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的争斗61_2(文)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权色的争斗61_2(文))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对于不听话的人,只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把他降服,另一种就是把他干掉。

    只是自己毕竟不是县委书记,要拿下一位常委还是有很大的难度。而且现在也不是与郑茂然彻底撕破脸的时候。郑茂然这个人,用来压压场面还是有用的。

    何子键当然知道佟建成他们的心思,如果郑茂然真的被压下去的话,他们估计就要弹起来了。因此,何子键也不希望郑茂然这么快倒下,毕竟自己现在的实力还不够强大。

    现在沙县的局势,就象三国时期的魏蜀吴,相互之间制衡,也不能让一家独大,否则其他的就有危险。

    如果挤走了郑茂然,来一位方系的书记的话,那么自己所有的努力就白费了。最后自己也是落?在+线+书+库+bookihua.

    要是自己不与佟建成之流合作,佟建成还是对郑茂然深有忌讳,不敢过于何子键狂。因此在这个方面,何子键必须把握好。

    冯武调进来之后,只安排了个治安大队副队长的职务,堂堂一个副局长,降到副队长的确有些委屈,但冯武不这么想。

    只要进来了,先站稳脚跟再说。

    温长风下葬的那天,舒秘书长居然也来了。

    温雅就在县城对面的山头上买了块幕地,她说要让自己的老爸亲眼看到案子水落石出的一天。因为这片山坡上,就能看到县政府大楼。

    温长风活着是从那里倒下去的,死了,也要从那里爬起来,看到案重昭天的那天。

    来参加温长风葬礼的人很少,他生前的一些亲朋好友,来的人并不多。也许是人走茶凉的缘故,除了那些亲人,基本上看不到他生前的同僚。

    舒秘书长的到来,也许是一种巧合,何子键看到他站在窗口,远远望着那片墓地,猜不透他的心思。

    直到那天,何子键才知道,原来秦川竟然是温雅的表哥。只是这么长时间以来,怎么就没听到秦川提起过这事?后来何子键想到,秦川在自己刚来的时候,两人在河边他隐隐提到了关于温长风的事。

    只是自己当初并没在意,秦川又不了解这个领导的底细,因此也没敢多说。万一这事弄不好,连他也得跟着完蛋。

    刘晓轩也参加了温长风的葬礼,晚上在陪秘书长吃饭的时候,他就提出要把刘晓轩也叫来。何子键就有些奇怪,人家好好地在陪温雅,叫她过来干嘛呢?

    “刘大小姐!我到沙县了,听说你刚好也在,过来一起吃个饭吧!你这个大忙人,难道比我还忙?不行!今天晚上你一定得过来。我们在……”舒秘书长捂着电话问何子键,“这是哪里?”

    “人民公社!”旁边有人答道。

    “对,就乐平路那个人民公社!给你十分钟,赶快过来!”舒秘书长挂了电话,马上就变得眉飞色舞起来。

    今天晚上陪酒的有政府几个比较重要的人物,除了何子键外,还有佟建成,常务副县长黎国涛,市委秘书长姚温。郑茂然推说头痛,没有到场,有人却是知道,他这是避免与何子键同桌的尴尬。

    何子键看到舒秘书长给刘晓轩打电话,立刻就想起了那次在万紫千红的时候,他一副色色的模样。看到漂亮女人,就迫不及待,于是他又联想到舒秘书家里那里大饼脸的老婆。

    他这是当腻了和尚,跑出来偷腥的来了。为什么这么巧?刘晓轩来的时候,他也出现了?何子键脑海里闪过一个奇怪的念头。

    胡磊和冰冰订婚的那个晚上,他就看到舒秘书色色的模样,一直盯着刘晓轩看。此刻,他真的好希望刘晓轩不要过来。

    可惜,刘晓轩到底还是来了

    今天的刘晓轩,穿着一件很高档的红色披风,里面是紧的衣服配着一双黑色的靴子。看她风尘仆仆地赶来,何子键心里就不是滋味。

    舒秘书这样子,八成是看上了刘晓轩。何子键甚至怀疑他到沙县的动机,是不是尾随刘晓轩而来?

    现在的刘晓轩是饶河市的名人,追求者很多,自然也有一些手握大权的高官,想把她变成自己的脔。象她这么有名气又漂亮的女孩子,成为别人的梦中人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而舒秘书又是市里比较有实权的干部,他想接触刘晓轩还不简单?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了。

    何子键此刻就在想,要是刘晓轩真成了他的人,那就太冤枉了,因为舒秘书这人怎么说呢?应该是人品不行,太贪,权太重,只怕不能长久。

    如果一个当干部的,把钱和权看得太重,这未必是件好事。因此何子键时时在心里告诫自己,尽量少与这种人接触。

    无奈,今天是舒秘书亲自找上门来的,人家到了沙县,你为一个县长,能不去见他嘛?

    不但要见,而且要陪着,好好地陪。万一人家不顺心了,随便找个什么事就办了你,好才叫冤。尽管何子键不怕,但是为人处事,总不能事事拿自己的后台来压人,这样就没意义了,做人要有实力,这就是何子键出来混的真正原因。

    谁掌握了开启官场的金钥匙,谁就是以后的主宰,何子键正这样慢慢地磨擦自己。

    刘晓轩显然料到何子键必定在这里,进来的时候,却是先朝何子键微微一笑。那一笑,犹如风拂面,风含,水含笑,包厢里的几个人都有点飘飘然起来。

    在坐的几个人都是沙县拿得上台面的人物,他们当然认识刘晓轩。市电视台的柱子,可以说家喻户晓的人物。除了舒秘书外,这些人却是第一次看到她本人,更是第一次看到她这么亲切的笑。

    这般美丽的笑,好让人妒忌,更让人渴望。有的人就飘然入梦了,似乎看到了这样美丽的女孩子,正与自己共赴巫山。

    但是那一抹风的笑,却是很直接地面何子键,于是那些人的心就碎了。很妒忌,很妒忌,那是一种强烈的郁闷感。有人更是将目光看向何子键,看到何子键也回报了一个自信而很男人的微笑,他的笑,很阳光,即使在这样寒冷的冬天,也那样灿烂。

    灿烂得让人自愧不如,可他们偏偏又不知道,何子键这种自信与微笑,来自哪里?

    笑,也在一定的功底,能在领导面前,笑得这么自然,那就需要一定的底气与勇气。他们现,自己在舒秘书长面前的时候,即使笑,也那么勉强,充满着虚假义的媚谄。

    “秘书长好!”刘晓轩刚刚进来,舒秘长立刻就站起来,好象在提防着什么似的,或者又象想表现出什么似的,马上迎了上去,替刘晓轩拉开了自己旁边的椅子。

    “准时的,今天能请动我们美丽的刘大小姐,很不容易啊!”舒秘书长哈哈地笑了,似乎在传递一个信息。这些人哪能不明白?尤其是官场上这些老油头,更加能深彻地品味出这句话的含义。

    秘书长这是看上刘大小姐了呢!

    他那个替刘晓轩拖凳子的动作,无疑向大家表明了一切。

    刘晓轩就在那里坐下,而刚巧的是,正好坐在何子键与舒秘书之间。

    她坐下来的时候,闪过一丝无奈。

    包厢里多了一位美女,气氛就变得更加融洽。很多人的眼神,开始暗暗留意这位美丽的主持人小姐。舒秘书长也频频向刘晓轩举杯,那种意思昭然若揭。

    “来!今天让我们为秘书长的到来,大家干一杯。”郑茂然不在,何子键是沙县的老大,这句开场白非他不莫属。就是佟建成也不敢抢这个风头。

    大家正处于合作的密月期,老狐狸是不会破坏这样的气氛的。上次的常委会,众人联手给了郑茂然狠狠的一击。但他也没有想到的是,何子键竟能取得这么多人的支持。

    尤其是武装部的祝部长,宣传部的许飞燕,这些人从来都是不鸟人的,他们的出面,就显得寻人耐味了。佟建成不得不重新衡量何子键这个人。

    他到底有什么背景?出了这种现象,只能用背景来解释,否则以何子键的实力和到沙县的时间,是无法解释的。

    几个人联手,把郑茂然压得死死的,佟建成回去的时候,在家里笑了几天。弄得他老婆还以为他疯了,神经。但是他也在心里多了一份警惕,防着何子键呢?这小子太恐怖了,要是给自己来一个的,还真不好弄。

    当初与何子键合作的时候,他是想联手把郑茂然压下去后,慢慢再收拾何子键。但是何子键在那里表现出来的强势,又让他犹豫了。

    看不清对手,就冒然出招,那才是最傻最笨的人,这种人,连怎么死都不知道。

    就在大家站起来,端起杯子的时候,何子键的脚上被人轻轻地踩了一下。那是刘晓轩的暗示,余光瞟过去,果然刘晓轩投来一个很暧昧的眼神。只不过,那丝暧昧一闪而过,别人不注意是看不出来的。

    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说着一些言不由衷的话,祝贺秘书长的到来。舒秘书显然是听惯了,脸上着红光,意味深长地看了刘晓轩一眼,高声道:“同时也祝我们的刘大美女,越来越年轻,越来越漂亮,青永驻,美丽冻人。”

    刘晓轩就不干了,“秘书长真会说话,越来越年轻,你是说我现在老了吗?我才刚找的男朋友呢!”

    到底是电视台的台柱子,说起话来不着痕迹,但意思很明显。我有男朋友了,你也别老打我的主意。这话说出来,舒秘书脸上微微闪过一丝霾,嘴角抽涩了一下。

    喝完酒后,舒秘书就建议几个人一起去喝歌,而且还要拉上刘晓轩。何子键站起来道:“真不好意思,我要失陪一下,温县长那案子,我答应他们今天晚上约个时间见面的,得去应付一下。”

    听何子键这么说,舒秘书也不留他,“那你先去忙吧!”

    就这样,何子键匆匆告辞了。走的时候,他朝刘晓轩使了个眼色。

    喝了两个小时的酒,礼数已到,他也不想陪着这些人再纠缠不清。舒秘的,玩下去没个尽头。要让他尽兴,估计一个通宵没有休息。

    而且今天晚上她的目标,似乎是刘晓轩,自己再呆下去,就显得有些碍眼了。但又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刘晓轩落入虎口。何子键出来之后,过了十分钟左右,就给刘晓轩打了个电话过去。

    刘晓轩是机灵的女孩子,哪能不明白何子键走时那个眼神?听到电话响,她立刻就道:“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走到一边将电话接通,众人就听到她不断地应付着,“好的,好的,我马上就回来。你又不早说今天要过来,我现在正陪几个领导吃饭,马上回来,马上回来。”

    挂了电话后,她就一脸歉意,“对不起,秘书长,我男朋友从外省赶过来了,他是来参加温县长葬礼的,可惜迟到了,我得去接他一下。”

    人家男朋友到了,你总不能再拦着吧!舒秘书长一脸不痛快,有种到手的鸭子又飞了的痛苦。不过,他还是不死心地道:“叫你男朋友过来嘛,大家一起认识认识。”

    “下次吧,下次我带他去拜访您!等下还要去温县长家里,太晚了不方便。”刘晓轩委婉地拒绝了。

    事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舒秘:“那好吧!你先去忙。”

    看着刘晓轩俏丽的影消失,舒秘书恨不得把桌上的烟灰缺给砸了。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又不好意思作。

    “走!我们唱歌去!”

    刘晓轩从饭店里出来,现何子键已经离开,不免心里一阵失落。

    一个人走在大街上,她还是不死心地拨了个电话过去,“喂!你怎么就走了呢?”

    她的意思是,为什么不等等自己?

    何子键笑道:“你出来了?他们没为难你吧?”

    “没呢!”刘晓轩看看四周,一边走一边打着电话,“干嘛跑这么快?我是母老虎吗?”

    “说什么呢,我在市买点东西,有时熬夜肚子饿,又不方便出来。”两人就象拉家常一样,既然刘晓轩成功地摆脱了舒秘书的纠缠,何子键就放心了。

    “在那个超市?我过来。”刘晓轩边走边看,她估计何子键应该在附近不远。

    “人人家。你往前面走一百米就到了。”何子键回答。

    “哎,你神了,怎么知道我朝这边过来了?”刘晓轩一眼就看到前面那灯光很亮的大市。自己已经走出饭店至少三百米,何子键咋算这么准呢?难道两人心有灵犀?想到这里,刘晓轩的心就猛跳了跳。

    “呵呵……这还不简单,你出来之后,总不会马上就打电话给我吧,一定考虑了一会。以你的度,也就走个三百来米。要是一个美女在大街上疾奔,那可是影响形象的哦?我猜你不会走太快!”

    晕死了,这是什么逻辑?刘晓轩宁愿相信这是一种默契,因为这种默契更有说服力。

    “我快到了,先不说啦。”刘晓轩挂了电话,便朝市走进去。

    远远就看到何子键正在市里买东西,说真的,长这么大,还没有陪过任何一个男人逛过市,刘晓轩看到何子键后,心里又多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要是能在每天下班之后,能陪有一个心自己的人,陪着自己一走逛街,一起散步,那该多好?可惜,边那些追求自己的人,没一个心怀好意的,他要不是贪恋自己的美色,就是想利用手中的权力,将自己的子占为己有。

    刘晓轩扯了扯衣服,朝何子键走过去,“买什么?”

    何子键一边看着商品,一边回答,“你来了。”语气那样平静,很淡定的样子。

    “我来帮你挑吧!”刘晓轩也没有丝毫做作,抢过何子键手中的蓝子,帮他选起了适合夜宵的食食品。

    “你晚上都很晚?都干嘛呢?”

    “有时看看文件,空的时候也上上网,看看新闻。”

    “这么用功,难怪年纪轻轻就爬到了县长的位置。你看他们那些当官的,哪个不是贪图享乐,你可算是他们中间的另类。要是每个干部都象你,老百姓的子就好过了。”

    何子键淡淡地一笑,“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你们同他们有这种想法。”

    “那你的追求是什么?”刘晓轩挑得差不多了,装了满满的一篮子,两人边走边聊。

    “怎么说呢?我也是个普通人,只不过不想浪费自己的青。当官也罢,不当官也罢,不管做什么事,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了。所以,平时能为群众办点实事,也是一种快乐。”

    “你真是一个少见的好官。”刘晓轩笑笑,就把帐结了。

    “哎,怎么让你结帐?开玩笑。”何子键急了,这算什么事?

    刘晓轩把眉头一扬,“怎么?你不当我是朋友吗?这有几块钱,算不是贿赂。”

    钱的确不多,二百来块,何子键也就难得跟她计较。只是刘晓轩做得就象小媳妇似的那般自然,让何子键觉得有点怪怪的感觉。

    “晚上住哪?”两人出了市,何子键问道。

    “不想住宾馆,还是到温雅那里睡吧!她今天不在,钥匙给我了。”两人走路的时候,刘晓轩不知什么时候,悄悄挽上了他的手臂,两个人就这样散步似地走着。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一切都那样自然,没有丝毫做作。刘晓轩挽何子键手臂的时候,纯粹是一种内心本能的举动。

    两个人走在一起,慢悠悠地散着步,十分默契,谁也没有提出要打车。何子键手里提着东西,刘晓轩就这样挽着他的手,象一对很亲密的恋人。

    沙县的夜市很闹,来往的人行很多,不少人频频回头,很羡慕地看着他俩。一些年纪大的人在背后低声道:“看,人家那俩,多般配。”

    有在晚间散步的人不少,何子键两人却成了他们最梦想的节,看他们两人的样子,就象电视里那种很浪漫的恋人。走在花前月下,树影婆娑,那丝风儿吹过,起了无数人心中的涟漪。

    虽然是初,风依然很寒冷,吹得人脸上凉嗖嗖的。就象小孩子调皮的手,不经意擦过你的脸胧。刘晓轩打了个颤,子向何子键靠子靠,两人距离拉得更近了。

    前那对坚,没有任何防御地紧贴着何子键的手臂,隔着厚厚的冬装,也能感受到它们欢快的跳动。何子键的心微微地颤动了一下,却见刘晓轩完全象没事似的,他也只好作罢。

    “你喜欢散步吗?”晚风下,刘晓轩扬起绝美的容颜,微微偏着脖子笑看着何子键。

    何子键不得不承认,“我很少把时间花在散步上面,也许是没有找到这种感觉。看来,人生不能太匆忙,总把自己弄得象钟表的秒钟似的,就会错过了人生最美丽的瞬间。”

    刘晓轩嫣然一笑,样子很有几分动人,再加上今天晚上喝了些酒,那脸色一抹红晕,看得何子键就有些恍然若梦。看着她,就象看到了董小飞的影子,他感觉到董小飞正在自己微笑,还眨着调皮的眼睛。

    “真没想到,你还有这种怀,深藏不露的才子啊。”刘晓轩笑的时候,洁白的牙齿很漂亮,美丽的笑容,让这夜色凭添了几许魅力。

    风,象怕打搅了谁的浪漫,变得柔和了。月色,不知在何时升起,恬静地看着这片蒙胧的大地。

    两个人走在晚风里,笑得那么亲密,走得那么优雅。

    刘晓轩的优雅,竟然象慢慢融入了自己生命里一样,让何子键突然之间有了这种错觉。两个人,似乎是前世的约定,今生的相聚。

    突然现,她与自己之间,竟然有那种熟悉的真切。好象这个夜,就是为他们安排好的一样,让一切来得那么自然,那么坦诚。

    何子键笑道:“我哪有你说的那样,我只不过是偶尔表一下内心的感叹。”

    刘晓轩听着他的声音,就象入了迷一样,这一切,不正是自己多年以来,一直在追寻探索的吗?她用手理了一下垂落下来的秀,温柔地道:“你知道我最大的梦想是什么吗?”

    何子键摇摇头,“都说女孩子的心思不能猜,我哪能猜得着?尤其是象你这样不一般的女孩子,一定有自己独特的梦想。真要我猜的话,我想你应该是希望成为一名全国知名的节目主持人,创造你自己与众不同的主持风格。”

    刘晓轩笑了,“算你猜对了一丁点,但这只是我以前的想法,现在有了调整。”刘晓轩看何子键的眼神,变得有点暧昧,应该说还有一点深

    因为她现,自己苦苦追寻的幸福,就在眼前。只是能不能抓住,就得看命运的安排了。在她的眼里,何子键是那么出众,那么优秀,年轻有为,沉稳而果断。

    以前的时候,刘晓轩一直梦想,一定要找一个比自己年纪大五六岁,甚至七八岁的,那样的男人沉稳,懂得心痛女人。

    遇上何子键后,她很快就现,自己这种想法错了。不能建立在任何时间空间,物质基础上,它是一种世界上最完美,最无私,最伟大的精神动力。

    看到何子键眉宇间那种从容和自信,刘晓轩竟然着迷了。她晃了一下何子键的胳膊,前那对坚,毫不意识地磨擦着何子键的手臂,让喝了酒的何子键也有些心旌动摇。

    “你干嘛不问我?”

    “我不正等着你说嘛。”

    “讨厌。”刘晓轩居然象小女生一样撒起了,那份妩媚,那份风万种,再次让这个夜晚变得妖娆起来。

    不得不承认刘晓轩这种本能的流露,产生了很大的震憾作用。何子键忍不住停下了脚步,定定地看着她,“那你的理想是什么?”

    “格格……”刘晓轩生一阵清脆动人的笑声,却有几分神秘地道:“我最大的梦想,就是下班之后,在这样宁静的夜晚,能和自己心的人一起走走。踏着月色,乘着晚风,两个人一起这样慢慢到老。”

    不得不说每一个女孩子心中,都有一个非常浪漫的故事,何子键却是有些乐了。忍不住笑了起来。

    刘晓轩就不干了,“笑什么?难道这样不好吗?平凡也是一种美。”

    何子键抬起头,看着天空,朗声道:“你的梦想不错,我相信你一定能实现的。象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追求者颇多,你可以慢慢的筛选。”

    “你以为是选鸡蛋,还慢慢地筛选。”刘晓轩鼓起嘴,然后幽幽地一声叹息,感叹道:“人生很多的时候总有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恋落花。感的事,更是谁也把握不了,明天会是什么样子?”

    刘晓轩的怀感,多少有几份幽怨的味道,何子键听得暗暗有些心惊,却不敢肯定她心里的想法。刚才的确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只是觉得有些荒唐。

    那是不事能的事,刘晓轩会对自己有意?这个想法是不是太西门庆了点。自己好象还没有帅么这种地步吧?

    何子键毕竟是年轻人,年轻人就有年轻人的想法,年轻人的冲动。碰到刘晓轩这样的美女,难免会yy一下。其实,不止是他这个年纪的人,象就舒秘书,佟建成他们,哪个不是见了漂亮女孩子流口水?想方设法将人家搞到上。

    是男人,有时就不免有这样的想法,更何况象刘晓轩这样的大美女,没这种想法才不正常。

    两人终于到家了,在电梯里,携手而进,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两人是一对侣。只是进了电梯之后,刘晓轩就主动地松开了。

    与何子键并肩而立,电梯里安静的几乎能听到两人心跳的声音。刘晓轩突然有了一种很奇怪的紧迫感。她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在加,快得好象要随时蹦出来似的。

    脸上莫明其妙地红了,烫得吓人。

    一秒钟,二秒钟,三秒钟……

    刘晓轩突然昂起头,大胆在站到何子键的对面,两眼深地望着他。何子键根本就没想到,刘晓轩这是为什么,就在他傍徨之际,滚滚红唇火地凑了上来,很迫切,很主动地印在自己的嘴上。

    很多年后,刘晓轩回忆这到个节,她就说,这是自己唯一一次很主动,很坦然地做出这种连自己也不敢相信的冲动。

    在那一瞬间,她只知道自己很想,很想亲吻一下眼前这个男人。

    何子键愣了一下,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本能地,被动地接受这种激励的吻。手里的东西咚地一下掉在地上。双手就搂住了刘晓轩的腰,很用力,很用力地紧紧搂着。

    接吻,对于何子键来说,并不陌生。陌生的是刘晓轩这种很奇怪,没有任何道理的索吻。不得不承认酒精的作用是伟大的,两个人在酒精的催化下,居然越过了这种普通的朋友之间的友

    一种说不出的感,在两人的心里瞬间升华,从此,再也无法分离。即便是各自天涯,也成了一种永恒的牵挂。

    这一吻,很长很久;这一吻,注定要刻骨铭心;这一吻,注定了彼此的牵挂;这一吻,让我心里从此有了你温馨,浪漫,充斥着这个空间,缠纠与慕,相互交织,从此以后,我的心里永远有个你。不管生生世世,不管天涯海角,让我的永远跟随着你……

    两个人好象就沉浸在某种奇异的世界里,连电梯什么时候停下都没有感觉出来。

    咚咚……

    电梯的提示声,让何子键有了本能的反应,刘晓轩从沉醉中猛然惊醒。一何子键脸早已经红得象什么似的。

    两人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刘晓轩恢复了平静,眼睛依然那样明亮,那样楚楚动人。“对不起!我太激动了。”

    刘晓轩温柔的声音响起,眼神却是那样的坚定。她看着何子键,没有丝毫闪躲。

    “是我不好!”

    “不!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突然控制不住,突然……突然好想吻你。”刘晓轩到底是成熟的大姑娘,即使面对这种问题,她也那样坦然。

    何子键唯有一声苦笑,却不知该如何回答。

    “我走了。晚安!”刘晓轩挥了挥手,刚拿出钥匙,温雅把门打开了。

    “晚安。”何子键挥了挥手,就看到有几分寞落的温雅,这段时间,家里的事让她变得憔悴不堪,疲惫写在她脸上。何子键与刘晓轩的成双结对,让温雅脸上闪过一丝古怪。

    何子键同她打了招呼,回到自己屋里的时候,随手将刚买的东西往地上一扔,立刻就倒在沙上不想动弹。脑子里乱糟糟的,全是刘晓轩刚才的影子。

    难道她就这样喜欢自己了?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