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爱钱就没身价(77@读书)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33 爱钱就没身价(77@读书))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33钱就没

    那天晚上杜彩霞莫名其妙的被姚龙富和刘英骂了一顿,心里有气,她那天本来没和何子键一起干事,却被刘英诬陷,就觉得这里不是什么好事,似乎这里有什么猫腻,于是就很有几分在何子键上发泄的意味,何子键也知道那天是真的冤枉了杜彩霞,但如果没有刘英的机智,那他就要完蛋了。

    何子键笑着说:“你们俩这是明显想收拾我啊。”

    杜彩霞笑着却又很呆呆地说:“我看你的心就不那么的地道,也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鬼主意。我们不收拾你还能留着你?”

    杜彩霞一动脑袋,两个人就又把何子键压倒在上,杜彩霞把自己的大塞进何子键的嘴里,而秀梅却猛劲地弄着何子键下面的东西。

    何子键没话找话说:“那天我真是趴在你房间的窗户在看着你,想趁女主人不知道的况下让你开门的。”

    杜彩霞却怎么也不信,说:“那你给我买了那个传呼,怎么就不知道传我?我看你就是在胡说八道。秀梅,别饶他。”

    何子键马上叫道:“快放手。”

    杜彩霞笑着说:“我们哪里会放手啊。”

    杜彩霞莫名其妙的被刘英赶走,心里怎么能没气,而这些又都是何子键给她弄的,就不能不把起撒在何子键的上,把**塞进何子键的嘴里还没完,接着就翻跨到何子键的脸上,自己整个一个大**加上一片大毛草地的**实实在在的压在何子键的脸上。何子键觉得这样已经是在欺负他了,就伸手插在杜彩霞的洞里,也是真的够狠,杜彩霞一声大叫,翻倒在上,何子键起笑着说:“你们可别闹了。”

    “哼,我们玩的正高兴呢。”秀梅脸上满是被玩乐弄的满足的神色,她哪里见过何子键这样年轻英俊的小伙子,这样的男人她就是想弄也弄不来,今天她可真是开了斋,让她停下那是万万不能的。

    何子键摆摆手说:“等会,我问你们一句话。”

    秀梅笑嘻嘻地说:“你想问我们什么话?”虽然这样,但秀梅还是把自己靠在何子键的上,手还在继续放在何子键的下面动着。

    何子键问杜彩霞说:“过去姚龙富这个时间回来过吗?我总觉得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杜彩霞说:“他能发现什么?难道他发现了你?我可告诉你,门口的保安他可是都被买下的。”

    何子键想,这就是了,那天半夜自己跟刘英玩完出来,被保安好一顿盘问,也就知道他是到姚龙富家的,但姚龙富没在家,就分明是跟女人在一起鬼混了的。他现在这样的份,跟什么鬼混他倒是不在乎,他现在就是怕姚龙富把他认出来,那样他就前功尽弃不说,那不管是刘英还是吴晓茵,就跟着他倒霉了。

    “别管说话,你上来弄吧。”秀梅上的人。

    何子键回头看了看秀梅,现在的秀梅倒也很迷人,杜彩霞推开何子键,意思是让何子键上秀梅的上,何子键说:“你跟杜彩霞是什么朋友?”

    秀梅笑着说:“你别管是什么朋友,我们俩今天就吃定你了。”

    何子键见这个女人这样说,那和.明晃晃地在自己眼前晃,他心想,这也是太对自己充满挑战了,他早就把那种什么底线抛弃,他现在就是个小人物了,过去他干的都是有份的女人,现在他就要弄这样的女人了。

    其实刘英和吴晓茵包括胡杨,也不是没有份的女人,他们的份就是被当着大官的男人包养,这些女人已经失去了自我,但属于她们自己的东西却是丝毫不差的。

    何子键一把拉过秀梅,秀梅滚到何子键的下叉开腿,路出茵茵芳草之间深壑,那里早就奔涌出一股泉水,何子键猛烈地打进自己的钻头,秀梅妈呀一声叫道:“你轻点啊不会。”

    也许是有人看到这样的场面,让他们立刻停下来,不然就是大逆不道了,正要猛烈的交战,何子键的手机响了。

    杜彩霞骂道:“真缺德,这个时候来电话,不接。”

    秀梅也把何子键搂在怀里,舍不得片刻的快乐似的。何子键感到应该是吴晓茵来的电话,他现在最需要的是见到吴晓茵,而绝不是跟这两个女人在上发疯。

    他推开秀梅站起,其实他完全是抱着教训这两个女人,才发威的,其实他现在有点厌倦,干什么都要适度,他现在为了完成吴晓茵交给的任务,什么都贪多了,他还真想歇两天。

    可这两个女人还不想放过他。

    真是欠,不似乎就难受的受不了似的。

    这些女人不都是这样的吗?

    秀梅又把他拉了下来:“别下去啊。”

    杜彩霞摁着何子键,不让他动,何子键骂了一句:“想死啊。”

    秀梅笑了笑邪地说:“那就干死我吧。”

    何子键猛地推开他上的杜彩霞,过去拿起电话,果然是吴晓茵。

    吴晓茵说:“子键哥你在干什么?”

    何子键不能说的那么明白,就说:“我才从那里出来。”

    吴晓茵说:“你做的顺利吗?”

    何子键说:“费了些事,但还是顺利的。”

    吴晓茵叹息一声说:“咳,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啊。”

    何子键从吴晓茵的口气里听到了别一样的话音,似乎这里的况有什么变化,他立刻担心起来。

    何子键说:“是刚才发生了什么吗?我刚才打电话,你让我发懵。”

    吴晓茵说:“子键哥,刚才接电话不方便,你要理解。”

    何子键不解地问:“我不明白,你家里……”

    吴晓茵说:“我那样说就说明当时是有况的。”

    何子键想了一下说:“我知道了,是有人在吗?”

    “有,就是姚龙富。”

    何子键感到奇怪:“他不是去开会了吗?去新疆?”

    吴晓茵严肃地说:“我们俩谈崩了,问题更严重了。你的况怎么样?现在没事了吧?”

    何子键说:“我的况很好。我要马上见你。”

    吴晓茵说:“那就好,你赶紧来吧。”

    “好,我马上就到。”

    那天凌晨见到姚龙富他说是去到新疆去谈什么项目,难道这是在做个埋伏,引他们上钩?如果这样那可就麻烦大了,也许姚龙富还真是发现他的存在了。

    这姚龙富居然有时间来抓他们之间的事,他这个当县长的,就这样的闲着吗?

    谁家的后院起火都不是小事,何况一个当县长的包养的两个女人都受到侵害的威胁,而这个威胁居然是过去的一个被他打败的下属。

    现在看来,他就是想撤怕是也不行了,但他现在除了吴晓茵,居然连一个帮手都没有,要知道他现在的对手可是姚龙富啊。

    但吴晓茵会发生了什么呢?姚龙富会跟她摊牌,把她赶走吗?何子键挂了电话,就穿衣服,对躺在上,浑光溜溜,甚至还在劈着大腿,露着才结束样子的姿势的两个女人说:“我有急事,要走了,不能在这里陪着你们了。”

    秀梅叫道:“这是什么事儿,你就舍得我啊?”

    杜彩霞早就来到何子键的边:“呵,这是去哪个**人那里啊?”

    何子键不想再跟杜彩霞有什么瓜葛,就说:“没你什么事儿,你还是回去吧,现在刘英需要你了。”

    “你别给我整事儿,你想走就走,没那么容易。”

    杜彩霞有些翻脸,何子键说:“那你想干什么?”

    “嘻嘻,我们俩现在需要你啊。”

    那个秀梅也来到跟前说:“子键哥,我们刚玩的来劲,你再陪我们一会吧。”

    何子键说:“现在不行了,我要……”

    杜彩霞说:“你那就要给我们一笔钱。”

    “干什么?还要打劫啊?”

    “像你们男人那样,要么劫钱,要么劫色,你给哪个吧。”

    杜彩霞恢复了她那乡下女人那无赖的嘴脸,何子键不想跟她们多纠缠,就说:“那好,我给你们俩一人五百。”

    “不行,一人一千。”杜彩霞说。

    “那我就一分不给。”何子键也火了。

    秀梅摸了一下何子键的东西说:“他的这个也软了,那就五百也行了。”

    杜彩霞说:“那就赶紧拿钱吧。”

    何子键看着这个杜彩霞,他知道这也是最后一次了,杜彩霞继续给刘英当保姆,他可不能继续干这个当保姆的女人,就说:“也好,我们现在可是两清了。”

    杜彩霞说:“我们想玩的时候你可不能不来?”

    “为什么?你们的东西就这样好玩?我陪着你们让你们高兴一下就不错了。”他还想说老子的都不是一般的女人,但这样说就把自己弄到和这个保姆一样的水平,也就不在说什么。

    秀梅说:“我们也让你玩了,你也高兴不是?我们都是一样的。”

    杜彩霞说:“是啊,是一样的啊,你现在走了,就要赔偿我们。”

    “妈的,还有这样无赖的。”

    何子键现在不把这点钱当回事,甩了一千块钱就赶紧溜出江滨宾馆,立刻来到吴晓茵的小楼。

    何子键刚一进来,吴晓茵就拉住何子键的手说:“我说姚龙富怎么这段时间不理我了,原来他现在又有了别人,就是说他要把我打发了。”

    “什么意思?”

    “他说他就给我一百万,让我放过他,从此和他一刀两断。”

    “一百万……也……”

    何子键心想,一百万也不少了啊。但对于姚龙富这个既当着县长,又是三和石油老板的家伙,这显然是太少了,这就是说姚龙富要把吴晓茵打发掉,但姚龙富居然又有个女人?

    何子键马上说:“他没发现我们的计划吗?”

    吴晓茵说:“他没跟我说这些,他就是怕我给他惹出事来,想把我打发走,他知道我这个人不是服输的女人。”

    何子键点点头说:“是啊,他精神拿出一百万把你打发了。他可是有着几十个亿的县长啊。”

    就现在的富豪榜来说,最富的那个希望集团的老板也不到百亿,但这个当县长的居然就有几十亿,虽然他的有自己的大型企业,但这里的潜规则是不言而喻的。

    吴晓茵发疯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你以为我就会要他的一百万吗?我要他两千万,可他就跟我说,他不会再多给我一分钱。”

    “你们闹掰了?”

    吴晓茵说:“其实我们早就闹掰了,我们已经闹了几次已经毫无感了,这是个太霸道的家伙,往当初真是看错了。他那时真是喜欢我,说我是他见过的最可的女孩,那时我不知道还有刘英的存在,只知道他那个大小凤。我想,这样一个有份的人,守着那样的老女人真是没什么意思,我觉得我会给他快乐,我是个平民家的女孩,也是受到金钱惑的,我就想即使跟他分手那天,我得个几千万也值了,我就开始过我的子,找一个我喜欢的男人。我不就不是**了吗?处女那第一次就那么重要吗?现在的男人已经不重视女人的第一次了吧,再说如果我得到几千万,我就会干成一件大事,就不怕没有好男人喜欢我。可是,这个姚龙富居然这样的恶毒,他早了有着刘英不说,他现在居然还有了一个新的女孩。”

    何子键马上说:“这是他说的吗?”

    “这是我从他话里听出来的。”

    何子键又问:“他到省里当厅长的事儿他说了没有?”

    “他现在不会跟我说这些的。”

    何子键点点头,心想,这个姚龙富也真是太胆大了,当着县长,居然这样的有恃无恐,可也是,有着巨额的资产,想买通什么关系都是没问题的。如果到省里当了厅长,那就更加的不可一世了。这样看来,还真要抓紧干了。

    何子键看着吴晓茵在房间里激动的走来走去的样子,他知道这是真的了。

    没想到这个姚龙富还真花的没边,居然又弄了一个女人。也许这个女人比吴晓茵还年轻,还漂亮。

    至少是比吴晓茵新鲜了,在这样的有钱人眼里,干了一次的女人,就不再新鲜了,他们干女人就像是吃海鲜似的,才生出来的那才好呢。

    这让何子键立刻气愤起来,但他马上又冷静地说:“这个该死的东西真是太目中无人了,似乎现在就是他的天下,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那你说,我们现在就没有别的办法?”

    吴晓茵站住说:“你能把他怎么样?”

    何子键说:“那我们把这些跟刘英说说怎么样?”

    吴晓茵摇摇头说:“他现在根本不在乎刘英,就是拿这个要挟他不但没用,说不定还会把事办糟,弄的他们离婚,让姚龙富跟那个小女孩真搞在了一起。”

    还有这样的男人?不怕自己的小凤跟别的男人搞上?

    不过,这也许更是让姚龙富立刻刘英的原因。现在吴晓茵莫名其妙的跟刘英站在了一起,也许这件事刘英还不知道,她还以为姚龙富是去新疆开会去了。

    这些有钱的男人,简直是坏透了。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做的这些是不是都没用了?”何子键不解迪欧看着吴晓茵。

    吴晓茵叹着气说:“我也以为这样是有用的,但他现在什么也不在乎,这也跟他当上了县长有关,有什么事他又可以拿钱来摆平。他每年都拿着几百万上千万的给市里省里的人送礼。我们这些小把戏怕是真的没什么大的用场,所以我就非常的难过。”

    想到自己费劲巴拉地做了那些事,何子键又气又上火,这他可是费了多少心计啊,现在又没用了。

    可是他又想,这几天他干的事儿,哪一件不是他过去做梦都想干的啊?钱几乎是大把的进,漂亮的女人可劲地,高级的大酒店,高级的夜总会,就连过去他看着就来气,觉得自己低上好几百个档次的别墅,他也住过了。杜彩霞秀梅这样的女人不说,就连吴晓茵,刘英和胡杨这样的女人,都是自己的饱餐?

    他有什么可委屈的呢?

    但他略感委屈的是,他没有让吴晓茵满意,也就是说,吴晓茵没有通过他做的事,从姚龙富那里弄来两千万。

    如果这些真的没用,那还能用什么方法打击姚龙富的气焰,扳倒这个不可一世的家伙,把他送到大牢去呢?

    吴晓茵把何子键拉进了屋,安慰他说:“看来,我想的还是简单了,这两千万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但我也不能这样就放弃了。至于你给我做的事,我说话算数,我先给你十万,我已经把钱准备好了。”

    何子键连忙拒绝:“不不,既然是这样,我就不能要钱的。”

    吴晓茵说:“这钱你必须要拿的,因为我要想达到我我目标,我现在已经离不开你了。”

    何子键看着吴晓茵:“难道你……”

    吴晓茵拿出一包东西:“说,这是十万,还有十万,如果还需要你做什么,我还要再加十万。”

    何子键忙时:“你可别……”

    吴晓茵说:“这是两回事,除了你,我就没有可信赖的人了,再说你也是需要钱的。你看看,是不是十万?”

    何子键手在哆嗦地打开一看,心里一阵激动,说:“我也不是这个意思。”

    吴晓茵看了看何子键说:“我也看出来了,这两天你也很累的样子,我现在……我现在心不好,子键哥,你抱抱我。”

    何子键心疼地把吴晓茵抱在怀里:“那个姚龙富在你这里呆了一晚上?”

    吴晓茵点点头说:“他是昨天傍晚来,开始时他还哄着,我留在他这里过夜时……”

    何子键的声音不满:“你怎么还留他过夜?”

    吴晓茵无辜地说:“我留他的意思是……你要明白,如果他不是对不住我……他应该是我……”

    何子键虽然搂着吴晓茵的子,他似乎感到吴晓茵在昨天晚上,一定是让姚龙富干了,也就是说,这俩人一定在一起做*了。

    这让他的心里很难接受。

    他们共同在对付着这个敌人,可吴晓茵却和他做*,在继续和他**。

    何子键黯然你说:“那我这样做,还有什么意义?”

    吴晓茵看出何子键心里酸溜溜的感觉,捧起何子键的脸,狂地亲吻着,说:“子键哥,你难道还不明白吗?真因为我过去也上看他,是他对不起我,我才要设计整治他,如果他悔改,我也就不计较了,我现在不需要他跟我结婚,但我既然当了他一次女人,他总该对得起我。可他就是把我当玩物,我还能……”

    何子键被吴晓茵说的感动了,细细想来,自己从是多余的男人,人家毕竟是恩过的,自己无非就是从中捞捞毛,摸摸搔的小混子,只是吴晓茵手中的一根稻草而已。

    他发狠地在吴晓茵的脸上亲起来,也许是对姚龙富还能在吴晓茵的上得到快乐,他感到无辜似的,猛地剥开吴晓茵的衣服。

    吴晓茵愣着说:“子键哥,你这是怎么了?你哦过去也不这样啊。”

    何子键继续狠呆呆地说:“我为什么不这样,我为什么……”

    突然一股委屈和失落袭击而来,憋不住似的,何子键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吴晓茵温柔地抹去何子键脸上的泪水说:“子键哥,你是为我感到气愤吗?你是现在想要我吗?你到底是怎么了?”

    何子键莫名其妙的就是想哭的样子,其实,他是心疼吴晓茵。

    也许吴晓茵了解到了何子键的真实心态,说:“我知道了,你上我了,知道我又和姚龙富这个混蛋上了,你心里就不舒服了。那你就打打我吧。”

    吴晓茵为了逗何子键开心,脱光了裤子,把雪白的暴露出来,何子键刚要打一下,突然,他猛烈地亲了起来,从,到芳草地上东西,他还真是第一次在吴晓茵是这样的发狂……

    是自私的,虽然吴晓茵和自己什么关系也没有,吴晓茵虽然把钱和子对何子键非常的慷慨,但这里不是,甚至也没有多少感的成分,一个是她太寂寞,何子键又是个实在的男人,就博得了吴晓茵的信赖。另一个就是吴晓茵其实也是个风的女人,不是风的女人,就不会给姚龙富这样的男人可乘之机。

    但博得吴晓茵这样女人的好感,并且主动对何子键送上,给了,让他,还给他钱,这对何子键这个其实就是个最底层的人物的一个小民工来说,那就是一个穷光蛋被一个王妃招进了后宫一样,你就只有卖命的份,何况他喜欢的就是这样的子呢?

    不单是何子键,几乎所有的民工,所有的底层人士,梦想的就是这样的子,不为挣钱发愁,住在皇宫般的别墅里,*着明星般漂亮的女人,这样的子对他们来说,就像进了天堂一样。

    男女之间的快乐,其中绝大部分是来自于*事,不管的下面对下面的真正的交合,还是体方面的其他方式的接触,都会给男女双方带来快感,当吴晓茵淘气地让何子键亲着她的的时候,何子键把吴晓茵的两部分亲老公遍。吴晓茵感到了很有趣,这个男人可不是那个男人,那个男人是不属于自己的,而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的一条听话的狗。

    何子键继续亲,或者是,从,到那道沟,再就是那小小的音蒂,都让何子键给了个遍,吴晓茵终于笑了,何子键抬起来头说:“我就喜欢你这样的笑。”

    吴晓茵说:“等我让姚龙富给我那笔钱,我才能真正的笑。”

    何子键躺了下来,他感到嘴里有吴晓茵的味,但他并不讨厌,但他从未给他小凤这样的过,别说,就是看都懒得看,就是下面的东西插里了事。

    玩了一会,虽然今天没干,吴晓茵也没了干的心思,因为她让姚龙富折腾的很是心烦,而何子键这个晚上几乎就没怎么消停,心里也放不下吴晓茵的事儿,也就不那么坚硬。吴晓茵继续想她的心事,何子键就把感觉无比美好的躯搂在怀里。

    何子键说:“我拍的和刘英的那个,还有用吗?”

    吴晓茵说:“你就别说没用的啊。我现在也看出了你的能力。你拍的那个东西你暂时先自己留着,我现在酝酿一个新的计划,到底怎么办,我还没有想成熟,到时你一定要帮我。”

    “我……”

    何子键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

    “子键哥,我已经看出了你的能力,你还那么的实在,我……”

    吴晓茵默默地流下了眼泪。何子键被吴晓茵的悲伤的感动了,说:“只要你不着急,我们就慢慢的想办法。”

    “好吧,我想看看你弄的那个东西怎么样?”

    何子键把那个东西拿出来交给吴晓茵,吴晓茵插在电脑里。电脑立刻出现了刘英和一个男人那不堪入目的一幕幕镜头,就连何子键自己都不好意思看下去了。

    吴晓茵若有所思地说:“别看刘英打了我,我现在还是理解她的了,我们不能把她搞臭,也许我们还要合作的啊。”

    何子键立刻高兴的说:“是啊,就应该这样,我也感到刘英这个人还是不错的。如果姚龙富这个家伙是这样的人,你们俩真的联手,把他的企业弄到你们的手上,那姚龙富可就傻了。”

    吴晓茵说:“我现在也是这个意思,那可是不太容易了。”

    “什么事也都不是一成不变的,慢慢来,一定是有办法的。”

    吴晓茵缓缓的说:“姚龙富很有可能要和刘英离婚,刘英也许会得到几千万,那我就什么也不是了,不,我决不能就这样认输啊,刘英可以得到几千万,为什么就给我一百万?我和姚龙富在一起的时候,还是个纯洁的女孩啊。”

    吴晓茵想了想后突然说:“你继续跟刘英搞好关系,也许下步就要用得上她了,我只有跟她站在一起,才会有希望得到我该得到的。”

    何子键说:“那好办。”

    “这钱你先拿着,你也有几天没回家了,回去跟小凤交代一下,回去再等我的电话吧。”

    何子键也就不客气地接过钱说:“我等你电话,那刘英再找我我怎么办?”

    “你跟她好好的来往啊,我看了出来,你跟她也有了点感,你这个人是越来越让女人喜欢了。今天我就不留你了。你随时等我电话。”

    何子键还是第一次带着高兴的心离开吴晓茵的小楼。

    自己从家出来算算到现在刚好是五天,这就是十万啊,还不算平时从这些人中得到的钱。

    他觉得自己飘了起来。

    走出西山别墅时,何子键小心了些,但吴晓茵的住处和刘英不同,刘英是有老公的女人,而吴晓茵就是个单女人,什么人到她这里,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

    但何子键还是谨慎了些。

    保安是个小个子,看了看何子键,似乎想问他什么,何子键就说:“我是从二十三号……”

    不知道为什么,那保安挥了下手,让他走了。

    也许在刘英家里出来的时候,自己就是点背。

    自己如果频繁出现刘英和吴晓茵住的两个别墅小区,能不能让姚龙富这个混蛋发现呢?

    他现在不管那么多、

    天已经大亮,何子键本来有几分的困意,被风一吹,就精神多了,包里装着十万,他的兜里,也有将近两万的样子,他真的是感到自己飘了起来。

    他现在又觉得自己是过去的何子键了,只是自己发了笔财而已,因为他又要回自己在郊外那个平房,见到自己的小凤,睡在那个土炕上,搂着粗糙肥胖的女人。

    出租车离自己家的那片破败的住宅越近,何子键就越是感到心发沉。这几天他还真的把这里忘了,还是吴晓茵提醒了他,他才知道自己其实还要回到这里来的。

    在道口停下,正好遇到王长利要出门找工,王长利的破摩托突突地停了下来,的就跟见到真正的大款那样:“子键,这几天我可想死你了。”

    虽然那天王长利的小人做法让何子键非常气愤,但他没必要跟一个民工计较这些,再说他还是有用得上王长利的地方的,就说:“你要去找活去啊?”

    “我可不能跟你比啊。我不干活怎么办?你现在可是真的了不起了。”

    何子键本来对王长利是有气的,就是他对那刘英下手太狠,真的想干人家似的,可事已经过去,再说也是自己安排的,也就不再跟他计较,也想让王长利陪着自己玩一天,就摸出两百元来,塞给王长利:“今天就开别干了,这是你一天的工钱。”

    “这多不好意思啊。你说吧,让我干什么?”

    王长利这些天他从何子键这里得到不少钱了,那天他是真想进去那个叫刘英的女人,但他还是在最后的时刻没捅进去,但这已经让何子键生气了,现在何子键居然又给他钱,就不由得眉开眼笑。

    “今天我休息,想出去玩玩。”

    “好啊。”

    再往乡下走,就是一个很大的水库,男人都喜欢到那里钓鱼,但到那里钓鱼的费用却是不便宜的,过去他们都是偷偷地在半夜去钓几条就马上回来,现在他有这笔钱了,他要好好的玩玩,像城里有钱人那样,租个凉棚,在湖边呆上一天。

    这些天他也有些累,这样的休息方式,过去是他想都不敢想的。

    “这样,你哪也别去了,我先回家睡一觉,一会你到我家找我,我们一起去钓鱼。”

    “到哪里钓啊?”

    “到水库啊,不能在炕头上吧。”

    王长利要跳了起来:“那好啊,哦,先回家,我两个小时后找你。”

    “行。”

    王长利跟何子键走了几步,何子键到了家。

    王长利拉一下何子键的手:“今天我们还去玩?”

    “玩什么?”

    “嘻嘻。”

    王长利怎么会不想玩呢?一个整天累的贼死的民工,竟然遇到了秀梅和刘英那样的女人,他的细胞都乐开了花。他是真的想在刘英那美丽的上泻火啊,可是他被何子键狠狠地打了几下。

    但他还是感激何子键的,一个是让他开了荤,先是在那个女老板上满足了邪,接着就在那个秀梅的嘴里喷出,那样的滋味,嗨,没说的。

    他相信何子键一定遇上了更好的女人,但何子键是怎么就突然从贫儿成了一个王子了呢?

    他怎么也搞不明白。

    何子键没再搭理他,回到自己家的小院。进了屋,小凤正在弄头发,何子键看到小凤的第一眼,就发现这个女人什么地方变了,他细细一想,才知道是把头发烫了,这个难看,何子键想。

    小凤回头看到何子键,哇呀一声高兴地叫道:“子键,我就琢磨你该回来了吗?吃饭没有,是不是很累啊。”

    回到几天没回的家来,何子键忽然觉得自己已经好长时间没到这里来了。这里是自己的家吗?这里一切都是那么的破败而陌生,这是他很难接受的。

    桌子上有个茶杯,是他喝水的,他怎么看那东西怎么脏,他突然从窗户扔了出去。啪地一下粉碎。

    小凤愣在了那里:“子键,你这是怎么了,是谁惹着你了吗?”

    何子键发现了自己的失态,这就是自己的家的,他忙说:“哦,没事,杯子里有只苍蝇。”

    小凤腻了过来说:“子键,我真是想你啊,你累吗?”

    何子键说:“真是累啊。这一天天的忙死了。”

    小凤亲了一下何子键说:“那赶紧上炕,歇着,我给你沏茶。”

    何子键说:“这一大早的喝什么茶。我就愣一会。”

    “那好,我给你铺被子。你先把衣服脱了。”

    小凤帮着何子键把衣服脱了,看到何子键的包,就拿了过来。

    那个包是吴晓茵给他的,何子键喜欢这个包,就像喜欢吴晓茵的人一样,谁也不想让谁碰,就说:“把包给我。”

    小凤说:“我看看啊。这里有什么?”

    何子键喊道:“这里是钱,钱啊,一大笔钱的。”

    小凤懵了,说:“一大笔钱?”

    何子键说:“是啊。你知道这里有多少钱吗?”

    小凤的嘴唇都哆嗦了:“多少?”

    “十万。”

    “啊。”

    “你打开看看。”

    小凤的手哆嗦着打开:“我的天呢,你是去砸银行了还是怎么的?”

    “好了,你就拿着吧,我是要好好的休息了。”

    何子键上了炕,脱了衣服。

    小凤的眼睛发着亮光:“啊,这笔钱足够我们在市里买个小屋子里。”

    何子键说:“买个别墅是不够的。”

    小凤瞪了何子键一眼,又笑了说:“子键,你是糊涂了还是怎么了?我到想让你给我买栋别墅呢。”

    何子键说:“这钱你就拿着吧,想买房子就买吧。”

    何子键躺下,他想,即使真的跟小凤分手,给她这笔钱也是对她的安慰了,虽然她救过自己,但他是不会拿小凤当自己老婆的。

    这些天也是真的累了,很快就睡了过去……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