉,舞了舞手里的电筒,朝何子键脸上照了照。

    柳海一挥手,立刻就将他的手腕捏住,电筒掉在地上。络腮胡子惨叫一声,立马就跪在地上。

    他后的几个人见动手了,立刻就*出家伙,每个人手里都是清一色的水管。这些人就是护矿队的,正因为有他们这伙人,外人就是想进来,也不那么容易。

    十几个人*着家伙,围拢过来。

    三人中,除了柳海之外,何子键和李辰博都是普通人,没练过武,李辰博更是个文弱书生,体质很弱。

    光凭柳海一个人,真打起来的话,三个只怕不能全而退。何子键正愁着冯武他们怎么还没到,从矿区后面又冲出来一伙人,这伙人至少有三十几个。对方加起来五六十个,柳海就是再厉害,也不可能以寡敌众,还有保护两个同伴。

    更重要的是,温雅在他们手里,现在怎么样了也不清楚。这些人冲上来,将三人团团围住,有人甚至还亮出了刀子。

    明晃晃的大砍刀,在雨夜格外的明显。因为南云山矿区之间,也经常生打架斗殴的事,或者矿区与矿区之间,生夺矿的冲突,护矿队就挥了重大的作用。

    每次打下来,只要是打赢了,黎明辉就会给他们一定的奖励,这样就象加激起了这些不法之徒的嚣何子键气焰。

    看到这么多人围过来,何子键只得亮出了自己的工作证,“我是政府办的何子键,请你们把人交出来,否则后果自负。”

    “你吓唬谁啊?”有一个留着长的青年人,拿着刀子指了指何子键,“要是不想找死,劝你们马上离开,否则今天晚上可没人替你们收尸。”

    柳海放下络腮胡子,退到何子键面前,以防不测。这时,刚才被柳海放倒在地上的络腮胡子爬起来,抓起水管大喊道:“先剁了他们,否则不好向老板交待。”

    他这一喊,其他人就冲上来,“剁了他们!”

    何子键退了步,对方就挥了刀子砍上来了。柳海空手入白刃,抢过一把刀子,紧紧守护在何子键两人附近。

    幸好这时,外面响起了一阵阵警车的笛鸣声,四五辆警车冒着大雨呼啸而来。

    呜呜——呜呜——这些护矿队的人听到警车鸣叫,只是乱了一下,很快就镇静起来,他们退回到矿区大门口,每个人拿着水管和刀子与柳海对峙着。

    几辆警车在大门口停下,冯武带着二十几名干警从车上跳下来,“不许动!警察——”

    南云乡政府的两位一把手,突然被双规了。根据大量的群众举报,证实两人曾私下承诺大开方便之门,为当地一些人提供便利。非法开矿,从中牟取暴利。

    光是两人占了干股的中小型锡矿,煤矿就有十几家之多,两个人的儿女,都在最近几年,分别送到了英国,新加坡,霉国等地,并成功地申请了绿卡。

    因为何子键突如期来的一招,打乱了两人所有的布署,引起了那些矿业主的不服,纷纷站出来举报。两人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刚踏上幸福的巅峰,瞬间就被踹了下来。

    公安部门根据这些举报材料,很快就他们移交到了检察院。接下来迎接两人的将是后半辈子的铁窗生涯。

    金钱,美女,权利,自由将永远的离他们而去,而主管他们这个案子的人,正是从省里直接下来的李辰博,因此,两人连递消息出去的机会都没有。

    得知叔叔被抓,孙江海连夜就逃离了沙县,因为他一直与叔叔是同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跑不了你也蹦不了他。听到风声不对,他还不赶紧走?

    孙江海是退伍军人出,又在村里担任了村支书一职,他比任何人永远都懂得一个道理,不要与政府做对!因此,他立刻解散了那些闲杂人等,逃得远远的。

    孙江海虽然不象黎明辉那样公然与政府作对,但他走的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那一招。对普遍人,他就有武力弹压,不服气的他就敢打敢杀。

    对于政府部门的人,他表面上极力配合,尽量不落人以话柄,平时的时候,用大量的金钱开道,美女收通。这一招,让他在积累财富的方式上,起了很大了帮助。

    随着对南云山两位一把手受贿案的展开,检察院又续接到一些关于两人欺男霸女,强抢他**女的恶劣行为。以前没有人敢举报,那是因为两人正当权,掌管着一方大政。

    用他们的话说,老子随便找个理由弄死了。这句话,往往能镇住很多人。但是人一量倒霉了,再老实的人也有暴的时候,他们看到政府动了真格,纷纷跳出来举报。

    这段时间,似乎大家都很关注南云乡的案子,因为南云乡是沙县重要的经济来源。关系到整个沙县年底的排名。摊子捅烂了,还得整改,如果不整改的话,沙县将失去重要的一笔收入。

    对南云山矿区整改的这一事,有人说好,有人说不好,说何子键这是要将沙县经济搞倒退,因为大大小小上面家锡矿,煤矿,每年的收入颇为壮观。如果全部一棍子打死,将引很多的问题。

    第一点是,当地一些以采矿为生的人将失去工作,每个月一二千的收入,对当时来说,已经是一笔很高的工资了。突然之间关闭这么多矿,当地民众也反应激励。

    第二点是,在矿区周围有很多灵活机动的一点人,早已经自己买了汽车,每天给煤矿,锡矿搞运输,每个村里的车子都是好几十辆,如果关闭了这些矿的话,所有的车主都将损失惨重,汽车停运,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笔很重要的经济来源。

    第二点是,当地农村信用社,为这些矿业主提供了大量的资金,他们的矿被一夜之间炸掉,这些贷款就面了一笔无法兑现的烂帐。

    等等,因为这些因素,每天登门求的人也很多,何子键最近就变得很不安宁起来。不过,何子键有何子键的打算,整改并不等于全部一棍子打死,对于那些展健康的矿区,还是要进行必要的支持,至于那些没有手续的非法中小型矿,没得商量,一律封闭。

    在展开对南云级两位一把手受贿案得进调查时,大量的证据浮出水平,很多案子都涉及到县一级某些干部,其中黎国涛就是最重要的一位。黎国涛在进入县一级的之前,就是南云乡的书记。

    因此,很多的事与他有关。当然,这一切只是在调查,尚未对称国涛采取行动。何子键头一次与郑茂然单独碰了面,两人针对这件事进行了勾通。

    县纪委书记现在是黄卫华兼任,郑茂然就建议,要不交给他去管?对于黎国涛这个人,何子键倒是有些熟悉,如果动他的时候,会不会引后面的问题。毕竟他还不知道黎国涛在方系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好在封书记当时说了句话,自己想怎么搞就怎么搞,不要怕搅局,再烂摊子子都有人帮你收拾。看来上面也有这个意思,想动沙县这盘棋了。

    何子键又想到了这个问题,既然在南云山矿区的事上,郑茂然很合作,他就同意了郑茂然的建议。这事先由县纪委暗中调查,必要的时候,立刻对黎国涛采取行动。

    这段时间,沙县的每个人都很紧何子键。很多人担心会波及到自己,因为去过南云乡的一些干部都或多或少受过一些好处。何子键前次去的时候,不是准备了二万块的红包?结果被何子键拒绝了。

    但是象国土资源局,工商局,税局局的一些重要领导,他们去了南云乡,得到的好处远远不止这个数。他们从中得到的,就不是所谓的灰色收入了,而且一种变相的受贿。

    而整个事件事,看起来佟建成最轻松,最自然,在好几次的会议上,何子键一同甚至还看到他轻松的微笑。有时他还经常到县长办公室,跟何子键提一些好的建议。

    毕竟这案子牵系到的人很多,组织部也要有必要的准备。佟建成的做法,就让何子键看不懂了。老狐狸心里在想什么?前段时间他不是极力反对政府干涉矿区的事,现在怎么又变了个人似的。

    其实,不只是何子键,连郑茂然都不知道他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反正这段时间,佟建成出奇的乖巧,很配合两位一把手的工作。

    在郑茂然的别野里,宋翠萍很用心地为他揉着肩膀,郑茂然就躺在沙上,闭目养神地享受着这一切。

    这栋别墅是郑茂然与宋翠萍之间专门幽会的地点,当然,有些时候,两人也可能在宾馆,但是他们从来不到沙县的宾馆,住宾馆总是在外出的时候。

    而女人到了三十多岁的时候,正是风味最浓的时候。再加上宋翠萍长得不错,又会打扮,那种成*人的风韵,被她尽的释放出来。

    这也是郑茂然对她百看不烦的原因所在,郑茂然不是没在外面偷过腥,但那些女子,总让他不放心,最终还是把心思放在宋翠萍这个女人上。

    闻着宋翠萍上的女人香,郑茂然就睁开眼睛,伸手将她横腰抱了过来,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他看着宋翠萍那妩媚的脸,心思漾,“今天晚上我们两个都不回去了,就住这里吧!”

    “嗯!”宋翠萍从来不抚他的意,只要郑茂然喜欢,她就无条件地服从。而且最近吕强也不经常回来,就算是吕强回来了,两人也很少做那事。

    她完全可以找个理由,说在外面开会,吕强一般是不会管她的。吕强对自己的放纵,宋翠萍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其实,她心里还是喜欢吕强多一些,毕竟与郑茂然之间只是**与权利交易的关系。

    在权利惑面前,她无法拒绝郑茂然的任何要求。自从两年前,郑茂然把她叫到自己办公室谈工作,后来借口时间晚了,叫她一起去吃个饭。

    当时宋翠萍就明白了这个中年男人的心思,就在那次晚餐上,郑茂然直接提到了那个问题。宋翠萍也没拒绝,半推半就就这样从了他。

    郑茂然抱着宋翠萍,在前捏了捏,说起了一件事,“最近何子键在沙县搞这么大动作,我估计国土局和工商局几个位置可能要换人,你考虑一下,要不要去?”

    一个局级一把手,自然要比办公室副主任强多了,而且是这么重要的部门,郑茂然早就料到了这一天,他与何子键配合,当然有他的原因。否则,没有好处的事,郑茂然也不会干。

    宋翠萍听到这话,当下一番欣喜,这几个位置,居然随自己挑?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事,她狠不得当场就亲郑茂脸那老脸一百次啊一百次。

    只是宋翠萍毕竟也学得老练了,郑茂然这样对自己,就是想把自己抓牢一点,达到长期占有的目的。不过,各有所需,何乐不为?

    尽管宋翠萍很欣喜,她还是表现得十分镇定。“我还是听你的安排,哪里都行。”

    郑茂然一直在观察她的表,现宋翠萍并没有露出那副沾沾自喜的神色,就满意地点点头,“好吧,这事我好好考虑一下。”嘴上说着,手就伸进了宋翠萍的衣服下面,用力的搓*揉起来。

    而佟建成今天晚上,也在实施一个重要的计划。

    八点钟的时候,他让司机去买了一个新号码,然后撇开所有人,来到自己在城南区的一房子里。房子里有一个他包养了多年的女人,资色还不错,二十六七的模样。

    佟建成进门之后,那女人就扑了过来,佟建成却没什么心思,只是问了句,“要你准备的事怎么样了?”

    那女的嫣红着脸,不安地看着佟建成,“你真舍得让我去?”

    佟建成摸着她肥大的**,“这事别人去不放心,只有牺牲一下你了。我会补偿你的,放心吧!”

    那女的就有些为难,只是看到佟建成那眼神,她就犹豫着点了点头,“好吧!那我听你的,只是让我陪别的男人睡觉,我有点不习惯。这么多年,我只熟悉你一个人的味道。”

    “非常时期,我也不想啊!这件事,你要做隐密一点,知道吗?除了你,其他人我都不相信。”

    “嗯!”那女人就欣喜地点点头,“只是,我有点紧张。”

    “别怕,你就把他当成我吧!反正他也不是一二回看着你流口水了。”佟建成脸上闪过一丝谋的冷笑。

    佟建成把刚买的手机号交给她,“你用这号码约他出来,然后找家宾馆开房吧!”

    那女的看到佟建成脸上的神色,冷静地点点头,放心吧!不会留下任何线索的。只是这件事办好之后,我想立刻出国,再呆下去迟早会引起他们的怀疑。

    “别紧何子键,护照我会帮你弄好,过几天就下来了。”佟建成摸着那女的后背,颇有些不舍,“英姿,你跟我也这么多年了,你知道的,我最信任的人永远只有你。”

    英姿就道:“这么多年,我也一直因为你的照顾,要不早已经不在人世了。别说了,只要是你的事,英姿一定会照办的。”

    “其实做出这样的决策,我也很难,现在沙县的局势,你也看到了,被人*到壮士断臂的时候。如果我不这样做,大家都得完蛋。”佟建成喝了口茶,“事办妥之后,你也不要太惊慌,他们是查不出来的。无非就是一个猝死,跟你无关。”

    两人在沙上坐了会,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佟建成拍了把阮英姿的**,“去吧!”

    阮英姿又亲了他一下,这才走了房间换了感的衣服。又在外面加了件外,这才提了个包出门了。

    佟建成就一个人坐在沙上,抽了好久一会烟,这才在半小时之后离开这里。一切,恢复了正常。

    沙县今年的雨季,似乎无止无休,接二连三的下过不停。

    黎国涛心不在焉在坐在家里,看到他老婆正在房间里晃来晃去,他就狠狠地骂了句,“晃什么死?烦不烦?”

    他老婆没工作,整天不是牌,就是出去跳舞。自从孩子出国之后,她落了个清闲。看到黎国涛朝自己脾气,她就没好气地回了句,“是不是今天没出去鬼混,就看家里的黄脸婆不顺眼了。有本事你带到家里来,我出去。”

    “什么神经!女人就是女人。小肚鸡肠。”黎国涛骂了句,心里就羡慕起佟建成来,还是他好啊!家里老婆很本份,无论是什么事,只要佟建成开口了,他老婆就不敢作声。

    更令黎国涛羡慕的是,佟建成还有一个包养了很多年的人。想到阮英姿那感撩人的材,黎国涛就忍不住吞起了口水。

    黎国涛也算是老油条,见过的女人不少,玩过的女人扳着手指都数不过来了。只是每天在外面花天酒地,总是感觉没有那种味。

    有一次大家喝得高兴的时候,佟建成就把他带到了自己的小别墅里,那是他第一次看到阮英姿,心里立刻就动起来。这才叫女人,这材,这模样,看上哪里哪里舒服。

    佟建成自然把黎国涛的表看在眼里,他这也是故意试黎国涛的,看看他这人品怎么样。谁知道这家伙从乡镇上来的乡巴佬,就是经不起考验。

    眼里除了钱就是女人,居然连自己的女人,他也看得这么津津有味。佟建成虽然心里不悦,但是黎国涛这人还是用得上,尤其是那锡矿财涛滚滚,让他能有更多的钱打点各方面的路。

    这个女人是佟建成培养了很多年的,有时候他不便出面的时候,总由阮英姿去摆平,阮英姿也没有让他失望过。

    黎国涛看到自己老婆水桶般的腰,大饼脸,瓜子嘴,心里就一阵烦闷。刚好这个时候,老婆的牌友又打电话过来叫她了。刚才还在叨叨唠唠黎国涛老婆,脸上立刻就乐开了花。

    也顾不上黎国涛,她就一个人出门去了。

    黎国涛对她打麻将的事是不管的,反正家里的一切,有保姆打点。他正想着是不是跟何子键勾通一下,送点礼,或者用别的办法,叫何子键不再追究了。

    只是心里又没底,也不知道何子键会不会接受这方面的贿赂。象他这样的年轻人,一般的都喜欢钱,但何子键例外。因为他听说了,很多人上门送钱的,都被退了回来。

    上次去南云乡的时候,同样没收礼,于是他就打消了送礼的念头。

    正感到头大的时候,有一个陌生的号码打进来。黎国涛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电话里响起阮英姿好听的声音,阮英姿正在沙县的一家宾馆内,躺在浴缸里给他打电话。

    “黎县长,我是英姿。”

    “啊!英姿——”黎国涛兴奋地站起来,有点茫然不知所措了。阮英姿竟然打电话给自己,太不可思议了。平时就算是有事,佟建成也不会叫她给自己打电话。今天这是刮的什么风?

    听到阮英姿的声音,他仿佛就看到了她漂亮的影。既**又翘成*人,浑散着无限的魅力。佟建成真是好福气啊!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是我,佟部长有点事叫我找你,我在湘汇宾馆,你过来吧!”阮英姿说话的时候,黎国涛就听到了一阵水声,她这是在干嘛?洗澡吗?洗澡也打电话给我?还是在宾馆,黎国涛立时就兴奋了。连连应道:“好,好,我马上过来。”

    男人的时候,就什么也不想了,黎国涛只脑海里只有阮英姿那妩媚的眼神,好几次在佟建成别墅打麻将的时候,他总是有意无意地朝阮英姿的**望去。

    阮英姿是现了,却没有露出不悦的神色,有时还偶尔笑笑,光是这一笑,就足够让一个的男人神魂巅倒。

    当然,黎国帮与佟建成合作多年,他想接近阮英姿,也有他的目的。他知道阮英姿知道佟建成很多秘密,现在自己与佟建成关系是他,要是哪一天他不爽了,把自己一脚蹬开?花了这么多钱,岂不是要鸡飞蛋打?

    黎国涛也不是什么好人,要不他就不会叫自己侄子做帐的时候,把自己提出来的款子记在帐上,这样他就可以知道,从自己手里流出去的钱,有多少孝敬了佟建成。

    他向佟建成透露这么个消息,也就是这个原因,有意无意地告诉佟建成,自己和他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

    如果能把阮英姿给驯服了,佟建成的所有秘密就将被自己掌握,到时佟建成就不得不尽全力帮他处理各种麻烦。官场上,这种鬼打鬼的事可多了,佟建成和黎国涛这点小心思,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不管怎么说,阮英姿叫他去宾客的时候,黎国涛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立刻就出了门,亲自开车赶到了湘汇宾馆。

    按照阮英姿说的房间号,黎国涛就兴奋地上楼去了。到门口的时候,他还装得一本正经,扯了扯领带,看看左右没人,就伸手按了下门铃。

    门居然没锁,他轻轻一推就开了。黎国涛就叫了声,“老佟,我来了!”

    浴室里传来一个声音,很温柔,很有惑力的声音,“他不在,去市里了。把门关上。”

    佟建成不在?那阮英姿叫自己为干什么?黎国涛立刻有点小小的警惕,浴室的门打开,阮英姿没有穿衣服,浑只包裹了条雪白的浴巾。黎国涛顿时就血上涌,什么也顾不上了,两眼愣愣地看着阮英姿前那片雪白。

    “黎县长,坐吧!”阮英姿没有丝毫做作,微笑着朝沙上指了指,“我去给你倒杯茶!”黎国涛看着她浴巾下的段,又吞了下口水。

    看来是老佟不在,她寂寞啊!

    阮英姿端着茶过来的时候,口的浴巾位置又低了些。黎国涛看在眼里,心口一阵狂跳。在伸手接茶水的时候,他的手就故意摸了一下阮英姿刚刚沐浴完的小手。那皮肤细嫩得,简直让人狂。

    今天的茶,好象味道不错,两个人面对面坐着,黎国涛就不断的打量着阮英姿,琢磨着今天晚上的好戏等下怎么开场。

    而阮英姿还是那样充满着女人味,笔直的长,漂亮的脸胧,再加上刚刚洗过澡后的上散出来的香味,让这个房间里多了些暧昧的味道。

    黎国涛刚才还不紧不慢地喝着茶,后来就有些克制不住地往那方面想。于是,三口二口把茶水喝完,就问道:“老佟找我什么事?”

    “其实也不是他,是我找你。”阮英姿就坐下来,两条雪白的大腿晃得让人心醉。黎国涛顺着大腿内侧看过去,只可惜,藏得比较深,没看到想看的内容。

    阮英姿看在眼里,忧郁地道:“老佟他不要我了,估计这么多年,他也泛味了。唉!我在沙县也没什么人,就想起了你。”

    “怎么可能?”黎国涛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很兴奋。不过,他还是尽量让自己别那么露骨,喝了口茶问道:“那你准备怎么办?”

    “不知道,也许准备去深圳吧!象我这种女人,早就应该明白,时间久了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我在沙县除了他,见得最多的人就是你了。心里想不明白,就只有找你出来聊聊天。”

    聊什么天啊?直接上多好?黎国涛心里窃喜,也不知道佟建成什么神经,突然就想把这小娘们给扔了。不过,前不久,他倒是听佟建成提起过,女人啊,时间一久就没什么味道了。

    黎国涛当时没往心里去,没想到佟建成说的竟然是阮英姿。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不过,越是这个时候,他越沉稳,既然是一个没人要的女人,自己还得压压她的威气。于是他就不露声色地道:“没事,我跟老佟去说说。如果他真不要你了,你有什么困难就来找我吧!”

    阮英姿就失望地站起来,不料那浴巾没裹好,不小心就撒开了,一具令黎国涛喷血的**立刻展现出来。黎国涛立刻感到一阵呼吸紧何子键,心跳加,什么也不顾了,就饿狼似地扑上去。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