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的争斗 50_2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权色的争斗 50_2)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何子键刚到车里,朱盼盼就追了上来,“何子键县长,我能不能坐你的车一起出去?”

    何子键看了她一眼,“我还有事,你到门口打个车吧!”

    “我有事跟你说啊。”

    何子键说:“有时间再说吧。”说完,也没怎么理会朱盼盼,发动车子开了出去。

    朱盼盼愣在那里,一阵黯然。

    原本她想借这个机会,把施永的事给全捅出来,没想到何子键根本不给她这样机会。最近朱盼盼与汪道峰在一起,她思来想去,还是早点脱离施永好。这个家伙真的是他没良心的人,自己给他办了这么多事,居然还来威胁她。

    朱盼盼在施永手里的照片,可不是光与汪道峰在饭店的那几何子键,还有平时两人.时留下的美好回忆,现在都成了施永要胁她的证据。

    要想摆脱他,就必须把照片拿到手,否则让汪道峰知道自己过去这些荒唐事,岂不是完蛋了?

    没想到昨天去拿照片的时候,施永又趁机强行要了自己两次,还仔细询问她跟汪道峰最近的进展。

    如今,朱盼盼已经不再指望施永什么了,只求解脱。

    女人在官场上发挥的作用如果弄不好,就是毁灭的,现在看来汪道峰是不是要倒在朱盼盼的怀里,还真是不好说,这样的女人本就是个危险人物,他可不想引火烧

    陈维新又打来了电话,似乎关心何子键这次特殊的饭局:“怎么样,没出现什么吧?”

    何子键说:“见到了那个朱盼盼,她是李治国的什么小姨子。”

    陈维新说:“这个女人被苏民安排到县电视台,现在跟汪道峰打的火,怎么,还要对你下手?”

    何子键说:“是要给我……简直胡闹。”

    陈维新叹息着说:“是啊,这些人简直不择手段。那个李治国也……”

    “这是他老婆安排的。”

    陈维新说:“那也是想把你往他们的怀里弄。”

    “想的美。我要到家了。”

    “那好,你休息吧。”

    陈维新自打苏民走了,心舒畅多了,有什么事都跟他汇报,这让何子键觉得这个人真是个死心塌地跟着自己的人。

    何子键刚回到家里,手机就响了,看看时间,差不多九点钟的样子。接通电话喂了一声,马上就听到董小飞笑嘻嘻的声音,“大坏蛋,你在哪?快来接我。”

    “姑,都什么时候了,居然晚上来宁古?”何子键笑骂着问,“你在哪?”

    “不是你要我避嫌吗?快进城了,你到路口等我吧!”董小飞看来心不错,高兴的。

    “好啊,你等着,我就过来。”何子键又说了句,“你就不怕我欺辱你啊?”

    “大坏蛋,我就是过来给你欺辱的,你满意了吧!”董小飞这话说得,何子键浑冒着**,难道这丫头想通了?大半夜的跑来供自己发泄?还是女孩子到了这个年龄,就象发的小猫,开始管不住自己啦?

    在入城路口,何子键接到了好久不见的董小飞。这次她还真换了辆车,白色的普通别克。

    “真是委屈你了,小富婆。”何子键笑着迎上去,董小飞立刻丢过一个迷死人的眼神,“带路吧!”

    “去哪呢?”

    “随你!”

    何子键想了想,“还是去我住的地方吧!”宾馆也不一定有那里安全,见董小飞不反对,何子键就在前面开路,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城市。董小飞道:“我还没吃饭呢!”

    “行,那我带你去个特别一点的地方。”何子键将车停在附近,坐上了那辆新别克。

    车里很干净,带着一股淡淡地香气。董小飞还是那样,喜欢在车里挂一些小可,车前车后,到处都能看到一种女孩子的气息。

    在何子键的指引下,董小飞把车开到了姚红餐馆。看到这招牌,董小飞有些奇怪的问:“姚红姐开餐馆了?”

    何子键微笑道:“猜对了。走吧!带你去尝尝姚红的手艺。”

    两人踏进了姚红餐馆,认识何子键的服务员立刻迎上来,“您好!里面坐吧!”

    何子键看看后面的厨房,“姚红呢?”

    “老板娘正在炒菜,您等一会啊!”说完,不待何子键答话,那女孩子就匆匆跑到后面去了。

    董小飞的出现,让那些正在吃饭的客人眼前一亮,哇噻!美女。

    董小飞一袭轻衣,青脱俗,宛如一个人间仙子。在这种地方,绝对是鹤立鸡群,占尽了绝对优势。她的那份轻盈,优雅的气质,绝对是一般人没法比拟的。

    “哎,小飞!你们来了。”

    姚红从厨房里出来,看到两人的影,惊讶地叫了一声。她还是在乌林那会,何子键受伤的时候见过董小飞。好长一阵时间不见,发现董小飞又变了个样,比以前更加漂亮,多了份成熟的味道。

    “姚红姐。”董小飞甜甜地叫了声,四下打量着姚红这家餐馆。

    “快!到里面坐吧,我这就给你们炒菜。”姚红安排两人进了包厢,招呼服务员倒了茶,就匆匆跑到厨房里忙去了。

    “真想不到,姚红姐还开餐馆了。”董小飞看着干净的包厢,妨不住赞道。

    两人在姚红那里吃过饭,何子键就将她领到了自己的住处。

    董小飞一进门就四处看起来,“没想到你在这里还弄了一个这么好的住处,房子里收拾得这么干静,是你做的?”

    何子键笑道:“哪能,姚红有空的时候就过来收拾一下。”将鞋子换了,何子键就坐在沙发上,点了支烟。

    “房子是胡磊弄的,我只是暂住而已。”

    董小飞四处看了一遍,赞道:“还不错!”然后她就坐在沙发上,靠着何子键的肩膀。“我累了,先睡会!”

    “喂,累了到上去啊?”

    “不,就这样睡会。”董小飞拉过他的膀子,头就靠了过来。

    何子键无奈地摇摇头,将手中的烟给掐了。透过董小飞白色衬衣间扣子的空隙,无意中瞥见了前那片雪白,还有下面两处高耸。

    董小飞也就睡了半小时左右,在沙发上怵了会,从小包里拿了几件衣服去洗澡。董小飞在浴室里嚷嚷,何子键就站起来朝浴室里走去。

    “啊——你怎么就进来了。”董小飞双手抱在前,惊叫起来。这丫头浑上下,脱得只剩下一条内裤,没想到这只大坏蛋一声不响就进来了。

    这是何子键第二次看见董小飞美妙的体,刹那间,血急涌,喉咙里干燥得冒烟的感觉。董小飞脑子里也是乱糟糟的,只要想男女之间的那种事,浑就一阵燥,面红耳赤的。

    一股清新的香味迎面扑来,董小飞穿了粉红色的睡衣款款走出。何子键眼前一亮,“哇噻!小富婆,你还真的是越来越好看了。”

    何子键洗过澡,客厅里早没有人,电视还开着。关了电视后,他来到隔壁的房间,在门口叫了一声,“小飞,你睡了吗?”

    房间里没有声音,何子键料她是累了,就直接回了自己的卧室。灯也不开,脱得只剩一条内裤,就钻进了被子里。

    “谁?”

    何子键从上弹起来,猛地打开了灯光。董小飞躲在角落里吃吃地笑,格格——“你干嘛?想吓死人啊。”何子键摸着脑门,还真被她吓坏了。突然在被子里摸到一具柔和的子,浑一阵毛骨耸然。

    明天还有很重要的事,何子键就按住子,没有去扰董小飞。

    董小飞紧紧贴着墙壁,在心里暗自嘀咕,大坏蛋会不会扰我?会!不会!会!不会!

    就在她嘀嘀咕咕的时候,突然听到耳边打起了鼾声,转过一看,不会吧!居然睡着了?

    第二天刚刚整理完了手中的工作,分管农业林业的曾副县长匆匆走来,“子键县长,这是大海林红松项目的报告,你签个字吧!”

    在张家坝成立一个红松项目,这是何子键上次在会议上提出的,在海林县连绵数百里的红松林。

    何子键拿着报告看了看,“汪县长呢?他怎么说?”

    曾副县长道:“是汪县长吩咐的,要我来找你。”

    “哦!”何子键就在上面签了个字,“这事宜早不宜迟,尽快去落实吧。争取在明年天能把苗子栽上。”

    曾副县长拿着报告出去了。何子键就拿着笔在桌子上敲了敲,汪道峰最近怎么啦?思来想去,总感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却又说不上来。

    没过几分钟,新来的专职副书记田味来串门,“子键县长。”

    何子键抬起头,“哟,是田书记,快坐,快坐。”

    秘书潘杰立刻进来倒了茶,然后退出去。

    田味摆摆手,“别客气,我啊随便坐坐。没打扰你吧?”

    “田书记这是说哪里话。”何子键陪着田味坐到沙发上,心里琢磨着他的来意。

    田味是一个月前新来的专职副书记,宁古县三把手,比何子键还要高一级。对田味这个人,给何子键的感觉就是象个弥勒佛,成天笑嘻嘻的,谁也不得罪的主。

    何子键见他漫不经心地喝着茶,他也就不便多问。田书记副了一口茶道:“嗯,好茶,好茶。正宗的铁观音。不是办公室发的吧?”

    “呵呵……”何子键笑道:“办公室哪里会发这种茶,这是今年的新茶,一个朋友送的。如果田书记喜欢的话,我这里还有一罐。”何子键从柜子里拿出剩下的一罐茶叶,送给田书记。

    田书记也不客气,笑着道:“那我就不客气了。子键县长。”

    何子键道:“一罐茶叶而已,有什么客气的。”

    田书记拿着那罐茶叶,反复看了看,好象是什么稀世珍宝似的,有种不释手的味道。过了一会,田书记才道:“子键县长,你可是我们这里最年轻的副县长,最近有个去党校学习的指标,你是不是应该去争取一下?年轻人嘛,大有前途,象我们这种上了年纪的人就没这个必要了。”

    原来是跟自己示好来了,关于今天这个去党校学习的指标,好象还没落实下来。听说将会在几个年轻一点的干部中选一个。到底是谁?周书记也没透个底。

    田书记为什么突然关心起此事来了?仅仅是一个示好的信号吗?

    几个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何子键笑道:“这个就由组织去安排吧,怎么田书记有适合的人选?”

    “呵呵……那倒没有。”田书记坐了一会,随便聊了十来分钟,就起告辞。何子键送到门口,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便慢慢琢磨着他这回拭探自己口气的真正用意。

    这时,秘书潘杰走进来,“何县长。”

    何子键立刻转过来,“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是副县长。”

    别人这么叫,何子键没法计较,但自己的秘书就不一样了,要是让汪道峰听到,还以自己有夺位之意,要抢他的县长位置。有时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被人误会总不是件好事。

    潘杰挠了挠头,很不好意思道:“对不起,我听别人叫惯了。下次一定改正。”

    潘杰是去年进政府办公室的,以前是个中学教师,还没转正。何子键看中他,是因为他写得一手好字,文字功底也不错。

    “有事吗?”

    潘杰很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下午我想请个假,行吗?”

    何子键看看下午也没他什么事,就批准了。看他小子这样,八成是去会女朋友。潘杰见何子键同意了,连连说谢谢何子键副县长。

    中午的时候,董小飞打来电话,说自己跟冰冰在一起,何子键也就懒得管她。

    快到下班的时候,何子键接到周书记的电话,让他去自己办公室。

    何子键去过之后,得到一个很意外的消息,汪道峰要去党校学习,县里的工作暂时由自己接管。

    汪道峰要去党校学习,何子键这个常务副县长就更忙了。有些时间需要汪道峰亲自签字的文件,他都一个电话打给何子键,让他去处理。

    何子键就觉得,他不象去学习,更有逃难的感觉。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把手中的权利都交给自己来处理呢?这就令何子键百思不得其解了。

    刚好这几天,秦岚从香港飞过来,签订了投资十五亿的合同。而宁古政府也给了他最优先的权利和早大的优惠。他是宁古历史上第一个享受三免五减半半的外来投资商。

    周倩汪道峰接待了秦岚后,把时间交给了何子键,秦岚那柔让何子键必须做出自己的付出,三天后秦岚满意地离去,但秦岚给许多外来的商人做了个榜样,服饰批发市场的建立,一些嗅到商机的外资商人,立刻赶到了宁古这个原本不是很发达的小县。现在这个县也就闹起来。

    商人最大的目的就是追求利润,而且宁古地处交通要道,成为南来北往,东行西去的枢钮。首个三免五减半的政策,自然让投资本极感兴趣。

    忙了一整天,回到住处的时候,董小飞正在厨房里学做菜。

    何子键一进门,就闻到一股烧焦了一味道,他跑过去问道:“小富婆,你在干嘛?”

    “煎鸡蛋啊!你没看到吗?”

    何子键把火关了,“都糊了,你都不知道把火关小一点?”看到锅里黑乎乎的鸡蛋,何子键还以为是什么玩艺。

    “我爸打电话过来,让我去财政厅报到!大坏蛋,我以后就不能经常来看你了。”

    “省财政厅?这么好的单位。先说好了,以后有什么求需要省里拨款的,一律就交给你了。”

    “想得美,如果你不对我好的话,我才懒得帮你。”董小飞伸出一根指头,点了点何子键的鼻子。

    说真的,这丫头在宁古陪自己个把星期了,一直没时间好好陪她。何子键倒有点过意不去。拉着董小飞在沙发上坐下,“要不今天晚上我陪你去放松一下?”

    董小飞摇摇头,“不去了,我就想和你好好呆一会。”

    只是看到董小飞可的模样,何子键就忍不住逗了一句,“你就不怕我忍不住?”

    “忍不住就不忍。”没想到董小飞会这么回答,然后一脸羞答答的。

    “你同意啦!”何子键兴奋得抱着董小飞的脸,狠狠地亲了一下。老天啊,终于真诚所至,金石为开,总算守得云开见月了。

    董小飞抹了一下嘴巴,白了他一眼,“你这色色的样子好怕怕。”

    “哈哈……”何子键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直接将董小飞按倒在沙发上,狠狠地亲了起来。直到何子键慢慢地解开了她上的衣服的时候,门铃响了。

    “小飞妹妹,你在家里吗?”

    姚红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何子键极度郁闷地爬起来朝卧室里走去。董小飞赶快系好衣扣,理了一下头发,来到门边,“姚红姐,来了,来了。”

    在镜子里照了一下,这才跑去开门。

    “何县长还没回家吧?要不你先到我那里去吃了饭再说。”姚红神秘兮兮地塞给她一合东西,“这个拿着。”

    董小飞也没多想,就直接回了何子键边。

    把饭放在茶几上时,那盒子从她口袋里掉出来,何子键拾起一看,不会吧,连这个都准备好了。于是,他也不做声,悄悄将那玩艺藏起来。

    两人吃了饭后,先后洗好个澡。董小飞就趴在上看书,何子键关了客厅的灯进来。伸手就朝董小飞睡裙下摸去。

    董小飞惊叫一声,回过头来看到何子键那种迫不及待的样子,心里一软。给他算了吧!反正迟早是他的人。

    董小飞就闭上眼睛,就象一个等待皇上临幸的妃子。只是等了半天,还没听到动静,她就睁开眼睛一看。何子键正拿着一个盒子在撕。

    “这是什么?”

    “避孕啊!不是你刚才买的吗?”何子键奇怪的问。

    董小飞皱着眉头回忆起来,“那是姚红姐给的,天啦!”

    然后她就爬起来,将何子键手中的子扔了,“我要把自己完整地交给你。大坏蛋,你以后得对我好点。”

    上的时候,两人在被子里脱了所有的衣物,

    、、在、线、书、库、book..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