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交易『』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64 交易『』)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64交易

    一切美好祥和,董铭也当上学年组长,周围的环境充满着绚丽色彩,在单位是典型的淑女,在上是十足的**,在女儿跟前是称职的母亲,在父母的眼里是乖巧的女儿。她觉得自己是个完整的女人,而这样的女人才是新时代的先锋女人,她不会给谁做人,更不会用自己的体向哪一个男人为了自己的目的献媚。她不缺什么,也从来没有想过在自己丈夫之外还有别的男人。虽然现在流行找人,但这点就连她自己都感到奇怪,学校里那些模样实在不怎么样的女老师都争先恐后地找人,忙不迭地寻欢作乐,有人还在暗中给她介绍那些高贵的男人,只有她一开口,稍稍拨弄一下感的枝叶,适当地展示一下自己的体,即使不是真的去做,她也会要什么有什么。她听了好像是天方夜谭一般的好笑,心想,现在的人,什么样的玩笑都敢开。

    大军是个简单而快乐的人,因为没有太多的贪心,把工作干好就是他最大的满足,而他开车从来没有出过哪怕最小的事故。家里有着知识型的美女,和一天天长大的女儿,他整天显得十分快活,有的少妇耐不住寂寞,就时常向他飞来可以玩玩的眼神,有的甚至还主动约他,为他买来衬衣乃至价格昂贵的短裤,还要他的银行账号,准备给他汇钱,哪怕能要她们一次,都会有不菲的收入,但他从来都视而不见,他和妻子女儿的生活美好得如同天盛开的花园,虽然野蜂飞舞,蝴蝶斗艳,对他们没有丝毫影响。在这个奢侈**的时代,他们的小家,就是祥和的小岛和没有被污染的净土。

    子一顺就感到太快。转眼七年过去。这年董铭刚好三十。

    婚姻到了第七年,都要发生太多的不快。对于董铭来说,在这第七个年头里,他们发生的不单单是不快,而是灭顶之灾。

    准确地说,虽然在经历着七年之痒,但他们的婚姻并没有出现任何问题。她依然像当初那样着自己的丈夫,每天看着他出门,等着他归来,和他一起吃饭,和他共同享受带来的快乐,这些就是她生活中除了女儿之外的最大乐趣,大军也同样地宝贝自己的妻,他把董铭当成大宝贝,女儿当成小宝贝。几岁的女儿已经活脱脱地美人胚子,他生活在两个美人儿的怀抱里,世界上就只有他才是这样幸运的,健康地活着真是幸福。

    可是,大军出事了。

    对于董铭来说,她不想当一个乌鸦嘴,丈夫每天都驾驶着大车行驶在车来车往的高速公路上,她在心里每天都在祝福着丈夫平安。只有大军的平安,他们一家才是幸福的保证。这天下午她准备给一个班级上课,学校的刘志军校长就陪着一个面色严峻的男人走到她的跟前。董铭认识他,这是庞大军单位的领导顾世明。她的心不由自己地抽紧了一下。

    “顾队长,您怎么来了。”

    “小董,赶紧跟我走。这里你就不要管了,我已经跟校长说好了。这个……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才好……”

    顾世明神的严肃已经让她知道事态的重大:“是不是大军出事了?”

    “是的。他现在医院。我就是来接你的。”

    刘校长在一边说:“董老师,你快去吧。这里就交给我好了。”

    董铭冲出了学校,顾世明拉了她一把,她才反应过来似的,迅速钻进车里。“快开车。”她发现自己的嘴唇在哆嗦着,说不出话来,也不知道自己该问什么。她也不想问,现在就是要看到大军。

    顾世明说:“大军并没有出错,而是在路经虎峰岭时,一辆下坡的大车刹车失灵,迎面就冲大军的车开来。左边是山,右边是深渊,大军没法躲避,两辆车的车头就撞在了一起。”

    董铭不想听这些,可她还是听得清清楚楚。那就是说大军完了,死了,现在就等着她去看大军最后一眼。

    啊,她感到自己也死了,也感到有一辆大车向自己迎面开来,轰隆一声,一切都化成碎片。可她又突然睁开眼睛。她还死不得啊,她的宝贝女儿……

    “小董,你要沉得住气,大军没有生命危险,但他的双腿保不住了,你要在手术单上签字。也就是说……”

    “他……他……他还没死……”

    她的眼睛立刻雪亮地睁着,是高兴还是别的什么?不管怎么样,大军就是不能死。人不死,她还有丈夫,女儿还有爸爸,没有两条腿,但感什么都不缺,他们的小家还是完整的。

    大军的整个人都被纱布包着,只有那两只迷蒙的眼睛和黑漆漆的头发,证明这还是一个人。董铭不敢上去哭泣,不敢扑在大军的上,她傻傻地杵在那里。医生等着她询问,好做相应的回答,但她什么也没问,只是看着那双眼睛,虽然不动,但说明生命还在。

    顾世明把她拉到医生办公室。医生反复说着伤者从腰部以下的.已经完全挤压成泥的状态,不仅完全失去作用,不及时锯掉,还要迅速影响到腰部以上的生命正常体。不能犹豫,无需犹豫,只能这样。

    顾世明看着董铭:“大军现在,我是说……他现在需要你。”

    董铭好容易才明白他们是怕她离他而去:“他是我人,他是我人。我他……”

    “那就好。现在是考验一个人的时候啊。”顾世明叹着气。

    签字之后就等于大军是半个人,从一个高大的男人,成为只有上的残缺之躯。她拿起那只沉甸甸的笔,但她对签字那段时间的状态永远没有记忆。

    一切都改变了。欢乐从这个小家消失了,完整变成了残缺,女儿被送到娘家由孩子的姥姥抚养,她全部的精力都放在照顾这个残缺之躯上,每次把他抱起来,都要让她流出几的汗水。经济上更是大问题。单位有限的医疗费用显然不够,半年之后开始给大军发正常生活费,一个月三百元,单位就是这样的规矩,谁也无法破坏。两家老人拿出所有的存款,好在大军坚持,董铭才没有卖掉房子。三十万元就像放飞的鸽子,一撒手就没了。大军继续医疗的费用还像窟窿那样的等着她。最主要的,除了还能正常的排便,腰部以下的机能已经完全丧失。这也就是说,她在未来几十年的子里,维持的将是无婚姻。

    她的心里默默的流泪,曾经的那个贪婪的要起没完的女人,将要告别那令人神往的**女,步入没有尽头的漫漫长夜,将要有多少个夜晚忍受着寂寞的煎熬。她本以为大军会对她说:“我不能让你过这种活寡般的子,我要你离开我,去找你的新,过一个年轻女人快乐的子。”

    大军什么也没有说,她发现,大军这个时候更加的依恋她。每天她出门上班,他都眼巴巴地张望着,提心吊胆地怕她离去。她反复地表示:“我是你的,我决不离开你,这里是我永远的家。”

    可是,曾经无数次她午夜醒来,被严酷的生活吓得哭无泪,而解决这种痛苦方法,就是她渴望真正的发泄一次,让她心的人重树往的雄风,让她大喊大叫,痛快淋漓,然后瘫软在他的怀里,甜蜜睡去。但她看到大军再也立不起来的男根,再也不能那样有力地抱她在怀,疯狂地刺穿她的体,让她有被粉碎的快乐,她难以想象这样的子多么漫长。

    但大军还是她的丈夫,她还在着他。为了安慰大军,她有意不把这个问题当回事儿,她表示没有这些反而闹个清静,可以做很多事,最主要的,她要有足够的钱为大军安装一最先进最完备的下肢,而这笔钱足以让她付出半生的代价,因为那要到科技最为发达的美国,价格当在上百万。

    她拼命地收学生,让自己忙的没有胡思乱想的时间,但那点小钱就像一小杯水,解决不了大肚子汉的饥渴。

    就在这个时候,她收了一个学生,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叫姚涵宇的孩子,改变着她三十岁以后的命运。

    “你人倒是漂亮。”

    “我是个老师,是来教学生的。”

    “呵,你喜欢交男朋友吗?”

    董铭看着这个孩子的母亲:“我不喜欢交男朋友,要是喜欢,我的男朋友有的是。”

    “那我相信。知道这是谁家吗?”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那就好。”

    作为一个为了赚点外快上门补习功课的家庭教师,是无需知道孩子父母是谁的。董铭更是这样,哪怕是一个卖猪的屠夫需要她上门教孩子,她也会高兴的前往,她需要多多的孩子求她上门当家教,姚涵宇的爸爸显然不是买猪的,尽管她并不知道这个淘气孩子的爸爸是干什么的,但她一走进这个家门,就清醒地意识到,这不是个普通之家,尤其是那个女主人事先就对她定下了约法三章。

    这是个模样凶恶,毫无善意的农村出的女人,对董铭表现出来的落落大方只是冷冷的一笑,然后对董铭做出了严格的规定:“你要记住了,每天不能早来,也不能晚走,不该知道的不要知道,只准对孩子教授学习之内的东西,此外什么也不要多问。对别人不要说是姚涵宇的家庭教师。如果家里来了客人,不要看人家是谁,更不要打招呼。”

    诸如此类,董铭真想拍拍**走人,但她还是留了下来。

    “看来这里不是一般的人家了,那我还真要试一试。”

    董铭微微笑着,这让那个霸道的女人不知道她的水有多深。但她不是个喜欢多事的人,这些即使不需要对她限制,她也不会超越此线。

    正因为女人的特别强调,反而让她无形中对这个家庭产生了兴趣。此后每两天她都要到这个家庭来一次,一连三个月,她都没有搞清楚这家的男主人是谁,虽然偶尔在家里看到一个男人的背影,但她都在孩子的房间,那男人也从来不管这个家庭教师对自己孩子教的怎么样,更没时间关心孩子的学习成绩是不是得到了提升。

    起初董铭以为这个家庭的男主人是本地的富豪,因为教这一个孩子的收入,就超过了教好几个孩子的,那女人虽然凶恶,又对她做出种种限制,但在费用上却是十分大方。姚涵宇这个孩子简直就是顽劣之辈,如果不是自己耐心加恐吓,她是制服不了这个顽劣之徒的。不过还好,这家人似乎对孩子的成绩并不怎么当回事儿,只要知道他没出去闹事,他们就心满意足。有时孩子不学习,董铭就跟他一起玩游戏,这样他也能学习一点点。董铭认为,只有那种没什么文化的有钱人家,才能养育出这样的孩子

    和这个神秘男人见面的机会总算来了。

    那天是个大周末的傍晚,她准时来到,敲了下门,始终没有人来开门。之前也没有接到今晚不上课的通知,她也没有这家任何人的电话。她左右为难,在楼道走来走去,但还是不敢擅自离去。足足过了一个小时,她知道今天的课是不能上了,正准备离开,就看到一个四十左右,材高挑的中年人上了楼梯,开了这家的房门。

    这也许就是姚涵宇的爸爸吧。董铭不能不上去询问,除非她是弱智:“请问您是这家的人吗?姚涵宇没在家吗?”

    “没有,今天他爷爷过生,他们去吃饭了,我也是才从饭店回来的。你是……”

    “我是他的老师。哦,是家庭教师。我……”

    “哦,经常来家里教孩子的老师就是你?我们还没见过面的。今天的课是上不成了。怎么,他们没有通知你?”

    “哦,没事的。那我明天来吧。”

    这个人很有几分气质,似乎不像做买卖的,有种官人的气派,但有个这样的孩子,在什么地方又不那么对劲。董铭总觉得这个人在什么地方见过。

    “进来坐吧,今天我也有时间,了解一下我儿子的学习况。我这个儿子啊,就不是学习这块料。”

    她不该进去,但为了自己的工作和她所需要的收入,她应该表白一下自己的成绩,她为孩子做的努力后取得的成绩,这个男主人显然是不知道的。

    “哦,你姓什么?”

    “我姓董,叫董铭。”

    “是哪个学校的?”

    “是第三小学的。”

    “我儿子对你很满意,他说你总跟他做游戏。”

    “我知道这样不好。可是……”

    “做游戏也是锻炼脑子嘛。学不进去,你总不能让他出去打架吧?如果把这个孩子放出去,不定给我惹出什么事儿来的。来,吃水果。”

    说着,他竟然给她削起来苹果。

    本来她不该问,或者她应该走人了,可她感到**有些发沉。也破坏了定下来的规矩。

    “能问您是做什么工作的么?”

    他一愣:“你问我是做什么工作的?”

    “是啊?你不想说就算了。”她感到自己有些多嘴了。

    “哈哈。”他大笑起来,“你不知道我是做什么的?”

    “你夫人没说。我也没问。”

    “好。还真好。”

    他似乎因为董铭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竟然很兴奋。“我叫姚龙富。这个你总该知道吧?”

    “好像听说过。”

    “听说过?”又是一阵大笑。“好了,我还有事。你在第三小学,我记住了。你给我的印象不错。看起来你也是个好老师。也许我这段时间还会去你们学校去看看呢。”

    董铭感到这个叫姚龙富的男人,盛气中还有几分可亲近的地方,但她不知道他要去自己的学校看什么。但总不会跟她有任何的关联。

    她对县里的领导从来不注意,可她隐隐感到县里有个叫姚龙富的领导。

    似乎冥冥之中有什么特别的安排,回到家她急忙打开本地新闻,刚好播出县领导陪同市领导下乡检查三农问题,镇长就是姚龙富。

    她不住哈哈大笑。大军问:“你笑什么?”

    “我居然不知道镇长是谁,可我居然到他家当了家教。他家还有个那么调皮的孩子。”

    大军莫名其妙地看着董铭,自打他成了这样的人,脑子仿佛迟钝了。

    “你给镇长家干什么?”

    “我还能干什么?去给他家的孩子当家教啊。”

    “哪一个镇长?”

    “他说他叫姚龙富。”

    大军想了想:“是有这么一个镇长。”

    “这个孩子虽然淘一些,但费用对于我教三个孩子的,这样也就扯平了。”

    大军依然平淡地躺在那里。对于一个开车的司机来说,镇长是高不可攀的,与一个平民百姓的具体生活,也同样是那么遥远。

    董铭偶尔会想起姚龙富说过要到第三小学来看看的那句话。但镇长的工作和她教书就像井水与河水一样。这天中午刚要下课,刘志军急忙把她从课堂叫出来,神秘而兴奋地说:“你跟姚镇长有这样好的关系,你怎么从来不说啊?”

    董铭真是莫名其妙:“我跟他有什么关系?我还是刚知道他是镇长的。”

    “你啊,你一个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一时犯糊涂?利用好了这样的关系,会给学校,啊,也是给自己带来多大的效益?好了,我简单地跟你说,县里要拨一笔款子给几个学校进行校舍改造,狼多少,许多学校都要多捞点。但是这钱没有准确的标准,多给哪个学校几十万就是镇长一句话的事儿。姚龙富镇长就在咱们的会议室听汇报,他无意间提到了你。看来他对你的印象还不错。”

    “他提到了我?”董铭眨眨眼睛。为什么会对自己的印象不错?

    “是啊。她说你是个很敬业的老师。”

    董铭想,就凭那么一面,可看不出来她是怎样的敬业,给姚涵宇当家教也是为了钱,更谈不上什么敬业。这些都是司空见惯的官话,为此她并不买账。

    校长做出了指示:“既然是这样,我就不客气。我还正准备找个能和镇长说上话的人。这样,汇报你就别参加了,但你一定要留他们在这里吃午饭,你一定要留下他们。今天上午他们走了几个学校,这里是他们最后一站,也许这就是给我们的机会。只要他们能吃咱们的饭,多个几十万就没问题。你准备一下,再过几分钟你就去会议室,记住,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把他们留住。你也要把他们尤其是姚龙富陪好。”

    董铭简直哭笑不得:“我有什么能力留下他们吃午饭?我还没跟他说上……”

    “没时间跟你说这些。这样,他们答应给咱们五十万,这点钱翻盖新教学大楼根本不够,如果你能多争取个几十万,多的部分我给你一成,哦,两成的回扣,这就是百分之二十。如果你再多要个五十万,我就给你十万。好了。我赶紧回去。你现在就做好准备。”

    刘志军急匆匆地走了,还没忘了回头给她做个手势。

    董铭迟疑着,她看着表,有意地拖延着时间,因为她真的不知道该怎样去挽留他们,她和这个姚龙富总共还没说上十句话,她也不知道这话该怎样说。虽然这里具有太大的惑力,可她自觉没这个能力。她从来就没和当官的打过交道,何况这还是这个县里最大的官。

    但应付一下她还是必须要做的。已经过了五分钟。就在她磨磨蹭蹭地向会议室走去时,刘志军一脸怒气地走过来。

    “你怎么……你是不是……”

    校长狠呆呆的的神色,也让董铭觉得自己做的过分:“他们还在吗?”

    “你太让我失望了。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他们走了。姚龙富似乎就想看你一眼。虽然没有明说,但我觉得是这样,但他们走了。我们的机会没了。你啊,真是赖……”

    董铭琢磨了半天才知道刘志军想说赖狗扶不上墙这句话,这让她十分生气,也激了她一下。

    连她自己都不相信,她立刻变得精神抖擞:“你说过多余的部分给我百分之二十的回扣?”

    “你就别想了,我们的资金已经定下来,就是五十万,财政这几天就要下拨款子了。”

    刘志军转就走。

    “校长,你给我两天时间。”

    “你要是能办下来,我给你一年时间都行,可是,你就别想了。”

    董铭大步走过去:“我要你给我写下个字据。”

    “写什么?”

    “你说过的话。”

    “你真有这个把握。可是……”

    “你说镇长就有这个权力?”

    “镇长没有谁还有?切,我看你……”

    “那好,如果我办不下来,我就从你这里走人。”

    一时的冲动,把话说绝了。

    “好,你来吧。”

    到了办公室,校长写了几行字,签了自己的名字。“这可以了吧。不过,死马当活马医吧。”

    董铭还是第一次把自己泡在咖啡厅里,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细细地掂量自己做出的这个大大超出自己能力的许诺。一个小时过去了,三个小时过去了,她都没能想出一个更好的办法。如果她去乔家谈这个问题,她不但见不到姚龙富,还会被那个凶恶的女人轰出来,接着她就要从那里滚蛋,不仅大钱得不到,连那些小钱也会从她手中消失。

    可是,她真的毫无办法。快到放学的时候,她走出咖啡厅,向姚涵宇所在的第一小学走去。她不会傻到把这样艰巨的任务放在一个孩子上,但在这个乔家,要讲能说上话的,也只有这个孩子。

    下课铃声响起不到一分钟,几百上千个孩子小老虎下山似的,从学校的大门跑出来,一片吵嚷声立刻扑面而来。

    她站在大门口处等着姚涵宇,这最后的希望毫无希望地落在这个孩子的上。她看上去哪个都像姚涵宇,而哪个都不是。也许这样的孩子早有专车接他回家的。她在这里根本就没有机会看到她的这个校外的学生。即使见到又会怎样呢?

    姚龙富不会给她带来什么好运,甚至还要把她的工作弄丢,那样她只能去一个私立学校当临时的老师。她的前途就要葬送。这不怪人家,都是自己凭空逞能。但如果他姚龙富不在校长面前提到自己,她怎么会……

    几个孩子在走出学校大门的时候打了起来。董铭希望这里最好能有姚涵宇,希望姚涵宇被打而自己而出。她细细地观察着,几个孩子把一个孩子压在下拳打脚踢,就在露出一条缝隙的时候,董铭大喊一声:“住手。”她大步跑了过去。拎过一个孩子的胳膊:“走,我要把你们送到派出所。”

    但她的心里是多么高兴。

    “放开他吧。”

    董铭马上转过,把那孩子拉了起来。

    这竟然就是姚涵宇。

    姚涵宇倒是没觉得怎么样,用好奇的目光看着董铭:“你真够意思,过来帮我打架来了。昨天我把那小子打了,今天他们一起来打我。没事儿。”

    董铭上去拍着姚涵宇的衣服:“用不用我再来帮你?”

    董铭受到鼓舞了似的装出了样子。

    “不用了。我们打架都不跟家长说。你也不能跟我妈说。”

    董铭看着姚涵宇:“那不行。你承认我是你老师吧。”

    姚涵宇点点头。

    “那我就要对你负责任。我不能让你这样经常在外面打架。”

    姚涵宇作揖:“我求你,你让我怎么都行,你别告诉他们。”

    董铭现在居然有些喜欢:“你怎么回家?是妈妈来接你吗?”

    “她可没时间接我,这个时候她一定是在打麻将呢。我现在去我家。她家就住在那边。”

    董铭想了想:“你现在不回家行吗?就说老师留你补习功课?”

    “好啊,可是你要干什么啊?不会是现在真给我上课吧?”姚涵宇是个聪明的孩子,“我知道了,你一定找我有事。不然你不会这个时候来找我。说吧,啥事儿。”

    “现在你想吃什么?”

    “我什么都不想吃,现在你要想请我吃东西,吃什么都行。你是不是要找我爸爸办事啊?别人说话不好使,凭你刚才那样仗义,我帮你。”姚涵宇拍了拍脯。

    董铭觉得好笑;“给家里电话,就说一个小时后回去。”正要拿出手机。

    “用我自己的。”

    “,我现在跟我的老师在一起。”收了电话,“我们去吃冰激凌。我好。”

    坐下后,董铭说:“爸爸喜欢你吧。”

    “他说我是我们家的小祖宗。”

    “那我今天就请你这个小祖宗吃这点东西,是不是寒酸了啊?”

    “我现在想吃的就是这个啊。死了,刚才打架打的。”

    姚涵宇把衣服掀了起来,露出了肚子。

    “快别这样,不然该肚子疼了。”

    姚涵宇做了个鬼脸,把衣服放下。

    看到姚涵宇吃的来劲儿,董铭问:“慢慢吃。我要是真有事儿,你能帮我吗?”

    姚涵宇显得十分友好:“你说的什么事儿我不知道,但我可以让你见到他。”

    “在你们家?”

    姚涵宇的小手在桌子上拍了一下:“你傻呀,在我们家你别想见到他,就是见到他,你也别想跟他说话。”

    这倒是实:“那你让我去他的办公室?”

    姚涵宇的嘴就咧到了耳边上:“我看你真傻。办公室还用我帮你?你到办公室能跟他谈什么?我告诉你,我们家在桃园村有个小楼,爸爸下了班经常去那里,他说那里安静,他不愿意回我们那个房子,他和我妈不和。”

    董铭也看出来,姚龙富并不喜欢他的那个喜欢故作姿态而又没什么文化的老婆:“那我怎么才能去那里找他啊?”

    “有我啊。你等着。”

    董铭想,怪不得姚龙富经常不在家,原来他住在外面的房子里。

    姚涵宇给姚龙富打起来电话:“爸爸,老师让我写个乡下的作文,我要去乡下那里看看,我现在去桃花村吧。”

    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挂完电话,姚涵宇对董铭笑着说:“搞定。我说我带着你过去。你指导我写东西。你想说什么就是你的事儿了。”

    董铭急切地想知道姚龙富的态度:“你爸他说了什么?”

    “他什么也没说,你就放心吧,他一定会见你的。”

    董铭的心中除了紧张还有忐忑不安。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