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的争斗 59_1(文)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权色的争斗 59_1(文))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沙县东郊清云山庄别墅内,一辆黑色的宝马开了过来。守门的保安看到车牌后,立刻放行。很快宝马车就在别墅的门口停下,车门打开,从里面伸出一双穿着黑**修长的双腿,慢慢落在地面上。一个戴着墨镜的女人,从车里探出子。这女人穿着一件毛绒绒的貂皮袄子,下是包着**的短裙,手里拿着一个lv小包,烫成那种小波浪似的卷,披在肩上,让人一看,俺然一个很时髦的现代女人。

    随着高跟鞋噔噔地响起,这女人就走了别墅,司机将车子倒了一下,开进了后面的停车场。

    郑书记就在别墅的二楼,看着车子开进来,他一直站在窗口抽烟。看起来他今天的心很不错,听到楼道里传来的脚步声,郑书记就缓缓转过来。

    此刻,别墅远外路口的拐角处,一辆广州本田车停在那里,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拿着望远镜看了一会,铁青着脸骂了句,“臭婊子,迟早有一天老子要让你们败名裂!”

    本田车掉了个头开走了,留下一股愤怒的青烟,在寒冷的冬季里飘飘而散。

    咚咚……咚咚咚……

    高跟鞋的声音在门口嘎然而止,立刻传来了敲门声。郑:“进来!”

    很快,一个戴着墨镜的女人推门而入,“等了很久了吧?”

    女人进门之后,就象在自己家里一样随意,取了墨镜,甩了一下头,骤然现这个打扮得很感的**,居然是办公室副主任宋翠萍。

    今天的宋翠萍打扮得很时尚,头是刚刚作的,上那件漂亮的貂皮袄子,也是昨天在商场里新买的。紧别致的小短裙,刚刚好包裹着三十来岁,翘的**。

    不可否认,宋翠萍是一个懂得讲究的女人,白晰的脸上,没有一丝斑点,再加上她精心的打扮,风味浓。郑书记看到她这打扮,不由觉得耳目一新,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平时在办公室的时候,她都是穿着普通的衣服,虽然还能隐约辩认出她保持得很好的材,但是与眼前的宋翠萍相比,完全就是两个模样。

    办公室里的那份正整,在进门的瞬间早已经抛到了飞霄云外,取而换之的就那付妩媚的小女人姿态。

    宋翠萍放下眼镜和手包,又脱下了那件貂皮袄子,将饱满的子完全展示出来。骄傲而高的**,给郑书记带来不一样的感观。

    两人已经不止一次幽会了,今天的感觉很特别,四十五岁的体某处,突然有了强烈的反应。他要征服这个女人。

    不,他们之间早就不存在征服了,自从两年前,他来到这个城市,眼前这位漂亮的少*妇就成了他上之物,而且当时的宋翠萍也是半推半就之意。

    毕竟是资格深老的县委书记,郑茂然没有表现出那种急色的成份,但他炽的眼神暴露了他的心思。宋翠萍嫣然一笑,来到他的面前,“我帮你把外脱了吧!”

    郑书记也没作声,只是任宋翠萍替自己解去了衣扣,将外衣脱掉。

    然后他就转了个,坐到了沙上。手里依然夹着支烟,烟雾了了。宋翠萍是个很细节的女人,在刚才替郑书记脱衣的时候,她敏锐地现,平时要老半天才能激起.的郑书记,此刻已经有强烈的反应。

    她脸上起一丝得意的笑,知道自己成功了。至少让这个占有了自己两年的男人,一直还能保持着这种新鲜的感觉。而且今天的反应更说明了一点,他对自己兴趣更大了。

    能够紧紧抓住一个男人的心,这就是她自认为很成功的地方。郑书记今天刚过四十五,应该还有进入市级的机会。就算他不能进入市一级,能在县里继续把持大政,这对宋翠萍来说,也已经足够。

    看到郑书记脸上的严肃,她就明白了他的心思,“还在为那件事担忧?”

    宋翠萍说的是何子键开通县长线,推广干部问责制度一事。

    郑书记点点头,他最喜欢的就是宋翠萍那种能琢磨透人心思的谨密。很多事,不用自己开口,她就明白了。这样的女人很聪明,也很有野心。他当然知道宋翠萍想要的是什么,但他不管,他现在只想泄,把自己积压在心里的不快通通泄出来。

    就在宋翠萍双手按到他肩膀上的时候,郑茂然终于忍不住地抓住了她的手,轻轻一带,宋翠萍就顺势坐在他的腿上。

    这是一个没有任何新义的动作,但对今天特别有满足了。不知道是宋翠萍今天感的打扮,还是她上浓烈的女人味,让郑茂然有点把持不住的味道。

    双手放在她的大腿上,轻轻的摸抚起来。

    “我帮你脱衣服,咱们去上吧!”

    宋翠萍轻柔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响起,郑茂然突然一个老牛翻声,大声道:“哪里都不去,就在这里。”

    这是一种很反常的举动,让一惯感觉到他沉稳的宋翠萍也有些意外。只是她还没有反应过来,郑茂然就把她按倒在沙上,有点粗暴地扯下了她的**和内裤,屋子里突然多了一片白花花的影子。

    “等一下,把窗帘拉上。”

    宋翠萍突然现那帘子还敞开着,郑茂然双手将她包着**的短裙往上一推,十分熟练地伸了进去,很快一件黑色的罩随手飞去,被他扔在地上。

    “拉什么拉,没事!”郑茂然居然有点急了,这是宋翠萍从来都没有想过的事。而且以前的时候,他都喜欢在上静静躺着,等着自己先上,弄了一会之后他才翻上马,狠狠的蹂蔺自己。

    今天晚上的他的浮燥,似乎应征了自己的猜想,老郑开始担忧了。

    屋子里一片色,郑书记居然头一次在沙上干起了此事。而且玩的还是年轻人的那种后面!

    此刻的他,心里除了泄,已经没有任何念头,满屋子里只听到他卖力抽*动的声音,扑噗,扑噗——十几分钟后,老郑终于不行了,疲惫坐下来。

    “人还是不服老不行,这两年是越来越差了。”郑茂然坐在沙上,不断的喘着气。

    宋翠萍站起来,扯了何子键纸擦拭着下面。然后提着被脱到膝盖处的**朝卫生间里走去。

    一阵水响地声音过后,很快她就从里面出来,拿了一声温水泡过的毛巾,给郑茂然擦拭着那里。刚才还雄纠纠气昂昂的家伙,已经被吸得精干软趴趴地吊在那里。

    整理好了一切,她才回到沙上坐下。

    “给我来支烟!”

    泄过后的郑茂然,用一种回味无穷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联想到刚才的景,他又忍不住问了一句,“好久没跟他做了吧?”

    宋翠萍正点着烟,听到这句愣了一下,点点头,“我们一个月没同了,他这神经病,不知从哪里听到风声,跟我脾气。”

    果然是这样,难怪刚才感觉有点紧。

    宋翠萍把烟塞在他嘴里,郑茂然抽了一口,目光一直停留在宋翠萍脸上。他知道宋翠萍没有说谎,这方面她骗不了人。

    于是他关照了一句,“不管怎么样?夫妻关系要搞好,过几天,我帮他挪个地方。往上调一调。”占了人家的老婆,多少有点心虚。郑茂然就想把刘志远挪一挪,最好是远一点去,眼不见为尽。

    宋翠萍可能猜到了他的心思,便小心地道:“别太远,要不他就更加怀疑了。”

    郑茂然富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露出一丝微笑,“让你两头兼顾也为难的,我自有分寸。不过,这种事不要闹开了,传出去影响不好。”

    “我知道。”宋翠萍温顺地点点头,她现这个男人真的有点老了,四十五岁的年纪了。

    估计是长期纠心于权力角逐,花费的心思太多,所以这样的男人容易变老。

    很奇怪,她心里突然想起了何子键。这个年轻的县长先生,居然都不正眼瞧自己,很有些高傲的味道。

    她就在心里想,如果自己打扮成今天这样,何子键是不是还会不屑一顾?

    宋翠萍满意自己的材,平时在办公室里,连那些小姑娘也不一定有自己这般女人味,民政局的谭科,就一直对她心存觊觎。宋翠萍哪能不知道?

    不过,跟了郑书记这种地方大员,对谭科这种男人就看不上眼了。谭科顶多也就多看几眼,解解眼馋,但永远都不可能有机会。

    宋翠萍毕竟不是那种人尽可夫的女子,跟随郑书记也只是为了上位,如今又能为自己老公谋个好位置,这种付出也算是值得了。只可惜,家里那个不争气的死鬼,不理解自己的心思。

    要是给谭科那个色鬼,这才是亏大了。宋翠萍就在心里盼望着明年能进级副县长,在仕途上再进一个台阶。

    郑书记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全然没明白宋翠萍此刻的心思已经千转百回,看看墙上的钟已经指向十二点,就拍了拍她的肩膀,“早点回去吧!要不他又要怀疑了。”

    嗯!

    宋翠萍点点头,在郑茂然脸上亲了一下,这才站起来恢复了刚才的打扮,俏丽的影消失在眼前,给郑茂然留下了无限联想。

    ******

    这天夜里,何子键出乎意料的接到了组织部佟建成的邀请

    组织部的主要职责是:贯彻落实党的干部路线、方针、政策,制定或参与干部人事工作的有关规定和干部人事制度改革建议方案;研究制定选拔、考核干部的规定和程序;负责全县干部工作的宏观管理。

    按理说,他应该归管于县委,但是佟建成偏偏和郑茂然不是一路人,派别之间的事,说不清楚,反正老子就是不服,你能拿我怎么样?

    佟建成也是有靠山的人,郑茂然要拿下他,还真有点难度。在沙县的问题上,郑茂然做为一个县委书记,不能很好的掌握组织部,这对于他说是最大的遗憾与失败。

    因为他每一个用人的决定,佟建成都会通报到上一级,这就严重制约了郑茂然想扩大自己影响,更好的扩充自己实力的机会。

    虽然佟建成对何子键的到来,多少有些不满,但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再加上他派人暗中到宁古做了调查,发现何子键这人不简单。至少他是个干实事的人,而且能力非凡,就是郑茂然要想完全驾御他,只怕也是不太可能。而大多数况下,两个一把手之间的关系都很微妙。

    何子键虽然年轻,但他的杰傲不驯,是一般人无法令其臣服的。因此,佟建成就想争取一下,明年副县长人选任命的时候,能争取到自己这边的一个名额,就是最大的胜利。

    佟建成还算有自知之明,没想到把何子键这个县政府一把手奴役成自己的手下,而且采取合作的态度。只有通过合作,双方互赢,有效地削弱县委的力量,尽量将郑茂然架空也不是不可能。

    何子键来到万紫千红的时候,包厢里还有一个人,常务副县长黎国涛。

    两人见何子键进来,立刻起,“何县长,真是大忙人,来,快请坐。”

    看看时间,何子键故意迟到了十分钟,他进包厢之后,立刻有服务员进来,帮他脱下了外。何子键将包放在桌上,朝两人微笑道:“不好意思,因为环卫局的事担误了,让两位久等。”

    “应该的,应该的。何子键县长一心为民,是我们学习的楷模。”常务副县长黎国涛拍起了马。这话说得有点言不由衷,本来何子键没来的时候,由黎国涛暂代县长一职,没想到何子键从天而降,把他扶正的梦想给破灭了。

    但是佟建成跟他分析了一下当前的形势,总算解开了黎国涛心中的结。佟建成递了支烟过来,何子键接了一支,三人坐下后。佟建成就朝服务员喊道:“可以上菜了。”

    然后佟建成脸上就堆起了笑,“本来应该找个更好一点的地方,不过沙县你也知道,其他好玩的一点地方还真没有。就这万紫千红还能玩玩。设施齐全,从餐饮到休闲一条龙服务。”

    何子键就笑道:“随便吃顿饭,没这么多讲究。”他拿起那支烟,正准备点上的时候,黎国涛就站起来,给他打了火。

    “谢谢!”何子键也不客气,点上烟后,深吸了一口。

    屋里就三人,佟建成和黎国涛是死党,何子键早从肖迪提供的资料上看出来了,今天两人齐齐出现,就更加证实了肖迪消息的准确

    佟建成年纪大一点,跟郑书记差不多,黎国涛相对年轻,估计只有三十.。这两人都很有官场中人的派头,佟建成喜欢留反西式,而黎国涛经常保持着四六分头。

    菜是早点好的,酒是五粮液,服务员给三人倒满了酒,佟建成就端着杯子站起来,“何子键县长,我和黎副县长也是老朋友了,今天你能给面子,我们很高兴。来!大家先碰一杯。”

    看到两人都站起来了,何子键就伸手与两人碰了一下,很爽快地一口干了。这杯酒虽然不多,足足也有一两左右。

    两人见何子键如此爽快,不面带笑意。

    “何子键县长真是好酒量,黎某佩服了。”黎国涛又拍了句马

    佟建成就道:“今天我们不谈正事,只谈风月,何县长,要不要来位妹子陪陪酒?让她们唱两曲助助兴如何?”

    何子键摇摇头,“这个就免了,我怕体吃不消。”

    “哈哈……”两人就大笑起来,“你这是在损我们这些年纪大的人吧?当初我们象你这个年纪,通宵都没问题。”说到这事上,佟建成就笑得特别大声。

    黎国涛也跟着笑,不过他现何子键不近女色,这问题就大了,于是朝佟建成望去,佟建成会意,“既然何子键县长不喜欢这种烟花女子,那我们就喝酒。”

    三人又碰了一杯,何子键看着两人的架势,应该是想同自己攀交,在酒桌上近乎。他们的目的很明显,与自己联手把郑茂然压下去。

    想到初见郑茂然时,他那种充满杀气的眼神,何子键就得觉有点好笑。既然郑茂然想控制打压自己,自己跟佟建成合作也是必然的,只要双方互赢,架空你又如何?

    三个人各怀心思,但酒桌上的气氛依然不减,何子键现佟建成的口才很好,不愧是组织部锻炼出来的精英。什么东西进了他口中,都能翻出一个新花样来。

    只是招小姐这事就免了,两人又不是自己必须陪的领导,自己没必要随他们的喜好。何子键觉得自己招惹的女孩子已经够多了,现在至少有三个生了实质的关系,还有一个董小飞也已经成了定局。

    自己并不寂寞,需要女人的时候,随时可以。干嘛要与这种烟花女子逢场作戏?上次陪舒秘书长是*不得己,跟佟建成和黎国涛在一起,就不必要这样勉强自己。

    何子键的态度也很鲜明,佟建成哪能看不出来?他似乎明确地告诉了两人,别在女人上作文章,我不吃那。出来吃个饭,纯粹只是看在大家的利益上。

    当然,他也能理解两人的心,任何男人到了这个年龄,谁不想抓住青的尾巴好好潇洒一下?四十岁的人了,当中午,再过十年,就到了太阳下山的时候。尤其是手中有点权力的男人,不抓紧那方面的机会,真的就可惜的。

    而大多数女人,在四十的这个时候,基本上人老珠黄。家里这些上了年纪的女人,哪能跟欢场中这些花枝招展的女孩子相比?因此,他们这种想法,何子键完全理解。

    但是自己没这个需要,就不奉陪了。

    在万紫千红吃完后饭,何子键就立刻离开。这次碰面,谈的是诚意,大家相互合作,意思到了就行,没必要搞得太亲近。

    何子键的表现让佟建成两人也很满意,等他走了之后,两人又叫了两名小姐陪酒,继续喝。

    “老佟,看来他真的不近女色,只怕是难以拉笼。”黎国涛就有些担心。

    “呵呵……这回你就看走眼了。他不喜欢这里的女孩子,那是因为人家年轻,边不缺女人,哪象我们,一把年纪了,谁不想抓住青的尾巴?等他到了我们这个年纪,也就一样了。”

    黎国涛想想,这倒有可能。

    “放心吧,他肯定会和我们合作的,否则他就不会来吃这顿饭了。”佟建成喝了口酒,对黎国涛道:“把你安排监视他的人撤了,小心搞出什么乱子,对大家都不好。”

    嗯!

    黎国涛立刻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

    刚挂了电话,包厢的门打开,进来两个很年轻的陪酒小姐。

    “佟总!黎总,可是好久不见了。”两人小姐看来是熟人,进门之后,就各归其主,纷纷粘了上来。

    包厢里响起一阵嘻笑的声音,让这里的气氛变得更加融洽。

    何子键离开万紫千红后,柳海把他送到楼下。何子键突然想起一个问题,“柳海,明天你自己到附近看房子吧,老跑来跑去不方便。”

    柳海也没有拒绝,点点头应道:“好的。”

    看到何子键上了楼,直到楼上的灯亮了,柳海才把车开走。

    上楼之后,开门的声音惊动了隔壁的温雅,温雅从屋里出来,同何子键打起了招呼,“这么晚才回来?”

    这话问得好象有点不对味,温雅很快就反应过来,马上又道:“我有你有事,能到你屋里去吗?”

    何子键推开了门,“进来吧!”

    温雅穿着睡衣,出门的时候,几乎是抱着子跑进来的。

    看到她的打扮,何子键不忍皱起了眉头,到底是在国外生活惯了,穿着睡衣也敢往一个男人家里跑。

    温雅注意到何子键的表,脸上微微一红,将沙上的靠枕抱在手里,“不好意思,我本来要睡觉了,所以……”

    “有什么事?”

    何子键抽出支烟,正准备点上,没想到温雅伸手过来,“少抽点!你屋子里满是烟味。”

    这个动作,多少让何子键有点愕然,连董小飞都不管自己抽烟,这妞倒管上了。只是看到她穿得很少,他就借故站起来打开了空调。

    温雅将烟放在茶几上,看着何子键喃喃地道:“我去看过我爸了!”

    “他叫你别查了是不?”何子键随口应道。

    “你怎么知道?”温雅有些惊讶地看着他,难道他已经知道了什么?还是他也参与了?不可能?他明明是刚调来的,跟沙县的人搭上不边。

    何子键也不管她惊讶的表,只是淡淡的道:“他这是保护你,不希望你出事。”

    “此话怎讲?”温雅更好奇了。

    “如果你说的事实成立的话,这还不简单,连他堂堂一个县长都可能被人污蔑,陷害,就你一个局外人能翻得了案子?”

    温雅不说话了,出神地望着何子键,咬着嘴唇,慢慢地站了起来……

    “你一定要帮我!”温雅看着何子键,眼中多了份求助的渴望。

    回国已经有快一个月了,对案子的进展仍然一无所获,温雅有些急了。她想过千百种方法,或许找人帮忙,但是对一般的人,她又不放心。

    根据这么多天的观察,她认为何子键才是最可靠的人。一个年轻的县长,必定有他的强处。如果他能介入这桩经济纠纷案,温县长重获自由的可能就大了许多,再加上自己本就是一个很好的律师。

    “打官司,无论用多少钱,我都不在乎。”温雅看着何子键,眼神很复杂。

    何子键冷静下来,注视着她,“我想这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关键是证据。”而事恰恰出在钱上,经济纠纷案,温县长被起诉的理由,正是因为巨额资产来历不明。在法律面前,证据是唯一最有说服力的。

    自从温雅出现之后,他也注意到了这案子,只是目前没有可靠的人选去调查。何子键就只好等待时机。

    温雅还想说什么,何子键扬了扬手,“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睡吧!不止是你,其实很多人都在关注此事。”何子键说的很多人,中间就有他自己。

    温雅明白了他的意思,咬着嘴唇点了点头,带着复杂的心思看了何子键一眼,扭头离开了。回国之后,温雅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再伟大的律师,也敌不过现实的残酷。

    她是确定自己实在是无能为力之后,才求助于何子键。没想到何子键表现得很含蓄,脸上波澜不惊。他真的会帮助自己吗?温雅回到自己的房间,依然不敢确切地自问。

    回到上,她才感觉到自己刚才的鲁莽,居然穿着睡衣就跑到人家房间里去了。这可是国内,不象西方国家,生*什么的太稀松平常了,没想到何子键这个男人比自己还正经。

    她又想到,上次在何子键客厅里睡觉,自己半夜脱得这么暴露跑到他上,结果反而把人家给吓跑了。此时,温雅才相信刘晓轩的话,何子键的确不是一个随便的男人。

    nn在n线n书n库nbookhua.ne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