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 用嘴侍候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79 用嘴侍候)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79用嘴侍候

    听到了高万红的声音,方芷鹤多少有些失望,因为这个男人现在不能解决她体的问题,即使解决,也是她给高万红解决问题,但她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年轻男人的疯狂进入,而高万红显然是做不到这一点。但她马上还是高兴起来,她想到了自己的工作,而工作上她正需要这个市政府的大领导的支持。

    方芷鹤马上亢奋地说:“啊,是高市长,我还正在想你。”

    高万红把门轻轻的关上,也喜滋滋地说:“想我什么?什么地方想我了。”

    方芷鹤的手在轻轻地抚摸着自己毛茸茸的地方,那里被她弄的早就烘烘的,那边毕竟是个男人,而且还是她有求于他的男人,于是就昵地说:“哪里想你你不是知道吗?"

    高万红刚想说自然是下面这个东西想你,但房间的门开了,高万红看到是王云走了进来,就说:“是这样的,你厂房用地的问题,还需要上政府的常务会议商量一下,现在这可是件大事,之前我还要跟蒋市长沟通一下,所以……”方芷鹤听出了高万红话里的意思,她刚要耍说什么,高万红已经感到背后的王云上的香气和乎乎的味道,就说:“那就这样,你们是何子键现在在跟我的女儿在一起,我女儿玩的很开心,就这样了啊。”

    高万红及时地把电话挂了。王云一双含带蜜的眼晴直匀匀地看着她的这个老领导,那艳丽的嘴唇轻轻地启动着说:“我的老领导,这个时候偷偷的给什么人打电话啊?"

    高万红故意说:“大家都去了包间,你怎么出来了?"

    王云笑眯眯地说:“我当然要跟着你啊,我可是从年轻的时候就跟着你的。你可不能把我撇下了啊。”

    高万红笑着说:“你现在可是一个区的区长了啊,我就是撇下你,你也不怕了。

    王云还像年轻时那样耍:“什么样,我可是从那时就是你的人啊。”忽然说:“他们现在又在斗地主,现在想不想?"

    等着这段时间,怎么也得十五分钟,而这段时间一个女人让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子轻松一下,是完全够时间的。

    高万红看着王云,自打有了吴艳芬,高万红就几乎没在王云上弄过,这王云也不计较,她只是她领导的女下属,领导需要她就上,领导有了人她就撤,什么也不会放在心上。

    想到第一次让王云这个秘书弄的景,高万红还真是记忆犹新,这也是他不能忘记这个女人,一手把这个小丫头提拔到副区长到区长的原囚。

    那次是到一个偏僻的地区考察本地急需的一种工业资源,而那个地方虽然地理偏僻,但战略资源却是非常抢手,他们等了十几天,就连当地的主管领导都没见到。但这样发展经济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资源。和他一起来的几个人都由于各种各样的借口离开,但高万红是个敢于碰硬的人,不达到目的绝不罢休,他就让大家回去,他就在这里等。

    他等的也真是腻歪。那时还没有改革开放,根本没什么好玩的地方,他只能在破旧的宾馆呆着,连换洗的衣服都没了。

    就在一天的晚上,宾馆的门突然响起咚咚咚的敲门声,高万红以为是宾馆的服务员,就去开了门,一看居然是王云这个经委的秘书。过去在单位的时候,购物网还真的没注意这个人,当此刻他在非常寂寞的时候,王云的出现真的让他喜出望外。

    “怎么是你?"

    王云微微一笑说:“我来给你送点吃的穿的,直接陪你几天。”

    高万红马上说:“是谁让你来的?"

    王云神秘地说:“你可不要批评我啊。我是跟张主任请了假,自己偷偷的来的。

    如果换在平时,这当然是不可以的,但王云现在是私自来陪他啊,这让他太激动了,就说:“小王,真是……谢谢你。咳,我等的也真是难受啊。可我不能半途而废啊。好,我知道你的心了。我上的衣服都有味了。”

    王云马上说:“你换下,我现在就给你洗。”

    那时是七十年代中期,人们的思想还在锢中,远没现在这样开放,但一干还是姑娘的王云这样大方,真让高万红感动。他那时还没这样大胆,说:“我给你单独开个房间吧。”

    王云看着高万红:“你这个房间住不下吗?"

    王云说:“我是自费出来的,又不能回单位报悄,什么证据也不需要,我就

    看到王云红红的脸,高万红明白了,他一把就把王云楼进怀里,王云推开他说:“看你,我先给你洗东西,反正晚上我在这住了,也许你一高兴,就有了转机了。”

    当天晚上高万红真过了一把洞房的瘾,其实比自己真的入洞房那次还过瘾。王云还是个处女,而他则是干了几年自己老婆的男人,得到一个新鲜的.,他一扫几天来的寂寞,发疯弟子王云上发泄。

    也许王云给他带来的好运,第二天当地的政府就接见了他,接下来一切顺利,而王云从那次从遥远的家乡来陪着高万红,让他得到了她的处女血后,也就一路凯歌……

    就是在现在,高万红还是感激那次王云来那个兔子不拉屎的大西北陪他,并且让他在寂寞的公出中不再寂寞的往事。此刻王云站在他的跟前,就想到那个景。而从那以后,王云总是在他需要的时候给他弄,该脱的时候就脱,该用嘴的时候就用嘴。现在不能脱裤子干,王云就想用嘴。

    高万红说:“他们不知道我们在这里吧。”

    王云说:“你放心,他们在玩着,不会想这些的。”

    高万红说:“那就来吧。”

    王云给高万红解开了裤子,就把高万红档下的东西拎了出来,王云笑着说:“你现在可不如过去的大了。”说着就轻轻的揉捏播了起来,高万红哼了起来说“现在怎么能跟那是比,那是我还不到三十,现在都快过去二十年了啊。”王云笑着说:“跟你玩,都不能让人得劲了。”

    高万红不服,说:“哪天我来个猛的。”

    王云笑着说:“我知道,你是吃伟哥。”

    高万红只好承认说:“是啊,这男人怎么跟女人也不一样啊。女人怎么弄也没事,可我们……”

    王云一边卖力地给高万红擂着,接着也把自己的裙子掀了起来,高万红也就摸弄了起来,高万红想的却是方芷鹤和几天前认识的那个徐青。王云毕竟是年纪大了,也不那么水灵了,方芷鹤还行,最好的是那个徐青……

    挂了高万红打来的电话,吴晓茵愤愤地说:“这个死鬼,居然在看着我们。

    何子键想:“男人都对自己的人有种不放心的结,现在看来还真是有理由的,吴晓菌不是姚龙富的人嘛?刘英不是吗?现在对吴艳芬依然是,但她是更大领导的人,但不也是跟自己发生这样的关系吗?但作为女人却觉得自己被监视的难受。”于是就说:“高市长打了电话也是应该的吗,他在惦记他的女儿

    吴艳芬哼了一声说:“什么惦记他的女儿,是对我不放心就是了。哼。”说着,马上就笑了起来,把子凑到何子键的上,滴滴地说:“好了,咱们不管他,我还没过瘾呢。”

    刚才吴艳芬撅在那里的感觉,让何子键弄进去的方式还真的蛮有意思,吴艳芬肥实的股整个和自己的下面接触着,和躺在那里,或者劈开腿的姿势完全不同,但何子键知道高思雨居然没睡,而吴艳芬还想让他干,就小声说:“你疯了,忘了思雨没睡啊。”

    吴艳芬啊了一声说:“这小怠子。”

    何子键说:“也亏了思雨把了喇叭啊。”

    吴艳芬想想可也是,如果自己跟何子键干这个的事儿真的被高万红发现,那可不是好玩的。吴艳芬无耐地提上了裙子,摸了一下何子键,把何子键的手让在自己汪洋一片的*,何子键说:“弄我一手你流出的水。”

    吴艳芬笑着说:“这水就是为你流的啊,哼,还怪我。”在何子键的大工具上捏了一把。

    两个人不能在这里恋战,收拾好自己,重新上了车。他们不约而同地看着后面的思雨,高思.劝像是没事似的,继续躺在后面,接着睡似的。何子键心想,这个孩子还真是有心眼啊,也许是把他们什么都看到了。

    把吴艳芬和思雨送到了家,何子键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他也没心思继续在吴艳芬上得到什么,更没心思给她满足,高万红已经和他建立了关系,他想女人,现在好几个人在等着他,于是就跟吴艳芬说:“你们也累了,上楼休.息吧。我现在还要去见个朋友。”

    没有得到满足的吴艳芬一心想要何子键在自己上一阵冲撞,那样的死去活来的感觉,让她无比的畅快,可何子键居然说要走这,这样的大事居然没有办,这让生气起来:“什么,你这就要走?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怕高万红?"何子键马上说:“其实我们还是要避开一些,不然……”

    吴晓菌马上翻脸说:“你放。第一次你*的时候怎么不怕高万红?"何子键压低了嗓门说:“那次我们不是在野外吗?现在可是在家里,高万红随时都可能回来的吧?"

    吴艳芬怒气冲冲地说:“他现在很少到这里来。我现在需要你,你居然……

    何子键想走,他是真怕这个高万红冷丁回来,把他们堵在上,而吴艳芬现在好像是什么也不顾,就想到发泄自己的*了。

    吴艳芬眼泪汪汪地说:“我……真是,给我五分钟还不行吗?"

    看到吴艳芬那可怜的样子,何子键只好说:“看你说的,我就是在忙,也不差这几分钟的时间。”

    吴晓茵说:“那我们赶紧进去吧。”

    何子键立刻行动起来。现在思.两可真是睡着了。把思.两抱到她自己的房间,回到客厅,吴艳芬早就等不及了,她已经*了自己,把何子键用到沙发上,捧起何子键的下面的大货就亲了起来。

    吴艳芬终于得到了这个大东西,嘴里就喃喃道:“峨,我的大宝贝,你怎么有这样的好东西,我要好好的亲亲,我要好好的亲亲……”

    就像一个贪婪的饿汉好久没吃到东西,吴艳芬捧着何子键的长枪没命地咬着,她的手在自己下面的*里抽动着。何子键小声说:“你有几天没干啊,看你想成这样啊。”

    吴艳芬气喘吁吁地说:“你上次了我,我就天天想,那高万红来了玩了几下,没几分钟就,根本没什么意思啊。”

    何子键说:“也真难为你们这样的女人了。”

    这些被姚龙富高万红这样的人包养的女人,表面上看去非常的风光,但是何子键一接触后就觉得她们其实真的可怜,但这些女人除了有自己良好的条件,长的漂亮,受过高等教育,人又温柔,此外就是个出卑微的人,哪一个当官或者有钱人家的女儿也不会被人包养,成为这样的高级女般的人物的,而这样的男人多半都是年纪不小的男人,就是她们,也很少让她们得到快乐。被吴艳芬了一会,吴艳芬爬到何子键的上,把两条大腿压在何子键的大腿上,分开*的毛边,就是小洞,吴艳芬就直接把那长抢+.j进她的*里,只听她哼哪地一声,像是浑瘫软在何子键的上。

    说是五分钟,但吴艳芬哪里肯放,还没吃饱,也不能吃了一半就放下。何子键看到吴艳芬这样,就展开了猛烈的攻势,用十分钟的时间,就把这个女人弄得告烧,而何子键还没……

    “啊,真是……我要死了。”

    何子键也没时间洗洗,拿着吴艳芬准备的纸巾擦了擦就走出了小楼。徐青和那个董小磊还在等着他。董刁、磊走了也没关系,他能找到他的妹妹董灿盈。刚从高万红那个小楼开出,忽然,一辆市政府牌子的小汽车就开了过来。何子键虽然没看清激里做的的谁,但他已经知道这是高万红回来了。妈的,真是悬啊,如果他在磨蹭一会,就要被高万红堵住,如果他在高万红的家里吴艳芬这个女人被高万红逮住,那可就……

    他决计再也不能跟吴艳芬干这个了,尽管吴艳芬想的就是他,但这跟他没关系,吴艳芬又不是她的女人,只不过是他利用她而已。

    好在一切没事,开了车就给徐青打电话,徐青正在寂寞地等着何子键的电话,她知道现在的何子键是个大忙人,不但是方芷鹤和她自己需要他,现在她明白了,那个什么姚龙富的几个女人也都需要他,而且他在这些女人的心上和上都有着绝对的力度。但是靠何子键这个*而又太受大家喜欢的男人毕竟是靠不住的,现在该有个自己的男人了。

    其实她也找过自己喜欢的男人,但不是经济方面不如自己,就是男女方面的事不如何子键,这样就总是没有合适的男人到自己边,这样她想解决问题,就还是需要何子键,如果高万红那个家伙是个年轻人就好了,但她给高万红搏他的大工具的时候几乎没什么感觉,摸着的时候,跟摸何子键的东西差远了。接到何子键的电话,徐青扑腾一下从上跳起来说:“子键,把他们送回去了?"

    徐青就在等着何子键的电话,她那着火的子似乎看到了救她的水源。何子键也没什么避讳的,当初拿下高万红的人吴艳芬还是徐青一手策划的“我才从住处出来,就给你打电话。”

    徐青问:“是不是累坏了啊?"

    徐青的关切是女人的自私行为,她是怕何子键在吴艳芬那里付出的太多,到了她这里就没了力气,把公粮都交给了吴艳芬,到她这没了。

    何子键知道徐青指的是什么,心想,这个女人自打得到了他,尝到了一个男人带给一个孤单女人的快乐,真的离不开他了,就说:“就几分钟的事,我也不能拖的太长时间。怎么,你想干什么?"

    徐青风地说:“我想要你了。”

    何子键害怕被徐青缠住,他现在可不想做这个,温柔的心一点没有不说,他现在想的就是和高万红接触该怎么拿下他,还有有了董刁、磊,是不是能应付那个姚大鹅的恐吓。何子键马上说:“我们现在还有事的,我介绍的那个人现在还在等着我们。”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