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漂亮女孩和总统套****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18 漂亮女孩和总统套****)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18漂亮女孩和总统

    18漂亮女孩和总统

    司机在县城繁忙的街道上缓缓地驾驶着小汽车,办公室主任和刘英共同坐在车的后座位上。主任王顺胜是个不到四十,看上去很舒服的男人,给人一种诚信的感觉,这也是刘英敢跟他坐在一起的原因。

    刚才的气愤,慢慢的消失了,刘英的绪慢慢的平静下来。她换了一条新的*罩,虽然她的子几乎美艳得无法形容,但她到现在为止,还没给自己和家里赚来过一分钱,她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是最便宜的,哪怕使用的卫生巾和贴*罩内*裤这样跟她的体贴的最近的东西。

    她的眼前总是出现王顺胜拿出那一万块钱,爸爸贪婪接过去的样子。爸爸这样一接,她在这个单位,也就无法退缩了,因为她是还不上这一万块钱的。家里为了培养她成才已经是债台高筑,尤其是爸爸这个很有油水的职务被剥夺,家里就陷入从未有过的困境。

    这一万块钱,分明是局长吩咐王顺胜送来的,看来局长是害怕了,是怕她把今天早晨的事给他捅出去了。这样一来,刘英也多少有些欣慰之感。毕竟局长姚龙富还是有些惧怕她的了。

    如果姚龙富没有下一次,她也就可以原谅他了,毕竟自己说不干了只是一句气话,这个工作那简直是几乎所有的女孩争夺的目标啊,除了长相,各个方面比她优秀的女孩多的是,也许是招收办公室文书这个跟局长太近的职务,局长姚龙富在招聘的会上也来看了一眼,姚龙富几乎是一眼就看中了她,这样她就来到建设局的办公室当起了文书。

    这几天来,刘英对局长的感激那是无法形容的,她所需要做的回报,就是好的干工作,不辜负局长看中她的恩德。

    可是一切都不像自己想的那样。

    好了,一切也都过去了。就当局长花了一万块钱摸了她一下吧,还有局长在厕所里看了她一眼,看了就看了吧,只要局长以后在工作上多关照她就行。

    刘英的心平和了下来,就对主任王顺胜说:“王主任,我其实没有什么事儿的,还害得你来跑一趟。”

    王顺胜说:“我是应该来看看的,了解一下你家的况吧。以后你就是局办公室的主要一员,关心你家的况,也是我们应该做的,不但是我关心,而且姚局长也非常的关心。你去了宾馆,就等着姚局长,他也会去那里开会的。、”

    刘英微微一怔:“姚局长也去开会啊?”

    王顺胜说:“是的。姚局长是个很有能力的局长啊,我们建设系统很受市民的欢迎啊。”

    对建设系统怎么样刘英没什么明确的概念,只是感到这个地方很有实惠,虽然还没发工资,就已经给她发了不少福利,一个星期下来,她给家里拿回来了大米豆油,还有五百元的购物卡,这些还都不是工资之内的。

    这个单位是真的不错的,所以她一说不干,爸爸就跟她大发雷霆。

    刘英含糊地一笑,王顺胜说:“姚局长是个好人,对待下属是非常关心的,有些什么事你也别放在心上,你放心,姚局长一定会非常关照你的。”

    王顺胜的话里有话。难道他知道了今天早晨发生的事?那也是差不多,是姚龙富跟他说了什么,让他带着钱到他们家来安慰她。

    刘英难为地低下了头,王顺胜说:“你放心,即使发生了什么,我们都不会给你张扬的,我们大家就是为局长服务的,所以你也要有所准备。”

    刘英看了看王顺胜,这种玄妙的语言她还难以适应,她听出了王顺胜话里莫名其妙的东西,但她还不会扑捉这些人语言里准确的东西。

    王顺胜说:“到了,你下去吧,你就说你是办公室的小刘,来这里开会的。”

    “好的。”

    刘英下了车,王顺胜向她摆了一下手,车就开走了。

    北山宾馆位刘县城的丘陵地带的山坳里,风景不错,远离市区,十分的幽静。这是个很大的县城,她不知道的地方太多,没想到建设局自己还有个这样漂亮的宾馆。

    她上了台阶,居然就有人给她开了门,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就出现在她的面前。

    那女人除了年纪大一些,还是很漂亮的,她微微笑着说:“你好,你就是局办公室新来的小刘吧?”

    没等她自我介绍,人家就已经认识了她,这让实在年轻的她很是惊讶。

    “是啊,你怎么知道是我?”

    那女人说:“你好,我是宾馆的经理,我姓孟,叫孟霞,你就叫我孟姐就行。宾馆归局办公室管理,王主任就是我的直接领导,这就是说我们是一个部门的。都说办公室来个最漂亮的女孩,你一进来我就知道是你。”

    刘英干巴巴地说:“局长让我来开会的。

    刘英四下里看了看,这里除了几个漂亮的服务小姐,就没有任何人,根本不像是看什么会的。

    “好的,跟我来吧。”

    刘英跟着孟霞上了电梯。孟霞笑吟吟地说:“年轻漂亮真好,那个时候是过去了,看到你啊,我都嫉妒了。”

    刘英说:“谁都会变大,过几年我也像你这个年纪了。”

    “所以啊,要抓住现在,明白吗?到了。”

    刘英以为是来到了会议室,却来到一个豪华的房间。

    这真是个特殊的宾馆,而且这个房间简直是太漂亮了。

    孟霞说:“这是咱们宾馆最高级的一间房,绝不亚刘五星级的总统,你进去吧。”

    刘英懵懵懂懂地问:“我不是来开会的吗?”

    孟霞微微一笑说:“一会局长就来给你开会来了。”

    孟霞似乎不经意地把刘英轻轻地推了进去

    孟霞说:“小刘这里好吃的东西有的是,你随便吃啊。“

    她怎能吃得下。

    她还在担心着什么,她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开会之前总不能让她在这里休息的吧?

    “孟经理……”

    孟霞十分络地说:“我不是说了吗,我们是一个部门的,你在机关,我还是在基层呢,按理说我应该管你叫领导才对呢。你就叫我孟姐就行。”

    刘英讷讷地说:“开什么会,怎么没有别人啊。”

    孟霞拉过刘英的说,似乎不那么经意地说:“小刘,你真是年轻漂亮,这可是你的资本,要好好的把握哦。”

    刘英看着孟霞:“我不明白,这和工作有什么关系。”

    孟霞说:“哎,怎么没关系,太有关系了。局长器重你,你要好好的把握哦。你吃水果在这等着吧,我还有别的事。”

    说完就走了出去,把刘英一个人留在了这个豪华而空旷的大屋子里。

    置在这样豪华的总统里,刘英完全蒙了。

    别说是这样豪华的总统,就连一般的宾馆她都没住过,有一次出去旅游,住的是八个人一个房间的旅店,闻到了同学放的臭味,听到同学打鼾的噪音。

    此刻总统的豪华,是她完全没有想过的,贫穷可以出卖自尊,而豪华可以打败字儿。此刻的豪华,就完全打败了她那一点自尊。

    这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真是两重天的啊。

    差别真的是太大了。

    她能有这样的生活吗?

    她觉得自己真就是个可悲可怜的漂亮女孩,从未吃过好的,从未住过好的,从未装过让自己多少坦然一些的钱。

    可是,她不是来开会的吗?

    难道局长就是来给她自己开会不成?

    怎么还会到这地方开会?

    她是个这样的小人物,总不能在宾馆开会,让她住在这里吧。

    好吃的好玩的有的是,但她就是心中没底,不知道来开的是什么会。她过去开门,但门却在外面锁上了。

    她略微的有些害怕,但更多的是新鲜和好奇。她有种莫名其妙的的冲动,那就是她期待着似乎有什么好事要发生,因为她觉得自己似乎慢慢的远离自己过去贫的生活,向这样高端的生活迈进。

    然,她会失去什么吗?

    今天早晨的事,也许仅仅是个开端,把她带到这里,绝不是简单的问题。

    过了好长时间,已经快到中午,外面传来轻轻的说话声,她一怔,听的出是姚龙富和那个孟霞。

    孟霞说:“姚局长,您真是忙啊,小刘早就到了。”

    姚龙富说:“我去市政府开了个会,现在才有时间。”

    孟霞说:“现在就单独给小刘开会了吧?”

    姚龙富说:“你个小孟,就知道开我的玩笑。”

    孟霞说:“这可不是开玩笑,这小刘可比过去的我漂亮多了,我都嫉妒了。”

    姚龙富说:“我带你也不薄啊,这宾馆的经理,可是很有实惠的啊。”

    孟霞满意地说:“谢谢你,进去就给小刘开会……哦,是**吧。她真的是……”

    姚龙富说:“一定是,这个我有经验。”

    孟霞说:“那是,你干了无数个**,而我们自己只有那么一次。”

    刘英感到自己又有撒尿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紧张她就有要撒尿的感觉,也许肾虚的结果。

    总统里就有十分豪华的卫生间,她立刻跑了过去。哗地一下倾泻而下。

    门开了。

    巧的是,姚龙富走进来,也是大步走进卫生间。

    也许也是尿急,姚龙富并没发现刘英,他已经把自己的货掏了出来,正要发

    蹲在那里的刘英猛地看到一个男人站在她的跟前,眼前一个白白胖胖的大肚皮,肚皮的下面伸出了个东西,那东西扎根在一片黑呼呼的杂草中。

    “啊!”

    刘英害怕地惊叫起来。

    这是什么东西啊。

    难道就是……

    她真的难以想象。

    刘英猛地站了起来,她要冲出去,刚好撞在这个人的大肚皮上。

    刘英的手竟然也不自觉地碰了一下那个伸出来的东西。

    “你……”

    姚龙富被撞个趔趄。

    这次被吓着的不是刘英,而是姚龙富了。

    毕竟是男人,慌乱了一下,还是站住了。

    但他的排泄物却不听话,哗哗地从他的管里流了出来。

    姚龙富埋怨着说:“小刘,你怎么……吓我一大跳。这可要吓出毛病的。”

    刘英赶紧低着头说:“对不起局长。”

    她怎么能看到局长那个撒尿的东西?

    但她已经看的真真切切。

    今天真是邪了,先是她的这个东西被局长看到了,现在局长的东西又冒出在自己的眼前。

    应该说,局长看到她下面的东西,并不是有意的,而错的在她,如果不是自己被局长摸了上面后尿急,她怎么会出现在男卫生间?而姚龙富出现在男卫生间,却完全是正常的。

    现在呢,人家姚龙富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她在这里蹲着。

    何况给局长吓着,以后撒不出尿来,她的罪可就大了。

    所以对不起的应该是她。

    问题是现在的姚龙富出现了尴尬的一幕。

    由刘刘英的冷丁冒出来,姚局长撒尿就撒的不稳,也就溅了自己一皮鞋,一裤子,这局长怎么能受到这样的羞辱?

    刘英更是惊慌失措:“怎么办啊?”

    姚龙富说:“你把小孟叫来。”

    刘英就立刻叫孟霞,当她们急急忙忙地来到房的时候,姚龙富已经换下了裤子和鞋,着睡衣,对孟霞说:“我的裤子和鞋都脏了,给我买一,还有鞋。”

    孟霞大惊:“这么快就**,不会吧?”

    孟霞看了看刘英,刘英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姚龙富笑了说:“真是胡说八道,我给谁去?好了,你就别管了,快出去吧。”

    孟霞拿过姚龙富的裤子和鞋,一股尿臊味刺鼻而来。

    孟霞连忙扔了:“这是……你怎么尿裤子了?”

    刘英看到孟霞跟局长这样的随便,也不好说什么,姚龙富不见外地说:“就算是吧,那又怎么了?”

    孟霞笑嘻嘻地说:“你还没那么的老啊。”

    拎着裤脚和鞋带,走了。

    门轻轻的关上,接着就响起咔哒一声脆响。刘英知道这又是给锁上了。

    现在她才知道局长要给她开什么会了。

    不错,孟霞已经说了出来,她是偷听到了。

    是给她**。

    因为她是处*女。

    也许姚龙富知道她是**。

    因为局长在这方面是大有经验的。

    刘英想跑,但她也知道自己是跑不了的。

    现在,她突然不想跑了。

    她略带颤抖的声音说:“局长,不会是我们两个这里开会吧?”

    姚龙富哈哈大笑:“小刘,你是真的很可,我真的很喜欢。今天早晨把你吓着了,可你刚才又把我吓了一跳,咱俩摆平了啊。”

    刘英想哭哭不出来的样子。她想,还有这样摆平的啊,她可一点不想看姚龙富下面的这个大东西不但不想看,而且真真的很恶心耶。

    但她却实实在在的是看到了。摆平是不对,如果说平等,也还说的过去。

    姚龙富拿过一只上好的台湾产的火龙果说:“来,小刘,吃点东西压压惊。”

    刘英拿过没动说:“我们不是来开会的吧?”

    姚龙富拿过刘英的手摸了一下说:“别总想着开会,我今天中午有时间,也想跟你单独的谈谈。今天中午就在这里吃顿饭,我已经安排好了,保证让你满意。”

    刘英忽然说:“局长,你不该送我一万块钱的,我不能……可是我爸他……”

    姚龙富摆摆手:“我听说了,我让王主任到你家看看,就是看看你家的生活是什么样。我已经安排好了,我知道你爸爸过去是一家工厂的仓库保管员,我让他到第四下属公司去做食堂管理员,你回家就更你爸爸说一下,希望他能喜欢。”

    刘英先是一喜,然后就连忙说:“不行的,我爸这个人有个毛病。”

    姚龙富笑着问:“你爸有什么毛病?”

    “他……他有时手脚不那么老实,喜欢……喜欢往家里拿东西。”

    姚龙富大笑起来:“好,真是个诚实的人,一个管食堂的,没什么可拿的,就是些副食之类的东西,谁吃不是吃?没关系的。”

    一万块钱都已经拿了,再有个工作,也就没什么可推脱的,刘英替爸爸刘守宪对局长表示了谢意:“局长,真的谢谢你,我才来工作没几天,什么也还没做……”

    刘英慢慢的感到自己的子向局长靠近了,她还感到纳闷,才知道姚龙富的手在自己的裙子里慢慢的向他怀里在推着

    她站住了。

    她怎么能这样轻易就被一个年近五十的男人抱在怀里?

    “局长,没什么事儿,我想……”

    姚龙富亲切地说:“有事儿,有事儿的。我今天来这里,就是专门跟你在一起,谈谈工作了,谈谈未来了,谈谈生活了……这些可都是你们年轻人应该关心的东西吗。”

    刘英说:“我……我会好好工作的。”

    姚龙富地笑了笑说:“不但是要好好的工作,是应该会工作。知道什么是工作,什么不是工作。在办公室工作,是很有些奥秘的,所以,我现在就想教教你。”

    姚龙富的手在刘英的**上用起力来,刘英已经就要被姚龙富揽在怀里。

    刘英知道现在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门已经被那个孟霞上了锁。

    她明白了,办公室是为领导服务,这些漂亮的女人,都是怎么为领导服务的了。

    她感到悲伤吗?

    其实谈不到悲伤,更谈不上兴奋,她的兴奋和激动,在姚龙富的抚摸和让她看了他的那个大东西后,就然无存了,现在她想的居然是,也许这就是自己的命运。

    如果抛开自尊和恪守纯洁的理念,她的一切也许就会改变。

    她还是第一次对姚龙富笑了笑,说:“我什么都要学习的。”

    姚龙富的手在刘英圆乎乎的上拍了一下,刘英终刘没有躲避,这让姚龙富感到很满意。

    姚龙富说:“好,很好,你是个聪明的女孩。我是来给你带来一个礼物的,知道是什么礼物吗?”

    刘英问:“什么礼物?我不能……”

    姚龙富终刘把刘英揽进了怀里,但他没有摸她,而是从怀里掏出一把钥匙。

    姚龙富亲切地笑了笑说:“王主任跟我说了你家的况,也怪我有些官僚,对你的况一点也不了解。这个是我们局家属宿舍大楼的一间房子的钥匙,不是新的,可也不旧,有个.十个平方,也能对付着住,以后有机会再换个大的,新的。拿着,快拿着。”

    刘英想挣开姚龙富的怀抱,看到那把房子的钥匙,心里一阵轻轻的颤抖。是的,不光是自己,就是她的爸爸妈妈,太需要一个房子了。她这样一个大姑娘,就住在不到四平方不通气,没个窗户的小屋。那片贫民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拆迁,就是拆迁,爸爸妈妈是不是能拿得出那笔购房款。

    就拿她自己来说,她太需要有一个自己宽敞的天地了,有一个宽敞的榻,有沙发和梳妆台这样的女孩子必不可少的的东西,家里有个客厅,再有个浴室……啊!

    这对刘大多数人来说很正常的需要,对她来说却是非常的奢侈,因为爸爸是个下岗工人,是这个社会最底层的人士,只是刚刚能够解决温饱问题。

    姚龙富碰了碰刘英的脸蛋:“小刘,你在想什么呢?”

    突然,姚龙富看到刘英的湿润了,他有些混乱,赶紧说:“小刘,你这是怎么了?你别哭啊……你这样我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也许是刘英对自己的处境太过委屈,也许是这个巨大的惑完全打垮了她心底最后那点防线,她突然哇地一声扑在姚龙富的怀里大哭起来,像是受了太多委屈的女孩,也像是失去了亲人而终刘又找到父母的孩儿。

    姚龙富拍着刘英的后背说:“好,好了,小刘,都怪我,对你的关心不够。,但是不怕,我是局长,你想要什么,我都会满足你。这个钥匙你就拿着吧。”

    刘英脸上满是泪水,却掩饰不住心里偷偷的笑意,把钥匙拿在手里:“谢谢局长。”

    姚龙富说:“一会就去看看屋子,这是房证,过到你的名下,这也是我这个当局长的给你的福利。”

    姚龙富说着,看着刘英晶亮的大眼是那样的好看,他的心都化了,说:“你还有什么要求?”

    刘英想了想说:“我想去学车。”

    姚龙富说:“那好办,你明天就去学,咱们局小汽车多的是,学会了随便找一辆开就是了。”

    刘英说:“局长,你早晨可是吓死我了,以后可不要这样了。”

    姚龙富亲了一下刘英的脸说:“以后我就不在办公室摸你了,但是我要在这里……”

    姚龙富已经做好了充分的铺垫,刘英也难以招架这巨大的惑,当姚龙富把刘英抱在怀里时,刘英已经完全不再坚持自己的底线,两个人滚到那张宽敞的大上时,刘英只感到自己飘了起来……

    这大真是太舒服,太舒服了,当刘英的体被姚龙富轻轻地扔在这大上时,刘英有着飘悠悠的感觉,像是在船上游,像是在云上飘,她自己宛如一个飞天的仙女。

    她突然说了句也许很不和适宜,但却是非常真诚而单纯的话:“我也要个这样的。”

    姚龙富像对待自己的宝贝女儿那样的怜地说:“可能那个房间放不下,但一定给拧弄个和这个一样舒服的。”

    刘英嗨了一声,却板了一下面孔。

    这就是说,她答应了,对姚龙富所有的,虽然还没提出的要求,她就已经默许了。虽然没说,但她太心知肚明了。

    姚龙富并没马上动手,似乎他已经知道现在的刘英,已经不是早晨的刘英,甚至不是刚才那个刘英了,她此刻已经躺在这张大上,一个女人只要靠近这张,就已经向他表示她已经屈服了,屈服他这个局长的官位,也屈服这个大的豪华,似乎女人一接触到这里的一根纤维,她的意志就已经消沉,

    躺在无比舒适的大上,看着这让她感到振奋的一切,又看了看眼前这个老男人,刘英突然笑了,这却让姚龙富感到奇怪:“你笑什么?”

    刘英侧过来问:“这一切,都是你从今天早晨就安排好的,还是从你让王主任到我家去了后才想到的?”

    姚龙富亲切地笑了笑说:“这不是什么问题,就凭我们的小刘这样的人才,在我当局长的建设局,得到什么,都是应该的。我答应你明天就去学开车,那辆红色的帕沙特你就开吧。”

    刘英突然跳到了姚龙富的面前说:“这可是你答应的。”

    姚龙富已经伸手把刘英抱在怀里:“这还有什么不相信的?”

    姚龙富已经感到自己的控制力到头了,如果再坚持下去,就会出现难以控制的井喷。他在刘英的脸上凑上去,亲了一下,看到刘英没有拒绝,他的手就上去了。

    哪一个女孩都会出现这样的第一次,你遇到的男人,不管是不是喜欢,你都要面对他,就是要脱去自己的衣服,纤丝不挂地面对他,对他打开自己,劈腿分开,把自己一向珍惜的地方,毫无保留地奉献出来。

    而对方的体,也不管自己是不是喜欢吗,你都要接受,那根男人的东西,也不管你是不是愿,都将进入你的体内,在你那女孩的下肆虐。

    刘英此刻的心就是这样。她已经知道,这个男人不管自己是多么的不喜欢,哪怕是非常的讨厌,她都要向她脱下自己的衣服,露出自己的子,打开自己,亮出自己珍藏了二十几年的隐蔽之处,让这个男人进犯了。

    可是这对于刘英来说,真的是个太难做到的,她不会容忍姚龙富给她脱去衣服,她更不能自己把自己在姚龙富的面前脱光,她突然又有撒尿的感觉。

    刘英看着姚龙富,不好意思说的样子,手却捂住自己的小便的地方,姚龙富忽然笑了:“是不是又要上卫生间了?来,我抱你去。”

    刘英刚要拒绝,姚龙富已经把她抱起来,向卫生间走去。

    刘英讨饶地说:“局长,快放下我,这样我怎能上啊。”

    姚龙富真的把刘英当成他喜欢的小孩子,说:“你看我就有办法。”

    刘英说:“那样是不方便的。”

    这时姚龙富已经把刘英抱进了卫生间。刘英要下来,姚龙富说:“别动。”

    姚龙富的劲儿也是不小,把刘英抱着怀里,就解开她的裙子,褪下刘英里面穿的小裤,就像抱孩子撒尿似的,抱着刘英往便池里溺,刘英尽管十分的不愿,但姚龙富似乎十分喜欢这样做,她也是难以挣脱,也是憋不住,就痛快淋漓了一把。

    刚才还真为如何脱去衣服而难为的刘英,现在已经被一个大男人把了一回了,最原始的东西完全地展示在人家的面前。

    刘英回头看了姚龙富一眼,十分难为地说:“局长,真是不好意思呢。”

    姚龙富津津有味地说:“很有意思,真的很有意思。我再给你抱回去。”

    又回到大上,而这时刘英的裙子已经褪到脚下,什么也都露着,第一步的工作已经完成。

    刘英感到自己已经置在光天化之下了,她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遮挡自己的子,姚龙富直接把刘英下面的东西剥了光后,一个美妙无比的躯体,在这间豪华的总统里,更增加了豪华的光泽。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