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今天可就不饶你!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27 今天可就不饶你!)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27今天可就不饶你!

    胡杨这样的大胆,这让何子键不知如何是好,刘英却是并不介意,对何子键笑着说说:“胡杨看到你,就耍懒欺负你。”

    胡杨是她大学的同学,只不过学的是舞蹈,有着魔鬼般的材,更有打人眼的外貌,有这样的外貌和材就不用再去跳什么舞,有个靠得住的男人,就什么都解决,她们走的是一个路子。

    何子键看到胡杨半倚在自己的怀里,就说:“她是真喝多了?”

    何子键想到刚才在车上这个胡杨虽然跟他第一次见面,居然就跟摸他的裆下,还在他的那里捏了一下,真是太也大胆,他看不出胡杨是干什么的,但也知道这不是一般的女人,虽然打扮的非常时尚,但这就是现在的男人喜欢的样子。也许这也是个哪个领导的私密吧。

    这个世界就是怪了,有的美女有着数不尽的男人,而有的美女还真是非常的寂寞,她们想找个可心的男人,还真是没有。

    唱了半天,就开始喝酒。

    刘英不敢多喝,她要开车,而胡杨已经喝了一顿,现在就开始跟何子键拼酒。

    “你是男的,我喝俩,啊,不,我喝一个,你喝俩。”

    玉珍也上来凑闹:“还有我。”

    刘英说:“你们俩可别把他灌多了。”

    胡杨说:“多了怕什么,你晚上想用啊?哈,好,也该这样,你家的老公就是个摆设,你根本就用不上,我看子键哥这方面一定强。是吧子键哥?”

    “你个死鬼。”

    刘英上来就掐胡杨。

    胡杨说着就上来摸何子键的下面。何子键不是不好意思,而是他怕在刘英面前做了出格的事,对他们的发展有影响。

    何子键赶紧推开胡杨,胡杨居然一把搂抱住何子键:“子键哥,我不让你离开我。”

    刘英似乎并不在意,笑着说:“子键哥,你眼前可是缺少男人的美女,你还不好好的,不然她都不知道那男人是什么滋味了。”

    胡杨在一边仗着酒劲说:“是啊,这位男人是什么味道,我……我今天就要尝尝了。”

    胡杨说着就要滚到何子键的怀里,何子键请知不妙,这可不是跟杜彩霞和秀梅她们三个女人。

    杜彩霞和秀梅惠儿,完全是对自己的报复,是他做了一件荒唐的事,让王长利和自己恶作剧地一起干了这个女人,杜彩霞就找到她的两个姐妹依法炮制。

    他那样做,也是实实在在地给吴晓茵报仇的目的,用那样的办法来羞辱一个女人,将让他永远也忘记不了。

    可是,他觉得杜彩霞似乎并不在乎。

    可今天刘英介绍的这两个女人似乎一眼就盯上了他,居然就被这两个女人飙上了。

    就在胡杨要滚过来的时候,何子键赶紧站起来说:“等我一会,我去趟卫生间。”

    胡杨拉住他说:“这包房里就有,你上卫生间没人跟着你看。”

    “你想看也看不到。”

    “我就不信。”

    胡杨拉着何子键:“你还躲避我们吗?”

    那玉珍说:“你就让我们的胡杨一饱眼福得了。”

    何子键推开胡杨,没上包房里的卫生间,而是来到了走廊。

    刘英跟着出来了,说:“子键哥,你……走,我也去卫生间。”

    男女卫生间走一个大门,从里面分开,刘英进了女卫生间,接着就是一阵哗哗的声音,但何子键却撒不出来,只能象征地站了一会,就走出来等着刘英。

    这女人喝高了,真的不是女人了,他相信,胡杨和玉珍在平时一定是高高在上的女人,她们有钱,还漂亮,也许在这样的夜晚,就是让人改变的时候。

    他在想着自己的计划,他需要的是跟刘英来做,这才是他最想得到的女人。

    这俩**居然把他缠住了。

    他想摆脱,可刘英似乎今天就想疯狂。

    刘英出来后对何子键笑着说:“你是不是看不惯她们啊?没关系的,都是我多年的姐妹。”

    “可她们也太……”

    何子键真是无耐地说。他感到这两个女人破坏了他的计划。

    如果要是没有刘英,他也许真的就什么也不在乎,这可是真正的美女,又是那样的迷着他,他何乐而不为?

    可是,他现在真的没这样的心和美女胡搞。他是要完成自己的使命的。

    刘英说:“她们也是可怜的,再说,你今天晚上真像个绅士,这就是让她们喜欢你的原因。你自己还不知道吗?”

    “我……那是你夸我。”

    “不是,一般的男人她们可是看不上的。”

    何子键苦苦一笑,刘英低声说:“你也该理解她们。她们有时都到这里找……你明白吗?”

    何子键摇摇头,刘英似乎不经意地碰了一下何子键的下面,说:“就是到这里找那样的男人啊。如果不是你在,也许……”

    何子键立刻明白了,也许这俩女人,为了解决问题,居然来找“鸭”。

    可她们为什么不找个人之类的男人?

    但这不是他想的问题了,他就在想今天晚上怎样拿下刘英,让她就范。

    “子键哥,你是不是没放开?没事,我不会介意的。你是我的朋友,我看了了出来,如果换了别的男人,还真的没有你这样的定。”

    这还真的是个好女人。何子键在刘英面前手足无措,他总感到自己已经有些下不去手,把这样一个女人搞的败名裂,他下不去手。

    可是,吴晓茵让他干的事他必须完成。

    “我不知道”

    刘英已经含脉脉地看着他:“快进去吧,她们该来找你了。”

    何子键推脱地说:“这样,你们在这里玩吧,我就……”

    刘英拉住何子键的手说:“子键哥,你不要走。你也不要介意,都是我的好姐妹,她们都是有钱人,但是活的不快活,咳,有时候有钱也买不到快乐,过去她们也找什么人,可那些人个个让人心寒,都是算计她们钱的白眼狼,像你这样既成功心又好的男人,到哪里去找啊?遇到你是我的幸运。”

    何子键忙说:“别别,快别这样说。”

    “那他们去找那样的男人了?”

    “她们真的……她们找什么男人跟我有什么关系?”

    刘英当然听不出何子键的话里的慌乱的口气,继续说:“她们叫你过去了,这样,她们想玩你就陪她们玩玩,完了你跟我走。”

    “你说什么?”何子键似乎没明白刘英说的。

    刘英微微一笑说:“我说的话你没明白吗?”

    “我明白什么?”

    “为让你陪着她们玩玩啊。”

    “我跟她们玩玩?”何子键大叫。

    “怎么,你不想吗?”

    何子键大喊了起来:“简直胡说八道。”

    “你小点声。”刘英捂住何子键的嘴。

    “我不是不想,我是不能那样做,你明白吗?”

    “我明白,我明白。”

    “那我就走了。”

    也许何子键还真的不想走,安他必须要做出这样的姿势,他要给刘英一个最好的印象。如果他迫不及待地去干那胡杨和玉珍,他成了什么?

    他岂不真的成了种马?

    即使是心里想,他现在也不能去做,绝对的。

    刘英靠近了何子键,温柔地说:“我知道你人好,如果不是这样,我是不会让你跟我们在一起的。如果换了别的男人,早就左搂右抱了。”

    “我……我不能让她们看不起你的朋友。”

    “你指的是你?”

    “是啊,我不能让她们看不起我,因为我是跟着你来的,怎么会……”

    刘英看看四周没人,就把自己的子向何子键靠了靠说:“你知道吗,你是个很让女人喜欢的男人,我们之间的事儿你就别管,等晚上我带你走后我再告诉你,她们现在……”

    “我晚上带我……”

    何子键激动起来,他看着刘英俏丽的脸庞,这才是他现在需要的女人,他想的就是这个女人,想干的也是这个女人。

    一股既又恨的绪激动着他,他立刻轻轻地搂了刘英一下。

    “怎么,你不想吗?”

    “……我,我想。我想现在就走,我不想在这里呆着了。”

    “子键哥,既来之则安之,我们女人都没什么可避讳的,你又怕什么?”

    “你真的想让我……”

    “如果她们想的话。”

    何子键无言以对。

    包房的门开了,胡杨站在门口就对他们说:“怎么的,还没完了?有什么悄悄话回去在说我,现在让大姐陪着我。”

    刘英暗暗一笑说:“去吧,你就应付她就是了,该玩就玩,完了我带你走。”

    看到刘英跟何子键说起来没完,胡杨就大步走过来,拉着何子键就向包房走去,说:“你们想亲密回去亲密去,子键哥是你的男人,你们回去干什么是你们的事,但现在你给我介绍了,就要跟我在一起。”

    何子键半推半就,但他觉得有意思的是,还有这样干的。

    胡杨上来就亲了何子键一口说:“今天我和玉珍可饶不了你。”

    “你们可不能这样的啊。”何子键说着,看着刘英,刘英就抿嘴笑,似乎她才不想管这些,把何子键交给这两个女人似的。

    何子键不知道刘英是什么用意,他可是跟着她来的,她都是这样的态度,也知道自己是难以挣脱,也得到了刘英的懿旨,但他还是推三阻四。

    “怎么,我们两个没有你的刘英美啊?”胡杨上来就捏住何子键是鼻子。

    本来这就是两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美女,刘英说她们就是有钱的女人,要什么有什么,过的是有钱人的子。别看他装的很像,可他现在还是个穷光蛋,就在心里恨着这样的有钱女人,想好好干她们的念头就冒了出来。

    何子键说话也就开始随意起来:“你们别害怕我就行。”

    “我们怕你?我刚才摸的你的那个大耗子,可真是……”

    刘英从后面走过来说:“你说你摸到了是什么大耗子了?”

    胡杨嘻嘻一笑说:“你看着,这耗子大不大?”

    胡杨上去就去摸何子键的裆下,刘英也向那里看去,何子键的东西也了起来,胡杨更是大胆地上去拉下何子键的裤子说:“拿出来,看看是不是大耗子,我就不信你刘英没用过。”

    刘英惊愕了,她自然是没用过,没想到啊。

    胡杨推开刘英说:“现在归我们了,你想要一会就是你自己的,现在可别跟我们争啊。”

    说着就把何子键拉进包房。

    这样的地方本来就为*色男女准备的地方,你在这里,似乎不知不觉就被这样的东西弄晕了似的。本来何子键是坚决不能跟胡杨和玉珍做不苟之事,但此刻却也开始松动了。

    “记住我的记住我的,记住有人天天在等待……”

    玉珍已经放好了音乐,扭着**唱了起来。

    胡杨早就脱下外面的衣服,半子,在幽幻的灯光下,真是美丽极了。

    作为民工,作为这个社会的最底层的男人,何子键对这些住在别墅里的女人几乎是充满着仇视的,即使是在给她们这样的人家干活的时候,在自己的心里,也早把她们干了几百遍了,但他知道,除非自己对她们实施强暴的肩污,这辈子是没机会上这样的女人了。

    可是,他的奇遇发生了,这段时间以来,差的就是这样的女人,你不想干都不行,就拿现在来说,他还真的不那么想,他所想就是怎样跟刘英来那么一次,以完成吴晓茵对他的交代,但他现在已经交代这样的事做起来好做,但要让他大大方方,问心无愧的去做,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他现在才明白,这女人有的能干,想干就干,就跟杜彩霞,那个秀梅什么的,也许也包括现在这个两个女人。

    可他发现刘英居然这样的大方,让他来做她的两个朋友,这跟杜彩霞是不是一样的呢?

    “咳,你在想什么呢?你就不能看看我们啊?真是,这个东西这样大,可一点也没有动作。”

    胡杨推了他一把,而那个看起来很文静的玉珍也在欣赏着被胡杨剥下了装饰物的何子键。

    刘英没进来,似乎要把这里的空间完全交给她的两个朋友,而胡杨和玉珍像是真的不想放了他了。

    如果说过去的何子键不知生活是何物,不知享受是何物,他似乎现在才知道这样的有钱是怎样生活,怎样享受的。

    人和人真的是不一样的啊。过去的他吃点喝点,就感到很是知足了,而现在他才觉得自己过去过的就不是人过的子。

    有钱是真好。

    但他从未想过自己居然这样让这样漂亮的有钱人喜欢。他以为吴晓茵对自己无非是感激,而现在的胡杨和玉珍,似乎真的喜欢自己,不,是真的需要自己。

    他也是为了满足刘英,就跟她们混一下吧,毕竟这绝对是个好玩的事儿。

    在这个的包房里,在闪烁着迷离灯光的环境中,何子键突然觉得眼前的形十分的奇妙,虽然玉珍还没有完全的脱去衣裙,但也只剩下上的小*罩,下面的小内*裤,而自己居然被这两个女人转瞬间弄的半丝不着。

    他心想,过去看这些女人,个个都**的人模狗样的,装蛋装的似乎是最纯洁的人,现在看来真是个个搔的可以,吟的到了家,居然在主人的跟前,给一个男人脱了衣裤。既然是这样,他可不在乎,既然是想干,他更是来者不拒,尤其是现在。

    何子键忽然像换了个人似的,说:“我看你们俩舞跳的好,你们就这样跳个舞给我看看,至于别的,时间还早,我们慢慢的来啊。”

    胡杨叫道:“你让我们俩女人搂在一起跳*体舞啊,那有什么意思,不如我们俩跳。”

    “我看这个主意不错。”玉珍赞成着,至于做干别的什么的,这才是真正的前奏。

    何子键叫道:“我怎么会跳舞?”

    胡杨已经把何子键拉了起来说:“你就跟着我挑看好了。”

    说是跳舞,其实就是人在那里扭**晃着腰,而此时的胡杨已经把全部的光子紧紧贴在何子键的上。

    何子键感到这样的滋味还真是不错,看来这有钱的女人,就是比杜彩霞那样的保姆会玩,在彩灯的映照下,胡杨还真是非常的迷人,她那光着的肌肤,似乎有着特别的彩影,像是美丽的妖魔。她的**的*房贴在自己的口,大腿也慢慢的向自己的靠拢。

    那玉珍走到何子键的后,在后面紧紧抱住何子键,双手在他厚实的脯上温地摸着。

    胡杨两腿慢慢的夹紧,嘻嘻笑着:“子键哥,你有什么感觉啊?”

    何子键已经不是开始时那个没见过世面的傻民工了,即使是和几个女人同时在一起,他也是经历过的。他慢慢悠悠地说:“我想问你有什么感觉?”

    胡杨微微一笑说:“子键哥一看就不是个老实的人,开始把你看错了。”

    “怎么讲?”

    “我还以为你是个老实的男人。”

    何子键猛地一下说:“遇到你们这样不老实的女人,哪个男人还能老实?”

    胡杨微微一笑说:“子键哥越说越有意思,说的不错,可是,你还不知道,我们可是看到你这样的男人,今天才不老实的。其实酒壮色胆,而遇到一个让我们喜欢的男人,也增加人的色胆,是不是?”

    玉珍打了一下胡杨,胡杨看了看玉珍,说:“你来啊?”

    “嗯。”

    “不如我们……”

    “我和子键哥跳会舞。”

    胡杨退下,玉珍迎了上来。一晚上几乎都跟胡杨在一起,还没好好的看看玉珍,现在何子键才看到玉珍长的跟刘英和胡杨的美很是不同,玉珍是稍稍肥实的美女,当玉珍的子贴在何子键的上时,才真的刺激了他一下。

    胡杨放了个柔和的舞曲,玉珍和何子键贴在移动着脚步。

    感觉真是不错,如果说刚才跟胡杨那样紧密的贴抱在一起,而且完全是人的原始状态,他根本就没想立刻就跟她干,而现在上下都在玉珍那滑腻而肥实的肌肤摩擦下,他立刻袭来一股育望。

    “子键哥,你喜欢我吗?”

    玉珍轻柔地说,她不是用腿,而是极其温存地抚摸着何子键的下面,这让何子键感到一阵温柔的意,他现在不猛烈是难以克制了,终于一把抱起玉珍,走了两步,来到宽敞的沙发上……

    何子键已然感到两个香喷喷,火辣辣的女人向他倾泻而来,他突然听到站在外面的刘英的手机响了,来电话的似乎是杜彩霞,像是在问她的主人为什么这样晚还没回去。

    刘英说:“我半个小时后就回去,你不用给我开门,你现在就去睡,不要等我,记住了啊。”

    何子键听的明白了,刘英有可能要带他回去就不让杜彩霞发现。他松了口气。

    这真是个心细的女人啊。

    胡杨拍了他一下说:“听什么呢?你没看出来吗,刘英今天是把交给我们了。”

    玉珍也美地说:“你可别偷懒啊,我们不能让你累着的,你晚上还要去上刘英的,是不是?”

    何子键悠然笑了起来说:“我就纳闷了,还有你们这样做朋友的。”

    “哎,我们这样的朋友怎么了?”

    “还有这样做的朋友?”何子键指了指他们现在做的事,他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是说刘英把她的男朋友交给我们让我们玩?”玉珍把她的粉脸凑上来。

    《办公室惑:迷美女总监》

    .77dushu./book/16614.html

    .77dushu./book/16614.html

    .77dushu./book/16614.html

    .77dushu./book/16614.html

    .77dushu./book/16614.html

    .77dushu./book/16614.html

    .77dushu./book/16614.html

    .77dushu./book/16614.html

    《掠心俏后夺帝宠:娘娘万福》

    .77dushu./book/16678.html

    .77dushu./book/16678.html

    .77dushu./book/16678.html

    .77dushu./book/16678.html

    .77dushu./book/16678.html

    .77dushu./book/16678.html

    .77dushu./book/16678.html

    .77dushu./book/16678.html

    《小人物混迹花丛:上女局长》

    .77dushu./book/16696.html

    .77dushu./book/16696.html

    .77dushu./book/16696.html

    .77dushu./book/16696.html

    .77dushu./book/16696.html

    .77dushu./book/16696.html

    .77dushu./book/16696.html

    .77dushu./book/16696.html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