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 女税务局长的丑事【77|读书网友分享}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54 女税务局长的丑事【77|读书网友分享})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54女税务局长的丑事

    一次完美的作,让黄丽真正地感到了何子键这个男人不仅徒有其表,而且还真的是个猛男人。

    她那忘的呼唤,似乎是在对一个男人的亲昵表示发自内心的赞赏。

    “哦,我的好哥哥,你可真的……”

    何子键已经让太多的**领略了他的男人风采,吴晓茵不算,就那刘英和杜彩霞她们,都被何子键的狂烈而丧失了她们那自持为清高的尊严,何况黄丽这个小女子?

    何子键笑着说:“我还是手下留了的。”

    “那你……那就别留吧。”

    黄丽大叫一声后她感到一股流涌入她的体内,紧紧抱住何子键后,喃喃地说:“我可要离不开你了。”

    何子键亲了黄丽一下说:“别胡说,你还是要找个能结婚的男人的。”

    “那我可以跟你结婚啊。”

    “胡说。好了,我们走吧。”

    “这里是可以休息的。我让你搂我睡一会。”

    “那好,我问你个事儿,你可要老实地告诉我。”

    “你就是问我最.的问题,我也跟你说了。”

    黄丽像一个乖乖的小女孩那样的迷恋何子键了。她不仅得到他的一笔钱,而且还让她感到了男人那无穷的魅力。她的手还在何子键的下面,那里还是那样的威猛,但何子键的心思却转移在潘国梅的上。

    何子键看着乖巧的黄丽,问:“潘国梅似的个怎样的女人?”

    “很能干,是个女强人,不过,她也有女人的弱点。”

    “什么弱点?”

    “女人的弱点是什么,你还不知道吗?”

    何子键想了想说:“我还真的说不好。”

    “嘻嘻,男人的弱点是什么?”

    何子键想了想问:“是不是就喜欢美女?”

    “是啊,那么女人呢?”

    “女人不会也喜欢美女吧?”

    黄丽在何子键的下面捏了一下说:“傻瓜,男人喜欢美女,女人还能喜欢美女?她是喜欢你这样的猛男的。”

    何子键也在黄丽的上捏了一下说:“别胡说八道。”

    “我说的是真的。其实,你是不知道的。”

    “什么我不知道?”

    “那天她去让我给她买了一只人体按摩器。”

    “人体按摩器?那是什么东西?”

    “你傻啊。”

    何子键还真的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

    “就是给人按摩的东西吧?”

    “是给女人按摩的东西,是给这里按摩的东西。是这里。”

    何子键恍然大悟,他知道在那样的商店里卖着这样的东西,但他从未想过还真有女人买这个东西的。

    “那他……”

    黄丽说:“胡小凤的爸爸常年驻外,是市里驻外招商引资的代表,所以……”

    何子键说:“她这样的女人,总是该有个人的吧?”

    “那我就不知道了,但我发现,她更喜欢你这个年纪的男人。”

    “我这个年纪的?”

    “是啊,她四十多岁,当然喜欢三十几岁的男人啊,你就是这个让她喜欢的男人。”

    何子键想到那天潘国梅看他那意味深长的一眼。

    “今天晚上我如果想见她,有没有这个可能?”

    “那我怎么知道?她今天晚上参加那个三和石油的什么会议。”

    “你见过姚龙富吗?”

    “他到局里来邀请我们局长,我就见到了他。”

    “他们之间的关系怎么样?”

    “那个姚龙富是个不让人喜欢的人。”

    虽然黄丽此刻极尽风,但何子键再也不像过去搂着那些女人那样的安稳了。他亲了一下黄丽说:“宝贝,我们走吧。有时间我们还在一起。”

    黄丽见何子键执意要走,就恋恋不舍地从何子键的怀里爬起来说:“你可别忘了我啊。”

    “我怎么能忘看你?”

    走出碧水云天,何子键想给徐青打电话,让她来接他们,黄丽的手机突然响了,黄丽一看,居然是潘国梅的司机打来的电话:“黄丽,你赶紧到金鼎大厦901房间来,局长今天不舒服。”

    “局长怎么了?”

    “也没什么,就是有些头晕。她现在躺在房间里,她让你来陪着她。”

    “好,我马上就去。”

    黄丽对何子键说:“局长有头晕的毛病,现在宾馆的房间里休息,我过去陪着她。”

    何子键马上说:“我跟你去。”

    “这合适吗?我怎么介绍你?”

    “你就说我是伟业石油的何总,想认识一下潘局长。”

    “可是这个时候……不那么合适吧?”

    “我会对她解释的。”

    “局长知道你认识胡小凤的吧?”

    “知道,我想,这没什么。”

    “那好,我就说如果局长出现什么况,你是来帮忙的。”

    “好。”

    两个人打了车,就来到金鼎大厦。

    潘国梅的头晕,其实是来自她的痛经的毛病。

    说起来也真是怪,女人往往来了上的事儿的时候,一般都是小腹的疼痛。但潘国梅却是头晕,而且这个毛病总是不见好转。虽然自己的父亲是有名的中医,却对她说,这个毛病还真是没药可治,只有到了女人五十几岁,上的事儿没了,这个毛病也就自己消失了。

    但潘国梅才四十岁多一点,正是这样的东西来的猛烈的时候。

    这几天上的东西就呼呼的往下涌,一去厕所,就像杀了猪似的,呼地一下往下喷血,不管垫几层东西,都是湿漉漉的红色液体。刚才参加了姚龙富召集的全国订货会筹备会议,省市许多领导出席,她就坐在那里感到事不妙,会议一结束,她就立刻来到自己预定的房间,解开裤子一看,几乎湿透,大夏天的为了防止丢人,穿了几层,裆下也垫了几层,可还是完全红透,她也就差点倒在卫生间里。还是司机四处寻找她,才在这个房间的厕所里找到了她,她有气无力地告诉司机,赶紧找来黄丽,让她来陪着她。

    黄丽大步走进来的时候,只见潘国梅躺在上,脸色惨白,这次比哪次都要厉害。黄丽看到局长这个样子,就急切地说:“局长你这是怎么了?”

    “我……给我倒点水。”

    “哎。”

    黄丽立刻倒了水给她,喝了下去,潘国梅就说:“我这脑袋一疼起来,就要疼死我,咳,这疼的让我什么也干不了。”

    黄丽看到潘国梅的裤子都红了,就说:“局长,你带穿的了吗?”

    “哪有啊,没想到来的这样多。我让你来,是让你回去给我取穿的,我总不能就这样出门吧?”

    黄丽这才看到潘国梅几乎是光着的。“那我现在就去。可是这里……”

    “这个该死的胡小凤,我给她打电话,她居然不回。”

    “我走了你没事吧?”

    “那有什么办法?”

    黄丽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外面有个人想见你,让他照顾你。”

    “他是谁啊。”

    “他是伟业石油的何总。”

    “我不认识他,怎么让人家照顾我?再说我现在还这样?算了,你还是快去快回吧。我总得穿条裤子是不是?”

    潘国梅苦苦地一下,有疼的哎呀一声。

    房门没关,这些都没在外面的何子键听的真真切切。

    对于女人的这样的现象,何子键虽然不那么明白,但他对潘国梅的这样况还真是不陌生,自己的老婆,那个胖胖的小凤虽然能吃能喝,但哪次来了这个东西,就跟大流血似的,也是头晕的厉害,慢慢的他就找到了一个诀窍,那就是拿着两条水袋,一个敷在肚子上,一个放在额头上,几乎就在十分钟的时间,就会迅速缓解。

    当他在外面听到潘国梅据说是这样的况时,他立刻下楼,在附近的一家超市立刻买了两条水袋,当他回来的时候,黄丽还没有出门。

    但他为了是不是要进去就犯了犹豫。

    一个局长女人在这个时候怎么也是不喜欢一个男人,而且还是几乎陌生的男人进来的。

    黄丽走了出来,何子键问:“局长怎么样?”

    “她就是头晕,我回去给她拿穿的,她的裤子都……”

    “头晕的厉害吗?”

    “好像很厉害。”

    “我现在有办法让她好起来。”

    “啊,你有什么办法?”

    “你就别管了。可是,我现在进去合适吗?”

    潘国梅又在屋里哼唧着,黄丽想了想说:“你能让她马上就好起来吗?”

    “我能。”

    这样的事儿,何子键已经很是有经验的了。

    “你现在准备好,一会你就进来,但你要保证让她好起来。”

    “放心。”

    黄丽大步返回了房间,说:“局长,我想了办法,你闭上眼睛。”

    这时的潘国梅乖乖地闭上眼睛,何子键立刻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把装满水的水袋放在额头和小腹上,很快潘国梅就想起一阵舒服的伸吟。

    “你这是在哪里想的办法,谁给你的水袋?”

    黄丽笑了,说:“局长,你现在感到怎么样?”

    “嗯。比刚才好多了,不那么的晕了。”

    “其实,这不是我想的办法。”

    “那是……现在真的好多了啊。”

    潘国梅现在不那么的听话了,她睁开了眼睛,突然看到一个男人站在她的前。

    “你是谁?”

    何子键笑吟吟地说:“潘局长,你不认识我了吗?”

    “啊,是你。”

    那惊鸿一瞥,让她立刻想到她见到的那个男人。

    “对,是我。”

    “局长,这是何总给你立刻找来的水袋。你才不那么晕了。”

    潘国梅眼睛盯着何子键:“真是不好意思,让你……”

    “局长,那我就去给你取穿的去了?”

    没等潘国梅发话,黄丽就走出房间,把时间和空间留给了何子键。

    潘国梅的上盖了一条毯子,下垫着防止流出的厚纸,如果在平时,她觉得这个时候有男人在她的边,那绝对是对自己的羞辱,然而此刻,她把那种心态放在了一边,对何子键这个男人在自己的面前,既感到惊奇,又感到惊喜。

    “你就是今天早晨到……”

    “是的,幸亏你的父亲治好了我的伤,所以我想办法报答一下。但这样的事真的太小了。”

    “不不,这事绝不是小事,你要知道,你这小小的举动,解决了我的大问题。只是,只是我现在这个样子接待你,那是真的不好意思。”

    潘国梅不好意思的说,她贵为一个大城市的税务局的局长,一个四十几岁的女强者,居然下光着躺在上接待她感激的男人。

    何子键微微一笑说:“我觉得这也许就是我们的缘分吧。”

    “为什么这样说?”

    “你也知道我在你们家的诊室里是怎样躺了二十四个小时吧?”

    潘国梅突然笑了起来:“哦,我想起来了,到我爸爸那里治伤的,都要敷了他的药,赤的躺着二十四小时的。”

    “所以你这样在我跟前这样躺着,也就没什么稀奇的了。”

    潘国梅想笑,但觉得他们的况还真的是不一样:“你那是怎么受伤的?”

    何子键现在不想谈到姚龙富,就说:“我受到了意外的伤害,现在还是不说我吧。我的意思是,在我的跟前,你大可不必有什么忌讳的。”

    “那是什么意思?”

    潘国梅的脸一红。她凝视着何子键的脸,是啊,今天早晨在自己家的门口她看到的就是这个生机勃勃的脸,就是这样的健壮的材,一个生龙活虎的男人。但这个人是什么伟业石油的副总?

    “我的意思是说人都有不那么方便的时候,如果谁这个时候在你的跟前,不就是和你有着不同寻常的缘分吗?”

    何子键在极力地给潘国梅近乎,但这样的话无疑是能够打动已经产生了好感的一个女人的。

    “咳真是不好意思……啊……”

    潘国梅突然感到自己下面又呼地涌出了一股流。这次来的可真是多,但她现在怎么来,头也不那么的晕了。

    何子键感到潘国梅的表发生了一点变化,就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个结婚过的男人,都是知道女人有这样的现象的。

    “需要我帮你做什么吗?”

    “哦,不需要,我只是……只是……女人真是麻烦。”

    “我出去一下,你自己可以……”

    潘国梅既想让何子键出门,自己好收拾一下自己,但她觉得自己在这个男人跟前也许会真的发生什么,今天也相继是他们发生这个不同寻常的关系的开始,也是他们那难得的机缘。

    四十岁的女人,是最后疯狂的时期,二十岁时的傲慢,三十岁时的清高,那时的潘国梅既维持着自己的尊严,又恪守什么道德的礼仪,从未想过在自己的家庭之外找个男人,当自己进入四十岁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一生得到的东西都得到了。而最感到遗憾的是,自己倒了晚上那难以满足的东西,总是在折磨着她。

    她的老公是个了不起的经济人才,现在是本市驻俄罗斯的商务代表,但她也知道,在那里是不缺漂亮的俄罗斯女孩的。但现在就苦了她这个女人了。

    从保守到开放,其实也就是一瞬间的事,但是想明白还要有机缘的。当今天早晨在自己家门口,女儿胡小凤介绍这个受伤治愈了的男人时,她就感到自己的子一,心想,如果能和这个男人发生点什么,那她的生活岂不是就完美无缺了吗?

    真是老天开眼,居然给她送到边。

    潘国梅突然说:“你也是有老婆的,女人是什么你也是知道,今天你也是帮了我的,也就不要那么的客了。”

    “现在需要我帮你做什么吗?”

    潘国梅突然像个女孩那样的羞地说:“为我做点服务,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何况还是这样的事儿?”

    现在是何子键表决心的时候了,他说:“其实,我早就非常尊敬和崇拜你,所以,为你做任何事,即使是……”

    “即使是什么?”

    “怕你不高兴。”

    “没什么,你说。”

    当个这样高高在上的局长,听惯了下手的恭维,但她现在喜欢听一个男人对她的恭维,甚至是对她表忠心的。

    “我就是为你擦**,我也是愿意的。”

    “你……胡说,可是,我明白你的心。”

    虽然何子键这句话粗的十分难听,居然说给自己擦**他也是愿意的,但在潘国梅听起来,却是十分的痛快。她听惯了那种表面上冠冕堂皇的话,看惯了那种对她谄媚的笑脸,就是没听过粗话,现在听起来居然觉得很有股江湖人的侠气。

    她看了看何子键说:“我现在真的很难为,没想到你居然来到了我这里,那我也就什么也不避讳了,但是你可不能笑我。”

    何子键信誓旦旦:“我怎么会笑你?我们现在在一起岂不是很好的缘分?”

    “是,是很好的缘分。我难受死了。”

    潘国梅终于掀开了毯子,下面的东西就露了出来,量还是真不小,垫的东西都被血染红。

    “你别动,我来。”

    何子键立刻四处寻找能解决问题的东西,潘国梅说:“我准备的东西也都用完了,你就把我下面的这些东西撤下去吧。”

    “好嘞。”

    潘国梅抬起了子,何子键就把潘国梅**底下垫的东西撤了下来,虽然单也红了一点,但那也是干爽的,躺在那上面就舒服多了。

    何子键埋怨道:“你真该早说,这可多难受。”

    潘国梅脸红着说:“我怎么好意思啊。”

    “咳,怕什么,就当你是我姐姐就是了。”

    “就是你姐姐,你能为她做这事吗?她能这样让你看吗?”

    何子键突然笑了,现在潘国梅又把自己盖上了,但刚才却是活生生的展示在自己的眼前,只是不能让潘国梅觉得自己是那么的色,才一眼也没看潘国梅的下的什么样子的。

    “你说的还真是。其实,这样的事儿,还真的不是男人做的。”

    “不是一般关系的男人做的。”

    潘国梅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何子键把潘国梅下用过的脏东西扔在垃圾桶里,回到潘国梅的跟前说:“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哎,你别说,我的头一点也不疼了,刚才的那些出来后,也觉得清爽了。我求你一件事好不好?”

    “咳,咱俩还说这样的话,你说。”

    “我想洗洗。”

    “那我就去给你放水。”

    “嗯。”

    四十岁的潘国梅此刻在何子键的跟前,就跟一个乖巧的女孩那样的满足的样子。

    何子键倒浴间给潘国梅放水洗子。他想想就想笑,真是想不到,跟大名鼎鼎的税务局的局长,居然是这样认识的,硬这样的机遇建立了感

    对于美女,他也是真的用了不少了,现在就是想用,她们就会随叫随到,但他现在心里已经有了远大的目标,那就是为方芷鹤做好事,当好自己的副总,最终打败那个让他痛恨的姚龙富。

    重新来到房间,对潘国梅殷勤地说:“准备好了。”

    “我这就去……”

    何子键看了看潘国梅,突然,他来劲了,大步走到潘国梅跟前一把就抱起潘国梅,说:“我把你过去。”

    “这可不好哎。”

    虽然这样说,潘国梅已经把手搭在何子键的脖子上,何子键抱着潘国梅来到浴间,把潘国梅放在浴池里,这下何子键可把潘国梅的一切看的真真切切。

    何子键不是个高尚的人,他用不着把自己打扮成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过去的他什么样,现在其实还是什么样,过去的他就是多挣几个钱,有机会多干几个女人,这就是他的人生的目标,现在的他地位变了,钱也有了,漂亮年轻的美女也干过了,他现在开始像人生的一个新的目标努力了,但他的本不能变,也不想变,他觉得正因为自己是这样的本,他才有了现在的一切。

    潘国梅突然发现何子键盯盯地看着水中的自己,以为何子键是嫌弃自己的年纪大,一切都不如小女孩的那样的好看,就不那么高兴的说:“怎么这样看我,我的年纪大了是不是?”

    何子键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的眼神是有问题的,他的确是拿潘国梅和吴晓茵胡杨刘英尤其是黄丽胡小凤这样年轻漂亮的女人来比较的。潘国梅这个方面当然是失去了自己的优势的。

    他马上说:“如果从年纪上跟她们比,你是大了些,但问题是这是没有可比的,我认识的不是二十岁的你,而是四十岁的你,现在的你在我的眼前就是最具有价值的,年轻漂亮的确是美,但你在我眼前是一个高雅华丽的成功女人,岂不是更有一个大美的所在吗?”

    潘国梅立刻心豁然,说:“你还真是会说,但你说的真是有道理,你认识的四十岁的我,这就是我们的机缘。来吧,给我捏捏,我这来事儿给我闹得浑不自在。”

    “好,我换了衣服。”

    潘国梅喜滋滋地看着何子键,忽然说:“那就都脱了吧,像我这样。”

    “好。”

    何子键当然不需要装,脱了衣服一扔,就给潘国梅捏了起来。

    “啊,真是舒服啊。”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