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的争斗 65_2(文)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权色的争斗 65_2(文))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等董小飞喊的时候,人家早就跑得远了。看着被砸破的车窗,董小飞气得跺了跺脚,“这是什么地方啊!乱七八糟的。”

    手机被抢,车被砸,包也不见了,董小飞气得牙根痒痒,不是前不久才扫过黑了吗?这沙县也太乱了点。估计这次的几个抢包的,是几个散户。

    但看他们之间配合的默契,应该不是第一次了吧!这个该死的何子键,大半天也不来,等下看我不骂死他!

    而何子键正与小飞通着电话,突然就没了。不会生什么事了吗?何子键拿了何子键名片扔过去,“师傅,车修好了打这个电话,我先去了。”扔了名片,拦了一辆的士,急急朝高入口赶去。

    看到何子键后,董小飞就气乎乎地不说话,也不理他,别过子看着大路边。

    “出什么事啦?”何子键跑过来一看,这是怎么回事?“撞车了?”

    “被打劫了!”董小飞这才回了句,“你就不能早点过来,一定要我在这里等。”

    什么?被打劫了?

    何子键还道她开玩笑,仔细看过现场,这才相信了她。邪恶之风屡不止!这些人该杀!何子键不露声色地拨了个号码,“你到高出口来一下!”

    这个电话是直接打给王博的,他要让王博看看,这段时间他都做了些什么?这算什么治安?何子键已经不想再直接指挥冯武,要王博自己去处理这件事。

    挂了电话后,何子键就朝正在生气的董小飞走过去,“小富婆,你人没事吧?”

    “废话,我要是有事,还能站在这里?”董小飞被打劫了,心不好,火气自然就在何子键上。

    要不是他晚来这么久,哪能给人家劫了?今天倒好,只是手机和包,值不了多少钱。万一自己的人出事了怎么办?董小飞生气也是有原因的,生这种事,换了哪个女孩子都一样。

    何子键就讪讪地笑笑,“人没事就行了,我们走吧!”

    董小飞哼了一声,却不肯动。

    “小富婆,再不走,我抱你了。”何子键逗了她一句,说真的,在这高出口处,还是蛮多人的,真要他抱,他也不好意思。

    幸好这个时候,王博开着警车来了。

    他也不知道生了什么事,除了司机,也没带什么人。

    “何县长。”王博跑过来叫了声,看到何子键与一个很靓丽的女孩子呆在一起,他就一直在琢磨着这个女孩子的份。怕不是他女朋友吧?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没错。

    只是王博看了眼那辆别克,立刻就吸了口凉气。省城牌照的车,那车窗是怎么回事?有多年刑警经验的他,自然一看就明白了。

    还不待他话,何子键猛地拍了把别克车的引擎盖子,朝着王博吼道:“你自己看看!这是什么世道?你们这些公安都是干什么吃的?限你二天时间,把人给我抓回来!”

    刚才还温言细语的何子键,突然起了雷霆大火。

    他指着王博道:“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清水堂都帮你肃清了,难道治安也要我帮你管吗?岂有此理!”何子键怒火正旺,朝王博劈头盖脸大骂了一通,然后拉着董小飞,“我们走!”

    看到何子键带着那女孩子进了出租车,王博一直没敢说话。刚才何子键朝他脾气,他也只能认了。自己心里的确对何子键有成见,但是前段时间军队的出现,让他大为震憾。

    不止是他,连郑茂然都没料到,何子键会有如此背景。人家真要搞掉自己这个公安局长,的确不是什么难事。王博抹了把汗,在想自己这么做是不是错了。

    待何子键走后,他马上打电话把冯武和熊林峰都叫了过来,又在路的几个小贩那里了解到了事的经过。一只手机和一个包被抢!车窗被砸!

    妈的!简直翻天了,这些畜生!

    王博狠狠地骂了句,对两人道:“马上去追,今天晚上无论如何要有结果!”

    的士刚到楼下,何子键的电话就响起来了。他掏出钥匙对董小飞道,“十楼二号,你先上去吧!”

    电话是舒秘书长打来的,何子键忙于跟舒秘书长说电话,就把家里还有个没穿衣服的肖迪忘记了。

    打完电话,已经过了十来分钟,何子键突然记起肖迪那丫头还光着子躺在上,也不知道姚红给她买好了衣服没有。于是他大叫一声,“我的妈啊!糟了!”

    肖迪正坐在房间里,披着何子键的衣服,裤子也没穿,开着空调坐在沙上看电视。看看墙上的时间,都过了十二点了,何子键这家伙也真是的,就这样把自己丢在家里,光溜溜的他就不担心?

    正准备打电话过催催,门锁传来一阵钥匙的声音,到底还是回来了,肖迪就兴冲冲地跑去开门。

    “啊——正宫娘娘。”肖迪失声叫了出来,立刻用手捂住了嘴,马上把门关上。

    但是这一幕,没有逃过董小飞很的眼睛,在门关上的刹那,她目光瞟过肖迪没有穿裤子的下,当时就傻了。

    她当然认识肖迪,看到她那古怪的样子,董小飞好长一阵子才缓过神来。难怪上次就觉得不对劲,原来他们早就好上了,而且你看她……你看她……居然连裤子都没穿。

    这个打击实在是太大了,自己这么远跑过来,没想到他却在房子里藏着别的女人。董小飞的脑子里突然乱糟糟的。

    “小飞!”何子键从电梯里出来,看到董小飞站在门口愣,就赶紧跑过来。

    董小飞含着泪水看了她一眼,突然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然后扭头就跑。

    “小飞!小飞!”何子键看到没有关严实的门,心想可能糟了。也顾不上进去看一眼,就朝董小飞追了上去。

    “小飞,你怎么啦?”

    董小飞理也不理他,一边哭一边不停在按着电梯的按钮。

    何子键回头看了眼,就见肖迪穿着自己的衣服,出现在门口。由于衣服比较大,肖迪双手抱在前,满脸尴尬。

    何子键自然明白生了什么,可这种事,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时,电梯在十楼停下,柳海和姚红提着衣服走出来,董小飞就气冲冲地跑了进去。

    “小飞妹妹。”姚红还道这衣服是替董小飞买的,可走出电梯的时候,却现形有点不对。“何子键县长,衣服买回来了。”姚红扬了扬手里的塑料袋,朝何子键喊道。

    何子键却顾不上她,大步朝电梯口走来。电梯门却在此时关上了,何子键急得连拍了几下,大叫道:“小飞,小飞。你听我说。”

    等他伸手去按电梯按钮的时候,电梯已经启动,正急向下层而去。

    这下玩大了!何子键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看着门口的肖迪,突然就冒出一句,“你干嘛要开门?”说完,他就抢过姚红手里的衣服,朝肖迪扔了过去。

    “把你的衣服穿上吧!”

    肖迪接过衣服两只眼睛睁得大大地望着何子键,脸色突然变了变,委屈地耸耸鼻子,抱着衣服掉头跑进了房间。

    姚红这才明白了个大概,原来何子键房间里还藏着这么一个大美女,当初还道这衣服是替董小飞买的。看到肖迪委屈地进了房间,姚红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只是叫柳海赶快去追董小飞,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才好。柳海立刻就从楼梯口跑下去了。

    何子键进了房间,坐在沙上点了支烟,狠狠地抽了起来。姚红站在客厅里,本想劝他几句,何子键了何子键嘴却自己无从开口。

    肖迪换上衣服,抓起自己的包,鼓着嘴看了眼何子键,委屈地跑了出去。

    自己又不是故意的,干嘛冲自己这么大火?看到这个不讲道理的家伙,肖迪委屈的。看来自己远远不如董小飞重要,为了她居然可以朝自己脾气。

    肖迪也挂不住了,跑出了何子键房间。

    姚红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她就在心里责怪自己,好象这事自己也有错。干嘛好端端的就出了这种事?要是自己早一点过来,也许一切就不会生了。

    看到肖迪跑了之后,她就追上来,肖迪上次在姚红女儿生的时候,她们见过面,当时肖迪还打了个大大的红包给苗苗,姚红自然就记住了她的名字。

    她跑过来拉住了肖迪,“他已经够烦的了,你就不要生气啦,他也不是故意要冲着你火的。”

    肖迪才不会这么好说话,她推开了姚红的手,“姚红姐你不要拉我。”说着,肖迪就进了电梯,也不顾姚红的劝阻,固执地离开了。

    姚红回到屋里,看到何子键还在抽烟,就劝了句,“你还是打个电话给冰冰吧,小飞这阵子你让她跑到哪里去?”

    何子键坐在那里没有动,心里糟透了。

    他也想解释,可这事怎么解释?解释分明就是骗人,自己与肖迪的事,也不是骗骗董小飞就可以过去的。

    刚才一心急,就冲着肖迪了顿脾气,这下可好了,把两个人都得罪了。两个女孩子,追哪个都不行。看到姚红进来,何子键就知道肖迪肯定也生气跑了。

    他就坐在那里,一声不吭的。

    这种正宫娘娘碰上西宫娘娘的事,估计一下子说不清的。平时在政府机关有头脑的何子键,也变得一筹莫展。

    姚红见何子键不肯打电话,她就走进卧室里,给冰冰打了个电话过去。

    冰冰听说董小飞来了沙县,她正和胡磊坐在沙上看电视,如今胡磊把宁古那边的产业处理地,正准备进军沙县的房地产,二个正合计着,姚红的电话就来了。

    “表姐,你怎么来沙县了?”冰冰很奇怪地问了句。

    姚红也懒得跟她解释,只是告诉她董小飞来了沙县,刚才跟何子键吵了架,气冲冲地跑了,自己叫柳海去追她,也不知道能不能追得上。

    冰冰知道了姚红的意思,忙回答道:“我这就去。”

    挂了电话,冰冰就道:“小飞来了,也不知道怎么的,跟何县长吵了几句,正脾气跑了。沙县这地方不怎么安定,我们快去找找她。”

    胡磊听到这事,马上又打了个电话给冯武,“你赶快派几个人,给我把董小飞找出来。”

    冯武还是在乌林就认识了董小飞,刚才不看到董小飞和何子键两个人坐上的士走的,怎么眨睛之间就出事了呢?

    为了董小飞车子被砸,包和手机被抢的事,他也正在追查。接到胡磊的电话,也没问为什么,立刻带着人出去搜索。

    柳海是何子键的司机兼保镖,从楼梯口下来,远远就看到董小飞气乎乎地向前冲。他跟董小飞比较陌生,追上了也不敢去拉。那是领导未来的老婆,柳海就这样跟在她后,董小飞向哪,他就向哪。

    现在的董小飞,一没车子,二没手机,上钱也没有,冲出那片小区之后,她就盲目了。

    只是人在气头上,也顾不上那么多,不管东西南北,只要离开这个地方,离开那个大坏蛋就行。这个死大坏蛋都跟自己这样了,还在外面玷花惹草,男人真不是个好东西!

    董小飞愤愤然地在心里骂道,人却漫无目地地飘着。她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就这样一直向前冲。

    突然,她现后面跟着个人,还道是何子键来了,就气冲冲地道:“你来干嘛,还不去陪你的小人。我以后再也不要见到你了,我们分手吧!”

    说了半天,也不见有人回答,她跺了跺脚,扭过头来,才现是何子键那个司机。这该死的大坏蛋,居然不来追我!哼/?1这辈子也不要再见到你了。

    董小飞见追过来的是柳海,心里就更气了。

    捂着脸跑了一阵,柳海也一点也不敢松懈,紧紧地跟在后面。突然,一辆车子飞快地开了过来,柳海大喊道:“小心——”然后奋力扑了过去,推了董小飞一把。

    而柳海自己却倒在地上,吱——飞驰而来的车子一个急刹,轮胎与地面冒出一股青烟,仅仅与柳海十公分的距离,硬生生地刹住了。从车里伸出来一个脑袋,“找死啊!***不要命了!”

    柳海原以为这次死定了,看到车子朝自己冲过来,只差十几公分的距离,他就抹了把汗。这次命大,死不了!幸好把董小飞推开了,否则还真不知道生什么事

    这事怪不得司机,他站起来,歉意地朝司机笑了笑,“对不起,对不起!”

    “有病!”那司机骂了句,开着车子走了。

    柳海也顾不上跟人家计较,追上董小飞,“你没事吧!”

    董小飞还好,被柳海推了把,也没摔倒,只是吓了一大跳。要不是柳海,说不她就出事了。董小飞摇摇头,脸色有些苍白。

    “小飞,小飞。”这时,冰冰和胡磊一路小跑,出现在两人边。

    “出什么事啦?”胡磊看到柳海狼狈不堪的模样,就问了句。

    “刚才有辆车开过来,差点撞上了。”柳海拍拍上的灰尘回答。

    “m的,什么鸟人,记不记得那车牌号,老子叫人把他剁了。”胡磊火气很大,尤其是听说董小飞的车子被砸,手机和包被抢的事,心里特别恼火。

    “冰冰,给我派辆车,我要回省城。”董小飞一脸委屈,依然气乎乎的样子。

    “出什么事啦?小飞。”冰冰现董小飞的脸色不对,刚才姚红在电话里也没说清楚,她就问道/董小飞摇摇头,只是坚决地道:“给我辆车。”

    跟董小飞同学这么多年,冰冰哪能不了解她的格,董小飞认定的事,谁也改变不了。这董小飞本来就有点大小姐脾气,再加上她老爸和老妈离婚之后,就变得更加固执了。

    冰冰知道这事估计暂时说服不了董小飞,就拿了胡磊的钥匙,“我送你吧!”

    “不用了,把车给我。我要一个人静静。”董小飞坚决地道。

    冰冰无奈,心道这何子键到底干了什么?她沉默了一下,把钥匙交到董小飞手里,“那你自己小心点。”

    董小飞接过车钥匙,头也不回地上了车。油门一踩,宝马咆哮一声,飞快地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冰冰现,董小飞走的时候,脸上挂满了泪水。

    董小飞随开了车里的音响,车厢里立刻就响起了徐怀钰的那《分飞》你和我相约在午夜喧哗的大街告诉我这段感今夜将会是终点……才放你去自由飞一瞬间决堤在今夜雨纷飞飞在天空里是我的眼泪泪低垂垂在手心里是你的余味谁了解真心的付出换来是离别……

    我知道过后会心碎我相信没有永远……

    董小飞走了,肖迪也因为何子键骂了她一句,生气地离开。

    董小飞开的是胡磊的那辆宝马,而肖迪开的却是自己的红色宝马,两个女孩子都是同样的心,气乎乎地离开。两辆车一前一后,飞驰在回省城的大道上。

    车里响起的音乐,让董小飞变得更加伤心,因为那歌,刚好表达了她的心

    经典的歌典,唱出了董小飞的心,我以为我可以让变得很甜美才现竟是一场残酷的考验太愚昧太依恋才放你去自由飞一瞬间决堤在今夜雨纷飞飞在天空里是我的眼泪泪低垂垂在手心里是你的余味谁了解真心的付出换来是离别听着这歌,董小飞的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流,自己真的是太愚昧,太依恋何子键了,这才放他一个人在外面自由飞。听着听着,董小飞就把车子停在路边,趴在方向盘上痛哭起来。

    车厢里面音乐还在响起,徐怀钰动听的声音勾起了董小飞对过去的回忆和对何子键的不舍,尤其是那句,“雨纷飞飞在天空里是我的眼泪,泪低垂垂在手心里是你的余味,谁了解真心的付出换来是离别”更是让她伤心不已。

    生这样的事,董小飞从来没有想过,她以前都很相信何子键,也很依恋何子键,但是万万没想到,自己会遇上电视里经常生的那种事。

    难道这场,终究要以自己的失恋而结终?

    难道二十多年的感,敌不过人家偶然的插足?我们之间的感,真的就那么脆弱吗?董小飞哭了好长一阵子,抹干了眼泪,继续向前开,而且开得很猛,很快,宝马车象风一样呼啸而过。

    我宁愿留下以前瞬间的完美,也不要以后一辈子的煎熬。

    既然你喜欢一个人自由飞,那我就让你痛痛快快地飞吧!天这么高,天这么大,我给你自由了,我曾经的恋人。

    车子飞弛在大道上,就象一阵风一样,飞快地掠过。

    肖迪也在这条路上,只不过,她的车在董小飞后面。车子开到半路上,手机就响了。看看是何子键打来的,肖迪哼了一声,把手机拿在起来,想了一会才接通了。

    接通后,她却不说话,只是听着电话里的声音。而何子键也没有说话,两人保持了一段时间的沉默后,肖迪正要开口,就听到何子键说了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这句话,让肖迪心里的气消了大半。

    能让他给自己道歉,已经很难得了,肖迪深深地吁了口气,过了很久才说:“算了吧!你还是去多关心她一下,她对这件事没有心理准备,我本来就是个无耻的第三者,犯不着跟我道歉。”

    何子键好长时间没有说话,两个人又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电话里只有车子开动的声音,过了一会,肖迪才道:“我回省城了,这段时间大家都好好静一静,我想这种事,你也需要时间好好考虑。”

    挂了电话后,肖迪也加大了油门,车子咆哮着象风一样的前进。

    董小飞与肖迪的车子,相隔大约二公里的距离,两人都象疯了一样,拼命地加大了油门,狠不得让车子飞起来似的。

    何子键坐在沙上,冷静了好一会儿,又想给董小飞打过去,拨电话的时候,这才记想她的手机和包都被人抢了。

    这时,胡磊打来电话,告诉董小飞已经走了,开自己的车走的。听到这个消息,却是何子键意料中的事。

    依董小飞这丫头的子,不跑回去才怪,估计这个时候,她已经在路上哭得伤心绝了。想打个电话给她,偏偏手机都被人抢了。

    想到董小飞被打劫的事,何子键就更加气愤起来。

    自己的女朋友来沙县,都被人打劫了,要是碰上普通老百姓该怎么办?

    md,这些王八蛋!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

    何子键狠狠地将烟蒂掐熄在面前的灰烟缸里,看到姚红站在那里,他缓和了一下神色,“姚红,听说你要去深圳?”

    姚红点点头,“我把店子转让了。”她给何子键泡了杯茶,安慰道:“我通知冰冰她们了,小飞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

    “她回省城了。”何子键应了句,又问姚红,“转让了也好,那小孩呢?”

    “苗苗跟她回乌林了,我去深圳帮萧萧。”姚红双手放在两腿之间,显然还是有些拘束。

    这个美丽的少*妇,一直放不下与何子键之间的暧昧,尽管一切都是在何子键不知况下生了。她的心里依然有些羞愧,在姚红的心里,她宁愿何子键不知道,两人就这样保守着这个秘密,也是一份难得的快乐。

    说是来看柳海,其实她更想看一眼何子键再去。只是今天运气

    男人*是很正常的事,何子键这么优秀,如果没有女孩子喜欢,那就有问题了。从自私的角度上讲,姚红宁愿何子键是个*的人,也许这样,自己还能更加容易被接受一些。

    女人的心思是复杂的,但是在感方面,也是自私的,董小飞这么大的火,再也正常不过了。姚红就在心里想,要是董小飞知道,他还有个申雪,这下该怎么办?

    她相信生这样的事,都不是何子键自己愿意的,但做为一个男人,事生了,在没办法逃避的时候,只能用博怀来接受。

    就象生在自己上的一切,绝对不是何子键的本意,但是偏偏就生了。有人说,没有过外遇的男人不是好男人,有太多外遇的男人也不是好男人。但一个优秀的男人,天生注定就避免不了这种事的生。

    姚红不知道申雪和肖迪与何子键之间生了什么,但这一切,绝不是何子键*的结果。跟何子键认识了这么多年,她不认为何子键是个*的人。

    也许上天注定,他这一生必走桃花运。看到何子键刚才的样子,姚红就不自替他担心起来。

    不可否认,姚红是一个极度体贴的女人,至少她的经历,让她比一般的女孩子成熟。她知道怎么面对和处理这些事。

    何子键突然觉得有些头痛,闭着眼睛靠在沙上。

    姚红就走过来,温柔地道:“我帮你揉揉吧!”

    何子键正要拒绝,姚红柔和的双手已经按在了他的额头上,并轻轻地捏揉了起来。

    还真没想到,姚红这双巧手,被她这么揉着,舒服的。何子键干脆闭上眼睛,靠在沙上不动了。

    姚红看着何子键那两道眉头,还有他充满俊气的脸,心里思绪万千。你说这样的男人,能不招女孩子喜欢?尤其是现在这个社会,改革开放之后,很多女孩子的思想也开放了。

    尤其是那些卫校,艺校的学生妹,被人包的太多了。听说几百块钱一个月就能包一个很年轻,很漂亮的女孩子。

    姚红开了一年多饭店,终于不缺钱了,这一二年,她也很些积蓄。本来到城里卖房子,但婆婆还是坚持带着孙女回去,姚红就只好作罢。

    姚红的手很轻,按得舒服的,何子键把刚才烦心的事抛开了,闭着眼睛问了句,何子键见姚红半天没反应,就睁开眼睛,现姚红正古怪地望着自己,他就问道:“你在想什么?”

    姚红吓了一跳,忙道:“没,没想什么。”那脸,忽地就红了。可是双手却不敢停下来。

    何子键又闭上了双眼,心道:“姚红倒也是个奇怪的人。”他又想起自己与姚红之间的事,心里就叹了口气,我这是怎么啦?生活乱七八糟的,这两年就惹了这么多女人,看来以后得注意点才是。

    说句心里话,何子键也不知道把姚红定位在哪个位置,不过姚红这女人,细心的,人也好,但不能每个都收了吧?现在董小飞就是因为这等风流事生气了,要是再多个姚红,可不知道她会怎么样呢?

    这丫头脾气犟的,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能消气?

    何子键就想到,自己应该理一个头绪了,这几个女人,该有个合理的交待。他承认与申雪之间,只是因为一时怜悯,而后两人生了感。但是肖迪横空杀出,这是自己也没想到的事,做为一个男人,不负责任就太无耻了。

    而姚红呢?跟她之间的事,真的是太蹊跷了,到现在都有些感觉到不真实。但他从姚红的眼睛里可以读出,这事绝对是真的。至少最后一次,他可以肯定,自己真真切切地和姚红做了。

    因为姚红现在这俯给自己按摩的动作,很象那天晚上那景。

    姚红用心地给何子键揉着脑袋,却不知道何子键的心思已经千转百回。她俯的动作,把前的一切都出卖了,那对**得弹十足的,正随着双手的动作,不住地晃动。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