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 特殊的战斗『』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75 特殊的战斗『』)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75特殊的战斗

    从李慧娟的别墅出来,何子键觉得自己就像经过一场特殊的战斗,他觉得自己现在是赢了,如果他真的把李慧娟按到在上,狠狠的她一顿,自己反倒是输了,现在他觉得自己应该在李慧娟的心中的位置更高了,他觉得自己应该喜欢上了她,虽然他绝不能跟她相,她可是姚龙富的女人,说不上多少个夜晚让这个混蛋搂着摸着干着,这样的女人即使再好,他也是不能让她当自己的老婆的,虽然几天前他还想过吴晓茵的问题,但他认真的考虑一下,觉得这样的女人还真的不是当老婆的女人。

    王长利这时来了电话,何子键问:“我让你找人找了没有?”

    王长利说:“我找了五六个哥们,他们个个都是听话的主儿,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何子键问:“你是在哪找的?”

    王长利说:“我今天找了几个哥们喝酒,喝的高兴了,我问他愿意不愿意给一个哥们做事,钱是不缺的,他们都说没问题。”

    何子键说:“要保证他们嘴严,可别把我们干的事儿说出去。”

    王长利说:“不能的,子键,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何子键说:“这个你先别问,保证让你们既好玩又有钱,你就等着我的消息把。”

    如果按照排列,最可恨的应该是楚天舒,而姚龙富是最难斗,现在这两个人都完蛋了,姚龙富被送进了监牢,马上就看要进行审判,而楚天舒这个.现在到的大庭广众上,这就让她永远也抬不起头来,当她醒过来的时候,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哈,想到楚天舒在宴会上把自己脱光,想跟那个新任县长玩的景,何子键觉得这做的有点过了,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让县长干她,也许这个世界上也不好发生这样的事件。那个娟子的五号真是好在,这不单是痛快,简直是灭绝人,但想到这个办公室主任为了清除异己,居然砸了他的车,他根本就没得罪她,可她居然要把自己置于死地,现在她也就该是这个下场,但作为一个美女,不但在官场上完蛋了,就是作为一个女人,她也被人们当成垃圾了。

    王长利忽然说:“子键,小凤有点想你了。”

    何子键一怔,马上说:“长利,我们俩以后在一起,不要谈小凤,明白吗?”

    王长利说:“明白了,子键你就真是个爽快的人。”

    何子键说:“好了,这几天你等我电话。”

    何子键想到那个孙阳,这个人就是忘恩负义,她妈妈住院,他给了她5000元钱,居然没有买了一点她的感,但自己落魄的时候,居然落井下石,

    挂了电话,开车路过吴晓茵的别墅,他停下车,看看里面的吴晓茵在不在,刚好听到里面有几个女人说笑声,他听出这里有吴晓茵刘英和董铭。这三个女人居然成了好姐妹,其实他也希望是这样的。

    他想了想下了车,摁了门铃,开门的是刘英。

    刘英惊叫道:“何子键,这几天你跑到哪去了?”

    何子键笑着说:“这里很是闹啊,让我进屋啊。”

    吴晓茵听到了声音就跑了过来,这两天没见,形势真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她们这几个姐妹在何子键的组织下,一举把姚龙富扳倒,她们几个高兴的像是过节似的。董铭家住在宁古,也就索不回家,吴晓茵也邀请她来到自己的别墅。虽然董铭也看出这个别墅是姚龙富给买的,但走到这里时,还是被一种特别的心打动。和她们一起来的还有李慧娟这个姚龙富最心,也是年纪最小的女人,一个说她是个女孩才对,她还在读大学,才二十二岁,在庭审上她的意外出现,扭转了被动局面,这三个女人已经把她当成了宝贝,而姚龙富的大老婆说自己年纪已大,就不跟她们几个年轻的女人凑这个闹。

    也许这是最奇怪,也是最特别的一次聚会,四个极其漂亮的女人,四个作为同一个男人的人,相聚在一起,她们曾经用自己的子侍候一个男人,那个男人用他的魔爪摸着她们,用那罪恶的子压着她们,用那丑陋的男根着她们,她们一度把希望寄托在这个男人的上,但她们终于觉醒了,她们终于意识到自己作为这个混蛋的玩物是没有前途的,于是她们拿起了手中的武器……

    从庭审现场出来,这几个人相拥而泣,吴晓茵建议,几个人去喝酒,吴晓茵说:“我们就别到什么酒店了,就到我住的地方吧。”

    几个女人现在已经成了社会上无人不晓的人物,她们也不想让让大家一饱眼福,就一起来到吴晓茵的别墅,她们想喝个酩酊大醉,刘英是下厨房的高手,冰箱里已经不像过去那样空空,好吃的东西应有尽有,一个多小时后餐桌上已经准备好丰盛的酒菜。

    她们喝多了,突然,吴晓茵喃喃道:“我们这里缺一个人啊。”

    几个女人自然是知道她们现在缺的是何子键,她们现在谁都在想着何子键,但谁也不好意思给何子键主动打电话,李慧娟和吴晓茵住的近,悄悄地回到自己的住处,她就主动给何子键打了电话,这几个女人尽管都想着何子键,但她就想捷足先登……

    何子键从李慧娟的住处出来的时候,心里既有几分的欣喜,也有几分的惆怅。他欣喜的是,姚龙富的最年轻的人,一个在校大学生,居然主动向他献出自己的一切,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不能不说是一个成绩。哪个男人都是动物一样的人,得到一个优雅漂亮的女人,就像得到一个最喜欢人口的猎物,有充足的理由沾沾自喜,而让他惆怅的是,姚龙富这个混蛋居然占有了这么多的漂亮女人,还霸占着县长的宝座。

    想到自己跟姚龙富共事的那些子,姚龙富也是人模狗样的,什么也看不出来,现在原形毕露,居然是个这样让人不齿的东西。而齐官亮李明居然被这样的人蒙蔽着……

    何子键见到吴晓茵,心里漫过一阵激动的潮水,而吴晓茵也是酒劲还没过去,心里的激动和委屈一起涌上心头,这些子以来,他们酝酿着,希望着,痛苦着,也曾经想放弃,但一阵阵被玩弄,被欺负的痛苦夜夜袭击着吴晓茵的内心,被玩弄与被抛弃,被霸占与被戏耍,难道自己年纪不大,就是这样的命运?谁都知道这样一来她们的名声就会名满天下,但绝对不是什么好名声,但吴晓茵几次放弃后又几次坚持,但也只有吴晓茵自己知道,如果不是何子键的鼓励和陪伴,如果不是何子键给她一次次的快乐,她是不能坚持到最后的,虽然她在现场的表现不够出色,但她把这几个女人组织起来,这就是最大的成功。

    吴晓茵猛地扑到何子键的怀里,高兴的眼睛湿润了,声音颤抖地说:“你这是去哪了,你不知道我……我们大家都在想你?”

    这是刘英也奔了出来,他和刘英的感和吴晓茵还是不一样,刘英是一步步被何子键拉到他们的阵营的,开始是对她,然后算计她,但最后他们已经离不开了,而刘英也觉得自己站在吴晓茵和何子键这边,是一个人真正自主的选择。

    “子键,我们这酒喝的,来跟我们一起再喝点。”

    何子键笑着说:“我也早想过来,但我现在跟你们还是不一样,我还要为人家做事啊。”

    吴晓茵笑着说:“我看到你们那个女老板,还真是漂亮的啊。”

    刘英说:“这就是胡杨给你介绍的那个大老板吧?”

    何子键不像多说方芷鹤的事,毕竟他也是过方芷鹤的,就说:“是的,来,我们为了胜利一起再喝。”

    董铭跟何子键并不熟悉,就看着这三个人恩景,她非但不嫉妒。还在心里非常的羡慕,就说:“子键,真高兴看到你,我们嘴里始终在说着你啊。”

    何子键笑着说:“说我什么?没说我什么坏话吧?”

    董铭笑着说道:“你想想,谁会说你的坏话?哦,那个小妹怎么走了?”她指的是李慧娟,她们当然不会知道何子键刚从李慧娟那出来,更不会知道李慧娟刚刚脱光了自己对何子键挑逗没有成功。

    刘英笑着说:“人家还是大学生,总不能像我们这样没事儿的,就把自己的心思放在自己的男人上,结果还成了我们的被告。”

    董铭说:“我们都是有尊严的女人,谁一开始想成为别人的人?你们两个过去不也是对自己的前途充满着希望,可后来却落入到……”

    吴晓茵拉了一下董铭的说:“先别说这些,让子键进屋,和我们喝酒啊。”

    董铭笑了,她虽然被姚龙富干了几次,但她毕竟还是在职的老师,和吴晓茵刘英这样的专职的人不同。如果不是痛恨这样的子,自打被姚龙富霸占,她就没有一天开心过,她听说姚龙富还有另外的人,打听到吴晓茵和何子键闲姚龙富挑战,最高兴的就是她了。

    董铭笑着说:“你们跟何子键都是好朋友了,我可是没见过他几次,所以总觉得有好多话要说,来,进来,我们接着喝。”

    何子键走进了屋子,看到餐桌上撂倒了好几个茅台酒的酒瓶,就笑着说:“你们几个可是没少喝啊。”

    不论从时间的长度,还是从感的深度来说,吴晓茵跟何子键的感都是最深的,这又是她的家,她就主动地对何子键表示说:“你也该知道吧,这几天是我们几个姐妹最高兴的子,董姐也让我请到了这里,我们怎么喝酒,怎么疯狂,你都改是理解我们的。”

    何子键把手搭在吴晓茵的肩膀上,深切地说:“是啊,我是知道,我来也是跟你探讨一件事。来,我们先喝酒。”

    吴晓茵让何子键坐下,她坐在何子键的左边,刘英自然就坐在何子键的另一边,董铭坐在何子键的对面,在这三个女人中,董铭的年纪稍大几岁,也就是三十出头的样子,在董铭跟姚龙富发生关系的时候,姚龙富还是个镇长,刘英被姚龙富发展成他的人,姚龙富已经就是宁古县建设局的局长,而到了吴晓茵这里,姚龙富更是进了一步,不但已经当上宁古县的县长,而且还是大型企业三和石油的幕后的老总,真是有权有有钱。这三个女人代表着姚龙富的三个阶段,也说明姚龙富发展人玩弄女人一关闭一个年轻,一个比一个漂亮,而到了李慧娟的时候,那就更不用说了。,

    从李慧娟那里出来,坐在这三个女人面前,何子键心里产生几许感慨。现在给当官的人当人的多了,她们有的是愿的,有的是被的,但她们不可能有这样的勇气把曾经玩弄了她们,换句话说,也是她们曾经委的人,曾经信赖的人送到了法庭,接受审判。应该说自己才是个真正的大赢家,她们失去的是自己的名誉,而他何子键恰恰得到的就是名誉,因为他扳倒姚龙富是给社会造福,而女人们则让社会知道她们是姚龙富所玩过干过,她们一度依赖的男人。

    想到这里,何子键真诚地说:“我们现在都非常的熟悉,甚至已经是好朋友了,在这段时间里,有做的不好的地方,还望你们多多包涵。”

    吴晓茵瞪了何子键一眼,刚想反驳,刘英抢先说了:“子键,我们可不需要你跟我们客气。你做了什么,我们既感受着,也看着眼里,你以为你干的都是好事啊。我想到你们一起算计我,还弄个假象强我,我就恨你。”

    刘英虽然这样说,但脸上却浮现着迷人的微笑,似乎她在感激着那次对他的强……

    吴晓茵马上陪着笑说:“这其实怪不得子键,刘英姐,你纠结你那个保姆到我这里打了我,我气的要死,自己又没个帮手,这是子键就出现了,你想,我能怎么办?子键也是真的想帮我,他从你的保姆开始。”

    其实,刘英现在也还是不知道吴晓茵让何子键吃了那个三宝金丹,把他的**弄的非常出奇,干的那个保姆杜彩霞嗷嗷的舒服,接下来就干上了刘英,如果这些让刘英知道,那可真是不光彩,所以两个人现在还在瞒着她。

    刘英笑着举起杯说:“那次真的怪我,其实那时我还真想跟一两个结婚,因为我们毕竟有个女儿吗,所以我就不许你的存在,当我得知姚龙富在外面又有了李慧娟后,我就彻底明白了,这个男人是不会把我们当回事了,我们就是他的玩物了,他想,想扔了扔。”

    董铭毕竟是老师,马上说:“看你们说的多难听,什么的。”

    刘英马上说:“我们都是被姚龙富**的人,难道你不是吗,我们现在还怕什么,我们现在这样做,就是让他知道我们这些女人不是让他白的,现在怎么样,我们把他干倒了。来,何子键,感谢你,干杯。”

    刘英有几分的醉意,她本来就没少喝,何子键的到来,她又喝了几杯,说话就直截了当。

    何子键举杯对刘英说:“那些事我们就不说了,我们现在要有个新的打算。我想了个问题。是为你们想的。”

    吴晓茵轻轻地把子靠到何子键的上说:“子键哥,来我们几个先干一个。”

    何子键一个个的碰杯,然后干了说:“姚龙富的案子现在开始重新调查,现在已经不单是你们起诉的单一的案子,现在他最大的问题已经不是道德败坏的问题,就现在来说,经济问题已经是他的大问题了。他到底贪污了多少,他的三和石油是怎么发迹的,一年能产生多少的效益,现在他的资产有多少,有多少是非法所得,这些资金该怎样分配,这些都是大问题啊。”

    三个女人光是在庆祝姚龙富的倒台,她们也在考虑在姚龙富倒台后她们能不能分到属于自己的财产,分到多少,但这些深层次的问题,她们还没想到,她们也想不到。

    刘英的脑子还是简单的,她还有个女儿,就对财产的问题更感兴趣,就问:“总不能把姚龙富的财产都当做他贪污所得,都被检察院没收了吗?”

    何子键说:“我现在考虑的就是这个问题。我现在还想的就是,不管怎么样艰难,我都想方设法从姚龙富的财产里面给你们每个人分到一笔钱,这笔钱我想至少每个人应该在一千万以上,现在怎么作我还没想好。但你们放心,你们相信我一次,我就要彻底的为你们办事。”

    吴晓茵郑重地说:“子键哥,这几个月你已经成了我们的亲人了,我们没说的,就是你的人,你觉得怎么做就怎样做。来,我们三个敬子键哥一个。”

    刘英笑着说:“你的子键哥可是我的子键弟的。”

    董铭也说:“是啊,更是我的老弟的。不管是什么,既然都说是你的人,那我也是了,我们是一体的,来我们一体同盟干一个。”

    三女一男干了杯,何子键已经发现,也许是吴晓茵是不胜酒力,也许她被.袭击着,已经倒在自己的怀里……

    下一章:小子真猛1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