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那小逼娘们『书友上传〗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42 那小逼娘们『书友上传〗)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42那小娘们

    任何一个男人对自己的同类这样惹异,尤其是漂亮的异的喜,他的内心都是嫉妒的,王长利就更是这样。这几天他看到何子键的边总是有漂亮的女人,甚至还让自己干了两次,那个薛淑梅不说,就是那次干的那个杜彩霞,真是个他过去想都不敢想的女人,但他见到过刘英,他知道何子键现在的钱,也许就是这个女人给的。

    但这个女人是个什么女人呢?何子键现在不是被这个富婆包养着吧?但他为什么挨了打?他断定何子键的挨打一定是跟这个女人有关系。很有可能是何子键干了这个女人,被这个女人的老公发现了,于是人家老公就找机会打了他。没把他干死就不错了。

    这样想着,王长利的心里就开朗多了,对何子键说:“行,我回家就对小凤瞒着,咳,这事还真的不能跟自己的老婆说的。”

    何子键说:“你知道个什么?”

    王长利的一笑说:“你不用瞒着我,你不用说我也知道,是不是玩过了?”

    “什么玩过了?”

    王长利理直气壮地说:“女人啊。那些漂亮的女人是好玩,可玩着玩着,就会惹出麻烦的。”

    何子键一听就来了气,心想,这几天你跟着我要吃有吃,要喝有喝,要的,现在还看起我的笑话来了,就说:“我不用你了,你回去吧。”

    王长利马上变了脸,这样的好事他可不能往回逃,于是笑了,说:“我哪能回去啊,现在不正是用哥们的时候,我是不会离开的。”

    面对这几天几乎目中无人了的何子键居然被打成这样,王长利心里暗暗有点欣喜的同时,更是对何子键发生了什么事儿产生巨大的兴趣。坐在车上,王长利才有空问何子键到底发生了什么。

    王长利问:“你说,你是让小流氓给打了?”

    “嗯,似的。”

    何子键若有所思地说了一句。

    “你干啥了,那小流氓打你?”

    何子键的心思都在这两个女人上,这样的结局真是让他没有想到,一起前功尽弃不说,他何子键弄的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吴晓茵对他不再依赖不说,他在刘英那里也完蛋了,他本想好好的跟她们把事说明白,好一致对姚龙富,但他现在看来自己想的真是太简单了。

    姚龙富才是她们可依赖的男人,那才是有势力的男人,正因为这样,她们也才甘心做他的女人,而他又算了个什么?

    他无非就是个民工,是她们使用的一个棋子,现在用不着了,她们也该把他抛弃了,他是玩了她们,也干了她们,他不是也给她们带来的*福?想想,也有几分地方悲惨的啊。

    他得到了钱,但他的心里开始空落落的。

    王长利这样一问,他蒙了一下,就没有想好该说什么,王长利就盯着何子键:“我发现你一定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我能有什么事儿瞒着你?”

    “不是,你一定是因为哪个女人被打的。”

    何子键叹了口气说:“好了,你也别问了,这些都过去了,我养好伤,还要跟你去干活去了。”

    王长利还想说什么,胡小凤换好了衣服走了过来,何子键看到换了衣服的胡小凤比穿在护士的白大褂更是好看。胡小凤说:“看什么,不认识了怎么的?”

    何子键说:“认识也是才认识的。”

    胡小凤很有几分风地看着何子键说:“是才认识,可这可不是一般的认识。”

    何子键知道这个护士指的是昨天晚上他们互相摸了的那件事,但何子键昨天实在对胡小凤没兴趣,他才挨了打,那里还想摸一个小护士的卡巴裆?这东西是心好的时候才摸的,现在他满脑子都是倒霉的事儿,可是没那个心思。

    现在的胡小凤还真是很漂亮,人也是真关心他,要知道住上了院,不把你榨干,你就别想出院的。

    何子键笑着说:“我会记住你的。”

    “我就是要你记住的。”

    这个胡小凤的手还真狠,掐的他的那块耷拉出来的好疼。

    “我们现在去找老中医?”

    胡小凤对何子键说:“是啊,我正好下班,我带你去。”

    何子键没在搭理王长利,他现在对胡小凤很是喜欢。心想,这个胡小凤也怪有意思的,非常地让他出院,目的不会是让他到另一家医院去看,让他花更多的钱吧,现在他花钱倒是不在乎,那个李慧娟居然给他交了五万的押金,也许是这个女孩为了替姚龙富对他给点补偿吧。

    想到那个李慧娟,何子键的心就抽搐了一下。如果不是李慧娟的搭救,他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李慧娟一定是的背着姚龙富来搭救他的,这些女孩都要比那些有钱的男人善良。但李慧娟不让他跟她联系,也是为了防备被姚龙富发现。

    何子键想起那个给自己三宝金丹的那个老中医,就说:“那就不用你了,我自己可以找个……”

    胡小凤一下子非常来气地窜到何子键的面前:“你以为老中医都是一样的啊?我看你真是长个猪脑袋,我带你去的地方,那可是……好了,别啰嗦了,你下去吧,在门口等着好了。”

    何子键不明白胡小凤为什么突然来了气,他也觉得这个小护士是个独特的女孩,自己在这里无亲无故,又把那吴晓茵和刘英给深深得罪了,也就只好相信这个女孩了。

    王长利对胡小凤的做法很是迷惑,就问:“不在这里住,还要去什么老中医那里,我看她没什么自己的打算吧?”

    “她有什么打算?”

    “她是不是想贪图你的……”

    何子键瞪了王长利一眼,说:“她可不是贪钱的人。”

    在王长利的搀扶下,走出这个市里最大的医院,何子键想起他昨天晚上在大雨中被李慧娟开车拉到这里的景。下车后他就昏迷了过去,李慧娟是怎样找的医生,怎样给他交的住院押金,他居然完全的不知道。一个在大学读书的女孩,虽然给姚龙富这样的有钱人做在包养小三,但她的心是这样的好。

    也许再也见不到李慧娟了,尽管他和她只是见了一面,但这个女孩对他的恩德将永远铭记在他的心里。

    何子键对王长利说:“我们上车吧。”

    王长利把何子键搀到一辆出租车,那出租车闻到何子键的上一股药味,就说:“你这味也是太大了。”

    “药味怎么的,我们也不是不给你钱。”王长利发火了。

    “我就不拉你,又怎么的。”

    胡小凤走了过来,问:“怎么了?”

    王长利说:“这车不拉我们。”

    胡小凤挥手让司机离开,刚想打电话叫车,手机就响了,一看是妈妈来的电话。妈妈这个当着税务局局长的女人,在忙碌的工作之余,还总是关心这个刚刚毕业上班的女人。

    “小凤,下班了吧。”

    “妈,你去忙你的工作吧,你不用总是给我打电话的啊。”

    “妈是关心你是不是吃了早餐吗。”

    “我不吃了。哎,妈妈,给我派辆车来。”

    “你要车干什么?”

    “你就别问了,把你那辆丰田大吉普给我派来,我要个宽敞点的车。”

    “小凤,你要去干什么?”

    “妈,你就不要问了,我让你派车自然是有用的。”

    “那好,马上就去,是到你单位的门口吗?”

    “是的。”

    胡小凤说着就关了手机,对何子键说:“等下,马上就看来车。”

    何子键看胡小凤说话的口气很有大家小姐的气概,就笑着问:“你妈妈是干什么的?”

    “就是管车的。”

    “管车的?”

    “是啊,不是管车的,为什么派个车这样容易?”

    何子键知道胡小凤是瞎说,就说:“那是市政府管车的吧?”

    “嗯,差不多。”

    不大一会,一辆崭新的丰田大吉普就开了过来,开车的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跳下车就对胡小凤笑吟吟地说:“小凤,我来的快吧?”

    “你敢给我耽误时间。”

    “我可是没耽误时间啊,去什么地方?”

    胡小凤没好气地对那年轻的司机说:“让你去哪就去哪,别这样的罗嗦。”又对王长利说:“上车啊。这车高,要慢慢的啊。”

    何子键看这车,就知道来头不小,看到胡小凤对那司机盛气凌人,就看出胡小凤的妈妈一定不是一般人,就有意让胡小凤高兴地讨好说:“小凤,咱们对司机小师傅应该感谢才是。”

    胡小凤对那司机没什么好气地说:“哼,我才不需要感谢他。”

    “为小凤服务,为大哥们服务,应该的,可不能说什么感谢的话啊。小凤,你说是不是?”

    小司机和王长利把何子键弄到车上,胡小凤坐在何子键的旁边,说:“开车吧,到董氏中医那里去。”

    那小司机说:“就是到你姥爷那里去呗?”

    胡小凤突然骂了起来:“就你多嘴。”

    “好好,我比嘴。”

    何子键听的明白,这车是去什么她姥爷那里,但现在他也不便问什么,只好听从胡小凤的摆布了。车就平稳地行驶起来。

    何子键坐在后面,倒还宽敞些,胡小凤也坐在后面,告诉了开车的该去的地址。

    王长利忽然问:“你那什么姥爷,是干什么的?”

    胡小凤瞪了王长利一眼:“不许你多问,到了就知道了。”

    “可我们……”

    “怎么,还怕我劫持你啊,就你们这样的,有什么可劫的?”

    何子键在后面捅了王长利一下,让他闭嘴,就讨好地对胡小凤问:“你们医院的高级病房的护士,都是向你这么漂亮吧?”

    “我看你的眼睛就盯着漂亮的女人,那两个女人可够漂亮的,但还真是没教养。”

    何子键说:“那你可是说错了。她们是很有教养的,要讲没教养的,也就是我了。”

    “哼,你说的还真是不错。我看你也没什么教养。”

    何子键知道胡小凤说的是气话,吴晓茵打了她一巴掌真是没道理,居然把气撒到一个护士的上。

    “真是对不起,你想对我怎么样,我绝对不吭一声。”

    “是吗?”

    “是的。”

    胡小凤又向何子键的大腿根儿掐去,何子键咧着嘴。真疼,但这次没掐到那个男根。

    “还行,坚强。”胡小凤似乎真的消了气,伸手在何子键的大腿根上揉了揉,然后问何子键:“你告诉我,那俩女人为什么打了起来?”

    吴晓茵和刘英在自己的病房里打了起来,实在是不该发生的事,但这俩冤家遇到,怎能不打?可这两个女人的命运,不是都纵在姚龙富的手里?想到他们的命运居然无形中和这个有着亿万家财的男人发生着难以割舍的关系,何子键就感到蛋疼。

    现在的他就是想参与也不可能的了,吴晓茵不再需要他,而刘英也不会在相信他,他那走拥右抱的美事结束了,他感到无限的悲伤。胡小凤这样的问他,他就十分的伤感,就说:“小妹,我求你,我还正烦着,这样也跟你没关系,你就别问了。”

    “我为什么就不能问上一问?现在你想离开我也不那么的容易了,我想听听你和这些女人是什么关系的。”

    何子键说:“你想知道这些干什么?”

    胡小凤说:“我就是想知道啊?我告诉你吧,我就是想知道这些,就想知道你们搞这样高雅的女人的怎样搞到手的。”

    何子键悲哀地说:“你怎么知道她们是高雅的女人?”

    “不是你说的吗?我也是能看出来的,她们的确是让人喜欢。”

    “是啊,她们是好,就我是个坏东西。”

    胡小凤嘻嘻地一笑说:“哼,你还真的说对了。我就看你不是个老实的人。”

    “行,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但我还是谢谢你。”

    胡小凤瞥着何子键说:“谢我掐了你?”说着就伸手在何子键的下面还想掐,何子键碰了一下胡小凤的手,示意这有外人。

    “你在这里呆上一天,他给你敷上药,一天的时间,你上的这些被打的痕迹,就都看不出来了。疼痛也减轻了。”

    “他那么的神?”

    “你试试就知道了。”

    那中医的诊所到了。

    胡小凤对何子键嘱咐道:“记住,你就说你是我的中学老师。”

    “我怎么会是你的老师?”

    “你就这样说,不然……哼,我是让你省钱明白吗?”

    这个倒是明白,可何子键从来没记得他读过什么书,他怎么会装成老师?但胡小凤已经下了车,向大门里面走出。

    这是一个古色古香的门脸,一个十分讲究,带着古朴意味的牌匾上刻着杏林高人,董氏中医几个大字。何子键知道,这个董氏中医很是有名,但收费实在不含糊,所以到这里来看病的,几乎就没有几个平头老百姓,大门口现在就停着几辆很豪华的车辆。也许胡小凤把出租车撵走,叫来一辆豪华的丰田,也是了解这里的况。

    王长利又傻了眼,说:“这个小护士是干什么的?”

    何子键现在对王长利很是有想法,就说:“她是护士,你说护士是干什么的?”

    王长利摇摇头说:“我看这个小丫头不是一般的护士。”

    这点何子键也看了出来,但他还是对王长利说:“你别给我胡思乱想了。如果你有事就去忙吧。”

    王长利不想走,他知道现在何子键还是走运的时候,说不定又会遇上什么好事,跟着何子键这几天他是开了眼界的,就说:“我怎么能离开你?现在不正是需要哥们的时候?”

    何子键心想,说的好听,看到他被打,居然幸灾乐祸,好像又把他打回民工的队伍里,他就高兴了似的。

    这人啊,就看不得别人好,这几天何子键过上了绅士般有钱的子,什么事儿还都想着王长利,给他玩女人,好看的女人让他**,好吃的东西也让他吃了,跟他在一起还要拿出高额的工时钱,但却换来的幸灾乐祸。

    王长利看不得何子键好,还有一个缘由,那就是他在那个酒店女老板薛淑梅那里狠狠地宰了一把,他的恨就想撒在何子键上。

    那天王长利子里憋满了邪火,却没在薛淑梅上泄出来,薛淑梅看到何子键走了,就又想向王长利要钱,王长利这时已经干了一半,就支支吾吾地答应,但他干完就不给,那薛淑梅就找来楼下的厨子,硬从王长利的口袋里翻出了仅有的几百块钱,这让王长利又气又恨,他就认为这是何子键给他设的

    何子键对王长利说:“长利,你可是我的哥们,现在你可不能看我的闹。”

    “看你说的,我怎么能看你的闹。可是,我觉得你被打这事儿,一定是跟那些女人有关系吧?”

    “别给我胡说八道。”

    “我胡说八道,你小子也不那么够意思,那天你不也是坑了我一把?”

    何子键惊讶地问:“我怎么能坑你?”何子键想了想,他和王长利最后一次见面就是前天他们从水库出来,又去了薛淑梅那个饭店,他们喝了酒,他看到王长利色心沸腾,就花钱让薛淑梅劈腿,王长利泻火。他走时看到他们分明是干在了一起。

    “你自己做的事你还不知道?”王长利冷冷地看着何子键。

    “怎么回事,你就说,我是不会坑你的?”

    “那天你走了,你是不是让……”

    王长利把话留了一半,何子键忽然明白了,说:“是不是薛淑梅那小娘们要你的钱了?”

    “是啊,完全说你都安排好了,我不给这个**还找人打我。”

    “你给了?”

    “他们翻我口袋,我能不给?”

    “多少钱吧?”何子键看出这是王长利想向他弄点钱了。

    王长利说:“有个一千块来块钱吧。”

    何子键知道王长利的兜里从来不会超过五百块钱。就从刚才退的医药费里抽出一千块钱说:“好,以后咱不去她那里了。”

    王长利伸手又缩了回去,说:“咳,我就是说说,这钱怎么能让你出?”

    “那个薛淑梅是我让你干的,钱自然是我给你出。拿着。”

    王长利这才满意了,拿过钱说:“子键,你真的够意思,以后咱哥们是没说的。”

    何子键现在觉得自己这样的哥们是干不成大事的,就为一点小钱给自己掉价。

    “不就是个钱吗?”

    “嘿嘿,现在你是有钱人了,我怎能跟你比。”

    何子键心想,现在算了什么,当初……

    他的心里一阵惆怅,也发起复仇的信心!!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