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的争斗 63_2(文)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权色的争斗 63_2(文))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11在1线1书1库1

    军人!给人一种崇高的敬意,军人,给人一种由衷崇拜。

    他是当兵出来的,所以对军人的感特别深厚。

    何子键笑笑道:“坐啊!这是我的老同学。”也没有介绍楚震男在军队的份,只是随意地点了句。

    看着这个人物,冯武越肯定何子键的份背景。今天两人都没有坐在包厢,而是选了明亮的大堂,在两人的周围,基本上没什么客人/。

    武装部祝刚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消息,立刻带了几个人赶过来,看到何子键与一位上校级别的人物坐在一起,就想赶过来打招呼。

    没想到被正在隔壁桌上吃饭的两名警卫员给拦下了,陌生人不许靠近。

    何子键对楚震男道:“他是武装部的祝部长。”楚震男挥了下手,这两名警卫才予放行。什么是军队纪律?他们的风范,他们的表现,他的制度,就是军队纪律。

    祝刚也是部队里混过的人,知道其中的深浅,平时都是一付冷面孔的他,也不得不陪起了笑,“长好!”

    “你就是沙县武装部部长?”楚震男看了一眼,不怎么乐意。自己老同学今天的处境,看来是这些老狐狸支持不得力。祝刚历来只管自己的事,从来不插手县委与政府之间的矛盾,你们斗你们的,自己就是看看不说话。

    没想到,何子键居然引来了一个团长级的人物,就不得不令他另眼相看了。当初在常委会议上支持何子键,只是为了肖迪的一句话,但没想到他还有这么深厚的背景。

    “是,是,我是祝刚。”祝刚很小心地陪着笑。楚震男挥了挥手,“我今天住沙县,你晚点过来吧。”

    “好的,好的!”祝刚点了点头,却没离开。

    楚震男看了他一眼,“祝部长要不要坐下来喝两杯?”祝刚哪敢啊?连忙抹了把汗,“不了,不了,你们聊聊。我晚上来接您。”

    楚震男的到来,算是给沙县这些老狐狸一个信息,老子不是吃素的,你们有人,我也有人。就看谁的后台硬。

    想比后台,懒得跟你比,一比吓死你!

    兄弟俩喝完了酒,坐了两个小时。出门的时候,两个人来到何子键那辆奥迪车面前,柳海叭地一个立正,“长好!”

    敢这小子认识楚震男,但楚震男却不认识他。于是,他扭过头看着何子键。何子键笑道:“这位是我的司机兼保镖,柳海,手不错!”

    柳海就嘿嘿地笑了,“我在部队见过您,您就是楚震男团长。我听过你的讲话!”

    “哦!你以前是哪个部队的?”楚震男立刻就对眼前这个小伙产生了兴趣。

    柳海报出了部队的番号,楚震男就哈哈大笑,拍拍柳海的肩膀,“不错/1好小子。哪天我送你一个勋章!”

    “真的吗?那太谢谢长了!”

    两人分手的时候,楚震男道:“今天晚上我住沙县,你把那个治安队长叫过来,大家商量一下具体的行动。”

    等楚震男走后,何子键就把冯武叫过来,两人在车里说了几句,“等下把你掌握到的报跟我同学汇报一下,晚上立刻行动!打他们一下措手不及!”

    就在郑茂然这些人认为何子键自不量力的时候,一支二百多人的队伍深夜进城。

    治安大队的所有人全体集合,整体待命,而且个个副武装,只是所有的人都不知道今天晚上要干嘛。

    王博一直没有现,这几天一直呆在家里,突然接到刑侦大队长熊林峰的电话,听说冯武正集合所有人马,也不知道他想干嘛。

    自己提了意见,他也不听,执意要执行特别任务。王博就笑了,由他去吧!搞出了乱子正好收拾他。

    自己这些天,正想找个机会,把拿冯武出点气。这小子也够嚣张的,一点都不把自己这个局长放在眼里。看何子键的意思,完全想让冯武取而代之。

    看来今天晚上有好戏看了,王博就开着车子,朝郑茂然家里走去。

    今天郑茂然在自己县委的房子里,没有去别墅。他老婆也在,郑茂然老婆体不怎么好,儿女都在国外。

    县委书记的房间好大,足有一百八十来平米。最里面是间麻将房。王博赶到的时候,刚好凑足四个人。

    郑茂然,姚温,李庆松,王博。郑茂然家里,宋翠萍一般不来,因为女生的天敏感,她还是有些担心,怕被他老婆知道了。

    四人进了房间,打开自动麻将桌。一个二十多岁的保姆给四人泡了茶,然后就在客厅的沙上给郑茂然老婆按摩。

    四个大男人坐下后,屋里立刻就腾起了一团团烟雾。

    “听说那个冯武准备在今天晚上搞突袭?一举端掉清水堂那些杂碎。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秘书长姚温弹了弹烟灰,一边摸牌一边道。

    王博就点点头,“你也听说了?他玩的可是秘密行动。”

    “哈哈……”几个人就笑了起来,郑茂然没有说话,脸上却也能看到轻蔑的笑容。

    “这回让他们碰个大钉子,听说清水堂那些杂碎可是有枪的。”王博拿着麻将,望了郑茂然一眼。却见郑茂然脸上那轻蔑的笑容,就知道自己这次做对了。

    李庆松道:“你这个局长不在场,他也能做主?”

    “他打过电话给我请示过了,我说让他自己拿主意。”王博打出了一个八万。

    “人家可是立功心切啊!想把沙县一口吃下来。”该郑茂然摸牌了,姚温本来想碰,看到他伸手,姚温就缩了回来。

    几个人说说笑笑,根本就不当今晚上突袭是回事,几个人都不相信,何子键凭着区区一个冯武,就能扫平这些娱乐场所的混混?不可能!

    没个人都这么想,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要是万一有干警在行动中出了什么事,冯武这个队长恐怕就坐不住了。

    只要一出事,他们就可以将矛头指向何子键,急功近利,不考虑实际况。

    万紫千红的包厢里,佟建成和黎国涛正喝着酒,谈着风月。因为两人谈的是正事,所以连小姐都没有叫。

    黎国涛端起杯子与佟建成碰了一下,“我觉得何子键还是嫩了点,不见得能斗得过郑茂然这老狐狸。上次的常委会,只不过是碰巧了,那些人不见得与他有什么来往。”

    “不管斗得过,斗不过,让他们斗着呢,我们看看就行了。”佟建成蛮有意思地看着台上的表演,这时原包厢,面向舞台的那边是一块很大的玻璃,隔着玻璃就能看到外面舞台上的表演。

    两人都是这里的金卡会员,能享受到这里的顶级节目。

    “年轻人都是这样的,急功。想一口吃个胖子,等到老了的时候,他们就明白了。”佟建成一边喝酒,一边慢理斯条地道。

    “你说,他能不能搞掉王博?王博这个家伙也真浑,居然这么明目何子键胆地对着干。呵呵呵……”黎国涛笑了笑,看着佟建成那漫不经心的样子,也朝舞台上望去。

    原来这个时候,舞台上正在表演无上装舞会,上面的八个花委少女,上半已经不着寸缕,前那对小白兔很活跃地窜上窜下,看得颇令人心动。

    可是黎国涛却没了心思,担心地道:“老佟,温长风的案子,他们一直没有放下,又在查了,你说怎么办?”

    “你担心这个干嘛?难道他何子键现在还有心思去管那个?跟郑茂然都争得喘不过气来了。”佟建成不屑地笑了声,继续望着摆台上的小姐。

    “万一他们查出点什么?那不就完了?”黎国涛根本就没心思看这玩艺,一直在想着温长风那案子。

    佟建成喝了口,放下杯子,眼中闪过一丝恶毒的光茫,“他要是有这个本事,就让他跟温长风一起去吧!”

    黎国涛就打了个冷颤,“何子键可不比温长风,听说他可是有靠山的人。封书记这么看重他,你真敢动?”

    佟建成这才收回了目光,望着黎国涛,“无毒不丈夫,量小非君子。他容不下我们,我们也未必容得下他。”

    “你有没有听说,前两天何子键跟一个团长军军衔的人在一起喝酒。”黎国涛猛然记起了这件事。昨天晚上的时候,他听到人家说,何子键跟一位很年轻的团长在一起,两人亲得就象亲兄弟。

    “你说什么?”佟建成刚刚端起了杯子,咚地一声掉在地上,碎了。

    “我说他与一个团长在一起,怎么啦?”黎国涛不解地望着他,很奇怪,听到这个消息,佟建成就象变了个人似的。

    “真没想到,他还有军队的背景。”佟建成喃喃的说了句,也没什么心思看演出了。

    就在这个时候,楼下一阵大乱,佟建成的司机慌慌何子键何子键地跑上来,“佟部长,不好了,外面突然来了一群当兵的,把这里包围了。”

    “当兵的?”佟建成慌了起来,要是自己在这种地方被人现,岂不是完蛋了?

    “快走!”佟建成叫了黎国涛,匆匆朝万紫千红的后门走去。

    就在这天夜里,沙县的大大小小娱乐厅,洗浴中心,地下赌场,被突然而来的武警官兵围了个水泄不通。这些官兵个个全副武装,杀气腾腾。

    尤其是万花楼,由冯武亲自带队,武警加县局的干警,至少有一百余人围住了这家娱乐中心。万花楼里大大小小的混混,团伙重要成员,通通落网。

    这一次行动,由楚震男调集了二个连队协助,冯武集合了五十几名干警,对沙县进行了一次彻底的大扫

    一夜之间,抓获了大大小小犯罪团伙成员二百余人。其中号称沙县第一大帮派组织的清水堂,十几名骨干成员全部落网。

    沙县能有一次这么大的行动,这是任何人都没有想象到的。郑茂然他们还在打麻将,突然就听到这么一个消息,说沙县大街上,出现了很多官兵。

    郑茂然还在想到底出什么事了,后来才知道,这是军队配合地方武装组织,进行一次规模巨大的扫黑行动。

    清水堂的老大正和两个马子在睡觉,三个人躲在被子里正玩着*游戏,不想被几名官兵踢开了门,迅冲进来就将他制服。

    然后,官兵们在他的枕头下,搜到了一把手枪。

    这次行动,规模空前,度之快,抓获犯罪人员之多,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抓捕行动在午夜进行,整个过程仅仅用了二小时不到。

    军队出动,讲究的是雷厉风行,与地方政府武装完全不相同,冯武带领的那些干警,看到全副武装的官兵,个个兴奋得象打了鸡血似的,行动起来特别卖力。能和部队进行合作,这样的机会很难得。

    何子键与楚震男坐在宾馆的房间里喝茶,两名警卫员站在他后,不时有人小步进来,给楚震男汇报况。大约三点钟的时候,抓捕行动就已经结束了。

    整个过程,祝部长一直跟在两人后,听到一个接一个的汇报,他也紧何子键得两脚都有些打颤。祝刚是肖系的人,跟了两人一天了,多少也猜测到了这位团长的来历。

    不过,楚震男的到来,让他看到了希望。以后多帮助何子键,积极向他靠近,岂不是又多了个靠山?

    何子键借助军队的力量,不过是想镇一下这些蠢蠢动的牛鬼蛇神,与其说是扫黑行动,还不如说是给那些持敌对态度的人一点颜色。让他们知道自己不是好欺负的,有本事就放马过来!沙县这水我是趟定了!

    这就是何子键无声的宣言。

    县局的刑侦大队长熊林峰也参加了这次扫,但他却是把更多的信息透露给了王博。因为行动的时候,每个人都不许带手机,只有每个组的队长,才有一部对讲机。

    因此,他把消息传到王博那里时,已经是抓捕行动结束以后的事了。

    王博刚刚摸了牌,听到这个消息,连牌都吓得掉在地上。还不小心把旁边的茶杯打翻了。

    “怎么回事?”

    郑茂然皱着眉头问了句。心里却在猜想,是不是真的出什么大乱子了?清水堂那些人都是忘命之徒,不会真的把干警给打死了吧?

    其他两个人也望着王博,只见王博的手都有些抽筋,哆嗦着子,“郑……郑书记。出大事了。”

    郑茂然没有说话,只是给自己点了支烟。

    王博就道:“不知何子键从哪里调来了两个连队,刚才二小时之内,扫了沙县所有的场子,清水堂大大小小头目全部落网!”

    听到这个消息,郑茂然的手也一抖,烟掉在地上。

    “军队出动了,这怎么可能?”

    *******

    沙县终于平静了,就象一个盒子里的世界,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出任何声音。

    蕴酿以久的压抑,终于在一朝暴,整个城市都轰动了,谁也没有想到,一觉醒来,这个世界变了。

    这么巨大的一个犯罪团伙,在倾刻间土崩瓦解,除了军队,还有什么人能做到?一些局外人自然不知道其中的内幕,但是那些知道的人,都不敢说。

    就这样,沙县蒙上了些传奇色彩。

    打掉清水堂这个犯罪团伙后,整个沙县领导班子开了个会,在这次的会议上,每个人的表现都很奇怪,基本上是按程序走了一个过程,也没什么人言。

    好象每个人都在回避什么,显得格外的低调。何子键跟平时没什么两样,就象那次扫黑行动跟他没什么关系,他依然是那个新来不久的年轻县长。

    很奇怪,这次散会之后,很多人都很自觉,等郑茂然,何子键依次走了之后,他们才一个接一个出来,没有象以前那样说说笑笑,三五成群。

    沙县的官场,似乎变得有序起来,王博也不象以前那么高调,看到何子键的时候,甚至连眼神都在闪躲。

    大家似乎在某一个瞬间,达成了共识。在以后的几次会议上,只要符合政策,对民生有利的提议,基本上都能通过。再也没有人故意唱反调,这是一种很奇特的现象。

    自从那天之后,到县长办公室请示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大家都在小心翼翼地履行自己的职责。也许只有这个时候,才能让他们想起,自己是人民的公仆,是国家的干部。

    三月十号,干部问责制度如期推行,这项工作做得有条不紊。县长线也已经开通,沙县似乎在那一次之后,走进了新时代。

    何子键终于有机会腾出手来了,正想管管温长风案子的事,温雅与李辰博一起来到。经得秦川的通报之后,两人进了县长办公室。

    “何县长!”两人打着招呼,何子键笑笑道:“坐,坐!”

    然后朝秦川喊道:“把我新龙井拿出来!”秦川立刻应了声,很快就拿了一罐茶叶。正是杭州产的西湖龙井。贵的,而且一般人买不到。

    因为何子键喜欢喝茶,对咖啡之类的不怎么感冒,董小飞就托人从杭州买来了上好的西湖龙井。

    不过,这都是去年的,再过些子,新茶也要上市了。

    秦川打开茶叶包装,立刻就闻到一股清香,泌人心脾的感觉。这样的好茶,看到秦川都有些流口水了,何子键就说了句,“喜欢的话,你自己也泡一杯吧!”

    这茶叶可是几百块一两,太贵了。一般人哪有机会品尝?秦川也不客气,笑呵呵地拿出了三个杯子。何子键用的是专用杯,泡好四杯茶,看了表妹一眼,他就端着自己的那杯出去了。

    “最近调查得怎么样了?有进展吗?”何子键看了眼温雅,好长一段时间不见,温雅倒是清瘦了许多。两只眼睛都深深地陷了下去,本来漂亮的脸蛋也失去了原有的光泽,看来这段时间吃了不少苦头。

    看到温雅的样子,何子键就有一种内疚的感觉,如果不是自己去看温长风,也许他就不会死。至少对方不会因为怕自己查出些什么,而急于送他上路。

    据自己的分析,温长风绝对还有重要的资料在手中,于是何子键在这段时间里,让两人去温长风生前最喜欢呆的地方仔细寻找,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什么线索。

    没想到两人果然还真找到了一些线索,温雅从包里拿出一个本子。这是政府办公室里专门的那种,何子键也有一本,因此他一眼就认出来了。

    这种黑皮的笔记本,应该就是温长风生前留下的。“这是我们在老家的房间里找到的,里面记载了很多东西。”

    温雅将本子交到何子键手里,这时,李辰博接了一句,“这上面牵连到很多人,如果真要动,只怕沙县又是一场大地震。”

    何子键还没有看,就直接回答,“不管牵系到谁,违法必究!总不能让温县长背这个黑窝,走得这么不明不白。”

    温雅的眼圈立刻就红了,经过这么多年,她也不象以前那么冲动。此刻的她,已经深刻的意识到,要打赢这场官司的难度有多大。

    证据,关键是证据。

    光靠温长风的记本,恐怕不能直接将这些人定罪,关键得还有其他的真凭实据。如果这些记录都可以证实的话,那事件就好办了。

    何子键打开记本,第一眼就看到页上写着八个字:凭良心做事,做好事!

    看到这几个字,何子键就心头一。什么是真正的好官,什么是有良心的人民公仆?大概就只有温长风这个人才能理解老百姓的痛苦。

    不管怎么说,能有这种心态,有这种怀的人,何子键相信,绝对不会是坏人,也不可能是贪官。但是偏偏一个不是贪官的人,被定罪为贪官,而且不明不白地死了。

    何子键很心寒,也很愤怒。

    温长风这案子,老子管定了!

    再翻开笔记本,里面的字迹苍劲有力,一画一划都写得那么清晰。温长风的字属于那种比较正楷的字,看起来很舒服,也不用费力。

    这里面,记载了他上任以来的每一件事。有事实也有数据,何子键一边看,一边想,其实涉及最多的,竟然是常务副县长黎国涛。

    黎国涛有问题!至少他有重大的嫌疑。

    看到后面,何子键就渐渐地明白了,温长风之死,缘于对矿区的整改与规划,他的所做为所为,影响了好些人的利益,于是就有人暗中要对他下手。

    准备地说,这只是温长风平时习惯的一本工作笔记,但是最后的几页,却被撕掉了。何子键将目光落在这几页纸的缺口处,温雅就解释道:“我们找到这个本子的时候,后面的三页纸就没有了。

    关键的三页纸究竟去哪里了呢?因为温长风在记录中写道,自己喜欢把很多重要的数据,归纳在最后的几页纸上,因为这样一来,查找的时候比较方便。

    偏偏这三页纸不翼而飞,何子键拿着记本,陷入了深思。

    是别人捷足先登?还是温长风事先察觉到了什么?自己把他撕下来了呢?

    何子键马上否定了前面的设想,如果是别人捷足先登的话,绝对不会留下这么个本子给两人找到,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也许温长风察觉到了不妙,自己把它撕下来藏在另一个地方。

    “辰博,你用相机把这上面的资料拍下来留个底。从今天起,你们就接着这个本子去调查,取证,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这些人挖出来,还温县长一个清白。”

    “好的!”李辰博接过本子,“那我们先走了。”

    何子键点点头,“有什么需要,随时跟我说。我会派人协助你们。”

    目送两人离开,何子键又看到了温雅复杂的眼神。感激与委屈,饱含在那宁静的眸子里,温雅变得成熟了,学会了忍辱负重。

    温长风的案子,将展开对沙县的廉政之风。到底会牵系到多少人?这个答案恐怕没有人能说清楚。当官的,没有人不贪,有的贪名,有的贪利,有的贪权,有的贪色等等,不言而论。

    没有几个男人,能逃过得色与权的惑?

    沙县虽然得到了暂时的平静,但是时一久,那些心思泛滥的人势必又会死灰复燃。如果温长风的死,真与黎国涛有关,那么必定牵系到佟建成。

    真要查起来,与佟建成他们这些人建立起来的联盟马上就会瓦解,何子键思来想去,凭自己一己之力,恐怕还是压不住这些人。或许与郑茂然联手,党政两大一把手来主持这件事的话,况就大不一样了。

    只是郑茂然又愿不愿意跟自己站到同一条线上呢?这是其一,其二,万一这上面也牵系到了郑茂然,或者郑茂然下面的人,自己又该怎么办?

    跟整个沙县的官场势力为敌吗?这个问题,让何子键也很难决择。

    在官场,有时不但要斗智,还要斗勇。楚震男的出现,让沙县官场感到一阵强烈的震憾。何子键就是决定趁他们畏手畏脚的时候,迅拉开对温长风案子的调查。

    下班后,何子键哪里都没去,直接回了自己的住处,这一夜,何子键想了很久。

    夜深了,何子键却怎么也睡不觉,就一个人来到阳台上,看着那轮弯弯的月亮。

    没想到对面的阳台上,同样站着一个人。

    温雅就靠在窗台的铝合金窗台上,同样望着夜晚的天空。何子键现了她,她也现了何子键。

    “怎么还不睡?”

    这句话,竟然同时出自两人之口。

    “睡不着!”这个回答,又是那样的巧合。

    温雅穿的是睡衣,在这个初的季节,看起来是那样的单薄。何子键就安慰了一句,“别想这么多,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人总不能一直回忆在痛苦的。你现在要做的还有很多,我可不希望

    你垮下去。”

    “放心吧,我很坚强!”温雅隔着窗台看着何子键,心十分复杂。

    父亲是因为插手矿区的事而遭到别人陷害,报复,何子键插手父亲的案子,会不会有危险?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