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的争斗 62_1(文)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权色的争斗 62_1(文))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舒秘书长是第二天下午走的,临走的时候,他把何子键叫到一旁,拿出一何子键票。“这个你去报一下。”

    何子键当时也没有看,随手塞在包里。

    昨天晚上陪他喝酒的那几个人送了舒秘书,舒秘书走的时候,似乎很高兴,一个劲地夸沙县的领导班子不错。得到秘书长的表扬,下面的人当然高兴。

    看到秘书长走后,佟建成就带着几分讨好的成分道:“何子键县长,看来上面很重视你这个新来的领导啊!以后我们跟着你走,应该是一路坦了。”

    何子键纠正了他的说话,“是紧跟党的步伐,跟着组织走。”

    “都一样,都一样。”佟建成嘿嘿地笑着,看到何子键离开,黎国涛就凑过来,“老佟秘书长好象很重视他,他到底什么来路?”

    佟建成就神秘地笑笑,“如果你省里有人,也一样的。”说完,他就走了,留下黎国涛在那里摸脑袋。只听到他自言自语道:“还真省里有人?”

    何子键回到办公室,这才记起舒秘书给他的那张票。

    拿出来看了才知道,何子键立时就吸了口气。舒秘书这是什么意思?一何子键四万多块的票,要自己帮他报销?

    真他娘的一个贪官!何子键气愤得就想骂人。

    也太无耻了,明目张胆地要自己给他报了这四万多块的单子,什么人啦?

    看到这张单子,何子键就来气。不行!绝对不能开这个口子,否则以后自己就成了他的提款机了。舒秘书长这是摆明了欺负自己呢!

    何子键把票放在桌子上,用手压着,心里琢磨着对策。

    帮他报吧,会助长他那种贪婪的风气。不帮他报吧,势必得罪他,何子键衡量着得失。

    这时,秦川进来帮他加了杯子里的水,何子键看着他问道:“温县长的案子,你多留意一下。”

    秦川以前不敢声何子键,就是怕被人家打击报复,何子键将他调到县长办公室后,他一直在暗中观察。现在他终于明白了,这个县长与沙县那些官员不同,他有他的正义感,他有他的原则。

    其实,秦川早就有关于温长风的案子跟他反应,只是一直找不到适当的时机。听了领导的吩咐,秦川就点点头应道:“好的!”

    看到秦川站在那里没有走,何子键就问道:“还有事吗?”

    秦川因为见领导一付深思的模样,所以不敢打扰,正准备出去,没想到何子键主动问了起来。他不暗暗佩服这位年轻领导的眼力,什么时候好象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何县长,是这样的,县长线的两名接线员已经来了,我向你汇报一下。”

    “位置选好了吗?”何子键这才记起,县长线马上就要开通了,这手续一直是秦川在弄。算算时间,应该就在下周一开通。

    秦川道:“就安排在对面的办公室里,除了她们两个之外,任何人都不能轻易进入。”

    因为县长线,可能接听到许多投诉电话,因为属于高度机密重地。线办公室电话就设在自己对面,这个位置不错。因为何子键的办公室,再过去就是窗户墙壁,后面再也没其他人了。

    何子键提了一句,“把防盗门也装上。”

    “知道了。”秦川回答。

    “那两人可靠吗?”何子键担心的是,这两名接线员的素质。因为每天打进来的电话,可能牵系到某些部门。老百姓反应的事五花八门,说不定哪天就把谁谁谁的料给暴了。因此,接线员的要求很高,关键是自素质要好。

    秦川解释道:“这两个女孩子都是从学校里出来的,中专毕业,不是本地人。”

    看到何子键没有说话,他又道:“要不要叫过来给您看一下。”

    “把资料拿过来就行了。”何子键喝了口茶,下达了这个指示。

    “好的,我马上拿来。”秦川马上就出去了。

    两分钟后,秦川就拿来了那两名女孩子的有关资料,然后退了出去。何子键打开档案袋看了看,照片上的两个人都很清秀,应该是十.岁的年纪。

    一个叫楚楚,一个叫吴婷,两个女孩子都是沙县专校的,今年七月毕业。九八年的中专生是不包分配的,两人只能算是临时工。如果干得好的话,估计能转正。

    但这要看何子键的心了,如果干不好,马上就滚蛋。除了她们的常工作,住宿也是由秦川安排。何子键就想到前几天蒙放跟他说的事,县里有一房子,干脆就让她们两个住那里,也免得在外面不安全。

    看过资料之后,也没什么可以挑剔的,何子键就把资料放在旁边,算是通过了。

    过了一会,秦川敲门进来,“何县长,蒙主任找你。”

    “让他进来吧!”何子键说了一句,秦川就退了出去,没过多久,蒙放便面带笑容走进来。

    “有事吗?”何子键正为舒秘书那何子键票而头痛,看到蒙放那何子键笑脸,他皱起眉头问了句。蒙放好象觉得有些不对,自己太过于不严肃了。这是犯了领导的大忌。

    在领导面前,除非他笑,你跟着笑一下,否则你要是那笑眯眯的样子,恭喜你,完蛋了!何子键在办公室,历来比较严肃。

    听到何子键那句话,蒙放脸上的笑就冻结在那里。

    “何县长,我……”

    蒙放说话的时候,居然结巴起来,何子键似乎这才现自己的严肃,于是缓和了一下脸色,“坐。”丢了支烟过去,正视着蒙放。

    蒙放一下变得拘束起来,他坐在那个位置,也不安稳,宋翠萍对他可是虎视眈眈。再加上他没有什么大的后强,人家宋翠萍可是有县委书记撑着。每当面对宋翠萍的时候,蒙放心里就打鼓,心想自己为什么这辈子不是个女人呢?

    如果他是个长得还可以的女人,爬到了今天的位置,裤子松一点,再往上升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遗憾的是,他不可能再在自己的别上做文章,他得另辟蹊径,寻求自己的展之路。于是,蒙放心里就有了主意。

    今天多少带有点讨好的成分。只是自己一时得意,居然表现过了头。千万不要引起领导的反感就好,蒙放的心里打起了鼓。

    看到何子键的面色缓和下来,他就稍稍放心了。接过领导的烟,连忙站起来给何子键打上了火。

    “何县长,您不是住在那外面吗?我这几天一直在想,您一个人住着也不方便,家里连个搞卫生做饭菜的人都没有。”

    蒙放说到这里,打量着何子键的脸色。见他没什么反应,表现十分平静,蒙放就壮起胆子道:“所以我就帮您物色了个保姆,您看行不行?”

    这是典型的讨好自己,何子键弹了弹烟灰,盯着蒙放看了几眼。办公室主任就是自己的后勤总管,他这么做虽然是为了讨好,但不除排他的想法是好的。

    只是自己却不需要这种保姆,何子键缓缓地道:“没必要,你还是留给其他的领导吧!我一个人习惯了,家里多了人不自在。”

    这个女孩子本来是蒙放千挑万选才确定的,姿色还不错,至于他是什么心思,就不用去猜了。何子键居然拒绝了,蒙放一阵尴尬。

    以前给领导找姆保的事,他不是没干过。没想到何子键表现得太清廉,简直没有破绽。自己苦心安排的计划又要落空了,蒙放就坐在那里忐忑不安。

    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何子键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蒙主任,还有事吗?”

    “哦,既然如此,那我就打扰了。您要是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蒙放带着失落的心,就朝门口走去。

    何子键叫住了他,“蒙主任,你上次说的那房子,叫人打扫一下,我有急用。”

    “好的,好的。,马上就去安排。”总算安排了个事,蒙放的心思又活跃起来。刚才的郁闷一把而空,他兴致勃勃地回了办公室,还哼起了小调。

    “蒙主任,什么事这么高兴?”宋翠萍从外面进来,看到蒙放那神色,不忍问了一句。蒙放却没有回她,只是兴冲冲地下楼去了。

    宋翠萍哪能不明白,他这是防着自己,怕抢了他的饭碗。只是蒙放哪里知道,自己何必在乎这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宋翠萍的目标是,今年的副县长职位。

    真是个小气的男人,难怪成不了什么事。宋翠萍多少有些鄙视他/1最近宋翠萍的子过得也惬意,家里有老公,外面有人,不用担心求不饱。而且自己靠着郑茂然这棵大树,老公又得到了县长的亲眯,可谓是左右逢缘。

    而这段时间,她进何子键的办公室,也变得勤快多了,因为副县长这个职务,如果能得到何子键的支持,她就是九拿十稳了。

    这个时候,何子键正在接电话,胡磊那小子得意地笑道:“告诉你个惊人的好消息,今天晚上我请客,你抽出时间出来搓一顿,我们有要事跟你商量。”

    何子键看看表,才下午三点,晚上没什么应酬,他就答应了。

    ************

    晚上七点,何子键应了胡磊的邀请,来到一家新开的饭店——悦宾楼。

    他是和柳海一起去的,冯武远远就在门口招呼着,看到何子键的车子,立刻就迎上来。因为都是自己几个熟人,何子键叫柳海停好车后,也一起去吃饭。

    悦宾楼是新开的,规模和装簧在沙县来说,应该属于中上,偏向于高档次的那种。楼上楼下,足足有三层,几十间包厢,一楼还有一个很大的厅,可以用来摆酒晏之类的。新来的店子,客人很多。

    门口停满了五花八门的车,大都在十几二十万以上。何子键跟着冯武进去的时候,看到音姐穿得象妖精似的,摇着感的腰肢而来。

    “子键来了。”看到何子键,音姐脸上那灿烂的笑容,简直就象花儿一样。再看门口那几个漂亮的迎宾小姐,何子键这才想起,我说怎么有些眼熟,原来是音姐这女人把店子搬到沙县来了。

    “你好!这店不错啊!很有气派。”何子键打量着这里,赞道。

    音姐笑笑,“先上楼吧,我等下上来陪你们。”一个服务员将几人引到二楼的包厢。

    “胡磊他们到了吗?”

    “还没,估计再十几分钟。他说有点事,得晚一点。”三人进了包厢,服务员立刻把空调打开,调好温度站在门外。

    看到没人,冯武朝何子键和柳海递了根烟,就对柳海道:“柳海,跟子键这段子还习惯吗?”

    “子键对我很好,比亲哥还好。我和我姐都感激的。”柳海虽然手不错,但话不多。平时的时候,有什么就说什么,也不拐弯抹角。

    何子键也喜欢柳海这秉直的格,他就道:“跟我在一起,平时辛苦的,如果有时间,你自己就学会调节。”

    “我知道的。子键。”柳海认真地回答。

    这时,冯武压低了声音,“子键,最近老有人投诉,赵平安给本地的一些流氓团伙充当保护伞。他有涉黑的嫌疑,有人反应了多次,王博就是不相信,似乎有纵容的味道。”

    何子键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王博一向对自己不服,无论做什么事,总是不爽快。他这么旗帜鲜明地支持郑茂然,自己倒要看看,把郑茂然压下去之后,王博会怎么办?

    这个王博,倒要是好好的整一整。

    何子键没有说话,冯武就一脸小心的陪着。虽然大家平时经常开开玩笑,但在关键的时候,他们总能正确处理其中的关系。

    这个时候,胡磊和李辰博走进来。进门之后,胡磊就与众人一个熊抱。李辰博倒是相对文雅一些,他推推眼镜,看着几人笑了笑。

    “我们的县长大人也来了,呵呵……”

    “就等你们了,快来。”何子键笑道,给每人了支烟。

    落座之后,何子键就问道:“案子的事,有没有什么进展?”

    说到温长风的案子,李辰博就叫苦了,“这个温雅小姐,西方作风太严重了,一点都不了解我国的国。有个时候,有能力就不定能力好事,还得看实际况。在这一方面,恐怕你还得好好调教一下,她老喜欢拿这里和西方国家去比。”

    “西方人还不是好个鸟样?整一个变态。成天说什么人权,他们又作了些什么?我最讨厌西方人了,说一,做一,把自己弄得象个神棍似的。你能晨勃啊?难道就不能说服人家一个丫头?”胡磊这小子插嘴道。

    李辰博听到他这么说,很不爽地瞪了他一眼,“我叫李辰博。”

    他这话郑重其事的,看得出来,这么多年了,还在意胡磊这样叫他的。

    “李辰博和不就是晨勃吗?难道李辰博就不晨勃了?我叫你时晨勃,大家亲一些嘛。都是自己兄弟,干嘛这么见外?看,我们叫子键都是子键,子键的,不象你小子这般见外。”

    李辰博郁闷了,“行,你小子牛,反正什么话到了你嘴里就变了味,再叫晨勃,老子跟你急。”说着,还真有点不斯文地挥了挥手,就象要与胡磊拼命似的。

    别人叫辰博,他一点意见都没有。独独胡磊这小子这么叫他,他就知道不怀好意。

    人家叫的辰博还是晨博,到他小子嘴里变成了晨勃。

    刚好这个时候音姐推门进来,脸上笑得象花儿一样,“谁又晨勃了?”

    “哈哈……”众人一阵大笑,辰博顿时满脸通红。看到音姐这么感的女人,火气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音姐还是那个音姐,虽然离开了近水楼台,但是**依然,过年之后反而更胜一筹。她进来之后,看着屋里的几个男人,便笑着问冯武,“怎么安排?开始上菜吗?”

    冯武点点头,音姐便朝门外站着的服务员喊了一声,“小梅,可以上菜了。”

    服务员应了声,立刻传话去了。

    胡磊看到音姐那感得捏得出水的细腰,忍不住走过去摸了一把,“好姐姐,你怎么就喜欢冯武那五大三粗的家伙呢?难道我不如他?老子不服,居然头一次被人甩了。”

    “你少来了!明明是把人家象抹布一样扔了,还猫哭耗子假慈悲。好在有唐队收留我。”音姐笑笑着来到冯武的后,还真有种小女人的味道。

    胡磊愤愤不平地道:“冯武你小子行,我要跟你单挑。”

    “哈哈……”众人大笑,尤其是李辰博更是连肚子都笑痛了,“就你这板,行吗?”

    被人鄙视了,胡磊也不再说话,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冯武就拍拍他的肩膀,“好兄弟,别跟哥计较,要不今天晚上咱们三p?”

    “要死啊!当老娘什么了?”音姐笑骂了一句,却是一付很渴望的模样,把胡磊喜得站起来怪叫一声,“天啦!我又晨勃了!”

    “靠,关老子什么事?”辰博很不满。

    “汗,我说错了不行吗?”胡磊站起来,拍拍下面的老二,果然象什么似的,冲得老高,把裤档都顶起来了。

    他还比划了一下自己的长度,“老子就不信,音姐你自己说,是我的长还是他的长?”

    音姐白了他一眼,却是一付风万种的模样。

    刚好这时,服务员推门进来,上菜了。看到胡磊用手比划着那雄纠纠的地方,羞得一脸通红,却又不得不假装没看到。

    “喝什么酒?”音姐问道。

    “五粮液吧!子键,行吗?”冯武征求何子键的意见。

    “随便吧!不过,尽量少喝。明天还有工作。”

    “那就五粮液吧!”其他人自然听何子键的。胡磊却象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等等,我车里有两瓶好酒,我去拿来。

    说着,也不等众人反对,一溜烟就跑了。

    何子键用筷子尝了一下,“嗯,音姐你这厨子是哪里的?手艺不错!”

    音姐就笑了,“看来我这回还真走对了,能得到县长大人的赞赏,很不错哦。不过我说,这厨师可不是一位,一个四川的,一个是省城请来的大师,两人都有几手。”

    “不错,不错!”何子键尝了几个菜,赞不绝口。

    胡磊象一阵风似的跑上来,手里掂着两瓶酒,用瓦罐子装的,也看不出是什么牌子。“这可是以前皇宫特供,人家送给我爸的,给我偷出来了。”

    看胡磊的神色,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反正这酒应该不错,打开封印后,包厢里立刻就飘出一股浓郁的酒香。

    好酒!

    每个人都不自地叫了一声,连李辰博也有种急于品尝一口的冲动。两瓶酒,大约四斤左右,在坐的只有五个男人,加上音姐,也就六个人,每个人够七两。

    “我来吧!”音姐抢过瓦罐,殷勤地倒起酒来。

    对于冯武与音姐的事,何子键既不支持,也不反对。那是个人之间的私事,只要不犯原则上的错误,随他们吧!

    在音姐倒酒的时候,何子键叫柳海递过他的包,从包里拿出二千块钱。“这是开业的红包,你拿着。既然安心在这里搞了,我就祝福这悦宾楼生意红红火火,进斗金,在餐饮业独点熬头。”

    冯武见了,“哪能让您掏钱,我们都不好意思叫你。这钱不能收。”

    音姐也推辞不要,何子键就不乐意了,“怎么?我这钱有毒吗?你们不请我是你们的事,我做兄弟的是我的意思,来,把这钱收下。要不我翻脸了。”

    见何子键这么说,冯武一脸歉意,朝音姐道:“那就收下吧!”音姐很听话,立刻将钱接在手里。

    也不知道胡磊这小子弄的什么酒,味道不错,很纯正。包厢里香气四溢,到处是美酒的香味。

    “来!大家走一个!”何子键为这些人中间的老大,举杯相邀。其他人立刻就站起来,大家碰了一下,很干净地一饮而尽。

    真的是好酒!

    冯武就问,“这酒就两瓶?还有吗?”

    胡磊就神秘兮兮地笑了,“有也不能你喝!”

    “为什么?”冯武很不爽。

    “我怕音姐受不了。哈哈……”看到胡磊*的大笑,冯武似乎明白了。可能是怕何子键知道,也不再追问什么。

    酒喝了三巡,包厢里气氛正浓的时候,突然外响传来一声大骂,“我*nn的,老子来这里吃饭,是给你们祖宗十三代的面子,敢跟老子要钱?也不到沙县打听打听!”

    就在隔壁的包厢里,有七八个人在这里吃饭,估计是吃完了不想给钱。

    到底是谁这么大胆子?吃霸王餐还这么嚣张?

    刚才还气氛活跃的包厢,立刻就安静下来。“麻痹,让老子看看是谁这么嚣张?”胡磊马上就要冲出去,被何子键叫住了。

    音姐放下杯子,“我去看看。”

    “我陪你去吧!”冯武站起来,就要跟出去。音姐道:“不忙,如果我不行,你再出面。”何子键也是这个意思,没必要事没弄清楚之前,大家一窝蜂冲出去。

    有自己这个县长在这里,难道还有人翻了天?再说柳海那几下子也不是吃素的。一般的混混根本不放在眼里。

    冯武再次回到位置上坐下,几个人都没有说话,何子键就端起杯子,“怎么?碰上这点小事,就沉不住气了?”

    “对!不就是几个想吃霸王餐的小混混。”

    胡磊也坐下,端起酒杯就喝。

    音姐走出去,轻轻地将门带上。刚跨进那间包厢,几个看上去很痞的年轻人,姿势极不文雅地坐在那里抽烟。这些人喝完了酒,既不付钱,也不急于走,还能这么悠闲地坐在那里,显然是想找事。

    音姐混这个行业有些年头了,什么样的人看不出来?

    包厢的服务员看到音姐过来,委屈地道:“音姐,他们,他们吃了饭想不给钱,还打人。”

    那个服务员的前,头上温了一大片,还带着很重的啤酒气味。显然刚才的时候,这些没有人的家伙,这么冷的天,拿着啤酒浇人家女孩子。

    把头上,口浇下去,弄得一湿透了,还不让人家走。那服务员被浇了两瓶啤酒,一瓶是从头上浇的,另一瓶是从前的领口处浇下去的。

    此刻,正冻得她浑直哆嗦,可怜兮兮地向音姐投诉。音姐安慰道:“你先下去吧!”

    服务员走后,音姐看了眼这几个人。这些人型不一,有留分头的,也有留长的,还有爆炸头,平头的都有。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这几个人上,都有一股痞气。

    嚣张的痞气,一付我是流氓和怕谁的味道。

    “几位小哥,到底是小店哪里让你们不爽了?干嘛捉弄人家小姑娘。”音姐挤了个笑脸,来到包厢中间。

    “你就是这里的老板?虽然老了点,姿色还不错嘛。”几个人朝音姐瞟了一眼,立刻露出犯的y笑。

    “对不起,我们老板没空,我是这里管事的,几位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尽管提出来。我们努力改正。”音姐忍住怒意,尽管让自己平静下来。

    做生意的,吃的是碗沙子饭,虽然有冯武罩着,能不惹事就不要惹事。和气生财才是硬道理,没有哪个强买强卖的能大财,就算了大财也不一定长久。

    “叫你们老板来吧!你这样子上还行,谈正事就不行了。”平头似乎是其中的老大,居然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不好意思,我们老板没空,有什么事跟我说吧!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各位就去结帐。我们还在招待其他的客人。”看到对方的痞样,音姐也就不客气了。

    她的**也是要看人去的,凭你们几个不起眼的小混混,也想让老娘陪笑脸?滚一边去!

    “靠!你是不是憋太久了,好久没过隐了吧!要不我们兄弟几个给你舒服一下?”平头走过来,伸手朝音姐摸去。

    “啪——”

    一巴掌,狠狠地抽在平头的脸上,这一下打得极重,连音姐都感到手指痛,狠不得当场甩几下才舒服。

    这婊子敢打人?坐在沙上的几个混混立刻就站起来,一付要砸场子的架势。平头刚才太大意,没想到被音姐抽了个正着。他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麻痹,你这臭婊子敢打人?老子今天不叫人轮了你,就不在这沙县混了。”

    几个人一起朝音姐走来,图不轨。平头吼了一声,说着,双手就朝音姐的脖子掐来。

    门外面闪进一个人,那人飞起一脚,平头就直接飞了出去。重重在撞在沙上,咚地一声摔下来。

    不知什么时候,包厢里多了个同样是留着平头,皮肤微黑的小伙。

    “音姐,你没事吧?”小伙轻松地问了句音姐,余光瞥了眼那几个人。

    音姐长长地吁了口气,拍拍鼓鼓的部,看到柳海后,说了声谢谢。真没想到,何子键县长边个司机,居然有如此手,不简单。

    “不客气,你先出去,这里交给我!”柳海微微一笑,竟然比平时多了几分俊气。

    音姐也不做作,何子键县长的司机,做事应该懂得分寸,她就放心地出去了。

    柳海看着那几个人,“怎么样?你们是付钱走人?还是想试试躺在地上的滋味?”

    靠!装b!

    这些人才不相信,凭他一个人能把自己七八个人搞定?刚才那一脚太快了,平头在没有任何防备的况下,被人踢飞很正常。可他们哪里知道,柳海根本没下狠手,才用了几分的力啦!

    人蠢的时候,往往就不知道进退。这几个人平时嚣惯了,哪把柳海这个看上去不怎么起眼的小伙放在眼里?

    他们平时打架,都是一窝蜂上,凭着人多势众,管你是谁?拿刀子上。

    当然,一般的人哪敢跟他们拼?看到这黑社会的架势都怕了。而且这些人闲得无事,经常象放羊一样,成群结队。

    遇到弱的,他们就是一群狼,遇到更强的呢?

    不过,在沙县这个地方,他们还没有碰到过,敢与他们正面冲突的人。在沙县,这些人可以说是横着走,没人敢管。因为,他们是有人罩着的!

    看到柳海不当他们回事的时候,有两个人抄起椅子朝柳海砸过来。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