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撩裙弄玉腿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25 撩裙弄玉腿)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草根高官路最新章节正文25撩裙弄.

    回到家好好地睡了一大觉,早晨何子键还没起,胡月就打来开了电话:刘股长,你现在好了吧?我现在就在你家小区的门口,我们现在就去华威集团。

    何子键赶紧说:“好的,你等我一会,我还没起来呢。”

    胡月就嘻嘻地笑着说:“真是对不起,打扰了你的好梦了。你准备吧,我在这等你。”

    蒙晋丽还没醒,大在外面露着,一条小毯子盖着肚子,大腿以下也露在外面,那黑黑的毛丛咧着一条缝,何子键心想,这东西玩起来好玩,可看起来是真的不好看。

    自打老婆和自己过去的上司刘伟干在一起让他发现后,他的心里就总觉得非常的别扭,就是跟她在发生这的交往的时候,他也带着几分报复的心态。他发现不管自己怎样在外面干女人,自己老婆让别的男人上了,那也是让自己绝对不能彻底原谅的。如果不是通过这次老婆跟刘伟干在一起后发生的一系列对自己有益的事,那结镇委办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穿好衣服,稍微洗漱了一下,立刻奔下了楼。他总觉得马铁力安排胡月和自己一起下去调研有谋,胡月这个小妮子是他的拼头,老马把她安插在自己边,这不明摆着是监视自己的一举一动吗?想着这事,何子键就觉得这个家伙险,一边就冲下了楼。

    何子键来到小区门前,看到一辆黑色现代停在那里,这就是胡月的车。他想,这个小妮子出现上班不到一年,就有了自己的车,说不定这车是怎么来的。胡月在向她招手,喜滋滋的样子像是看到自己的人,如果不是这个小美女居然用嘴裹股长的大席,这还真是个让人喜欢的’r头。但她现在是马铁力的小蜜,还真要防着她点。

    “真不好意思打扰你,可华威那边都打了几遍电话了,问我们出来没有。”

    胡月打开车门,何子键上了车,看着胡月的笑脸说:“我昨天喝多了,这几不醒。”

    胡月笑着说:“你昨天是喝多了。”

    “没发生什么吗?"

    “没啊,你喝多就回来睡觉了,单位也没什么事。”

    胡月要开车,何子键说:“你开车的水平怎么样?不然我来开?"“我两年前就会开车了,你怀疑我开车的水平?那你可看错了。”一边反驳者何子键的话,一边就使劲殊了一下油门,车子立刻就向着前面快速行驶了过去

    何子键要是没听到胡月刚才的话,还真是没有什么的,这一听胡月说自己老爸都有大奔了,家里是比较富有的了,不算富二代,也基本达到了小康标准,都这样的生活水准了,还跟马铁力在办公室里偷,心甘愿做马铁力那老色鬼的刁、三?这个世界还哪有理说?

    何子键加重了对眼前这个刁、美女胡月的鄙视。

    “刘股,您现在是响们镇委办里面最年轻的股级千部,这以后上升的潜力是无限的,发达了可不要忘记我啊。”

    胡月没有注意何子键的表,只是一个劲的冷着笑,笑的何子键这心里发毛

    “你这话说得不靠谱了,我承认是最年轻的股级干部,这说明不了什么,咱们镇委办这个镇委办势,没有关系哪能再往上升啊。”

    “刘股,你谦虚了,你这叫真人不露相,别看镇委办里面比你提拔早的人很多,但是那个有你这个速度啊,不提拔是不提拔,一提就上了股室副主任。像以前提的那些副主任股员,主任股员,这辈子都到头了,以后想升的机会也没了。你可是一下子就是副股长啊,有自己的实权的。”

    胡月仰着漂亮的脸,把目光盯向了何子键。

    突然一辆黑色的宝马,从他们车子旁边开了过去,一阵风夹着着些许些许灰土,把他们的车子给弥漫住了。

    “这个家伙开车真疯了,这段路路况不好,还开这么快,你还是不要看我了,专,‘开着吧。”

    何子键看着那团晨雾,对胡月叮嘱道。

    “知道了,我的大股长,你是没有被女孩子盯过吧,人家才看了你那么一下,你就脸红了。”

    胡月听了何子键的话,放肆的笑了起来。

    何子键见这个小’r头这样的大方,就排红了脸说:“你说什么呢,我都是结婚好几年的老男人了,你这个小’r头,不许没大没小的。”

    虽然这么说,但他这才体会到了这个’(头片子还真是能说会道,任何男人经她这么一说,心头立刻都软了下来。何子键琢磨马铁力也是这样落马的,看来这个小丫头还真是不能刁、觑啊。

    这样想着,没再看这个妖艳丫头一眼。胡月极尽献媚,但何子键想到胡月是马铁力的女人在办公室里公然解裤子摸含原,真是胆大妄为,比他的胆子还大,就铁了心,不管胡月这个小妮子怎么对自己献媚,他就是不理。

    但胡月却看不出来何子键的心思,觉得所有的男人都应该对自己好,都要在她讨她高兴,一看何子键这样的对自己带答不理的,就问:“刘股长,你在想什么啊?怎么对我看也不看啊?"

    何子键心说:“虽然你是漂亮的,但我就是不想看你。”看着外面说:“我看着外面的人和车,够闹的。”

    “那有什么可看的啊?"

    “有,他们都穿着衣服,干干净净的。”

    “谁不穿衣服啊,哪有在大街上奔的啊。”胡月想笑。

    “可有在办公室都不穿衣服的。”

    胡月没听明白:“你看谁在办公室不穿衣服了?"

    “哈,我就是说着玩的。”

    “我觉得你险的很。”

    “我还险?可我没想占谁的便宜啊?”何子键看了胡月一眼。那好看的脸蛋在扭曲。

    自己对她是够刺激的。

    “你……”

    胡月突然脸色大变,把车停在一个僻静的地儿,过了一会也许是憋不住被单位人的戏弄,就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胡月这样一哭,何子键就受不了了,马上就说:“胡月,看你,哭什么,我就是跟你开玩笑,我既喜欢看你,也觉得你是个不错的女孩。”

    “刘股长,我知道那天我和马铁力在一起干那事被你发现,你就看不起我了,我……哇哇。”胡月哭的更委屈了。

    男人可受不了这样哭得梨花带雨的美人,就赶紧说:“我其实什么也没看到

    “你看到了,是不是,你就是看到了。”

    何子键无耐地说:“好好,我看到了,我看到了。”

    “那你是怎么想的?”胡月盯着问。

    他是怎么想的,还真的不好跟一个女孩说。

    “刘股长,你是怎么想的我不管,可你是不是把我想成一个像个浪*人了?

    “别别,你别这样想我。”何子键马上解释说。他本来对马铁力这几天对他冷眼相看气的咬牙切齿,胡月又是他的女人,跟他干了那事,可胡月一这样,他就有些受不了。

    胡月话题一打开,就一鼓劲地说了起来:“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在马股长面前那样低三下四,给他……给用嘴干那个,甚至要忍受那个色狼的摸我……摸我这里呜,又是在办公室里?"

    突然,胡月两眼泪汪汪的望着何子键,显得楚楚可怜。

    被这个小妮子一问,何子键的心里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小’r头可怜兮兮的样子,何子键就心疼了几分,他想,也许胡月还不是那么的不可救药,一定是这里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所以他还真想知道这个小’r头和马铁力之间有着什么私下交易。

    “另.j哭,,隆慢的说。”

    “我……你什么也不知道啊。呜呜……”

    “是啊,你们的事儿我怎么能知道呢?"

    不过,何子键脑海里面就浮现出胡月和老马在办公室那一幕,胡月不像是被老马给的,胡月有,点匀引老马的意思,因为何子键想起那天胡月蹲在马铁力的档下的景,不是自己愿意的,美女怎么会那样做?

    “胡月,你的事就这样过去了,我们也不必再提了……”

    “在机关,人人都想着往上爬,我……我也不能例外,马铁力个畜生,就拿一个副主任股员威胁我,在半年前站污了我的清白,我,我……我不想千,他就耐心地对我说,这是第一步,第一步解决了,一切就好办了,在一次单位举办的酒宴后,大家走了,他就送我,结果送到了宾馆的一间包房,我怎么能阻止了他?他就……他就……呜呜。”

    胡月又一次委屈的哭了起来,那样子真的觉得她饱受了巨大的蹂确和委屈。

    何子键想起了那次单位聚会的往事,那次是单位搞个什么活动,胡月刚到单位不久,大家都很喜欢她,也都跟她开玩笑喝酒,胡月年轻,就给自己喝多了,马铁力就说他来送胡月回家。他这个当股长的送下属完全正常,人家又是个小女孩,别人送也不那么好。谁知就是这次,马铁力就给胡月干了?

    这个家伙可真是见缝就干啊。

    何子键愤愤地想。

    男人对男人容易产生恨,而对女人,尤其对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就很难真正的恨起来。何子键越是同胡月,就越是对马铁力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恨之入骨,越是恨之入骨,就越觉得眼前的胡月真是让一个男人怜-h月。

    一个当初这样好的女孩,被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家伙给干了,他能不来气?于是就赶紧对胡月哄起来说:“好了,胡月,咱们不哭了,马铁力这个混蛋,既然事发生了,咱们要学会去理处理,你放心,那天我只是偶然间撞到你们,我发誓,我不会把那事说出去,先不要哭了,乖啊。”

    何子键一边说着话,一边把手慢慢拍向了胡月的后背。何子键的手刚触碰到胡月的子,胡月就主动靠了上来,何子键心里面就这么一哆嗦。

    谋,这绝对是个谋,这个小妮子绝对是受到马铁力的指使,对他发出糖衣炮弹,妄图对他下手,也要抓住他的把柄,毕竟被一个下属抓住自己把柄的上司,心里就难受死了。

    但何子键的定还是不够,虽然心里想他绝对不能上这个小妮子,尤其是马铁力的当,但是手还是经不住胡月的纠缠才包上了胡月的子。

    温暖柔软伴随着少女的青气.息,传给了何子键,何子键顿时感到了浑舒畅,慢慢闭上眼晴。

    胡月不愧是在男人的战场上打杀过来的,她的香唇亲他的时候,带着别的女人所没有的那种火辣辣的.,让男人立刻觉得血脉责张,何子键上的所有的细胞都被这个小妮子调动起来,何子键就想,难怪那马铁力在这个小妮子前男友自持,在办公室就让她口含大席,解馋舒服,这还没怎么的,自己就被她一阵彩铃的音乐,何子键的手机在这个时不争气的响了起来,何子键骂了起来:“妈的这是谁啊?

    “另,】管它啊。”

    胡月的声音搀了蜜加了油似的,让何子键酥麻了一下,但他现在是综合股的副股长了,他在单位也是要负责的了,就不能不接电话,这跟过去是不一样的了

    一看来电,被胡月袭击的五迷三道的何子键立刻清醒,来电的不是别人,而是金曼,他的书记。

    “刘股,你怎么了?你的脸怎么红啊,出什么事了?”胡月看到何子键的脸色,柔声问到。

    “嘘,小声一点,这是咱们领导,"

    何子键没有回答胡月的问话,拉开车门,向路边走去,他不想让胡月听到和金的谈话。

    自从和金好上后,每天一早第一件事就是给金发条短信,表示对她的关心,隐藏着一番对这个美女上司的意,今天被胡月破坏了规矩,忘了这茬,这是他的失误。

    “喂,姐,怎么了?”何子键柔声说。

    “你怎么没在办公室?”金开门见山就问。

    “书记,马股长今天派我做调研,我正在去的路上呢,有什么事啊?”何子键理直气壮了许多。

    “是去华威集团吧?"

    “马股长让我去了解一下华威集团征用了大片土地的事。”

    “那好,这是个大事,违反占有土地,那可是绝对需要严查的,那你好好调研,好了,晚上我请你吃饭了。”

    金挂了电话。何子键绝对今天金受的心很好,一大早就说请自己吃饭,她是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看他没在,就给他打了电话。

    这里也充满几分的思念之。这才一天没见,金曼这个女人就想他了。看到自己打完电话,胡月的车滴滴继续,何子键赶紧就回到车子。胡月媚笑着,又要往何子键的上靠。被金曼这样一打扰,何子键清醒了很多,朵开这个暖昧的举动说:“开车吧,时间不早了。咱们要提前赶到那里呢,领导刚才嘱咐了,时间不能再耽误了。”

    胡月的脸上立刻就带上了霜。突然开车,车子就驶了过去。

    “刚才是哪个领导的电话?马股?"

    胡月漫不经心地问道。

    “不是,是李书记。”

    何子键没有说金曼,而是直接说书记这个老家伙。相必胡月或者马铁力也不会亲自问李贵福吧,他们也真没有这个胆量。何子键这样想着,心里面一下子就平静了许多。

    果然奏效,胡月立刻瞪大了眼晴:“李书记竟然亲自给你打电话了?"“怎么了?工作上的事吗,又不是别的什么。”

    “那也说明你不一般啊。”

    胡月说的十分媚,何子键就知道这个小妮子的脑袋就开始动了,要知道书记可是一把啊,在这个大镇委办的股级副股级千部中,也没几个直接跟书记谈上工作的,何子键他一个副股长,李书记直接给他打电话问他工作的事,绝对让人对他刮目相看,这就是胡月现在对他惊讶的理由。

    “咳,没什么。”

    何子键心里对这样突如其来的谎话很赞赏,觉得自己真是个天才。胡月车开的还不错,何子键没看出来这个妮子还有这样深的水,就问胡月:“你爸爸开着大奔,他是干什么的?"

    “咳,这个没什么可问的,也就是有俩钱儿而已。”

    “这年头有钱就行啊。”

    但何子键突然想。既然胡月家那样的有钱,就给马铁力送钱或者给大领导送钱就完了吗,还用得着为了个副股级干那事儿?一个大闺女给上级男人嘴里裹着大席,男人把她的嘴当做下面的比来干着,那是多恶心的事。但何子键不能这样问,也就觉得这里也不是你们简单的。

    即使是马铁力第一次千了胡月,那胡月也用不着,慈是让他满足啊?咳,真是搞不懂了。

    “股长,你在想什么?”胡月妩媚地说。

    “峨,没什么。”何子键头冷淡下来。但这次胡月没有再跟何子键献媚的机会,现在在路上。

    最近政府卖地风气甚嚣尘上,而华威这个地产大公司,据说在郊区征用了几百亩闲置的土地,等待机会,准备大规模的开发,但是郊区哪里有这样大面积闲置的土地?谁都知道,这一定是开发公司和郊区的村委会搞的名堂。但华威公司绝对是个大公司,在省里都是有一号的。

    何子键想,这次出来所谓的调研,其实就是来查查华威集团有没有违法征地的问题,镇委办里的许多领导跟华威集团都有不错的关系,也许他们都不想出面,怕不好说话,就派他这个新上来的小股长出来项一下,也就是睁只眼闭只眼的事。就对胡月说:“咱就是下来看看,了解一下况,能不问的就不问,如果咱知道的太多,回去汇报,还是我们的麻烦。”

    “好的,我当然是听你股长的,我就是给当司机和拎包的。”

    胡月灿烂地笑着,那红艳艳的嘴唇在何子键的眼前十分惹眼,但何子键想到的是,马铁力的大鸡*巴塞进这个嘴里是什么样子。

    咳,有了这样的印象真是不好,总在自己的眼前晃

    华威集团办公大楼是一幢高大的楼房,光是这个大院的占地面积,就足够盖几十幢高楼的,这都是囤地的表像,现在对这些开发商来说,有地就是有着巨大的财源啊,地是不能再生的东西,尤其是这个独特的国家。

    突然,何子键发现,从大楼里出来一干人马,为首的是个女人,在开会的时候见过面,是华威集团的副老总,叫王金秋,当然是个女人,而且是个三十岁才出头的漂亮女人。

    何子键发现,现在许多的公司和集团,都用漂亮的女人做副手。这个王金秋长着一副美的面孔,材看上去就是*的那种,男人一看到她,似乎都要心动难-衬,想要扑上去的感觉。后来何子键对这个王金秋总结出了一条,这个女人有点富态,所以男人压在她上的感觉,就非常舒坦。

    何子键见到王金秋是个年纪不大的美女,心里面有些惊慌。何子键感觉自己这些走的真是桃花运,一遇上漂亮的女人,就有.点想入非非。

    何子键和胡月刚一下车,华威集团的工作人员立刻就迎了上去,就像被当做了县领导一样,前前后后十几个人跟着,王金秋冲在最前面,伸出小手,紧紧的握上了何子键那宽大的手掌。

    “刘股长,您好啊,欢迎您来我们华威集团视察,响们先进会议室休.感下。”王金秋礼节的握完手,紧接着就是一脸的微笑。何子键听着王金秋的话,看着黑压压的人群,这是第一次被人当做大领导,只是个小小的副股长,真是有点受宠若惊。

    王金秋看着这个镇里来的领导,充满了惊讶与仰慕,何子键也就二十七八岁

    ,年轻有为,竟然就窜到了副股长的位子上,从这点上来说,还真佩服何子键这个年轻人。

    “王总,你来华威集团还不是很久吧?”何子键跟在美女老总王金秋后面,他以前没有来过这个集团,但是国有企业的名字和领导人,他何子键基本上还都是很清楚的。

    “股长,我还是个副手,我们的董事长现在在国外考察,不能接见你,就由我来代表吧”

    会议开始后,王金秋装模作样的给何子键汇报,最后也提到了土地的问题,表示华威集团坚决贯彻土地利用的准则,绝不多占一块不该用的土地。何子键听着这个王金秋的话,心里面突然就明白过来了。坚决按照省县精神,进行开发建设。为对方建设做贡献。

    华威集团属于省县的双重管辖,而老总则是省下派千部,这个王金秋拿出这样的说法,何子键就明白了,这是不让他们来参与,囚为县里无非就是行业管理,而真正的管辖权还是在省里。何子键这样想着,不由得多看了几眼王金秋。王金秋被何子键看了那么几下子,脸上泛起红晕,讲话的声音也颤抖了。何子键静静的打量着王金秋,被这个女人的特有的那种气质给迷住了。

    “接下来让镇委办领导谈谈对咱们企业的看法,大家欢迎。”王金秋带头拍起了巴掌。

    “谢谢给我发言的机会,其实这个问题我已经研究了好长一段时间,县和镇委领导派我来响们集团了解些开发单位用地的况,我就在这里谈谈我的一些看法……”何子键倒也不客气,立刻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何子键无非是谈了在征用土地的时候,要严格按照国家的方针,不能以企业的名义私自征用开发用的土地,要经过几级的审批,尤其是不能征用农村的耕地,这是保证国家红线的基础。但他对华为集团是不是征用了耕地也是烧开了的。

    对于这样官样的东西,何子键做起来冠冤堂皇,他过去做个老师,口才自然不用说,而这些东西他只要是看几眼,就烂熟于心,何况这些东西跟自己当初学习考试的内容差多了,这些文件他看了几遍,就已经成为他脑子里的东西了。何子键一口气说了足有半个小时。大家看到这个年轻的干部谈起这样的东西侃侃而谈,根本不用稿子,让那个王金秋十分的佩服,就真心地带动大家鼓掌:“感谢镇委办领导给我们集团做的重要指示,我们要牢记领导的指示,做好我们集团的工作,不辜负镇委办领导的期望。”

    王金秋口口声声说是镇委办领导,何子键开始不好意思,很快就觉得感觉很好,他突然发现,在大家都注视的况下发言的感觉太好了,你讲话的时候,大家都在认真地听,只是也要装装样子,有的还要记录。这就是当领导的感觉啊。

    对于集体这些高层领导对何子键的话,一听就知道是行家,当然,大家也对县镇委办的年轻领导的认识提升了一个档次。以前大家都认为着机关里面坐着的,没几个有什么真本事,现在听了何子键的言论,他们都不敢小看机关里面来的领导了。

    接着就是视察了集团的几个在建项目的模型,何子键看了看建筑的模型,就对王金秋说:“我看我们还是到现场去看看为好,让我增加一点第一印象吗,看这样的模型,周围的环境是什么样的,根本就看不出来。”

    王金秋的脸色就变了一下,知道这个年轻人还真是不那么好对付,于是就说“我是怕镇委办里的领导鞍马劳顿累着啊,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就到现场看看

    “王总,我们集团现在有几个在建项目?"

    “总共有八个。”

    “好,我八个都要看。”

    十几辆车就轰轰烈烈地开出华威集团的大院。先是看了几块在城里开发的项目,这样的土地没什么争议,都是拆迁老城区的问题,没有土地方面的纠纷,这时已经到了中午,王金秋就说:“我看这样,*.j下的几个在建项目离的远,都在郊区,我们先吃中午饭,然后再继续看,你看怎样?"

    何子键这是第一次自己带着属下下来考察况,就不能过于放松,也不能光是听下面的,就说:“我看我们中午饭就晚吃点,大家也饿不到哪去,晚上大家也可以放开肚子好好吃点。”

    王金秋见到何子键还真是坚持自己的主见,也觉得这个年轻人不一般,就只好说:“那好,我们就听何股长的。”

    车开出郊外,来到地一个开发现场,何子键一眼就发现了问题,而王金秋就站在何子键的跟前一个劲地解释。

    何子键问:“你这里写的是占有的荒地,这里不是明显的被废弃的农田吗?这就是说这农田你们买了后,自动废弃了两年后,成了荒地,然后你们就这样蒙混过关,把建设项目的土地说成是荒地。你们这个建筑项目是什么?"“是一个商务会所。”

    “在这里建设商务会所?是不是还有高尔夫球场啊?"

    王金秋睁大了眼晴:“这你都……”

    高尔夫球场是现在还在酝酿的项目,就是在会所建成后在征集土地,而这样的东西还是脑子里的东西,就被何子键这个年轻人看出来。这个人可真是不简单

    何子键淡淡地说:“其他的项目,是不是都是这样的况?

    “这个……“王金秋尴尬地说不出话来。

    “那我就不用看。这样的项目至少有三个,是不符合土地征用条例的,如果上级下发现这个问题,那可就……”

    “是啊,是啊,幸亏是何股长提醒的及时啊。”

    看到王金秋一脸尴尬的样子,何子键马上就收回了严肃的神态,他该说的已经点到为止,他已经看了出来,他下到华威集团说是来调研,是马铁力给他设下的陷阱的,他找不出毛病,是他工作不认真,或者是能力差,不能发现问题,他把事做绝,那华威集团的老总可不是含糊的,县领导都要让他几分,他得罪了华威集团,他的子也就难过了。他才不会上这个当,于是就对王金秋说:“问题是有,整改一下也就可以了,一切问题也都可以解决的是不是?"何子键这样一说,王金秋马上就明白了何子键的意思了,也看出这个年轻人聪明会办事,更知道这不是一般的年轻人,就说:“刘股长就是水平高,看出了问题,给我们指明了方向,我们知道怎么做了。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现在就去金鼎大厦,我们在那里准备的薄酒素菜,大家现在就去那里。”

    何子键像模像样地拒绝着说:“我们就不给基层添麻烦了,王总,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回去还要向领导做个汇报,然后……”

    王金秋笑吟吟地说:“刘股长,今天这样辛苦,哪有不在一起吃顿饭的道理?再说,刘股长是新近上任的年轻领导,就到我们集团来考察调研,给我们做出了这样重要的指示,我们理所应当地慰劳一下领导,所以,刘股长可不能拒绝我们的一番苦心啊。”

    何子键的蛋装的浑圆,继续拒绝着说:“你们的美意我们就心领了,只是我们实在是脱不开啊,今天书记还要听我们的汇报,现在对土地问题要求的十分严格啊。”

    王金秋看着何子键,知道这个年轻人是在摆出新领导的架势,想了想就走向杜思成,对杜思成耳语了几句。何子键这时已经向胡月的车走去,胡月看着何子键,不知道这家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就小声问:“我们真的要走?"“那你说该怎么样?"

    “你是领导,我自然是听你的啊。”

    何子键知道自己是走不了的,但他不能做出太好说话,太没深沉的样子,就对胡月说:“我们回去对马股还要做汇报,这可是他安排的工作啊。我们不是要认真对待是不是?"

    他说这句话也是给自己留个后路,如果胡月真是马铁力安排下来跟踪自己的暗探怎么办?自己对马铁力这样的险的家伙不能不防啊。

    胡月看着何子键,她笑了笑说:“刘股长真是很讲原则,那我们就走。不过,我看我们还是可以留下来的,我的意思是……”

    何子键知道胡月要看集团下步怎么安排,在这样的况下,绝不是单单吃顿饭就完事的,他们给集团指出了问题,这可不是一般的小问题,就看企业怎么办了。

    何子键微微一笑说:“反正就我们俩,我也不能独断专行不是?你有什么意见就说,我也可以做个参考。”

    何子键看了看胡月,想把这个问题嫁给她来决定,胡月索说:“不就是吃顿饭吗?再说华威集团是有名的企业,我们不能把关系弄紧张是不是?我们就是在这里吃顿饭领导也不能说我们什么。”

    何子键对杜思成说:“我们的美女发话了,我也就没什么可说的,你要领我们美女的的啊。”

    王金秋说:“刘股长也是我见到的最能干的年轻领导,如果你不在我们集团喝杯酒,那我就完全不称职了。来,上我的车。”

    王金秋向自己的车走去,何子键看到王金秋的座驾是二百多万豪华宝马……

    看到王金秋这样年轻漂亮的女人可以拥有这样豪华的座驾,而自己连的最便宜的车子都没有,心里就不那么的平衡,他知道王金秋充其量是董事长的私密女人,白天用她当接待,晚上用她当发泄的工具,但现在的漂亮的女人,似乎都想着这样做,大腿一劈,跟谁不是干,但跟一个这样的大老板干,就要什么有什么,而他们这样的男人,就只能自己一步步的往上爬。这就是说,这样漂亮的年轻女人,为了得到这样奢侈的生活,就什么都不在乎了。

    男人跟女人就是不一样啊。

    可是,他突然想到了金曼,自己不是也千上了这个年轻漂亮的女上司吗?他期望金再升一级,那样也许就对自己真的有用的啊。

    何子键对王金秋这个见过太多世面,也见过太多的官员的漂亮女人来说,觉得这个年轻男人还真是有那么一股劲,那就是架子摆的十足,让她这个可以迷倒几乎所有男人的美女来说威望扫地,但这更让她发现这个年轻人的不同凡响,也对他产生了几分的敬意。她给何子键开了车门,说:“我来给刘股长开车。”何子键说:“那可是我最大的荣幸啊。”

    大家看到何子键跟着王金秋上了车,也就在集团办公室主任的安排下各自上了车,等着想金鼎大厦开去。

    王金秋撩了一下裙子,跨进车里,何子键看到那刚到膝盖的裙子,这样一撩,像两根竹笋般的.就暴露出来,色的丝袜给人感觉就跟什么也没穿一样。何子键想,这个华威集团虽然是国有企业,董事长虽然是政府提名,党群办任命,但这样的企业跟他个人的企业根本没什么区别,董事长想用什么人完全是他个人说的算,所以这个王金秋跟董事长是什么关系,也就不言自明。而一个有文化的绝*人,出任一个大集团的副总而暗中有给董事长当人,这样的买卖自然是十分划算的,同时这样的女人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也就一看就明白的,王金秋在何子键眼前暴露着自己的大腿,几乎就要看到里面的*,也就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这才是第一次见面啊。何子键感叹着。这些大型企业的老总董事长的私生活,比政府官员更让人感-陇啊,他们才是财源滚滚,给某个人甩个几千万的,根本就不算什么,而且还名正言顺,让她们担当了个什么职务,就完全挑不出毛病的。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