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的争斗 53_1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权色的争斗 53_1)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两家国有企业的重组,是宁古今年经济生活中的大事,但具体怎么做,始终处在探讨之中,这件事周倩和汪道峰的意见略有分歧,周倩完全支持何子键对这两个前国有兵工企业打乱重组。

    何子键看那邱发财怎么看怎么不顺眼,这东西看上去就不是正经的人似的,和社会上那些暴发户没什么区别,虽然把华峰厂搞的还不错,但他知道这里有可能存在着巨大的问题。

    但何子键询问了几遍,审计组的人员反复说邱发财没什么问题,因为他的什么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看到这何子键交上来的空白卷,何子键就憋气。邱发财会没经济问题?用**想想也知道,他那些巨额财产,名贵汽车都从哪来的?

    但审计组的回复是,邱发财住的也是普通的集资房,至于那辆车子也是借来的,现在已经归还给人家了。

    何子键看着审查组的组长许强,他要从许强的眼睛里看出些什么东西,但许强的态度从容,说:“但邱发财也有一些违纪的现象,比如说送礼吃饭什么的,但大的违规犯罪的现象,还真是没有。”

    何子键看着许强:“你们敢说真的没有?”

    许强认真地说:“我们经过反复认真的审查,真的没有。”

    何子键说:“既然你说真的没有,那我就放心了。好了,你回去吧。”

    许强离开后,何子键来到周倩的办公室,让书记看了审查报告,周书记看了之后就问何子键,“你对这份审计报告有什么看法?”

    何子键轻笑了一声,“我想他们可以回去休息了。瞎子都看得出来的事,他们连个都查不出来。”

    “查不出来不表示没有,也许人家早有准备,隐蔽工作做得好。行了,这事先放放吧,你抓紧时间把重组的事处理好。”

    何子键回到办公室,打了个电话给冯武。冯武正在忙着,听到何子键的声音,立刻放下手中的活,朝两个手下道:“先这样吧,你们马上去办!”然后就问道:“子键,有什么吩咐?”

    何子键也没跟他客气,直接道:“你找个机灵点的人,帮我查一下华峰机械厂那个邱发财。发现有什么况,也不要轻举妄动,一定要拿到可靠的证据。”

    冯武也没问为什么,只是回答,“我知道了!”

    县委和政府的领导就重组问题召开了一才讨论会,主要针对两家机械厂合并重组,同时也敲定重组之人的合可人选问题进行了讨论。

    到目前为止,交上来的意向书有十几份,都是以前两个厂里的厂长,副厂长,书记之类的干部,想借这个机会把重组后的厂子揽下来。

    这些意向书被复印了几十份,在坐的参会人员每人一份。周书记坐在首席的位置,给了大家足足十几分钟的思考时间。

    看看差不多了,他就发言道:“现在开始投票,把你们支持的人选报上来。”

    机械厂重组,这次县里投次了好几百万,再加上银行贷款,算是县里一个很有潜力的项目。因为,很多的人都想把手往里面伸,只是这件事一直由何子键全权负责,他才是最具有发言权的人。

    但是今天第一个说话的,并不是何子键,而且政法书记雷霆,他提出的人选正是华峰原厂长邱发财。雷霆拿着邱发财写的意向书,“我原则上支持邱发财,原因有三点,第一因为他原本就是厂长,对工厂的管理,生产和运营,都相当的熟悉,而且是位资深的老同志。正值壮年,可能担当这个重任。”

    “第二,大家可以看看他的意向书,把成本的控制,工厂的管理,以后的发展方向都做了具体清晰的规划,有条有理。”

    “第三,如果临阵换将,恐怕难以服众,压不住那些轻狂的人。邱发财在以前的工作中,并没有出现大的过错。因此我支持他这个人选。”

    然后,武装部叶部长提出华云现任的厂长,田力昌。他说的道理,与雷霆书记大同小异,都是一个语调。

    何子键现在是常务副县长,排在第四的位置。汪道峰参加学习,他实际上就成了排名第三的实权派人物。新来的副书记田味在宁古没有根基,他也懒得凑这个闹,基本上没有发言。

    有人听何子键这么说,纷纷翻出柳得志那份意向书,认真地看了一片。柳得志写的内容,基本上是何子键上次跟他说的那些,然后添加了一些他长年的经验,将成本控制,工人选拨,工厂管理,以及以后的发展方向都细细地罗例出来。

    如果说邱发财的那份意向书还有点取巧,讲大道理,说空话的味道,那么柳得志的这份意向书,则在他的基础上多了些实是求是的东西。

    这时,易平发言了,“我觉得在管理和运用方面,我原则上支持邱发财,毕晚他才是正儿八经的管理者,领导人。”

    做为宣传部部长,易平如此旗帜鲜明地支持邱发财,意味着他就与政法书记雷霆站在一条线上。听到易水平的话,雷霆就投去感激的目光。

    有了易水平如果鲜明的支持,其他的人也开始议论纷纷,这些人虽然不是常委,但是也有发言权。虽然最后还得由周书记定夺,如果大多数人都支持邱发财的话,周书记总不能一味地搞一言堂,强行将新工厂掌权人的位置让何子键柳得志吧!

    蔡汉周看了周书记和何子键一眼,压了压手道:“我支持何子键副县长的提议。现在我就刚才雷书记的三点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

    “第一邱发财是以前的厂长不错,但是,如果他真正能做到意向书上所说的那几点,能够很好的把握市场动向,合理经营,规范管理,那么他当了这么多年的厂长,为什么会搞到现在这种局面?工厂破产,濒临倒闭!工人被迫摆摊维持生计?”

    “第二点就更站不住脚了,他这些话只能是纸上谈兵,泛泛之言。如何管理好一个工厂,好何降低生产成本,如果减少浪费,节省开支?他做到了吗?满纸空言,没有具体*作方案。”

    “第三点不是我们要临阵换将,而且整个企业已经到了病入膏亡的地步,再不下重药,下猛药,只怕神仙也无能为力了,到那时,我们再临阵换将还有什么意义?没有犯错不等于就有功劳,我不支持这种保守主义的思想,既然他不行,为什么不换别人试试?我说的话完了,大家可以继续发言。”

    蔡汉周一席话,推倒了政法书记所有的论点,一些人又在窃窃私语,蔡秘书记说得一点都没错。既然他在这个位置上呆了这么久没有成效,早就应该换人了!

    雷书记一脸铁青,几乎被批得一文不值,因此心中十分郁闷,易平却保持着奇怪的微笑,似乎就早有意料中的事。

    何子键没去注意他的表,见大家都保持沉默,显然是在心里选择站在那个阵营好。他就说道:“以蔡常委的三点,同样可以批倒田力昌在意向书中的理论,他也是华云机械厂的老领导了,同样的背景,同样的方式,为什么在没有重组之前,他就不可以按自己说的这么实施?难道没有重组,他们就可以不作为?没有重组,他们就没有办法*作?所以,我们要坚决杜绝这种投机倒把,钻政府空子的人。如果真把重组后的企业交到他们手里,我想不出几年之后,还是现在这个样子,只怕更差!”

    何子键说着,又拿出了一个信封,“这里有几份材料,是关于邱发财平时所作所为的。大家可以拿去看看!”

    何子键从信封里倒出几何子键照片,还有检举信。

    有人将照片和检举信传下去后,会议室里一片稀嘘之声。检举信就不用说了,肯定是一些关于邱发财如何利用职权,巧取豪夺,如何将国有资产变为私有财产的一些证据。

    照片则是邱发财包养的一个卫校学生妹,不位有高档的豪宅,而且还有专车接送。这些照片自然是冯武这几天派有拍下的。

    邱发财见审计组的人走了之后,想想应该没事了,就出去会了面那个小人,没想到被捉个正着。

    最后的结果,自然就落到柳得志头上。会议结束,政法书记雷霆闹了个灰头土脸。他没想到何子键如此不给他面子,枉自己以前这个支持他,自己只想在这件小事上争一个名额,他居然弄得自己如此难堪。

    何子键也知道此举会得罪雷霆,但这是原则上的事,绝对不能退让。如果企业重组之后,还落到那帮人手里,重组又何义?

    他不知道雷霆与邱发财之间是否存在着钱权交易,象邱发财这样的人,宁可杀错也不可放过。要是没有冯武搞到的那些材料和照片,他原本也想放他一马,既然这事让自己撞见了。那就怪不得自己手下不留了。邱发财当天就被公安机关逮捕,送交检察院起诉。

    重组方案尘埃落定,何子键原以为自己会松口气,没想到周书记又接到了朱副市长的电话。“周倩,上次那个副县长打人案怎么样了?当事人处理了吗?什么?写个检讨书?检讨书有什么用?停职,一定要停职,造成这么恶劣的影响,一纸检讨如何跟广大市民交待?周倩啊,我跟你说,有些事该狠的就要狠,你这个人就是太仁慈了。我看有必要派个人给你压压场面!”

    朱副市长挂了电话,周书记就立刻给市委封书记打了电话。封书记听说这事,也有些无奈,“现在他是副市长,我怕也是无能为力。要不我给省委董副书记打个电话看看!”

    周书记躺在椅子上,他很奇怪为什么朱副市长会对何子键这件事抓住不放?是不是何子键在哪里得罪了他呢?为了不引起反弹,周书记决定暂时将这事压下来,等封书记与董副书记取得联系再说。

    就在朱副市长下令要处罚政府官员打人一事,当天晚上,易水平和政法书记雷霆就坐在万紫千红的贵宾区包厢里喝酒。

    “雷书记,你总算出了口恶气了,这个何子键也太不象话了。简直是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不过有朱副市长给你出面,这次倒有他好受的了。”易水平端起杯子,露出一脸老巨猾的笑。

    包厢里还有两个小姐,易平是这里的常客,雷霆也来过多次,但他不象易水平那样,在这里包了个专用的发泄工具。

    搂着比自己小了近二十岁的女孩子,雷霆扬眉吐气地笑了笑,“走,按摩去!”

    两家机械厂重组的事终于尘埃落定,何子键也有些小兴奋。柳得志晚上就提了两瓶酒,一些礼品准备拜访何子键。托人问了半天,也不知道何子键到底住在哪里。

    于是他壮起胆子打了个电话,犹犹豫豫中说出了自己感激之意,何子键自然明白他的想法,“不你要过来,过来我也不见你!好好把厂长搞好就是你最大的回报!”

    挂了电话后的柳得志就在想,人家帮了这么大忙,不感谢一下也太不知道好歹了,只是何子键副县长不想见自己,怕是担心有人在背后说闲话。

    要不这事就拖一拖,有机会就跟晓轩讲一下,总之不能让人家吃亏是不?柳得志想了半天,还是将酒里的二千块钱给收起来。

    考虑再三,柳得志就给外甥女打了个电话。

    刘晓轩刚刚录完节目,看到这个陌生的电话,就猜到了肯定是舅舅在公用电话亭给自己打电话了。接通之后,果然传来柳得志的声音。

    听到柳得志准备给何子键送二千块钱和酒表示一下,刘晓轩急了,“你还没去吧?”

    “还没呢?人家不愿见我。”

    刘晓轩这才松了口气,幸好何子键不在家,否则误会就大了。她就责备了舅舅一句,“舅,你怎么这么糊涂?人家何子键县长不兴那一。再说要是被别人看到,会怎么想?你先回去吧,这事我来处理。”

    既然上次也是这个外甥女牵的头,由她出面再好不过了,柳得志挂了电话,放心在往回赶。

    何子键回到住处,电视里正拨放着中央新闻,说的正是海南那边地皮被炒得火朝天的场面。短短的几年之间,地皮价格翻了几倍。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