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的争斗 39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权色的争斗 39)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草根高官路最新章节正文权色的争斗39

    何子键很快就意识到这时董小飞干的好事,他立刻冒出一腔怒火。“董小飞,你想干什么?"

    这时董小飞慢悠悠地下楼,那个张的保安是个队长,说:“是他吧?"董小飞说:“你们可别给公安的打电话。”

    那张队长说:“为什么?这可是你说的啊。”

    董小飞又塞给张队长几百块钱小声说:“我就是想治治他。”

    “那他不是……咳,你们闹着玩也不能这样闹啊。”

    董小飞又塞给一笔钱说:“这钱你们下了班去喝点,就当是我赔的不是。”

    “那你说怎么办?"

    董小飞小声说:“别急。”说着就下楼走到何子键面前,“你不是不理我吗你不是想跑吗,现在跑不了吧。”

    何子键气呼呼地说:“董小飞,你简直胡闹。”

    董小飞走过去说:“以后你就得听我的,明白不?放了他。”

    几个人见到董小飞给队长钱,就知道一会他们有酒喝,也看出这是对恋人,这个女孩是个惹事的人,就不跟她一般见识,就放了他。

    何子键气呼呼地走出夜总会,他真是愤怒了,这个董小飞仗着自己大小姐的份,用钱耍戏别人,居然耍戏到自己头上来了,就再也不想见到这个大小姐,但现在已经是后半夜,打车也打不到,就迈开双腿,自己走了起来。

    突然,他听到一个女人的嗦叫,他马上意识到这是董小飞的嗦叫,他还以为是这个该死的女孩恶作剧,但董小飞的喊声马上就夏然而止,他猛地回头看到,原来三个年轻人已经把董小飞按倒在地,试图污她,她的衣服已经被他们撕开。

    “住手。”,何子键大声喊道。“我打电话叫警察了。”

    一个人的手中亮出了明晃晃的刀子:“你给我离远.点,你如果叫警察,你的朋友就完蛋了。”

    “可是……”

    那人对下面的两个同伙说:“你们都上。”

    董小飞的上嘴已经被什么东西塞住,喊不出话来,何子键看到一个人拿着刀子放在董小飞的脸上,另两个人已经撒开董小飞的衣裤,开始骑在她的上。何子键又气又恨又急,但现在是十万火急的时候,他不能让他们得逞,他突然心生一计。

    “你们千个小姐有什么意思?这刁、姐追我我都不理她,知道吗,这个小姐有病,而且病的还很厉害。”

    那几个人一听这是个小姐,而且还有病,就停了下来。

    “你他妈的别跟我瞎说。我问问她。你是不是小姐?"

    董小飞不能说什么,只是.点.点头。

    “他妈的,真是败兴,翻翻她的兜,看看有没有钱。”

    翻她兜后,那人说:“还真是有钱啊。”

    另一个人说:“亏了没干她,拿着钱让她滚。”

    那几个人拿着从董小飞兜里翻出的钱很快就消失了,董小飞爬了起来,哭着来到何子键的跟前。何子键恨恨地说:“你倒是闹啊,怎么耍熊了?"董小飞还没受过这样的委屈,又哇地一声哭了起来,何子键看这个哭的这样伤心的董小飞,也在怪自己刚才走的太快,就说:“好了,别哭了,这大半夜的你回家啊还是怎么的?"

    董小飞笑着蔫了,说:“我不想让你离开我,我也不闹了。”

    何子键叹口气说:“本来我就是跟你在一起好好的休.息,明天我们还要出门,咳,好了,不说了,这也是给你个教训,我们现在去哪里?"

    董小飞现在也不能开车了,何子键说:“我来开吧。”

    开到过去来过的那家宾馆,到了房间,董小飞忽地笑了,说:“其实,今天我就是想你,你总算来了。”

    何子键说:“你快去洗洗吧,那脸蛋都像个花猫了。”

    “像花猫怎么的,你不喜欢啊?"

    虽然这样说,但董小飞看到自己的脸,扑味笑了,说:“咳,好了,不管怎么闹,才巴你闹来了。”

    何子键就问:“你真的这样想着我?"

    董小飞说:“我现在罚你,让你给我洗澡。”

    看到董小飞已经把衣服脱了,拉着何子键就要进洗澡间,何子键就说:“你罚我,我还想罚你。”

    量小飞就嘻嘻一笑说:“你罚我,那也给我洗澡。”

    “咳,还有这样的事儿?怎么的都是你的?"

    董小飞就把自己的子贴到何子键的上说:“就是,怎么的都要你给我洗澡。我罚你的是,这些天你去哪里,让我急的不知道一天都干什么,你说是不是该罚你?"

    何子键看到量小飞的眼晴红,那羞的模样还真是可,不是刚才那样耍赖的样子,更不是那个不讲理的女孩,自己的心就软了,说:“我知道,可是,别看我的官不大,还真是忙啊,你看,这几天连续的开会,然后还参加那个黄兴国老爹的寿宴,还要搞……”

    “好了。别跟我汇报工作了,我知道你忙,我才没有给你打一个电话,但人家的心你该了解的啊。”

    何子键把董小飞楼到自己的怀里,看来,这个董小飞真是上自己了,而有个这样的女朋友只是好事,但想到董小飞在夜总会的包厢里的恶作剧,出钱让人家跳舞,也够缺德的,这就是说,如果自己讨个这样的老婆,也够他受的。董小飞好些,还是申雪好些?

    ".决啊。”

    “好,

    “才包我。”

    何子键也就脱了衣服把董小飞抱进了洗澡间。何子键坐在池子里,董小飞坐在何子键的腿上,水里的董小飞真是风妩媚,让何子键心花怒放,两个人在水里疯狂了一气后,董小飞满足地缝络在何子键的怀抱里说:“想不想见见我的老爹?"

    何子键一惊说:“怎么,我……我以什么份见他?"

    “你笨啊,人家都让你……你还不明白吗?"

    何子键想了一下说:“我明白,可是,我一个小小的镇长去见你老爸,他要看不起我的。”

    “怎么,你还想当县长去见他啊?"

    “这个倒是太远,不过,我想,把眼前的这些事处理完,我在见他老人家也不晚。”

    “好,那就听你的。知道吧,我已经把我们俩的事儿跟他说了。”何子键看着董小飞,心想,这还真的是真事儿了,但他也是很高兴接受这样的事实的。

    “董大小姐能看上我,真是我的荣幸,那我就好好的……你。”刚才和董小飞做的自己没那么的卖力气,现在才是自己激的时候,他把董小飞放在自己的腿上,打开量小飞腿间的花瓣,那美妙的*就暴露在他的东西上,董小飞笑着说:“怎么的,还想啊,我也……快啊。”

    董小飞轻轻的让何子键的东西插到她的洞里,接着就是一阵狂颠,董小飞一阵大叫,董小飞就是这样的夸张,何子键也习惯了,干了一气,出来了两次,何子键终于显得疲乏。两个人谁了一大觉,直到快到第二天中午才醒来。吃了点东西,就上机场,直奔上海,然后取道到苏州的一家加工礼仪产品的工厂……在苏州逗留了三天,考察了几个项目,都是何子键感兴趣的东西,何子键心想,这几个项目一旦落户乌林,就改变了乌林没有工业的局面,也会使这个完全的农业穷镇,彻底改变面貌。

    在外面呆了一星期,始终和董小飞住在一起,两个人的恋关系也就这样群定下来,何子键的心就显得十分的轻松。

    两个人先回到省城,何子键由于跟董小飞确立了这样的关系,也就不好意思去见申雪,但申雪的工作他还要过问,于是跟量小飞分了手,就给曲燕打了电话

    曲燕非常的,这就是让何子键的心很是轻松,就问:“曲大哥,我的事怎么样了?"

    曲燕说:“我已经给你落实了,还不错,是省电视台,但到什么栏目,他们还要看看人长的什么样,所以……”

    何子键说:“那就这样,今天我来安排一下,你把电视台的领导请来,我把我的小妹带着,我们大家见一面。你说我们到什么地方好一些。”

    曲燕说:“那就花园村吧。”

    花园村是省领导安排接待客人的地方,那可是最高档的饭店,但何子键既然答应了,就说:“好,我来安排一下,完了我给你电话。”

    出门这长时间,何子键的钱花的差不多了,他怕晚上的钱不够,就给胡磊打电话,也问一下啤酒厂的事。

    胡磊兴高采烈,说:“我把那些材料送到计县长了,他基本上答应了,这就是说,啤酒厂基本上就是我们的了。”

    何子键也非常高兴,就说:“我今天要在省城请客,我钱不够,你赶紧给我打点过来。”

    “十万?"

    “干啥,两万就够了。”

    胡磊笑着说:“我以为你怎么也要十万二十万的。好,那我就给你打五万。

    何子键觉得这次出来办的事真是顺风顺水,一路绿灯,就连董小飞这个大小姐都明确地向他示,而不仅仅是两个人做体的游戏了,但有了蒙晋丽的前车之鉴,他总觉得一谈到婚姻,就怕怕的。

    今天晚上的宴会又将是不同寻常的,要带着申雪出席这样的宴会,他的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他也把这个’r头考虑到自己婚姻之内,但董小飞捷足先登,他也就必须放弃这样的打算,再者说申雪的爸爸是乌林镇的一个小干部,跟董小飞的老爹是省城的巨富,那是没法比的。

    但申雪这个女孩他还真是很喜欢,这样他就必须把她的工作办成,回去后把她家的房子落实,也就不枉他喜欢一次。

    这样想着就来到了申雪所在那家酒店,这几天申雪也在算计着何子键什么时候回来,当何子键走进大厅,申雪一眼就看到何子键那矫健的躯,她掩饰着自己的兴奋,对何子键说:“你回来了?"

    何子键说:“到你办公室。”

    申雪把何子键引到自己的办公室,何子键说:“这些天真是忙坏了,还好,一切都非常的顺矛,】。”

    这样说来,自己的工作也是非常的顺利?申雪这样想着,掩饰着心里的激动,听着何子键说下去。何子键说:“你的工作要紧给你落实了,到省电视台,今天晚上省台的领导要见你。我安排在花园村。”

    “啊,要见我,还安排在那样高档的地方?"

    在那样的地方吃顿饭,没个万八千的根本下不来,这给申雪平添了压力,还有,她是不是应该送钱给人家啊?

    何子键摆摆手说:“这些你就不要管,我自有安排,你就跟我一起去就好了。你要把你的气质表现出来。如果省台领导看中你,就会安排你到一个火爆的栏目组,那样你就……”

    申雪的心忏‘坪跳个不停,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啊。申雪马上说:“这些事都是谁给办的?我……我把我的钱取出来……”

    何子键说:“我就是拖的那天你见到省委办公厅的处长,你就别管了,该送的我都送了,今天晚上也是我来安排。”

    申雪看着何子键大方的神态,叹口气说:“我真是不好意思,你给我安排工作,还要你来花钱,这怎么行啊。”

    何子键说:“我们是好朋友,现在我又知道,我们还是乡亲,我怎么做都是应该的。”

    “你的乡亲多了,朋友也不少。都这样做,那你可管不了的。”

    何子键笑了起来说:“也是,但就算是我们有缘分吧。”

    申雪马上说:“什么样的缘分?"

    何子键不能被申雪绕进去,就马上说:“赶紧准备。你找出你最好的服装。

    申雪还真是没有什么漂亮的衣服,何子键就说:“赶紧的,这些人可是看人下菜碟的,我们马上到商场。”

    申雪现在完全听任何子键的安排,秋林公司还没下班,花了五千多给申雪买了一还说得过去的衣服,而申雪自己的衣服也就几百元,一看就是个廉价货,这样高档的衣服穿在申雪的上,就连申雪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何子键高兴的说:“就你这样美丽和气质,省台所有的女主持都要拜你的下风。”

    对于自己的相貌和气质,申雪是知道的,但她过去苦于没有晋的阶梯,家里没有关系,还没钱,像省电视台这样的地方她想都不敢想,可是这个凭空杀出的何子键,居然就帮了她这样的大忙,这已经不是感激就能说明问题的。何子键和申雪先到,很快就是曲燕到了。介绍后曲燕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晴,这个申雪,完全和中央台的周涛有那么一比。

    “好,好啊,我想,吴台长一看到申雪,就会眼晴发亮。峨,这吴台长是管人事的副台长,对于主持人,当然是非常挑别的,如果没进入他的法眼,那就给你安排一个最不起眼的小栏目,你就很难有出头的机会,但这个人还是很公正的,所以申雪你就大大方方的,一定会征服他的,让他给你安排一个好的栏目,这样不到一年,你就会出头的。”

    申雪落落大方地向曲燕表示了感激之,曲燕说:“你要感谢子键才是啊,他可是很有力度的啊。”

    看到申雪妩媚的样子,何子键心里一动,心想,看中雪这样的媚,可比董小飞让人喜欢啊,可是,这不能兼得啊。

    就在这时,何子键的手机响了,居然是周倩打来的-

    .周倩。”

    周倩的语调有些忧郁,说:“子键,你这一走就这样长时间,什么时候回来啊?"

    “周倩,有什么事儿吗?"

    听周倩的口气,似乎有什么急事,不然不能给他打电话。

    周倩说:“今天晚上开个镇常务扩大会议,你如果能赶回来的话,你就尽量赶回来。”

    周倩还是第一次亲自给他下指示,于是就说:“好,我一定赶回去。”放下电话,何子键看了一眼申雪,对曲燕说:“大哥,今天就由你来安排好了,这是一万五千块钱,我看是够了,县长让我赶紧往回赶,可能要开个是重要的会议。”

    申雪看着何子键,她不希望这个时候何子键离开:“你真的要回去啊?"何子键说:“我必须赶回去,其实现在我留在这里已经没什么意义了,今天就省台的人来看看你人,至于什么工作,就看你今天的表现了。”

    看到何子键把钱留下来,又是真有急事,就对申雪说:“就让子键赶紧回去吧,县长的指示不能不听啊。”

    何子键没时间多说,赶紧给量小飞打了个电话,借辆车,不一会就有人送来一辆奔驰,申雪看到何子键真是有力度,而且把自己的事安排的这样好,也就坦然地等待着省台的领导。

    周倩经过三个月的了解况,准备开始在宁古大刀lis1斧地开始履行她当县长的职权了,没想到刚一看书,就跟书记苗振铎发生了冲突,她.忽然感到自己的力量很弱。她想来想去,就想到了需要何子键这个年轻镇长的支持。

    其实,就在县里的地位来说,何子键根本就什么也不算,但周倩在暗中了解了何子键跟烧河市市长邱克剑有着特殊的关系,就想,一旦自己的职务不保,也许这个年轻人的能帮上她。

    这次的冲突是宁古这个老县城的城镇化的发展问题上,对于城市的规划,苗振铎建议改造老城区,打造宁古魅力之都的形象。而周倩却坚持,改造老城区不如建新城区,把市中心搬到江东去,那边视野开1is1,发展前景好。而且可以避免拆迁过程中的种种矛盾。如果在老城区改造,加入一些新的元素,势必弄得不伦不类,与改革开放背道而驰。新城区的建设,可以带动一方经济,老旧兼顾。这是新旧两种思想的冲突,也是保守派和改革派的矛盾。这两者之间,自然是苗振铎的提议用资少,见效快,很容易看到成绩。而周倩的提议,需要大量资金,发展速度迟缓,很难一下子看到成绩。一座新城的兴旺,至少要三五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让市民来适应,来接受。苗振铎很有可能在明年底调往烧河市担任这个地级市的组织部长,如果不能在自己的任期内看到成绩,就等于为他人做嫁衣,这就是苗振铎最不愿意看到的。

    何子键也没想到,苗振铎会把这个问题,放至.j扩大会议上来。而且还特意强调,乡镇级千部都必须对这个问题,说出自己的观点。

    当何子键走进会议室,看到周倩意味深长地看了自己一眼。这个时候,何子键就完全明白了,苗振铎这么做,完全是冲着自己来的。他想看看自己是否改变了立场,站到一系的队伍中来。

    花这么大的精力,来考量一个人的立场,苗振铎可谓是用心良苦。按理说,何子键不管从金曼的角度,还是苗振铎过去对他还不错的角度,都应该站在他这一边,很遗憾,何子键令他们失望了。

    何子键不明白的是,这样的议题为什么要放在县常务扩大会上来展开争论。不过,这样的大事,谁也不敢行使自己的长官意识。

    何子键是最后一个到会的,他看上去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但他表明的观.点,如周倩如出一撤。两人就象商量好似的,说话的语调都一个模样这让在场的人大感惊奇。

    何子键的口才是有名的好,他笑了笑后说:“我是个年轻人,发表些个人的观点。我认为,不管城市怎么发展,怎么规划,我们必须将眼光看得更长远。当然,我们也不能照抄沿海城市的发展模式,更应该根据这个城市的环境,特征,摸索出一道适合这个城市的发展道路。我所以这样说,是我才从那边回来,他们的路子是我们所不适用的。我认为,老城区的改造,成绩虽然显而易见,但是如果加入一些新的元素,将会使这个城市变得不论不类。新城区的建设,可以带动一方经济,拉动内需,又保留了老城区的风貌,这种方案比较合理。而对宁古来说,保护老城区的文化底蕴是非常重要的,不能让几千年的文化脉络,在我们手中莽送掉。”

    何子键的话讲完了,苗振择的脸色一片铁青,而周倩的脸上就泛出浅浅的笑意,她想,何子键的话说的比自己说的还有力度。是的,宁古塞外这个文化古城,是难得的历史记忆,不能在我们手中捧送,而打造一个新城,就可以按照现代化的思路合理安排。

    沉寂了好长时间,计德厚看了何子键一眼,想了一下,对周倩.氛.氛头,“我赞同周县长的观.氛!何子键镇长说的就更具体了,从长远的利益来看,我们更应该选择这种发展模式。”

    “嗯嗯―”苗振铎咳嗽两下,立刻打断计德厚的话,“既然这个提议存在很大的争议,先放一放,以后再议。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散会。”

    苗振铎头一次在扩大会议上尝到了失控的滋味,他忽然感到何子键这个年轻人羽冀已经丰满了,看来自己让他担任乌林的镇长,是失误了。

    想到自己的)l女包居然让他了,心里就立刻冒出了火气,立刻给纪委的高书记打了电话:“你给我注意一些乌林的事,一旦出现风吹草动,立刻给我查查

    何子键想不到计德厚居然能站在周倩这边,按理说计德厚在过去的那些老领导都离开了宁古,他跟苗振铎就算是宁古的班子里的老人了,但计德厚毫不扰豫的支持周倩,是在暗中也支持了自己,还是看到周倩的发展潜力,而苗振铎就要离开宁古?

    走出会议室,何子键.忽然看到计德厚进了楼下的卫生间,何子键也下了楼,跟在计德厚进了卫生间。两个人就在一起撒尿。

    看到里面没人,计德厚说:“那件事已经落实了。这几天你让他把资金准备一下,几方面到位,产权就完全改变了。”计德厚似乎不想多说,忽然就说:你呀,话说的太冲,我不说话,周县长就要被动。”

    何子键刚要说谢谢你,计德厚就走出去,何子键知道,这是计德厚在支持自己啊,看来在省城的那些活动是真的发生了效应。

    但何子键想不到的是,苗振铎让纪委查他,在半个月后还真的查出了毛病,这让他哑口无言,默默地承受着突然被剥职的巨大变化。

    这件事的起因,是跟建房有关,导火索有两个,一个是申雪,一个是副镇长罗和中。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