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解渴的男人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19 解渴的男人)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19解渴的男人

    金曼化了淡妆,仍掩饰不住媚,白白嫩嫩的大出一小半,何子键呼吸紧蹙起来,浑开始发。而金曼十分镇定,那双杏仁眼像两颗寒星,仿佛一眼就能看透何子键的内心。

    金曼看着何子键,冷冷一笑说:“怎么,还有什么想法吗?”

    何子键心想,现在自己哪里还敢有什么想法,就是看到金曼你再好的.,他也不敢上去摸的。虽然他过去在大岭镇也干过两届前任的书记副书记,但眼下的金曼明显比她们盛气凌人,这不单是金曼比郝敏丽赵艳霞年轻的问题,而且金曼似乎还有种特别的气势,那就想干就干,什么人都不怕。

    何子键马上说:“我……我现在没什么想法了。”

    “是吗?真的没想法了吗?你看我的眼神我发现还是那样的不对劲啊?”

    看到金曼此刻咄咄人的架势,何子键心里叫苦。他想,我也不是把你按在上强你的啊,你也是脱了裤子敞开.主动让我的啊。现在却翻脸不认账?但他现在没什么办法,谁让他莫名其妙地了自己还没上任的女领导。

    他呼口气,这一切真有几分的荒唐可笑。按理说一个女人对他来说已经不是个什么事儿了。但现在对他这个已经成了家,有了老婆的男人,再干这样的事儿,怎么说也没什么道理。但那天他遇到了金曼,看到金曼那勾引他的眼神,就知道这个女人一定是自己胯下的玩物,学习了这么长时间,和自己的同学成家后的淡漠,让他真渴望有次痛快淋漓的发泄。

    这样的事儿有了,可却成了自己的直接领导。

    “那我……”何子键不敢继续看金曼的脸,而是看着她的脚,她的小腿,那里是一条高档的裙子,里面是两条修长的腿,这.……

    咳,自己是真的有什么毛病了。

    “好了,坐下吧。干的时候那么的厉害,现在却像的老鼠似的。”金曼的口气缓和了下来,她坐下后轻轻的叹息一声,似乎是无耐地接受了这样的现实。

    何子键坐了下来,抬起头说:“其实,这一切也不都怨我,你也没说你是做什么的,还有就是……”

    “你的意思是我主动勾引你,让你得手的吗?我就应该告诉你我要到大岭镇上任当副书记吗?哈,我再愚蠢也不能愚蠢到那个份儿上吧?”金曼揶揄着看着何子键。

    “不能,我不是说……你愚蠢,而是说你太聪明,这样我们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儿。所以,你也不能完全的怪我。”

    “呵,你还振振有词了啊?我……如果不是你在我跟前一个劲儿地显示你的英俊和才华,我会让你……让你干我……可现在……我们成了什么?”

    何子键大胆地说:“该是什么还是什么,你是我的领导,我是你的下属,我们这事儿也不能到场张扬。”

    “哼,你倒是很有经验的。”金曼看着何子键,想笑,但没笑出来。

    到大岭镇这个偏僻的乡镇当副书记,完全是自己的自作主张,也是逃避自己的公爹苗振铎这个当上县委书记的光环,自己想有个属于自己的天地安排。苗振铎本来是给自己的这个儿媳安排的是县广电局副局长的位置,那对于一个女来说的确是个肥差,但她坚决要求离开县城,苗振铎觉得这样也好,就同意这个儿媳来的大岭镇。

    金曼的心中对自己这个速战速决的婚姻始终是不那么满意的。苗天龙在县公安局机关当着一个什么事儿也不管的副科长,但他却利用自己特殊的地位,在暗中纵着三家夜总会,两家大型游戏厅,谁都知道这什么游戏厅就是个赌场,那昼伏夜出的生活让金曼十分的难受,往往自己想要跟男人好好的睡觉休息时苗天龙出去了,她该醒来时,他回来了。虽然她需要钱,但看到苗天龙那巨额的资产滚滚而来,她总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也想慢慢的离开他,开辟自己的事业。

    在大学的时候,她就是学经济的,这次到大岭镇暂时担任副书记,如果有机会,现任的李贵富卸下镇长一职,他这个书记兼镇长当的也够长的,县里也始终在寻找一个年轻人来担任这个镇长职务,苗振铎也一心让金曼这个女人锻炼一下。金曼的心里想的是镇长这个位置。

    不管男人还是女人,心里总是有几分的冲动和。其实,她自己也知道,她是个*缺乏者,也就是说,她知道马铁力这个家伙天天在外面混,下面的那个东西,说不上插在哪些个女人的窟窿里,而她就是总在干熬着,但她的心气儿太高,一般的男人绝对不能让她满意的。当遇到了何子键,就知道这个男人要让她解渴了。

    但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给自己解渴的人,居然是大岭镇党办的秘书,而且将和自己天天见面,这让她真是难以接受。她想在大岭镇开辟一番天地,可眼前总是出现一个跟自己发生了*关系,也就是跟自己玩了的男人,她的心中怎么都觉得别扭。甚至比和自己的公爹苗振铎在一个大楼里公事还要别扭。

    但是一切都生米煮成熟饭,她想改变也难以改变了,就像一个女孩让人干了,再想成为处女,那就是不可能的了。

    “好了,我们也别说这次了,你说的也不错,也有我的问题,我们玩的时候,谁也不知道谁是谁,其实,我们不是玩的很高兴吗?就当我们什么也没发生,这可以吧?来,先喝点酒。”

    美艳的金曼打开茅台,何子键想主动一点,为女上司倒酒,但他的大腿已经僵在那里。金曼说:“倒啊,我又没说你什么,你男人的气概哪去了?干的时候那么的猛,现在总不能这样的软吧?来,倒酒。”

    何子键给金曼倒了酒,心里开始坦然了一些。干女人对他来说不是什么大事,但这样的况还真是第一次,居然在互相不了解的况下大干一场,可是,这不是一个好的机会吗?他总想有个靠山,过去的那些女人一个个的离他而去,想要重打鼓另开张,真的需要重新经营自己的人脉了。

    “我们这可是第二次喝酒了,这次喝酒的目的,我也不想多说什么,只是感到这真是不可思议啊。来,喝一个。”

    何子键说:“金……书记,这也许就是捉弄我们吧,不过,如果想想,我觉得还真是很有特别的意义。”

    金曼脸色和缓下来,又是那样的美丽动人,说:“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何子键说:“你承认我们在一起玩的时候是真心的吧?”

    金曼不好意思地点点头,何子键继续说:“如果我们就那样分手,以后谁也见不到谁,岂不是很痛苦的样子吗?”

    金曼抬了一下脸庞说:“如果我们没有现在的见面,就是说我们那样玩了一次再也不见面,你会想我吗?”

    何子键认真地看了一眼金曼,如果完全不想,那是假话,虽然和金曼只有那么一次.的关系,但那次真的是刻骨铭心的,真是痛快极了,要说他有怎么去想,那也不是真话,过去他过的女人少吗?但这些人一个个在他的脑海里偶尔出现了一次,也就那样的过去了。但是女人是喜欢听好听的话的,他不能让女人不高兴,尤其是不能让金曼不高兴,于是就装作十分感慨地说:“你认为我不会想你吗?你以为我只是跟你玩玩吗?如果你只是那样想着我只是跟你取乐,那就大错特错了。”

    金曼马上说:“我怎么会那样想?我……如果我们再也不见面,我会永远记住你的,你把我……把我弄的真是痛快,我还没那样痛快过啊,而且你是那样的英俊。”

    突然,何子键大胆地搂了一下金曼,为的是显示出自己的动,他亲了一下金曼,金曼似乎不想继续这样,就说:“我了解了你的况,你是个很特殊的人物啊,很能干,也很能惹事,居然在县里干了那么多的大事,还有很多美女朋友。”

    何子键说:“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我现在就是个党办的小秘书。”

    “别急啊,一切慢慢的来。”

    何子键摇摇头说:“李贵富看不上我,我得罪了他。”

    “为什么?你怎么又得罪了李书记?”

    何子键苦溜溜地说:“他一个大书记,我怎么敢直接得罪他?还不是他就看我不顺眼。”

    “你有那么辉煌的历史,他怎么能不妒忌你?”

    “你来了,我非常高兴,我也不想走了,就在这里等着你当上镇长书记的。”

    金曼笑了起来:“你就是会说,说的人就是高兴。我找你来,就是想让你别太在意,别给自己造成负担,也就是说,我们开完玩的那次,我也是愿意的,你给了我很多的欢乐,所以,你要放下负担,好好的工作。”

    何子键被金曼的话感动了,金曼并没怎么对何子键指责,而且还做了自我检讨,是啊,何子键想,如果不是她金曼让他看她的美和*,又约他去了宾馆,他到哪里去找她?就是满世界的找这个搔东西,也不知道她在哪啊?她让他去干她,他干了,本来就完了,不见得还有下回了,也就干一次就完事,也不是找人,可是他怎么会想到,现在成了他的领导?但是不管怎么说,也不该完全的怪他。

    这样一想,何子键就踏实多了,接过酒和金曼碰了一下。说:“你真是个好人,是个……”

    “是个什么?*?”

    金曼嘻嘻地笑着,何子键却子地说:“是个讲感重义气的女人,是个让人真心喜欢的女人。”

    “是吗?那我们喝一个吧。”金曼的笑更让何子键坦然了,现在他似乎又找到那种美好的感觉,也就一口干了。

    “其实,遇到你我也高兴的,不说别的,我觉得你还是个不错的人,也是我来到单位之前第一个认识的。”

    “是啊,你是给我当书记之前,我就认识你的啊。”

    何子键觉得这才是真的,昨天他怎么会知道她是他的书记?那时的他们才是真实的。

    “其实我也知道你是个实在的男人,所以,我要你给我做事,也就是说,以后你要听我的话,我是不会亏待你的。”

    何子键看着金曼温柔的脸上鲜花般开放的笑容,一股感动袭击而来,激动地说:“你说的真好,不愧当书记的,还这么年轻,你放心,以后我就是给你当牛做马,我也跟着你。”

    金曼微笑着说:“我不需要你当牛做马,我是新来的副书记,还年轻,一定惹人嫉妒,而且一定也有人给我设陷阱,以后你发现了什么,及时告诉我就行。”

    “书记,你就放心吧。”何子键对金曼表着衷心。

    做这样的事儿对何子键来说,是完全没有问题的,自己在办公室,听到的就是这些,过去他是不想打听这些领导之间的事儿,他烦,现在金曼的需要,就是他的职责,至少他们是有过*的,金曼的是让他摸过啃过的,下面的洞是让他进过的,现在这个女人当了自己的领导,他哪有不卖命的道理?

    看到何子键说的十分响亮,金曼微微一笑,十分满意地说:“我相信你,其实我到大岭镇党政来,许多人是不欢迎的。”

    “是李贵福吗?”

    “包括他。”

    “这个该死的,早就该把镇长的位置交出去了。”

    “可他还在任上啊,现在还是我的领导。”

    何子键说:“你放心,需要我,我就给他闹下台。”

    “还是别这样,我需要大家和谐共事。还有,咱们之间的事你不要说出去,我们俩玩的尽兴,但这是我们俩之间的事,可不能当做别人整我的把柄。”

    这里出了什么毛病呢?他想明白了,就是自己在办公室太清闲,太被人们冷落,而一个人太清闲,太被大家冷落的人,心里就不那么的平衡,就总是想着写偷鸡摸狗的勾当。

    他又不是什么圣人,喜欢美女,喜欢打洞,是男人的基本权利,谁也不能剥夺,只是不幸的是,他居然无意中,干了自己的上司。

    金曼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说:“那就这样,镇上的领导今天要给我接风,我就是怕你今天晚上过不好,才抓紧时间跟你说几句。”

    何子键真的感动了:“金书记,真的谢谢你。”

    “现在还叫我书记?我都是你的女人,都让你……”

    何子键大胆地说:“那是我的大宝贝。”猛地拉过来金曼亲了一下。金曼说:“你这些这里等会再走,我先走了。”

    今天镇领导的几大班子给金曼接风,自然是没他这个小秘书的份儿,金曼也在何子键的脸上亲了一下,又看了看他,似乎想摸一下何子键下面的东西,她真是想摸一下,可现在何子键是自己的下属,她就忍住了,走了。

    何子键怔怔地看着金曼走出去,这个金曼,让自己干也干了,天底下也没卖后悔药的。一切都风息浪止,还要回家跟自己的老婆过子。他想给老婆打电话,问她回来没有,却突然接到同学张贵忠来的电话。

    张贵忠也是一个老师,但他不在本地,在外县,他说今天来参加一个亲戚的婚礼回到大岭镇,想和同学们聚聚。

    “都有谁啊?”

    “咱班的几个美女都在,你就来吧。”

    “你们在什么地方?”

    “我们在金帝大酒店的三楼。”

    “金帝大酒店?”

    “怎么了,你也不是没来过。”

    “来过,我现在就去。”

    何子键心说:“真是邪了,又是金帝大酒店。跟几个美女同学聚会,说不定还要发生什么。”

    他马上给蒙晋丽打了电话:“老婆,张贵忠打来电话,要去聚聚,你去不去?”

    他和蒙晋丽是同学,他是张贵忠的同学,蒙晋丽也是张贵忠的同学。

    蒙晋丽说:“我不去。你去吧。我回我妈那里看看。”

    蒙晋丽她妈的体不好,脑血栓刚出院不久,需要人来护理。

    “那好。我去了。”

    蒙晋丽又叮嘱一句:“好容易跟同学见一面,替我代个好,跟他们多喝几杯。”

    何子键笑着说:“老婆真好。”

    “别贫嘴。快去吧。”

    同学会同学,就是搞破鞋。但今天何子键毫无兴致,只是多喝了几杯酒,看到男女同学在夜总会里搂在了一起,有的男的手伸进女同学的裙子里,女同学的手,也摸着男同学的裆下,他就想到了金曼。

    有了这个美女上司,他不想跟任何人发生艳遇。也就是说,他有个这样的女人,就足够了。

    一个女同学走了过来,搂住他的脖子,像是让他亲她,他赶紧找个借口,从夜总会上溜了出来。

    今天晚上镇领导给金曼接风,刘伟必定到场,他现在想到这个人是由于自己学习回来后,还从未和他单独说过几句话,于是就给刘伟打了电话:“主任,什么时候结束?”

    刘伟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愣了一下说:“可能要很晚,你有什么事?”

    何子键说:“我在跟同学一起喝酒,我想……我们一会去洗个澡,我安排你……”

    刘伟似乎很不好受似的说:“改吧,改我们好好的……”

    突然,何子键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刘伟的电话就挂了。何子键被拒绝的滋味不那么好受,又回去喝了两杯酒,

    他走着,就是不想回家,突然,一辆熟悉的小汽车从眼前的马路上驶过,何子键看清楚了后面的几个数字,那是李贵富的专车,看来这是领导们喝完了酒了。那么,金曼在干什么?

    他想了想,大胆地给金曼打了电话:“是我,你们……”

    “哦,是老同学啊,我在和单位的几个领导谈点事儿,那我们回头再联系?”

    何子键知道这是金曼在打马虎眼,说明她的边有单位的人,于是何子键也呵呵一笑说:“那你忙你的,咳,想跟你这个老同学见一面都不容易啊。”

    金曼嘻嘻一笑说:“别急啊,早晚会好好和你见上一面的。我现在忙了啊。”

    金曼把手机挂了,何子键又开始怅然起来,沿着黑下来的街道慢慢的走着,家让他感到很陌生,很痛苦,一点温馨的滋味都没有了,想想这才多长时间啊,居然就这样,蒙晋丽就成了这样的女人。

    他也干了好多外面的女人,而且现在走进他的,就是金曼这个新到大岭镇的美人,一个开始在大岭镇渐渐升起的政治新星,难道现在的女人都喜欢外面的男人吗?他真是弄不明白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蒙晋丽居然给他戴了绿帽子。

    忽然,何子键看到了路边酒吧里面闪出了于洁。他看到一辆黑色的汽车开走了,但于洁却没上车。那车像是镇委办里的车,只是没看清车号。

    这个娘们又在这里勾引哪个领导了?也许就是李贵富吧,这个娘们,其实,就女人的狐媚来说,于洁比金曼还强上几分,但金曼有的却是高雅的气质,这是何子键真的着魔的。何子键的心一下子就被撩的火。想到于洁平时对自己的献媚,上就膨胀起来。也就暂时把家中的丑事忘在脑后。

    反正现在也没什么地方可去,金曼又没时间搭理他,何子键就进了酒吧,他看到于洁愣在酒桌上发呆。

    何子键坐在于洁的对面:“怎么就你自己?”

    看到何子键的到来,于洁眼睛发出迷离的神采,她伸手在何子键的脸蛋上摸了一下,醉醺醺地说:“啊,是你,怎么,你是来找我的吗?哈,真好啊,是不是想我了?”

    何子键看到于洁又又媚的醉醺醺的样子,生出一丝怜惜。

    “你呀,不该喝这么多的酒啊。”

    “大家都在喝酒,我怎么就不能喝酒啊?知道今天镇里都有什么人在喝酒吗?”

    何子键说:“今天领导们都在喝吧?”

    “就是啊,领导们都在喝酒,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喝酒。不过,我还是喜欢在酒吧这样的地方喝酒。来两杯酒。”

    于洁说着就叫来了服务生,何子键拦住了说:“好了,我们不喝了。”

    “干什么不喝?啊,是不是想跟我……我也想了。”于洁突然小声说。

    何子键微微一笑,说:“你怎么到这个地方来喝酒,今天不是你自己吧?”

    “刚走的那个人,你没看到吗?”

    “什么人?”

    “嘻嘻,不告诉你。”

    “不告诉我我也知道,不就是李书记吗?”

    “怎么,你看到了?”

    他是瞎猜的,却猜中了。

    “好了,我送你回家吧。”

    这个攀上了李贵富这个大领导的女人,何子键有几分瞧不起,但现在的女人都是这样,他又有几分的嫉妒,人都想高攀后往上爬啊,但现在看到这个美女温柔地和自己在一起,那样子倒有几分的媚,何况于洁还老老实实的让自己干过,何子键就不嫉妒了,不但不嫉妒,而且还在心里产生莫名其妙的东西。

    他刚刚受了伤,现在需要女人的抚慰啊。

    “我们在这里坐会吧。”

    “也好。我坐这没关系吧?”

    “这里不就是我们俩吗?”

    何子键点点头,是啊,现在就是他们俩,过去于洁这个小搔搔巴结的都是书记副书记这样的男人,现在跟自己在一起,他已经很满足了。

    “这么晚你怎么不在家陪着老婆?”

    “咳,别提了,这男人有了老婆就失去了自由,没了老婆有丧魂落魄的,你说,该怎么办?”

    “嘻嘻,你们男人是这样,我们女人又怎么样?有了老公,老公天天看着你,没了老公,更多的男人在惦记你。”

    “是不是有好多的男人惦记你吧?”

    “你个坏东西。”

    于洁伸手在何子键的脸上捏了一把,何子键抓住她的手放在手里温柔的摸着。然后放在自己的脸上

    “你的脸好烫啊。”

    “你的脸烫吗?”

    “你摸摸吧。”

    何子键摸摸于洁的脸,细腻的感觉,也很

    两个人靠近了些,何子键想摸于洁的,半露着的很是人。

    “你在看什么?”

    “我看你好看的东西。”

    “你老婆的不是也这样的?”

    “别提我老婆。”

    “好,那我就不提。来,让你摸一下吧。”

    于洁的大方,让何子键兴奋了一些,忘记了自己的屈辱,伸手摸了一下于洁的

    “感觉好吗?”

    “好,真好。”

    “好了,别摸了。”

    何子键还想继续,但他还是听话地缩回了手。

    “好了,送我回家吧,反正你也不想回自己家是吧?”

    于洁分明是李贵富的女人,但何子键心中升起一股恶作剧,那就是自己的老婆让刘伟这个混蛋上了,李贵富的女人于洁自己为什么不能干?机关这些有点姿色的女人,几乎都被男人们在暗中承包,*蒸腾的时候,拉出来想干就干,妈的,这简直是一群配种的鸡。

    可是,过去在县里的时候,也是这样的,一个个当领导的男人,一边干着工作,一边干着女人,两个工作都不耽误,看来自己就是想罢手都难啊。

    “何子键,你在想什么啊?这样晚我怎么敢回家啊?”

    于洁的声音里掺了蜜一样,就像是要*服的媚,何子键心想。

    送于洁回家,就意味着要发生什么,面对一,满是*的女人,哪个男人不看在眼里,不想找这个便宜,那就是有病的,但何子键想到蒙晋丽对自己的背叛,她的搔和刘伟的大鸡紧紧的结合在一起的镜头,他气愤的要死,也就大胆地说:“有我在,我当然要保护你啊。走,我送比回家。”

    于洁气地说:“有男人的保护,女人的感觉就是好。尤其是你这样的男人。”

    “是吗?”

    “怎么不是?”

    “那李贵富那样的男人呢?”

    “他……哼,硬不起来的男人,怎么能跟你比。”

    何子键嘻嘻一笑说:“他真的硬不起来?”

    “滚。快点。”

    何子键搀扶着于洁温柔无骨的子,拦了辆车,于洁的酒力在发作,当下了车时,于洁一头扑倒在何子键的怀里。

    “我真是喝多了啊。”

    是黑天,何子键在楼栋里抱着于洁,也就没人看到,于洁的气传染在何子键的上。这几天,何子键干上了新来的金曼,但金曼已经给了他压力,警告他,不能再干不说,而且要离她远点,这让他的心里就不那么的愉快,虽然他不是那种就想着干女人玩的男人,但他现在心里怀恨,今天他还真的想好好的干一次这个.于洁,让李贵富的女人知道什么是年轻的男人,年轻的男人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样的。

    “我们进屋吧。”

    于洁在何子键的怀里开了门,说:“怎么样,我都没下来。”

    何子键心想,你的懒,就知道腻在男人的怀里。进了于洁的家门,把她放在沙发上,何子键感到这个家的宽敞和冷清。他知道这房子是镇委办里特批的,一般的人都捞不着,这也是这个女人跟李贵福特殊关系的好处,但这跟他没关系。

    “这个房子是李贵富给的吧?”

    “嘻嘻,怎么的?”

    “哼,是你让他来的。”

    “哼,说的真是难听啊。给我弄个湿手巾来。”

    “干什么?”

    “我啊。”

    “等着啊。”

    于洁开始*服,也许她是真的了。何子键立刻到卫生间拿过一条浸湿的手巾,给于洁擦了一下手和脸,看了看于洁,又大胆地擦了一下敞开的口,接着就是于洁那饱满的风的.,于洁的*富有弹,肌肤非常的滑腻,让何子键的子一阵发抖,裆下的东西也了一下。

    “啊,真是凉快啊。”

    “你老公没在家?”

    “别瞎问哦。”

    突然间,于洁抓住了何子键的手,慢慢的放在了自己那白皙的子上,何子键的呼吸在这一刻凝住了。“你好坏哦,竟然摸到了人家了。”

    于洁突然间反咬一口,那妩媚的样子显得更加风搔。

    “我喜欢。”

    “喜欢就摸吧。”

    何子键更加大胆起来,撩开于洁的上衣,解开她的……罩,然后就把于洁的.完全捧在自己的手里,接着就贴在自己的脸上。

    这感觉真好啊。

    这东西对婴儿来说是粮食,而对男人来说是.和幸福,有了这样的东西,就不再孤独和悲伤,何子键这个时候已经不再悲伤。

    “今晚,你不要走,我是你的,你喜欢什么,我都给你。”

    何子键猛地把于洁抱在怀里,于洁的手已经向何子键的裆下摸去,何子键的东西早就被于洁撩拨的不能自持,拔地伸展起来,于洁的手紧握着那粗长的家伙,说:“真好的,我更是喜欢啊。你是单位最让女人喜欢的男人。”

    何子键想笑,他一个闲人,无权无势,居然是女人最喜欢的男人,真是开玩笑。

    但于洁看上去还不是开玩笑。

    幽静的夜晚和悲伤的心,都需要一次美妙的,而眼前的际遇让何子键的膛里奔涌着浪花般的激动。于洁白嫩丰满的子,被一件花格裙子紧紧的包裹着,此刻较好的材,已经被他掀了出来,硕大的部那两坨大几乎要呼之出。不愧是大岭镇党政最风的女人,女人那两坨美,是这样的人,那书记李贵福说不上啃了多少次这两坨美啊。

    何子键暗暗的思想着,当一个书记真的无限风光啊,他一个快六十的老头子,居然可以尝到这样的饱餐,而自己这样年轻,也才第一次有这样的机会,如果自己有点权,岂不是要掠尽天下的色?

    李贵福是仗着自己的权力弄美,而自己无非是年轻。

    “你在想什么啊?”

    于洁的艳唇开启,在何子键的脸上亲着。

    “我在看你啊。”

    于洁把何子键的嘴又一次按到自己的上,他含在嘴里,咂咂的声音十分的悦耳。于洁斜靠在沙发上,裙子滑落到一边,两条修长雪白的大腿完*了出来,中间的桃*,在灯光的映照下,就跟灿烂的*,大胆地开放着。

    都说男人酒后乱,这女人酒后也是这样,而且比男人更加的大胆的啊,

    何子键变得火,双手立刻就顺着这个女人敞开的双腿伸了下去,瞬间,手指就触碰到于洁的黑草,之间的东西也裂出了口子,里面的水也汪到他的手上。何子键饥渴的.立刻让他把于洁弄到下。

    “啊”

    于洁已经被抚弄受不了了。也燃起了火焰。双腿紧紧的夹住何子键的东西,把何子键的东西吸了进去。何子键的一根铁锤直接就进入了人于洁的体……于洁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子,迎合着何子键的进攻,何子键动作频率的加快,于洁已经感觉到自己的体酸痛中带着一丝酥麻,最后这种感觉变得十分强烈……

    “啊,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猛啊。”于洁颤着音说。

    “怎么样,比李贵福强吧。”

    “你为什么要提他啊。”

    “大家都说你是他的女人。”

    于洁搂着何子键的腰,配合着他的节奏。

    “你现在别说这些啊,我现在可是让你干着啊。”

    “我不管,我只是说我跟他比怎么样?”

    于洁在何子键伸出来的东西上捏了一把说:“没出息,跟一个老家伙比。”

    何子键又弄了进去说:“你吗我就不比,我要让你别忘了我。”

    “嘻嘻,我怎么能忘记你?哎,咱们新来的金书记是那么漂亮,你就没想到去干她啊?”

    何子键一愣,也知道于洁也就是说说,不会知道他和金曼之间已经干在了一起,金书记在他的跟前已经不是什么书记的事儿的,就说:“你可真敢说,她的那个东西,是给县长们留着的,我怎么能够得着。”

    “也是啊,要想玩美女书记的男人,就一定是比他官大的男人。”

    何子键突然大叫一声,火一样的岩浆就喷到于洁下面的洞里,于洁打了一下何子键的股说:“没经过我许,你就出来了?”

    “我们已经弄了一个小时了。”

    “我想让你弄到天亮。”

    “可是……”

    “好了,这就不错了,我也满足了。来给我擦擦。”

    何子键出来了,那东西也从黑草间的缝隙里流了出来,何子键用卫生纸给于洁那地方擦了干净。于洁说:“你还回家吗?”

    “你不想让我回我就不回。”

    “那就搂我睡觉。”

    干了金曼是蒙晋丽之外的第一个女人,但他还真的没搂过别的女人过夜,现在于洁就像一条蛇似的不放自己,他索真的不回家,把收拾干净,换了单,上了,于洁就躺在他的边,一只手放在他的上,一只手放在他有软下来的.上。何子键也摸着于洁的,但感觉已经没刚才那么好了,这跟他了后有关,男人的荷尔蒙毕竟是个周期的过程。

    于洁说:“最近镇委办里要有个人事变动,你没有活动一下啊?”

    何子键沮丧地说:“我?那个李贵福根本就不得意我,我哪有……”

    突然,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于洁立刻从上跳下来,而何子键比他跳的还快。于洁悄悄地来到门前,只听门外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小于,是我。”

    于洁大惊失色,回看了看何子键,何子键也已经听出是谁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时候李贵富会出现。李贵富来的目的,当然是来享受于洁这个娘们的,但他们刚刚还在男女欢的巅峰,马上就跌到深渊,何子键听出这个男人是李贵福。在这个时候一个领导来到下属女人的家里,其用意不说也知道,那就是来跟下属女人干事儿来的。

    可是,他们晚上不是在一起喝茶来的吗?哦,那就是说在一起还有其他的人,李贵福也就不能在这个时候做太多的表示,大家走了以后,才来到于洁的边,想上她的啊。

    不过,于洁也真是让人兴奋的女人,刚才给他的感觉是真的舒服。如果让李贵富知道他现在就在这里,还正跟于洁干着,那可怎么办?那他倒霉的子不就又开始了?

    他的成功是通过干女人开始,倒霉也往往从干女人开始,他看着于洁,于洁赶紧穿好衣服,也让何子键在厨房藏起来,何子键一看只能是这样,就立刻跑到厨房,把自己藏了起来,于洁在门口说:“李书记,现在太晚了吧?”

    李贵富在外面急巴巴地说:“你给我开开门啊?”

    于洁现在真的不想让李贵富进来,他进来无非就是想干自己,可现在何子键还在自己家里,如果让何子键看到李贵富自己,她又不能拒绝,那可是太丢人了。

    “这个……明天来吧,我现在……”

    李贵富的声音不高兴了:“怎么,你不想给我开门?”

    李贵富是这些女人电话上帝,于洁可是不能让李贵富不高兴的,尤其他现在已经是镇的一把手,就说;“好吧。”

    门开了,而何子键已经躲进了厨房,但他探出着脑袋,察看着李贵福的动静。只听于洁说:“书记,这么晚来有事吗?”

    李贵福说:“我今天就是稀罕稀罕你啊,可今天晚上人很多,就没有这样的机会。”说着就把于洁搂进他的怀里。

    何子键现在明白,于洁是真的没办法的,一个单的女人被领导惦记,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好事是,她一个没什么文凭的打字员被安排进的公务员的编制,坏事是领导给这样的好处是不能白给的,那就是想你的时候,你就要劈开大腿让他

    于洁现在的难处何子键也是知道的,她不能说出这里还有一个男人,而且是个小杂碎似的闲人何子键,所以她也就不能推脱李贵福对她的需要,但她还是推脱地说:“书记,你非要今天来吗?我下面的东西来了。”

    李贵福说的真是恶心,他说:“我摸你的时候,你也没垫纸啊?”

    于洁说:“是我刚才上厕所的时候,看到有点出血。”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