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 麻醉五号(77@读书)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71 麻醉五号(77@读书))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71麻醉五号

    “尽是胡闹,现在怎么看啊。”

    徐青倒是十分认真的样子说:“现在你还没看明白吗,许多的女人靠男人上位,给男人当二能发财,当人能当官,一个男人也可以是这样啊。你不是把我们的方总干的也是很舒服的吗?”

    徐青说的津津有味,似乎在寻找着特殊的借口。

    “你说什么啊?”何子键瞪了她一眼,但徐青就在缠着他。

    “我可是要停车了啊。我觉得有很多的事,还真是很神秘的,你说是不是?”

    何子键第一次让那个神秘女孩杨丽波看到自己裆下的红痣的时候,他是四面楚歌,两眼茫茫,前途漫漫,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何处。但从那以后,他就认识了郑晓丽这个改变了他命运的女人,不,应该说是这个他已经早就认识了的姐姐,这个时候真的发挥了作用。

    第二次他是主动找到杨丽波的,那时的他重新跌入生活和命运的低谷,也正是这样,他遇到了吴晓茵,是吴晓茵让他一步步地走出黑暗的子,走到现在的光明之路。

    不能是自己是没有能力的,只要给他个机会,他就会把事做到最好的程度但问题是,到底是谁给他这些机会?如果不是这些女人,他会得到什么?这就是说,除了楚天舒孙阳这样他必须要报复的女人之外,其他的女人都是给他帮助的,甚至是做最大的努力让他幸福和快乐的正有了她们,他才重新有了现在的子。

    对于自己裆下的红痣,他从未跟任何人说过这件十分蹊跷的故事,现在他的心开朗起来,对徐青说起这个,也就是让她看看自己的这个东西是不是真的那么神秘,到底长的是什么样,那个杨丽波毕竟不是熟悉的,现在他跟徐青除了不是真正的夫妻,就没有别的可以隐瞒的地方。

    见何子键没说话,徐青就更是敢兴趣,她当了这些年的秘书,自然是什么都见过的,知道女人当官靠的是男人关顾,而男人当官,有许多走的是女人的吟道,但何子键这个几乎和自己一气相连的人走的也是这条路线,她还真是感兴趣。

    车子已经停下,徐青笑盈盈地看着何子键说:“你给我脱啊,我到底要看看你裆下的红痣是不是真有,我几次钻到你裆下的时候,我怎么没发现?”

    何子键看着徐青,徐青几次用嘴给自己弄自己裆下的大工具的时候,自然的没把心思放在这上的,都放在自己的大东西上了,他这样一说徐青也真的感兴趣,但自己现在撅起**让徐青看哪个神奇的红痣,他觉得不那么的好意思了。

    徐青说:“快啊。”

    何子键说:“我们还是马上去见方总吧,她该等急了。”

    徐青忽然笑着说:“也好,一会我跟方总扒光你,我们一起看。”说着就开起车来。

    何子键忽然说:“我们现在已经把姚龙富的三和石油清出市场,他们就是干也是群龙无首,再说他们的资产需要纪检部门的审查,估计是没戏了,这样整个本地石油加工和生产就是我们的了,虽然我们够规模,但是不是我们面临着消化不了的问题,这样就要影响我们的声誉的。”

    徐青看着何子键说:“你想的还真是很前瞻,方总这点已经考虑到了,让你过去就是想跟你商量一个问题。”

    何子键问:“是扩大我们的生产规模吗?”

    徐青嘻嘻一笑说:“是让你带着高市长,啊,不,是你带着那个吴艳芬和他们的那个女儿,叫什么来着,去玩的事儿。”

    谁都知道何子键他已经把高万红这个翻了天的事,也许只有高万红自己不知道,高万红居然还邀请他带着那孩子去玩,这是聪明的成了**了。

    何子键说:“我哪有那时间啊?”

    徐青严肃地说:“你还真的必须去。一会方总跟你布置工作你就知道了。”

    车子开到了飞云山庄,徐青领着何子键走进房间,何子键感到这里还真的不错,前面是山,后面是水,真是个游玩的好地方,这两个女人把高万红弄到这里,无非是用她们的风迷倒这个领导,但高万红居然走了,她们又把自己弄来了。

    方芷鹤先问:“何子键,这几天你在干什么?”

    何子键坐下说:“这几天我也没干什么,去看了我的两个老领导,一个在殡仪馆,一个在监狱。看了他们我的心自然是不好的。”

    方芷鹤说:“那天审判姚龙富我才明白,姚龙富居然是你的领导?我说你行啊,居然把自己的领导弄上了审判台。”

    方芷鹤看出自己的心狠手毒,何子键就解释着说:“方总,你如果知道这个姚龙富当初是怎样对待我的,就会理解我的,你会想到一个刚上班一年多的年轻人,就干到招商办主任的位置有多么的不容易吗?当然,因为年轻,就难免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他的确干出了大的成绩,把香港大通集团的大型项目都引到了宁古这个县城,就是这个时候,姚龙富突发冷箭,让我蹲了一个月的看守所。”

    方芷鹤问:“那是什么原因?总归是你有问题吧?”

    “现在谁没问题?如果高万红没问题,你的一切能这样顺利?如果潘国梅没问题,你能这样快就得到她的支持?对了,我还忘了说,对于出口这快,我已经跟她商量好,她会给最优惠的待遇,这样我们一年就可以省去几千万的。”

    方芷鹤笑了,说:“我也就是问问,那天看到姚龙富在被告席上,我真是开心,也才知道,这个姚龙富还真是干了不少坏事,这样的人就该让他永远蹲监狱。”

    何子键说:“我们现在的市场畅通了,这个战役我们打胜了。”

    方芷鹤说:“刚才我们在这里请高万红吃饭,可菜还没上,酒还没怎么喝,他就被叫走了。你来了我们接着来。”

    徐青在旁边笑着,她想,刚才跟高万红这个当市长的玩喝酒脱衣的游戏,现在可不能跟何子键玩这个游戏,但让他当着她们这两个女人的面脱裤子,看他裆下的那个神秘的红痣,才是她感兴趣的,于是她说:“你蹲看守所是为了什么啊?我看一定是因为女人。是不是?”

    虽然那段时间既跟任慧娟任慧芳姐俩,还有马风方亚亚这几个女人干的不可开交,但他出事还真是因为女人,不是他的女人,而是李明的那些女人,这就是这个当市长的玩女人不慎重的原因。但他是不能承认的。

    见到何子键不说,徐青就对方芷鹤说:“方总,我告诉你的秘密。”

    “什么秘密?谁的秘密?”

    何子键知道徐青要跟方芷鹤说自己下面那个红痣的事,就一把把徐青拉过来说:“别瞎说,我们好好的喝酒吃菜,这些东西我可是没吃过的。”

    说着就给徐青倒酒,方芷鹤听出他们这里有戏,也就知道徐青说的秘密是何子键的,就笑着说:“怎么了,这样的秘密就瞒着我不成。”

    何子键说:“不是瞒着你,我就是跟徐青说着玩的,她还真的当真了。”

    方芷鹤看着徐青:“他说了什么?”

    徐青看着何子键,对方芷鹤说:“我们现在看到了吧,我们的何子键这个英俊的男生是靠女人起家,方总你是他起家的女人,是不是?”

    方芷鹤已经跟何子键玩了多次了,深深知道何子键那个大东西给一个女人带来的快乐,而何子键早就干上了徐青,这用不着隐瞒的,这就是说何子键在她们这两个女人中比高万红还来的自在,于是就说:“别啰嗦,说直接的。”

    徐青微微一笑说:“何子键说他的裆下有一块红痣,这个红痣就是玩女人,啊,说错了,就是跟女人风的见证,也就是能让女人痛快的特殊的标志,这样我们女人就自愿地做他的铺垫。”

    何子键笑着说:“真是胡说八道。”

    徐青嚷道:“那你让我们看看啊?”

    方芷鹤也感兴趣起来,女人在这个方面怎么样,完全是靠男人的,女人就是浴火升腾,没有猛烈男人的干劲,也只能是自己遭罪,而男人却不同,一个男人如果真有那种神奇的法宝,那几乎所有的女人都会拜倒在他的的裆下的,如果何子键真的有什么红痣,也许还真是说明了他真的不一般啊。

    起初使用何子键的时候,就是用他那非凡的仪表和圆滑的手段,这样的手段一般的女人都会上钩的,就像那个税务局长潘国梅和高万红的人吴艳芬,何子键把他们拿下是轻而易举的,这也达到了她的目的,但自己无意中也跟他玩上了,这就让自己这个当老板的有时就处在尴尬的境地,但她还真的觉得自己跟他玩上瘾了,在徐青的跟前她也就完全放得开。

    方芷鹤看着何子键,似乎也想看看,但自己这个当老板的却不能这样说,她于是问道:“子键,这是真的吗?”

    徐青说:“何子键,现在都不是外人,让我们开开眼界,啊,怎么样?”

    何子键说:“先喝酒,你们能把我灌醉,我就什么也不怕,就让你们看。”

    徐青说:“那好,我今天就跟你拼一下。”说着就干了一个。

    方芷鹤毕竟是老板,说:“子键,高市长家的女儿还真的迷上了你,这是你开导她的结果,这些天她好像不那么听话,也不想练琴,他的意思是让你再陪她玩一天,就是说,要给她竖立一个观念,你看,他们一家人都离不开你了。”

    何子键无耐地说:“你看,我又成保姆了。”

    方芷鹤说:“你这个保姆可不是一般的保姆,我现在是这样想的,我们伟业石油现在一切看好,如果这样的话,我们的加工能力就跟不上了,我想让高市长给我们批快工业用地,但是他说给我们一个破产企业的旧址,但是我想,这样我们就要多花出去几个亿的资金,如果要给我们个破产企业的旧址也可以,我们就只能当做闲置土地来付钱,不能多花多余那部分钱。但高市长毕竟是主管全市经济的领导,不能光是听我们的,虽然我们在他的上付出了代价,但我们还是药剂个方面努力才行,也就是说,你还要在他家庭的内部做好工作。”

    何子键想,方芷鹤说的付出的代价,自然是包括她这个当老板的美女让他**的事,但这样的领导虽然得到了女人,但也不能什么事都给你办的,拿出些原则和政策条文什么的,你也真是没办法,她所说的多方面入手,还是有道理的。方芷鹤这样器重他,他就是给那个小女孩做个人生的导师,也没什么,但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不能摆脱那个女孩的妈妈,也就是吴艳芬的纠缠,这样他就只好跟吴艳芬继续干一次,这些是暗中的事,大家自然是明白的。

    何子键说:“那好,我这几天就跟他们联系一下,要赶在孩子休息的时候。我上次跟孩子说的好好的,怎么她又不想练琴了?”

    徐青说:“这些孩子也是太累了,但是这个孩子还真是天赋,不好好练琴还真是可惜了,这也是那个吴艳芬自己的寄托吧。”

    何子键说:“我知道,我做孩子的工作还是有一的。”

    徐青笑着说:“你做女人的工作也有一的你看姚龙富的那几个女人,跟你多好。”

    何子键忙说:“你可别这样说,她们也有她们的目的的。”

    方芷鹤说:“清理姚龙富的财产,是不是要给她们点钱啊?”

    何子键说:“这也是我下步做的事,我不能让她们白给我们做事啊,不然姚龙富还是我们的对手,我们的环境就不能这样好,未来的市场也不能这样大啊。”

    方芷鹤马上说:“你说的对,我们有能力的况下可以帮帮这几个女人。”

    何子键想,从那次庭审后,他就没见这几个女人的面,她们也没跟他联系,也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想的是什么。看来今天晚上务必去看看,别人可以不想,但他最需要看的是吴晓茵和刘英,跟她们还真是有感的,他们是患难过的朋友啊,虽然在一起玩玩,满足她们的要求,但她们也是对他真好,自己在落魄的时候,多亏有她们在啊。

    徐青又喝了杯酒,说:“何子键,你还没满足我们的好奇心啊。”

    何子键现在的绪高亢了起来,眼前这两个女人也是同样迷人的,再说他还真想让她们看看自己的下面是不是真的有那种神秘的红痣,不然那个杨丽波怎么说的那样的准?但他现在不能自己给自己脱了,就说:“那你再干一个。”

    徐青脸色红红的,大眼睛分外的明亮,本来给高万红摸的**自己就有些打熬不住,那时她想的还真是何子键的这个大东西,现在就在自己的跟前,她自然是既想看又想玩了,就是让方芷鹤现在一起玩,也不是什么难办的,于是就一口干了说:“怎么样,现在该你的了吧?”

    何子键还在矜持,徐青突然扑到了何子键的上,手就开始解何子键的裤带,何子键也没想继续推脱,很快何子键的裤子就被徐青扒下,然后徐青笑着把何子键弄趴在那里,分开何子键的大腿,突然,徐青惊讶地叫着:“方总你看,这个家伙的这里还真是有块很红的红痣啊。”

    方芷鹤眼看着徐青把何子键扒光,只是笑,当徐青这样一说,她马上看了一下,忽然发现了那块红痣,就说:“子键,真的,这可是太神奇了。”

    何子键坐了起来说:“你们那里没有吧?”

    方芷鹤笑着说:“我们怎么会有?”

    何子键笑着说:“我也想看看。”

    徐青说:“你过去不是看过了?”

    何子键说:“过去可只是上来就摸就干的,那里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我可是没好好看的。”

    徐青说:“那些女人都是什么样?”

    何子键说:“我现在就是想看你们的。”

    喝了酒就容易放,这里是安静的,就看他们三个,再说他们怎么样都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方芷鹤就说:“徐青先让他看。”

    徐青喝多了酒,本来就非常的大方的她,现在被.和酒精刺激的更是什么也不在乎了,哗地剥下自己的裙子,又一下脱下内裤,整个女人的领带就暴露出来。这些东西何子键已经见过玩过,但现在被徐青的刺激,下面就直了起来,两个女人看待何子键的东西已经挑了起来,对啊了一下,方芷鹤居然先摸了一把,然后说:“没发现徐青的这里有什么特别的啊,那看看我的。”

    何子键看着徐青的下面,那白白的大腿之间的黑色的毛发绽开着黑色桃花,中间的**已经泛滥了桃花汛,徐青这一上午就想这个,现在已经就在自己的下面,就拉过何子键的手往自己的下面弄。何子键的被方芷鹤摸着,就用手指给徐青的洞里戳。

    这时方芷鹤的下面也完全暴露出来。也许方芷鹤下面做了些加工,那毛就显得非常的整齐,也许这里也有美容的,方芷鹤的老公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用心的讨好自己的男人也是正常的。

    人都有忘而疯狂的时候,这些子方芷鹤也是真的高兴,打败姚龙富,她没想到是这样的容易,当然都是何子键的功劳,如果按照自己的计划,还需要很多的时间。现在伟业石油马上就要挂牌正式运营,各级领导和部门已经疏通好了关系,将一路顺风,她也是好好的放松一下,给高万红弄他的大工具,就是让他高兴,现在却完全不同,她是自己高兴,因为何子键的一切,作为男人来说,都是优良品种。

    何子键也认真地看着方芷鹤的下面,说:“你是演员,是不是修理过这个地方?”

    方芷鹤红着脸说:“胡说八道。”但她已经把何子键的拉过来,往自己的下面探进了,她的水早就汪洋肆虐,何子键咕唧一下就进了……

    小楼的后面有个单间,三个人相拥着到了里间,何子键自然是非常的卖力,同时弄两个也不是第一次,方芷鹤和徐青轮流上场,真的是一场大战的好风景。足足两个小时,三个他几乎从汗水里捞出来的一样,最后方芷鹤说:“有这样一次,这些天也就不想,好好的干工作吧。”

    何子键先冲了子,然后对方芷鹤说:“后天就是星期六,我跟吴艳芬联系好。下个星期三就是我们挂牌的子了。”

    徐青打开水龙头,冲着自己的子,手在自己的裆下轻轻的搓着,当着何子键的面她也不在乎,开口悠然地说:“我们将有个非常盛大的场面啊。我们邀请的那些领导都会给我们捧场的。”

    伟业石油就要迎来这样的大喜子,最高兴的当然是方芷鹤,此刻的方芷鹤已经收拾好自己,完全是一个淑女加贵妇的形象,谁也看不出来刚才是怎么的放和疯狂,她说:“你们要给我好好努力工作了啊,别总想着这个。”

    徐青笑着说:“你刚解了渴,就说我们。”

    方芷鹤绷着脸说:“我是你们的老板自然是要说的。”

    三个人从飞云山庄出来,上了车,徐青先把何子键送到他停车的地方,何子键下了车,开了自己的车,他想也没想,就直接向宁古的方向驶去。

    眨眼又有一段时间没到宁古来了,离宁古越近,他的心里就越不平静。到了宁古已经是天黑时分,他在林海大厦订了一个豪华的房,一个人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已经很晚,他还没有睡意,心里想的都是怎样让楚天舒在饶河败名裂,让她也付出惨痛代价的事。他想上楼上的酒吧喝杯酒,就出了自己的房间,向大厦的酒吧走去。

    坐到一个不那么显眼的位置,要了被酒就慢慢的喝起来,就在他不经意间,他发现他的对面坐下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他知道这个女护士干什么的,也就只是看了一眼,没有跟那女孩搭话。但她女孩分明是什么男人都是见过的,就微笑地看着他,也不急于开口说什么,最后倒是何子键先开口说起话来:“你想喝杯酒吗?”

    女孩说:“那样让你破费,我可不好意思。”

    何子键笑了,说:“呵,新鲜。”

    女孩说:“你以为我们这样的女孩都是恬不知耻的吗?”

    何子键看着女孩说:“怎么,你和那些女孩有什么不同的吗?”

    女孩说:“其实,我知道你不是我晚些找的人。”

    “那你想找什么人?”

    女孩说:“我想着比你再年轻些的人。”

    “怎么,看我年纪大了?”

    女孩笑着说:“不是,是因为我所提供的东西,不是你所需要的。”

    何子键慢慢的明白这个女孩想做什么的了,也许她提供的不是女孩体的服务,而是一种特别的东西,突然,他对这样的东西感兴趣了。

    “我想知道你提供的是什么?”

    女孩看着何子键:“你真是关心我是做什么的吗?”

    何子键给女孩要了杯酒,女孩笑着说:“那就谢谢了。”

    “我非常关心,如果可能的话,我还很有希望是你的客户,我还可以出大价钱。”

    女孩开始认真起来:“难道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

    何子键抽出五百块钱塞在女孩的手里说:“你知道,我是认真的,不管怎么样,这钱你收下。”

    “啊。你这样是……”

    “别出声,拿着就是,我不会给你坏事的。到我房间里来。”

    “这个……”

    “你放心,我不会陷害你的。走吧。”

    何子键先走了出去,女孩想了想,也就大胆地跟在何子键的后面。来到何子键的房间,看到何子键住在这样豪华的房,就知道何子键不是一般的人,也就打消了对何子键的怀疑,问道:“你需要我为你做什么?”

    何子键郑重地说:“我知道你是卖兴奋剂的,我想知道你这样的东西能达到什么样的效果?”

    女孩也认真地看着何子键,问:“你需要什么样效果?”

    何子键想到,如果那楚天舒在一个大型的活动场所在自己不知道的况下吃下这样的东西,那她在失控的况下,就会做出让人意想不到的事,这样一来,她这个办公室主任丢了人,她的一切也就结束了。

    何子键说:“如果在开会的时候,吃上了这样的东西,会发生什么样的反应?”

    女孩看着何子键:“我不明白。”

    何子键说:“有一个整过我的人,我既不想让她怎么样,但也想把她搞臭,让她在大庭广众的况下丢人,如果吃上这样的东西,那她会怎么样?”

    女孩笑着说:“如果吃了我这个五号药,那就什么样的况都可能发生。”

    何子键说:“可以发狂吗?”

    女孩说:“不但是发狂,就是说,什么样的况都可能发生,也许会跳楼,也许在开大会的时候,上台跳舞,也许……反正什么样的况都可能发生。”

    “能不能危机生命?”

    “不是大量的服用那是不会危机到生命的。”

    “最大的剂量可以服用多少?”

    “这个五号的服两粒就可以。”

    “如果服用三或者四粒呢?”

    “哈,那就真的疯狂了。”

    何子键想,就是要让楚天舒这个女人疯狂,但要在最重要的时候让她吃下去。他马上问:“吃下后,什么时间发作?”

    女孩说:“十到十五分钟就发作,半个小时的时候达到极限。”

    至于如何让楚天舒服用下去,是以后的问题,有了这个五号,就慢慢的寻找机会。

    “这样,我买你十粒,需要多钱?”

    “啊,那你给我一千就够了。”

    其实这个价钱只要三百就已经不少,女孩看到这个男人真是慷慨吧,就又要了一千。

    何子键说:“我刚才给你五百了,现在我再给你一千万,怎么样?”

    女孩高兴地说:“那就太好真的谢谢你。”

    何子键问:“真的能达到你说的那样的效果吗?”

    女孩看着何子键,心想,这样的男人还真是少见,这样年纪就这样有钱,而且还这样的英俊,她觉得自己被何子键吸引了,于是就说:“如果你需要我再给你做什么,你就尽管吩咐。你想给什么人用上,我也可以帮你想办法。”

    何子键说:“你怎么帮我想办法?”

    女孩说:“你想给什么人用上啊?”

    何子键说:“我想给一个女人用。”

    女孩又问:“她是个什么人?”

    何子键想想说:“她是个政府官人。”

    女孩笑着说:“如果在开什么会的时候,或者跟领导喝酒的时候,在她不知道的况下,给她吃下去,那你就等着看笑话吧。”

    何子键说:“那这样,如果你把这件事给我办到这样的效果,我会再给你五千。”

    女孩被这笔钱激动起来,说:“那你就放心,我这几天就跟着你。”

    这个房间足够大,女孩也想住在这里,但何子键却犹豫地说:“你住在这里不好吧?”

    女孩笑着说:“有什么不好?如果你想要我的话,我也不反对,如果你不想要我,我绝不主动让你怎么样。我看到你是个好人,也知道你是被人陷害的,我跟你是在一起,就是想让你达到你的目的。”

    何子键下了决心,本来他还要在怎么让楚天舒吃下费心思,女孩能这样说,那他就全部交给她,即使不成功,也可以在想别的办法,于是就说:“那好,你就给我好好的干,但是要快。”

    女孩笑着说:“当然要快,不然我还怕耽误我的时间呢。”

    虽然跟女孩同住一个屋子,但何子键毫无想干什么的打算,对于干女人,他已经不觉得有什么新鲜的,别看眼前这个女孩也还是很漂亮的,但并不能引发他体里的.,他现在想的就是看到楚天舒服用这个五号后败名裂的场面。

    对于药物给人造成的影响,何子键从一部本电影《追捕》里看到过,那个被人陷害的人,因为服用了一种他们特别制作的药物,打乱了一个人正常神经神经,做出了让人意想不到的事。而楚天舒真的服用了这个神秘的五号药,在大庭广众的况下做出疯狂的举动,她立刻败名裂也完全是可能的,这样他就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这个女人干倒。

    姚龙富已经被关在大牢里,即将接受审判,对他经济犯罪的刑事起诉已经立案调查,这将是本地区最大的一起经济犯罪案子,却是由三个人向政府官员进行讨伐控诉发生的效应,一丝快感让何子键难以抑制心中的兴奋,而即将让楚天舒这个坏女人丢大丑的计谋,更使何子键难以入梦。

    那女孩也没怎么睡踏实,她期待着何子键真的上来把她搂在怀里,即使跟他好好的玩一次,她也不会管他要钱,不但不要钱,而且还会让这个男人好好的一下自己,好好的抚慰一下自己的体,但他不来自己的被窝,她也就控制自己,不去打扰他。这样就过了一个安静的夜晚,虽然两个人心理都在想着心思,但他们想的东西却完全的不同。

    第二天是星期五,何子键根据过去在政府工作的经验,觉得每到这个子。

    政府都要安排一些活动,而安排这些活动都是由办公室的人出面,虽然姚龙富已经垮台等待审判,但楚天舒还在任上,她现在就需要更好的表现,也更想把自己的位置保留,所以凭她的个,干工作就要更加的积极。但今天有什么活动,他还不得而知,现在跟政府的人,完全失去了联系。

    两人吃了饭,女孩说:“我们不能在这里等着,走,我们去打探消息。我认识一个猎头公司的人,只需要付出很少的一点钱,他就会给你打听到你所需要的消息。”

    何子键突然觉得这真是个好办法,他现在必须要掌握楚天舒的行踪,这样才能实施自己的计划。

    就在要走出这里的时候,何子键犹豫了,那女孩看着何子键,问:“你是不是觉得你出门谈这个不方便?那没关系,你就等在这里好了,我把这些办成,回来就找你,你把你想要探听到什么样的消息跟我说就行。”

    何子键又做了一下谨慎的思考,他到不于是不相信这个女孩,就怕这里一旦出现什么漏洞,那楚天舒回反扑,他现在是没能力招架的,但正是这样,他一定要把这个该死的女人置于死地。

    看到女孩在期待他说出明确的意思,就对女孩说:“你这样,你给我卖一副宽边的墨镜,然后买一顶礼帽,再买一那种白绸子那种汗衫,买一双白色的皮鞋,总之,你要把我弄成一个南洋来的人,就算是个年轻的商人吧,你也买一高档的时装,这是两千块钱,看看够不?”

    那女孩看到这个男人出钱也要给自己买时装,就欣喜地说:“你长的这样的英俊,我一定要把你打扮成一个南洋来的阔公子。”

    宁古跟饶河毕竟是不同啊,这里的人有太多是他熟悉的,他现在已经搬到了姚龙富,大家的视线已经盯在他的上,如果得知他接着把复仇的匕首插到楚天舒的上,那他就难以在宁古呆上一小时。

    那女孩还真是很有创意,但一个小时后回到房间里,把她准备的东西都给何子键穿戴上以后,就连何子键自己都几乎认不出自己,活脱一个南洋来的阔公子。

    “啊,真是太英俊了。”

    何子键笑着说:“很不错。你也别把自己弄得像个小姐似的,要高雅。”

    女孩微微一笑说:“就知道你看你起我,昨天一夜都没过来看我一眼。”

    何子键说:“我看你做什么?”

    女孩幽幽地说:“所以你看你起我啊。你看我穿上这件衣服。”

    看到女孩也换上一高档的时装,何子键发现还真是漂亮端庄,就说:“这才像的正经的女孩。走,现在就开始我们的工作了。”

    那女孩看了何子键一眼,也知道何子键还真是把自己当成那样的女孩,是啊,自己兜售兴奋剂,这让正经的人是难以接受的,但这个人还真接受了她的东西,这让她倒是惊喜异常,这可是她一笔难得的生意。

    “现在就走吗?”

    女孩喜滋滋地说。

    “现在就走,我们起那家猎头公司看看。”

    女孩看着走在前面的何子键,大步走到他的边,伸手跨过他的胳膊,俨然是一对高贵的恋人,何子键笑了笑,但也接受了女孩的做法,虽然他现在连她的名字还不知道叫什么。

    女孩感兴趣地问:“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何子键问:“你没必要知道这些,可是,你觉得我是干什么的?”

    女孩摇摇头说:“你神秘的让我眼晕,我可看不出你是干什么的。”

    何子键微微一笑,女孩说了个地址。这些年兴起了猎头公司,你想需要什么人的信息,只要你花甚少的一点钱,就会掌握你想知道的人所有的资料和他的活动安排,你就像站在他面前的人,而他却不知道你的存在,你怎么下手,就完全得心应手了。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