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的争斗 49_2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权色的争斗 49_2)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在△线△书△库△

    两人坐浴室里大战到上,折腾了好一会儿,才静静地躺在那里,两个人都是赤条条的,一丝不挂。何子键轻弹着肖迪前那颗玛瑙,“你把你堂兄叫过来,万一他知道我们的事怎么办?”

    “我又不怪你,就算是我在**你好了。”肖迪搂着何子键的头,将他埋在自己**中。“也许命运早有安排,冥冥有我们应该有这么一段缘。子键,放心吧,我所做的事,我绝不会后悔。也不会让你为难。”

    何子键正想说什么,肖迪就遮住了他的嘴,“除了大老婆之外,你那玩艺得给我留着。我还会回来的!”

    送走了肖继方兄妹,何子键暂时空闲了两天。坐在办公室里,他就一阵耐闷,好象有几天没有看到汪道峰了。

    前几天看到他时,也是一副霜打过的茄子似的,没精打彩。难道他真出了什么事?何子键急急朝汪道峰办公室走去,没有看到他的人。问他的秘书,秘书回答,汪县长早上来过之后就出去了。

    何子键就感觉到有些不妙,于是回办公室打了个电话给胡磊。“汪道峰最近有些不对,你去找一下那个女记者,看看能不能发现些什么问题。”

    “没问题!”胡磊很干脆地回答,过了会,胡磊又道:“凡哥,今天晚上是冰冰的生,你可不能缺席哦。”

    “你真的决定了,向冰冰求婚啦?”何子键放松了一下心,跟胡磊聊了几句。

    “那当然,你也看到了,这一年多以来,冰冰帮了我不少忙。我现在感觉到,不管是生理上还是生意上,都离不开她了。”

    胡磊要在今天冰冰的生宴会上求婚,自己还真不能不去。

    这个美少女杀手,终于要被终结了。看来冰冰的魅力还真的是势无可挡。胡磊这小子别看只是个土财主式的暴发户,但是他曾经可是玩过小明星的。

    连那小明星都迷不倒他,反而是冰冰这个秀外慧中的女孩子把他的心给栓住了。何子键从心里替胡磊感到高兴,毕竟他找到了自己的真

    下班后,何子键在商场里买了件礼物,一对金色的鸳鸯鸟。

    因为是订婚晏,排场有点大,胡磊包下了整个旺府人家的二楼。胡氏集团的老两口也到了,胡志明看到何子键,立刻走过来握招呼。“何县长。”

    “胡叔叔,您这么叫就是见外了。以后叫我子键就行。”何子键跟他握了握手,对边的胡太太喊道:“阿姨好!”

    “子键啊!阿姨可是好久没看到你上家里来了,有时间来阿姨家,阿姨给你做顿好吃的。”胡太太现在是穿金戴银,浑上下一名牌。俨然一个阔太太。

    胡磊这小子可以花了大价钱,为了体现自己对冰冰的,不仅包下了整个二楼,还请来了五湖四海要好的朋友。整个东临地区,居然来了好几位政要。

    何子键就被安排在胡志明,舒秘书长这一桌,还没开始的时候,胡志明就拉着他的手,“好久没有跟你老爸喝酒了,今天就由你代替,听好了,不醉不归!”

    今天的冰冰打扮得很漂亮,穿了一雪白的婚妙,听说这婚纱还是胡磊这小子专门请人定做的,花了十几万块钱。

    有钱人就是如此,花钱如流水,朱门酒臭。

    胡磊光是在煤矿赚的钱,都有好几百万,这些还只是他的个人产业。这次订婚,自然是拿老爸的钱。胡志明虽然份不是太高,十几个亿还是保守的估值。

    因此,十几万的婚纱就算不了什么了。

    订婚穿婚纱,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只是冰冰的出现,立刻引起了不小的动,所有人都不自地站起来,“哇——好美丽的女孩子!”

    主持人刘晓轩是胡磊从市电视台请来的名嘴,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各位来宾,各位亲朋好友,今天是我们胡氏集团胡董事长的公子胡磊先生与冰冰小姐订婚的喜庆子。感谢各位的到来!……”

    “现在,正是我们今天晚上的两位主角缓缓朝我们走来。男的英俊潇洒,女的貌若天仙,你们说,他们象不象电视里面的神仙眷侣?——”

    “象——”众多的嘉宾跟着起哄,刘晓轩就在当场玩起了一个小环节,“你们想不想看到神仙哥哥和神仙妹妹接吻的漏*点环节?想看的尖叫一声!”

    嘘——大厅里居然响起了一阵阵口哨声,还有很多人在下面呐喊,“胡少,吻她,胡少,吻她!”

    胡磊笑笑地看着大厅的人群,从刘晓轩手里接过话筒,“你们真的想看是不是?”

    “是——”台下有人叫道,当然,这些起哄的人,更多的是胡磊地帮狐朋狗友。

    胡磊就看着刘晓轩,一字一句地道:“我很想当众吻我未来的新婚,但是我此刻更想吻我们美丽的主持人,你们说要不要?”

    “要——”台下又是一阵起哄,气氛一时达到了*。

    胡磊话峰一转,居然把矛头指向了刘晓轩,谁叫你出的臭点子,我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行不?看着刘晓轩惊慌失措的样子,胡磊就一阵贼笑。

    他放下话筒,恶作剧地看着刘晓轩,“你说怎么办?吻还是不吻?”刘晓轩吓得连连后退,双手乱舞,“不要,不要!你还是吻你的未来的新娘子吧!”说着一个不留,绊到了脚下的电线,一个踉跄摔倒下去,不偏不倚,刚好倒在何子键的怀里。

    不得不说刘晓轩是一个漂亮的女人,主持人的份,让她上有了更多的亮点。只是她一**坐下来,何子键立刻就感觉到了那股惊人的弹,刘晓轩完全慌了神,闹了个大红脸,有些不知所措地站起来,一个劲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胡磊原本就是一个善于恶作剧的人,见状还是忍不住调侃了刘晓轩几句,“原来我们的主持人早已心有所属,听说我要吻她,就跑到心上人怀里去了。哈哈……”

    刘晓轩到底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很快就摆正了心态,跟何子键道过歉然,继续着自己的主持工作。等换了订婚戒指之后,刘晓轩就宣布开席,场面一时闹得紧。

    酒喝到半晌的时候,舒秘书长就道:“哎,刘晓轩呢?我们的主持人去哪了?找她过来喝一杯。”于是,他的目光就四处寻找刘晓轩的影子。

    殊不知,刘晓轩正在第二正席,悄悄地打量着何子键。

    这个年轻男子是什么人?看起来很受欢迎。

    “我们的刘大美女,刚才不急着往人家腿上坐,现在怎么跑得不见人了?”舒秘书长端起酒杯,朝刘晓轩走过去。

    刘晓轩只得连忙站起来,一脸歉意道:“对不起,秘书长。那边的人我都不熟,就不过去了。我们在这里喝两杯怎么样?”

    “好,好,好!那我今天就放过你,下午可就不能这样了。”舒秘书长四十不到,西装革领,风度不凡,颇有几分领导风范。在饶河市时,与刘晓轩也多有接触。

    刘晓轩是饶河电视台第一大美女,盛行名远播。曾经是饶河市那些政要人员茶余饭后的话题人物。

    看着刘晓轩喝酒时起伏得厉害的部,舒秘书长就趁机多留意了几眼。

    刘晓轩西服下面是一件粉红色的v字领内衣,白白的一片部,佩戴着一条很精美的项链。心形的吊坠中镶着一颗蓝宝石,让原本靓丽的刘晓轩变得更加楚楚动人。

    舒秘书长的眼神,好象就要从那吊坠下面的衣缝里钻进去似的,有种深藏暗处的渴望。那是一个男人内心处最强烈的占有,刘晓轩完全不知站在自己跟前,看上去温文尔雅的秘书长,居然对自己动了心。

    她将手中的杯子翻了个个,微笑着道:“谢谢秘书长。下次有机会,回饶河的时候,我再请你!”

    “好,好,你这句话我记住了。”舒秘书长匆匆收回目光,跟刘晓轩握了握手,“下次约你的时候,可别说又没空哦!”

    “哪里,哪里。就算是再忙,我也不敢不来见秘书长您啦!”刘晓轩一直保持着彬彬有礼的形象,暗暗地抽回了自己的手。

    舒秘书长回到位置上的时候,脸上多添了几丝喜悦。刘晓轩又朝这边看了一眼,发现何子键正和那些官员们喝得正欢,根本就没有留意其他。

    此刻,刘晓轩脑海里闪过一个花蒙胧的影子,那是一种似曾相识的记忆,心底老觉得自己好象在哪里看见过他似的。

    想了很一会儿,也找不到要领,刘晓轩就在冰冰边坐下来。

    “晓轩姐,今天辛苦你了,多喝点,晚上就别回饶河了。”冰冰和胡磊敬完酒,刚刚回到位置上。

    胡磊夹了块排骨放进嘴里,听到两个美女在交谈,他便插了句,“嗯!刘大美女,今天晚上要不睡我家得了,宾馆不见得比我们家舒服。大不了我把让出来,你跟冰冰睡。”

    “那怎么行,今天是你们订婚的子,我怎么可以做这种事。不行,不行!”刘晓轩笑着回答。

    胡磊吞了口,扯了何子键纸抹了把嘴,“刘大美女啊,我好象记得你比我家冰冰还要大二三岁吧,怎么回事?还没找到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要不我给你介绍个,包您满意。看,就刚才你坐人家腿上那个帅锅,年轻吧!他可是宁古最年轻的副县长,怎么样?还行吗?”

    “哎,你脸怎么红了?我才开了个头呢?哇噻,我们的大美女动了凡心了。我去告诉子键。”胡磊说着就要向何子键那边走去,刘晓轩狠狠地跺了他一脚,“你敢!”

    然后她对冰冰道:“冰冰你也不好好管管他,那何子键嘴太坏了,要不是他,我今天哪会出这丑。”刘晓轩皱了皱眉头,跷起小嘴。

    冰冰只是笑笑,“别理他,他就这德。”

    何子键今天是喝了不少,平时顶多八两的量,今天至少多喝了一倍。饭桌上这些人,挨个儿敬了两圈,还有别人回敬的,尤其是胡志明硬拉着何子键拼了三大杯。

    喝了这么多酒,何子键就有点晕了。胡磊还跑进过凑闹,兄弟长,兄弟短的,这丫的害老子又喝了两杯。这下彻底晕了!

    “冯武,冯武,快送他回去。”胡磊今天也是格外高兴,发现何子键真的喝多了时,连忙叫冯武过来。

    胡志明今天的心,好比天的太阳,见了谁都是满脸喜气。何子键喝高了,他反而更开心。这孩子酒品不错!于是,他在心里越发喜欢何子键了。

    冯武和陈维新跑过来,扶着何子键离开了大厅,“对不起各位领导,我们先送何子键副县长回去!”冯武和在坐的人打过招呼,舒秘书长还特意关照了一句,“路上小心点。”

    胡磊和冰冰送到一楼门口,刘晓轩也跟了过来,看到何子键醉晕晕的样子,不暗自摇了摇头。这些当官的还真是,非得把人家灌醉才肯罢手。

    刘晓轩在电视台这种社交场所,对何子键这种处境算是同感受。她能爬到今天主持人这个位置,也是付出了别人很难想象的艰辛。

    胡磊回二楼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回头对冰冰道:“打个电话到表姐店里,让她照看一下子键,今天晚上喝这么多,得有个人照顾才行。”

    冰冰应了声好类,便给姚红挂了个电话过去。

    姚红正在洗澡,听到电话响,急急跑了出来,听说是何子键喝高了,要她晚上去照看一下。姚红二话没说,连忙穿上衣服朝何子键住的地方赶去。

    姚红赶到烟草公司集资小区,刚好碰到冯武和陈维新扶着何子键上楼。姚红就跟了上去,打开门后,冯武将何子键放在上。

    “姚红,子键就交给你啦。我们还去喝会。”冯武笑笑,招呼着姚红,刚才在路上的时候,胡磊打了电话过来,跟两人说了姚红的事。

    两人也不客气,把何子键放下就走。那边胡磊还叫嚷着跟他喝酒呢?兄弟感深,还要一口闷。等客人都走了,他们还要喝会,有可能玩到天亮。

    姚红应道:“嗯,你们走吧,交给我就是了。”

    关上门后,姚红就急急回了何子键的卧室,帮他脱了鞋,往中间推了推。

    突然,何子键哇地一声,吐了一大摊,屋子里立刻腾起一股异味。何子键上的衬衣和单脏了很大一片。

    姚红忙跑进洗手间里,拿来毛巾,脸盆,将他上和上的脏物擦拭干净。然后从打开了窗户,放入了新鲜空气。看着烂醉如泥的何子键,姚红咬咬牙,还是伸手解开了何子键的衣扣,费了很大的劲,才把他翻了个子。正在脱衣袖处时,何子键手搭了过来,不偏不倚,正好落在姚红的前。几根指头勾在领口处,六月的天气,姚红只穿了件v字领的长袖,迷迷糊糊中的何子键也不知道那是什么,顺手推了一下,就摸到了那团软软的嫩

    姚红脸上突地一红,没有闪躲,只是把他的手拿开,用力脱下了何子键脏了的衬衣。姚红并没有停息下来,用毛巾仔细擦干净了单上的脏物,甩了些香水,这才端着脸盆去了卫生间。

    没过多久,她就换了盆温水,取了块新毛巾,再次回到卧室。何子键就四脚朝天,喘着酒气躺在那里,上半光溜溜的。结实的肌,强壮的体,看得姚红一阵面。好久没有这么近距离地接触一个男人,何子键*的上半,给了姚红强烈的刺激。

    毕竟她也是一个正常的女人,说实话,长得并不差,而且又很年轻。自从进了城之后,姚红也在穿着方面稍稍有了些讲究。此时的她,完全摆脱了农村里那种老土的气息,成了一个标致的城市女人。

    躺在上的何子键似乎睡得很沉,姚红就平息了一下自己乱了的思绪,搓了块毛巾,爬到上,很小心地帮何子键擦拭着子。又给他洗了把脸,只听到何子键迷迷糊的,也不知道乱嚷着什么。

    胡磊打电话过来,问何子键的况,姚红说没事,他已经睡着了。姚红挂了电话,把房间收拾一番,又拿一只垃圾篓和一条干净的毛巾放进卧室,因为担心何子键随时会吐,她也不敢入睡,就在沙发上静静地坐着,电视也没开。看着何子键入睡,她就偶尔趴一会。宽大的手掌摊地边,姚红无由地想起,正是这只手刚才触摸到了自己的那里。姚红不自低头看了一眼那边的部,脸又渐渐地了起来。

    姚红迷迷糊糊听到何子键在叫,“水——水——”姚红猛地清醒过来,跑去厨房找了只杯子打来了水。一**坐在边,扶着何子键的头部,把杯子凑到他嘴边。

    何子键叽咕叽咕喝了几口,还没等姚红放下杯子,他的双手就抄过来,抱住姚红的腰。

    “啊——”

    姚红吓坏了,一动也不敢动,只是悄悄地把杯子放到头柜上,生怕吵醒了他。

    “好舒服!”何子键双手动了动,反而抱得更紧,嘴里喃喃地说着梦话。随后一只手就顺着衣服向上摸,姚红紧何子键得小心肝都快要跳出来似的,眼睁睁地看着那只手落在了自己的耸的妙处,还重重地抓了几把。

    伸手处就碰到了一具火的女人子,柔柔的,充满着惊人的弹。尤其是触手之处的腰际,有种捏得出水的味道。他就双手抱紧了这梦中的女人,然后习惯地伸手摸向男人最喜欢的地方。这是一个美妙的梦,他梦见自己抱着一个女人,而自己正用力的搓*揉着她的部。这,有点软,但很大,很饱满。于是,他用力地抓了几把,然后就捏着那颗小杨梅轻轻地揉了揉。畏畏缩缩的模样,任何子键在上又亲又摸,直到何子键将她的衣服一一除去。

    虽然在梦中,却那么真实,就象活生生发生在现实中一样。何子键没有任何犹豫,扑上去后,整个人压在她上,这发现自己的裤子还没有脱。何子键嘿嘿嘿地笑着,坐起来解开了皮带,一脑古将两条裤子一并脱掉。

    然后转,他就提枪上阵,杀进神秘的桃花园。很奇怪,为什么没有那种很紧,很窄的压迫感呢?梦境中的何子键正在兴头上,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很快就沉浸在幸福中。终于,在那一瞬间一泻而注,把积蓄了大半个月的精华全部灌溉进了那处神秘的桃园。

    第二天,何子键醒来的时候,姚红眼睛没敢看何子键。

    “唐队长和陈主任把你送回来的。冰冰打了电话让我过来。刚好碰到他们。”

    砰——瓷碗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你怎么啦?”何子键终于发现了姚红的不对,跟平时好象大不一样。眼神闪闪躲躲的,很奇怪!

    姚红这是怎么啦?

    何子键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冯武打电话过来,说施永已经无罪释放了。冯武在电话里解释,是一个施永的马仔顶替了这个罪名,那些k粉是他给的。而且人家女孩子也改了口供,决定不再告施永然。

    何子键挂了电话,就在办公室里思索,他又打了个电话给胡磊,让他找个人再问问那个叫朱盼盼的女记者,这事会不会跟她有关系?

    其实施永出来也没什么,只要他以后老实点,不再生事。何子键也不想一定要整死他。反正苏民调走了,施永也翻不起什么大浪。主要原因还是在肖迪上,其他的事可以忍,唯独这事不能忍。

    这混蛋居然敢在自己的女人杯子里下药,活得不耐烦了!

    下午二点,陈维新到他这里汇报工作,把开发区最近的事给何子键详细地说了遍。自开发区最近的进展也很快,大片的土地被整理出来,进行了具体的规划。只等交通建设完成,形成了基本的格局,对外招商工作就可以进一步展开。这一次的整个城市规划,还涉及到了很多单位的搬迁工作。新城区建设好后,一些单位将陆陆继继腾出来,搬到新城区去。将改变整个城市的格局。以后城市发展的中心,将慢慢逐步向新城区偏移。当然,这是一项长期的工作计划,也许在三年,或者五年之内完成,也可能是十年之后才能真正调整到位。

    李治国打来电话,“何子键副县长,周书记要您过来一趟。”

    李治国想去下面乡镇,周书记听了何子键的建议,将他直接调放到交通局,任副局长。在交通局也好的,还是个副局长,走出去面子上也有光彩。将在这周内完成,然后他就正式赴交通局上班。

    何子键来到周书记办公室,李治国立刻迎上来,带着一丝感激朝何子键喊道:“何副县长,您请进,周书记正在等您呢?”

    何子键点点头,正要朝里面走去。李治国又叫了他一句,“何副县长,晚上有没有空,到我家坐坐吧。我家那口子今天特意请了假,在家做饭菜,就等您一句话了。”

    李治国知道这次调到交通局是何子键帮的忙,因为特别感激。何子键道:“好吧,晚上有空的话,就跟你一起去。”

    何子键敲开里面的门走进去,周书记站在窗户边上,看着窗外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你来啦!”

    周书记摇摇头,指了指何子键,“这回你猜错了。你知道我最喜欢的是你哪一点吗?”

    何子键哪里敢乱说,只是憨厚地笑笑,“我好象没什么优点吧!”

    “不!你的优点太多,只不过,我还是最喜欢你的是有主见,有远见,看事很准。就拿上次你所说的那些理论,在这次城市改造中,不都用上了吗?”周书记端起茶杯,突然长长地舒了口气,正色地道:“市委冯书记打电话过来了,想把你调到市里去。让我问问你本人的意见。”

    “把我调到市里去?”何子键大为意外。自己当上副县长才多久?大半年时间就调往市里。既然是冯书记的意思,往上调绝对是升不会降。只是不知道冯书记想把自己安排一个什么位置?

    宁古这边刚刚展开手脚,很多的项目才启动,自己突然撒手离开,好象有点对不住周书记吧!这两年来,周书记一直至力于提拨自己,何子键就觉得现在走不是时候。

    在何子键思量的时候,周书记一直在观察他的表,“没错,冯书记的意思很明确,要把你往上调。”

    何子键就迎头而上,恳切地道:“还让我再呆一阵子吧!等把开发区这边的事都落实了,手头的项目都稳定下来后,再做决定行吗?我不想走是这么匆忙。再说,跟您这么久了,突然换一个陌生环境,还真有点不习惯。”

    周书记听了这话,欣赏地点点头,感觉到自己这两年对何子键的栽培没有白费。如果何子键在此刻离开,手上的工作就算是有人接,但绝对不会让自己这么称心如意。

    “我也是这意思,等你把最近几个紧要项目完成了,再往上调不迟。毕竟你还年轻,机会多的事。而且进入了市一级,你就得从头开始。”周书记赞同何子键的观点。

    “虽然我这么说有点自私,就算了为了宁古县的百姓,你就牺牲一次吧!”

    何子键回到办公室后,一直在琢磨着周书记话里的含义。到底是市委那边有这个意思?还是周书记在试探自己?

    如果真有这么一个机会,自己是去还是不去?何子键冷静地想了一阵,怎么都觉得应该把宁古这边的事落实好了才安心,毕竟周书记对自己有栽培之恩。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