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 特殊诊断(77@读书)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45 特殊诊断(77@读书))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45特殊诊断

    何子键只好听话地让胡小凤搀着上楼。何子键的子并不能真的压在胡小凤的上,胡小凤也知道何子键现在还是能自己上楼的,她就是喜欢这样,让一个看上去那么壮实的男人,在她一个小女孩手里乖乖听话的样子。

    何子键说:“我要在那个单间里呆几天啊?”

    “那就看我喜欢喽。现在你就是我手里的人了,我让你呆几天,就让你呆几天。知道吗?”

    何子键告饶说:“那我就……”

    “你怎么?想走?现在走也走不了了。”

    胡小凤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搀着何子键上了楼梯。

    胡小凤高足有一米七,虽然比何子键要矮上一截,但穿着高跟鞋,就显得和何子键不相上下。何子键的子慢慢的紧靠着胡小凤的上,胡小凤似乎也喜欢这样,胡小凤说:“我可是我们这里最大的中医中医诊所了。我姥爷可不一般的人物的啊。”

    “我能到这里治伤,真的不知该怎样感谢你呢。”何子键真诚地说。

    “就凭那个女人打了我一巴掌,我真的不该管你。可是,我觉得你不那么让我像讨厌那俩女人那样的讨厌。”

    胡小凤说着嫣然一笑,眼睛雪亮地看着何子键。何子键被胡小凤中医的眼神弄的不知如何是好。胡小凤说:“你要是想感激我,就好好的听话,尽快把伤养好,完了让我……嘻嘻。”

    何子键不知胡小凤所说的让她干什么,但他也知道就现在来说他萨摩耶不能去做了,就要把自己被姚龙富打了的体养好。

    走进所说的单间,一切用品俱全,有玩的,有看的,就是没有一面镜子,何子键想,这也许是让在这里治伤的人,光着子,涂着药,那境况一定很是不好看的,这样就不让自己看到。

    不管是光着也好,上涂满老中医那什么灵丹妙药,让自己上的上马上就好起来,不然他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他可怎么出门?

    不管怎么说,他帮吴晓茵和刘英办的事,是不能放弃的,他可不能躺在上一躺就是半年。

    何子键发现胡小凤没走,就说:“这里没你的事儿了。一会姥爷该给我……”

    胡小凤捏了一下何子键的鼻子说:“你当我是那个王长利啊?这里没我事儿?我可告诉你,我的事儿多着呢。”

    “你有什么事儿?你也不是你姥爷诊所的护士?”

    “哈,你说的也对,但也不对。我笑着说你的护士啊。我现在就命令你,给我把衣服裤子都给我脱了,扒的光光的。”

    “什么?”

    “我说的话你没听明白啊。我要你把自己脱光,我姥爷现在就来给你敷药了。”

    何子键怔怔地看着胡小凤,她当然听明白了胡小凤说的是什么,但他怎能当在一个女孩的面,把自己剥光。

    “还非得都脱?”

    “废话。把你带到这个单间,就是为了给你的上好好的敷药的,保证让你两天的时间,上一点被打的痕迹都没有,而且还会给你剥了一层皮那样。你想想,怎么就能不脱?”

    胡小凤说的理由充分,何子键对胡小凤说:“那你也得出去呀?你在这里我怎么脱啊?”

    “呦喝,跟我还装起来了,我是护士,什么没见过?这就不说了,你的东西还瞒得了我?不是让我摸的时候了?”

    胡小凤的气势咄咄人,何子键刚要动手,但又把手放下。

    他不是个一本正经的人,在女人面前脱光自己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胡小凤虽然是个年轻的女孩,认识才十几个小时的时间,但他们毕竟有过肌肤之亲,他的大家伙,也真的让胡小凤捧在手上玩了一玩。

    可现在他还真的有些不那么的好意思,就说:“你……还是出去才好……”

    胡小凤眼睛一瞪说:“呵,现在让我出去了?我说你怕什么,你的什么东西我摸都摸了,你现在还怕我?”

    也许做护士的,对于病人都有几分命令的成分,病人在她们的眼里就不是具有别的,而是一件有了毛病的机器,她们就是给机器治病的师傅,她们把机器怎么弄是不带任何感的。至于男人的**,对她们来说,那简直就跟一个黄瓜大葱那样的毫无意义的。

    但作为一个年轻的女人,当她看到一个男人的东西的时候,也会产生一点特别的联想,那要看这个东西是什么人的,如果是不让自己喜欢的人,那就是一根普通的,毫无意义。

    可是,当这样的东西如果是个让自己喜欢的男人的东西时,那可就完全不同了。那东西也会让自己的心里产生几分兴奋和着迷意味。

    何子键对胡小凤来说就是这样。有的女孩就是怪,她喜欢的是比自己大些的男人,而三十岁的何子键对二十二岁的胡小凤来说,正是她着迷的男人的年纪。何子键那民工出体,几乎就是让一个一切都成熟的女孩着魔的宝贝了。

    就跟女人是男人最好玩的工具似的,在现代的女孩来说,她们玩男人也是她们心里已经成熟的思想,用她们的话来说,就是你们玩的我们怎么就玩不得?你们玩的是女人,我们就玩不得男人?而何子键似乎就是让胡小凤这个喜欢年纪大一些的最好的对象,这样的对象她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在这样的况下,胡小凤做出什么样的举动,都是有她的目的的。

    胡小凤看到何子键尴尬的样子,走上去,几下就把何子键的衣服扯下,接着又把何子键那病好穿的裤子一把就剥下来,然后笑着说:“上去,一会就给你上药的。”

    瞥了何子键一眼后,恶作剧地在何子键裆中那东西上捏了一下,又打了一下:“哼,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门外传来董长礼缓缓而沉稳的脚步声,胡小凤赶紧闭上嘴,董长礼走了进来……

    何子键的上虽然有的地方缠着纱布,但他大部分还是光着,现在让他光溜溜地躺在上,边还有胡小凤这个小美女在,他感到那些被打了的地方又疼了起来。董长礼对胡小凤说:“你看看给你李老师烀的药烀好了没有?”

    胡小凤答应了一声就出去看药,何子键这才舒服了一些,说:“真是给你添麻烦了。”

    董长礼摆摆手说:“治疗外伤的药有好多种,但世界上最好的治疗外伤的药是苗药和云药。这地方多的是高山深谷,毒虫遍地,毒草横生,但这样的东西,居然就是治疗外伤的宝物,把这个两个地方采来的药物经过配对熬制,敷在上,两天后,你就会发现,这些敷在上的药已经变了颜色,而你上的伤也好了,那些青紫的地方也完全消失了,我跟里老师说这话的意思是,我给你上敷的是这些药,可真的都是十分昂贵的东西啊。”

    何子键立刻说:“需要多钱,我给。”

    “哎,我不是要钱的意思,我只是说,这些东西真的是好东西,而且越来越少,所以你就放心地让我给你弄,两天后,你的肌肤好的就跟一个小娘们娘们的白嫩的了。”

    过了一会儿,胡小凤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个药工,手里端着一只铜盆,铜盆里盛着散发着野味的糊状的东西,董长礼对胡小凤说:“你下去,这里没你什么事儿了。”

    胡小凤却说“怎么没我什么事儿,你不是让我接你的班吗?”

    “我让你接我的班,可你什么时候好好的跟我学过?”董长礼看了胡小凤一眼。

    “姥爷,我现在就开始跟你学的啊。就从我的老师上学起。”

    “就知道油嘴滑舌。”

    董长礼不再理她,胡小凤也就继续留在何子键的边,现在他是毫无办法,只能让几个人在他的上折腾。

    敷好了药,董长礼说:“两个小时后,你就会觉得越发的刺痒,我想,还是把你的手脚捆住才是最好。”

    何子键叫道:“为什么要捆住我的手脚?”

    “这药很是厉害,怕你到时候受不了,乱抓乱摸,这药可就糟蹋了。”

    “我是不会的,还是不捆住吧。”

    胡小凤说:“姥爷,那我就守在这里,我发现李老师有这样的现象,我就找人给他捆住。”

    董长礼看了胡小凤一眼说::“你真的要留在这里?你就不去上班了?”

    “我休班的啊,如果李老师需要,我可以请假。”

    “胡闹。”董长礼又对何子键说,“这就看你的毅力了,你的手脚不老实,我就给你捆起来。”

    董长礼离去了,胡小凤还在何子键的边,但何子键上敷满了这样的奇药,慢慢的进入到昏睡的状态。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何子键突然被一阵奇痒刺激了醒来,这样的滋味就像有几万只蚂蚁在上爬着,他刚要迷迷糊糊地抓痒,他的上突然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别动。”

    何子键马上睁开眼睛,看到胡小凤手里拿着一根柳条,在笑嘻嘻地盯着他。

    “你……你怎么打我?”

    胡小凤似乎总算找到了好玩的东西,她从外面找到一根柳条,其实何子键不知道,她要是轻轻的抽他,是给他解痒,如狠狠的抽他,就是发泄一个女孩对男人的需要时发泄**的另一种方法。还有就是,她觉得这个男人真是太神秘了,神秘的几乎让他着魔。

    何子键先是被一个漂亮的女孩送到医院,那女孩就神秘地消失了,接着就出现了两个漂亮的女人,其中的一个,还跟他睡了一夜,但在早晨另一个女人显然跟他也是不一般的关系,于是两个女人就撞在了一起,撞在了一起,就打了起来。在这样的况下,她就把他弄到了这里。

    不错,这个男人的确是很让女人喜欢,但他是干什么的?那几个女人又是干什么的?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他何子键靠的是什么让这些漂亮的女人都舍不得离开他?

    作为一个早就开始对男人产生强烈兴趣的女孩,真是太想知道这一切。而她对这些感兴趣的原因,那就是她既想谈,又想.,而现在对她来说,和一个三十岁的男人发生点什么,是她最想做的事。

    自打和两个男朋友谈了两次失败的恋,她就忽然对大些的男人产生了兴趣,而何子键就是这个时候到她跟前来的男人。她有时也真想玩玩男人,当她摸到何子键下面那个大东西的时候,她居然喜欢的忘乎所以了。

    但她有她的方法,那就是她要制服这个男人。

    胡小凤拿着柳条在何子键的上轻轻地打了一下:“我打的就是你。”

    “为什么打我?”何子键不解地看着胡小凤。他自然是不明白胡小凤的意思,也就不知道现在的胡小凤其实是给他解痒。

    上敷满了那种毒素强烈的苗药,上是太痒痒了,但胡小凤这样一抽,被抽到的地方,就十分的舒服,但他不明白胡小凤为什么要这样。

    胡小凤殷殷一笑说:“我要好好的收拾你,这是我说过的。”

    “那你……你这是……”

    “嘻嘻,你住在我的病房,你满意不满意?”

    “满意,满意。”

    “真的假的?”

    胡小凤又抽了他一下。

    “当然是真的。”

    “为什么满意?”

    “我……”

    何子键毕竟不是那种会贫嘴的男人,面对一个就喜欢贫的女孩,他不知道该怎样对付。

    “说,为什么满意?是我漂亮吗?”

    “是,是,你是最漂亮的。”

    “别恭维我,说为什么在我的病房你感动非常的满意?”

    何子键想了想,知道这个女人不是一般的女孩,竟然敢摸他的大.,而且还很是喜欢的样子,就知道这女孩疯的可以。

    “你能给我接尿,我就满意。”

    “放,。你以为我喜欢闻你那臊呼呼的东西?”这下胡小凤来个恨的,用力底抽了一下何子键,何子键啊地喊了一声。

    “疼了?”

    “嗯。”

    “那你说,你为什么满意?”

    何子键干脆说:“你喜欢摸我的大.,别人没有,就我有。”

    “你**的……”

    胡小凤刚要用力抽他,可用红了脸。

    不过,她不是真喜欢那样的摸他的东西吗?

    何子键看到胡小凤没下去手,就索说:“现在就在这里,想摸就摸吧。”

    胡小凤连续抽了几下,但都是不轻不重,何子键也能受得了。

    “我看着恶心。我……不稀罕。”

    何子键口齿伶俐了些,说:“我真的很满意在你的病房,现在已经不是在你的病房,而是在你家了,你姥爷的家不也是你家的吗?你不把我带到这里,我怎么会这样的舒服的躺在这里?”

    “你舒服吗?”

    “现在就是痒啊。”

    胡小凤连续给何子键抽到子,他那敷满药的地方就很是痛快。

    “好受吗?”

    “好受。”

    “怎么个好受法?”

    何子键想了想说:“就跟干女人似的。”

    “什么?”胡小凤举了起来。

    “嗯,比干女人还舒服。”

    胡小凤笑了起来,说:“看来好看的女人都让你干了。”

    “也没有。”

    “还想谁?”

    “你就漂亮啊,我可是没干上呢。”

    “你他的……”

    胡小凤先是狠狠的抽了一下,接着就轻轻底抽了几十下。

    何子键告饶地说:“那我不干,不干还不行吗?”

    胡小凤举着柳条说:“不干什么,啊,不干什么?不干那些,还是……我?”

    “她们已经……干……过了的,我说的当然是你。”

    “我看你是欠打,我就狠狠地……”

    “那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该……你就饶了我,你到底是干什么?”

    “我让你别胡说八道了。”

    “是你着让我说……那我就闭嘴。”

    何子键知道自己怎么说,也不会让胡小凤满意,其实她也不是不满意,她现在就是拿自己当做开心的玩物,玩物就玩物,那也没什么,但他现在就是想玩也是玩不了的,不能玩,他的心里就急。

    胡小凤折腾他,他却不能折腾胡小凤,现在的他是老老实实的了,想到那干吴晓茵和刘英的时候,现在只能乖乖地躺在这里,还不知道那两个女人回去后是什么样子。

    胡小凤看到何子键,虽然何子键上敷满了那些青青的苗药,但何子键健壮的体还是非常的迷人,尤其是何子键大腿之间那男人的根基,尤其是粗壮,是的,现在她不能用,也是不想碰,如果把这个东西碰大了,让何子键真的浴火上来,对体是没什么好处的,但她和何子键这样的打骂俏,是真的很开心。

    这个世界上,就她这样的年纪,还有和一个男人好好的打打,骂骂俏,玩一玩,乐一乐还开心的事吗?她现在是年轻,不就是玩的时候吗?虽然过去也想,但没有这样的强烈,这样想着,就恨她的前男友焦永江,也就觉得现在跟何子键在一起很是快乐,还有,她现在知道何子键是个有故事的男人,而一个有故事的男人,才是值得的男人,也才是不平凡的男人。

    何子键之间的故事,一哆嗦跟那几个女人有关,一个男人居然让这样急个不一般的女人着,那几个极其漂亮的女人,居然这样心甘愿地让这个男人干着,这里的故事正是她这样还什么故事都没发生过的女孩,最想知道,也是最感兴趣的。

    自己做个什么样的女人,现在还真的要想想,她不想当一个那样一般正经的女人,那样毫无色彩的生活,实在是没有意义,她就是要好好的玩,不管是用自己的感,还是用自己的体,她都是舍得的,尽管过去她把持的那样的严格。

    胡小凤有些郑重地对何子键说:“我就想问你你和那俩女人是什么关系,她们为什么打起来,你又是为什么挨打的。你不说我就打你,你说了,我给你解痒,我还在这里陪你。”

    何子键看了看胡小凤,不知道这个女孩想知道这些干什么,这里有许多都是秘密的,刘英吴晓茵也许都不是一般的女人不说,那姚龙富更不是寻常之人,他要想说清楚,就必然说出他们,而不说胡小凤又是不想饶过他。

    还有,他的份可还是个民工的啊,如果说出自己是民工,他还会受到这样的礼遇吗?

    他可不敢想象了。

    他辩解地说:“这可不是几句话说清楚的。你不去上班?”

    “我请假啊。没人敢管我的。”

    “那你是……”

    “别说我,我现在想听你的。你子痒痒,我轻轻地给你抽,保管你好受。”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