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的争斗 67_1(文)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权色的争斗 67_1(文))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草根高官路最新章节正文权色的争斗67

    何子键在车里看着手表,整整等了二十多分钟,这才见到南云乡政府这些人出来。

    两个一把手来到车前,叫了声,“何县长好!”却见何子键没有反应,只是看着自己的手表,两个人心里就有些紧张。毕竟对方是堂堂的县长,不象其他人。在沙县除了郑茂然书记,就数他最大了。

    别看平时这两位一把手耀武扬威的,但是看到何子键还是有些心虚。不过,两人心里并不怎么担心,因为有这么牛叉的政绩摆在那里。南云乡是沙县第一纳税大乡,矿区为他们的政绩提供了有力的保障。

    有人说,在南云乡当一届书记和乡长,比个副县长还牛。两位一把手坐的车子,都是顶级奔驰宝马,二百多万一辆。除此之外,两人还有一自己的别墅。11在1线1书1库1

    这别墅都建在依山傍水之处,风景极好。看到何子键半天不说话,两人面面相觑。

    等秦川上车之后,何子键对秦川道:“告诉他们,今天去矿区视察。”

    说了这句话,柳海就动了车子,秦川朝车门站着的两人说了句,“何子键县长说了,今天去矿区看看。”

    廖乡长和孙书记这才缓过神来,立刻叫司机去开车。

    两个一把手的司机接到电话,自然就不明白生了什么事,直接就将奔驰s6oo给开了过来。廖乡长的是宝马75o,两辆车都是极顶给的牛车,跟县长那车一比,县长的奥迪顿时就比下去了。

    何子键瞟了眼那车,“你们真有钱!”

    两位乡领导顿时面如土色,狠狠地盯了司机一眼,这笨蛋!后面不是停着辆车报废的桑塔纳吗?只怪自己没说清楚,在县长面前摆谱,纯属找死!md,怎么不笨死!

    其实这也不能怪两位司机,当时电话里也没讲清楚,平时两人都是坐这车出去的,那桑塔纳也只是两人到县里开会才坐一回。谁知道在自己家里碰上了县长?

    县长的车走了,孙书记就说了句,“还愣着干嘛,上车啊!”廖乡长这才缓过神来。

    两人一前一后,开着车子追上县长的车。

    柳海看到他们跟上来了,微微停了一下,廖乡长明白他的意思,立刻就叫司机上去,在前面带路。

    南云乡有钱,进矿区的路也是水泥浇注的硬化马路。随着车子开进山区,远远近近不少的锡矿就显现在眼前。

    南云山的这些私营小矿,主要有两种开采方式,小型的矿都是以露天开采为主。只有黎明辉和孙江海的两大锡矿,才是结合了露天与井下作业的方式。

    看到大好的一片矿藏,就这样被这些人给糟蹋了,很多植被被破坏,严重影响生态平衡。何子键就有些心痛,也不知道以前那些当权的人是怎么想的,国家不是明明止私人开采吗?他们还是私下里偷偷摸摸地进行了。

    而且很多的大大小小锡矿,居然都拿到了当地政府的批文。温长风当时也把整理这个烂摊子,没想到把自己也摊在这上面了。

    若大的一片南云山,几乎被破坏得差不多了,就象一个垂暮之年的老人,上千疮百孔。还没进矿区,就到处听到一片隆隆的机械声。

    很多地方烟雾弥天,灰土飞扬。何子键就叫柳海把车停在一个至高点,俯瞰着那一片满目萧条的矿区之地。

    光是站在半山腰上,都能看到七八家小规模的锡矿。时不时从那里传来一声炮响,轰隆一声,地动山摇。

    两位乡政府的一把手跟在何子键背后,猜不透他在想什么。何子键今天突然造访,让两人措手不及,没有任何准备。以前上面来检查的时候,他们总会事先通知下去。然后很多小矿就停工一天,等检查组的人走了,他们再复工。

    锡矿开采,都是跟着矿脉走的,因此,对自然环境破坏力巨大。

    看着这些大大小小的矿区,何子键就问了句,“当时这些手续是怎么批下来的?”

    孙书记看了眼廖乡长,就向前走了一步,“这都是以前批下来的,自从前年开始,再也没有批过第二家了。”事实上,这二年一直有新的锡矿陆路续续拿到了所谓的合法手续。其中还有一些没有手续的也很多。

    孙书记这么说,意思就很明显,这都是以前批的,也不在自己的责任。看到何子键没说话,他就解释道:“两大矿区,都是由县里批下来的,当时做为县里的重点扶持项目。至于那些小矿,县里批的和乡里批的都有,不过自前年开始,自从省里颁了止乱开国有资源的文件,我们就严格执行这个规定,再也没有批过一家矿。”

    两年前,正是温长风刚刚到沙县的时候,他到沙县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大力整顿这些非法锡矿。但是事还没完,自己就倒在整顿的路上。

    何子键看着这片大好的山林,心里一阵婉惜。他就在想,如果一棍子打死,显然有些难度,就不定后果就象温长风一样。

    看来要整顿这片矿区,保护国有资源不再流失,还得分步实行。想着想着,他心里就有了主意。在山头上呆了足足半个多小时,何子键对孙:“对于那些没有手续的矿,一律关闭,强制执行!一个月时间内,你们必须把这件事完成。”

    早在二个月前,孙书记和廖乡长就接到了这样的通知。因为从县里某些领导那里得到风声,说新来的县长背景深厚,还是回避为妙。因此两人也试图紧缩掉一些没有手续的私营锡矿。

    但是人家就不干了,很多人交了钱,私下里送了不少红包。当时两人是拍着膛保证,只要有他们在南云乡,这矿就没问题,放心开采。现在你说要关就关,这哪行?那些送了红包的人就不干了。

    刚刚投下去还没把本捞回来,你们上面就反悔,人家势必要闹事,因此两人也感到事棘手,这事就这样一直拖着。

    拿了人家的钱,想吐出来就难了。而且也没有哪个愿意把到手的钱,又拱手送出去。

    两个人嘴上应着,心里却在打着小算盘,如何应对这次的行动。

    在南云山转了一圈,车子开进了那些坑坑洼洼的矿区山路,可把两位乡政府的一把手给心痛死了。这可是新买的车啊?哪能开这种地方?而且柳海似乎故意为难他们,好的地方不走,偏走那些没有修好的山道。

    在这片山路中巅波,估计这车也快要报废了,两人心痛了半天,也不敢多言。何子键看看差不多了,就叫柳海开着车回去。两大矿区也不去看了,先不要惊动他们,收拾了那些小矿,再来管他们的事。

    毕竟他们手上有县里的批文,不象其他的小矿,自己一句话就可以将乡里的手续全部做废。这一招,对有县里批文的大矿是行不通的。

    因此,看了个大概,柳海就掉头回去了。

    等再次回到乡政府的时候,差不多十二点钟,正是吃饭的时候。

    孙书记提出吃了饭再走,上南云乡最好的农家乐。何子键没答应,只是招待了一句,让他们把这片矿整顿好,期限为半个月。

    见县长不愿留下来吃饭,廖乡长就悄悄向秦川塞红包,每个二万的红包递过来,秦川笑笑,“何子键县长不兴这个。你还是收回去吧!”

    既不吃饭,也不收红包,两个人心里便有些傍徨,这个年轻的县长油盐不进,看来又是一个温长风。等县长的车走了之后,廖乡长就问怎么办?

    孙书记轻蔑地笑了声,“随他吧!装什么清高。”

    南云山两大锡矿之一孙江海正是孙书记的堂弟,因此,矿区的事,也涉及到了孙家的根本利益。孙书记当时也是搞锡矿家的,后来赚大了,花钱买了个村书记。

    三年时间,他就从一个村书记,爬到了现在的乡镇书记,这其中当然是钱起了更大的作用。这几年,由他手里送出去的钱,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了。

    用他的话说,要想仕途顺利,用金钱美女开道。

    因此,他们的奢弥生活,连何子键也没见过。据说这个孙书记每顿饭之前,都要喝一杯新鲜的人。而这温水,在保证绝对的新鲜,还带着体温。

    而他家里的车子,人见一辆,光是他自己就有三辆之多。一个乡镇的书记竟然富裕到这样地步,难怪他对人家说,就算给他一个县委书记,他也不干。

    这就说明了南云山的油水有多厚,廖乡长也不差,这两人在南云山的治理上,有异曲同工之妙。而且两个人配合得天衣无缝,同进同退,这在其他的乡镇是很难见到的。

    巨大的经济利益,已经将两人绑在了一起,因此,他们之间形成的统一战线,也就不足为怪。

    直到何子键走得远了,孙书记立刻就打起了电话。“佟部长,刚才何子键来过了,搞什么突然袭击,我们一点准备都没有。”

    何子键去南云山,这早是佟建成意料之中的事,因此他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此刻他正在打麻将,只是淡淡地说了句,“我知道了。”

    听到佟建成这么轻描淡写地应了句,孙书记就放心了,看来他早有准备。怕什么?大不了让何子键跟那个温长风一样下场。

    佟建成和黎国涛几个人正在打麻将,边有一个年轻的女的,正给他捶着肩。打完这圈后,佟建成就将牌一推,“今天就到这里吧!你们先回去,老黎留一下。”

    其他人就知道两人有要事商量,立刻识趣地走了。

    “何子键去南云乡了。”佟建成点了支烟,不疾不徐地道。

    “老佟,你说他会不会在查温长风的事?我可听说温长风的女儿从英国回来,一直盯着这案子不放。”

    “怕什么?以不变应万变。你给舒秘书长打个电话,将这事告诉他。”佟建成伸手将捶肩的女人拉到了怀里。

    何子键回到县里,立刻就叫秦川拟了个文件,坚决取缔那些非法小矿,不论是煤矿还是锡矿,通通关闭,绝对不能留下任务的隐患。

    这个文件一下来,郑茂然就露出了一丝微笑。其实何子键那天去南云乡的时候,他已经知道了,并且要王博配合他的工作。

    何子键还是忍不住出手了,这就意味着与方系一派的联盟有了缺口。王博协助政府机关出面,全力打击非法小矿,这是保护国有资源的有力措施。

    佟建成他们只能把这笔帐算在何子键头上,跟县委没任何关系。果然,在公安局的配合下,先是断了那些没有任何手续的小矿炸药来源,然后跟国土资源局,一起上山,几天之内就把二十几家小矿给炸了。

    这件事闹得很大,南云乡政府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一些小矿主纷纷来到乡政府静坐,以示搞抗。他们都是交了钱的人,怎么说炸就炸了。

    而且这次是县局配合地方派出所,直接上山就把矿给炸了。

    有些人扬言,如果不退钱,就把他们受贿的事捅出去。这下,南云乡政府立刻就有人慌神了。

    虽然这次只是炸了那些非法小矿,还有十几家大中型锡矿没有去动。但是他们也感觉到了不安。政府直接出面,这么雷厉风行的行动,他还是第一次看到。

    而何子键要的就是这一幕,看到他们乱了,有人投诉了,他才好插手。

    在这次的常委会议上,有几个人提出了反对意见,说下面绪很大,再这样下去,会激起民众的反抗议绪。这事是不是可以缓一缓?

    何子键瞄了一眼说话的人,正是常务副县长黎国涛。他淡淡地说了句,“做合法的事,还怕了非法的?那还要法律有什么用?国家明明止,三令五申地说了不许非法开采,谁给了他们这么大权力?”

    佟建成见战火终于烧起来了,他就淡淡地说了句,“那不过是非常时期,为了整个县区的经济建设,而带头搞起的一条产业链。如果真把他们都给搞下去了,沙县的经济就要倒退。”

    这的确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这几年沙县的排名都是靠前的,如果肃清了这些锡矿,煤矿,经济势必就要落后,在政绩与国家利益面前,做为一个县长应该如何选择呢?

    这时,郑茂然就说了句,“不管经济如何,非法的就一定要取缔。合法的矿也必须整改,否则长期这样下去,就破坏了生态平衡。政府机关在这方面,做得还是有成绩,正因为我们以前忽略了这些,才导致了今天开采过度的泛滥。”

    他看了眼其他人,缓缓道:“我看力度还不够,对于乡镇审批的煤矿,锡矿也要加大力度监管,是谁给他们样这么大权利?这个问题上,国土资源局要加强一下管理,不要给下面太大的权力。”

    党政二个一把手都这么说,谁还敢说话?佟建成和黎国涛都不作声了,低着头喝茶。他们知道,这是郑茂然借何子键的手,想收拾自己。

    在佟建成看来,何子键是个不讲道理的人,他需要的只是为民办事,博个好名气,因此,在矿区的问题上,他绝对不会手软。

    前段时间,就亲自见证了他的决决,为了震慑王博,连军队都派上了用场。到底自己的实力,能不能憾动何子键呢?佟建成得好好掂量一下。

    这几天,县长线被打暴了,全都是关于矿区的事。

    很多人投诉,南云乡政府有人拿了钱,最终没给人家办事。两个接线员就忙开了,有几得几个电话一起接。

    何子键叫秦川整理好这些材料,哪天说不定就派上了用场。这些投诉电话,大都是反应书记和乡长的,他们当初给那些非法矿主分了方便之门,现在又把矿给炸了,难免人家心里不服。

    廖建平与孙太正两个人就头大了,天天有人到乡政府闹事。扬言不把钱通给他们,他们就要投诉到县里去。

    两人也不知道这些人会不会已经有人开始投诉了,这天晚上,两个人呆在孙太正的别墅里,商量着对策。

    这时,孙太正的手机响了,是侄子孙江海打进来的。“叔,人抓到了,要不要带过来。”

    “不用!这事你自己安排,只要他不上诉了,就息事宁人吧!”

    在孙江海的别墅里,有一个村民被打得鲜血淋淋的,孙江海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手里夹着雪茄烟,冷冷地看着那人。这村民正是本村一矿主,刚刚借了四十几万,和别人凑在一起,托孙江海的关系,找到了孙太正。

    送了五万多块钱的打点费,孙太正答应帮他们把这事摆平。可就在他的矿开工不到三个月,前几天就被国土和公安局的人给炸了。

    这村民叫孙玉强,也是孙江海一个村子里的人。如今县政府的文件一下来,而且这么雷厉风行地行动,他们没有任何准备。

    只有到乡政府去找个说法,因为孙玉强闹得太凶,孙太正就叫孙江海把他给办了。

    孙江海从椅子上站起来,用脚踩着孙玉强的头,“孙玉强,老子就是要搞死你,就象捏造死只蚂蚁一样,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拿你点天灯?”

    孙玉强也是个不要命的人,以前就在村里混的,只是实力比不上孙江海。虽然被孙江海的人打成这样,他还是很犟地道:“有本事你找死我,要不就得赔老子的损失。”

    “真不要脸,老子就是打死你,你又能怎么样?”孙江海用力一踩,屋里立刻就传出孙玉强的一声惨叫。

    孙江海抬起脚,对两个手下道:“打断他一条腿,扔出去!”

    看到两个手下拖着孙玉强出去的时候,他就骂了句,“要是让老子知道你再去投诉,灭了你全家!”

    “啊——”

    外面一声惨叫传来,很快就听到一个手下叫道:“孙玉强跑了!”

    “妈的,两个废物!”孙江海从屋里出来的时候,现另一个手下肚子上插着一把匕,正痛苦地倦在地上。

    孙江海也没去管他,朝另外一个手下吼道:“还不快叫人去追!”

    md,真没想到,这小子上还藏了把匕。

    沙县的雨季终于来临,连二连三的几场大雨,让出门在外的人们苦不堪言。

    何子键下班回到家里,走出电梯的时候,不忍朝温雅那门口望了一眼,很奇怪,好多天没有看到温雅了,她到底去了哪?

    用钥匙打开自己的门后,何子键总觉得有些不对。于是他又退回来,敲了敲温雅的门。“温雅,你在家吗?”

    叫了几声,房间里没反应,何子键皱起眉头嘀咕道:这丫头去哪了?好象有一个多星期没见到她人了。

    进了自己的房间里,他又到阳台上看了眼。天快黑了,又下着雨,不过还是能看清对面阳台上的一切。

    铝合金封闭式阳台上的凉衣架上,依然挂着温雅那二一黑一白的内衣内裤,还有两件白衬衣和一条黑色的牛仔裤。

    阳台上铝合金的窗户,关得严严实实的。何子键就耐闷了,你说这温雅去了哪?于是何子键打了一下她的电话,居然关机。

    温雅不是跟刘晓轩熟的吗?会不会去饶河市了呢?何子键拨通了刘晓轩的手机。

    刘晓轩也是刚刚化了装,正准备去录节目,没想到接到了何子键的电话,一颗小心肝就砰砰直跳起来。

    “喂!是子键吗?”

    听到刘晓轩的声音,何子键就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个夜晚,刘晓轩在电梯里吻自己的景。自从那一次后,也不知道刘晓轩怎么想的,似乎也在刻意回避这个问题,两人一直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

    何子键到是直来直往,尽量保持着声音的平静,“晓轩,温雅这几天有到你那里来吗?”

    听到何子键叫晓轩,刘晓轩的心里既是紧何子键,也有些小小兴奋。

    尽管何子键关心的是温雅的行踪,她也知道何子键最近在调查温长风的案子。只是这个案子很跷蹊,迟迟没有侦破。

    刘晓轩压抑住激动的心思,温柔地回答,“没有啊?”刘晓轩刚说完,突然想起了什么,便紧何子键地问起来,“是不是她出什么事了?”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