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的争斗54_1(文)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权色的争斗54_1(文))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宁古县出事了。

    万紫千红门口停着好几辆警车。

    围观的群众很多,大家指指点点,围绕在万紫千红周围迟迟不肯离去。

    一辆救护车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小玉很快被送到了医院。万紫千红一些相关的人已经被警方控制起来。

    任国栋正在省城,听到浴场部经理给他打的电话,立刻就在那边跳起来。“搞什么鬼,不是一再交待,任何人都不许破坏那条原则吗?到底是怎么回事?”

    浴场部经理是一名三十不到的年轻女子,她把当时的况跟任国栋做了汇报,然后问怎么办?

    任国栋拍着桌子跳起来,“朱顶天和施永这两个鸟人,非得在老子的眼皮子底下找事。”然后他想了一下,对那名经理道:“警方问你,你就如实说吧!他们不仁,别怪老子不义。”◆◆在◆线◆书◆库◆

    施永和小灵在另一个包厢,本来他也想把人家给办了,只是那个小灵死活不从。施永是知道任国栋的规矩,因此他也没有非得把人家女孩子给怎么着了。

    既然人家不愿意,他也没勉强。只是让小灵给他按了按摩,他最多是趁机揩了把油。两个人在包厢里一边聊天,一边按摩,没想到外面有人大喊,“有人跳楼了,有人跳楼了。”

    施永从包厢里出来,第一个反应就是冲进朱顶天的包厢。

    朱顶天躺在上,动也不动。

    “朱少,是怎么回事?”

    施永看到门口那盏摔坏的灯,还有上斑斑血渍,就知道事坏了。没想到朱顶天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干嘛?我再休息一会。”

    “出事了,那个女孩子跳下去了。”施永也有些慌乱。

    朱顶天不屑地哼了声,“跳就跳吧,有什么大不了的,一个按摩女而已。”

    “可是你不知道,任国栋这里有规矩的,你是不是用强了。”

    朱顶天坐起来,手点还点着支烟,“老子用强怎么啦?他任国栋开的院,不就是让人消遣的吗?”

    施永还想辩的时候,门口冲进来几个警察,“不许动!把手举起来。”

    听到这个声音,施永心的凉了一大截,莫不是那个女孩子死了吧!

    “靠!你们是谁?”朱顶天看着几名冲进来的警察,不慌不忙地穿起了衣服。

    这时,一个三十左右的警官走进来,看着包厢里的几人一眼,冷冷地道:“拷起来,全部带走!”

    “唐……唐队长。”施永正要说什么,冯武摆摆手,“有什么回局里去说吧!”然后冯武就转要走人,朱顶天就跳起来,“你们敢抓我?知道我是谁嘛?我要给你们局长打电话。”

    “不用打了,局长就在那里等你。”冯武看了朱顶天一眼,命令道:“带走!”

    两人警察立刻上前,把朱顶天和施永拷了起来。然后有人拿出两个黑袋子,将两人的头蒙上,带出了浴场包厢。

    一路上,朱顶天还在跳着骂道:“冯武,你小子有种,咱们走着瞧!”

    冯武哼了一声,“朱顶天,但愿那个女孩子没事,否则你就等着坐牢吧!”

    “你吓唬谁啊?不就一个按摩女嘛。老子见多了。”朱顶天被两名警察连拉带推,很快就押到了警车上。

    何子键刚才还在想着怎么整整这个小子,没想到他就自己送上门来了。真老天有眼,黄天不负有心人。

    接到冯武的电话时,他就赶往了饶河市,在封书记的带领下,两人来到了饶河宾馆。

    朱志方接到封书记的电话,说何子键愿意承认错误,自我反省,这会正来给他赔罪,并向当事人道歉。

    朱志方就一脸笑着,躺在椅子上对着电话笑道:“好啊!”

    何子键和封书记在饶河宾馆的贵宾房见到了这位副市长,因为在封书记的一再求下,对何子键打人一事进行了从轻处罚。也不用在众目睽睽之下,对着电视台的记者公开道歉。

    所在,这次就在宾馆里,跟李大伟亲自说声对不起,然后赔偿人家的医药费,这事算是私了。

    “朱副市长。”

    “朱副市长。”封书记两人来到朱志方所在的房间,朱志方正看着墙上的一副画,好象没听到两人的声音。封书记就站在那里,静静等待着朱志方的反应。

    当官的都喜欢装,官越大越喜欢装深沉,朱志方背着双手,好象是陷入了深思,完全没有理会到后两人。

    足足过了十几分钟,他才缓缓地转过子,淡淡地看了两人一眼,最后将目光落在何子键上。朱志方那种目光,几乎完全忽略了封书记的存在。

    他在打量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能让封域中三番五次,不顾脸面来求自己。何子键站在那里,昂道立,脸上很平静。

    何子键没有进入体制的时候,象朱志方这样的人见多了,而且每一个都比他官大。能进入省长家串门的,绝对不是他这样的小喽喽。朱志方的这种姿态,与夜郎国王没什么两样。

    没见过大人物的人,才喜欢装大,玩深沉。朱志方本想给这个年轻人一点压力,展示一下自己的官威,殊不知自己已经被何子键看轻了。

    朱志方原本准备好好教育一下这个年轻人,忽然发现何子键眼神中,那种无法压抑的正义与无畏。从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无法降服这个年轻人。

    朱志方的秘书在门口喊道:“副市长,他们来了。”

    他们自然指的是被何子键打了的记者李大伟,这是朱志方安排的一步棋,为的就是要看到何子键屈服,认输,服软。

    不是李大伟一个人吗?怎么是他们呢?朱志方略一迟疑,门外就走进来一男一女,这两人正是那天揭刘晓轩短处的两个记者。当时那个女的藏在暗处,何子键也不曾见过。

    两人进来之后,胆颤心惊地叫了一声朱副市长。还没等朱志方开口,李大伟突然就跪在地上,“朱副市长,何子键副县长,都是我们的错,我们错了,我们该死。”

    李大伟莫明其妙的举动,令所有人都感到十分奇怪。好端端的,他怎么就跪在地上说自己错了?

    他的举动,连朱志方都有些云里雾里,搞不懂演的是哪出。

    李大伟扇了自己一个嘴巴,“都是我这何子键臭嘴,在外面乱说。我也是一时鬼迷心窍,存心出刘主持的丑。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贪恋刘主持的美色,多次约她而不致,恼羞成怒。于是就想到了在报纸上出她的丑。对不起,对不起!朱副市长,何副县长,我错了。只要你们不开除我的工作,让我做什么都行。”

    接着,李大伟就象发了神经似的,左一个耳光,右一个耳光,不停在扇着自己。而那个女记者,局促不安地站在一边,耷拉着头什么也不说。

    朱志方气死了,明明想看到何子键出丑,现在居然成了让何子键看丑。朱顶天这混小子都找了些什么人?办个事都不成。

    “副市长,这事与何子键副县长无关,都是我自己捅出来的篓子。”李大伟就爬到何子键脚下,“何子键副县长,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一定好好做个真正的记者,再也不敢乱来了。请你大人有大量,我,我这就去给刘主持道歉,在报纸上发表公开声明,公开向她道歉。”

    “李大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封书记看到事也有些蹊跷,便严励地问了起来。

    李大伟自然不敢说是朱顶天让他去做的这种缺德事,于是就编了一个理由。再加上那女记者在一旁证实,大家也就只好这样信了。

    朱志方一脸铁青,人家何子键还没开口,李大伟就出了这等洋相。

    要他来接受何子键的道歉,他倒好了,反而向何子键倒了歉。这就有点本末倒置了,朱志方心里很不是滋味。

    “混帐!”朱志方骂了一句,也不知道他骂的是谁。过了一会,才听到他道:“既然是一场误会,何副县长,这事就你说了算吧!我差点就被这些假相给蒙骗了,真是糊涂!”

    封书记就立刻道:“您这也是为树立干部形象,从大局着想。”这马拍得正得好处,朱志方点点头,“小何子键同志,这事真是委屈你了。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

    何子键倒是一脸轻松,淡然笑之,“朱副市长明察秋毫,我以后一定严于律己,绝不重犯。”

    正说着,朱志方的手机就响了。朱志方接过电话喂了一声后,本来强装在脸上的笑容霎时拉了下来,脸色沉得十分吓人。

    听到这个电话,朱志方再也没什么心思管其他的事,匆匆挥退了众人,然后一**坐在椅子上。良久,有人远远听到他在房间里吼道:“滚——”

    面对这种突然的变故,冯书记完全是蒙在鼓里,何子键心里却如明镜一般。刚才肯定是朱志方接到了宁古那边的消息,朱顶天的事终于有人传到他耳朵里了。

    第二天,宁古县可就闹了,任铁林办公室的电话成就线,一些为朱顶天说的人络绎不绝。

    小玉的家属,组织了几十个人,守在公安局的门口,要求政府给他们一个交待,有人甚于要求公安局把凶手交出来。

    这些人都在气头上,把凶手交出来朱顶天还能好过?而且公安局也不会这么做,双方就这样对峙着。

    市政府这边,也多了一些上访的人,好在这些人没有闹事,只是带着上访的心态。政府这边只能派办公室主任去安抚。何子键就站在窗口,看着这些闹哄哄的人,琢磨着这事该如何结束?

    任铁林真的头大了,一边是副市长,一边是受害人家属。

    秉公办理,朱顶天这牢是坐定了,这样一来必然得罪朱志方。酌处理,这边受害者的家属肯定不会答应,非闹个鸡犬不宁。

    从周书记办公室出来,任铁林又来到常务副县长办公室。何子键正站在窗口,看着下面的受害者家属。秘书潘杰进来报告,“何县长,任局长来了。”

    “让他进来吧!”何子键淡淡地道,转回到了坐位上。

    任铁林行色匆匆,脸色不大好,肯定是昨天晚上没睡好。接到这样一个烫手山芋,放在谁那里都是个祸害,任铁林仿佛一夜之间老了许多。

    更要命的是,昨天晚上听说,还有人修理过朱顶天。冯武是何子键的人,这件事基本上是冯武在处理,人家刑侦大队都不出面,能避就避,可自己这个局长不能避。

    任铁林现在是公安局局长兼副县长,正因为冯武是何子键的人,他才向何子键讨个主意。对于何子键这个人,任铁林的心思也很复杂。

    一是摸不清他的背景,二又不能得罪,一直以来,任铁林与何子键总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任铁林升为副县长之后,心里就多了些想法,进常委。

    如果这样,他就必须兼政法书记才行,但是雷霆在这个位置上好久了,也不见动动,任铁林正想和何子键进一步交好,没想到出了这事,他的心里就五味俱全。

    刚才请示过周书记的意见,周书记说了六个字,酌秉公办理!

    酌秉公办理,这六个字就有意思了。既要秉公办理,又要酌处理,考察到各方面的因素。任铁林心里也没有主意,不知道周书记到底是什么意思?

    任铁林进来之后,秘书泡好了茶,何子键常用来待客的铁观音。

    何子键这里有两种茶,一种是政府发的本土茶叶,另一种是何子键自己喝的铁观音。潘杰泡茶也是看人,一般的人就泡本土绿茶,能喝上铁观音的,这人必定和何子键就有联系。

    任铁林已经没了喝茶的心思,进门就道:“何县长,我现在可是两头不是人,怎么办?”

    何子键微微一笑,“喝茶吧,这茶可是上好的铁观音,特意从省城带过来的。”

    任铁林拿起杯子喝了口,见何子键一付风淡云轻的样子,也不知道他心里打的什么主意。

    现在周书记那边是酌秉公办理,政法书记那边是立即放人,何子键呢?好象不关他什么事似的。说到底,这事还是他挑起的,否则治安队的人只要慢去几分钟,朱顶天就走人了。

    到时再去市里要人,肯定是抓不到他的,现在抓到了朱顶天,却等于捅了个马蜂窝。如果按正常程序,将朱顶天移交法院,剩下是没自己什么事了,但必定得罪朱志方。

    人家一个副市长,要拿下你一下小小的公安局长还轻而易举的。任铁林看着何子键,何子键就漫不经心地道:“有时候爬得高了,胆子反而小了,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们都不想重复以前走过的路。所以很多人到了一定的高度,不求上进,只求明哲保。任县长你才多大?四十刚出来,为什么不可以再进一步?甚至二步,三步?”

    这些莫明其妙让任铁林有点忐忑不安,更主要的是,他不清楚何子键的底细。何子键就喝着茶,缓缓地道:“你按周书记的意思,肯定错不了。”

    虽然他不知道周书记刚才说了什么,但他知道任铁林肯定去过周书记那里了,而且周书记绝对不会说立即放人。

    任铁林眼中满上狐疑,以前不知办过了多少案子,从来都是雷厉风行的他,只怕这回要在这件事上伤脑筋了。何子键对任铁林这人的看法还算不错,也是个办实事的人。

    以前在乌林时,当时的周县长一句话,他便不折不扣地执行。为了给任铁林增加点信心,何子键又淡淡地道了句,“这事崔副书记已经知道了。”

    提到崔副书记,任铁林当然不会忘记年前的那一幕,苗振铎就是在他的指示下,轰然倒台。何子键这么说,意味着他的后台是董副书记?任铁林只能如此琢磨。

    回去的时候,任铁林就在路上想着,“怕个球,人死卵朝天!”

    公安局不顾政法书记雷霆的反对,将朱顶天移交给了检察院。这件事在宁古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朱志方正在自己家里,背着双手走个不停,他老婆一把鼻子一把泪,哭得象个什么似的。“志方啊,你倒是想想办法!难道就让天儿去坐牢不成?你堂堂一个副市长,好歹也跟下面打个招呼!呜呜……”

    “哭,哭,哭个啊?哭有什么用吗?人还没死你就只知道哭。”朱志方朝老婆破口大骂,“都是你平时生惯养,现在好了吧?是你自己管教不严,要不今天怎么会出这种事?”

    这时,朱志方的秘书走了进来,在朱志方耳连嘀咕了几句。

    “什么?反了他们,居然把天儿交到检察院了?”

    砰——朱志方一脚踢翻了茶凡,上面的杯子,烟灰缸全部打碎在地上。客厅里发出一声巨响,把两个保姆都吓傻了。

    朱志方似乎还不解气,抓起一只杯子,又“叭——”地一声,扔在地上。“这些王八蛋!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

    朱志方的火气很大,连他的专职秘书刘一海也吓得浑一阵哆嗦。朱志方捏紧拳头,狠不得随时捏死某人似的。但是空有一的力气,突然发现无处可使。

    “你带几个人,立刻到宁古走一趟。”朱志方气极败坏地道。

    “我这就去!”刘一海立刻退了出去。

    朱志方着脸,想杀人——而此时的雷霆,也同样坐在自己的家里,烟抽了一支又一支。他在琢磨这件事背后到底是谁在做推手。按理说,不管是谁在办这件事,总得给朱志方留点面子。

    现在到是有点奇怪了,先是公安局抓了人,然后就是马不停蹄地审讯,没过多久,就被移交到了检察院。

    任铁林好象有点迫不及待地把这烫手山芋扔出去的味道,这个任铁林居然不顾自己的反对,这就令雷霆很恼火。

    周书记是个出了名的死脑筋,他琢磨着何子键应该没有这么大的能耐,能让任铁林听他的指示,周书记就是唯一的可能。

    其实,周倩混了二十几年,还停留在县委书记这个位置,多少与他的格有关。这人太死板,太正经,做人有必要嘛?

    制度是死的,法律是死的,为什么就不能灵活多变呢?雷霆琢磨着这次应该没上次那么走运了,周倩肯定斗不过朱志方。

    于是,他的心里渐渐地偏向了朱志方。

    世界上偏偏有些人不信邪,周书记只相信正义,一正气,为民办事。雷霆也不信邪,他根本不相信,就凭周书记和何子键这样的人,可以斗过朱志记这个副市长?

    现在的宁古,表面上周书记大权在握,但实际上,每个人都有自己心里的小九九。周书记上台之后,并没有象苗振铎一样,排除异己,把自己的心腹安插在重要的位置。

    以前那些跟随苗振铎的,或许希望苗振铎倒台的,在周书记的温和政策之下,暂时得到了安稳。但是时一久,随着各种利益相争,这些人又纷纷暴露了自己的本来面目。

    雷霆最大的担心,是任铁林爬上,挤到自己这个位置。而真正造成雷霆孤注一掷的,就是重组方案,何子键没有给他面子,反而将他提议的人批得一文不值,最后还没能逃过牢狱之灾。

    雷霆正在左右为难的时候,朱志方的专职秘书刘一海带着几个人朝宁古赶来了。

    刘一海匆匆走来,“一切都安排妥了,明天开庭。”

    朱志方用手摸着下巴,点了点头。

    刘一海见领导没有说话,就站在一边等候吩咐。

    过了好久,才听到朱志方沉声问道:“报社那边都打过招呼了吗?”

    刘一海恭敬地回答,“几个报社都打过招呼了。您放心吧!那个叫小玉的女孩子那边也打过招呼了,他们同意不再上诉。”作为朱志方的专职秘书,刘一海基本上能猜测出领导的想法,有很多的事,经常不用朱志方提起,他就已经办好了。

    在这方面,朱志方对他还是比较满意。

    屋子里很静,朱志方眉头紧锁若有所思。刘一海熟悉他的习惯,因此也不敢打扰他。直到过了半小时左右,朱志方才抬起头,犀利的目光格**沉。

    只见他举起一根手指,“你去查一下,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周倩虽然古板,但绝不敢哪我玩的。”

    “市长,您是怀疑这背后有人暗中*纵?”

    “除此之外,还有别的解释吗?”

    刘一海点点头,“我这就去办。不过,这件事,任铁林应该是个缺口。否则我想凭他的作风,一般况下不可能敢开罪您。”

    “这事我也想过,任铁林在上面没什么人,否则他还不早就当上政法书记了?眼巴巴地忍了这么多年。”朱志方今天很不一样,居然跟自己的下属讨论起这些问题来,平时的时候,他总是那付高高在上的模样,令人远而敬之。

    刘一海自然知道,完全是因为朱顶天的原因,否则朱志方是不可能放下架子的。

    “市长,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讲?”

    “说吧!”朱志方也没看他,端起桌上的一杯茶喝了口。如果不出意外,朱顶天明天开庭之后,就可以无罪释放。

    “市长,我觉得周倩现在最得力的手下莫过于何子键,苗振铎被双规,不也因为他吗?我倒是觉得,是不是把他们两个挪动一下。把何子键调走,等于断了周倩一只臂膀。以后宁古的事,不就容易多了?”

    朱志方看着他良久,突然露出一丝微笑,“一海啊,论起玩谋,我不如你!”

    刘一海听到这句不知是褒是贬的话,诚惶诚恐地应道:“市长谬赞了。”

    朱志方也没去管他,接着问道:“那你看,下一步怎么办?把谁调去宁古为好?”

    刘一海假装思索了一会,“市长,当然是调自己人,现在宁古搞得风风火火,政绩很快就能出来。把何子键调开的话,岂不是等于把胜利果实交到我们自己人手里?至于他嘛,就找一个不痛不痒的地方,让他继续去开拓吧!也不要贬他的职,给他点甜头,让他心甘愿把位置让出来。”

    朱志方点点头,“等天儿的事完了,再谈这事不迟。你去留意一下,看看谁适当这个位置,要不就把雷霆提上来。”

    两人商量既定,“市长,如果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先出去了。”刘一海点头哈腰,跟领导请示。

    朱志方最终还是点了下头,待刘一海走到门边,朱志方又叫住了他,“一海,明年你也动动吧!”

    听到这话,刘一海立刻喜上眉梢,却尽量不表露出来。

    何子键与冯书记分手后,立刻拨通了肖迪的电话。

    肖迪笑嘻嘻地问道:“怎么样?还满意吗?”

    何子键嗯了一声,“等见面再说吧!你在哪里?我来接你,晚上我们回宁古。”

    “好啊!”肖迪爽快地答应了。

    接到肖迪,两人连夜赶回了宁古。

    在车上,何子键通过肖迪了解到了整个过程。原来是曹先勇出面,把李大伟以前所犯的那些证据全拿了出来,迫使李大伟和那个女记者承认了是两人炮制了刘晓轩世那场闹剧。

    但是他们没敢供出朱顶天,只是说出了施永的名字。又是这个施永,肖迪恨恨地道:“迟早玩死这混蛋!”

    “不管他了,我们先回去再说吧!”

    何子键踩了一脚油门,车子飞驰在公路上。

    一个多小时后,终于回到了宁古县,何子键在烟草公司那住房。

    冯武打来电话,“子键,朱顶天那小子被揍成了猪头。哈哈……”听冯武的声音,好不得意。何子键提醒了一下,“注意点,不要有什么把柄落到别人手里。”

    “嗯,我知道的。那小子太可恶了,下面的兄弟忍不住才出手教训他。”

    “子键,你说这小子会不会坐牢?”

    “坐不坐牢,那是他们检察院的事。你只要把财料和证据备足了就行。”

    “好的!”冯武带着掩饰不住的兴奋挂了电话。

    肖迪从浴室里出来,正用毛巾擦着头发。听到刚才何子键的对话,便问道:“你们把朱顶天那个浑蛋给抓了?”

    何子键走过去,呼吸着肖迪边带着发香的空气。从后面抱着她的腰,双手习惯地落在前。

    肖迪刚刚洗过澡,没有穿内衣,触手之处一片柔和,爽的。何子键就用力抓了两下,才回答着,“他在万紫千红伤害了一个小姑娘,害得人家从三楼跳下来,现在正抢救中。但愿这女孩子没事,否则他坐牢坐定了。”

    “嗯!别吵嘛。”肖迪被他摸得有点受不了,扭了一下子,“朱顶天这混蛋,早就欠收拾了。”看肖迪气乎乎的样子,何子键就猜测到她以前肯定受到过他的挠。

    “那就玩死吧!让朱志方这老狐狸去哭吧!”何子键抱起肖迪,来到沙发上坐下。肖迪就坐在他的大腿上,“今天晚上怎么谢我?”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