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女人也要真功夫----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22 女人也要真功夫----)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孟霞走出房的大门,把门轻轻的掩上,在门口停顿了一下,眼前都是姚龙富把刘英摁在那里,弄她时的镜头,这让她有几分的妒忌,但她自己也知道,她是不能总让姚龙富这样的人满足的,虽然她还算是年轻漂亮的,但在姚龙富眼里她已经是过时的人了,就是说,她的子,她的.,以及她的下面的东西,对姚龙富早就没有吸引力了。

    她想,那刘英的一切真的比自己的漂亮,而刘英又是半个艺术家,这点是她怎么也难以比及的,所以,就是姚龙富真正的把刘英包起来玩着,她也是理解的,而她无非就是个能干事的,姚龙富把局里的这个宾馆交给她管理,自己要什么有什么,也就满足了。

    孟霞到底是宾馆的经理,只需吩咐一声,就有服务员推着餐车进来,几碟很是爽口的小菜,一瓶虽然没有局长喝的那么高档,但也是绝对很昂贵的洋酒。孟霞说:“来,姐为你倒酒,咱俩是姐妹,也就用不着那么多的客。”

    刘英的手没动,她看着孟霞,知道这个女人其实就是姚龙富的女打手,是姚龙富用过子,又用她的脑子的女人,孟霞对姚龙富也是忠心耿耿的。她想知道这个女人是怎样和姚龙富有了这样的关系的,于是就问:“孟姐,我知道你跟局长的关系不一般,我怎么样了你也都看到了。我真是不明白,我们的局长怎么是这样的男人。”

    孟霞会心地一笑说:“这样的男人怎么了?这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啊,那种对我们女人看都不看一眼的男人,你说他们有什么可的?”

    刘英想了想,觉得这话说的怪有意思的,就说:“如果一心干工作的男人,就不会把心思放在怎么干我们女人上。”

    孟霞摇摇头说:“老妹你听姐说,有些女人天生就是吃男人饭的,而这样的女人从来都不在少数,其实大多数的女人都想这样,但太多的女人是缺乏这样的素质的,你这样的就是绝对吃男人饭的女人,就是说,你什么也不用做,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刘英急切地说:“可我不想这样啊,我就想好好的干工作的啊?”

    孟霞笑了说:“那是你还是单纯的,还是年轻的,还不知道这里其实有很多的内涵在里面。假如你嫁了男人,男人是不是应该养活你啊。如果你的男人没有这样的能力,你怎么办?问题是我们会遇到什么样的男人。我们能跟姚龙富这样的男人在一起,让他快乐着,其实是我们的运气,不是吗?过去那些妃子侍候皇上什么的,不就是这些女人的运气吗?你想想,我们就是个劈开大腿让他们弄就是了,我们不也是很好玩的吗?”

    就现在来说,刘英从姚龙富上没觉得有什么好玩的,只是觉得这就是以偶个局长所做的,实在是太卑鄙下流,但她是难以改变的。刘英忽然说:“那你是怎么跟局长弄上的?他也是……也是像对我这样对你吗?”

    孟霞微微一笑说:“我可没有你这样幸运。”

    刘英惊叫着说:“你说什么,我还幸运?”

    孟霞慢慢的说:“我在机关的时候,局长是个女的,而且是个非常酸腐的女人,她似乎看到我们这样的女孩就不顺眼,这时的姚龙富是副局长,我知道如果我没有后台,就会被这个女人踢走,于是我就主动**姚龙富。”

    刘英笑着说:“那你是怎么**他的啊?”刘英想,这个女人还真是实在,居然把这些都跟自己说。

    孟霞说:“我是看出来姚龙富是个有能力的男人,一定会当上局长的。有一次姚龙富在酒桌上喝多了,大家都走了,因为姚龙富是副局长,也就没人过分的讨好他,办公室的人都在陪着那个一把手的女局长,我就跟在姚龙富的边。大家走了,我就把他搀到房间里……”

    孟霞神秘地笑了笑停住了,刘英知道下面有戏,就说:“那你就是跟他住在一起了?”

    孟霞说:“是啊。我就把我脱光,和他睡在一起,他醒来一看……哈哈……”

    刘英摇摇头说:“你可真行,那样他就干你了?”

    孟霞说:“这时他就没有不要我的道理啊。我跟他说我是怎么照料他的,他说等他当上局长,一定让我满意。那以后我们就经常……嘻嘻,就是这样。所以,局长对我是够意思的。给我弟弟办了工作,给我买了房子,虽然我现在还没结婚,但我看不起什么也不是的男人。我们的姚局长是个很仗义的男人,跟着他是没错的。”

    刘英举起杯说:“孟姐,以后还要你多帮助多关照的哦。”

    孟霞说:“哎,哪里,现在在局长这里,你是红人,我可是人老珠黄了,我还要靠你在局长那里多给我美言呢。”

    刘英说:“我这才上班没几天,一切都不熟悉的啊。”

    孟霞微微一笑说:“这才是局长喜欢你的原因的啊。等你干了一段时间了,局长对你缺乏新鲜感了,你在办公室也就呆不住了,也就……所以,你要趁这个机会,想多要什么就赶紧解决,等到时候你想要什么,就都晚了。”

    刘英疑惑地说:“你的意思是说,我在办公室呆不多长时间?”

    “不会超过一年。我是五年前在办公室干过的,这五年换了五六个女孩,那几个女孩不知道都去了什么地方。”

    刘英微微一怔,她想到孟霞跟局长说过要给她**的事儿,但现在孟霞跟自己说的这些话,还是贴心的。

    刘英问:“这几个女孩,也都是让局长**了吗?”

    孟霞笑着说:“这话可是不好听,但实际就是这样的。来,咱俩干一个,这几个女孩中,我看你是最美,也是最聪明的,刚才局长还跟我夸了你呢。”

    “夸我什么?”

    “局长说他都被你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那他还夸我?”

    “哎,你要知道,这些当着大官的男人啊,你太服服帖帖的他们就感到没意思了。”

    刘英说:“听话的怎么还没意思?”

    孟霞自然是经历过来的,说:“太听话的女孩,想干就让干,想摸就让摸,男的就感到没刺激,而和他发生了什么纠纷的女孩,他们才几点够味。你就是局长几点够味的女孩。只是还不知道该怎样让局长高兴。”

    刘英说:“我不想让他高兴。”

    孟霞在刘英的大腿上轻轻地捏了一把说:“那你就是傻瓜,既然都让局长**了,就是你已经把你女孩的第一次给了局长了,干什么不让他高兴,他一旦高兴,你就要什么有什么。他不是给了你钱和房子的钥匙?你这第一次可是真的值钱的啊。”

    刘英忽然问:“那你第一次让局长**了,你得到了什么?”

    “嘿,我那时太傻,什么也不明白,就是个哭,哭的局长心烦,就扔给我一万块钱。哈,好在我以后就懂事了,我学了一让男人舒服的方式,现在局长又是也临幸我。”

    刘英想到孟霞刚才说的那几个字,就说:“那就是你让局长现在还喜欢你的办法?”

    “是啊,女人自己如果没什么大本事的话,就是要拿下这些当局长的,你也就要什么有什么了。局长说如果你学到了我的办法,他就再也不找别的女孩,就我们俩他就满足了。”

    “就我们俩?”刘英不明白。

    “是啊,怎么,你还想把局长都霸占了啊?”

    孟霞笑了笑后把手伸向刘英蹲深处,刘英拦住说:“局长现在还喜欢着你,说明你还真的有本事。”

    孟霞嘻嘻一笑说:“我的本事是硬功夫,你是光靠着漂亮。哎,局长说你下面的东西长的非常出彩,他喜欢的不得了。是这样吗?”

    刘英脸红红的,说:“你不是看到了吗?”

    孟霞说:“我就是看了一眼,知道吗,局长说你的跟我的有那么一比,这也是他喜欢我更喜欢你的原因。”

    刘英看着孟霞,她暗暗地叹了口气,没想到孟霞来跟她说的是这些,可是,她们做的不就是这些吗?她本打算想听听她该怎样工作之类的教诲,却是这样怎样服侍局长,局长对她的下面的东西怎样满意之类的话。

    虽然他们是建设局办公室的人,她却感到这里有点是青楼的意味,而她们似乎就是专门服侍局长的专职的继女。

    但她也知道,正像孟霞说的那样,居然都被局长**了,她还有什么想不开的?不为自己多想想,拿出是傻子。

    刘英看到孟霞其实也真的很美,三十出头,却依然很年轻,像个女孩似的,但不知道让局长喜欢的东西,是不是真的跟她的一样。

    咳,摊上个这样的局长,不知道是她们这些女孩的幸事,还是她们的灾难。

    “来,咱俩比比。”

    突然,刘英没想到,也许是孟霞这个类似老的女人发飙,哗地脱下自己的裙子,解开内*裤,把女人的东西暴露出来,只见茵茵的芳草间,真的有道清秀的沟壑,红艳艳的小东西,刘英笑了说:“难怪局长现在还这样信任你,是你人长的漂亮,下面也比别人的出彩啊。”

    孟霞是真正的熟女,不仅是局长的人,上的一切零件早就不那么新鲜,也就不在乎什么,看到刘英惊讶地看着自己的下面,就美滋滋地说:“像咱们这样的女人要是在过去,不当个贵妃娘娘才怪呢,这上下两样东西都这样出色,就不能迷倒哪一个皇帝老儿?可惜现在只落得给个局长当人的份儿。”

    刘英笑了起来,说:“你就别想那些不着边际的事儿了。”

    孟霞说:“其实,我敢说,那些真正的贵妃娘娘,不见得真的比咱们更美,你看看咱们的比,长的多秀气,那有的美女的比,是真难看。”

    孟霞说着,大腿一劈,那东西一露,淡淡的草丛,一个小小方舟,似乎可以引渡无数的众生。

    刘英脸红起来,孟霞说起比来,像是说脸蛋那样的随便,这东西说亮就亮出来,她还没见过这样的女人。

    可也是,这样的女人,这东西在家里老公用着,在外面,人用着,早就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也只有像她这样的女孩,才珍惜的什么似的。

    也许这就是社会的吧,什么样的人都有,怎么发展的都有,靠什么吃法的都有,虽然她年轻,但她也知道,靠女*色征服这个世界的,大有人在。历史上就有数不尽的女人掌管着江山。

    但现在可不是那个时代的啊。

    “咱们这是什么时代,还会做什么贵妃娘娘的梦吗?”

    “虽然没有什么贵妃娘娘,但男人不有许多也败在女人的下吗?我是不行了,我也就能侍候个局长了。”

    刘英说:“你还想侍候谁?”

    孟霞看了看自己的下面,似乎这样的好东西只给一个局长用着,是个损失似的。

    “我要是像你这样年轻啊……”孟霞看着刘英,微微叹息一声。

    “还想怎么样?”

    孟霞继续说:“就说现在这个社会吧,哪个女人不想巴结当官的?因为我们也需要前途的。你也是大学生吧,向你这样的大学生,能分到局办公室也就真的不错了……”

    刘英打断孟霞的话问:“你也是局长亲自招来的吗?”

    “那年姚龙富才当局长,他还不敢公然在办公室里发展女人做他的人,我是正常考上来的,知道吗,我可是北大毕业的。”

    “哦,你是北大的。”

    刘英怎么也不会想到,孟霞居然是北大的毕业生。像孟霞长的这样美,又是北大毕业生,居然以给个建设局长当人捞点好处就满足了,实在是太遗憾了。

    “是啊,是不是可惜?”

    刘英实在地说:“是有点。”

    “我30了,咳,也许以后还会有机会?”

    “为什么没机会,你可以找到自己的发展路子啊?”

    孟霞说:“我现在想明白了,找什么发展的路子,也没找个好男人来的快。就说你吧,你不是就大腿一劈,一咬牙,有了一笔钱不说,房子不也到手了吗?跟谁都是干,就看你干的是不是有意义。”

    孟霞说的话虽然粗俗,但刘英现在想想也能听进去了。

    刘英关心孟霞跟姚龙富的事,孟霞过去就是办公室的文书,也是被局长破瓜**了的女孩,虽然现在已经成了人妇,但现在还在跟局长发生着人关系。没想到这里的事这样的复杂。

    “孟姐,你的第一次也是局长给开的?”

    “是又怎么样?谁会喜欢那样,但……”

    “我们就没别的办法?”

    “什么办法?”

    “我……”

    要说办法,她刘英又能有什么办法?除非告他强*,但那样自己什么也得不到不说,她这辈子也就完蛋了。

    “我才上班第五天啊,就发生这事……”

    刘英看着自己,不叹息起来。

    “可是,那又怎么样?我的第一次和你也差不多,局里来了客人,局长让我去陪酒,我不能不去,想干好工作吗……哈,我还光着,你也脱了,就咱俩女的,谁也不避讳谁,一会我教你怎样让男人喜欢的本事。”

    刘英半推半就地不好意思,孟霞就帮着刘英解开那法国时装,一个白天鹅般洁白美丽的躯干就暴露了出来。

    孟霞叹息着说:“真是太美了,我要是男人,不想干这样的女人,那活的还有什么意思?”

    刘英推了一下孟霞伸过来的手:“你说什么呢,你不也是一样的吗?”

    “男人没有喜欢男人的,但女人就有喜欢女人的,你真的让人喜欢的。”

    “别说我了,你接着说你的事儿。”

    “那姐姐就真的开导你了,你就什么也别想,现在当好局长的人,你就会有更好的机会了。”

    刘英想了想说:“怎么才能当好局长的人?”

    孟霞一笑说:“会用,会揉,捏,摸,夹,你就慢慢的品吧。”

    孟霞说着在自己的桃花岛上弄了几下

    刘英感到害怕,自己将来能不能也会成为这样的女人哪?在家里被自己的老公用着,在外面被推不开的人用着,虽然过着豪华的生活,但却是用自己的体换来的,像孟霞这样,可以在外人面前,公然地褪去衣服,亮出底色,让人看着怎样玩着自己?

    她真的有些害怕。

    但是,她现在似乎已经陷入到姚龙富的魔掌之中,躲都躲不开,最主要的,她已经接受了姚龙富给她的恩惠。

    刘英忽然对孟霞说:“孟姐,你觉得这样活的有意思吗?”

    孟霞马上反驳说:“难道你还会有什么更有意思的生活吗?你还想靠什么自己去奋斗吗?小妹,你就拉倒吧,等你混出了什么名堂,你也就老了,也累的趴窝的狗似的了。”

    “孟姐,你说,我就是想退也退不了了是吧。”

    孟霞觉得奇怪:“我说你是不是有病啊,你都走到现在了,还想退?你就是退了,你也被人干过了,开了苞了,你也不是什么**了。怎么,你还想把你房子的钥匙还回去吗?还有那笔钱?也好,你给我好了,我直接给局长。”

    刘英一愣,孟霞的话刺激了她一下,她马上说:“孟姐,你这是怎么了,我不就是问问你,向你取经吗?你教我好好的服侍局长,我还没学会呢。”

    孟霞说:“你是聪明的,这样的东西你会无师自通的,我就给你提个醒,局长很好玩,你就陪着他好好的玩。他总换女孩就是想找到新的感觉,我告诉你,你想让局长就停留在咱们俩上,别让他总是那么花花肠子,姐教你这点什么你还真的要好好的品味。”

    刘英心想,局长想搞什么女孩,跟她有什么关系?难道她还真的要给局长当什么人?

    孟霞想当也就罢了,她结了婚,有自己的老公,在傍个局长这个人,也是不错的机会,但自己和她可是完全不同的。她不但没结婚,还没个男朋友,这样就给局长当人,那岂不是糟践自己的青和前途?

    可是看到自己这高档的法国时装,想到包里的钥匙和钱,她又在犹豫着。

    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小刘,我来了。”

    刘英立刻整理好自己,走了出去:“石师傅,你来了。”

    “王主任说,你要去看看房子,哦,对了,他让我把你的房证带来了,他已经给你办完了。”

    刘英看到房证上已经是自己的名字,不住露出了笑脸:“这样快啊?”

    时兴印笑着说:“别人办不快,王主任一个电话,就办完了。”

    “啊,太……”

    也许办公室的人都已经知道她的房子是怎么来的了,当然是知道自己以后就是局长养在办公室里的后宫娘娘,而他们也像时候后宫娘娘似的侍候着她,她说什么就跟局长说什么似的。

    啊,办公室是局长的天下,现在也是她的天下了。她这个上班不到一个星期的女孩,居然也拥有这样的权力了。

    刘英立刻收住自己过刘兴奋的姿态说:“谢谢你石师傅。”

    时兴印向里面看了一眼,好在孟霞已经收拾好了自己,走了出来:“石师傅,去送小刘看看房子,有需要添置什么的,用不着请示。”

    时兴印笑着说:“好的,孟经理说的话我一定照办。”

    “不是我说的话,是为了让我们的刘美人高高兴兴的。”

    刘英对孟霞说:“孟姐,说什么呢。”

    孟霞说:“好了,你们走吧,小刘,把你过去的衣服扔了吧。”

    刘英脸红了一下说:“那就扔了吧。”

    时兴印看到完全换了个人的刘英,现在更美了,就说:“今天可是小刘最值得纪念的一天啊。”

    刘英心惊了一下,时兴印指的是她被局长干了,她被**这事儿吧这事儿的确是个特殊的,值得纪念的子,她刘英不再是**,甚至已经是局长的人,她的工作就是用体来满足局长了。

    孟霞让勤杂工把刘英穿过的那廉价的服装扔掉,刘英一阵脸红,仿佛那是一天让人鄙夷的抹布,看到这样真是丢脸,自己过去原来是这样。

    孟霞说:“搬家时告诉我,想请什么人吃饭,就在宾馆里办,一定闹闹的。”

    刘英现在觉得孟霞真是个帮助她的好人,现在办公室的人都在地帮她,她觉得心里升起一股暖流。

    刘英还没等开门,那门就开了,里面居然有熟悉的人说话的声音。刘英一怔,这不是爸爸和妈妈说的声音吗?难道他们已经从那幢破屋子里搬了过来?

    时兴印笑着说:“是姚局长安排的,你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刘英的眼睛瞪的溜圆,这怎么可能的啊?但她分明听到是爸爸和妈妈说话的声音,爸爸那高兴的话语让她听的真是刺耳。

    她大步就走了进去。

    这虽然不是什么豪宅,但这个宽敞明亮的房子对他们来说,几乎就是天堂一样。这90多平方的面积,对她来说宽敞极了。

    “涤非,这真是……”

    爸爸刘守宪立刻奔了出来,见到自己的女儿,就跟见到了娘娘似的毕恭毕敬。

    妈妈也走了出来,说:“你单位的人非要让我们搬到这里,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爸爸刘守宪说:“我给你说了几遍了,这是咱们女儿摊上了个好单位,遇上了个好领导,你看,这房子有多好不说,这一切都是单位给买的,都是好东西啊。”

    刘英的眼睛真的眼花缭乱了。

    屋子虽然不是新房,但一切的家具真的都是新的。客厅里的沙发,桌椅,两个卧室里的,尤其是她住的那个房间,真是她梦寐以求的啊。

    她的眼睛湿润了。姚龙富居然是这样的有心,这些是用她**的体换来的,但姚龙富为她做的也真够可以。

    刘守宪高兴地走来走去,说:“涤非,你爸爸上了一辈子班,也没混来个好房子,可你上班才几天,单位就给你个这样的房子,真是……”

    “好好干,好好干啊。”妈妈也激动的流出了眼泪。

    好好干?干什么?她几天前也是这样想的。好好的干工作,让领导重视自己,自己慢慢的熬上去。可是,她还没等好好的干工作,一切就都有了。

    是的,她也好好的干了,不是干工作,而是自己让局长干,她的子不在是那个干净的了。

    可是,干净又有什么用?

    刘英突然平静下来。她没什么可激动的,自己始终珍惜的体,没有用来奉献,却让一个老男人,用他手中的权力夺去了。想到今天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她的子抖了一下。

    “好了,你们满意就行。”

    刘英走进自己的房间,这里一定是王顺胜给她安排的,还真是用心,一切都不用她来心。

    虽然没有总统那里的那样宽敞豪华,但也是十分的讲究,垫子非常的喧腾,她躺了上去,她怕自己这法国时装被弄皱,有全部脱去,重新躺上去,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升上心头。

    短短一天的时间,她的一切完全改变了,就连她的住处,都发生了彻底的变化。她说不出是该高兴还是悲伤,只是觉得自己过去的纯洁转瞬间就没了,现在的她和以后的她,她还没有想明白。

    手机响了,是时兴印打来的电话:“刘主任,局长让我……”

    “什么,刘……主任……”

    “是啊,办公室已经下文了,提拔你当副主任了。”

    刘英扑棱一下跳了起来:“不不……这真的不行,也不好,我才……”

    “这有什么不好的?提拔个副主任就是局长一句话的事。局长让我来接你,局长晚上要接待客人到镜泊湖去休息,让我先把你送到那里。”

    “先把我送到那里?”

    “是的,居然让你在那里等着他。”

    “我……我不想去……”

    刘英当然知道,局长要去镜泊湖陪客人游玩,而她是陪着局长玩,或者说是在上好好的接着白天的玩法,继续玩。

    “小刘,我也是听命令的,我就在你家楼下,你收拾一下,就下来吧。”

    这是刘守宪开门对女儿说:“单位的车在下面等着你,你还不快去,省得让领导等着着急啊?”

    刘英想跟爸爸发火,可是她忍住了。

    他们的贫穷让他们把领导奉若上帝一样,爸爸一心想让领导的帮助下改变命运,他自己没做到,但他的女儿做到了。

    爸爸知道自己的女儿今天都做了什么吗?

    妈妈走了进来,她似乎看出了女儿的变化,她没有这个男人那样的高兴,但她只是用眼睛走进了女儿的心里。

    那边时兴印已经开始敲门了:“小刘,收拾好了没有?”

    “再等会。”

    刘英开始收拾自己,简单的化了妆,穿好衣服,开了门。

    刘守宪先走了出去:“师傅,真的谢谢你,现在成了我们刘英的专职司机了,进屋,我……”

    刘英推开爸爸说:“走吧。”

    上了车,刘英问:“局长什么时候去?”

    “他现在在开会,让我先带你过去在那里等着他。”

    刘英靠在车椅背上,她想,难道自己以后就跟局长这样天天玩下去了吗?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