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的争斗 66_1文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权色的争斗 66_1文)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第二天一早,何子键刚到办公室,王博就匆匆赶来了。

    “秦秘书,县长在不?”

    看到王博到来,秦川十分意外,不过这个王博平时不怎么听县长的招呼,秦川就回了句,“他很忙,你先等着吧!”

    王博以前是很针对何子键的,但是看到他深厚的背景,就心虚了。如果何子键真要动自己,估计连郑书记也保不住。

    昨天晚上整整一个通宵没睡,王博亲自带着人展开搜索,终于在凌晨四点多把几个打劫的摩的司机找到了。还好,丢失的包和手机都找了回来。

    王博不敢邀功,当下就匆匆赶来向何子键汇报。没想到秦川不给他好脸色看,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叫你以前老跟县长做对,人家秘书你一下又怎样?

    何子键听到声音,就喊了句,“让他进来吧!”≡≡在≡线≡书≡库≡

    听到这句话,王博心里就紧张了,因为昨天上午何子键那句话说得很重。搞不定就要干掉自己。

    王博手里提着个塑料袋,进门之后,他就叫了声;“何县长。”便把塑料袋放在椅子上。

    何子键点点头,正视着王博,也没说话。

    秦川这次没有给他倒茶,平时有人的时候,总会进来倒杯茶的,今天这杯茶就免了,浪费茶叶。

    王博看到何子键一脸严肃,他立刻道:“东西都追回来了,这是包和手机,你看看有没有少什么?”

    王博将塑料袋里的两样东西拿出来,恭恭敬敬地放在何子键面前。

    “人抓到了吗?”何子键打量了一眼,看到董小飞的包完好无损,也没去动。

    “抓到了,抓到了。”王博几乎是陪着小心地回答,这种态度以前是绝对不会有的,今天还是头一次。他的态度转变,让何子键看在眼里,心道:算你还识相,别以为有郑茂然罩着,我就动不了你。

    王博的表现,让何子键决定再给他一个机会。因为王博脸上的黑眼圈,证明了他昨天晚上的努力。更重要的是,东西找到了,一样没丢,算他功劳一件吧!

    听说打劫的几个人抓到了,何子键就拿起包站起来,“走,去看看!”

    何县长要去公安局看那几个犯人?王博看到他眉宇间那道冷冽的杀气,心道那几个犯人恐怕要糟糕了。

    他也没有多想,在前面带路。

    两辆车子进了县公安局的大门,王博把县长引到自己办公室,亲自倒了茶,然后吩咐将四个打劫的摩的司机押上来。

    同时又叫人把何子键的心腹冯武叫来,同时还有刑侦大队的熊林峰。何子键坐在沙上,一言不,只不过喝了口茶,直到四个犯人押上来了,他才放下杯子。

    这四个人年轻不怎么大,都在二十到三十五岁之间,被押进来的时候,早已经吓得脸如土色,战战兢兢的。

    看他们的样子,估计已经被打过一顿了,脸上都肿了起来,手臂上也是很多红红的印子。

    何子键走了过来,巡视了四人一眼,突然出手,叭叭叭叭——四记清脆的耳光,响切了整个办公室。手都打痛了,而且下手很重。每一记响声,让每个人的心里都不由自主地紧何子键一下。

    何子键火了,亲自动人,这已经是很不寻常的事了。何子键打了四个各一记耳光,似乎还不解恨。md,老子的女朋友,你们也敢打劫?我这个县长干什么吃的?

    冯武倒还是第一次看到何子键这么大火,而且出了人,刚才进来的时候,他就料到了,何子键肯定会大脾气,但绝对没想到,他竟然生气到了这种程度。

    四个摩的司机被何子键抽了一巴掌,脸上就更肿了。

    有两个人嘴巴里还出了血,办公室里更是气氛紧何子键,连王博都感到手心微微出了汗。

    打完人后,何子键冷冷地问道:“谁砸的车?”

    一个干警回答,“是他!”

    “是谁抢的手机!”

    “这个!”另一个干警指着倒数第二个摩的司机回答。

    何子键看着两人,足足盯了好几分钟,才缓缓地道:“把他们的断!”

    这句话一出,整个办公室里的空气顿时都凝固了。王博此时感到后背已经完全湿透,甚至自己的双腿都有些打颤。因为他分明感觉到,何子键上好重的杀气。

    四个摩的司机顿时吓得跪在地上,惊恐地喊道:“不要,不要啊/!我们下次不敢了。”

    何子键猛地拍了把桌子,吼了起来,“你们打劫抢人家的东西,砸人家的车时,怎么就没有想到不要?”

    砰——这一巴掌拍得好重,感觉到连房子都在颤抖,何子键已经到了盛怒的极点,冯武现他的头似乎都要竖起来了似的。

    几个干警将刚才指出的两名疑犯拖了出去,外面传来两声惨啊!不一会儿,四名干警就拖着两名疑犯进来。

    这两人的手都已经被打断,软趴趴地垂吊在那里,人已经昏死过去。

    何子键点了支烟,冷冷地说了句,“带下去!”

    这时,干警才把这四个拖走。

    冯武和熊林峰留了下来,王博很紧张地站在那里,他感觉到一股很强大的压抑,令人连呼吸都感觉到很困难。

    何子键怒的时候,居然这么恐怖,这么血腥。想起刚才的场面,不由再次打了个冷颤。

    三个人站在那里,就象三根木桩一样,直的,一动不动。何子键平息了很久,抽完了整支烟,这才抬头道:“马上召集所有的领导班子,十分钟后开会。”

    县长要在公安局里开会,王博立刻就叫熊林峰传令下去,他感觉到可能又有一次大行动要来了。

    果然,十分钟后的临时会议,何子键冷峻的面孔,很严肃地站在主席台上,拍着桌子跟大家吼道:“沙县的治安,刻不容缓。必须马上,立即展开一次大规模的严打行动。我以后不希看到,听到还有这样的事生!以后这种事,生在谁手里,谁就自动请职,不需要我再强调!”

    对于这次的会议,王博没有任何异议,等何子键开完会离开了,他回到办公室里,好久才平静下来。今天给他的感觉,实在是太震憾了。

    王博又把冯武和熊林峰叫来,“今天的事,谁也不能说出去,否则严惩不怠。”

    二人知道,他说的是何子键打人,和叫人把那两个抢包的摩的司机把断的事。

    两人叭地一个立正,“是。”

    王博这次如此听话,不仅仅是因为何子键怒了,还有董小飞那摆在那里的份。堂堂副书记的女儿来沙县,居然被人打劫了。

    要是上面怪罪下来,谁都担当不起,等事吩咐完了之后,王博又把冯武留下,“车子修好了,等下你亲自送过去。”

    这次事交给冯武最合适,冯武很干脆地应道:“好的,我这就去办。”

    沙县,再次迎来了一次严打。

    这次是清水堂肃清之后,沙县公安局动全部的力量,局里出动了,各分队出动了,各派出所也出动了。

    整个沙县管辖范围之内,展开了一次轰轰烈烈的严打行动。干警们都很卖力,也没任何人敢偷懒。所有的重要交通关卡,人流密集的地段,几乎都能看到民警的影子。

    这次严打持续时间之长,规模之大,投入人力之多,尚属于沙县历史上之罕见。王博这次表现得很好,不折不扣地执得了何子键的全部命令。

    很多人对这次严打感到很奇怪,为什么突然之间就来了这么一个行动,在他们还没有明白真正原因的时候,郑茂然也问起了王博。

    王博还是将董董小飞在沙县被人打劫的事说了出来,但是隐瞒了何子键在公安局打人的那一幕。这也是王博第一次对自己最忠诚的人隐瞒一些真相。

    沙县其他的常委也纷纷对这次严打感到莫名奇妙,虽然一些人在心里隐隐担心什么,但是看到这次严打行动轰轰烈烈的展开,他们心里就犯嘀咕,但是谁也不知道事的真相。

    听说是崔副书记的外甥女儿来沙县被人劫了,郑茂然立刻就出声音支持这次行动,而且拨了专门的经费,对这次严打有功的人进行奖励,也给在执行任务的所有干警一定的补助。

    沙县前规模的行动,引起了市委和其他各县的关注,并且大力提倡与支持。一时之间,在整个饶河地区,一些县市也给纷效仿,展开了不同规模的严重行动。

    这一次,是那些犯罪分子在劫难逃的一年,也是那些不法分子最为低弥的一年。很多犯事的人纷纷逃离饶河地区,跑到沿海一带避难。

    全省各大报纸,电视台也纷纷报道了这件事,事隔不久,省委就组织了一次会议,针对沙县次大规模严打的事进行了表扬和宣传。也因此在整个省区展开了一次又一次的严打行动。

    先后在二三个月内,整个湘省境内掀起了一场空前规模的严打高*潮。

    事隔了半个月时间,姚红早早去了深圳,何子键才把董小飞的车,手机,包送到了省城。

    来到省委大院,何子键把车停好。

    这个地方,曾经是两人恋恋不舍分手的地方,每次何子键送她回来,两人都要在这楼下留恋很久。拥抱很长一段时间,董小飞才会上楼。

    现在,在何子键心里却有一种很复杂的感觉,曾经相依相拥,会是今天的分手之地吗?看着董小飞家的房子,在楼下足足吸了两支烟才决定下来,然后坚定的走上楼去。

    董小飞已经有半个月没有上班了,她哪也不去,一个人呆在家里。董大小姐的闺房,摊满了大大小小的很多何子键照片。

    这些照片上,有着两个人从小长大的记忆。青梅竹马的恋人,一朝分散,留下的尽是遗憾。

    房间里还飘着那《分飞》,董小飞泪流满脸,呆呆地坐在那里,脑子里一片空白。经典伤感的歌词,一遍又一遍地响着:雨纷飞,飞在天空里是我的眼泪泪低垂,垂在手心里是你的余味谁了解真心的付出换来是离别……

    我知道,没有永恒……

    小飞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任自己怎么喊都不出来。

    何子键推开门,看到董小飞伤心绝的样子,心里就狠狠地痛了一下。都是自己惹的祸,让原本开朗活泌的董小飞,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半个月下来,她明显地消瘦了许多,脸上的泪痕,象刀割一样,深深地刺痛着何子键。我该死!

    当他看到董小飞手里的打火机和照片时,何子键就冲了过去,“不要——”将照片抢在手里,紧紧抓住了小飞的手。

    “小飞!不要!”

    董小飞这时显得格外冷静,看了眼何子键后,抽离了双手,然后转过去。背对着何子键道:“你来干嘛?”

    “我把你的东西找回来了。”何子键轻声道。

    董小飞没有说话,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她极力睁大了双眼,想让泪水不要流下来。长长地吁了口气后,她看着窗外,一动不动。

    何子键再也控制不住,冲上去从后面抱住了她,“小飞,你听我解释!”

    董小飞没有挣扎,也没有任何反应,任何子键从后面紧紧地抱着,紧紧地抱着。脸上的悲切和目光中的忧郁没有改变。

    过了好久,才听到她喃喃地道:“东西丢了可以找回来,心丢了能找回来吗?”

    “分手吧!何子键,这不是我要的。”

    董小飞的态度很坚决,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何子键的心里狠狠地痛了起来,象被有人用刀子在捅,一下一下的捅,捅得那么用力。他的心痛,不为别的,只为董小飞的憔悴,她的伤心,她的难过。

    看来自己真的是错了,不可能每个女孩子都象申雪那么体贴,那么听话,那么温顺,每个人的心思各不相同,董小飞也没有错,她坚持自己完美的

    就象祖国的领土一样,不可分割。这是一种观念的问题,就没有对错!

    只是放不下董小飞,又能放得下申雪吗?还有肖迪,虽然她的出现,有点突兀,但是两人还是了,做了。

    还有姚红,以后该怎么办?何子键心里极度矛盾。

    也许,自己不愿意看到任何一个人为自己受伤,可能就正因为这样,才伤了所有的人。何子键此刻的心,就象站在十字路口,有点傍徨。

    董小飞从他怀里出来,擦干了所有的泪水,再也没有看何子键一眼。这时,董叔从门口出现,对董小飞说道:“车来了!走吧!”

    董小飞就拉出早准备好的一只皮箱,很坚定的出去了。

    房间里响起皮箱轮子滚动的声音,就象一道告别的钟声,一下一下撞击着何子键的心灵,何子键呆立在当场,脑子里很乱,很乱。

    董小飞上车了,车子直接开往机场,她是今天二点的航班,目标地点纽约。

    董正权走过来,对何子键说了句,“走吧!”

    看到何子键没有动,他就叹了口气,“男人总有犯错的时候,关键是看你怎么去弥补。”

    何子键叫了声,董叔,我……

    董正权摆摆手,“不要跟我说,留着以后跟她解释吧!这段时间让她静一静也好,大家都有时间把问题想清楚。”

    车子飞快地开着,没有任何犹豫,就象董小飞的态度,坚决而果断。她的心思,似乎已经不再为任何事物而停留,她要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

    在太平洋的彼岸,也许能找到自己疗伤的港湾。

    在省城的机场里,何子键叫了她几声,董小飞连头都没回,很镇定地走了。看到她上飞机的那刹那,何子键突然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

    董小飞走了,叫何子键的时候,他摇摇头,黯然道:“让我再呆一会!”

    董正权也没管他,和司机离开了机场。

    人走了,花儿谢了,一切都烟消云散了吗?

    机场里飘来一阵音乐,正是苏有朋的那《伤口》。

    何子键头一次显得这么落魄,垂头丧气的样子,在机场里呆了很久,他才慢悠悠地走出来。

    一辆红色的宝马车,停在他面前,“上车吧!”带着眼镜的肖迪探出头来,朝何子键喊道。

    何子键长长地吁了口气,从上掏出支烟,叨在嘴里点上了。然后猛地拉开车门,坐上去。

    在车上,他也不说话,只是拼命地抽着烟。

    “她走啦?”肖迪通过余光,观察着何子键的脸色。

    看到何子键半天没有回答,她就道:“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她也不会离开。这几天,我一直都在看着她。整整半个月,她都没有出来过。我想,我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来弥补一下。小飞这个人好的,我们这样也许真的错了。”

    肖迪幽幽地说着,语气那么温柔。

    何子键一直保持着沉默,烟一支接一烟地抽着。,肖迪就继续道:“其实这段时间,我也好好想过,离开你。但是我真的放不下。也许每个人都有自私的一面,放弃你,并不等于成全她。”

    “我也同样你,得那么干脆!经过这件事,我想我们都要冷静地考虑一下,三个人之间,该怎么面对,怎么相处。”肖迪笑了一下,笑得那么勉强,“你是我的相公,一辈子的人,我想我是不会放弃你的。你自己努力吧,怎么把正宫娘娘追回来。”

    何子键终于说话了,“暂时不去想了,我还有一年多的时间,让大家都静一静吧!沙县那摊子事,绝对不能因为感的事,就把它给荒废了。否则就对不起我自己,对不起老爸的期望,对不起沙县的几十万百姓。放心吧,我没这么脆弱!”

    “这就对了!不管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支持你!”肖迪笑了笑,“我送你回沙县?”

    “不用了,我自己走吧!”

    ******

    从那以后,何子键象变了个人似的。他把心思,全都放在了对沙县的治理上。

    除了工作,还是工作,整个人,就象一部永不停转的机器,他誓,一定要将沙县目前的局势彻底改变过来。

    在董小飞走后的两个月里,他已经成了一个工作狂人,整个县政府的人,只要提到何子键县长,他们就在背后吐舌头。太工作狂了,就象写字楼里的白领一样。

    在体制里,绝对是一个例外,一般进了体制的人,哪个不是混吃等喝?人五人六的?有几个真心为民办事。

    很多体制里的人,上班聊聊天,扯扯谈,看看报纸,这一天就算过了。有时候明明有人来办事,他们就视而不见。只顾自己聊天扯谈,把办事的人丢到一边。

    现在何子键推行了个干部问责制度,这种现象好了许多,因为只要有人投诉到县长线,他们就死定了。只是令何子键很奇怪的是,县长线开通了这么久,每天打进来的电话总是不多。

    电视台也在每天不停地宣传,难道这县长线就这么不招人喜欢?

    看来老百姓还是不太相信政府监管的力度,有的人更是担心害怕报复,生这种况,何子键也很无奈。

    前两天何子键去了趟城南菜市场,看到那里的环境脏的,过往的行人几乎是捂着鼻子才能跑过去,而旁边的住户,却是苦不堪言。

    这卫生工作没搞好,何子键就问旁边的人,为什么就不打县长线,他们可以通过县长线监管的,那些人回答,县长线是什么东西?没听说过。

    这话说的,让何子键汗死了。不是天天在电视台放么?怎么就叫没听说过?

    还有人回答,那玩艺没试过,也不知道管不管用。

    他们当官的,哪个不是官官相护,打了估计也是白打。说不定还被人家一道,半夜砸了你家的玻璃门窗,再给人家打一顿,这就完了。

    何子键一边问,秦川就拿着本子记,几个市民看到这两人怪的,说了半句就不说了。你问就问,干嘛还拿个本子记?不会等下真被人报复吧?说着说着,人家就跑了。

    秦川急了,喂,你们别走啊。

    那些人回答,我傻啊,再不走估计就要被人打断腿了。

    何子键就叫秦川打了个电话,把环卫局的卢森叫来。让他自己看看这卫生是怎么搞的。卢森过来之后,就一个劲地抹汗。

    他解释道:“现在的区域都是承包的,是自己监管不力,监管不力,一定改正,一定改正。”去年底,何子键不是答应卢森,给他们拨了专门的款项,这些设施是有了,但是后期工作没跟上。

    卢森的态度一直还是蛮好的,但是让何子键失望的是,工作没做好,光有态度不行。他跟卢森强调了几句,自己以后会经常不定期地巡视,如果再生这种现象,你自己看着吧办!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