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的争斗 44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权色的争斗 44)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 ̄在 ̄线 ̄书 ̄库 ̄book.mhua.

    草根高官路最新章节正文权色的争斗44

    何子键开车,肖迪坐在何子键边的位置上,看着何子键英俊的脸,忽然笑着说:“我还记着那次大家救你的景,你的那个叫盈盈的小妹现在可是火了,怎么,没跟她联系吗?"

    何子键知道肖迪说的是殷盈盈,自打离开后,就跟这个一心想当明星的女孩失去了联系,对她的况何子键并不清楚,但对那次火灾中两人的密切行为,何子键还历历在目,想到殷盈盈,何子键不由得心里震了一下。

    “怎么,她现在出名了?"

    肖迪说:“现在考上了电影学院,已经拍了两部片子了。”

    何子键感慨地说:“那次她爸爸非要我跟他们一起走,我就是不走,咳。”

    肖迪说:“那时你是不是恋着你郑晓丽姐姐?"

    何子键说:“也不是,我那时的女朋友是我大学的同学,但我们早就分手了,要是没有她,我还真的跟那殷盈盈走了。不过,我跟一个大明星在一起,也没什么好处。”

    肖迪哈哈一笑说:“你呀,到哪里都有女人喜欢你。我问你,几天前你跟哪个女孩在施永的夜总会出了事儿?"

    说到那个朱盼盼,何子键就就的脑袋大:“我给一个认识的朋友办了个工作,可这个女孩就非要我给他办工作不可,那天就是她惹的事儿。”

    “她很漂亮吧?"

    “学表演的,能不漂亮吗?但就是漂亮,才容易惹事。”

    肖迪.忽然说:“这次我给你写这个稿子,我是豁出去了,你知道,像这样的东西是很难发出来的,要是想发,不但要送点钱,还要……攻击你那篇文章的作者杨杰,就是和副总编发生了那事的。”

    何子键一愣:“那就算了,我不能为了你帮我,让你落入到虎口里啊。”肖迪难过地一笑说:“我们这些女记者落入到这个色魔的虎口是早晚的事,你知道,你如果不跟他发生一次关系,他就总是为难你,让我们很难工作。”何子键刚要再说什么,肖迪就说:“你就别管了,我想让你再要我一次。”

    “你……我们不能在路上啊。”

    肖迪说:“前面就是市里了,我不能让你到我家去啊,把车停个地方,我们就……”

    何子键看到肖迪是真的想跟自己再发生一次刚才做的事,他看着肖迪坚定的神态,心想,这也许是女人在做一件不想做的事之前所采取的一种毅然的行为,想到肖迪为自己就要付出的代价,就猛地停下车,把肖迪楼在自己怀里。这些该死的,自己手中的那点权利,就是要挟女人的资本,但这样的事真是太多了。

    “如果你觉得委屈,口自们就不干了,我另外想办法。”

    肖迪毅然地说:“我必须干,必须揭露施永和苏民的伎俩,也给你一个正面形象的宣传。把车开到那个角落吧。”

    前面的路边十分的幽静,在那里停车*还是很安全的,何子键也产生一种要让肖迪满足的意愿,把车开了过去。

    肖迪已经把座椅放平,自己的裙子已经脱了下去,在淡淡的光线下,看到肖迪大腿之间毛茸茸的部位。

    从年纪上讲,肖迪是郑晓丽的同学,自打有了董小飞和申雪,他对这个年纪的女人就没什么兴趣,但问题是,越是这样年纪的女人,于是喜欢他这个不到三十岁,既年轻,又完全成熟的男人,而不管是周倩还是肖迪,就是这样的年纪,他们需要何子键,就像一个人需要空气似的。

    男女间的.,现在何子键觉得已经不单是.间的需要,在某种程度上还是一种交易,就那他现在来说,他想的是跟申雪董小飞这样年轻的女孩发生关系,跟她们玩,他是真的感到舒畅,但问题是,他是被需要者,他甚至是不能拒绝,也是不好拒绝的,就拿现在来说,肖迪是豁出去为他办事,就想让他满足她一下,他怎么能拒绝?

    肖迪喃喃道:“你在想什么,怎么还不上来?"

    何子键笑着说:“我还要酝酿一下绪。”

    肖迪转看着何子键,看到何子键开始脱下,脱了之后,还是不太坚,就笑着说:“你不是……时刻都可以的呜?"

    何子键问:“谁说我时刻都可以?"

    肖迪神秘地说:“当然是有人告诉我的。”

    “啊,还有说这个的?不会是郑晓丽跟你说的吧?"

    肖迪说:“那你就别管了,来,我先给你擂播。”

    肖迪的手放在何子键下面的东西上,他感觉肖迪的手劲真是合适,给自己弄的十分的舒服,只那么几下,他的东西就腾地立了起来,肖迪高兴地说:“你可真棒,看着就让人高兴啊。难怪这些女人见到你就走不动道。”

    何子键说:“你是说郑晓丽?"

    肖迪说:“不光是郑晓丽,还有别人吧?好了,别人对你怎么样跟我可没什么关系,我现在需要你,你现在也是我的。”肖迪说着,就跨到何子键的上。

    在宾馆时的.,肖迪还峨处在晕眩的状态,虽然她也是疯狂的占有,但还是被药的激发,自己并没怎么享受到男人本的快乐,现在可不同,她现在是清醒的,这样的事她早就在渴望,何子键这个年轻男人对于女人的刺激,简直就一跟心灵和.的鸡汤,喝下去就会得到快乐和营养。

    果然,当肖迪跨到何子键的上,自己对着何子键那根长矛般的东西,直接结合到一起的瞬间,一丝发自心灵的*,立刻占据着一个女人的体,肖迪不觉得啊地一声……

    也许是得到了极度的快乐,回到家,看到老公还没回来,肖迪就开始编织何子键的故事。她写东西本就靠一股绪的刺激,因为今天何子键的子反复刺激着她,她写东西的灵感就跟流个不停的泉水,到了天亮时,一边将近五千字的通讯就写了出来,她打了个叱,醒来刚好快到上班的时间,认真地装扮好自己,就出了家门,来到报社的大楼。她包里装着这篇赞美何子键的稿子,像这样长篇的东西,需要直接找主管稿子的曹先勇定夺的。

    刚一上楼,迎面就碰到了小个子的杨杰。肖迪的眼晴里立刻充满了怒火。昨天都是杨杰做的扣,让她到施永的夜总会,她被施永下了药,但好在自己还没落入到施永的魔掌。

    看到肖迪,杨杰一愣,刚要躲避,被肖迪一把碑了过来,杨杰陪笑着说:峨,是肖姐,昨天……还可以吧?"

    肖迪把嘴凑到杨杰的耳朵上说:“小心,你再跟我得瑟,我把你的撒烂。滚。”一把把杨杰推到一边。走进了曹先永的办公室。

    “曹总编你好。”

    草先永是个不到五十的男人,微微有些秃顶,但精神头很好,据说每天都服用美国进口的一种养生药物,这使他总有一股档不住的.。

    看到很少走进自己办公室的肖迪,曹先勇立刻眼晴焕发着光彩说:“峨,是肖迪,是不是有什么事儿才到我办公室来啊?"

    肖迪也没坐,把写的那篇稿子拿了出来放到曹先勇办公桌上,曹先勇看了标题,马上就愣了一下说:“我们才发过有关曹先勇的报道,现在还发他的东西,而且还是完全不同的东西,这怕是不合适吧?"

    肖迪微微一笑,拿出两万元钱推到曹先勇面前,曹先勇愣了一下,几天前他接到了杨杰给他的五千,他就上了那篇损毁曹先勇形象的稿子,现在居然是两万,这对于这个没什么来钱路子的文人来说,简直就是笔大钱。

    曹先勇尴尬地笑着说:“这个……不用这样吧,那这样,我还是看看再说,这钱我不能……”

    肖迪说:“曹总编,我等你消息。需要改的话,马上通知我。我现在要回家睡觉。”

    曹先勇马上说:“好的,好的,你回去好好的休.包,等我电话好了。”有两万元钱的劲头,曹先勇放下手头的工作,马上就看起肖迪的这篇稿子来。除了长一些,需要略作删改,没什么大毛病,但最大的问题,是才发过攻击曹先勇的文章,现在又发赞美他的文字,这报社成了什么?

    可是,他看着这两万块钱的惑,他有舍不得放弃。看完了稿子,他的思绪就在发还是不发的两头摇摆着。

    杨杰看到肖迪走进了曹先勇的办公室,就知道这也许是对自己不利的信号。为了打击曹先勇,施永花了一万块钱买通了杨杰,杨杰写了个小稿子自己就得了五千,她以为不会有什么事,但看到从来不进曹先勇办公室的肖迪,却以上班就走进了曹先勇的办公室,由于自己这个低毁曹先勇的文章既让曹先勇得到了五千块钱,又让他了两次,杨杰就觉得自己跟总编的关系不一般了,也就可以大大方方的走进曹先勇的办公室了。

    杨杰走进曹先勇的办公室,让这个还在为肖迪的稿子头疼的家伙猛的愣了一下,但就在这瞬间马上就想明白了,这个杨杰为了上低毁曹先勇的稿子,给了他五千块钱不说,还让他了两次,他也知道杨杰也从中捞了一笔,但既得钱又干了人的没事可是不多见的。然而,这样的事为什么就不能在肖迪的上再发生一次呢?不但肖迪给他的钱已经不是五千,而是两万,而且肖迪这个女人的韵味远不是杨杰这个小个子女人可比的。肖迪可以说是一枚仙桃,那杨杰就应该说是个烂苹果了。

    杨杰滴滴地说:“总编,你在忙什么啊?"

    这女人被男人干了后,男人就觉得和过去不一样,喜欢的就加倍喜欢,不那么喜欢的,干看了后就感到讨厌了,杨杰就是那种已经被他讨厌的人。“我在看个东西,你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啊?哎,肖迪来干什么?"

    曹先勇看了杨杰一眼,为了曹先勇,这两个女人写了完全相反的两样的文章,当然,他是知道这两个傻女人也是被人当枪使的,但她们也是得了钱的,是不是被人,那他就不知道了,杨杰这样的女人,真正有钱的男人,是不会想她的,但肖迪就不一样了。

    曹先勇不客气地说:“肖迪是我的部下,有事到我办公室来有什么不正常吗?至于她来千什么,不必要跟你说吧。”

    杨杰愣在那里,真是拔席无的家伙,干完看人家,就这个态度,但杨杰还真是害怕肖迪对她采取报复行为,因为昨天她做的事实在是缺德。

    曹先勇想把杨杰打发走,就说:“我去市委宣传部一趟,你有事就等我回来再说。”

    不由杨杰还想怎么样,曹先勇已经出了自己的办公室,杨杰只好跟着出来。

    得到两万块钱,如果再干上肖迪,那可就活了大便宜,那这篇稿子,也就完全可以通过了,于是,出了门就给肖迪打了电话。

    “肖迪,你在千什么?"

    “我在睡觉啊。总编怎么样啊?"

    曹先勇看着周围没人,就说:“我过去陪你啊?"

    “那稿子怎么样?"

    “就看你的表现了。”

    “怎么?你想过来陪我?"

    听到曹先勇色迷迷的声音,肖迪困意全消,忍不住开了句玩笑。但她知道,如果这样一来,就成了。

    曹先勇在电话里道:“想让我陪你,就开门啊!"

    “什么?你在门口?"

    “你等着啊,我马上就过去。”曹先勇兴奋了起来,没想到是这样的痛快,这是他怎么也想不到的。

    哈,但他现在也是看明白了,不,是这些女人想明白了,想让领导办事,不送钱能行吗?不让干能行吗?

    女人的东西就是男人用的,下属的东西就是领导用的,而女下属的东西,当然就是男领导用的啊。肖迪这个报社数得上的美女,现在是想明白了。曹先勇打了辆车,告诉司机,看望肖迪的住处。

    十分钟后,曹先勇打了电话:“肖迪,我到了。”

    “啊,你真来了啊。”

    “我怎么就不真来啊?我们谈谈稿子吗?"

    肖迪当然知道这是曹先勇胡征,谈稿子哪有到家谈的道理,但曹先勇到了自己家,他也就别想走了,她为何子键办事,也就什么也不在乎。早晚也要让领导干一次,就借这个机会让他开荤吧。

    想到这,肖迪从上弹起来,跑过去打开了门。当曹先勇来的肖迪家的门口是,看到肖迪果然一脸妩媚,风万种地迎接着他。

    肖迪说:“怎么样?想我了吗?"

    “想,想得要命!"

    曹先勇有些兴奋,一把抱起肖迪,连鞋子都没换,直接丢在沙发上。肖迪早就做好了准备有这样一出戏,指了指门口,“门还没关呢?"曹先勇这才爬起来,把门关上。两人躺在沙发上,肖迪说:“你真是个色总编。”

    “我很色呜?别忘了今天是你句引我的。”曹先勇开始在肖迪的.上摸弄。

    “我就是匀引你怎么样?来啊!你吃了我啊!”肖迪格格地一阵笑,主动扑到了曹先勇的上,用前那对坚的*,紧紧压着曹先勇的鼻子。曹先勇被她压得喘不过气来,双手一插,就进入了肖迪的大腿内侧。两根指头在女孩子的秘密处拨动了几下,肖迪立刻惊叫一声,满脸羞愧地滑到了地上。

    曹先勇一个翻,顺势压了下去,严严实实压在肖迪上。

    肖迪睁大了眼晴,定定地望着曹先勇,眼中流露出来的那种旁若无人渴望,让人一时无法自控。这女人*了!曹先勇坏坏地一笑,双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

    当他去脱肖迪的裤子时,肖迪突然喊了一声,“等一下二。”

    “干嘛?”此刻曹先勇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下面已经牛志昂扬,杀气腾腾的样子。

    肖迪羞地一笑,“人家给你玩个新花样嘛?"

    说着,她便主动将牛仔裤脱下膝盖处,露出那浑圆而又白白的,只见她趴在沙发上,脸羞得象红苹果似的,羞嗒嗒地道:“你从后面进来吧!."“啊,真好啊。”

    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大方。曹先勇抱着肖迪站在阳台上,欣赏着温存过后都市的夜景。

    肖迪哈着腰,股撅着,曹先勇就从背后伸出手楼着她纤细的腰肢。长发飞舞,一股幽幽清香丝丝入鼻,曹先勇深吸了一口,顺势将鼻子贴在她的脖子处。

    “你上有香味。”

    “真的吗?我好象没有打香水。”肖迪嗅了嗅,笑道:“是你的错觉吧?"

    “呵呵……算是我的错觉吧!”曹先勇楼着腰肢的手稍稍向上移了些许,已

    经感觉到了罩的边缘……

    肖迪说:“我让你这样,你要答应我,明天就见报。”“那还用说?"

    曹先勇早就等不及,咕仰一下一个小时后曹先勇满足地走了

    大东西就捅进肖迪下面的里……

    望着不远处打开的摄像机,肖迪心里升起一阵坏笑,曹先勇,你现在的把柄可是在我的手里,以后,你可就要听我的了。

    下午肖迪没上班,她在等着曹先勇的电话,文字的问题她就交给曹先勇了,但是必须保证给她三分之二的版面,为一个人占有这么大的版面,这可是没有先例的,但那时曹先勇正在肖迪的上千的起劲,那东西在肖迪的洞里征战的正酣,也就答应下来。完事之后,肖迪告诉他,一切都让她记录下来,曹先勇也就无可奈何。

    不长时间,曹先勇打来了电话,让她放心,文章他已经做了必要的修改,写的很好,事迹还真是很有震撼力,版面的问题不是问题,这样肖迪的心才托了底,然后马上就打电话给何子键:“一切都安排好,估计明天要发生一个不大不小的地震了。”

    肖迪这样说是有理由的,那就是花费三分之二的版面宣传一个副镇长,而不久前还对这个人进行了低毁,这本就是个爆炸新闻。

    第二天,一个惊雷在宁古这片土地,尤其在宁古的官场上炸响,一篇题为《改革的猛将―记宁古县副县长何子键》的长篇报道,在烧河报的第三版的大篇幅刊出。早晨一上班,何子键似乎无意地扫了一眼自己办公室里的报纸,他的心一震,这动静搞的太大了,高高者易折,现在把他捧这么高,跌下来可不是好玩的。

    当周倩看这篇报道,心里先是不那么高兴,这何子键也太能抬高自己了,没有自己的扶持,他能有这样的成绩吗?

    她刚要给何子键打电话,问问这是报社的行为还是他自己的行为,门外就传来嘟嘟澎的脚步声。听这样的脚步声,周倩马上放下电话。她知道,这苏民来了,她也就马上明白了何子键的用意,这是利用新闻媒体的武器,想苏民展反击。

    周倩立刻就理解何子键了,也为何子键能纵一个城市的市委机关报,不得不表示佩服。

    苏民怎么也没想到,他何子键一个小小的末位副县长,居然能在烧河报的大半个版面,并且用了通栏标题为自己吹嘘,这不单是自己的失败,而且是看到何子键真是太能耐了,他几乎是想干什么就能干成什么。

    “周书记,你看看,你看看。”苏民真是乱了方寸,进了周倩的办公室就喊道。

    周倩皱了眉头:“怎么了,你喊什么?"

    苏民手中抖着那张报纸:“你看看,这张报纸的东西,整个都是为何子键吹捧,这成了什么……”

    周倩看着苏民:“这怎么了?何子键不是我们的人吗?报纸宣传我们的人,不是对我们县的工作的肯定吗?难道批评他你就高兴,表扬他你就这样激动吗?还有,你是干什么的?宣传和舆论的事是你管的吗?"

    “这个……可是这写的也太过了吧?"

    周倩说:“你去把宣传部长找来,我们就这个问题商量一下,是不是过的问题,对了,还有汪县长。”

    很快宣传部长易平,县长汪道峰两个人手里都拿着报纸走了进来,易平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汪道峰却是一脸的笑,说:“我看这个记者的文章写的不错虽然有些拔高,但还是基本属实的,我觉得这这是对几天前那个文章的正面回应,对我们县还是有好处的。”

    周倩看着易平说:“你这个宣传部长是怎么看的?"

    易平是苗振铎一手提拔起来的,他对新任的书记从心里就有抵触绪,但他讲话还是很讲方法,说:“进行这样大规模的采访报道,我们宣传部怎么不知道?”

    周倩问:“那次对何子键的报道是经过你们许的吗?”

    易平马上说:“我们不知道啊。”

    周倩说:“那就是说,记者们采访也不能都跟你们打招呼,他们还是有他们采访报道自由的是不是?我让你们来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这篇文章是不是真实的,如果是真实的,那我看就没什么问题。”

    汪道峰说:“我觉得基本是真实的,不管是在乌林搞建设,还是县长搞开发区的思路,我们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我们开发区有自己独特的东西,也是真实的,这有利于各个方面对我们的了解。如果做这样一大版面的广告,可是需要几万都不够啊。”

    苏民脸色难看,但他也不好极力的反对,周倩就问:“苏副县长,你还觉得有问题吗?"

    苏民尴尬地说:“我不是说有问题,我是觉得这样做是不是太突出个人了些?就是写也应该写书记县长的。”

    周倩说:“那既然没什么问题,这件事就打住,别再就这样的问题纠缠了,不管写什么人,只要是宣传我们的人,我们就该认为这是好事,是媒体对我们的支持,而不是拆我们的台。好了,你们回去吧。汪县长,你留一下。”易平和苏民走了,汪道峰把门关上,周倩说:“宁古县过去的形势你是知道的,现在还是风波不稳,但只要我们俩是一致的,这些人就没什么可闹腾的。我看何子键是个干事的人,比这些光会看闹搞破坏的人。所发挥的作用那是完全不一样的。”

    汪道峰说:“我看何子键这年轻人行,不光是我说行,就是肖有书记不也是准备把他弄过去吗?我看开发区的事,不需要外人再说三道四,完全就交给何子键来办。”

    “好,我希望是这样。”

    周倩打电话让何子键过来一趟,何子键就知道是文章的事,但他并不在乎,是自己受报纸低毁在先,走进周倩的办公室,周倩笑吟吟地说:“你小子不一般啊,还没什么人能上这样大的版面,现在你比我都出名了。”

    何子键笑着说:“不管我怎么出名,我还是你的部下。”

    周倩说:“你知道就行。这件事我们就不讨论了。高科技工业园已经正式挂牌成立,你是不是该做点具体工作啊?"

    何子键马上洋溢地说:“我正有几项准备做的工作要向您汇报呢。第一,我准备把几个月前招商引资的项目拉到我们这个工业园,当然这不是什么大的项目,第二,我准备去趟香港,准备跟大通公司接上关系。”

    周倩说:“你有把握让他们在我们的工业园投资吗?"

    “我准备争取一下,这是我们唯一跟外界联系的纽带,那时我跟他们的关系很好,如果不出现什么意外,我觉得能重新建立起新的关系。”

    周倩说:“好,我同意,你安排好眼下的工作就立即成行。你准备给谁一起去?不能跟陈维新去吧?"

    “他还需要在家主持工作,我想跟招商办的副主任方亚亚一起去,那年我们就是一起合作的,配合的非常好。”

    “那你就安排。我大力支持。”

    何子键回至.】办公室就给方亚亚打电话,方亚亚听说何子键要带她去香港,恨不得在办公室就跳起来:“何县长,你是什么好事都想着我啊。”

    何子键说:“你是我过去的部下,我怎么能不想着你。你做好准备,我把这几天的工作安排一下,我们就出发。”

    方亚亚嘻嘻一笑说:“我就想啊,你见到任慧芳怎么说啊。”

    何子键无l叶地说:“我想她现在一定是结婚了,那些事不说也罢。”放下电话,就让陈维新到办公室来,陈维新也看了那张报纸,高兴地说:这写的是太有力度了。”

    何子键笑着对陈维新说:“来,坐,你也看到了?"

    陈维新小声说:“那个苏民一定憋气又窝火吧?"

    何子键压低嗓门说:“刚才到书记那里告状,让周书记给冠了一顿。”陈维新哈哈大笑:“好,你小子就是有办法啊。”

    何子键说:“不说这个了,我跟你谈点工作的事。我这几天就到香港招商引资,我们不能像别的地方的开发区那样,就等着人上门,就好像我们是姜太公似的,我们的思路一定要走出去。我出去的这段时间,你在家就要主持这几件工作。要做好整章建制的工作,把园区根据合理的配置,划成几块,工业区,科研区,生活区,娱乐区,都有哪些设施,还有……”何子键一地说着,陈维新现在已经习惯把何子键当成领导了,认真地记着笔记、,心想,这些东西他连想都想不到啊……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