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的争斗61_1(文)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权色的争斗61_1(文))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听说县长回了沙县,一些拍马的人就开始登门了,当然大部分都是政府办公室那些科员,也许他们期望能从新来的县长这里得到一些好处。

    也有一些局级干部,比喻环卫局,城管局,县政工程处等几个经常向县长汇报工作的官员,纷纷在初八之前,千方百计寻问到了县长的住处。

    对于这些人,他们带来什么,何子键就让他们带回去什么,而且外带送上一条烟。烟都是五六百块钱一条的那种。

    财政局李庆松带着老婆来串门,提了大堆的东西,还包了一个大大的红包。送钱送礼在官场中最为常见了。节这个时期,给人提供的就是这么一个机会。大多数圈子里的人,都有**的习惯,而李庆松却是来感谢何子键的。

    对于李庆松这个人,何子键还是比较满意,至少他能够知恩图报——在-线-书-库-ook.mhua.

    办公室主任蒙放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也在初六的晚上,他赶到了何子键租住的地方。敲开门后,看到何子键竟然住在这种临时租住的商品房里,脸上一阵尴尬。

    这是做下属的不对啊!怎么让堂堂一县之长住在自己租的商品房里呢?蒙放几乎是抹着汗水向何子键请示,政府大院里还有几新装修的房子,问何子键是不是搬过去住。

    那几房都是专门在县领导留的,当初何子键来的时候,被暂时安排在宾馆。因为何子键感觉到那里的耳目众多,干脆就搬了出来。

    如果自己住进政府大院的家属楼,那又不是落入了人家的视线里?何子键淡淡地道:“不用了,这事以后再说吧!我住这里好的。”

    他是嫌搬来搬进麻烦,蒙放还道他生气了,呆在那里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何子键来沙县有近二个月了,尤其是上一次政治会议上,把大家认认真真地上了一课,他们这些大多数人便留上了心。

    知道这个年轻的县长不是软柿子,也不是让人随便捏的。

    蒙放呆在这里,便觉得有一种窒息的压抑感,喝了杯茶后,就匆匆告辞了。

    何子键等的人来了,那就是宋翠平的男人吕强。秦川图尔推荐的人。他对百亩乡很是了解,何子键让他谈谈况,他就说了起来。

    百亩乡比较混乱,很多干部都喜欢向下面要东西。不论办个什么事,老百姓送点东西,这事就没想办成。

    很多干部每次下乡,从来都不空手而回,连人家的老母鸡也要逮两只的那种。派出所也是这样,去拍个份证相,不拿出两包烟钱,他就不能拍。

    群众报个案,他们就要出警费,否则这案子他们不受理。

    搞生划生育就更离谱了,有钱的交罚款,想怎么生都行。没钱的拆房子,赶猪,甚至把人家的被子也给抱走。

    一旦碰上政府拨下来的补助经费之类的,他们随便立个名目,这笔钱就大家分了。

    上次您拨下去的那笔建校费,我也查了,年前的时候他们就先截下二十万,乡政府的干部奖金,过年补助。

    沙县并不太穷,一些县里已经取消的农业附加税,他们还在收,而且收得更加厉害。去年县财政拨下去修路的钱,只有百分之二十真正投放到了村里,剩下的他们就造了一座皇宫似的办公楼。

    说是一个乡政府干部,一年的收入比我在县里还高几倍,有的甚至十几倍。我看这个地方,不好好整顿是不行了。所以我今天让秦秘书带我来,就是想跟领导汇报一下,如何整顿百亩乡那种不良的风气。

    吕强的话说完了,何子键脸上表现得很平静。既然这种腐改之风由来已久,吕强要从根本上改变,只怕有些困难。

    百亩乡的例子与自己初到乌林有那么点类似,何子键沉思了好一会,将烟灰弹了几下,沉声道:“这样吧!你多加注意抓几个典型,杀鸡骇猴。这种人不下狠手,只怕是不当回事。拿到证据了,直接送检察院。到时我再派个工作组下来审查一下,全面整顿这股歪风邪气。”

    得到县长的支持,吕强就有种跃跃试的心里,他琢磨着,如果自己在百亩乡搞好了,干几年调回到县里弄个局级干部当当也不是不可能。

    男人就怕腰板不直,老婆才会出那种事。想到宋翠萍每天晚上出去,半夜回来,吕强心里就一阵钻心地痛。在县机关里宋翠萍也算是长得标标致致的女人,前几年没什么风浪,自从郑茂然来了之后,宋翠萍就混得风生水起,从一个科长升到了办公室副主任。

    刚开始的时候,吕强很兴奋,逢人就说自己老婆能力好,人又长得漂亮。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纸里包不住火,宋翠萍与郑茂然的事还是逃不过有心人的眼睛。

    吕强得到这个消息,开始怎么也不肯相信,至少一年前,他亲眼看到宋翠萍和郑茂然进了酒店的房间。从那以后,他整个人就变了。

    郑茂然是县委书记,自己一个小小科长肯定是斗不过他,秦川突然给他提供了这个机会,吕强本来已如死水的心思又活了过来。

    他决定了,跟着这个新来的县长,好好混出个人样来。

    而这个时候,宋翠萍正在郑茂然郊外的那栋别墅里,两个人正在重复着上次的动作。自从那天起,郑茂然就象返老还童了一般,喜欢这种*花的方式。

    宋翠萍很奇怪,本来有点体力不支的郑茂然,最近这段时间他就象变了个人似的,干起这种事很疯狂,很卖力。

    也不知道家里那死鬼是不是怀疑上自己了,好长时间没有跟自己做那事,郑茂然的威猛让她的的确确爽了一把。

    两人完事之后,郑茂然坐在沙上道:“给我来支烟。”

    宋翠萍从摆在茶几上的盒子里抽出一支,正在点上的时候,郑茂然立刻道:“不是那种。换黄鹤楼吧!那种烟一天只能抽一支。”

    “哦?”宋翠萍就感到奇怪,“这烟为什么一天只能抽一支?”她看了看那烟的牌子,写着一行认不出来的外语,也不象是英文。

    给郑茂然点了支黄鹤楼之后,将烟放在郑茂然嘴里,“这烟难道有什么不同之处?”

    郑茂然就神秘地笑了笑,“你没现最近我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

    “特别的地方?”宋翠萍想了一下,瞬间恍然大悟。“不会吧,这烟也能壮阳?奇了怪了,我还道是怎么回事,这几天你比以前猛多了。”

    郑茂然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这可是一个朋友从泰国带来的,每天做之前抽一支,就生龙活虎。我以前还不信,没想到这烟厉害的,感觉自己又回到了青年时代。”

    宋翠萍也没有不好意思,笑笑着给他削了只苹果,“吕强今天晚上给何子键拜年去了。”

    “应该的,怎么说人家也对他有提携之恩嘛。”郑茂然并不在意,吸了口烟,看着宋翠萍那脸上红红的样子,就一了心猿意马的。

    “他好象知道了我们的事。”宋翠萍又说了一句,把削了的苹果递给他。

    “他也是要面了的人,知道了也不会说出去的。何子键这次提拨他,还正合了我的意。否则要是我提出把他外放,他倒真要怀疑了。”

    何子键的无意之举,帮了郑茂然一个大忙,把人家老公调开了,自己刚好可以堂而皇之的与人家老婆偷。想到这里,郑茂然就笑得特别地开心,还真要好好感谢何子键。

    现在吕强去了乡镇,一般每星期或半个月才回来一次,这就大大方便了这对偷男女。

    宋翠萍与郑茂然的事,何子键也是无意中从办公室几个聊天的人口里听到的,那天他在上厕所,有两个办公室的科员在议论此事,没想到落入了何子键的耳中。

    所以,秦川提到吕强这个人时,何子键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重用吕强!

    当吕强与秦川离开的时候,何子键看着两人消失的影,他的脑海里又有了一个新的想法。

    每个人都有他的弱点,既然抓到了郑茂然的弱点,那么他再怎么装得威猛,都不可怕了。

    初八上班,基本上只报个到,大家领了红包走人。

    然后几个要好的同事凑在一起,找家饭店搓一顿,大家闹一下,算是新的一年工作正式开始了。

    其实很多的部门,这种风气一直延续到过了正月十五。新年里上班,没几个正形的,不是坐在办公室聊天,就是转一圈就不见人了。

    县政府大楼这边还要好一点,因为推行的干部问责职制里有一条,重点就是约束干部上班时间和纪律,他们在何子键的眼皮子底下,也不敢这么胆大妄为。

    而县委县政府除了开会,基本上就没有其他的事。

    每到年头年尾的时候,会议就特别多。

    初十是郑书记主持的常委会,主要是讨论何子键主张的干部问责制度要不要实行,什么时候实行。如果实行的话,是以某个单位为试点,觉得这办法可行的问,再进行推广。

    或者是直接扩展到位,在全县范围之内全面展开。

    郑书记针对这件事,他有他的想法。问责制度的条条框框他也看了,只不过总觉得心里不够舒坦。

    你何子键想搞什么制度,为什么不事先经过我?趁着我不在的时候,先斩后奏就有点过份了。跟我斗嘛,你还嫩了点。

    郑书记心里已经有了想法,能阻止就尽量阻止,不能阻止我就跟你来个拖字诀。总不能让你这么顺利地把制度推行下去,否则以后谁都学你何子键的样,我这书记还要不要当?

    郑茂然只想扩大自己的影响,而何子键只想把这个地方的经济搞上去,干部的整体素质提高。于是,两个人之间就有了矛盾。

    本来在沙县的问题上,郑书记一直因为不能牢牢掌握大局,心里总是不痛快。他感觉到自己积养多年的锐气,正在沙县这块地方,慢慢地被磨平。

    而组织部的佟建成只要涉及到人事问题,他就跟自己唱反调,利用他方系的势力,慢慢地跟自己打太极。

    如今又多了个何子键,这个年轻人看似温和,却不怎么听自己使唤。于是,郑书记就在今天的会议上,重点针对这个问题谈了自己的看法。

    他的理由是,干部问责制度是一项没有过经试点,没有依据的制度,上面的条框出点虽然好,但过于苛刻。这样会影响一个干部的极积,因此,他觉得这个问题有必要大家讨论一下,看看大家的看法。

    他还在为上次自己越级去市里申请拨款的事,与自己过不去。因为自己这么作,似乎驳了他的面子。他都说不行了,你偏偏还要跑到上面去闹。

    郑茂然刚开始没当何子键一回事,后来短短的二个月里,他就现了不对。这小子的野心大,自己得小心点。就这样,为了在常委会议上争得一点面子,他暗地里与何子键较上劲。

    以前何子键批评王博的时候,他还装出很大度的样子,现在完全就不一样了。

    沙县的九名常委,至少有四人站在自己这一边,再加上郑茂然自己,就有五票。而他这个县委书记本来就是一票否决权。遇到特殊原因,特殊事件,他完全可以行驶自己一把手的特权,否决所有人的决议。

    如果出现这种局面,就是郑茂然也不愿看到的。如果对付何子键这么一个年轻的后生仔,而且他初涉沙县,还要用这种手段,就算是赢了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早在开会之前,郑茂然就计算过了,除了自己这四票,那个常务副县长黎国涛肯定不会支持何子键的。因为当初温长风被双规的时候,就曾有人提议让他当县长,何子键是空降而来,从理上讲,两人绝地是敌对状态。

    佟建成是个老巨滑的家伙,他的观点一向不怎么明朗,但要他支持何子键,估计也很难吧!还有宣传部的许飞燕,在市里有后台,她这人以前一向支持自己,应该不可能临阵倒戈,站到何子键那条线上去。

    至于武装部的祝刚就不要说了,很多的时候,他自装清高,经常是弃权的对象。祝刚好象把他武装部看成了独立的团体,也不与人深交,也不与人恶交,反正他就是油盐不进,谁也不鸟。

    这么算下来,何子键除了自己支持自己,只怕是孤掌难鸣,最后闹出个大笑话,这事也就不了了之。

    有时候能看到别人出丑,也是一件很痛快的事。他这就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郑茂然脸上起一丝微笑,宣布投票的时候,还有意无意地看了何子键一眼。而何子键却只看着自己手里的本子,脸上一片严肃。

    “那现在开始投票吧!”

    郑茂然就在心里想,如果今天能压过何子键这头,以后再给他点甜头,他就会听话多了。然后再回头慢慢收拾佟建成那几个老家伙。

    如果两大一把手联合起来整顿的话,沙县的局势完全可以控制的。想到自己马上就可以降服这位新来的县长,郑茂然心里那个痛快啊!

    只是他的兴奋没有延续多久,立刻就听到一个声音道:“我支持何子键县长的提议!”

    寻着这个声音望去,没想到第一个言的居然是许飞燕。何子键和郑茂然同时抬头看了她一眼。只见许飞燕脸不改色心不跳,目光灼灼,很坦然地举起了手。

    何子键微微一笑,虽然他不明白许飞燕为什么要支持自己,他还是投去友好的一笑。许飞燕却象没看见似的,更象在执行某人的任务,她表态之后,就不再看众人的目光。

    郑茂然的脸色变了变,用一种自认为很威严的目光扫遍了全场。“还有吗?”

    “我也支持何子键县长的提议。”黎国涛举起了手,不过,他的目光还是忍不住朝佟建成看了过去。佟建成装作没看见,把头扭过去看着自己手里的笔记本,也不知道用笔在写着什么。

    黎国涛居然支持何子键,这怎么可能?他不是一直对何子键心存敌意的吗?郑茂然的脸又黑了一分。他想不明白,是什么让两个敌对的人走到了一起。

    “下一位!”幸好还只有两位常委支持他,郑茂然冷冷地望过去,他立刻就听到了一个最不想听到的声音,“我也支持!”

    这个人说话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望去过。因为那是从来不表态的武装部长祝刚的声音。这个千年雷打不动的祝刚,他为什么支持何子键?

    不只是郑茂然,就连其他人都想不明白。他们只有把目光投向何子键,现何子键依然表现得很冷静。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端倪,又好象他智珠在握,一切都理所当然一样。

    三票了,加上何子键自己就是四票。九大常委占了四票,郑茂然的脸色再次一变,比刚才黑得更深了。与一个初来乍道,臭未干的小孩子斗,都要赢得这么艰难的话,这个玩笑开大了。

    只是更令他郁闷的是,组织部佟建成终于话了,“我也支持何子键县长这提议!”

    嗡~~~~~~~~~~

    郑茂然听到这句话,脑子里一阵乱响。眼前花了花,象要随时晕倒的样子。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佟建成怎么可能支持何子键呢?太不合常理了。这只老狐狸从来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难道何子键给了他什么承诺?他又能给他什么承诺呢?

    就算何子键在市里有后台,不过小小市委书记尔,自己还在省里有交。敌不过何子键,那是最没面子的事,本来今天完全可以一语通过,没必要搞这个投票方式。

    郑茂然之所以用这投票的方式,就是想向何子键示威,你自己看看,到底有多少人在支持你。他本来以为就何子键自己一票,那就成了天大的笑话,然后他就可以告诉何子键,你还是安份点,做你的老二吧!

    没想到事完全出了他的意料之外,形势有点不受控制。

    堂堂一个县委书记,压不住那些老油头也就罢了,偏偏还掌握不了这嫩小子。郑茂然拿出一支烟,狠狠地抽着,狠狠地抽。

    现在这局势,就算是拿出大前天晚上那种壮阳的神烟,只怕也无济于事了吧?偏偏在这个时候,又听到了黄副书记的表态,“我也支持何子键县长的提议!这个干部问责制度有必要推行。”

    其实,今天大多数表态的人,他们没有几个真正去关心这问责制度要不要推行,他们只有一个目标,大家一起架空郑茂然。

    有人在想,对付何子键总比对付郑茂然这老鬼要轻松得多。只要郑茂然焉了,何子键也雄不起来的,到时这沙县还是他们的天下。

    有人是担心两个一把手联手整治沙县才做出的决定,有人却是同何子键暗中达成了协议,而有人更是因为上面有人吩咐,她才临时改变决定,支持何子键的。

    已经是五票了,加上何子键就是六票,郑茂然这才现自己居然很孤立,除了市委秘书长和政法书记王博,他已经没什么支持力度了。

    威信骤然下降,郑茂然脸如死灰,沉得就象要下雨的天。他没有整倒何子键,反而让何子键看了他的笑话。

    这个常委会开得真**的蠢!郑茂然暗骂着自己。

    散会时候,宋翠萍在走廊里没有看到郑茂然脸上胜利的微笑,而且看到他一何子键云密布的脸,她就匆匆退回去了。端着茶杯坐在那里,眼睛从窗户里瞟了出去。

    今天的常委会议如此惨败,这是郑茂然从来没有想到过的。如果败在佟建成这个老家伙手里,他心里还舒服一点。毕竟佟建成在沙县有了些年头,地地道道的地头蛇。

    但是今天的结局,令他终生难忘。何子键倒底是怎么做到的?短短的二个月时间,就拉拢了这么多常委,这小子有点不简单。

    在会议的最后,郑茂然居然主动放弃了行使特权的权力,他感觉到自己如果再坚持下去的话,就有犯众怒的可能。

    最终,干部问责制度就这样通过了,决定在三月十号全面执行。

    听到这样的消息,几家欢喜几家愁。就在会议结束的晚上,何子键接到了舒秘书长的电话:“你蛮不错嘛,号召力这么强,封书记真是没看错人。但是也要注意和谐,注意团结。”

    他就说了这么一句话,何子键自然明白有人把这信息反应了上去。舒秘书长这是对自己的肯定?还是打压呢?这是当领导的暗示,先是表扬一下,后面又小小地打压一番,要自己别太过份了。

    难道郑茂然与舒秘书长也有牵连?

    能过这件事后,县委与政府这边的关系就变得微妙起来,郑茂然以前看到何子键的时候,偶尔还笑一下,而现在变完全冷淡下来。

    因为是年初,每天的会议特别多,做为整个县的政府机构,既然传达上面的精神思想,又要针对全年的工作重点做出正确的指示。

    整个这段时间,何子键就忙得不可开交。直到出了节,也就过了十五以后,会议才渐渐地少了一些,时间上没这么匆促了。

    ******

    这些子也没时间去关心温雅那边的况,听秦川说温长风的葬礼准备在正月二十举行,这段时间温长风的遗体一直放在冰库里保存。

    何子键抽空打了个电话给温雅,经过这么多天后,温雅也渐渐地冷静下来。她告诉何子键,看守所那边终于有反应了。因为温家组织了几十个人,天天守在市委的门口,要求给个说法。

    后来看守所就答应赔偿七八万,但这不是最终结果,温长风好歹也是堂堂一县之长,虽然被革职查办,哪能这样就算了?

    温雅没心思在这上面纠缠,她就回了老家找证据。这官司非打不可!

    何子键听了这话,他就对温雅道:“我明天帮你找个人,也许对这案了有帮助。记住了,只能暗中调查,不能太张扬。先要搞清楚,你爸爸帐上那笔钱是从哪里打过来的。”

    因为温长风在任职期间,有多笔数目巨大的款项打到了他的帐上,而温长风自己却不知道,直到被双规,他还蒙在鼓里,因此这些钱也没动过。

    几百万的巨款,到底是谁打进他的帐户里的呢?温长风还没想清楚,可惜就遇害了。明天胡磊就从省城过来了,何子键让他找了个检察院的人一起过来。

    这个人是何子键和胡磊的同学,叫李辰博。以前胡磊这小子经常拿人家的名字开玩笑,只要一看到李辰博,他就故意夸何子键地大叫,“啊呀,我又晨勃了!”

    他这么一叫,惹得班上那些女孩子个个面红耳赤的,羞愧得不成*人形。李晨勃也经常跟胡协瞪眼睛,一付要杀人的模样。

    只是胡磊这小子大家都知道的,一天到晚不正经,这样恶搞李辰博也不是一二回了,时间一长,李辰博渐渐就适应了。

    这也是胡磊这小子说的,生活就象强j,如果你不能反抗,那么就只有尽享受。不能因为你叫了这个名字,就不准人家晨勃?

    胡磊这个歪理,连学政法系的李辰博也说不过他。

    但大家毕竟是好兄弟,高中同学,渐渐地也没有去计较了。李辰博现在在省城高级人民检察院当检察官。

    胡磊去找他的时候,他刚从国外回来。

    因为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温长风无罪,所以何子键敬轩也不好派人介入,只有叫李辰博下来暗中调查,如果能找到证据的话,再给温长风翻案。

    这些事本来就是下面一手遮天,偷梁换柱干的事,政敌之间的斗争永远都这么残酷,在官场上倒是屡见不鲜。

    两个人来到沙县,何子键在政府的下属单位沙县宾馆接待了他们。何子键告诉他,冯武快过来了,他的手续这几天就能办好。

    胡磊就哈哈大笑起来,“我们的铁三角又回来了。看沙县这些牛鬼蛇神哪里逃?”

    当天晚上,何子键又介绍了温雅与李辰博认识,他们两个一个是检察官,一个是律师,到时再加上冯武这个破案高手出面,相信温长风受贿案很快就能破了。

    冯武要进公安一线,王博那边只怕会给自己找不自在,因为上次何子键让郑茂然在常委会议上难看的事,王博一直耿耿于怀。他应该算是忠实的郑派。

    而何子键也一直想收拾收拾这位政法书记兼公安局长,既然不听话,留个也是个祸害,要不把他下了算了?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