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乡官破初女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31 乡官破初女)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草根高官路最新章节正文31乡官破初女

    何子键看到已经是这样了,就想到陈维新还在宾馆等着他,就说:“今天就这样了,我们明天准备一下尽快成行。”

    董小飞看着何子键,把子贴在何子键的上,手在轻轻地搏找那个东西说“那我们出去住在一起。”

    何子键说:“好,你就安排吧,我等你消息,随时都可以成行。”虽然恋恋不舍,但何子键还是让董小飞送他到了宾馆。

    这个晚上对陈维新来说,有两个让他满意而且非常兴奋的事,一个是白婷婷这个处女居然让他这个土老帽出的干部破了瓜,一个是何子键居然这样能干,给乌林带来了投资。

    先说他给那白婷婷*破瓜之事。陈维新回到宾馆,躺在松软的沙发上,想着这个晚上的事,他这才知道当一个领导居然是这样的好,不光是干工作,而且还可以享受的,这对于九十年代中期的人们那还是很陈旧的思绪观念和落后的生活方式来说,这几乎就是到了西方世界一样。都知道西方世界是花花世界,哪个男人都喜欢那样的世界,但他这个偏僻的乡镇离那样的生活太远,然而就在今天,他发现了这个秘密,就在县城,也开始出现这样的苗头了。ll在l线l书l库lhtt//

    过去他没有手机,何子键来来,给他配个手机,准确地说,那时还不叫手机,那时叫手提电话,或者叫移动电话,但这样的东西他使用后才知道时代变了,变的让他认不出来了,也变的让他眼花缭乱了。

    白婷婷真的是个处女啊,那下两片还真是紧,夹的他的东西不单是好受,还疼,自己那老婆的东西松的就跟棉裤腰似的,而白婷婷的*.——…真是开了眼界啊,那两个*摸上去……啊,他想着这些,觉得发展经济真是好啊,有了钱,什么事都可以干。于是他想,乌林真的应该好好的发展经济,镇里有钱了,他这个当书记的腰包就可以鼓起来了,想做什么都可以做了。陈维新从一个村的村长到了镇里当上了副镇长,他稳稳当当,没什么成绩,可也没什么错误,这样就顺利地当上来看镇长,他以为这样就到头了,他也就满足了,可是他的官路还真是十分的顺畅,居然在书记病倒之后,他就当上了书记

    乌林不会有什么大的变化,这是他自己的想法,他知道自己没什么能-计,于是他就采取稳妥的措施,谁料来了个年轻的何子键,他从这个年轻人上,看到了自己的差别。

    他必须承认这是个能千并且很有头脑的人,但陈维新不知道何子键靠的是什么路子这样年轻就当上了镇长,这他不管,可喜的是,何子键给乌林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这是大家都看到了的,而这些成绩自然也就归到了他这个当书记的账上,至少是他支持的好。

    手机响了,一看是何子键来的,他告诉了何子键他们开的房间,何子键敲门陈维新穿着大裤权子开了门。何子键没问陈维新玩的怎么样,他自己不是跟董小飞玩的更好,进了屋就说:“陈书记,今天是大有成绩啊。”

    陈维新往自己的两条光推上上了裤子说:“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何子键就把自己个董小飞谈的内容跟陈维新说了一遍,陈维新一个劲儿地说好,何子键说:“我等消息,如果明天接到他们的消息,我就马上出发。费用都是他们出。

    陈维新说:“那可是不好意思,我们怎么说也是一级政府,不能连这点钱都不出。”

    何子键说:“佳通轮胎有的是钱,咱们镇里的财政开支都难以保证,所以响们也就别装这个大头,以后给他们点优惠政策就行了。”

    陈维新高兴的说:“好,你想的周到。”

    这是双人的标准间,何子键说了声我洗洗,就脱了进了洗浴间。刚才忙的也没在董小飞那里洗洗,下面的东西插在董小飞的洞里,弄的私糊糊的,很是难受,洗了干净就出来说:“还是这县城好啊,我们镇里连个像样的宾馆都没有。来了客人都没个好的住处。”

    陈维新说:“我们该干的事太多啊,看来发展经济,招商引资还真是马上需要加大力度的。”

    何子键上来看躺下说:“是啊,南岭煤矿恢复生产后,我们一年就会多的几百万,这样除了正常的开支,还会有些富余,如果这个佳通的投资上去,一年也能有个百十万的税收,那我们就可以脱贫了,但要想发展成大岭那样的富裕乡镇,还需要我们找到新的思路啊。”

    陈维新说:“我们有了钱就先修路。”

    何子键说:“是啊,这是首要解决的问题。我想,这次考察回来,我就把精力放在修路上,不能有了钱才修,我们要把能做的事做在前面,不然我们的欠账太多啊。”

    陈维新看着何子键:“那我们的修路的钱从哪里来啊?"

    何子键说:“想办法观,活人不能让尿憋死。不行的话就跟交通部门联系,打通和林口的交通要道,这样从县城到林口就不需要绕远,这样就可以把我们的交通带动起来,让他们收费,我们坐收渔利。”

    陈维新看着何子键,想了一下马上说:“这个好啊,这可是不需要我们投资就收益的事啊。”

    何子键说:“这就需要多联系,多跑路啊。”

    陈维新被何子键的思路折服着说:“好,这些路子都是非常好,我大力支持你。”

    何子键不再说什么,躺下后很久才睡着。

    第二天在县城办了些事,两个人就回到了乌林,下午开了个党政机关干部例会,陈维新讲了县里受到书记和县长表扬的话语,何子键讲了这段时间乌林无论是社会治安还是经济建设都取得的成绩,但是这还仅仅是个开始,从现在开始乌林要在镇委镇政府的领导下,进入到建设小康社会的激流中。

    开完会,何子键就接到了董小飞的电话:“我现在正进入乌林,你们这是什么破道啊。”

    董小飞的保时捷也开不起来速度,何子键笑着说:“别急,过几个月我就给你修一条平展的公路。”

    董小飞说:“你准备好了吗?我们现在就出发。”

    何子键说:“我就等着你呢。”

    董小飞说:“你什么都用不着准备,我们今天晚上就出发。”

    何子键到陈维新的办公室打了个招呼,又到副镇长程琳的办公室交代了工作马上就下了楼,董小飞的车已经停在了那里。

    董小飞笑着说:“我们这两个单还真是合适,手走就走,没个牵挂的,上车,从这里开车午夜之前就能到省城,我们在那里住一夜,就上机场。”何子键看着董小飞:“你都安排好了?"

    董小飞笑吟吟地说:“跟你这个什么都这么能干的男人在一起,我自然是不能落后的,上车吧。”

    何子键上了车,董刁、飞麻利地发动汽车,向县城的方向驶去。上了好路,董小飞开车的速度就快了起来,不到两个小时,就来到烧河的路口,董小飞说:要不要去看看郑晓丽?我们反正也要在这吃点东西。”

    何子键现在不想见郑晓丽,就说:“拉倒吧,我现在不想见她。”董小飞笑着看了一下何子键说:“是心里难受吧,没关系,有我这个老妹跟你在一起,我们现在吃点东西。”

    在一个店门口停下车,走到酒店大门。忽然,一个熟悉的影从他的后走了过来,何子键侧过看着那个女人,从侧面何子键看清了这个人的面庞,他的心理一振,心想,这不是于静波吗?自打两年前和马风在宾馆差点被于静波抓到,就再也没有于静波的消息,他几乎把自己当初的女朋友忘记了。

    也许是于静波发现了有人看着她,她回头一看,就愣在那里。

    “呵,是你,你还在这个地球上存在啊?"

    何子键知道于静波指的是自己被关起来的事,就笑着说:“我现在非常喜欢这个地球,我要把我属于我的那块土地改造的好好的。”

    “呵,还是那样盛气凌人啊。怎么,又当官了?当了什么官啊?"何子键笑着说:“官当的不大,但是事管的不少。”

    “那就好好的管事,还有,别让我再看到你。”

    于静波说的这句话让董小飞听了很是反感,就凑上来看着于静波,于静波看着董小飞,对何子键是:“这是谁啊,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啊?"

    董小飞看着于静波,冷笑着说:“有的地方漏了窟窿,就冒出来一个小浪货,是不是就是你啊?"

    于静波还击着说:“是下面的那个缝没关紧,就冒出来个你吧?"董小飞更是不让:“我说我刚才伤厕所时从我的下面漏出来的什么,原来是你。”

    何子键刚想让这两个女人闭嘴,都说了些什么,个个都是这样漂亮,还都是有教养,居然说了这么难听的话,突然,于静波伸出手,在董小飞的脸上打了一巴掌。

    董小飞哪里受得了这个,她学过殆拳道,腿上真的有功夫,挥起一脚就踢在于静波的肚子上,于静波啊了一声就捂住肚子蹲了下来。

    何子键大声说:“董小飞,你怎么……”

    董小飞对何子键说:“赶紧走。”

    何子键不想现在就离开已经被董小飞踢伤的于静波,就说:“你把她踢坏了,我们不能走啊。”

    董小飞看到于静波蹲在那里痛苦的样子,也知道自己下脚狠了点,但是这个女人既挖苦何子键,又伤害自己,她可不那么好惹。“那你说怎么办?"何子键蹲下刚想问于静波怎么样,突然,他看到于静波的裙子下面流出血来他知道这是坏事了。难道于静波结婚后怀孕了?

    “你……”

    这时,几个女人跟着进来,一看于静波已经躺在那里,下面的血流的很多,就大喊:“于静波,你这是怎么了?"

    于静波无力地说:“是他们……快带我去医院……给楚天打电话。”两个女人拦住了何子键和董小飞:“你们不能走。”另一个人给那什么楚天打电话,何子键知道这个什么廷天一定是于静波的老公了,看来这事惹大了。“赶紧上医院,于静波这是……这是怀孕了吗?"

    一个女人很呆呆地问:“你是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何子键只好说:“我是何子键,我们是……我们过去是朋友。”

    那女人说:“我不认识你何子键是谁,但你摊上大事了。”

    董小飞看了何子键一眼,也知道这个什么于静波一定是何子键过去的朋友,但现在就看何子键的了。何子键小声说:“我们的事闹大了。”

    董小飞可是不怕事儿的,就说:“我看他们能怎么样,大不了我们带他们去看病。”她忽然说:“是不是孩子掉了?不是你跟她的孩子吧?"

    何子键看了董小飞一眼说:“别胡说八道。”

    这时,一个长的很精神的男人大步走了进来,于静波无力地喊道:“楚天……我……”

    楚天喊道:“你这是怎么了?是谁……”

    急救车呼啸着开了过来,几个医护人员抬上了于静波,楚天给110打了电话,何子键心想,这事弄的,但董小飞似乎并不在乎。

    量小飞对何子键说:“那我们就等着警车来好了。看他们能把我们怎么样?你要记着,可是这个女人先打了我的。”

    何子键说:“我们是不想把事儿弄大啊。”

    量小飞说:“已经大了,我倒要看看你的这个过去的朋友能把我们怎么样。

    何子键知道董小飞是什么也不在乎的,也不知道她跟郑晓丽家是什么关系,现在邱克剑是烧河市的市长,也许就是冲着这个,董小飞就什么也不怕。警察来了好几个,这时楚天还没时间搭理他们,已经陪着于静波上了医院,领头的那个警察什么话也没问就说:“把这俩人扣起来带走。”

    董小飞大声说:“谁敢扣我?我跟你们走就是。”

    那警察看着董小飞:“呵,还跟我们装厉害?铐上拉走。”

    已经没他们的选择,铐子已经铐到他们手上,强行地把他们带走。两个人坐在警车里,何子键看到董小飞故作镇静的样子,就想,这是个不怕事儿的女人,但一不小心就要把事弄糟。

    到了派出所,把他们分别关在不同的房间,一个年纪在三十多岁的男人审讯他。

    问了一些不必要的问题,那警察问:“你跟于静波过去是恋的关系?"何子键说:“是的,于静波是烧河市文联,我过去是宁古县文联的,那时我们谈了几个月的恋,后来由于发生了点误会,我们就分手了,今天真是个误会

    “你的这个女朋友叫董小飞?她是佳通轮胎老总的女儿?"

    何子键说:“是啊,我们本来是要在这里吃点东西然后到省城搭飞机到南方考察的,你看就遇到了于静波,两个女人……”

    那警察苦笑着说:“你也知道于静波是什么人的女儿吧?"

    何子键说:“当然是知道的。”

    那警察问:“你现在做什么工作?"

    何子键说:“我是乌林镇的镇长,正准备……”

    “你呀,本来应该拉开这两个女人,可是……我们也调查了周围的人,也的确是于静波先打了董小飞,可是,现在于静波怀有孕,她这样做,我们就无能为力,就看人家怎么让你们赔偿了。”

    何子键问:“那你的意思是对我们的治安问题……”

    警察说:“大家都是熟悉的,你也是个政府领导,跟你的关系也不大,但现在对你的女朋友董小飞暂时不能放。我给你提个建议,你征求一下于静波老公的意见,也看看于静波到底伤的怎么样,如果人家真的不依不烧,我们就不能真的不管。”

    何子键说:“那于静波他们想怎么样?"

    警察说:“现在我们还不知道。”这时电话响了,来电话的就是楚天。“孩子没保住,我们要求对他们进行赔偿和构留。”

    “楚天,好的,我知道了。”

    放下电话,警察对何子键说:“听到了吧,这可不是我们要为难你们,这样你现在去医院跟他们协商一下,是不是用钱来让他们消消气。”

    何子键没办法地说:“看来只能这样了。能不能让我见一下董小飞?"警察对董小飞这个来历不一般的人自然是网开一面,就说:“这可是违反纪律的事啊。”

    何子键看着周围没人,就拿出一叠钞票塞到警察的办公桌的抽屉里,那警察笑了一下说:“好吧,你跟我来。人家是既要关你们,又让你们赔钱啊。”何子键想,发生这样的事,于静波他们做的也不过分,但这可让他们倒霉了。

    来到关着董小飞的房间,看到警察后面的何子键,董小飞气呼呼地说:“你们想要怎么样?子键,给邱克剑打个电话,我看他们是不是仗势欺人?"何子键马上说:“事也是怪我们,这个电话就不用打了吧?"

    那警察看着董小飞:“新来的市长是你们的……”

    董小飞的电话被警察收走,何子键的电话却没有,何子键拿出电话,拨了个号码:“是姐姐,是我,小飞,我和你的老弟何子键在一起,我惹了事儿~-…我现在被关在派出所,你……好,我等着你。”

    放下电话,董小飞洋洋得意地说:“一会就有人来了。”

    那警察无耐地说:“遇到你们这样有背景的人,我们是真的没办法啊。”何子键看着打完电话的董小飞,他只知道董小飞是省委办公厅那个叫曲燕的表妹,但没想到量小飞真跟郑晓丽和邱克剑有特殊的关系。但他又想,董小飞的爸爸在省城那可是了不起的富翁,这样的人跟什么达官贵人有关系,都是正常的

    正想那警察说的那样,这样的人之间发生了什么,就让他们这些小警察难办了。

    门外响起了停车的声音,很快就走进来三个人,走在前面的是个穿警察服装的男人,一看就是局长级别的人,后面的女人居然就是郑晓丽,还有一个男人,从样子上看上去,很可能是政府办的什么领导。

    董小飞马上走过去:“郑姐。”

    郑晓丽先看到的是何子键,刚想说什么,量小飞就过来了,郑晓丽说:“你们闹的是什么事儿啊?"

    警察看到副局长到了。马上站了起来,局长姓汪,是市局主管治安的局长,就看着下属说:“没什么大事就放人,至于金钱赔偿的,又我来办。”“好。”那警察立刻把董小飞的东西还给了她,也把手上的铐子摘除。郑晓丽对何子键小声说:“你总是给我惹事。现在还跟小飞泡在一起了?"

    何子键委屈地说:“我们是办正经事的,我现在是镇长,怎么跟她泡在一起?我以后可是我的投资人了。”

    郑晓丽笑着说:“那还好。今天你们要谢谢汪局长和政府办的富主任,我们才回到烧河,可别再给我惹事了。”

    那警察说:“受伤者至少需要经济方面的赔偿。”

    那政府办的富主任说:“这问题以后跟我联系,量小飞和何子键还有大事要办,先把他们放了,钱的问题不是问题,我可以跟于局长联系。”

    那警察见到有这样多的人给董小飞何子键说,自己也无形中得几千块的好处,自然是不想再多管这事,就说:“那好,你们俩受委屈了。”

    董小飞就像什么事没发生似的,对何子键说:“看到你姐姐,怎么不啊?"

    郑晓丽对董小飞说:“别跟我瞎说,走,我给你们压惊吧。”

    那汪局长说:“还是我来吧,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董峡山的女儿,真是富豪家的女儿,就是不一样啊。”

    富晨曦说:“还是我……”

    郑晓丽说:“你们就别管我们了,这是我们家里的事儿,跟你们说,这是我弟弟,这个漂亮的女孩就不需要我介绍了吧,她是……”

    下面的话郑晓丽就没说出来,大家看到是这个样子,也就告辞走了,董小飞笑着说:“我们的饭还没吃上就进了局子,现在居然跟姐姐在一起吃饭,这事值得。”

    出了派出所,去了附近的一家饭店,董小飞忽然问郑晓丽:“孩子现在怎么样?怎么没让子键看看?"

    郑晓丽说:“你给我闭嘴,别说我上去拧你的嘴。”

    董小飞笑着说:“我马上吃完,好把时间和空间交给你们,你们可是恩的姐弟啊。”董小飞三口两下吃了点东西,就说:“我到车里等你啊。”说着就出去了。

    董小飞出去了,何子键倒觉得自己不自在起来。这成了什么事儿啊?自己现在显然是是跟董小飞联系在一起,可董小飞居然大方的把时间和空间留给他和郑晓丽,似乎要给他们提供谈的地方,这让这个既干过郑晓丽,又刚把董小飞干了的他来说,真的是十分的尴尬。

    生了孩子的郑晓丽,显得丰满了许多,更有几分的风韵,现在的郑晓丽已经是市长的夫人,真是变的太快了啊,何子键没想到,这两年不单是他的变化这样大,连郑晓丽都变化这样快。

    邱克剑这个秘书出的男人当市长会是什么样子呢?他还真的希望邱克剑在烧河干出几分的大事,再上一个台阶,以后郑晓丽成为省长的夫人。

    何子键尴尬地说:“姐姐,真是麻烦你了。”

    郑晓丽叹了口气说:“咱俩真是孽缘啊。可是,你怎么跟于静波这样大的仇啊。那于静波我记得是帮过你的啊?"

    何子键无耐地说:“我跟她也没什么啊,都是董小飞,听到于静波说了不好听的话。就上去……唉,还把人家的孩子弄掉了。”

    郑晓丽也不满意地说:“你也真是,就不会躲着她.点?人家毕竟给你当过女朋友,看没有一点的感?"

    “怎么没有?可是,都是她不理我的。”

    郑晓丽埋怨着说:“就你做的那些臭事,谁个喜欢理你?也就是我吧,谁让我是你姐姐,而且还是……”

    何子键突然问:“那孩子怎么样?"

    郑晓丽立刻眉飞色舞地说:“那孩子一岁多了,咳,真是调皮又聪明,就像你。”也许说到这里,郑晓丽真的动了感子就靠到何子键的上,亲着何子键的额头,“这个孩子给了我英大的快乐,真有意思,我跟孩子在一起时候,就像跟你在一起似的。”

    何子键也动起了感,一把抱过郑晓丽就亲起来,亲了一阵就摸着脸蛋,又伸进郑晓丽的怀里,摸着郑晓丽的*,由于给孩子喂,郑晓丽的*就松了许多,郑晓丽说:“我的没什么可摸的了,我现在就是你姐姐了,这次你姐夫回来当市长,也是崔书记的推荐,现在离你近了,我们也不能总是见面,这样你姐夫会嫉妒的。”

    郑晓丽说着伸手摸了一下何子键下面的东西,何子键的东西马上就大了起来,郑晓丽过瘾地摸了两下,又让何子键在自己的裤档里弄了两把。也许现在的哺期,瘾就没那么大,就说:“还是跟董小飞去玩吧,姐姐现在没这个精力了,对了,知道我们和董小飞家是什么关系吧?"

    何子键的手还在郑晓丽的档下,那里的毛茸茸的地方,曾经是他怎样留恋的地方啊?

    郑晓丽说:“董小飞的爸爸董岐山是邱克剑的表叔,这还不是主要的,这些年来,你解放者官场上花的钱都是他出,他们也想培养一个自己家族的高官,这次送的那些钱,也是董岐山出的,用外面的钱,毕竟是担风险的。好了,这些你知道就行了。”

    没想到,董小飞的爸爸是邱克剑的表叔,而董岐山这个巨富,培植一个自己家的高官,也是他们的长期的打算,看来这是为董小飞以后铺路的。

    郑晓丽拿出何子键的手说:“好了,快走吧,时间长了董刁、飞会不高兴的。

    何子键也觉得现在的关键是董小飞那里,姐姐郑晓丽永远是姐姐了,于是就站起来说:“那我就走了,我们现在去省城,明天早晨的飞机。”

    郑晓丽说:“好好的跟量小飞做朋友,你会得到巨大的利益的,总不能就在乌林那个破地方混下去了。”

    何子键说:“我知道了。”

    离开郑晓丽,何子键的心里还真的不是滋味,如果不是郑晓丽出面,今天董小飞惹的麻烦还说不上该是怎样的结局,这且不说,郑晓丽对他的关切也是真心实意的,这个姐姐是真正的姐姐了,已经没有了过去的那种男女之,现在他倒想邱克剑真的当更大的领导了。

    一场风波就这样的过去了,于静波的爸爸是个局长,到底干不过市长这个关系的他们,何子键总觉得自己太歉疚于静波了,现在居然把她的还真弄掉了,自己在于静波跟前就是个罪人。

    他叹着气离开了郑晓丽。董小飞坐在车里等着何子键,虽然她心里有几分的醋意,但是她显得十分的大度,毕竟何子键跟郑晓丽的关系在前,她们也毕竟都是喜欢何子键这个男人的,看到何子键出来,就忙问:“怎么呆这么一会?"何子键说:“怕你等急了。”

    董小飞说:“什么啊,我是让你……让你好好的感激一下郑晓丽啊。”何子键忙问:“感激?怎么感激?"

    董小飞轻声骂道:“真笨,你还是个男人,就不知道一个女人想什么?一个郑晓丽那样的女人想要什么?"

    何子键没明白,就问:“郑晓丽想要什么?"

    董小飞气的直瞪眼,就干脆说:“她就想要你的大.。想好好的让你她。”

    何子键骂道:“你疯了,说的是什么?"

    何子键上了车,就要拧董小飞的嘴,董小飞说:“邱克剑是不能满足她的,邱克剑你也知道,他的……他的那个东西是没用的,不是你让她有了孩子的?你可以再满足她一下啊,今天她帮了咱们这么大的忙。”

    何子键说:“你爸爸不是邱克剑的表叔,你怎么不谢谢你这个大哥?"郑晓丽说:“我是不想见这个呼啦的家伙,还是郑晓丽好。好了,既然你没让郑晓丽满意,我也不能牛不吃草强按头,死啦的让你去满足她。那我们就走吧。不过,我是真心的想让你们叙叙旧的。”

    何子键急道:“好了,别说这些,我们走吧,时间都给耽误了,这里留下的麻烦就交给他们了,你啊,难怪什么也不怕。”

    “就是。”

    董小飞上去亲了何子键一下,就开车出发。见到郑晓丽,何子键的心就十分的复杂,邱克剑现在居然是烧河的市长,又是董小飞的本家大哥,看来董小飞的出现是真的及时啊,他几乎都忘记了和董小飞是怎么认识的。他.忽然问:你家跟胡磊别是还有什么关系吧?"

    董小飞轻蔑地说:“那个狗屎。他爸爸巴结我们家,我们就有一些小的业务给他们处理,就凭他们家,也就在宁古这个小地方混点事儿吧,你看胡磊哪像个千大事的人。”

    何子键说:“我们的南岭煤矿是跟他签的合同。”

    “这个我知道,这个人办事,你不能完全的相信他,他能给你成事,也能给你败事。我建议合同到期,立刻跟他分手,我给你找个合适的人。”

    何子键马上说:“好,可惜那时没有跟你谈这些。”

    董小飞笑着说:“我现在也上了你的贼船了,想下也下不来了。”贴了一下何子键的脸,何子键马上说:“好好的开车。”

    董小飞说:“想到今天晚上跟你住在一起,真是高兴啊。”

    何子键知道昨天晚上董小飞那样的激动,就想,今天晚上一定好好的卖力气,让董小飞这个喜欢惹事儿的女孩知道自己的厉害。

    从烧河开车到省城宾阳用了三个多小时,刚好过了午夜。省城的灯火映入何子键的眼帘,想到自己所在乌林那到了晚上就黑漆漆的夜晚,整个镇子到了夜晚也没几盏灯火,就想,自己的还真是任重道远啊,如果用三年彻底改变乌林的面貌,还真是需要加大力度发展经济,给这个落后的乡镇提供经济的保障啊。车子在一家有名的宾馆门前停下,董小飞说:“今天我们就住在这里。”何子键说:“这里是你的家,一切当然是听你的。”

    董小飞笑着说:“你就是该乖的时候乖,该厉害的时候厉害,真是可。”

    何子键笑着说:“你这是把我当成小孩子了。”

    董小飞说:“男人在女人的跟前,就是个小孩子那样的让人疼。”何子键嬉笑着,心想,这些女人喜欢他,他,至少是想跟他发生关系干.方面的事儿,就是这样的感受吧。但这些女人岂不是个个不但漂亮,而且还都是了不起的吗?自己能从看守所那样的地方出来,现在居然重整旗鼓,当上了镇长,一切都重新开始,难道自己也是这样的让她们疼的吗?

    这次完全仰仗着金曼这个女人,苗振铎儿媳,现在他还真的想她啊,但他不能再跟这个女人有什么了,苗振铎这样的开恩,给他个机会,自己就再也不能干那事儿了。

    其实倒也不是自己的问题,那金和他一见面,想的就是要征服他,而不单是他只是想干她。但现在他觉得一切都好了起来,还都是自己努力的结果啊。“你在想什么?怎么不下车?"

    “峨,下车,我都困了。”

    “那我就楼你好好睡一觉。”

    何子键心想,就像自己真是个孩子似的。

    董小飞开了个房,进去一看真是明亮宽敞,进了房间,董小飞就剥的一丝不着,说:“赶紧洗洗,我都发粘了,你给我脱啊。”

    何子键的手慢了几分,董小飞上去就给何子键扒光,然后笑着说:“哈,像个白斩鸡啊。”

    何子键想到这是盛雪对他的称呼,他光溜溜的样子,又是属鸡的。他看着董小飞那好看的挥体,就笑着说:“你像什么?"

    董小飞高傲地说:“我当然是风凰。”

    何子键说:“是没毛的风凰。”

    董小飞分开腿说:“这里不是毛?"

    何子键大笑说:“是,那是你的……”

    “滚,就知道你说不出好听的话。”然后自己居然小声说:“这是我的*,是不是你想这么说?"

    何子键想,这女人到了这个时候都是*的,就说:“这可是你说的。”“嘻嘻,才包我洗澡。”

    总统里的浴室都是这样的华丽,那宽大的浴池似乎能洗好几个人。何子键想,自己过去真的跟好多的女人在一起洗澡,那滋味倒是别有风味,尤其是跟李明在一起时的最后的疯狂,那四个几乎就像个娃似的歌星,让他都觉得大开眼界,也把李明送到了监狱。还是自己大难不死啊。

    草根高官路全集首发!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