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被奸的假象[.com]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16 被奸的假象[.com])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16被的假象

    王长利忽然问:“我看你和小凤不那么正常似的,你们到底是不是两口子啊?”

    何子键看着王长利:“你怎么这样问?”

    王长利说:“反正我觉得你们两个和别人两口子不一样,怪怪的。”

    何子键觉得王长利倒是心细:“这你都看出来了?”

    王长利得意地说:“怎么,我说的没错吧?”

    何子键说:“你说的就算是没错,我们俩其实不算正式的两口子,没登记,也没结婚的仪式,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在一起了。”

    “嘻嘻,你小子就有这个能耐。”

    何子键不再理睬王长利,想着就要见到刘英的事。

    就要见到刘英,何子键有几分莫名其妙的兴奋。

    不单是刘英是吴晓茵的对头,刘英阻挡了吴晓茵想跟姚龙富结婚的道路,而且从视频和照片来看,这是极其漂亮的女人,如果她不是吴晓茵的对手,不是动手打了吴晓茵,他是绝对不会与刘英为敌的。

    刘英现在就是他何子键的敌人,而对待这个敌人的报复,就是他要狠狠地把她压在自己的下,用自己现在已经加长加粗的男根,狠狠地对这个女人发动一次袭击,最后用视频记录下来这次惊心动魄的一幕,让吴晓茵掌握姚龙富他老婆这样干的把柄,以要挟姚龙富或者刘英,达到要2000万的目的,这样吴晓茵就可以全退出。

    而且还有更重要的,那就是他自己的计划了,他要把刘英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抓住扳倒姚龙富的武器,在机会到来的况下,向姚龙富猛烈地发动攻击。

    这个吴晓茵也够狠,但他何子键就要为她做成了此事,这更是自己必须这样做,一定要这样做的。

    为了自己的利益,为了自己的前途,也为了自己心中的激愤。他本来是一个勤勤恳恳做事的人,却在稍不留意的况下,被这样的家伙打败,正是吴晓茵给了他这样的机会。

    突然,何子键包里的无绳电话响了,王长利羡慕地说:“这电话你都用上了啊。我连个传呼都没混上。真是差别大啊。”

    何子键没理他打开电话一问,居然是宋丹来,这让何子键一阵感动。这是唯一一个跟他交往的过去的朋友。

    “子键,现在说话方面吗?”

    “你等我一下。”

    何子键不想让王长利听到自己说什么,他对这个人还是不信任,就让司机停了车,然后来到路边说:“丹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宋丹来说:“丹来,你现在到底怎么样?我很惦记你。”

    何子键觉得很温暖,但也觉得很幼稚,就像他活不下去似的:“丹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宋丹来说:“那个孙阳现在是招商办的主任,继续跟大通集团有着联系,据说她跟那个任明达有了一腿,然后得到了巨大的好处,虽然任慧娟他们反对,但任明达这个老家伙居然被孙阳这个女人迷住了,现在你开创的事业,都被他们窃取了,你那个别墅给了孙阳不说,姚龙富给她的奖励比李明给你的还高。”

    何子键心里非常沉痛,说:“孙阳有没有说我什么?”

    “她在任明达那里没少说你什么坏话,总之这个家伙我看着就气愤,可我没办法整治她。”

    何子键说:“丹来,相信你,我知道了,我会收拾她的,但我现在还有一个更大的计划。”

    宋丹来又说:“对了,居然姚龙富要升上去,现在他极力推荐楚天舒当副县长。”

    何子键冷冷一笑说:“嗯,我知道了,这些个混蛋。”

    “子键,你有什么事跟我联系啊,我总是没有你的消息。”

    “好,我需要你的时候就找你。”

    和宋丹来通完话,何子键上了车。孙阳这个**她妈得病他连夜去看,还送上了五千块钱,她不领不说,现在还这样对待他,没有他开辟的成绩,招商办怎么会有起色,现在他成了大家打击的目标。孙阳和楚天舒这两个女人他一定会好好的收拾她们,但现在他还没有这样的能力,先扳倒姚龙富是最重要的。

    “谁给你打电话啊?”

    何子键看了王长利一眼,说:“是过去的一个朋友。”

    王长利这两天真是开了荤,对何子键已经奉若神明,马上就要开到师范学院,王长利高兴地说:“真是太刺激了,现在就要吓唬那个小女孩呗?”

    何子键说:“看看再说。”

    出租车开到位于郊外的师范学院。两个人从车上下来,师范学院的场聚满了准备考级的家长和孩子,何子键看到黑压压的人,一时不不知道到哪里去找刘英,他忽然想起了个主意,立刻给杜彩霞打了个电话:“老妹,你怎么样?”

    杜彩霞埋怨道:“你真是坏透了,竟然找了个人一起干我。”

    何子键和王长利两个人离开了宾馆,杜彩霞一个人留在了房间里,她想象着刚才的景,虽然这样说,但她却觉得很有几分的刺激和亢奋。是啊,她过去在家的时候,老公也拿来过那种片子在家里偷偷的看,居然就是两个男人干一个女人,或者两个女人玩一个男人的景,那时她就想,这样玩法倒是真的有意思,今天这个何子键居然让他的一个哥们一起来干她。

    不过,这样的景还真是好玩的啊。她的心里就产生一种坏念头,心说:你们等着,让你们这样玩我,我要让你受不了。

    何子键笑着说:“其实这样也没什么的了,你不是觉得很爽的啊?我们也是让你高兴的吗?”

    杜彩霞还没有穿好衣服,这几天她真是开荤了,人不就是个玩吗,那刘英这样的女人玩的就是好,居然被姚龙富那样的大官包养着,而自己就辛苦多了,一天天的也没什么乐趣,这两天可是大不一样,看着被何子键弄的秃噜皮的下体的部位,嘴里却装似的说:“滚你的,你们这些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把人都快干死了,我可不在想理睬你了,你还找我干什么?”

    何子键现在哪里敢得罪她,马上就说:“你别生气,我以为你喜欢这样玩,那没关系,我会补偿你的,你说,你想要多钱?”

    当保姆的没一个不说见钱眼开的,听到何子键说到钱的事儿,态度就立刻好了起来说:“看你还谈什么钱,这不就是外道了?咱们是什么关系啊?那也行,你就看着你怎么玩的怎么给。”

    何子键心里一笑,知道这样的女人就是除了个玩,就是为了一个钱,就说:“那这样,我明天给你的三千两千的。”

    杜彩霞一阵惊喜说:“真的,那可是真不好意思了。”

    何子键说:“我现在还有件事问你,你家的女主人开的是什么车?”

    杜彩霞见何子键一开口就谈到自己家的主人,心里就有几分嫉妒,怪不得一心要跟她好,是为了巴结她家的女主人啊,她家的女主人那可是女人中的精英,要模样有模样,要文凭有文凭,自己哪里跟她能比?她由不得不嫉妒地说:“你问我们家的女主人到底是干什么?”

    何子键心想,这个杜彩霞还真是欠把她**,现在居然跟他装起来,但现在还是需要她的,就好声好气地说:“我现在有事,快告诉我。”

    杜彩霞继续说:“我就不告诉你。”

    何子键急了,说:“快告诉我。”

    杜彩霞揉了一下自己的裆部,一阵淡淡的疼痛袭击上来,她想,这个男人的雄鸡真的够猛,不知道什么样的女人能制服得了他,于是就说:“谁让你这么坏。都把人下面的地方弄的这样难受。”

    “你以后就不想见我了?”

    “不想。”

    “真不想了?”

    “不想。”

    何子键立刻摁了手机。

    这个该死的杜彩霞,现在居然不帮他。可他现在到哪里去找刘英?但他也知道杜彩霞会给他打电话来,就耐心地等着。王长利问:“这么些人,怎么去找你说的那个女人?”

    何子键说:“别急,会找到她的。”

    王长利对这个即将见面的女人非常的感兴趣,他也知道何子键现在接触的这些女人都不是一般的女人了,就拿昨天那个女老板薛淑梅来说,那个薛淑梅对他装的不行,但何子键一出面,那薛淑梅居然就脱了裤子让他干,这是他第一次干外面的女人,也真是美啊,刚才在房间自己又好顿的玩,他现在已经看了出来,这个何子键真不是一般的人物,他就跟着着这个家伙,是不会有亏吃的。但他对何子键神秘的行踪居然一点也不了解。

    那边的杜彩霞怎么会不再理何子键?这个何子键给了她以个男人的大工具,让她开了眼界,享受到了男人的威猛给一个女人带来的超级快乐,还给了她不少的钱,她那崭新的传呼机还跨在自己的腰间。她还要从何子键的上继续拿到钱。这样一想,她立刻穿好衣服,走出房间到楼下去给何子键打电话。

    何子键和王长利站在路边,眼睛在车嗨里寻找着刘英,这个女人何子键见过照片,也见过吴晓茵给她录下来的视频,也能在这些人堆里认出,但人太多,最好是找到她开的车。

    突然,杜彩霞打来了电话:“子键哥,是我,嘻嘻,你不是生气了吧?”

    “没有,我怎么会生你的气?”

    “嘻嘻,我就是跟你开玩笑。你问我家主人的车啊?”

    何子键一听有门,就说:“你别管,以后你哥会报答你,快告诉我,她开的是什么车?”

    “她开的是一辆红色的宝马,车牌号是66778.”

    “好,哥谢谢你。我明天给你三千块。”立刻挂了。

    杜彩霞心里一喜,这是三千块啊,她相信何子键一定会办到的,她对何子键的能力已经深信不疑,认识这样的人,真是幸运,自己虽然没有刘英的本事靠上姚龙富这样的人,但有个何子键这样的男人在自己边,干着自己,给自己钱,那也是不错的。

    这边的何子键立刻对王长利说:“找一辆红色的宝马,车牌号的66778,别让车主发现我们。”

    “这就是这个女人的车啊?”王长利问。

    “是的,找人现在难找,但找她的车还是好找的。你找到就给我盯着。”

    “那我怎么找你?”

    何子键想了想说:“你拿着我的这个电话,然后传我。”

    王长利看着何子键的摩托罗拉无绳电话,嫉妒地说:“现在行了啊,有传呼不说,这样的东西都用上了。”

    何子键说:“你跟着我,我哪天给你买个传呼。”

    “真的?”

    “快去啊。”何子键急了。

    “好,我现在就去找,然后我传你。”

    王长利和何子键分头在车海里找,到这里来的多半都是女人来陪着孩子考级的,而这些女人个个都是那么的靓丽,何子键心想,这就是城里的一个新的阶层,有钱女人的阶层,她们有的是正常家里的女人,但许多还真是那些有钱的或者当官的男人在外面的女人,她们生下了私生子,用金钱把他们堆起来。

    这几个月下来,何子键的心里产生了许多的感慨,从毕业就到机关,也就没接触到具体的生活,每天都是领导的指示,具体的工作,怎么样干出成绩,现在就是这样的具体事件,但也不能说毫无价值,至少是为了吴晓茵做事,他也是愿意的。

    何子键的传呼机响了,何子键立刻到路边找了个电话亭给王长利打电话,王长利小声说:“我看到了那辆车,车里坐着个漂亮的女人,像是等着考试的孩子。”

    何子键高兴地说:“你到路边等着我,我有话跟你说。”

    放下电话,何子键立刻去找王长利,去看到王长利急急忙忙地走过来,何子键拿出一张吴晓茵给他的刘英的照片说:“你看是不是这个女人?”

    王长利看了看立刻肯定地回答说:“是,就是这个女人。”

    何子键高兴地说:“你真的没看错?”

    王长利也看出了何子键在做着一件看起来很不得了的事,就说:“你放心,绝对没错。”

    “他发现你了没有?”

    “我没让她发现。”

    何子键拍了王长利一巴掌说:“很好。你知道这个女人是谁吗?”

    “我怎么知道她是谁?”

    王长利有些气呼呼地说,何子键看到时间还来得及,就说:“走,过去坐坐。”

    那边有一个新搭起的大棚,有卖冰镇啤酒的,何子键和王长利走了过去,要了两扎冰镇啤酒,王长利就问:“我看那个女人是真她妈的漂亮,要是能干上这样的女人,那可就……”

    何子键不满地说:“别给我胡说八道。”

    “怎么,她是你的女人啊?”

    何子键意味深长地说:“她不说我的女人,但她也不能这样的干的。”

    “那今天我们干的那个女人跟她是什么关系?是她的姐姐还是妹妹?”

    何子键看了王长利一眼,说:“你可真敢想,知道这个女人是谁吗?是一个县长和一个大公司的老板的女人。”

    “啊,那你想干什么?”

    何子键悠然地喝着啤酒,看着王长利,想到自己居然跟着这个人修理排烟罩,突然笑了,说:“我想给他们家修理排烟罩啊?”

    王长利不好意思地说:“你就别糟践我了,你那是在跟我开玩笑。”

    何子键认真地说:“那时是那时,我也不是在跟你开玩笑,我还是感激你的,所以我才敢让你跟我在一起。”

    “反正我觉得你在干着什么不想说的事。”

    何子键点点头说:“行,别的你也别问,今天你干的那个女人是这个女人当保姆。”

    “啊,她是个保姆啊,那这个女人就更了不起啊。”王长利真是开了眼界。

    何子键想了想,看着王长利认真地说:“我刚才跟你说了,这个女人也可以说是了不起,但我接触她绝不是为了干她,而是……有另外的原因。她就是我说的那个小女孩的妈妈。我现在临时改主意了。你找个机会,要做出强暴她的架势,我上去跟你打起来,你给我打趴下,我在这个时候去安慰这个女人,这个时候你就赶紧跑,你明白吗?”

    王长利看着何子键,心里想着美事儿:“你的意思是让我去干她?”

    何子键急眼了,说:“我让你干了两个了,你还没干够啊?这个你绝对不能真干。但你要装的像,你……”

    王长利满意地一笑,在他老婆之外他还没干过别的女人,今天的杜彩霞,对他来说就是绝对漂亮的了。但眼前这个开着红色宝马车的女人真是太漂亮了,漂亮的几乎让他看上一眼,下面就梆梆的难受。即使不是真的干上,在她的上压上那么一会,在她的.和裤裆里摸一摸,也是够本的啊。

    “那我真的干行不行,就像……”王长利不要脸地说。

    何子键瞪起了眼睛:“你**的想什么呢?”

    虽然刘英是他即将猎取的猎物,但在自己的心中,还是对这个尚未正式谋面的女人心存几分的忌惮。就拿吴晓茵来说,这就是个既漂亮,又是爆烈的女人,而刘英虽然温柔,但她却能到吴晓茵住处打她,可见这个女人不是一般人敢惹的。这些也就罢了,一旦在什么地方出现纰露,那他所有的计划可全都完蛋了,这个王长利居然还想干刘英这个女人,虽然这真是个人人想干的尤

    物,但他绝对不能让刘英像杜彩霞那样,敞开那个让王长利去干,非但不能这样做,而且他还要保护好这个女人,最好让她也站在自己这一边,向姚龙富反攻。

    “怎么了?”王长利不明白,那个薛淑梅是何子键让他干的,今天那个杜彩霞是他们一起干的,而这个女人为什么就不行了呢?

    何子键现在也是说不明白的,就耐心地对王长利说:“别问了,我跟你说,就是吓唬她一下,然后我一出现,咱俩就打起来,明白吗,就是这个意思,你明白?”

    王长利说明白,但他还是不明白,他不明白的原因就是他为什么不能干这个漂亮的女人。

    王长利这样的男人,除了挣俩钱,就是看哪个女人好,在瞎想一气,也许在自己的思绪里把她上几千遍,但他们哪里有这样的机会?干这种高雅女人的机会,都是姚龙富李明这样的人的,但李明却把自己干进去了,他现在就要让姚龙富继续把自己干进去。

    “别急,你放心,我一定还让你好好的玩几次,保证个个漂亮。”

    何子键看过拍的电影国民党兵要向上冲锋时,那军官不是赏他们大洋就是赏他们女人,这就是男人,既要钱,又要女人。其实所有的男人都是这个德,自己也没什么两样,这样他也就不把王长利这样的想法当回事,他要完成自己的计划,那就是他要接近这个刘英了。

    一辆红色的汽车从他们的眼前一驶而过,王长利愣了一下,突然说:“那辆车,就是她。”

    “就是这辆车?”

    何子键马上问,王长利大声说:“就是她,就是你说的那个……”

    “你轻点声。”

    这时,何子键看到一辆红色的宝马开出师范学院的停车场,经过他们面前的这条路,向一条乡间的小路开去,何子键看了一眼那开车的女人,不错,就是刘英,一丝就要干上她的快感和就要给吴晓茵报仇的兴奋袭击着他。

    这真是个漂亮的女人,甚至超过了他的想象。给姚龙富那样的人当女人的,哪个不漂亮?吴晓茵不就是个例子?

    刘英这是去干什么?何子键想了想突然说:“她一定是找个能方便的地方去了,你立刻跟上,我在后面摸过去。”

    “你是说她是去撒尿去了?”王长利高兴地说,他似乎真想看这样漂亮的女人蹲在野地里撒尿是什么样。

    何子键真想大骂,真是个粗人,在这个地方居然说人家去撒尿去,真是丢人,可他现在没时间跟他讲这些道理,就马上说:“你给我赶紧盯上她,就按照我说的那样,做出……”

    王长利兴奋了,如果这个女人在那里撒尿,就真是好办了,那东西就露在外面,只要自己掏出自己的家伙往里进就得到满足,在这个女人上得到满足,可是太过瘾了啊。他高兴地喊道:“好。那我就去了啊。”

    何子键比知道王长利居然有这样暗的心里,他也是着急,怕失去这样的机会,就赶紧说:“你赶紧去吧。”

    王长利就猫着腰,跟着那辆红色的宝马,走出没多远,就看到一个女人蹲在野地里,两扇好看的部露在外面,虽然看不到两腿中间的东西,但这就让王长利大喜过望,他看到一长流尿水从这个女人的裆下奔涌出来,他看到那水流撒完,他立刻向那方便着的女人扑了过去。

    那女人在学院附近就是没找到可以方便的地方,就开着车来到野地里,本想撒个痛快,也真是痛快了一下,那哗哗的长流让她立刻子轻松下来,不然就要把自己道撑破,但她万万想不到就在自己撒完,让下面的地方风干后,想穿上裤子时,居然奔上来一个大胆的色鬼。

    她大喊一声:“啊,你想干什么?”

    王长利一阵色鬼的狂吠:“哈哈,我就想干你。”

    手也就顺势地摸着那两腿中间的部位,只是感到湿乎乎的,一定是刚撒了尿的缘故……

    这就是这个漂亮女人的裆下啊,摸上去虽然跟摸薛淑梅的没什么两样,可是一样的,脸蛋子上分高低,这个女人无疑就是高级的女人了啊。王长利的手抠进女人的缝缝里,刘英想推开,却被王长利摁倒在女人才撒完尿的地方……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