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色的争斗 37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权色的争斗 37)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草根高官路最新章节正文权色的争斗37

    计德厚没玩过什么小姐,但他知道,茱莉亚的风,是国产的那些小姐所不能比的,自己的东西已经被茱莉亚摸硬了起来,但他不着急往茱莉亚的*里插,而是哼哼着,让茱莉亚侍候着,自己享受着这样的快乐,他要把这样的时间延长一些,不能让何子键胡磊这三千块钱在茱莉亚这个俄罗斯漂亮的刁、妞的花瓣里一下子就出来,如果插到里面,他难保不马上就泄出来,那样可就亏了。“大哥,你真棒。”

    不愧是在省城学汉语的,那茱莉亚把她学到的汉语,用在给一个半老的男人擂管上了。

    “茱莉亚,你弄的我真是舒服啊,我老婆从来没让我这样的舒服。”茱莉亚说:“那你的老婆为什么这样啊?我们女人就是要让男人舒服的啊。$$在$线$书$库$

    计德厚说:“我们中国的女人,不能和你们的女人比,我们现在的女人,个个都他妈的死厉害的。”

    茱莉亚不那么明白,说:“她们为什么要厉害?让自己的男人舒服,是我们女人的本分。”

    计德厚叹了口气,自己的老婆陈娟一天就跟个浪漫的小女孩似的,哪里知道男人想要什么?但他不会知道,那陈娟要的不是他这个半老男人的体,而是何子键这样年轻男人的大货,何子键干的她舒服,她需要的就是他。

    女人跑,而男人是不会知道的,就跟一个男人在外面干多少个女人,回到家,也会作为一个好丈夫一样。女人比男人还有一个优势,就是一百个男人了她,她依然可以回家让自己的男人满足,而一个男人在外面干了两次,回家就在老婆上没有公根可交,你在外面干了什么,也就不攻自破了。

    计德厚的管让茱莉亚轻柔的擂弄着,他的脑海里转悠着另外的东西了。今天的事可真是蹊烧,如果说何子键到省城办事,请他喝顿酒,就基本上可以了,这酒也在千八的也就可以了,可今天的酒喝的已经超出了正常的规模,没个五千六千的打不住,这样一来,他就怀疑何子键胡磊的用意了。

    何子键想升迁,自己是没这个权力的,而且何子键的升迁,也不需要他来帮忙,何子键现在应该说已经有些背景了,不能说他跟邱克剑这个信任市长有什么特别的关系,但何子键跟邱克剑的老婆郑晓丽关系不同寻常,是地球人都知道的。如果在他上花大钱,就说明真的有什么事找他帮忙了。

    当他得知这个茱莉亚需要三千块钱的时候,他就断定一定是这样的了,但他现在就是推脱,也是不好的,于是既来之,则干之。他的手开始在茱莉亚的上摸起来。

    啊,这欧洲的女人的皮肤就是滑碱啊,这.摸起来也真是不寻常啊,看看她的*什么吧,于是,他让茱莉亚打开双腿,完全把女人的部给他展现出来时,就哇地一声惊呼,真的不一样啊,自己的老婆那,简直就跟野兽的一样,这样的东西才是真正的好货啊。

    他在心里感激何子键让他开了眼界了。他这个过去当经委主任,现在当常务副县长的男人,还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机会啊。

    那茱莉亚笑吟吟地说:“你怎么不说话?"

    计德厚实在地说:“我见到你这样漂亮,我都不会说话了。”

    茱莉亚是在省城学习汉语的,但她的家乡正在遭受巨大的打击,经济跌到低谷,她出来也是为家里做点贡献,而且她们本来就是个开放的民族,在省城的一家大学边学习汉语,边在这样的地方靠跟男人玩这个,挣钱。但她没想到的是,靠这个居然能挣这样多的钱。玩一次就三千,e.j去给老板的,她也能得两千,但一个晚上,她劈五次腿,让五个男人玩一下,她就可以得到一万啊,这在那个时代,真是太让人惊讶了,这样,她就让没一个跟她玩的男人非常的满意,只要是不超过时间,她就完全属于客人的,客人想怎么样玩,就怎么样玩,就是一连她两次三次,她都没说的,不像国产小姐,只要你,她的工作就完成了。计德厚的东西不那么的实,茱莉亚就笑着说:“你别急,慢慢的来,我们有的是时间。”

    计德厚叹.息道,这俄罗斯女孩,就连干这个的,素质都这样的高啊……给曲燕安排的,是个国产的小姐,价格也少了一大半,当然不能让曲燕知道他和计德厚在安排小姐上的差别,胡磊给他们安排完,就问何子键:“你想不想

    何子键摇摇头,看了看时间,说:“我出去一下,一会就回来。”胡磊不知道何子键现在要去干什么,何子键也不会给他说,就说:“快去快回啊。

    何子键说:“让他们多玩一会,只要他们玩上,我们就不怕了。”胡磊马上点点头说:“就是,就是。”

    何子键呀咐道:“我们离开的时候,你就把装钱的皮箱塞给计德厚,什么也另,】说。”

    胡磊说:“千这个我还是会千的。”

    何子键说:“我知道,但是别让计德厚感到不自然。明白吗?"

    “明白。”

    自己在文联,计德厚给他批的那些山货卖了大价钱,他给陈娟一笔钱,又给他们买了栋房子,这就是大礼,计德厚也是欣然接受的,这次计德厚也会接纳,但这次和上次的完全不一样的上次是对计德厚的感谢,而且也是创造了效益的结果,这次显然是有大事求他。他们对他这样下功夫,就是*也能看的出来。何子键出门打了辆车,又回到美盛。他怎么也想不到,在这样的地方,居然就见到了申雪。

    就连他自己都不能怀疑自己,就在他跟那个胡月到华威集团调研的时候,遇到申雪,他就喜欢上了这个气质高雅的漂亮女孩,他觉得自己会在未来的某个时候跟他偶遇,现在真的遇到了。

    但是,申雪居然是申东丰的女儿,但这没什么,他想的是,申东丰提出的房子问题。就凭自己看上过申雪这个环节,如果申东丰真的够条件,他还真想帮他一把,当然,这是看申雪的面子。趁这个机会,他想跟申雪说几句话,今天他是不能跟计德厚似的,楼着小姐她们了,他决定,如果不是特别的需要,即使到了这样的场合,他也不再跟这些小姐干,他可以安排别人来享受,都不是白让他们干的,而他能不干就不干,他想干的话,董小飞那里就是现成的,他都没时间去干她,但他知道,这次跟董小飞出门,免不了要住在一起,也就要不消停地千她了。

    服务员们在忙乎,申雪这个经理却不能太忙,今天遇到了何子键,对申雪来说,是够新鲜的,她想不到在省城这个地方居然能见到自己家乡的人,因为那就是是只有几万人口的小地方,更让她想不到的是,她过去看过一眼,虽然长的很精神,但在她的眼里就什么也不是的家伙,居然就当上了自己家乡小镇的镇长而且干的还真是不错。

    更有他的,居然上任没几天,就想到了给爸爸这样千了几十年的机关干部解决住房问题。住房问题实在是个大问题,僧多粥少,永远是中国的特色,这样就要在夹缝中让自己生存下去。

    何子键走了,居然没跟她打招呼,这让她的心里多少有些纠结。她现在还没有手机,办公室的电话不能打长途,不然她就问问爸爸,自己家够不够要房子的条件,如果不够,现在就要想办法。

    她现在该到为自己的家里做点贡献的时候了,既然自己认识了何子键这个当镇长的,而何子键又有这样的权力,她为什么不让何子键帮着自己家把房子要下来呢?在什么地方,住房都是件大事,她要为家里解决这个大事,幸亏自己过去跟何子键有过一面之缘,现在何子键居然又冒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何子键给她留了手机号,她在扰像是不是给他打手机,但何子键一定请这些客人玩去了,那就再等等。

    可是,申雪的心思才安定下来,就有人敲门,她说了一声进来,让她怎么也没想到的是,何子键居然推门走进来。

    “啊,是你。”

    申雪是受过礼仪培训的大学生,她马上就发现自己过于惊喜和,就站在那里,没有上去拉住何子键的手。

    何子键说:“刚才走的匆忙,没有和你打招呼,但我想我把他们安排好了,我就过来找你。”

    申雪真的被感动了,她感动的原因在于,何子键居然是个这样细致的男人:“你……你那么忙,还过来告诉我一声。快坐,我给你沏茶。”

    何子键说:“好,喝了酒后我也喜欢喝茶。”

    申雪沏茶后,把门在里面插上,省得有人打搅她。她坐在何子键的对面,脸上温柔地看着何子键,心想,真想想谁来谁啊。

    申雪说:“你现在工作千的不错啊,我回家的时候,总是听到我爸说你的好话。

    何子键说:“乌林镇各个方面的基拙太落后了,干一点工作,就容易被人看至,】。”

    申雪笑着说:“我猜啊,你下一个目标一定是要修路吧?"

    何子键惊喜地看着申雪:“你怎么知道我要修路啊?"

    申雪说:“现在一个新领导上任就修路,已经是普遍现象,再说我们乌林的路是真的该修了,我发现你干的这几件大事,让人不关注都不行。”

    何子键不单是喜欢申雪,而且对她很是好奇了:“我都干了哪些大事,你说来我听听。”

    申雪说:“你到乌林千的第一件事,就是整顿了乌林的社会治安,让那些打砸抢的家伙们没有藏之处,撤了派出所长,还老百一个安稳的家园。”何子键.氛点头说:“这算一个。”

    申雪喜滋滋地看着何子键,继续说:“第二,你修了水渠,治理的河槽,让乌林的农田免去干旱带来的损失。而且这个大工程是乌林有史以来最大的工程,真正的造福百姓。”

    申雪说的有板有眼,何子键不服不行,就说:“你真的了解我啊。”申雪认真地说:“我只是了解我们的镇长,但我不知道我们的镇长就是你啊

    何子键说:“我记得我过去给你的是个坏男人的形象。”

    申雪说:“是啊,那时你给我的形象的确不好,似乎就是个拈花惹草的家伙,有才而张狂,但时隔不到一年,居然有了这样的成绩。我想,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坏男人的能力所在,敢坏说明自己有资本。还有,我想,你现在为镇机关的干部们建住房,这又是个民心工程。”

    何子键惊讶申雪的能力了:“我觉得你不该在这里干这个了。”

    申雪说:“那你让我千什么?我才毕业,没什么资本。”

    何子键想了想说:“别急,这个……我过来是想了解你家住房况的。”申雪的口漫过一阵流,说:“你真的了解我家房子的况才来的吗?"

    何子键说:“这是不能有假的,说实话,你爸在人大那边,我不熟悉,但这次建房分房,是所有机关的干部都有份的,你爸也不能排除,但并不是说每个人都会得到,我们的计划是建四十,但机关要房子的人,我估计怎么也要上百,这样给谁不给谁,就是个问题。我就想来问问你。”

    申雪看着何子键,似乎不好开口,想了想说:“就这样跟你说吧,我家的况我可以给你做个描述,就是我回家后,我也要跟我爸妈睡在一铺炕上,而我家里还有个哥哥,如果我们都在家住,就要拉上两道帘,我,我哥哥,我爸妈,我这样说你能想象到吧。”

    何子键看着申雪脸红的样子,心疼了一下。他住在山区,山区那里有的是房子,他到了城里,由于自己的特殊,也总是住着大房,有一段时间,他还住过政府给他的那别墅,他所见过的,也都是住大房和别墅的人,但申雪的形容,让他更知道住房难的问题真的是个大问题。这也是自己住在政府的单宿舍才想到的这点。

    他这个当镇长的,其实想到给部分人解决住房问题,是天经地义的事,但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居然是来跟一个女孩了解这个问题,他心里有了数,他不是个说大话的人,但他现在当着一个自己曾经喜欢,现在也绝不讨厌的女孩面前说了大话:“申雪,你放心,你家的住房问题我来办,保证会让你满意的。”申雪的眼里里涌出了泪花,她看着何子键,想说什么,但她却伸过去手,把自己的手放在何子键的大手里,何子键马上把申雪的手握在自己的手里。就在这时,一个年头毛了出来,他马上问:“你是学什么的?"

    申雪说:“我是学中文的,但学这个东西的人,现在真是用不上啊。”何子键自己也是学中文的,但他走的是官场,他马上想到了曲燕,凭着曲燕的能力,给安排个电视台报社这样的岗位,还是没问题的,如果需要花钱,他可以拿。他想了想说:“你暂时在这个地方干着,我……我怎么说呢,这个问题不归我管,这跟房子不一样,但我会给你努力,今天来吃饭的,就有个省委办公厅的处长,我跟他说说,看看他能不能帮个忙,你到电视台报社这样的地方,我看完全的够水平。”

    申雪马上站了起来:“啊……”

    何子键马上想到了另一个问题,他马上给胡磊打电话:“计县长出来没有?

    胡磊说:“还没有。你去哪了?"

    何子键说:“我在外面。你这样,你把那十万块钱分成两包,一包是八万,这是给计县长的,那两万给我留着,我好用。”

    胡磊说:“好,你不是要给曲处长吧?"

    何子键说:“我就是要给他,但我求他是别的事。”

    胡磊说:“那好,我知道了。”

    申雪看着何子键,她似乎知道这是在给她办事,两万块钱,如果自己有两万,就可以找个好工作,但是她没有,就只能在这里当这个大堂经理,然而,何子键居然想到了她的工作。

    放下电话,何子键觉得自己心里有了数,就说:“我现在有几分的把握了,这样,我明天从这里出发到南方招商引资,我回来也路过这里,看看这个问题办的怎么样,最好是我回来的时候,这个问题要办好,而房子的问题,还需要我回去后在做安排。”

    就连何子键也没想到,申雪一下子就扑到何子键的怀里,虽然他现在真的想跟申雪来点.的感受,但现在是完全不行的,就说:“我该走了,等我回来。”

    申雪温柔地说:“需要多长时间?"

    何子键说:“一个星期吧。”

    申雪已经动起来,她把脸贴在何子键的脸上,说:“那我等你回来。”何子键在申雪的脸上亲了一下,这时有人敲门,申雪马上跑过去说:“来了

    何子键说:“我走了。”

    心起伏,何子键还没这样在一个女孩跟前动,准确地说,是在盛雪之后就没有这样过,不管是于静波,还是有几天婚姻的蒙晋丽,抑或是吴晓茵刘英金这样的美女,她们无疑个个不是贵妇,就是豪门之女。而现在看来,申雪居然是个乡下的女孩,但她的高雅,一点也不次于于静波盛雪这样干部家的女孩。

    这时的计德厚被茱莉亚浑抚摸的分外的舒坦,他摸着茱莉亚的*的手也感到分外的美好,他峨峨地哼叫着,说:“太美了,真是太美了。”

    茱莉亚就说:“你还没插到我这里来,就是这样的舒服啊?"

    计德厚说:“我不行了,我要插,我要插了。”

    茱莉亚看到这个老男人是真的受不住了,就劈开腿说:“那你就进来吧。”

    计德厚刚要插入,忽然看到劈开腿,完全把自己的*露给他的的部真是非常的好看,宛如一个人体最美丽的风景啊。是啊,女人的,和下面的桃*,就是这样的美好,可惜自己老了,没什么大的想法了,想到这里,就叹.息一声,这样一分神,下面的东西就软下来。

    那茱莉亚看到计德厚叹息后下面的东西就小了下来,也就不着急让他干就温柔地说:“你这是怎么了?"

    计德厚说:“如果我是年轻人,我就天天来玩啊。”

    计德厚这样说,并不是随便说的,他感到这样的地方太好了,和美女玩这样的游戏太让人激动了,过去他跟自己的老婆,干她一次,匆匆忙忙,除了出来那点没什么用的东西,就感到没什么乐趣,而现在却不是这样,完全不是这样的,茱莉亚先是用手给他搏管,然后用她那饱满的像篮球一样的*在他的上下曾着,惹的他一阵阵的战栗,这样的感受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一辈子也不会有几次,这个茱莉亚真是太让人喜欢了啊。

    看到自己下面的东西软了,计德厚就不好意思起来,茱莉亚说:“你躺下,我来给你弄。”

    计德厚躺下了,看到茱莉亚那像被牛泡过的皮肤,以及美的没法比的*部在自己的眼前晃着,他又有了感觉,茱莉亚上到他的上,夹着他的东西,一下一下,弄了几下他忽然翻过,把茱莉亚压在下,他真正的疯狂地在茱莉亚上发泄起来……

    如果计德厚是那种七十年代的,还有些守旧,对这一切都感到惊讶和恐慌地接受的人,那么曲燕就是改革开放后出现的精英似的千部,他现在落魄,完全是他的主人,也就是他侍候的省委副书记把他抛下了,而被一个领导抛弃的秘书,就不会再有翻的时候,但他当初给领导当秘书的时候,那是要多风光有多风光,他办了很多大事,甚至他的一句话,就可以提拔一个副处长,那时这样的地方他几乎每隔几天就来一次,漂亮的小姐他没少干,他本以为这样的子会永远存在,但人就是这样,好运不会总是你的,曲燕被领导抛弃,他暗淡的子就开始了,虽然是省委办公厅的副处长,但就是个管管后勤,做些杂物的主儿,虽然在外界他还是省委办公厅的领导。

    带天上人间这样的地方干小姐,他已经很久没这个机会了,人家请他吃饭,却不想再花大钱让他潇洒,他也就只能想着过去干这些小姐时的好景。然而,当何子键给他安排了个漂亮饭店小姐让他玩着时,他就感动了,干起来也就特别的卖劲。

    小姐叫月月,是个眉目含,一看就是内涵风韵的女孩,月月知道到这里来玩的每个人都不是等闲之辈,她就特别的显得风

    “大哥,你真有魅力。”

    曲燕是个文人,刚喝了美酒,现在又楼抱着美女,这样的子他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过了,也就显得特别的动。就感-慨地说:“真是良辰美景奈何天,晓风乐事谁家园啊。”

    月月笑着说:“大哥是宝马香车花满地的人吧。”

    曲燕感慨地说:“像你们这样漂亮的女孩,就该是真正懂风的人来享受啊

    月月说:“大哥,你还真是个多的人啊,这样的人可是不多了,大多数的

    男人就是来了就发泄,干完就走,其实没什么人喜欢我们的。

    曲燕把月月楼在怀里说:“光是干。那还不成动物了,我们要玩的高兴。

    月月说:“那好,我给你唱个曲儿吧。”

    “你会唱什么曲儿啊?"

    月月说:“我会唱二人转。”

    曲燕笑着说:“那好啊。”

    月月就唱了个小拜年,还真是不错,月月唱的时候,曲燕就摸看月月的*,然后就是摸着月月的,月月唱的非常认真,就感觉没人摸她似的,唱吧,月月就投到曲燕的怀里突然大哭起来。曲燕马上问:“你这是怎么了?"

    月月说:“其实,我是学戏剧的,但是现在的时候,学的人多,可没有几家团体招人的,我干脆就当了小姐,我就想,我不是当不上演员吗,以后我要开学校,招收学员为她们铺路,所以,我就要多挣钱啊。来吧,大哥,*吧,男人*一次,我就向我的理想走进一步。”

    曲燕感慨地说:“我不是你而是喜欢你。”

    月月动地说:“来吧,我好好的让你玩。”说着就打开了自己的双腿,曲燕一看,这月月的下面长的还真是清秀,中间的地方红艳艳的,就跟一个桃花瓣一样,就亲了一口说:“真是让人喜欢啊。”

    “那就进来吧。”

    “嗯。”

    曲燕不想再谈风了,而且着长枪,向月月的靶子开火……

    何子键回来的时候,这两个跟小姐在上疯狂的领导还没出来,胡磊就迎上来说:“这是两万块,你怎么了?"

    何子键小声说:“我这个是给曲燕的,那个你给计德厚,完了你送他们回去,我去找我要找的人。”

    何子键没告诉他要去见董小飞,胡磊也就没问。这时,计德厚先走了出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真是谢谢你们啊。”

    茱莉亚闪了出来,何子键愣了一下,马上意识到这个俄罗斯美女真是漂亮的无以伦比,这样一定让计德厚满意了,何子键就笑着说:“这是在省城,如果不好好的玩玩,岂不是浪费了这次机会?"

    计德厚感慨地说:“是啊,是啊,子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跟我说?"何子键说:“咱现在不说别的,就是……”

    计德厚说:“没关系,你说就是。”

    胡磊马上说:“我到楼上的酒吧要个包房,我们去哪里说好了。我去拿个东西就来。”

    何子键说:“那我们就上去喝一杯。”

    计德厚反正也没什么事,就是然一夜,明天开会的时候也可以睡觉。胡磊铃着装钱的小包上了酒吧,何子键计德厚马上就上来了,胡磊要了杯马爹利,计德厚看到胡磊手里的包,看出那里一定是钱,就想,他们想让自己办什么事呢?在那个时代,送个十万八万的,就是个大数字了。

    何子键先开口说:“计县长,你知道乌林是个经济非常落后的乡镇,胡磊的胡氏集团承包了南岭煤矿后,才给我们带来了一定的财政收入,我这个当镇长的才松了口气。”

    胡磊马上说:“应该的,应该的,也是何镇长支持的好。”

    计德厚端起了县长的架子说:“子键,你到了乌林后大家都看在了眼里,苗书记周县长多次在格子场合表扬你啊。”

    何子键摇摇头说:“乌林的欠账多,没什么底子,用钱的地方多着呢。”计德厚说:“你跟我说这些可是没什么用的,我不管钱,我不是财政局长,更不是批钱的县长啊。”

    何子键笑着说:“计县长,我不是管你要钱,我是要参加县里的国有资产改造的项目,峨,不是我,是胡氏集团想参加啤酒厂项目的竞标,囚为我们是合作的关系,所以这话我就斗胆地说了,计县长,你能不能支持一下啊?"胡磊马上说:“是啊,支持我们一下,我们以后一定多孝敬你。”马上就把把那包钱送了上来。

    计德厚马上说:“这是千啥呢?不行,觉得把那这样,但你们参与啤酒厂的事,我看可以考虑,现在已经定了,啤酒厂准备出让产权,国有那一块成为私有,就是说要卖了,你们如果想买,我觉得可以,就看谁出的钱多了。”胡磊马上说:“不管出多少钱,我们都要重点考虑,不过,这是先孝敬你的

    计德厚这次就不那么坚决的拒绝了,只是说:“你们胡氏集团,在县里也是个很有规模的集团,我可以考虑一下,但还不能我自己说了算,总要跟经委的龙岛商量一下吧。”

    话说到这里,何子键胡磊就听出了口风,这就是有希望,回家老婆再一吹枕头风,也就完全拿下了。

    何子键估摸曲燕该出来了,就对胡磊说:“你跟计县长谈谈具体的作问题,我去看看曲处长。”

    离开了计德厚胡磊,何子键觉得松了口气,啤酒厂在宁古是个大型的企业了自己在这样的企业有了股份,那看就是既当官,又发财的,这样的好事哪里去找?看来,经过一年的磨难,他现在该到好时候了啊。

    看至.j曲燕从包房出来在外面抽烟,何子键拿好那两万块钱,就拉着曲燕重新进了包房,那月月还懒在那里,虽然曲燕干的不猛,但她今天的生意很好,已经千了五个,就想休.感一下,还在光着子,何子键一进来,看到一个白花花的女,就退了出去,曲燕说:“寸白什么,我们的时间还没到,坐一会。”就拉着何子键走进来。

    那月月马上拉过东西遮档住子,看到进来的是个年轻英俊的男人,心里喜滋滋的,也是职业使然,就慢慢的掀开毛毯,等着这个年轻人上来摸她。何子键倒是没看月月,就对曲燕说:“大哥,小弟有点小事,想求帮个忙。”说着就把那两万块钱塞到曲燕的手里。

    已经有些子没人给他送钱送东西了,曲燕就感到自己变的囊中羞涩了,看到何子键送上钱来,哪有不高兴的道理,马上就说:“有什么事儿,跟大哥说说

    何子键说:“我有个小女朋友,是学中文的,现在还没个工作,我正在发愁啊。

    办什么大事,曲燕觉得没什么把握,毕竟靠山没了,但到一个新闻单位当个记者什么的,这不是什么大事,反正年年都在用人,他还有许多的同学现在已经在各个领导岗位上,就说:“这个没问题,既然是你的小朋友,她的工作我就帮了,我看到省电视台的可能不大,但是省报的编制多,岗位也多,下面办了不少小报,我看这个忙我能帮上。”

    何子键高兴地说:“大哥,那就行,至于以后干到什么程度,就是她自己的问题了。”

    “那这个……”

    “这个你就别客气,就是你喝酒喝茶的费用。”

    曲燕笑着说:“好,你老弟办事就是明白,今天让你破费了。”

    好容易挨到了分手,何子键让胡磊开车送计德厚和曲燕,让他回来到这里跟他会面,何子键就在天上人间喝茶等着胡磊。正喝茶着,忽然,何子键感到一个妙的影走了过来,何子键想,这不是那个茱莉亚吗,她到自己这边想千什么?

    “嘿哎,我的小酷哥,怎么就你自己了?"

    何子键笑着说:“他们都走了,把我扔下了。”

    那茱莉亚也会开玩笑:“那你可够可怜的啊。”

    “可不,但是没有人可怜我啊。”

    茱莉亚哈哈大笑说:“那我可怜你吧,我陪你喝酒?"

    “那我不是要花钱?这一杯酒就上千啊。”

    茱莉亚说:“那还是算了,那还不如我让你……”

    何子键明白了,说:“那我不是要花更多钱?"

    茱莉亚小声说:“这个可以不花钱啊,现在是我休.感的时间,大家都在忙着生意,我的寝室没有人的。”

    何子键看着茱莉亚:“你是说让我到你的寝室?"

    茱莉亚说:“我没别的意思,我也不想要你的钱,我是看你是个英俊的酷哥,我总给那些年纪大的男人玩,我都烦了,我想……”

    何子键笑着说:“那你不是亏了吗?"

    茱莉亚笑着说:“把你的本事拿出来,我还高兴呢,怎么会亏啊?"茱莉亚真的是太媚了,虽然他没想现在真的想跟她干什么,但茱莉亚的媚,让何子键还真的浑发痒,就说:“走,那就到你的闺房去坐会。”茱莉亚先站起来说:“我们这些人的住处是在后楼,你跟我来吧。”跟着茱莉亚来到了后楼,这里的景就不前面的地方差多了,但茱莉亚的房间还是非常的干净,也许是照顾茱莉亚这样名的原因。茱莉亚说:“我先喝杯啊。”

    何子键说:“你们从小就喝,所以才这么白。”

    茱莉亚说:“白吗,这里才白呢。”

    茱莉亚说着,就掀开自己的衣服,露出自己的两个饱满的*,何子键一看,这茱莉亚的*真是跟牛一样的白,他大胆地伸手摸过去,茱莉亚也没拦着,继续喝,说:“喜欢吗?"

    何子键还真的被茱莉亚的媚劲折服了,待茱莉亚喝完了,何子键就拉过茱莉亚说:“我看看你下面是什么样?"

    茱莉亚嘻嘻的一笑说:“看可不能白看啊,我不要钱,我要你这个。”当茱莉亚脱下裙子分开腿,让何子键看她下面地方时候,何子键真想上去亲一口。

    真他妈的美啊!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