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的争斗 63_1(文)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权色的争斗 63_1(文))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闻到赵平安那股酒气,再看他那何子键满上洞洞的脸,还有那红红的大鼻子,王博心里就来气。打了一巴掌还不解恨,又踢了一脚,“我cao你娘的,想害死老子不成?还不快叫人清理现场,难道你想让天下的都知道你干的好事?把这里清理完了,跪在这里给人家道歉!”

    王博愤愤然走了,赵平安摸了一把被打肿了的脸,酒意全醒了。

    他就把怒火在后的几个手下上,“还愣着干嘛?快去清理。”

    刚才还兄弟义气,只要有他的吃,就有兄弟们的汤喝,才过了几分钟,几下手下就象被他当狗一样的呼来唤去。

    许飞燕放下电话,对马永方道:“放心吧,这事我管定了,要是他王博依然这么放纵自己的手下,我就把这事捅到市委去,一定为你做这个主。”¤¤在¤线¤书¤库¤

    马永方立刻就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谢谢许部长,谢谢许部长!”

    “起来吧!一个大男人跪在地上,象什么样?”许飞燕皱了皱眉头,唉——深深地叹了口气!这个王博啊,真是扯蛋,现在也不知道他们这些人怎么想的,成天勾心斗角,正事不做。

    看来自己还是早一点调开这里,进市委算了。

    看了眼马永方,她就道:“你先回去吧,如果半小时之内,他们公安局的人没有上门道歉,给个说法,你就打电话给我。”

    马永方立刻点点头,“那我先回去了,谢谢许部长。”出门的时候,许飞燕又关照了一句,“你还是先到医院看一下吧,这血淋淋的,影响不好!”

    马永方很感激地点点头,从宣传部出来之后,也顾不上去医院,就匆匆回到报社。

    报社里的记者早已经不知跑到哪里去了,马永方进站之后,远远看到那辆警车,心里立刻就紧何子键起来。

    赵平安坐在那里抽烟,几个手下正忙着清理现场。看到马永方进来,赵平安就站起来,朝他走过去。“麻痹,肯定是这老小子去告了状,害得老子被打了,还要在这里搞清理。”

    看到赵平安走向自己,马永方立刻就紧何子键起来,“你,你要干什么?”

    扑通——没想到赵平安猛地跪在他面前,“马主编,刚才的事是我不对,我不是人,求求你放我一马,我下次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马永方立刻就懵了,这是演的哪一出?刚才气势汹汹要杀人,现在突然之间就变了样,口口声声求自己不原谅他,搞不懂!

    赵平安见马永方没有说话,两手血淋淋地站在那里,象是傻了似的。马永远就想起刚才王博的话,“把这里清理完了,跪在这里给人家道歉!”

    王博很少这么大火,一旦火,如果你不听他的,那你就完了。赵平安跟了王博很多年,深知道他的脾气。

    当下就扇了自己一嘴巴,“马主编,都是我不好,一时气不过,才干了这种傻事。你好歹说句话吧!”

    “哈哈……赵队长这戏演得精彩!不错,不错!”冯武不知什么时候杀出来,一脸微笑着着跪在地上的赵平安。

    “你……你怎么来了?”

    看到冯武那一脸得意的笑,赵平安就警惕地站起来。

    冯武扬了扬手里的小型的dv,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我来给我们伟大的赵队长拍特写,等你死了以后,既使不能流芳百世,至少也可以遗臭万年。”

    “混帐!”赵平安就站起来,朝冯武扑过去。

    可惜,他那板,哪是冯武的对手?而且差距不是一点点。冯武只是轻轻地闪,赵平安就扑了个空。如果他想跟赵平安打的话,赵平安早就趴下了。

    只不过,正副两个大队长在这里打架,传出去太离谱。冯武收起dv,“赵平安,有了这些证据,你认了吧!横竖一个死!”

    “你算哪根毛,信不信老子叫人砍死你!”

    冯武瞟了他一眼,朝后的几个手下说道:“你们都听到了,他威胁我。到时上法庭的时候,你们都是目击证人。”

    说着,他也不急不缓地拿出支烟,悠闲地点上了。看着被砸得七零八落的县报社,冯武就叹了口气,“唉!做人还是低调点好。”

    刚才两个一交手,赵平安就知道自己不是冯武的对手,于是软下口气道:“你想怎么样?”

    “这句话你跟局长去说吧,如果他还能保护得了你,我认了。”冯武笑了一下,朝赵平安扬了扬眉毛,“好好跪着吧,听话。我就不陪你了。”

    看着冯武一行人远去的影,赵平安象死鱼一样,变得沉起来。

    “冯武你小子给老子小心点!”

    上帝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赵平安现在就是这样的心态,他已经达到了疯狂的地步,被冯武一激,就更加一不可收拾。县报社也不管了,开着车子直接朝一家叫万花楼的娱乐场所赶去。

    想让我死,我也不让你们好过!

    万花楼是一个集休闲娱乐于一体大型娱乐中心,清水堂的总部都设在这里。清水堂应该说是沙县一个比较有实力的犯罪团伙。

    人数之多居然达到了四五百人,上次在东沙线上拦路打劫的也正是清水堂的人。一般的混混,扒手,顶多在车里进行小偷小摸,绝对不象他们那样敢公然抢劫,而且只为一个金戒指,把人家的手指都剁了。

    这么残忍的事,都出自清水堂的手笔。而清水堂这么嚣张的原因,赵平安有很大的功劳。每次局里有什么行动,总能从赵平安那里得到信息,而赵平安偏偏是王博的亲信。

    本来王博也对赵平安这个人产生了怀疑,只是最近纠缠于与何子键之间的派别斗争,他不得不再次重用这棵废柴。

    王博此刻也有点后悔,太信任一个人是当权者最大的错误,他万万没想到赵平安这么会生事。王博坐在办公室里,冯武敲门进来。

    冯武把一大堆的证据放在王博面前,王博似乎一点都不感到意外,只是冷冷地盯着冯武。“你们不要*人太甚!”

    冯武一点也不害怕王博那吃人的眼神,同样严肃地道:“我们只为民除害,还沙县一个安定。如果王局长再一意孤行,任这种人在世行横行,我想你迟早有一天会后悔的。”

    “轮不到你来教训我!”王博的眼神很冷,很犀利,这是唯一一个敢与自己顶嘴的下属。当了这么多年的局长,以前王博的老爸也是一位老干警,前任公安局长,王博算是子继父业,但他还当上了政法书记,成就在他老爸之上。

    冯武在局长面前,一点也不显得害怕,他不吭不卑地道:“我哪敢教训您,只是提醒一下,不要被这种小人连累了你一世的英名。我想这些资料,足够让赵平安坐一辈子的牢。”

    冯武将一本材料和一何子键碟推了过去,“请局长甚重考虑。”说完,他就起告辞。

    王博依然冷着脸,看着快要出门的冯武,狠狠地道:“告诉何子键,这份礼物我收下了。”

    “谢谢!”冯武从局长办公室出来之后,立刻就走出了公安局。

    天黑了,何子键开了会从市里赶回来,冯武立刻就向他汇报了一切。

    同样,王博也亲自来到郑茂然那里,将这几天生的事,详详细细地跟郑茂然汇报了。

    郑茂然拍着桌子道:“糊涂!”

    王博就不说话了,他也知道,自己坦护赵平安,只是为了与何子键斗气,争回一点面子。可他哪里知道,今天郑茂然开完会的时候,碰到了舒秘书长,于是他立刻很地去打了招呼。

    没想到舒秘书理都不理他,直接无视了他这个人。

    郑茂然半天没有反应过来,自己什么时候把他给得罪了?想不明白。

    回到又听到这种事,郑茂然心里就火了。他拍着桌子吼道:“是谁给他这么大胆子,敢砸县报社,这种人死有余辜!”

    王博没有吭声,因为赵平安这人到底是他的亲信,这么多年就落了个悲惨的下场?

    见王博没有动,郑茂然就叹了口气,“还愣着干嘛?人家这是给我们留了面子,如果这样的事捅到上面,不光是你,就算我这样县委书记也难逃干系!”

    郑茂然说的是实话,何子键并不想将事彻底搞乱,留一分面子,给对方一条退路。这是一种和平的信号,如果对方再不知道进退,那就只好等着玉石俱焚。

    赵平安的事毕竟有据可查,于于理,都没法继续遮掩下去。从郑茂然家里出来之后,王博就长长地舒了口气,一脸无奈地钻进了自己的车里。

    “回局里。”只说了三个字,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到领导的脸色,就知道碰上不顺心的事了。这么多年,很少看到领导如此寞落,王博的司机就隐隐感觉到,沙县将有一场政治风暴。

    回到局长,王博连夜召开了紧急会议,立刻抓拿赵平安归案。

    这一次又败了,败得很惨,自己断了自己的手臂!王博很不舒服地躺在椅子上,用手按着额头。赵平安象个疯子一似,在关押室里跳来跳去。天天吼着要见局长!王博听得都烦了,挥了挥手,“把他的嘴堵上。”

    几个干警下去,用胶布将他的嘴狠狠地缠死了,而且双手被绑,象个烂麻袋一样丢在关押室里角落。

    王博请了一个月的假,说体不好,要到省城住院,在赵平安被抓后的第二天,他就离开了沙县。

    冯武暂时代替了治安大队长的职务,偏偏就这几天,沙县生了很多事。

    政委和几个副局长都感到大为头痛,刑侦大队长熊林峰是个没怎么有能力的人,平时也只能算是混混过子,破案能力一般。

    王博象是未卜先知那样,离开了沙县一段时间。刚开始就是几家娱乐所场生了被勒索事件,沙县的几位投资商,晚上在ktv包厢里时,与小姐生了纠纷,然后坐台小姐就叫来了一伙人,把这几位投资商给绑架了,勒索二十万。

    后来几个人被打了一顿,每个人被交了五万块钱走人。这事投诉到派出所,派出所就只有向局里求助。

    第二件事,就是生在酒吧的*案,几名学生妹在酒巴里玩,结果被几个混混给强j了。这件事闹得很大,学生的家长组织了百几十号个人,打着旗子,喊着口号到县政府游行。

    第三件事,药材公司家属楼的入室抢劫案。药材公司的经理家里,在半夜遭到了一伙歹徒入室抢劫,还把人家两口子扒光了衣服,吊在阳台上。

    案子一件接一件,弄得治安大队和刑侦大队的人焦头烂额,忙得窜上跳下,忙了十几天,也只是抓了几个小混混,治标不治本。

    沙县的局势变得动不安,市怨声载道,天天有人到县政府大楼门口静坐。

    何子键要求公安局限破案,公安局里群龙无,下面人心涣散,没有组织纪律。政委和几个副局长之间相互推托,谁也不想接这个茬。

    王博躺在省城的一家医院里,不断地接到下面有人打来的电话,他就冷冷地笑了一声,“让他们去折腾吧!”这是个早就意料中的事,赵平安被抓,清水堂的人肯定要跳出来闹事。

    王博也不是搞不掉这个犯罪团伙,但是他不想动。沙县的治安稳定了,有他的功劳,但是似乎何子键更多一点。

    试想一下,如果你一个县长新来,县里的局势就搞得这么弄,上面怎么看你?没来的时候,这里还相对安稳,你一来就下面就反弹起来,说明你这个人有问题啊!

    王博利用古代这一招,托病不上朝,让你们去折腾。郑茂然似乎也默认了他这种作法。当然,清水堂犯罪团伙作案,是有针对的,他们就是要打击一下你这个新来县长的士气,给你一个下马威。

    冯武又匆匆赶到县长办公室,问了句秦川,“县长在吗?”

    秦川道:“刚出去了,你先坐一下吧。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冯武是这里的常客,秦川自然不会拦他。给冯武倒了杯茶,安排他进何子键办公到候着。

    没几分钟,何子键就夹着个公文包进来了。

    “你来啦?”

    何子键放下包,在冯武对面坐下。“刚才去医院看了一下那几个受害者学生,了解到了一些况。冯武,你一定要想办法,把那个犯罪团伙给端掉。”

    冯武就为难地笑了,“我也想啊,md这些人还威胁到我头上来了。昨天在家门口收到一封威胁信。”

    “这些人太过份了,一定要重拳出击,尽快还沙县一个稳定。”

    “只是我手里的人手不够,没法组织大规模的突然袭击。而且很多人与他们之间有来往,你还没去,人家就跑了,连个都抓不到!”

    冯武从何子键桌上拿出包烟,自顾自暇地点了支,“这不象乌林,二十几个人就可以搞定。据我这些天的调查,这个叫清水堂的犯罪团伙,至少有三五百人。就算我组织人手,正面与他们交锋的话,很可以伤到自己人。”

    何子键也点了支烟,深思起来。他当然知道,这些社会混混,很多人都是玩命之徒,得过且过的那种。上带刀是经常的事,如果冯武带那么几个人去抓,估计被人家捅死都不知道。

    “我知道了,先加强巡逻。”何子键考虑了良久,做出了这么一个决定

    冯武告辞后,何子键就思索着该如何收拾这个烂摊子。偏偏下午在常委会议上,很多常委又在会主提出了质疑。最后沙县被搞得乌烟瘴气的,政府与公安部门到底是哪个的责任呢?

    王局长住院了,公安局就不能正常运转了吗?郑茂然就微微鞭打了一下,政府机关要加台监管。

    何子键当时就想冒火,监管个啊?谁不知道王博是你的人?于是他就提出来,必须找个人替代王博,否则他一直病下去,这治安就没有管了?

    姚温就立刻反对,正是因为王博局长不在,才出现了这种混乱的现象,这也说明下面的人无能!离开了他这个局长就不行。必须尽快让王博局长归位。

    何子键当场拍着桌子质问,“以前王博在的时候,治安就真的很好吗?东沙线上打劫案是怎么生的?他王博不是亲自到了现场么?”

    姚温见何子键这是明显的针对自己,而且有激怒的现象,就微微冷笑了一下,“那也至少比现在强。要不是有些人乘机安插自己的人进去,公安一线为什么会这么乱?”

    象这种明目何子键胆的针锋相对,在以前的常委会议上是绝对不会出现的,今天这个姚温有味道,敢这么明确地针对何子键,怕是有其他的目的吧!

    郑茂然敲了敲桌子,“好了,注意形象!一个好好的常委会,搞得象党泼妇骂街似的,成何体统?明天我去看看王局长,看看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散会的时候,姚温很不屑地瞪了何子键一眼,倒是宣传部许飞燕来到县长办公室。

    这段时间,也对王博也颇有微词。上次赵平安怒砸报社的事,就让许飞燕心里很不爽,因此,她决定与何子键走近点,公然站到一条线上。

    她当然知道,赵平安被抓一事,与何子键有很大的关系,否则谁能够制住这头咆哮的狼?王博的病,估计也与这事有关,断了他一臂,心里不爽,就给你来一个托病不上朝。

    这一招王博怕是用错了,只怕到时来个赔了夫人又折兵。何子键不会这么好对付的,许飞燕自然从封书记那里得到了一些信息。

    这段时间,佟建成和黎国涛就有意思了,两人摆明就是坐山观虎斗,谁也不帮,谁也不损。任你们斗个死去活来,自己好坐享其成。

    他越来越因为上次的常委会那决定而感到骄傲,要不是当初帮了何子键那一把,就不会激怒郑茂然。郑茂然自然就把火烧到了何子键上,看着他们两个斗,岂不是有意思的?

    最好是再在中间烧一把火,哈哈……晚上的时候,佟建成就约了黎国涛,两人在包厢里端着杯子大笑。

    不管他们之间,谁斗赢了,势必会大伤元气,到时两个人联手,在暗中*作一下。沙县还不是自己两人的天下?

    最好是,黎国涛当上县长,佟建成弄个书记当当。这梦做得美的!

    官场,永远都这么复杂,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黎国涛想好了,最好是两败俱伤。要不谁赢了就帮谁,这边痛打落水狗,那边讨好赢的一方。

    晚上何子键也睡不着了,搞掉一个治安队长,居然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原以为敲打王博一翻,他就会自己去领悟,看来还是不行,他比李庆松难对付多了。

    既然不能降服,就只有把他毁了,这是何子键一惯的原则,绝不能心慈手软。也不知为什么,自从到了沙县这个地方,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肠硬多了。

    环境能改变一个人,正是沙县这么复杂的环境,改变了自己。

    佟建成与黎国涛两人的态度很暧昧,何子键哪能不知道?

    刚好这个时候,肖迪打电话过来,问他最近的况。何子键微微笑了笑,也没对她说实。肖迪笑道:“你还瞒着我?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沙县现在的局势,瞒不过我的眼睛。”

    “那你想怎么样?”何子键苦笑道。

    “要不要我过来帮你,省公安厅厅长是我爸的部下。”

    从省公安厅下来人?何子键想想还是算了。虽然这样可以解决问题,但是影响太大。说明自己掌控不了局势,要是有人查到自己的世,会不会从中做点什么文章?

    何子键考虑了一下,还是拒绝了。“我自己会摆平的。你先休息吧!”

    肖迪在那边点点头,“好吧,如果实在不行,就别硬撑着。”看到何子键心不好,她也没怎么纠缠,说了几句体贴的话,就把电话挂了。

    沙县的局势,必须严打。否则只能助长他们的志气,象清水堂这种黑社会质的犯罪团伙,嚣何子键得有点过份了。

    还有那些看自己把戏的人,仗着资格老,不把自己这个县长放眼里?今天老子就跟你们玩大点!看看到底是谁镇得住谁?

    正在这个时候,何子键的个一个大哥何震南打电话过来,“子键,我们部队明天到齐云山搞实战,你有空吗?我们兄弟两个找地方喝两杯。”

    楚振南来了!何子键突然变得兴奋起来。心顿时也舒畅了许多,有种拨云见的畅快感。齐云山离沙县不远,百来里地方。以前曾有很多部队,经常在那里搞实战演习。

    楚震男南从大学毕业后,就去当了兵,现在已经是上校的军衔了

    听到楚震男的声音,何子键就笑道:“好啊!来了你通知我!我去接你。”

    何子键暗暗告诉自己,绝对不能输!

    该倔起的时候到了!也是时候让他们见识一下何子键家人的实力!世界上没有不败的神话,但做人,至少要让自己无怨无悔!不怕输,也不要轻易认输!

    沙县成为了自己凝练的一个大融炉,能不能浴火重生,破茧成蝶,就在这二年的艰苦奋斗中,成为英雄,败为落寇。

    这是一场官场之间的暗战,也是一场绝对权力的较量。沙县的三方势力,在彼此中纠缠,此消彼涨。

    何子键做为后起之秀,官场新宠,到底该如何在这次决战中脱颖而出?

    郑茂然的别野里,坐着几个人。秘书长姚温,办公室副主任宋翠萍,财政局长李庆松,政法书记王博等。

    王博是刚刚从省里回来的,因为郑茂然认为这戏演得差不多了。他担心时间一长,何子键会找其他的借口,扶一个自己的人上台,王博这就样被边缘化。

    这是一个小型的会议,也是一个与嫡系之间的聚会,郑茂然带笑意,“王博啊,你这步棋走得妙,现在何子键只怕是焦头烂额了。”

    王博就略为得意地笑了笑,拍着马道:“他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一个小小的县长,不自量力,也敢跟我们郑书记抬扛?他既然想把自己的人扶上来,那我就撇下这烂摊子,让他去折腾。估计下面那些人,没这么容易听话的。再加上清水堂那帮杂碎,就够他受的。”

    公安局的刑侦大队长也是王博的亲信,一般人调不动的,他就不信凭冯武一个人,能把这个沙县的不法势力给消除了?

    这么多年,沙县大案不,小案不断,维持这种相对默契的局势。那些小混混抓抓放放,放放抓抓,已经形成了一种惯例。

    宋翠萍来到郑茂然边,轻轻地替他捶起了背。他们之间的暧昧,在这几个人面前,没什么可以隐瞒的。宋翠萍就也不做作,就象一个体贴的妻子,履行着她女人的义务。

    这些人中,倒是有人羡慕郑茂然的,到了这个年纪,还能摊上这么一个漂亮感的红颜知己。

    看着宋翠萍好的段,有人就想开了。人到中年,能象郑书记这样,也是一种福气。他与何子键斗,那是何子键挑战了他的权威,破坏了他的布局。

    本来他也想好好收拾一下沙县这局势,将大权牢牢抓在自己手里,没想到蹦出来个年轻的县长,会是这么杀气腾腾。

    郑茂然原以为何子键到最后,还是会来求他,万万没想到,何子键震南的到来,彻底改变了沙县的格局。

    第二天晚上,一辆挂着军队牌照的小车开进了沙县。

    何子键在音姐的悦宾楼接到了楚震男。随他来的,还有两名很威武的警卫员。

    这两个小伙子全副武装往那里一站,就象两尊天神一样,令很多客人远远看到,都不敢上前了。

    楚震男就挥了挥手,“你们找个地方坐下吧!别老在这里站着!”

    “不行!保护长是我们的职责!”

    两个小伙响亮地回答。

    楚震男就瞪了两人一眼,“这是在外面,干嘛这么死板?我和老同学聊一下,你们担心什么?”

    两名警卫员听说何子键是长的老同学,叭地一个敬礼。“好!”

    何子键笑笑,朝服务员喊道:“给他们倒茶,上最好的菜。”

    可两名警卫迟迟不动楚震男就吼了一声,“军人的天职是什么?”

    “报告首长,军人的天职是坚决服从命令!”

    听到两人响亮的声音,远处的那些客人就笑了。

    楚震男喝了一声,“立正!向左转,向前十步走!”看到两人齐刷刷的步子,走到隔壁的一何子键台子旁边,他就道:“你们就坐那里,今天的任务是,好好吃饭。”

    这时,冯武匆匆跑了过来,“子键。”看到何子键对面坐的那位军人后,冯武立刻就有一种血沸腾的感觉,又看到那两个警卫员,他仿佛就回到了当兵的年代。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