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你干什么我都让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7 你干什么我都让)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何子键发现李贵富的脸色马上就变了,说:“我看你是不是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形势?如果调查出郝敏丽有问题,你让我跟她站在一条板凳上,这不是坑我吗?怪不得你小子混不出个样子来,我看你的脑子有问题。好了,就你这个想法写也写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你出去,把刘伟给我叫来。”

    何子键马上说:“李书记,我只是说了句客观的话,再说现在并没有说郝书记就是有问题的。”

    李贵富蛮横地说:“好了,我看你不知道我现在是谁?你出去,把刘伟给我叫来。”

    何子键一看这就是个听不进意见的领导,就更是对自己以后的领导丧失了信心,就说:“好吧,我去把刘主任叫来。”

    何子键从李贵富的办公室才走出来,就看到于洁笑吟吟地向李贵富的办公室走过来,一点也看不出昨天晚上被他恐吓的样子。现在镇委书记是李贵富,而党群股就是李贵富管的范围了,看到于洁这个媚的女人兴致勃勃地向李贵富办公室走来,何子键就心想,这个大楼看来要闹了……

    中午的午餐各个部门分头解决,办公室自然是有这个方面的特殊地位,刘伟安排了个镇里最好的饭店,因为镇委的几个领导也在办公室安排的地方就餐。何子键知道这将是一桌丰盛的午餐,但他没兴趣跟大家在一起,就对刘伟请假说:“我中午有个别的安排,就不跟你们在一起吃饭了。”

    刘伟毫不理睬何子键说:“你随便,只是别耽误下午干活就行。”

    本来何子键没想下午不来,但看到刘伟这样说,他就有气说:“还真的不好说,我尽量吧。”

    大家都在喝酒吹牛,何子键就离开了大家,准备一个人找个小地方吃点东西,他这才一天多的时间,就觉得自己将来在李贵富和刘伟的手下,要很难受的。

    他四处走走看看,说是小镇,那是跟他生活了近一年的饶河比较是小了不少,那可是个中等城市,百万人口,但大岭镇跟其他的乡镇比较起来,还真是不小,也有几十万人口,在这个地方当一方大员,到也是很有些实际的利益。但他这个小秘书在短期里是不会有什么大作为的。

    走过了一条街道,就是一个闹市区,有几家饭馆显得十分的闹,何子键觉得自己也该吃点东西,自打认识立刻吴晓茵,这些子他过得还算很闹的,各式各样的女人们,走马灯似的,现在的他要开始面对寂寞和孤独了。

    本来他完全可以不再回到机关从头做起,那个方芷鹤也是真诚的挽留他,但他已经跟齐官亮和李明他们发了毒誓,他一定要好好的杀他个回马枪,要在宁古这个曾经属于他们的地方重新打出一番新的天地,但他没想到苗振铎居然把他发配到了大岭镇,让他当一个小秘书。大岭镇和宁古似乎隔得十分的遥远的啊。

    他叹了口气,忽然一个很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何子键,你怎么在这里?”

    何子键怎么也没想想到,在这样的地方居然有女人叫出他的名字。他四下里看看,忽然,一个清秀的但不是那么漂亮的二十六七岁的女人笑吟吟地出现在自己跟前。何子键一愣,啊,这不是蒙锦丽吗?他在宁古读高中时候的同学,自打上大学以后,他们就几乎没见过面。但他知道蒙锦丽后来考上了一家师范。

    “怎么是你?”

    “是啊,就是我啊。怎么,你不相信吗?”

    “相信,相信啊,真是想不到啊。”何子键很是感慨。正愁大岭这个地方没有认识的,居然就出现了自己的同学。

    蒙锦丽高兴地说:“何子键,听说你干的不错啊,发达了,怎么在这里了?”

    蒙锦丽已经来到了何子键的跟前,显然蒙锦丽对何子键很有好感,但他似乎对他这段时间的失踪具体况并不了解。何子键苦笑了一下说:“我的变化比较大,我现在是大岭镇党委办公室的秘书。”

    蒙锦丽惊讶地说:“是吗?我怎么不知道?”

    何子键说:“你今天是才来报道的。你这是要吃饭?”

    蒙锦丽说:“今天是我们学校的几个朋友搞个小型的聚餐,今天我们就这样,改我一定去找你。”

    干了一下午的活,就没看到刘伟,傍晚时分百无聊赖地在寝室呆了一会,周围死一样的静寂,他就想起当初住在县政府单宿舍时的景,自己好在很快就买了房子,现在他还是有钱的,是不是需要在镇里买房子,他还没想好,如果自己真的要在这个地方干几年,他还真的需要买个房子的,宿舍虽然安静,但他住惯了大房子,尤其是跟吴晓茵住在那个别墅里,真是舒服啊。现在他两眼一抹黑,居然边一个女人也没有。

    他突然想到了那个同学蒙晋丽,这可是自己在大岭镇唯一的一个认识的,还有点亲密关系的人,于是他走出寝室,希望能在夏夜傍晚的街道上能遇到这个同学。

    街道旁边的一个小广场上有个耍猴的,何子键并不喜欢看这样没什么趣味的低级娱乐,但他现在没什么事做,就远远地停住了脚步,看着那耍猴的人一会敲锣,一会吹哨,那猴子忙来忙去的,让大家一阵阵的大笑。

    这样的东西其实毫无乐趣,但何子键眼下也没什么可去的地方,更没有和他可以在一起玩玩乐乐的朋友,他四下里不时地张望着,但他也知道,在这样的地方,是不可能出现蒙晋丽的影的,站了一会,觉得了无趣味,天色也在慢慢的暗淡下来,何子键也就准备回去。

    突然,他的肩膀被什么人拍了一下,接着就是嘿的一声。何子键心中一喜,这是个女人的声音,真是让他喜出望外,因为这个声音就是他所期盼的声音,也就是蒙晋丽的声音。

    “哈,蒙晋丽,你总算出现了。”

    蒙晋丽那双圆圆的眼睛看着何子键:“什么意思?难道你是在等我?”

    何子键看出蒙晋丽这才从饭店出来,那脸蛋上还犯有几分的酡红,眼睛里还洋溢着几分水汪汪的迷离意,蒙晋丽算不上漂亮的女人,至少跟他过去见过而又玩过的那些女人比,是真的算不上漂亮的,但现在出现在他眼前,还真是显得很有几分的美丽,这也许是自己现在过于孤独,遇见一个差不多的女人,就让他产生了亢奋的状态有关系吧。

    其实自己也真是在等着蒙晋丽,等她干什么,他却说不出来,跟她聚聚,聊聊天,还是解除一下他刚到一个新地方来的寂寞,也许都有,于是他也就绝不隐瞒自己的心意地说:“在这个地方我除了单位新认识的几个人之外,你是我唯一认识的人,所以,我还真是在等你。”

    这句话对蒙晋丽来说是有些喜出望外的,自打高中毕业,何子键考中了饶河的大学,而她考上了外地的一所师范,她考上的是专科,就提前一年回到大岭镇的中学当起了老师,但何子键在他们这些同学中可是个赫赫有名的人,对他呆过几天的看守所也是很有添油加醋的意味,都说他和县长李明贪了多少,但这更增加了大家对他的兴趣,而贪这样的事,是没几个人计较的,大家看到的是他的能力。

    蒙晋丽显得十分的激动,就说:“你真是在等我?那怎么在这里等我啊?”

    何子键笑着说:“其实,我看看自己的运气,能不能碰到你,也没什么大事,就没有呼你。”

    蒙晋丽真诚地说:“其实,你刚到大岭镇,我又是你的同学,我应该给你接风的。今天就这样了,明天吧,明天你有时间吧?”

    何子键说:“那就这样,明天我请你,我估计明天没什么事儿。”

    蒙晋丽看看时间已经不早,虽然还想多跟何子键呆一会,但毕竟来方长,就是再好也不差这一天,就说:“那好,我们明天中午约好,是我找你还是你找我?”

    “我来找你吧,我给你打传呼。”

    “好的,用不用找几个其他的同学。”

    蒙晋丽这样问,是有她的道理,她也是单独跟何子键聚会,但她现在不明白何子键是什么意思,就这样的试探一下。何子键说:“我看不用,就我俩可以好好的加深感。”

    蒙晋丽笑着说:“怎么,还真想跟我加深感啊?边就没有美女陪着你?”

    何子键也跟着笑道:“我现在可是可怜巴巴的一个人,遇到你就跟遇到个亲人似的。”

    “嘻嘻,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是吧。那好,明天我可等你电话啊。”

    蒙晋丽摆摆手向家的方向走去,见到了蒙晋丽,虽然就说了几句话,但何子键就像是心理注入了一缕阳光,让他有几分灰暗的心房进入了几分的亮色。

    突然,他的肩膀又被什么人拍了一下,何子键回头一看是梅茹。梅茹说:“我还到你的寝室着你,你却在这里。怎么,这样闲着啊。走,我带你去跳舞。”

    何子键高兴地说:“这里还有舞会啊?”

    梅茹说:“有啊,我还是那里的领舞呢。你看看就知道了。”

    梅茹滴滴的模样,让何子键看到倒是有几分的喜欢,但他却说:“如果让咱们主任看到咱俩在一起,可不是好玩的。”

    梅茹微微一笑,显示出很神秘的样子说:“今天他是看不到的,知道他去什么地方了吗?”

    何子键马上问:“他去什么地方了?”

    梅茹小声说:“他陪着李书记去县里送礼去了。你想想,李贵富刚当上书记,他不得到县里的那些权力部门各处走走?李贵富带着二十万,到县里疏通各个方面关系,为了以后取消那个代字下工夫了。有这个代字,他的心里毕竟还是不踏实的。”

    何子键马上点点头说:“别说,你这样分析的倒是正确,是刘主任跟你说的?”

    梅茹说:“今天下班的时候,我看主任带着一大包现金,叫着司机小吴在大楼的下面等着,我问他干什么去,他拍拍皮包说这里有二十万现金,接着我就看到李贵富上了车。你想想,他们拿着这些钱去干什么?这不是明摆着吗?”

    看来梅茹说的不错,就说:“那好,我们现在就去跳舞,我也看看你的舞跳的怎么样?”

    “这样的舞是看不出什么的。”

    梅茹显示出媚的样子,何子键说:“走,舞厅在什么地方?”

    梅茹说:“就是镇里的体育馆改造成的舞厅。这样,我先去,然后我到那里等着你,我们几个伴舞的需要做点准备的。”

    何子键说:“那我知道了,你先去,我马上就到。”

    梅茹先走了,何子键磨蹭了一会就去镇上的体育馆。镇上的体育馆不大,场地其实也就是篮球场那么大,被改成的舞厅也显得十分的简陋,但这就是镇里的文化娱乐的场地。买了张票,何子键就走进去,光怪陆离的灯火让何子键觉得这里还真是走进了另一个世界。在正式的舞会开场前,就看到有你们六的女孩在场地里跳着舞。虽然穿的不多,但毕竟没有脱的干净,小短裙,宽罩,激的音乐,很快就舞厅里的气氛弄的达到了**。

    何子键看到那个领舞的的确是梅茹。她的条件的确比那几个女孩高出一筹。他想,这样好的女孩,为了找个能帮她改变命运的人,居然给刘伟这个混蛋干那种让人恶心的事。

    灯光变幻了,男男女女们开始搂在一起跳舞。何子键一个人坐在那里,等着梅茹过来找他,突然,他的肩膀被什么人轻轻一碰,何子键看了一眼,碰他的人那水汪汪的眼睛被灯光反照后分外的明亮,这是个看不出多大年纪的女人,但至多不到三十岁,看上去还长的不错。

    “就你自己吗?”

    何子键点点头,那女人说:“我们下去跳个舞啊?”

    何子键不能拒绝女人的邀请,就说:“好啊。”

    下到舞池里,两个人搭上手,就开始移动脚步。那女人倒是很开朗,说:“你在什么单位上班啊?”

    何子键说:“我在镇委办公室。”

    那女人惊喜地叫一声说:“是吗?是刘伟的部下吗?我怎么没见过你?”

    何子键看了一眼这个女人说:“你认识刘主任?”

    女人说:“那怎么不认识?哦,你是新来的那个秘书吧?我知道了。我姓兰,叫兰心。是古浪村的父女主任。你姓什么?我们以后可能要常来往的。你们经常到村里了解况,村长不在的时候,可都是我接待的啊。”

    古浪村是大岭镇最近的一个村子,那里的父女主任到这里来跳舞也并不奇怪,何子键没想到这居然是古浪村的妇女主任,虽然这还算不得是哪一级别的干部,但他现在是镇委办公室的秘书,将来接触的几乎也就是这样一级的人物,于是就笑着说:“真高兴认识你,我叫何子键。”

    “那我们就算认识了。什么时候到我们村里,找我就行。”

    何子键感到这个兰心的手在自己的手心里抠了一下,又贴近了自己的子。一曲结束,兰心说:“我要过去了,那里有人等着我,有机会到我们村子看看啊,别忘了找我。”兰心妩媚地笑了笑,眼睛带勾地看了一眼何子键,何子键心想,这个妇女主任也是够的,于是就问:“找你比干什么啊?”

    那兰心说:“你干什么我都让。”说着就浪丢丢地离开了他。

    何子键寻找着梅茹的影,看到有人请她跳舞,她就陪着跳一曲,何子键心想,可能这是梅茹的一份收入吧,办公室的文书,在业余时间陪舞,到也是很少见的,也许她已经把刘伟弄的舒服了,她做什么也就不管她了。

    到黑曲的时候,梅茹过来了,拉着何子键下了舞池,说:“感到我舞跳的怎么样?”

    何子键说:“我就说你的条件干这个真是糟蹋了。你年纪还不大,还应该有所发展。”

    梅茹摇摇头说:“其实那天文书在开玩笑。像我这个年纪的就没什么发展了,也就是玩玩乐乐,喜欢跳跳舞罢了,至于我现在在这里跳舞,也是一份收入不是?咳,我跟你这个大秘书没法比,我也就是让人快乐,自己悲伤的人罢了。”

    何子键没想到梅茹这样的低落,就说:“我看你不是这样的啊。你才多大?”

    梅茹突然说:“别说这些,抱抱我。”

    何子键愣了一下,还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梅茹又说了一遍:“抱抱我。”

    这次何子键伸手把梅茹抱在了怀里,但他心里想的还是梅茹跟刘伟在办公室干那事的景。梅茹在何子键的坏里说:“刘主任的老婆怀上了葡萄胎,然后就把子宫摘除了,他就……咳也怪我那时糊涂,可是……”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