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烫了不该烫的地方【】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31 烫了不该烫的地方【】)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31烫了不该烫的地方

    何子键觉得胡杨也是哪个当领导包养的女人,如果从胡杨这里打开个缺口,进一步了解姚龙富的况,也是一条很好的路子,反正现在这是自己唯一需要做,也是必须下大力气做的事,他不管什么路子,不惜一切代价,都要这样做了。

    看到胡杨粉色的小内裤暴露出的色,何子键的心里一紧,立刻掉过脑袋看向窗外虽然光线暗淡,但胡杨细溜溜的双腿,和夹在中间的粉色小裤居然那样的显眼,让他不觉得振奋了一下。

    这真是一个特殊的战线啊,没想到姚龙富把他从政府弄走,什么也不给他,他依然混迹在这些女人中间,而且还和这个县长的几个女人在一起纠缠,真是老天开眼,让他这个民工子过的不寂寞啊。他居然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个民工了。

    不,他现在已经不再是民工,而是一个特殊职业者,那就是通过干这些女人,实现自己的报复计划。

    也许这样干的还真就是没有,这就是他何子键不一般的地方。女人,就是他成功的阶梯啊,他也用不着拒绝这些美色。

    没想到,胡杨就住在刘英住的那个江滨别墅区里。不错,那里住的都是有钱人家,刘英自不必说,而胡杨当然也是个有钱的女人,她是什么实业的董事长他还真的不知道。

    胡杨开着车,掉过头看着何子键说:“我把你送到刘英那里吧,她要是知道我把你带到我家里,她也许就该生气了。”

    何子键倒是很想去刘英那里,只是怕不那么方便,毕竟自己差点被那个姚龙富捉了,如果姚龙富后反劲儿,看出其实是他在和刘英偷欢,那一切就完蛋了。

    他想了想忽然说:“那就先给她打个电话吧,看看她在干什么。”

    胡杨忽然问:“你见过她家的老顾吗?”

    何子键含糊地说:“没……”

    “他家老顾人还不错,可是,费劲巴拉地找了刘英,后来又有那个大学生了。”

    何子键忽然说:“他是不是又有别的女孩了?”

    “哎,你怎么怎么知道?是不是刘英给你说的?”

    “嗯。”何子键含糊地说。

    胡杨烈地说:“我看啊,女人就该这样,老公不是能搞吗,咱们也搞。你可要好好的跟着刘英好啊,不然我可不让你。”

    胡杨笑嘻嘻地说,虽然这样说,她还是在何子键的下面掐了一把。

    何子键想,这是真把他看成是刘英的人了,他含糊地说:“我现在还真想见他了。你给她打个电话吧。”

    “你怎么不打?你怕被老顾发现?咳,他们绝大多数的时间是不在一起的,这你也不是不知道?”

    何子键说:“没事她不让我给她打电话。”

    “这个刘英也真是,这不是折磨人吗。我给她打。”

    接通了刘英的电话,胡杨说:“你在干什么?”

    刘英说:“我在陪着孩子练琴。”

    “刘英,你猜我和谁在一起?”

    “我怎么知道?你又没有人,我想,你不会跟男人在一起。”

    胡杨把车开慢些:“哈。你还真错了,我真的跟一个男人在一起。”

    那边的刘英说:“你跟男的在一起给我打什么电话?好好的温柔吧。”

    “刘英。别挂,这个人你还真的认识,他说他想你了。”

    刘英迟疑了一下,忽然说:“你是说你跟子键哥在一起?”

    “哈,聪明。我跟他在一起你不嫉妒吧?”

    “我嫉妒什么,他又不是我的老公。你们怎么在一起了?”

    “你不会以为我是在**他的吧?是这样,方芷鹤两口子回来了,我晚上请他们吃饭,我又不能孤零零的一个人请人家两口子,我就把你的子键哥借来一用,你没意见吧。”

    “你都用完了,我还能有什么意见。”

    何子键听到刘英说话有说有笑,就觉得昨天晚上的事真的过去了,姚龙富真的把他当成杜彩霞**到家的男人了。

    胡杨说:“刘英,你什么时间回来?”

    “干什么?”

    “我把子键哥送给你啊。”

    “你当他是什么东西啊,你给我我就接着?”

    “哈,也是,也要看你方不方便的。那这样,你完事给我打个电话,我们先到我那待会。”

    “好。”

    打完电话,胡杨对何子键说:“你都听到了?现在不去我家也不行了。”

    车子开到距离刘英家那幢小楼不远的六号小楼前,何子键向刘英家的小楼看了看,那里黑洞洞的,杜彩霞也被他们赶了出来。

    咳,都是他来给他们闹的。现在还没闹出什么名堂出来呢。吴晓茵还在着急着她那两千万。

    两千万啊,他居然就稀里糊涂地答应替她搞到手了,想想自己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他除了了民工份,他还有什么?

    不过,他觉得自己现在的能耐还真是不小,当初那吴晓茵怎么就会看中他来为她做这些事呢?总不能是靠一根鸡*巴打天下吧,也许吴晓茵是看到自己的实诚劲儿了。

    胡杨开了门说:“你看什么呢?一会儿刘英就回来了。”

    何子键跟着胡杨说:“我没看她。”

    胡杨进了屋,打开灯,一间豪华的客厅出现在何子键的眼前。

    这里的一切也都是高档的,几乎是纤尘不染,跟吴晓茵那里完全是不同的,看来胡杨是个很洁净的人,也许是心跟吴晓茵不一样吧。

    胡杨说:“进来吧,这里可是好久没有男人来过了。”

    何子键说:“你这么好的女人,怎么会没有男人你?”

    胡杨把包挂好:“我要想找个有人我的,倒是不难,但要看我是不是他。坐吧。你是喝茶还是和咖啡?”

    吴晓茵那里通常连个水都没有,而胡杨这里就完全是不一样了。

    何子键在家时就是喝凉水,既不喝茶,更不和咖啡,他也喝不起,但现在就不同了,他说:“那就喝咖啡吧。”

    “我这可是从巴西进口的咖啡豆,自己磨的,你等着啊。”

    虽然进了里屋,出来的时候,一俏丽的休闲打扮,让何子键喉头发紧,但他打定主意,决不能干出格的事儿。

    胡杨很快就把一壶香喷喷的咖啡端了过来。他突然发现,胡杨的下面露着色,那几乎是完全没毛,甚至是白皙的下面出现在眼前,他的手一哆嗦,啊,地一声,他手里的茶杯洒在大腿上,烫的他大叫起来。

    胡杨立刻放下咖啡壶,赶紧扑棱那滚开的咖啡,也烫了她的手。

    “怎么样?你怎么不注意啊?”

    何子键不能说出是自己的偷看,只好说:“是我不小心,哎呀。”

    胡杨说:“那就把外裤赶紧脱了吧,你这样会烫坏的,我给你上点药膏。你脱啊。”

    何子键提溜着裤子,想脱不敢脱的样子,胡杨上来就帮着接裤带:“你还装什么呀,昨天你都干了什么还不知道啊,脱,不然就烫坏了。”

    给何子键解开裤子,就四处去找东西,但是家里没有这样治疗烫伤的东西,眼看何子键的大腿已经烫的红红的一大块,很快就吐露了皮,他也感到几分疼。

    “我看看怎么样?”

    胡杨拉过何子键是大腿看了看:“很厉害的,可我家里没药啊,刘英那里有,不知道她回来没有。我现在给她打个电话。”

    立刻就拨了刘英的手机:“你回来了没有?”

    刘英的话很清楚:“我去送露露去学校住下,我马上就回家。”

    “你送去就立刻回来啊。大家的腿让咖啡烫了,我知道你那里什么都准备着。”

    “怎么烫了?”

    “我我刚磨好的咖啡,滚烫滚烫的,咳,你就快点吧。”

    “好的,我马上就回去。”

    放下电话,胡杨说:“刘英马上就回来,你在这里再坐会。疼吗?”

    何子键说:“没事。”

    “来,我给你吹吹冷气。”

    胡杨就伏下给何子键用嘴呒呒地吹凉风。由于烫的地方就在大腿根儿部,紧靠着他那大东西,本来还是尽量让那个东西老老实实地躺着,胡杨半趴在他的大腿上,小裙子又自动掀了一半,半拉就暴露出来。

    何子键现在看的清清楚楚,胡杨下面真的是没毛的,昨天他似乎发现了这点,但那是在夜总会的包间里,看的不那么清楚,而现在的灯光亮哇哇的,真的看的是仔细。

    “还疼吗?”

    何子键慌乱地说:“还好,不疼了。”

    刘英知道何子键看了自己的什么,她似乎就是要让何子键看到的,但她假装什么也不知道地说:“是我吹的让你不疼,还是什么?”

    “是我……说我没想这个。”

    胡杨吟吟地一笑说:“我看你是转移注意力了吧。”

    何子键说:“不想这个就不疼了。”

    胡杨看了看时间,似乎要抓紧干什么似的,她马上抓住何子键下面的东西,而何子键的阳*物也就腾地暴跳了起来。

    “想这样吗,我给你……你的注意力真就转移了。”

    “可别的,刘英马上就来了。”

    胡杨说:“今天你去让刘英高兴吧。知道吧,我这里一点也不比她那里差的。”

    胡杨柔软的小手让何子键感到一种麻酥酥的快意,似乎比自己发狂般地向那个特别的位发动进攻还要让他兴奋,但他必须忍耐,忍耐,他大腿的烫伤部位真的被他的快乐所替代。

    “还疼吗?”

    “不疼了。”

    “得劲吗?”

    “得劲。”

    “真的吗?”

    “真的。”

    “想看看我的吗?”

    “……想。”

    胡杨抬起了腿,一片宝地尽收眼底。

    这时,外面传来汽车的喇叭声,胡杨立刻进了里屋。在里面穿了件小裤,就开了门。

    何子键的大腿还赤*着,更主要的是他的那根东西被胡杨揉捏的十分膨胀,他已经无法隐藏,就立刻穿起了裤子,这样一磨,就呀地一声。

    刘英立刻奔了过去:“我看看。”看了后,说:“别穿了,我给你敷上药,马上就好。胡杨,我们走了。”

    刘英发现了秘密,瞪了何子键一眼,拉起他。

    “怎么还走不了了?哼。”

    刘英拿起咖啡壶:“我还要烫你。”

    “你别……”

    何子键一紧张,下面的东西就松弛下来,刘英哈哈一笑说:“好了吧,是不是让……看我不收拾你。”

    刘英也没更胡杨多说什么,拉着何子键就走,何子键裤子也没穿,一副的狼狈相。

    亏了是晚上,走出胡杨家时,什么也看不见,何子键立刻坐在车里,刘英开车马上就到了,进了门,刘英就紧紧地把何子键抱在怀里。

    “该死的,想死我了。我还想找你,你居然跟胡杨在一起。”

    “是她……”

    “好了,别解释,我给你上药。进屋。”

    刘英松开何子键,何子键进了客厅,杜彩霞被姚龙富赶走,他们就可以为所为。

    刘英找出烫伤软膏,看了看何子键的大腿说:“是不是里面还有被烫的地方?脱了吧,跟我还装,刚才是不是都露着了?”

    “没有啊。”

    “没有个,我看你这东西直的。”

    何子键就不解,昨天刘英还怂恿他跟胡杨胡闹,现在居然就嫉妒起来。也许是真的喜欢上了自己,如果这样,他在刘英上得了手,刘英不得杀了他。

    刘英看到何子键在迟疑,就上去扒下何子键的裤衩,何子键的长枪立刻支愣起来。

    “哼,看你,别想这些。我给你上药,里面还没事。我看是不是胡杨是故意的?”

    何子键没敢说是自己看到胡杨的私处着了迷,才把咖啡壶弄翻的,就说:“是我喝的时候,烫了一下,就掉在大腿上。”

    “亏了是大腿,如果是这个地方,你就没戏了。”

    刘英在何子键的长枪上捏了一下,开始上药。

    那药是进口的,敷上之后,就感到一阵凉飕飕的风吹过来似的,不那么的疼,被烫的地方也就跟好的地方一样,这洋东西就是比咱自己的东西好使。

    “行了,马上就好了。”

    何子键看着就笑了说:“你家的东西还真是管用,现在就好了。”

    “自己在那坐着,我要收拾一下,洗洗,这家里没了杜彩霞还真是不行。”

    何子键忽然问:“你准备把杜彩霞怎么办,总不能真的把她当成替罪羊吧?”

    提到杜彩霞,刘英就来到何子键的跟前,幽幽地说:“真是太悬了,昨天亏了你走的及时,也亏了你那样的聪明,抬出个杜彩霞,就跟真的似地,我那样说你,你没生气吧?”

    何子键心想,自己跟杜彩霞的事儿是真的隐瞒住了,不然刘英不会这样说,就说:“我哪里会生气?我还怕你遇到了什么麻烦。”

    刘英恨恨地说:“姚龙富好久没有回来了,谁知道他昨天晚上真是邪了。”

    “今天晚上……”

    刘英安慰地在何子键的脸上亲了一下说:“今天保证是安全的,这里可就是我们的天地了,杜彩霞不在,姚龙富今天飞到新疆去开订货会去了,好几天才能回来的。”

    何子键想,既然姚龙富要好几天才能回来,吴晓茵的计划就要拖后一下,自己的时间也就充分了一些。他就装的高高兴兴地说:“那可太好了。”

    “坐着啊,你这烫的地方可不能沾水,不然……”

    刘英微微一笑,就进洗浴间,立刻把水弄的哗哗响。

    现在看来刘英已经完全的相信他了,只有相信他,他才能实施自己的计划,和她在发生一次上行为,欢的勾当,苟且的把戏,再把这一切拍摄下来,、好让吴晓茵实施自己的计划。

    虽然他已经跟刘英有了很不错的感,也感到自己真的下不去手,但想到自己毕竟是受吴晓茵只托才混到这样的地步,总不能忘了自己的份,乐不思蜀了。

    这样想着,心理就下了狠心。只听刘英在浴间喊他说:“子键哥,帮我把卧室的那条……咳,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刘英走出浴室,头发被拢了起来,此外上就跟剥了皮的大白薯,何子键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都说美人出浴有多么的美,这次他可是第一次见到,就连他老婆洗完澡是什么样他都没看,他也不稀得看,那老婆就跟美是没缘的,而现在的刘英简直美的让人气短。

    刘英从自己的卧室拿了穿的东西,刚要穿上,就像刚刚看到何子键似的,怔了一下,笑着说:“你坐在那里,吓了我一跳。再等会啊,那你就先上楼躺着歇着吧,我马上就完。”

    刘英开始收拾浴间,何子键感到有些紧张,但他现在出任的是卧底的角色,而这样的角色都是胆大心细的。他必须让自己做的没有一丝的破绽,这样刘英才能放的开,而把这个活干的精彩,就要刘英越是疯狂越好。

    这样,他就要学会让刘英充满**。自己在跟老婆的时候,没有这样过程,上就干,而这几天所做的,也都是搞竞技比赛似的,她们是需要他的特别的东西的。

    可刘英分明现在已经离不开他的,他要像一个真正的人那样恩和火

    何子键笑着跟在刘英的后说:“我要把你抱上去。”

    刘英美滋滋地给他一个吻说:“那我家让你抱……”

    这时电话响了,刘英一看,就对何子键小声说:“是姚龙富的。”

    “你这是到了吗?”

    “我到咯,家里没有保姆了,自己要小心一点。”

    刘英就温柔地说:“没关系,这里是安全的,就我自己更感到安全。”

    “霏霏在家吗?”

    “她学完琴就去学校了。”

    “哦,没事,我就是看看你是不是在家。”

    “我才陪菲菲练完琴。”

    “我挂了。”

    “挂了吧。”

    刘英在电话里和老公秀出恩的镜头,让何子键感到迷糊,心想,原来这些高贵的夫人干的竟然的这样的勾当,一边和老公恩的要死要活,乖的像个发*的母猫,一边脱了裤子,钻到别的男人怀,里,恨不得让别的男人干死。真是晕啊。

    “抱我。”

    收了电话,刘英就张开子让何子键抱她上楼。何子键狠了狠心,抱起刘英滑溜溜的光,一只手揽住刘英的的裆下,实实在在地抓住刘英孕育生命,**男人的……,另一只手搂住刘英的脖子,刘英完全陷到何子键的怀里,嘴中不住的发出颤音,哦,哦地喘。

    上得楼上,进到卧室,那宽大的卧似乎是他要把刘英置于死地的战场,他砰地把刘英扔到上,刘英腾地弹了几下。

    何子键打开最暗的那盏灯,脸紧贴着刘英的脸,已经偷偷的把那针孔摄像机对准他们就要战斗的卧,这点他已经练习了上百次,绝对不会有错。而且把刘英全部照进去,自己的脸绝对进不到镜头里。

    这一切也就几秒钟的时间,刘英已经完全信赖于他,对他腻的要死,不会对他这个其实险的男人绝对不会有丝毫的怀疑。

    “宝贝,你太美了。”

    这是何子键第一次叫刘英宝贝,这也是他要迷倒刘英的一种语言的手段,刘英真的已经醉了。昨天一夜和何子键的疯狂,已经让她罢不能,让她子键哥干的真是太美了啊。

    何子键背着自己的脸,开始用舌头刺探刘英敞开的洞……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