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 从秘书开始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53 从秘书开始)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53从秘书开始

    对于徐青妖冶的挑逗,何子键已经有了定,他一把抓住徐青的正要继续脱下外衣的手说:“这里可不是干这个的地方,你想干什么?”

    徐青妩媚地说:“你别怕,现在我可不是考验你的定了,我想用另外一种方法接受你了。你不知道自己多么的让女人着迷吗?”

    “别跟我来这个,你想用什么方法来接受我?”

    徐青的眼睛在朦胧的灯光映照下,显得碧波漾,她此刻真的是浓蜜意了,她就势滚进何子键的怀里:“我以为你会怜香惜玉的,你对我怎么……”

    何子键用力捏了一下徐青的胳膊,她忍耐着才没叫出来,何子键说:“你不是要给我出什么主意吗?我看你也出不来什么好主意。”

    “你说了一个晚上的工作了,现在我们就不会说说别的?”

    “说什么别的?”何子键问。

    “说说你的风流韵事啦,你过去都干了些什么了?等等,我还真的想了解你呢。”

    何子键说:“现在没心思跟你说这些,知道吗,老总只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我们要把那些主要领导拉到我们的阵营里。你知道吗?想在哪个姚龙富在到处跟我们作对,他是不想让我们伟业石油的这个城市立足,你知道吗?”

    何子键越说越动气,似乎他看到了姚龙富在磨刀霍霍地向他们伟业石油宰割,他现在完全把自己当做这个公司的一个主要的成员了。

    徐青满意地笑着说:“行,方总没白看着中你。你现在想怎么办?”

    就在这时,何子键的手机响了,何子键一听,居然是黄丽,这让他喜出望外。

    “何总,你在忙吗?”

    “哦,是黄丽,你好。”

    “现在打电话给你,是不是不方便啊?”

    “没问题。我现在在跟几个市里的领导谈点事儿,一会我给你打过去。”

    “好的。我现在没事儿了。”

    “那你就等我电话吧。”

    何子键挂了,徐青满意地说:“很好,擒故纵。这个小女子是干什么的?”

    何子键暗暗琢磨着黄丽这个电话的来意,这是那根金链子发挥作用了,他现在有钱,看来先从这个潘国梅的秘书的环节打开这个渠道,也晒真的是一个良机。

    何子键说:“潘国梅是税务局局长,我想先从这个环节入手。”

    徐青说:“方总很早就走出去了,现在回来,虽然市里说什么招商引资,但跟当地的企业比,我们还是被冷落的,许多都受到约束和限制。所以,一定要打通这些市里的主要领导的关系,让他们多多的支持我们。”

    何子键说:“我一会就去跟这个黄丽见面,你要送我过去,做好我的司机。”

    “我就是你的秘书兼司机啊。”

    徐青这样说,却把自己的嘴贴在何子键的脸上。

    黄丽的来电,让何子键兴奋不已,他也就撕下自己绷着的面孔,对徐青说:“你到底想怎么样?还想试探我?”

    徐青现在真诚地说:“你别把人家的真心当做可以搓弄的东西不当回事,你不知道自己真的很可吗?”

    “那我可是不太知道。”

    何子键一把把徐青抱在怀里,徐青的子本来就处在半的状态,何子键随手把徐青的罩解开,徐青那两坨美美的东西就出现在眼前。

    徐青笑着说:“我们今天可是第一次见面,就这样的跨出了底线。”

    “这可不是底线。”

    “那什么是底线?”

    何子键掀开徐青的裙子说:“这里才是底线。”

    徐青笑吟吟地说:“你还想跨过这个底线?”

    何子键邪气地说:“那有怎么样?”

    徐青认真地说:“这个早晚是你的,但你今天要保住自己的精气神,好留着机会给那个女人用,知道吗?”

    何子键说:“你想的倒是周到,就像我去跟人家去开房似的。”

    “你要是去开房,你还真就拿下她,一切就不是问题了。”

    何子键看着徐青:“你是意思是……”

    “你要对我冷冰冰的,我送你过去后,你就把我打发走,你们租辆车这个时候,你就要让她高高兴兴的,打通她的关节,和潘国梅拉上关系,也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好,那我就……”

    何子键突然发现自己的怀里就有个这样漂亮的美女,手就拉下徐青的小内酷,徐青说:“你摸摸玩玩我让,但今天我可不能让你进,你要去弄人家的。”

    徐青说的认真,何子键自然是听她的安排,但摸摸玩玩是免不了的……

    徐青的挑逗和风,让何子键很难受,他真的想在徐青的那里来一次猛烈的进攻和穿透,但他觉得徐青说的是正确的,他要保住自己旺盛的精气神,而徐青也拿捏的很好,就是摸摸捏捏,绝不让何子键来真的,何子键叹息一声说:“你真是折磨我。”

    徐青就咬住何子键的嘴唇说:“其实你在折磨我,你的女人让你玩不过来,而我……”

    “你怎么?”

    徐青苦苦一笑说:“我不说,说了你该笑我了。”

    何子键的手当武器,让徐青叫了起来,何子键说:“我让你说。”

    徐青谈口气说:“女人和男人都是一样的,但女人找男人就没那么的容易。”

    何子键说:“你不会没有男人吧?”

    “说出来真是不好意思。我和男朋友同居了一年,就在结婚之前,那男朋友说是上了别人,我犹如五雷轰顶。你猜他上了谁?”

    “那我可不知道。”

    “笨。他上了我的朋友。他们早就背着我做了这个事儿,而我还蒙在鼓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们根本就看不出来。我气的差点哪刀子捅了他,但我只能离开他。你说,我是不是很悲哀?”

    “你会找到一个好男人的。”

    徐青激动地捧着何子键说:“你就是我的好男人。如果我需要你,你会到我跟前来吗?”

    “你的意思是……”

    “我不是需要你给我一个婚姻,我知道像你们这样的好男人,都会有个完满的家庭的,我只是需要你这个人。”

    徐青这样的要求,何子键自然是明白的,他答应道:“行,你需要我的时候,我一定去安慰你。”

    徐青恋恋不舍地在何子键的上有稀罕了一遍说:“你赶紧干正事吧。完满玩的机会有的是的。”

    何子键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不早了,就给黄丽打电话:“哎,黄丽,真是不好意思,我才忙完,你现在有时间吗?”

    “我就在等你的电话,我在逛夜市呢。”

    黄丽答应的十分干脆,语言里也盛满了兴奋,何子键就说:“你看好了什么?我过去给你买。”

    “那多不好意思?”

    “没关系。你告诉我你在什么地方?”

    “我看中了一条裙子,可我……”

    “夜市的东西哪有什么好裙子,这样吧,我去看看。如果真的好,咱立刻就买下来。”

    黄丽告诉了她所在的位置。徐青从何子键的上下来,已经穿好了衣服,何子键也着好了装束,两个人又是衣服道貌岸然的样子。出了酒吧,徐青开车。,见到了黄丽,黄丽看到开车的是个漂亮的女人,就有些不那么自然,何子键就冷冰冰地对徐青说:“我有事你在来接我,没事的话,我就不给你打电话了。”

    “好的,老板。”

    “你可以走了。”

    徐青开车走了,黄丽惊讶地说:“这是你的司机吗?”

    “这是公司给我配的专职的秘书兼司机。”

    “她可真是漂亮。你和她没什么特别的关系吧?”

    “瞎说什么,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我在他们跟前是要树立自己的形象的。”

    “对对。”

    “走,看看你说的那条裙子。”

    对于能攀上何子键这样的有钱人,几乎是所有漂亮女孩的梦想。她们那点工资根本不够她们的花销,她们就用自己的脸蛋和感换取自己需要的东西,这简直就是这样的女孩比赛做的事

    认识何子键,黄丽这个刚从学校出来的女孩,是个了不起的事儿。即使是跟这样的男人结婚,她也不会拒绝的。

    那条裙子还真是不贵,还不到一千,何子键拿出钱就买下来,对黄丽说:“等你去专卖店,买个真正品牌的裙子,那样才让你更加漂亮。”

    黄丽看故意说:“我的工资连半条裙子都买不下来。”

    走出夜市,前面有家保龄球馆,何子键突然说:“我们去打球怎么样?”

    “那可太好了。”黄丽高兴的要蹦起来。

    进入保龄球馆,这里是高级场所,何子键花了四百多块租了一条球道,两人换了鞋子,两人还都不怎么会玩,玩了一会,出了一头的汗,何子键就说:“我们去洗浴怎么样?”

    “你不会让我跟你一起洗吧?”

    “那是我希望的,但你拒绝,我也不会强迫。”

    “哼。但是去洗浴我是同意的。”

    两人又来到碧水云天,当然是分开洗的,洗完约好在楼上的酒吧见面。黄丽穿着和服坐在那里,何子键的眼睛看直了,现在的黄丽可是真漂亮。

    黄丽笑吟吟地看着何子键,她也知道自己此刻是怎样的迷人,但她更想把自己的迷人发挥到极致,她故意把洗浴后穿着的和服的衣领敞的很开,一抹**以及那里的茹沟,就完全暴露在何子键的眼前。

    她的那道事业线几乎比她的**还要迷人。黄丽曾经跟胡小凤比过,尽管胡小凤又两只几乎是完美无缺的美茹,但黄丽的茹更是堪称一绝,而绝的就是她茹间的事业线,也就是女人的茹窝。

    此刻她把自己的这道事业线完全暴露在何子键的眼前,她笑着说:“这里的咖啡是真的好喝,我还从未喝过这样好喝的咖啡。”

    其实何子键也未喝过这样好喝的咖啡,但他现在装蛋装的浑圆,他早就不是过去的那个民工,甚至不是几天前那个只是为吴晓茵卧底,为刘英当人的何子键,他现在受到了社交方面的教育,虽然是临时的恶补,但何子键是聪明的,他一点就通。

    他沉着地一笑说:“是啊,这是地道的巴西咖啡,这里的一切都是按照最高的标准设置的。”

    黄丽浅浅一笑说:“能和何总到这样的地方,真是荣幸。”

    “应该说是我的荣幸。”

    “是吗?我不过是个小小的秘书。”

    “可你是绝色的美女,而又天生丽质。”

    “谢谢夸奖。”

    黄丽说着,又把子凑近了一些,但何子键还真是有定力。居然对她的美妙的地方看也不看。

    如果说走进何子键,胡小凤完全是抱着和这个酷哥玩乐的心态,而黄丽却是有着自己的目的的。胡小凤有个不同寻常的家庭,她的一切就是个玩,现在对她来说,玩男人就是最好玩的,而黄丽这个出于普通家庭的女孩来说,她的一切都是为了改变自己,或者说是为家庭做点贡献。

    她要一句话要对何子键张口,她正期待结识一个有实力的男人,这个男人无形中就出现了,在她的眼里,何子键就是这样的男人。

    何子键看着黄丽,发现黄丽的眼睛看着自己,神色里似乎有着特别的东西,也就知道这个漂亮的女孩子跟自己在一起,绝不是简单和他共享欢乐,而是有着特别的心思,这也正是他所需要的,就豪爽地说:“今天我们认识了,还真是有缘。所以,黄丽小妹,你对我有什么要求就直说。”

    黄丽微微一笑说:“我是你的小妹,那你就是我的大哥哥啦?”

    “我愿意做你的大哥哥。”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那有什么可客气的?”

    黄丽先开口又忽地停住了,何子键问:“有什么难说的吗?”

    黄丽不好意思地说:“我刚认识你就开口求你,我还真的说不出口。”

    何子键明白了,女人求男人,无非是为了钱,他微微一笑说:“只要是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你就大胆地说。能够为黄丽小妹办点实事,是我的荣幸。”

    “我爸是个开出租车的,几天前他撞了两个人,那俩人现在还住着医院,我家的积蓄本来就不多,现在早就花光了,我爸爸又没有什么朋友亲戚,所以现在就……我想跟单位借钱,可我一个新来的,怎么好和我单位开口?”

    何子键微微一笑说:“你爸爸开车撞了人,他没有逃逸,这本就是个值得赞扬的事,所以你大可不必犯愁。”

    “可是我们家现在都愁死了。”

    “钱就能解决问题吗?”

    “现在治的差不多了,他们两家各自还要些精神补偿,这钱我家就拿不出来了。”

    “他们需要多少?”

    “他们一家需要十万。”

    “哦,不多。”何子键看了看黄丽,“我们出去的时候,我会给你二十万的,记住,这是帮助你的,也就是不需要你来还的。”

    也许这样的喜讯来的太突然,也许黄丽也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简单,黄丽突然扑到何子键的怀里,和服打开着,她的两只**就完全绽放在何子键的眼前。

    “何总,啊,不,何哥,我不知该怎样报答你。”

    “可别这样说。这不是什么大事……”

    “这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件大事。”

    何子键搂着黄丽说:“这里有人看着我们呢。”

    黄丽猛地站了起来:“走,我们俩一起去洗。”

    “洗什么?”

    “在这还能洗什么?走,我们开个单间洗浴,我……”

    黄丽晕红的脸色风万种,这让何子键认识到,他不去也是不行的。

    黄丽说:“我先去开间,你跟着我。”

    单间洗浴顾名思义,就是给偷欢的男人和女人准备的特殊的洗浴。

    当何子键跟着黄丽走进一个非常雅致的单间时,何子键不觉得笑了。这个单间有个非常别致的名字,贵妃池。

    何子键也不是完全没文化的人,也就知道这里蕴含着什么内容。

    不过,二十万买来到这个地方和黄丽一起洗,代价不可谓不低。但黄丽也仅仅是的饵,他的目标的一条大鱼,也就是那个潘国梅。

    按照薛梅的指示,付出什么代价,都要这样做,他也就用不着心疼钱。

    黄丽回望着何子键,妩媚地一笑说:“何总,感觉怎么样?”

    “一辈子来过一次这样的地方,也就满足了。”

    “这怎么讲?”

    黄丽走到何子键跟前,一个纽扣一个纽扣地给他解着。

    “难道不是吗?我也算是经过不少世面的人,但跟一个美女到这样的地方来洗浴,还真是第一次。”

    “那你就感觉到做一个男人的快乐了?”

    “一个男人只有跟你这样的美女在一起时,才能感受着最大的快乐。”

    “那我今天就给你这样最大的快乐吧。”

    黄丽喃喃道,她上的衣服就跟一朵飞去的彩云似的,倏地不见,接着就是一具几乎是最完美的躯体展示在何子键的眼前。

    何子键不觉得一阵惊叹。

    这些子美女他经历的也不少了,而且个个有自己美丽的特点,不管是吴晓茵,刘英,还是胡杨,胡小凤,她们的没都有着震慑心扉的美,很难说谁比谁更美。其实,一个美女只有脱下一切的东西,完全暴露出来的时候,才能看到是不是真的很美。

    有的美女被衣着的打扮下,真的美艳,当一切都剥下的时候,其实就会发现还是有瑕疵的。不是小,就是粗腰,再就是过瘦或者过肥。但何子键的这几个女人,还真是个个的无可挑剔。

    眼前的黄丽又是这样。

    现在的何子键不是那么的猴急,看到光了的美女就急不可待的上了。

    黄丽发现何子键居然非常冷静地注视着自己,就略微惊讶地说:“你怎么不上来抱我?”

    “你现在就让我没力气了。”

    “是体软了吗?”

    “没关系,还有硬的地方。”

    黄丽往下一看,脸一红,说:“哦,这倒是应该的。”

    也许是何子键的自控力让黄丽非常的欣赏,她本以为何子键此刻就会发疯地占有她,但完全不是这样,黄丽把自己的体投到何子键的怀里,说:“给我洗洗哦。”

    何子键这个时候不能再装,一把抱起黄丽,走进碧蓝的池水里,黄丽也不是**,自然知道水里的更让人别有滋味,她坐在何子键的上,让何子键在这样的况下完成他的作。

    果然,当黄丽洞开自己的时候,何子键直的和黄丽的躯干完成了完满的结合。

    黄丽突然说:“胡小凤没有再找你吗?”

    “哦,这个时候为什么说这个?”

    “我觉得有些怪怪的,胡小凤那么的美,她妈妈又是潘国梅,你居然不理她,和我……”

    “这有什么奇怪的吗?”

    “我觉得有。”

    黄丽在何子键的上动着,何子键说:“我觉得你比胡小凤更可。”

    “我看不是。我觉得你一定有什么目的。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的。”

    何子键笑了笑说:“你还以为你很聪明?”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

    “其实,也是对的。那就是我到你办公室找你,你可不要不见我啊。”

    “你是不会到办公室找我的。你要见也只能见我们的局长。”

    “就是潘国梅?”

    “是啊。我们这个城市,那个人不知道她啊。”

    “我想见她,可她不理我。”

    “不会吧?”

    何子键按住黄丽扭动的体,说:“为什么不会?”

    “我觉得,你如果去见她,她一定会非常地接待你的。就凭你这样有杀伤力。”

    “呵,她可是了不起的税务局的局长啊。”

    “局长怎么的?她不也是女人?”

    何子键心中一喜,明白了黄丽话里的意思,想到见到潘国梅时,对他那意味深长的一眼,他觉得自己已经有了几分的胜算。

    他突然把黄丽压倒下,黄丽的子在水中完全的打开,那抹黑丝在水中摇曳,何子键用一种即将成功了的喜悦,对黄丽的子展开快乐的进攻,黄丽突然说:“你是不是真的想见潘国梅?”

    “如果我想见她,你能引见吗?”

    “那你为什么不听过胡小凤来结识她的妈妈呢?”

    “因为我遇到了你,我觉得你更合适。”

    黄丽一笑说:“是的,你是聪明的。如果你真和这个女人发生了什么,通过我才是最合适的。”

    何子键忽然觉得,这是他的最具有功利质的一次,他并没有感到有多少的体的快乐,更多的是他的脑筋在动,而不是他的体……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