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 最好的礼物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74 最好的礼物)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74最好的礼物

    李慧娟的子往何子键上一探,淡粉色的小衣领口敞开了一下,里面的罩就暴露出来。那是个很小的罩,似乎没有把这个女孩那饱满的**罩住,那白皙的包就呈现在何子键的眼前,何子键哼了一下,上立刻振奋起来,加上李慧娟这样一亲,他觉得自己子软了一下,下面的男人的根基同时硬了一下。

    就目前来讲,哪个女孩主动的亲,都没有李慧娟的亲他更让何子键想不到和心里激动,这个曾经救过他的人,在心里就有着深深的感激,尤其是她那美好的包就在自己的眼前,他差一点真想伸进手去,把这俩美丽的迷人的**抓在手里。

    但是他不能啊,李慧娟的眼睛虽然在竭力地沟着他,他总不能就这样轻易就去摸人家的**啊,再说他对这个李慧娟还有所怀疑,他到底能不能跟他们站在一条战线上,虽然他也参与了对姚龙富的起诉。

    李慧娟火辣辣的眼睛盯着何子键,艳丽的嘴唇就贴在他的脸上,但那边的刘主席已经接过了电话:“你是子键吗?我说你这个小子,怎么不跟我联系呢?到省里来也不来看我?是不是把我忘记了啊?”

    何子键不知道自己说什么了,他停顿了一下,对李慧娟示意他要打电话,李慧娟微微一笑,示意他接着打,但她的脸了贴在何子键的脸上,直接也听着电话,何子键只好在这样的形下打电话。

    刘国中也是个放浪的男人,他包着任芳霏这样的昔的明星,但他们感甚笃,始终在一起,但任芳霏这个明星也是.,何子键还记得自己在无耐的况下跟她干了一次的景,他总觉得对不起刘主席,再加上自己已经没时间写那样的劳什子文章,又离开的文联,也就没再跟他联系,但为了李慧娟这样迷人的妖精,他才打了这个电话,也是让李慧娟看看他也不是白给的人。

    “刘主席,这一年多来我的变化很大,我已经不是文联的副主席。”

    “那你现在在做什么?”

    何子键说:“我当过几天的招商办主任,现在在给一家大公司当副总。”

    “哈,下海经商了?”

    “是我下海啊。”何子键只能这样说。

    “子键,是不是找我有事啊?如果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你就尽管说。”

    何子键就直说:“我有个朋友,是大学美术系的学生,画画的非常好,想认识一下省里的美术名家,还想……”

    “哦,就这个啊,你什么时候来省城跟她一起来,那个鲁人你不是认识吗?让他收你这个朋友当他的学生,那就大有前途了。”

    何子键看了李慧娟一眼,李慧娟几乎要高兴的喊起来,何子键说:“我怕我的力度不够啊。”

    刘主席说:“那你来找我,最近省文联要搞几个活动,其中就有个大型画展,你让你的朋友尽快来,我让人安排一下。”

    何子键说:“好,我尽量早些去看你。”

    刘国中的痛快的答应,是得过他送的厚礼有关,挂了电话,何子键的心里坦然,对李慧娟说:“这个刘主席,还真是够意思。”

    李慧娟已经扑到何子键的怀里说:“你真是了不起啊,我还以为你在说大话啊。”

    何子键微微一笑说:“我怎么敢在你跟前说大话?”

    李慧娟迷人的一笑说:“我以为你不是个诚实的人,看来我看错了。”

    “怎么知道我不是个诚实的人?”何子键故意喊冤。

    “当然是你这样的英俊的啊,我觉得英俊的男人就没几个诚实的,看来你是个例外。”

    何子键说:“那我就是个例外吧。”

    “我知道你为那些女人做了件大事,没想到你为我也这样,我会好好谢你的。”

    李慧娟的美丽让何子键的心旌漾开来,但他现在想的是大问题,还不能跟李慧娟做出过于亲密的行为,或者说他还不能把李慧娟当做和吴晓茵她们一样的女人对待,既然李慧娟能给姚龙富当人,那么让他拿下高万红也似乎不是傲慢大问题,何况高万红本来就对女人倍加的喜。李慧娟年轻漂亮,而且还是美术系的大学生,得到一定的外力之后会有不错的前途,而刘英和吴晓茵就没法和她比,他现在要用李慧娟来打开高万红的锁头,让姚龙富的财产向这几个女人上倾斜。

    何子键把李慧娟推到沙发上,笑着说:“我可是很高兴为你做事的,你以后成了大画家,一幅画就卖几百万,可不能忘了我啊。”

    李慧娟兴高采烈地说:“我要当鲁人的弟子,当了他的弟子,成名就眨眼之间的事。”

    何子键说:“这几天省里就搞一个大型画展,说是展示黑土地的风,我们尽快去一趟省里,我给你介绍一下。”

    鲁人是省里黑天派最有影响的人物,他的画现在一尺就可以卖到几万,当他的弟子,就有了成名的保证,想到何子键居然能让自己成为鲁人的弟子,李慧娟的心里几乎高兴的就要跳了出来,她对何子键的意也就飞速爆发。

    她是个给过别人当过人的人,对于男女之间暗淡东西,也早就不当回事了,想当初姚龙富整夜捧着她那美好的体,干不动是时候,就亲啊的,她几乎在姚龙富上什么都经过了,而眼前这个男人居然这样有能力,而且这样年轻英俊,她的心底早就涌动着波澜,下面的**也开始火起来。

    她并不想当那个已经五十岁的姚龙富的人,但她的命运无意间跟他联系在一起。姚龙富赞助大学生读书,她就无意间认识了这个官员,接着她所有发的费用都由姚龙富来出,慢慢的姚龙富就对她下手,她也就失去了自我控制能力。

    她看着何子键,按捺着激动的感,说:“你能对我这样好,我真的感激你。”

    何子键说:“我是应该感激你的。那次他们打我,如果不是你救了我,我有可能就没命了。”

    李慧娟叹口气说:“你也真是够敢干的,居然敢跟姚龙富作对,不过,现在好了,你赢了。”

    何子键看着李慧娟,说:“我把姚龙富扳倒,你是他的……你是他的人,也就是说你跟他的关系不一般,你就不恨我吗?”

    李慧娟的心里升起一阵酸楚,她凝神地看了何子键一眼,悠然地一笑说:“你希望是我恨你还是不恨你?哈,如果是不恨,那也是不对的。开始我觉得你这个小人物居然敢跟姚龙富这样的人交手,我看你被他们一阵毒打,觉得你还是有几分骨气的,也就帮了你一下,后来你居然并没有罢手,我觉得你这个人真是不自量力。当我发现你和吴晓茵她们已经向姚龙富起诉,你们还真的闹大发了,其实还是齐红的出面才改变了我对你的态度。齐红对你大家赞赏,我出席庭审其实也就是看看,但我看到大势所趋,我还有什么犹豫的?再说姚龙富居然养着这么多的女人,所以这个人也真该受到制裁,至于别的什么,就不是我想的问题了。当我了解你以后,我不但不恨你,还有些喜欢你了。”

    李慧娟那次对他的搭救,让何子键是永远也忘不了的,但姚龙富正等着受审,他现在需要做的事接下来的财产的问题,何子键说:“这些都已经过去了,我们现在也是好朋友了,我想,你让我来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

    这几天李慧娟的确是在默默地等在何子键跟她联系。吴晓茵和刘英很何子键的关系她是知道的,这几个人也就她和何子键没有什么来往,但她跟何子键也不完全是萍水相逢,她看到何子键第一眼就被这个英俊的男人吸引,但她过去有着姚龙富这个巨人的影,她是没有自由的,现在她似乎得到了解放一样,她就想好好的跟这个解放了她的这个人好好的在一起聊聊。但现在她发现已经不是说什么的问题了,也许这个男人还要让她尽快的成名。如果让她成名,她什么代价都愿意付出的。

    “那我们什么时候去省里呢?”

    这当然是件大事,但何子键还不想马上就去,他要去就要带上李慧娟一起去,他还要看看高万红这边的况,如果需要,他还真的需要李慧娟出面拿下高万红,这样他才会心甘愿的为李慧娟办事,于是他说:“这几天我还要办别的事,你们每个人从姚龙富那里得到一笔钱,不也是非常重要的吗?你想想,如果你拥有了一笔财产,再用很短的时间里出名,那你就光彩夺目了。”

    李慧娟猛地扑到何子键的上,哪一个年轻人不想出人头地呢?像李慧娟这样贫穷人家而又怀才华的人,就更是迫切,为了出名,她可是什么都豁出来的。

    “子键哥,你就是我的亲哥,我……你要我吗?我现在……”

    被名利和**刺激的李慧娟已经难以自此自己爆发心中火的岩浆了。在她的心中认为,女人献给一个男人最好的礼物,就是她的子,何况她这样年轻漂亮的女孩的子,就在何子键还没缓过神来,李慧娟已经迅速地脱光了自己,何子键不觉得啊了一声,他又一次觉得自己子瘫软,男根立了。

    “你……你不能……”何子键喃喃道。

    今天他已经拒绝的一个女孩的献,虽然那也是个漂亮的女孩,但那个子那个人的一切,怎能跟李慧娟相比?这时他也慨叹,这个姚龙富真是该死,这些漂亮的女人,都曾经夜夜的让他玩着摸着干着啊。想到姚龙富也玩过眼前这个无以伦比的躯,他猛然产生了逆反心理:“别,你别这样,你以为我是姚龙富?”

    何子键这样一说,李慧娟愣了:“你……你是嫌弃我?”

    何子键也被自己说的话感到过分,但他只能继续说下去:“我不是嫌弃你,而是我们今天才是认识的,总不能……”

    李慧娟冷冷一笑说:“你是不是嘲笑我?是不是以为我很?哈,我是真心的想给你我自己的一切,我今天让你来就想想让你高高兴兴的,结果你嘲笑我。可是,我就不明白,那吴晓茵,那刘英,你还少玩她们了吗?我跟她们比,我差什么?”

    李慧娟的话让何子键卡住了,是啊,认识吴晓茵那天,他就跟她发生了关系,但他明白,那时是在自己最低落的时候,遇到吴晓茵这样的美女毕竟能给他注入一股力量,吴晓茵那种悲哀的心里,也让他产生怜惜的心,还有那时他穷的简直饭都吃不上,也是吴晓茵帮了他,给他钱,让他对自己产生了活下去的信心。对刘英他本就是带着自己的目的,也就是拿下她,让姚龙富带他的绿帽子的计划。

    虽然他的.还在刺激着,但他决计不能这样随便地就跟李慧娟干上,至少今天不能,于是他拉过李慧娟,说:“你不要这样想,我现在的脑子很乱,虽然我们把姚龙富关进了监狱,但现在还没审判,结果怎么样我们还不知道,如果他没有得到应有的审判,他就会对我们反咬一口,我必须想这些,还有,我还要为你们争取到一笔钱,这笔钱怎么才能到你们的手,真的需要我费一番思量的。”

    李慧娟听何子键这样说,心潮平静了一些说:“你知道吗。你刚才伤了我的自尊。”

    何子键把李慧娟拉到自己的怀里,虽然李慧娟上是光溜溜的,但他并没碰李慧娟的敏感的部位,他也是控制着自己。如果眼前是吴晓茵刘英她们,他就会好好的玩玩,让她们高兴,自己也得到满足,但眼下是李慧娟,他觉得跟李慧娟还要慢慢的来。于是就说:“慧娟,你放心,我是喜欢你的,从一开始就喜欢你,你跟别人是不一样的,你救过我,我对你的不单是喜欢,还有感激,所以我不能轻易地跟你发生关系,如果我们会发生关系的话,不是现在,而是我给你办件让你满意的事后,你说是不是更好?”

    李慧娟早委屈的梨花带雨,那模样煞是好看,让何子键的一阵阵的颤抖,但他现在准备给李慧娟一个好印象,决不能看到漂亮的女人就上,虽然自己下面的东西膨胀的难受,他还是坚持着。李慧娟含泪地说:“你这样说我还能说什么?我觉得……我觉得你是个真正的男人啊。”

    何子键亲了一下李慧娟说:“别这样夸我,我要受不了的。你等我的消息,这些事还要慢慢的来。反正我们已经看到了希望,就是说,你们这几个好姐妹,不能让姚龙富白玩,要从他的上扒层皮。”

    李慧娟点点头说:“嗯,知道了,我们就该争取自己得到的利益。”

    何子键松开手说:“那我走了。”

    李慧娟无耐地点点头。她是真想留下何子键。应该说姚龙富被抓,她的心里就空落落的,虽然她也痛恨姚龙富,但她无形中有一种依恋,这个人冷丁从自己边没了,她还真的需要一个人陪着她。她想了想,何子键是最好的男人,他能让吴晓茵刘英这样的女人高兴,为什么对自己不能?但她现在只能听从何子键的安排。她泪眼汪汪地说:“那我就等你的消息了。”

    目送着何子键远去,李慧娟愣了半天才发现自己为了让何子键要她,她居然是光着子的。她来到镜子前看着自己的材,学美术的,经常看到女孩和男孩的,她已经习惯了看光着的人,但她主动给人光着,还是第一次,和姚龙富在一起时,都是姚龙富哀求她,她才让他慢慢的给自己脱衣,而在何子键的跟前,她居然……

    但何子键还是走了,没要她,却让她更加的想他,更想委于他。她想象着几天以后的机会……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