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 白花花的身子就给你们看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73 白花花的身子就给你们看)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73白花花的子就给你们看

    两人马上出发来到林海大厦。林海大厦他出入过无数次,他在这里举办过森林游的笔会,他从那以后就成为宁古政坛耀眼的明星,在这里招待过香港任氏家族,他由此达到他年轻人生政治的高峰,成为当时的县长李明最看好,并且答应很快就要提拔为副县长的人选,但也就此埋下他跌到的伏笔。他心绪复杂,看到门口站着的向他们微笑的礼仪小姐,他对她们是熟悉的,但她们认不出他来,他是经过化妆了的,实实在在是个来自南洋的年轻的商人。

    高级宴会厅在四楼,过去他安排的宴席,也都在这里。一走上四楼的走廊,就感觉这里的不一样,宴会厅的门前站着两个着大厦专业服装的服务生和服务小姐。娟子是个聪明人,她对何子键小声说:“我们最后弄一他们服务员穿的衣服。”

    何子键拿出一千元,压低声音对娟子说:“你去借来两衣服,有我的一。”

    娟子笑着说:“放心,你在这里等着我好了。”

    他们已经掌握宴会的地点,娟子直接就来到宴会厅的门前,里面喝的正是**,门口有一男一女两个服务生,刚好和他们的高差不多。

    娟子走了过去,笑着说:“你们好。”

    那女服务生说:“你好,请问你有什么需要我们的?”

    娟子认真地说:“能借个地方跟你们说几句话吗?”

    那女服务生奇怪地问:“还有什么不能在这里说的啊?”

    娟子拿出一千元钱:“如果你们能帮我们一点小忙,这钱就是你们的了。”

    两人一看,心就了,这可比他们的工资还要高啊,那男生马上说:“那我们到拐角那里说话吧。”

    那两人以为是什么大事,听到是让他们借穿一下衣服,觉得不可思议,娟子笑着说:“是我们领导让我们这样做的,他就是想让我们进去跟客人喝酒,但你们是不许在这个时候喝酒的是不是?”

    男生说:“好,明白了。我可以给你找两你们能穿的衣服,那这个钱……”

    娟子说:“我现在就可以给你。但你们要暂时休息一下,你们的工作暂时由我们代理。”

    “那是没问题。你等着啊。”

    很快就拿来男女各一服务生穿的服装,娟子把钱给他们,这时何子键也上来,两个人找个地方换了衣服,就开始站在门口寻找机会。

    就在这时,门开了,一个漂亮的女人走了出来,一阵浓郁的酒味飘了出来。何子键马上就认出这个人就是楚天舒,看来楚天舒已经喝多,他低下头,那楚天舒对娟子说:“你进去替我给领导们敬酒,但你要记住,给我倒矿泉水啊。”

    娟子说:“好的,我知道了。”

    楚天舒走进去,娟子说:“你说的是不是这个人?”

    何子键激动的说:“是的,就是这个人,你的机会来了。”

    娟子已经把五号的药末准备好,冲着何子键笑了笑走进宴会厅。约摸过了十几分钟,娟子出来,小声说:“一切搞定,半个小时后,就看一出好戏吧。”

    时间在静静的过去,对于即将发生什么,何子键并没有什么把握,也许楚天舒喝了掺了五号的矿泉水真的会发狂,但发狂到什么程度,他很难想到。娟子倒是信心十足,她想,如果这个女人是个色狂,那么就会在这些男人面前脱光自己,让这些男人中某个自己喜欢的,或者需要的人干她,一个人一旦这样,那她也就完蛋了,也就达到何子键所说败名裂的结果。

    半个小时后,突然,宴会厅里混乱了起来,有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大声喊到:“楚天舒。你这是干什么?你……你怎么能当场脱光了自己?”

    何子键听出这个男人是现在的常务副县长时兴印,接着门被人推开,有人大步奔了出来,有人兴奋地说:“这个楚天舒是怎么了,难道她跟时兴印有什么?”

    “那就不知道了,但她也不该在这个时候裤子啊。”

    何子键伸头向里面看着,只见楚天舒真的脱光了自己,央求着时兴印什么,时兴印一把推开楚天舒,喊道:“你把我们县政府的人丢大了,怎么有你这样的办公室主任,姚龙富倒台,就应该把你换掉,咳,真是坑爹啊。”说着大步走了出来……

    楚天舒还在里面闹着,她那疯狂的歇斯底里的叫唤,让感兴趣的人并没有离开,对于这个政府办公室主任的美女之,他们这辈子也是看不到的,但现在楚天舒那白花花的子就在他们的眼前。楚天舒在喊着:“县长你别走啊,你们都别走啊,我跟你们玩,我们好好的玩。”

    何子键冷冷地看着这一幕,突然,有一个高体胖的男人一把拉过她,说:“你这是疯了。”

    何子键忽然看清楚了这个人,这就是陈娟的男人计德厚,那计德厚似乎要给她穿上衣服,但又在她的**上摸了一把,那楚天舒嘻嘻一笑:“你是谁,你干什么摸我的?还想摸我的吗?你想玩吗?那我们就……你怎么走啊?”

    计德厚愤愤地推开她,大步走出来,骂道:“这个.,真是疯了。可她怎么就突然坚决疯了呢?”

    站在门口装扮成服务生的何子键微微一笑说:“这个人是谁啊?”

    计德厚自然是没认出这居然是何子键,就说:“妈的,这居然是什么县政府的办公室主任,真是把我们政府的脸丢尽了。”

    宴会厅里已经空空,就剩下那光着子的楚天舒,她还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而走,不时地喃喃道:“他们怎么都走了?”

    何子键本想走进去,但他忽然觉得跟这样的人说什么已经毫无意义,于是大步离开林海大厦,回到车里,先是一阵大笑,接着就是一阵失声的痛苦,谁也没看到他哭过,但他现在却哭的十分伤心。

    娟子上了车,何子键说:“我现在没有任何的心,这样,这是三千元钱,这是额外的,就当我们没认识一次。我谢谢你了。”

    娟子有些悲伤地说:“真高兴认识你。这是我没这个福气啊。”

    娟子下了车。突然,何子键觉得自己并没有报复的快感,而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惆怅。他缓缓开起车来,车进入到饶河,手机响了,来电话的不是吴晓茵,也不是刘英,居然是李慧娟,这让他心一震。

    这些天他尽力不想这个女人,也就是姚龙富最喜欢的年轻的女孩。但她终于还是站这里姚龙富的对立面,和吴晓茵她们一起把姚龙富当成立刻被告,很快就要受到法律的审判,但他没想到的是,李慧娟居然也是这样轻易地把姚龙富当成了自己的敌人。

    李慧娟说:“何大哥,我以为这几天你能跟我联系,可你始终没有音讯,看来你现在高高在上了,只能我来给你打电话了。”

    何子键忽然想起过去李慧娟跟他说过一句话,就笑着说:“我倒是早才就想跟你联系,可是我不敢啊。”

    李慧娟马上问:“那是为什么?”

    何子键说:“我记得你跟我说过不能轻易地找你,所以我要信守承诺啊。”

    李慧娟笑了起来,说:“那是过去,现在姚龙富已经倒台,我们自然是用不着再怕他什么了,这样,我还真有件大事,也是我们这几个姐妹的大事。”

    何子键没明白,问:“你的什么姐妹?”

    李慧娟笑着说:“这才几天啊,你就把你的那些女人忘记了。”

    何子键问:“我的什么女人?”

    李慧娟说:“你以为我还不知道啊,吴晓茵刘英不都成了你的女人嘛?你早就在暗中跟姚龙富抢女人,你以为我不知道?”

    何子键大笑着说:“你可别这样说,我什么时候想跟姚龙富抢女人。我是跟她们站在一起的。好了,你想见我,我也真想见你,你说个地方。”

    李慧娟说:“我在西山别墅你知道吗?”

    何子键大呼说:“难道你也住在西山别墅啊?”

    李慧娟说:“西山别墅区老大了,姚龙富几个月前给我买的,那时我可不知道还有个什么吴晓茵住在这里。你现在来吧。我住在二十二号楼。”

    何子键想,看来这个李慧娟住的跟吴晓茵还真是不远,但她们就是不知道这个李慧娟的存在,但现在一切都真相大白,也许下步就是财产的问题了。加上姚龙富的老婆和董铭,一共是五个女人。财产的问题还真的是个问题。

    开车来到西山别墅,他看了一眼吴晓茵住的那幢别墅,他想,不知道吴晓茵现在在干什么,他还真的很想她,如果两天前不是跟方芷鹤和徐青一起好顿干,他就应该住在吴晓茵这里,但住在她那里,她就要狠狠的要他,他那样就难免败下来,这样他才到了宁古,把楚天舒这个.干倒,也算是出了口音恶气。

    车在二十二号楼的跟前停下,门开了,何子键眼前忽然一亮,一个着粉色小衣短裙的女孩站在门前。

    啊,这就是李慧娟。这个曾经在水库见过一面,又在那个夜晚救了他的女孩真是漂亮极了,这让何子键立刻亢奋起来。

    “李慧娟……”何子键叫道。

    李慧娟笑盈盈地走了两步来到何子键跟前:“我不请你看来你是不会来的啊。”

    何子键笑着说:“以后我天天来你可不能嫌烦。”

    李慧娟说:“都说你是个油嘴滑舌的男人,一听还真是这样啊。”

    何子键喊冤,说:“谁说我是油嘴滑舌?”

    李慧娟笑着说:“当然是那俩被你拿下的姚龙富的人,啊,不,现在该是你的人吧?”

    何子键认真地说:“可不能这样说,这样说出去可就不好办了。”

    李慧娟点点头说:“我知道下步就清理姚龙富财产的问题,我就是跟你开玩笑,我请你来也就是这个问题跟你商量一下。”

    何子键说:“那怎么不跟她们商量?”

    李慧娟说:“她们就相信你了,快进来啊。”

    走进李慧娟住的这幢别墅,一股画家那独特的气息扑面而来,何子键赞叹道:“到底是个画家啊,这个的一切就是不一样。”

    李慧娟站在何子键的边解释说:“别看这些画是我画的,但是还不能换回金钱,因为我现在还没名气。我本来想靠着姚龙富的地位给我引见几个省里的大画家,可是却被你破坏了。”

    何子键突然想到了省文联的那些人,尤其是文联的刘主席和省里的大画家鲁人,他们在他为宁古举办的森林游的笔会上给他做了不少工作的,他们也得到不少他给予的实惠,尤其是刘主席,他的人任芳霏可是从他的手里得到几十万的山货的销售提成的。他现在还真的想帮她一下,但有一点就是,李慧娟也要为吴晓茵刘英在姚龙富地说财产分割上出力。

    何子键的脑袋迅速的转着。三和石油归饶河管辖,如果在高万红那里想点办法,一切也许还真的好办,但这是个色官,由吴晓茵刘英出面拿下他看来是不行了,如果李慧娟……

    看来还真的需要跟这个漂亮的女孩发展进一步的关系了。

    他还真的来对了,李慧娟也许还真的需要他,而他为了吴晓茵和刘英,也需要这个更漂亮年轻的女人。

    姚龙富数亿的财产也不能完全是贪污所得,这里已经和经营上的效益拧在了一起,虽然相关部门做出审查和清理,但问题是,被姚龙富所包养的女人们,有没有权利得到她们希望得到的财产,这方面还真没有法律方面的条文,但如果这样,就看她们怎么处理了。

    何子键想,现在是不是该由这个始终隐藏着的女人出面了。包括那个董铭,但董铭却宣布她并不需要姚龙富的财产,她所做的,就是把姚龙富绳之以法。

    看来一切还需要从长计议。

    何子键看着李慧娟画的一幅男人的.,忽然发现这个人很像自己,想到李慧娟曾经看到过自己在水库时几乎**的材,就笑着说:“我真想好好当一次你的模特啊。”

    李慧娟说:“会的,但不是现在。”

    何子键说:“如果你想认识几个省里的文艺界的名人,我可以帮你。”

    李慧娟怀疑你看着他:“就你?”

    何子键笑着说:“怎么,不相信?”

    李慧娟说:“有点。”

    何子键想,看来要让李慧娟知道自己了解自己了,就说:“你想认识省里的什么人?省文联主席?还是大画家鲁人?”

    李慧娟惊讶地看着何子键:“怎么。你真的认识他们?”

    何子键微微一笑说:“借你的电话用一下。”

    说着走到电话机前,他们的电话他是记不住的,但的口袋里始终装着一个电话本,到关键的时候,他就会用上这些人,虽然他还真的没用过这些人做什么。

    他翻开电话本,就给省文联刘主席家打电话,接电话的自然是任芳霏。

    自打和任芳霏到南方卖了那批山货,而且在宾馆发生了一次后,他去了几次省城从未跟她联系,这也跟刘主席的忌讳有关,任芳霏毕竟是这个老主席的人,他不能总跟人家发生暧昧的勾当。但他现在就需要她了。

    何子键说:“听到我是谁了吗?刘主席在家吗?”

    那边的任芳霏想了一下,突然兴奋你说:“你是何子键?是不是?”

    何子键笑着说:“是啊,我是何子键。好久没跟你们联系了,刘主席好吗?”

    任芳霏说:“他还好,你跟他说话啊?”

    “好的。”何子键对边的惊讶的李慧娟说,“刘主席来了。”

    李慧娟起初对何子键半信半疑,当打通了电话她才知道这居然是真的。她现在是太想出名了,如果姚龙富的倒台给她带来一笔财富,再通过何子键的关系让自己尽早出名,那她就高兴的要死了。

    “真是刘主席吗?”

    省文联主席在这些商人和官人的眼里不算什么,但在这些搞艺术发的人的眼里。那可是高高在上的人物,名气就是地位和金钱,现在是商业的社会,这些搞艺术的就是想出了个名,然后那就要什么有什么了。

    突然,李慧娟捧起何子键的脸,也不顾他在打电话,猛烈地亲了起来……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