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有几次死去活来的滋味+++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29 有几次死去活来的滋味+++)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何子键渴望刘英对自己的需要,他似乎看到了他们两人在一起疯狂,是对姚龙富的蔑视,干了刘英就等于在姚龙富的脸上撒了一泡尿一样的痛快。干了吴晓茵还没这样的感觉,但干了刘英就是这样。

    这已经是在对姚龙富宣战。

    何子键的心中冷冷一笑,刘英看到何子键神色有些异样,就问:“你这是怎么了?”

    一股**突然涌到何子键的心头,他猛地把刘英压在自己下,那根大东西就直接地和刘英的地方连接在一起。刘英啊地一声似乎在晕厥。但她马上又醒来似的看着何子键,喃喃道:“子键哥,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我不活了……”

    何子键看到已经瘫软无力的刘英,心想,年轻的女人跟姚龙富那样年纪的男人在一起会有什么样的感觉呢?这样高雅的女人,把自己出卖给这样的男人,也许就是女人物资的需要吧,但她们的精神还是空虚的,更需要她们所喜欢的男人的**和弄,人都是这样的,男人喜欢的是年轻漂亮的女人,而年轻漂亮的女人除了钱和地位,怎么会喜欢姚龙富那样的男人。

    现在他不需要想这些,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自己的计划。

    也许太久没有经历过男人耕耘的缘故,何子键感到刘英滑腻和湿润的程度几乎要把他泡了起来,他们之间的合作居然响彻起海浪击打岸边般的节奏,啪,啪,啪,十分的均匀,十分的动听。由于自己并不能完全用出全部的猛烈,刘英也就慢慢的适应了他的力度,她的感觉很好,这从刘英的表,她配合的韵律,以及她时常发出的吟,就完全可以感受出来。

    “啊,你真让我爽……爽死了。”

    何子键开始打探姚龙富的况了:“我怎么没见到你家的男人?”

    刘英捏了他下面一下,那沾着她分泌出的液体,已经水淋淋的,但依然在奋战着,她唬了一下脸说:“你真是愚蠢,你看到我家的男人,还能在我的上这样和我玩吗?”

    “嗯,不能的。”

    “就是。”

    “那你男人是干什么的?”何子键慢慢的话。其实这些他是知道的,就是想听听是不是跟吴晓茵说的一致。

    刘英明亮的目光在何子键的脸上闪了一下,说:“你问这些干什么?我现在是你的,你就好好的玩好了。”

    何子键心想,这个刘英还真是有城府,什么也不跟他说。

    接下来该怎么做?他是该行动了吗?只要他把自己上的针孔摄像机对准他们下面结合的部位,再对准刘英的脸,把他们现在疯狂的镜头拍摄下来,他的任务也就完成了。那样吴晓茵就会对他大为满意。

    可是,他犹豫着,他这样做就害了这个女人不说,他跟刘英也就再也没缘相见了,如果再见到他,刘英就会杀了他。

    他不知觉地抽了出来,刘英阻止一下说:“你干啥呢?”

    “我……我要出来了。”

    刘英还想要似的,何子键说:“那就……”

    “在里面出吧。”

    “好了,又可以了。”

    刘英紧紧地搂抱着何子键,又感到一个美好的东西进入:“你是我第二个男人,但比我第一个男人,也就是我的老公还要我喜欢。可是,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呢?你也可不说,只是,以后我就是你的女人,我想要你这样,我就想要以个好男人好好的玩我。”

    “你的男人……”

    “别提他,他的东西都给了别的女人,他说成功的,在女人上就更是成功,而我……我需要你一个人就够了。你先出了出来吧,我们时间已经不短,完了你就离开吧。让保姆知道,不是好玩的。”

    “那以后怎么办?”

    “我要是让你来,我就给她打发走。”

    岩浆般的井喷使刘英的体不住的战栗着。她似乎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剧烈,何子键的震动,也让她的子起伏着。

    “啊,真是……你要淹死我了。”

    “用我给你洗洗吗?”

    “你都给别的女人洗吗?”

    何子键说:“我给我媳妇洗过,她就缠着让我抱她给她洗洗。”

    刘英想了想说:“今天不行,也许保姆会醒来的。这样,你离开吧。过两天我一定找你。亲你。”

    刘英**洋溢地紧紧搂着何子键,没命地亲着。当何子键离开的时候,他看到刘英的子不断地翻动着,似乎还想……

    屋外已经蒙蒙亮了,他站在小楼的跟前,踌躇了一会,就大步离去。刚走出几步,汽车刺痛眼睛的大灯让他想骂人,可他突然想到,这可是姚龙富家的地盘,是不是姚龙富回来了?

    车停了,门开后,一个男人向他走过来。

    就是姚龙富。

    他这个时间回来,真是好惊人。

    他想躲开,姚龙富说:“站住。”

    何子键暗道,坏事了,怎么就认出了他呢?

    “你白天越杜彩霞出去也就罢了,现在居然溜进了我家。看来杜彩霞别干了。”

    何子键突然想到,他和杜彩霞一起吃饭的时候见到了姚龙富,他是把他当做**他家保姆的男人了。

    这也比发现他睡在刘英的上,在跟他的老婆做*强上一百倍。

    他本来就已经把杜彩霞干了好几遍,这点他毫不掩饰。

    “对不起,我只是……”

    “走吧,别让我看到你。”

    就在何子键刚要离开的时候,姚龙富突然站住了。

    “你回来。”

    何子键吓了一跳。

    “怎么了?”

    “我让帮你回来。”

    姚龙富的突然变化,让何子键不知所措。也许真的要坏事。

    “你是怎么出来的?”

    “是……是从门出来的。”

    “是杜彩霞给你开的门?”

    “是。”

    何子键突然明白姚龙富是怎么发现的了。杜彩霞房间黑漆漆的,而二楼刘英房间的灯却亮着。

    这似乎说明了什么。

    “你真是从东藏西躲屋里出来的?”

    “是啊,我们刚刚还……”

    “你给我进来。”

    姚龙富怒气冲冲地开门进屋,大声喊道:“杜彩霞,你穿上衣服给我出来。”

    杜彩霞马上就披好衣服出来了。她迷迷糊糊地刚想问这是怎么了,突然发现了何子键,害怕地说:“你……你怎么……”

    何子键马上说:“我出去的时候,让你的主人发现了。”

    “你出去的时候……”

    杜彩霞还没等说明白,楼上就蹬蹬地传来急速下楼的声音,刘英怒气冲冲地说:“我就听到有什么动静,原来是你招来了男人……你气死我了。好了,你现在就赶紧走,我家不能有你这样的人,有什么要求明天再说,现在就走。”

    何子键突然暗笑,这刘英的反应还真快,他也就高高兴兴地说:“彩霞,这里咱不干也罢,什么人家啊,还能半夜三更地把人撵走。我们现在就去开房间,好好的睡一觉。我也真是困了。”

    何子键的表现让人不相信都不行。

    刘英看了何子键一眼,马上说:“这是哪来的男人,居然这样大胆。”

    “我带着你家的保姆走了吖。”

    何子键不由分说就把杜彩霞拉出了小楼。

    一切都在云里雾里的杜彩霞稀里糊涂就被主人赶走,刚要大叫,被何子键捂住嘴,赶紧走出大门,上了门口的一辆出租车,说了声上江滨宾馆。

    杜彩霞刚要大声嚷嚷,何子键赶紧上去一个接吻,然后说:“今天晚上我真是邪门了,就是想见你,我在门口转了好长时间,我又不能……”

    杜彩霞推开何子键:“你就是想见我,那怎么没给我打电话?”

    何子键显示出气得要命的样子:“晚上洗澡的时候,我喝多了,手机掉在水里了,打了半天,一时失灵了。”

    杜彩霞不信:“我看看。”

    说着就要掏何子键的手机,何子键说:“我还能骗你吗?你知道如果不是我和那个姚龙富好顿求,他还想干什么吗?”何子键在转移杜彩霞的视线。

    杜彩霞果然不再看何子键的手机,说:“姚龙富想干什么?”

    “他想这个时候把你老公找来,让他现在就把你带回去。”

    杜彩霞立刻吓的面如土色:“这个混蛋,可是……”

    何子键又亲了一下杜彩霞:“没什么可是的,不然我这半夜三更的到你门口干什么。”

    “这可不是我家的门口,而是姚龙富家的门口,哦,是刘英家的门口。哎,你不是来找刘英的吧?”

    杜彩霞开始怀疑何子键这样的行为了。

    何子键装成气愤的不行的样子说:“你可真是冤枉我,我怎么会认识刘英?”

    杜彩霞想了想,也觉得何子键虽然行动诡异,但她只是猜测,也没有具体的把柄,但她对何子键对自己已经产生了感还是充满自信的。

    “你真是想我才非要见我不可的?”

    何子键信誓旦旦:“这可是凭良心说话的。”

    杜彩霞还没经历过这样的感,农村的男人根本不懂什么感,结婚前也没什么恋的过程,婚后就是上炕做*生娃子,何子键几句的花言巧语就把杜彩霞说的晕晕乎乎:“那你想我什么呢?”

    杜彩霞说话的口气变得温柔了,何子键叹息一声说:“从那天我们在一起玩了,我就真的想天天和你在一起。你不想跟我在一起吗?”

    “嗯,想。”杜彩霞开始把自己的子靠在何子键上。

    “虽然我们俩也玩过了火,可我们俩在一起的时候,不是很快乐的吗?”

    杜彩霞已经被幸福感染了,说:“是啊,我睡觉的时候还想,如果有你在我跟前就好了。”

    何子键把杜彩霞搂在怀里,说:“我就因为是这样想,也是这样做的,才弄出了这个麻烦。”

    何子键说:“没事,我保证刘英还会要你,至少她会给你一笔钱,你可以再找个人家。”

    “你就不能要我?”

    何子键一愣:“我怎么要你?”

    “你养着我呀,就跟姚龙富养着刘英,哦,不是,刘英毕竟是他的老婆,就像姚龙富养着那个小搔货似的。”

    何子键知道杜彩霞说的是吴晓茵,但他不能让杜彩霞知道他是认识吴晓茵的,就说:“好吧,我想想,就怕给你老公带来麻烦。”

    杜彩霞一听有门,就高兴地说:“他不会知道的。”

    “那好,我想想。”

    车子到了宾馆门口,要了个房间,杜彩霞还穿着个睡衣,看到自己这个样子,就十分的委屈,何子键也觉得自己今天晚上好容易找个杜彩霞当垫背的,不然自己遭殃不说,刘英也就完蛋了,更主要的,他也许就没有和刘英接触的机会了,那一切的计划也就泡汤了。

    这样想着,就从包里拿出一千元钱给杜彩霞,说:“这钱是给你压惊的。”

    女人都是见钱眼开,尤其是这样做保姆的,一切都是为了钱,给了这笔钱,今天晚上的事就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了。

    杜彩霞脱去睡衣,光赤赤的子就暴露了出来。本来经过了一个晚上由和刘英疯狂.到被姚龙富抓住产生的惊恐,现在突然放松,何子键就如释重负,现在看到杜彩霞两个白面包直,两条虽不十分美丽但也很是吸引人的大腿和大腿之间的茵茵芳草,芳草之间在惹火地向他召唤,他真的想放松一下,就忽地笑了说:“这晚上也没算白折腾。”

    “为什么这样说?”

    杜彩霞已经滴滴地说起话来,何子键说:“不这样折腾,我们现在能到一起来吗?”

    杜彩霞立刻扑到何子键的怀抱说:“我要你好好的玩玩,不然你对不起我。”

    何子键说:“我就是想跟你好好的玩玩才找你去的,现在好了,我们总算是玩上了。”

    “你脱啊。”

    男人毕竟是诊治女人寂寞的良药,何子键在杜彩霞的眼里,完全就是她可以得到的最好的男人了,出手又大方,英俊洒脱,尤其是干起她来几乎让她死去活来。一个女人一生有几次死去活来的滋味啊,自己那老公是个农村汉子,按理说也就不错的了,但跟何子键一比,那东西就**的像个小黄瓜纽,塞到她都是偪里,有时就几乎没什么感觉似的。而且老公除了长着男人这个东西还可以说是个男人,别的就**的什么也不是。

    为什么要让秀梅和惠儿感受一下何子键的大东西?除了让何子键知道,他们俩男人能玩她杜彩霞,她杜彩霞也可以找三个姐妹玩他何子键,还有他们那男人总是不能让这俩女人的下面得到最充分的开发,玩起来时也总是那么的不如意。

    昨天玩完她俩就给她打电话说:“真的是太舒服,太过瘾了,哪天还玩啊。”

    杜彩霞虽然答应,却想,你们也就看看眼界知道什么是男人得了,这样的好东西还是自己留着用保险啊。

    何子键也耍起赖来,也是让杜彩霞觉得自己今天真的是在想她,就说:“我让你给我脱。”

    “那我就脱。”

    杜彩霞笑盈盈地解着何子键的裤带,何子键一把把杜彩霞抱起来,杜彩霞一声喊叫,何子键说:“你轻点,这可是大半夜的啊。”

    一场风雨就这样过去了,何子键抱着杜彩霞向头走去,用力气亲吻着杜彩霞的唇,脸,和她的茵茵的芳草地里隐藏的绽放的花蕾,此刻的何子键真是喜欢杜彩霞了,倒不是喜欢她别的,而是这个傻女人几句话就让一场风波化险为夷。他的脸上就浮现出一丝快意的笑。

    “你笑什么啊?”

    何子键马上说:“我这是经历一场惊险才得到了你,我能不高兴吗?”

    “那倒也是,那你可要好好的待我。”

    何子键已经把杜彩霞放到了上说:“你让我怎样好好的待你?”

    “好好的玩,可不能让我没死没活的。”

    杜彩霞已经把在别墅里那幕景完全忘记,展开着四肢,快乐比惊恐来的实在,何子键这次真的不再怀有恶意的进攻,而是对待一个让自己喜欢的女人那样,缓缓地给予,杜彩霞得到的快乐和那次都不同,她不仅感受着何子键的的袭击,也尝到了何子键的几分**。

    “怎么样,舒服吗?”何子键问。

    “嗯,真是……舒服。”

    杜彩霞的喘一顿一顿的,让何子键也感到他的冲击带有十分的。何子键不想把时间拖得太长,看看时间,已经半个小时了,杜彩霞的下面早就是一片汪洋,那种滑腻的*感已经不那么能让何子键得到多少的快意,因为这一个晚上,他付出的太多了,先是和胡杨激战,把这个寂寞的美女干了个几乎晕死,接着就是哪个想和他比赛的玉珍。

    想起这两个女人,何子键真是感动惊心动魄。由于和刘英在一起,他的神经就十分的紧张,还没想过在夜总会包间里那样惊心动魄的一幕,现在干着杜彩霞,居然想到了和胡杨玉珍交战时的形。

    他忽然想到,如果不是那几粒三宝金丹,他会有这样的艳遇吗?他会让这许多女人已经离不开他吗?

    从认识吴晓茵到现在总共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他已经经手了这么多的女人。

    啊,他算算。

    一边在杜彩霞的上发力,一边数着这几天的女人,先是吴晓茵那就不说了,然后就是那个萍水相逢的的女人,杜彩霞和她的俩姐妹,刘英的两个朋友,再就是刘英了。

    要是将这些女人对比,他觉得最让他着迷的第一个不是吴晓茵,而是刘英,然后才是吴晓茵。但他现在可是为吴晓茵做事,这干谁干的舒服,就不那么重要了。

    杜彩霞在发挥着女人配合后的乐趣,上下颠着何子键的子。正好半小时,何子键抽出来说:“我搂你睡觉吧,这一夜都没睡。”

    “那你这样的大着,会舒服吗?”

    杜彩霞似乎没怎么尽兴,何子键说:“你摸着正好有感觉。”

    “那你就给我擦擦吧。”

    何子键拿过纸在杜彩霞流水的水源地擦拭了几下,就搂着杜彩霞很快就睡了过去。

    是上午吴晓茵的电话给何子键惊醒的。

    “你在干什么?”

    “我还没醒来。”

    “啊,你还在……”

    “我没十八号楼,我在宾馆。”

    “你怎么在那里?”

    吴晓茵的惊讶让何子键很难回答,他想了想说:“我一会就到你那里去,向你汇报工作。”

    吴晓茵一定以为他现在应该在刘英的上,绝对不会想到他居然还在搂着一个保姆睡觉,但她不会知道这一晚上发生了什么。

    怎么这个姚龙富就回来了呢?也许他是在惦记自己的老婆白天发生了什么吧。白天刘英给他打的那个电话,也是让姚龙富放心不下,才在半夜回了家。

    何子键躺不住了,起了,把一躺在他怀里的杜彩霞弄醒了,看到何子键起来洗漱,就问:“你要干什么去?”

    何子键说:“我们领导让我回去汇报工作。”

    “我也没看你干什么工作呀?”

    何子键想说,干什么工作?干女人现在就是他的工作,但他说:“那你是不知道的,我还是干了工作的。”

    “你走了那我怎么办?”

    杜彩霞坐了起来,一副在中午的阳光下显得很惹眼。

    “你就在这里等着,我给你付三天的房费,这三天你就住在这里,我想三天之内刘英一定会来找你的。”

    “那你就不找我了?”杜彩霞害怕起来。

    “我找你来啊,你就在这里等着就行了。”

    “再抱抱我。”

    杜彩霞害怕何子键不再来,她可就没地方去了、

    何子键上来抱了她一下,又安慰似的在她的大波上亲了亲,在她的小茓上抠了抠,也让她摸了一下自己的下裆之物,就赶紧去见吴晓茵。

    在脑子里想了想见到吴晓茵时该怎么说。其实昨天晚上在跟刘英干的时候,也不是没有机会,就算是刘英十分的警惕,他也会找到机会。但他一想到刘英那被自己摄到镜头里,被另一个女人利用着,他就犹豫,他一犹豫就让刘英发现他在想着其他的事。

    刘英可不是杜彩霞这个大无脑的女人啊。

    进了门,何子键就亲地说:“小茵,你等急了吧,咳,这事可真不像想的那么简单。”说着就要搂着吴晓茵。

    吴晓茵的脸色不那么好看:“别碰我,我问你,怎天晚上你分明到了刘英的小楼里,一定是跟她上了,干上了,怎么就没弄成?”

    何子键一愣,他知道了,一定是吴晓茵跟踪他了。

    也难怪,这是人家的大事,把这样一件大事托付给他,人家跟踪自己,也不是什么毛病。

    “这刘英可不像杜彩霞那样容易……”

    “我是看你被那女人迷住了吧?”

    何子键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只能用行动表示,就要抱起吴晓茵,吴晓茵冷冷一笑说:“昨天一夜可真是够风流的啊,刘英那两个朋友都尝到你的滋味了吧,你行啊。”

    “你……”

    何子键无话可说,吴晓茵说:“我跟你说了,我的事你必须要给我办成。我不管你干了多少女人,我只要你去再干上刘英,把我要的东西给我弄来,要知道你现在这样的一切都是我给你带来的,不是吗?我还是那句话,事办成,我给你50万。”

    “我不是为了钱的啊,我是一心一意地为你做事的。”何子键喊了起来。

    “那你就再继续做。我一定要在这两天之内拿到我要的东西,因为……”

    吴晓茵说着,走进了何子键:“子键哥,你一定要帮我,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

    何子键亲了吴晓茵一下坚定地说:“你就放心,今天我一定给你拿到。”

    吴晓茵说:“你一定是很累的吧,吃点东西再睡一觉。”

    他还想搂着吴晓茵,吴晓茵已经从他的怀里抽了出来。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