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被蹂躏时说出的真话++ 更新最快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小说( 15 被蹂躏时说出的真话++ 更新最快)正文,敬请欣赏!

最快更新!

    15被蹂躏时说出的真话

    “哦呀呀。”

    杜彩霞吟一声,一股刺激她的愫又一次地蔓延开来。

    何子键故意地问:“怎么了?”

    杜彩霞看到何子键威猛的部位激动的先红了脸,说:“你还问人家,你自己不知道啊。”

    何子键故意什么也不知道地看着杜彩霞说:“我知道什么,我也没怎么样啊?”

    杜彩霞自己先流出了桃花水,还没等何子键怎么样,她自己先丢了,现在她已经瘫软在那里,就差马上扑到何子键的怀里。何子键心想,这个保姆真是比什么都的啊,但是也好,这也是自己所需要的。

    还没见到主人刘英,何子键心想,这个女人绝对不能想这个保姆似的人这样的这样的松,这样的想让他干,这让他觉得根本就没什么意思,但又必须让她高兴,他现在需要这个女人啊。

    杜彩霞给姚龙富家当保姆,其实就是完全是给刘英这个女人当个伴的,姚龙富很少到刘英这里来,如果姚龙富要来的时候,也是事前给刘英打电话,刘英再把杜彩霞打发走,这样一来,这里的天地就是这俩人的。

    他们这样做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姚龙富毕竟是一个县的县长,刘英毕竟是他包养的女人,不是他真正的老婆,也就是说是他的小老婆,但这样的名义是不受法律保护的,但刘英毕竟还比吴晓茵高一个级别,毕竟是有人承认刘英是姚龙富的小老婆,姚龙富的真正的老婆也知道刘英的存在,刘英有时也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姚龙富的老婆,虽然她饱受着寂寞的煎熬,但她有个女儿,可以减少她许多的寂寞,姚龙富因为有个这样的女儿,给刘英花钱就比吴晓茵还要大方。

    姚龙富每次到别墅来时,刘英让杜彩霞离开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姚龙富一来,就喜欢让刘英光着子在屋里,虽然姚龙富的时候不怎么样,但他喜欢漂亮的刘英在家里时的.的样子,这按照他话里的意思是,他每天在政府机关道貌岸然的太累,一点也没有放松的机会,而自己的那个大老婆有毫无美感,就喜欢让刘英什么也不穿的在别墅里,这样他想摸就摸一下,对于这样年纪的男人,摸摸也是一个享受。自己在家什么也不穿,总不能让保姆也在家看着,于是姚龙富一来,刘英就把杜彩霞打发走,这也是杜彩霞很少见到姚龙富的原因。

    当杜彩霞听说她要到一个县长家当保姆的时候,心里非常的快乐,一个是她有机会跟县长发生关系,因为这样的机会是很多的,她长的也不是不漂亮,而一个县长的男人怎么也是年纪不小的,她能把自己送给一个老男人去,是看得起他,当到了刘英家一看才知道是这样,她根本没机会让一个当县长的她不说,还毫无机会多得到一分钱。这也是她有时抱怨的原因,这样她就大胆地把何子键弄到那个别墅跟他好好的干了一夜,也是她大胆的做法,如果让主人知道一个保姆带着个男人到自己家干这个,那可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杜彩霞今天早晨醒来后,就感动自己的双腿的中间火辣辣的难受,她扒开两腿一看,就发现被何子键弄的红红的一片,难怪有这样的感觉,这才知道何子键给自己弄的已经破了皮儿了。

    但她躺在那里,却有股莫名其妙的兴奋。这样的兴奋是一个女人一辈子也很难有过的。拿她来说,她看到自己的主人虽然漂亮的像仙女,有才的没什么话说,但那个了不起的姚龙富,一个月也不见得来一次半次的,只剩下她来陪着这个孤单的女人,她就想,她们那寂寞的心和孤单的体什么也不缺少,缺少的就是男人的**啊。虽然她是个保姆,但给这样的家庭当保姆,也是要什么有什么的,但缺少的就是人气儿,准确地说,就是男人的人气儿,更准确地说,就是她们在难受寂寞的时候,缺少的就是男人的蹂躏和虐待。

    对于一个寂寞的近乎疯狂的女人,需要的就是这样的虐待这样就可以让她们感觉是活着的人,不然真的觉得自己像是个活动僵尸似的。

    虽然大腿根处被何子键出溜的微微发痛,但她真的有几分的亢奋,啊,那痛快的感觉真是让她兴奋的死去活来的啊,这个男人真的是不得了的啊,居然用那根男人的东西,把她往死里干的啊。

    有时快要死去的感觉,也是一种幸福。

    杜彩霞早晨躺了半天才缓过劲儿来,看到昨天跟何子键干后的战场还是一片狼藉,如果刘英回来看到到处都是他们干了后扔弃的纸啊啊什么的,杜彩霞心想,昨天晚上干了多少次啊,也真是觉得何子键的不得了,边收拾边揉着下面让何子键弄疼的地方。

    上午时候,主人给她打电话说去陪着女儿考级去了,这样她就立刻给何子键打了他的无绳电话,何子键还真的邀请她在一次的到场。她就急急忙忙赶到宾馆,见到何子键,一股快乐涌遍了全

    刚才让王长利玩了一会薛淑梅,又看了一会艳舞,何子键的心还是不那么的踏实,他现在心里什么也装不下,一心就是尽快见到刘英,实现自己的计划,但见到刘英现在还必须从杜彩霞的嘴里得到消息。

    一心继续和何子键好好的再玩一次的杜彩霞见到何子键,她还怎能穿得住裤子?她怎能不打开自己,迎接何子键的攻击,她知道这样的好事她得到一次,就是赚了一次,何子键是不会总喜欢她的,也许他是有自己的什么目的,但这跟她没关系,她舒服一出手一次,过瘾一会是一会。

    “子键哥,我真的高兴认识你啊,不然我可没这个福气的啊。”

    杜彩霞气喘吁吁地的吟的同时,子在拼命配合着何子键的攻击,而何子键也感受着杜彩霞的奔腾。何子键想,他跟吴晓茵说自己就是个工具,那就把他当做一个工具好了,为了他们的远大目标,为了自己重新崛起,为了打击这些把他干倒的男人和女人们,他就是当自己是一条狗,他也是必须当的。至少现在他还不是一条狗,而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男人,是一个征服女人的男人。他现在觉得干倒一个女人,自己就向成功的路上登上了一层高度。

    “哦,你就没有别的男人?”

    杜彩霞不明白何子键说的是什么:“我除了自己的老公,再就是见到你这个男人。哼,亏你这样说出来。”

    何子键看着杜彩霞说:“那个姚龙富就不是男人?男主人干了家里的保姆的可不是少数啊。”

    “狗,让他干还好了。”

    “你说什么?”何子键看着杜彩霞,心想,这个当保姆的,居然一心想着让家里的男主人干上,这也说明这个保姆是有着野心的。

    杜彩霞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马上改口说:“哦,我其实都很少见到他,我怎么能……别说他哦,我说的是我们俩,认识你,和你这样的玩啊是太……太有意思了。”

    何子键心里微微一笑,但嘴上却说:“我也是的啊,和你这样,我也是非常愿意的。”何子键微笑着说,流露出一个英俊男人那迷人的神采,这更让杜彩霞吟起来,她的手把玩着何子键的东西,喘息着说:“哦……哦……真是太美了啊……”

    这样看来姚龙富这个人真是个老谋深算的家伙,他不但不在吴晓茵那里住,甚至还不在刘英这里住,这就说他有的是钱,他可以包养很多的女人也许在这两个女人之外,还有其他的女人。

    作为一个县长,做出这样的事,那无疑是党政国法所不能容忍的,何子键心中冷冷一笑,心说:“姚龙富,你就等着吧,你和楚天舒让我在看守所呆了30天,我要让你在监牢呆上3000天。”

    何子键心里在蔑视杜彩霞这样的女人,但嘴上却笑着说:“你其实也很美的啊。你想干,我也想跟你干的啊。”

    “我已经被你弄的……”

    何子键看到杜彩霞下面还真是紫红色,心里就有了几分的满足感。何子键这样说他也喜欢和杜彩霞这样的干,说的是两层含义。一个是他是为了接近刘英,才接近的杜彩霞,这是他感到和杜彩霞认识的好处,另一个是他的目标是姚龙富,而杜彩霞无非就是他的一块敲门砖。

    “你这样的能干,这样的让女人喜欢,你以后有了自己的女人,那该有多你啊。”

    杜彩霞说的倒是很有意思,以后他的女人,以后真正属于他的女人还不知道是谁,他希望是吴晓茵,但他们是没希望的,但不会是小凤,也不会是他现在认识的任何一个女人。本来在出事之前他的女人是任慧芳,但现在任慧芳在哪里,他一点都不知道,跟这个女人也就随着自己的倒台,一切也都完结了,他的成绩被那个孙阳取代,李明的位置让姚龙富剥夺。他不仅要回到自己的岗位,他一定要让孙阳和楚天舒这两个女人付出代价,这两个.,他要拿着木头塞进她们的里。

    何子键感到自己下面的东西,已经被杜彩霞捞了出来,立在那里,杜彩霞不住的亲着,摸着,稀罕着,在自己的下面蹭着。

    何子键心想,这真是个吟货,但也正是这样的吟货,他才渐渐地走近了刘英。

    “你老公也非常的你吧?”

    “他?哼,谁稀得让他?”

    “为什么啊?”

    不自己的老公别的男人,就跟不自己的老婆别的女人是一样的,现在似乎实行这个。

    “那你就别管了,我现在就是要你我。”

    “那好,我现在就你。”

    何子键把蹲在自己脚下,**着他那个长枪的杜彩霞拉了起来说:“那我就不客气了啊?”

    杜彩霞火辣辣地说:“我就是要你的不客气。你已经把我弄上了瘾,以后我可就放不过你了。”

    杜彩霞已经把自己剥的溜光,何子键看了看杜彩霞的下面早有溪流流淌而出,被自己弄红的部位还依稀有着红印子,但杜彩霞的浴火已经被他点燃,罢不能,他也只好迎合杜彩霞的强烈育望,杜彩霞靠在上,分开腿,迎接着何子键的进犯……

    何子键用力地在杜彩霞的作着,但他的心思却没在杜彩霞的上,他一心想多了解一些况,就拉起话来说:“你见过姚龙富的大老婆吗?”

    杜彩霞一边玩着一边说:“我见她那个老太太干什么。”

    何子键说:“那个老太太就没到你们这里闹过?”

    杜彩霞嘻嘻一笑说:“姚龙富那个老婆也不管他,也许是没办法吧,但姚龙富还有一个女人,我们俩给那个女人那里好顿的闹,不过女孩真的是很美。”

    何子键知道杜彩霞说的就是吴晓茵,这让他心里一阵气愤,他打大东西猛地用力,杜彩霞啊地一声说:“你想干死我啊?”

    何子键笑着说:“我可是让你高兴的。”

    杜彩霞亲了一下何子键说:“何大哥,你的真是厉害,要轻点我才能受得了。”

    何子键开着玩笑说:“我以为你是喜欢这样的。”

    杜彩霞迎接着何子键时快时慢的节奏,就说:“好,就这样啊。何大哥,我就再也没见过你这样好的男人。”

    “那个姚龙富难道不好吗?”何子键又一次把话题放在姚龙富上。

    杜彩霞做出思考的样子说:“这要看怎么说。”

    何子键说:“这姚龙富到底是干什么的?”

    何子键这样说就是想从杜彩霞嘴里出话来,杜彩霞说:“姚龙富是个县长的呀,你说,一个县长就干这些东西,还能当县长。,这样的男人当县长。”

    何子键笑着说:“现在当官是是不是都这样?”

    “那我可不知道,但我觉得姚龙富这个男人居然有的是钱,你说他贪了多少。”

    何子键问:“你不知道姚龙富还做着别的什么吗?”

    “他做什么我怎么会知道?就是刘英也比见得能知道。”

    何子键又问:“刘英是怎么跟姚龙富认识的?”

    杜彩霞说:“这些还是你认识她时问她好了。”

    何子键一愣说:“你怎么知道我要认识她?”

    杜彩霞说:“我觉得这里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你想怎么样跟我没关系,我们好好的玩就行。”

    “那个姚龙富没对你动手动脚吧?”

    杜彩霞捏了一下何子键的东西说:“他怎么能看上我?他的女人多了,光是漂亮还不行,还有是大学生,还要是年轻的。”

    何子键说:“你不是很年轻吗?”

    杜彩霞说:“我怎么还年轻,刘英现在不到三十,他们的女儿就八岁了。”

    “那就是说,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刘英大学还没毕业?”

    杜彩霞说:“是啊,那时刘英还在读书,姚龙富就用地位和钱来迷惑她,干了她后许诺这个许诺那个的。”

    何子键说:“那就是说,姚龙富还没更她正式结婚?”

    “哼,他的大老婆也不让啊。”

    何子键想,这个姚龙富在女人上下的力气,可比李明还大啊。

    “来啊,干啊,别总是说话啊。”杜彩霞拉着何子键让他猛烈地干,何子键又开始动着。

    好久没有男人上的杜彩霞,被何子键实实在在的弄了一次,虽然当时她几乎昏死过去,但那种男人强悍的进攻,让她得到了巨大的满足,这两天来,她几乎寝不安席,食不甘味,想的居然就是何子键这个大家伙。这个大家伙给了她从未有过的快乐。何子键也感到杜彩霞下面早就湿漉漉的,两个人结合作时发出叽叽咕咕的声音,但这样的声音也没能阻止何子键思考。

    就在刚才主任刘英要去思念过女儿去考级的时候,杜彩霞心里还在惦记着何子键,每次想起他,杜彩霞的下面就不觉得有东西淌出来。

    她也想,真应该介绍何子键和刘英认识,这样刘英就会对自己非常感激,因为她暗中在收拾房子的时候发现,刘英居然准备着女人用的快乐器,这是一个总也见不到男人的女人,需要的时候才使用的东西。如果被何子键的真家伙弄着,一定会舒服的要死。可是刘英给人的感觉还真是非常的正经,是个真正的淑女,这也让她不敢轻易地说出来。

    现在的她可以说是真的过着瘾了,不去管别人也罢这样的好东西还是满足自己的好。她为认识了何子键而庆幸不已,这两天她的下面可真是开锅了啊。

    杜彩霞呻音着喃喃道:“你……你比昨天还猛的啊,啊……”

    何子键暗道,猛就对了,不猛就对不起那三宝金丹了:“不行我就下来了啊。”

    “不。”

    杜彩霞紧紧地抱着何子键的要,让他的下体折腾的下肢的部位翻动。

    忽然门外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哼唧声,这一定是王长利听到了里面他干杜彩霞的声音让他受不了了。但他现在不能停下来。他也想,这人啊,其实就是这样的东西,不管是什么样的男人,在背后也许都是这样的。那李明就不用说了,这个县长还在任上的县长姚龙富,不也是这样的吗?

    杜彩霞听到了王长利的哼唧声,她停了下来,看着何子键说:“你的门外怎么有人啊?”

    何子键马上说:“没人啊?”

    “可我听到有人在听我们干这个。”

    何子键大声说:“没人的,有人听到我就弄死他。”

    杜彩霞笑着说说:“咱还是别管他,来,今天我就把自己交给你了。”

    如果没有吴晓茵和那个萍水相逢的女人对比,杜彩霞还是个不错的女人,白皮白,白乃白比,但有了吴晓茵和那个萍水相逢的美女,杜彩霞的一切就相形见绌了。

    其实对再战杜彩霞,何子键已经丧失了兴趣,他现在想的已经不是怎样让杜彩霞这个做保姆的高兴,而是该怎样接近刘英这个真正的猎物了。杜彩霞充其量是个帮凶,吴晓茵和姚龙富之间的恩怨是跟她无关的,而刘英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而且刘英比杜彩霞要漂亮几倍,而且这样一个看上去高雅的女人,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突然,门嘭地一下被推开,王长利真是个混蛋,这个时候居然就猛地推门进来。

    “啊……你是谁?”

    杜彩霞的子还跟何子键连在一起,为了不让王长利看到自己前面的子,她紧紧地和何子键搂在一起。

    何子键也急眼了:“你想干什么?”

    “我……”

    王长利被何子键打发出去溜达一圈回到门前,他开始时并没有进来的打算,他也不知道何子键和这个没见面的女人在干什么。但杜彩霞的一声声的呼喊,让王长利立刻明白了之类的一对男女干着什么了,原来是何子键把他打发出去,他和女人在干事儿。

    他觉得自己有几分的委屈。昨天晚上他在干那个薛淑梅的时候,何子键就坐在旁边,看着他们表演,现在他也要看何子键是怎样干女人的。这样他才大胆地闯了进来。

    看到进来了一个男人,杜彩霞大喊一声,何子键刚要大骂,竟突然笑了。

    “王长利,你来的真不是时候。”

    “你们……继续。”

    “你简直胡闹。”何子键明白这个王长利的心思,他是看自己的闹。

    杜彩霞是不能容忍旁边有一个男人看着她是怎么被何子键干的,她急了,说:“他怎么不走了,他是你的朋友吗?”

    何子键没办法,只好说:“他是我的哥们。”

    “那你让他走啊?我们也不能这样在他跟前啊?”

    王长利竟然不走,这样的景毕竟打着灯笼也难找,真是太刺*激了。杜彩霞那让他立刻眼馋地咽了口吐沫,下面的东西立刻就蓬了起来。

    何子键骂道:“王长利,你真的不是个东西。”

    “昨天你不是……”

    何子键说:“昨天我是让你玩,你不领也就罢了,你还在这报复我。”

    王长利尴尬了一下,说:“那我就走……”

    何子键突然叫住了他:“等等。”

    何子键一说,王长利就巴不得地站住。

    何子键也多少了解到了王长利的小心眼,他是要看自己是怎样的干女人。但他想的却是让王长利上来搭把“手”,他现在想下来……

    杜彩霞的一切都压在何子键的下,而何子键似乎没有起来的意思,杜彩霞慌乱地问:“你怎么不让他走了?”杜彩霞当然不知道何子键是怎么想的。

    何子键看着王长利,似乎是让王长利看到自己是怎么干的似的,猛地发威,杜彩霞啊地叫了一声,也知道自己现穿衣服已经来不及了,也就听天由命,任凭何子键的支配。

    “这是我的哥们,没事的。”

    “那我们还继续啊?”

    想到杜彩霞这个帮凶居然去对吴晓茵下手,何子键就心生一计,对王长利说:“长利,你也别出去了,你看这个女人怎么样?”

    王长利到关键的时候有些掉链子,忙说:“可我不能……”

    杜彩霞似乎发现了何子键没按什么好心,忙问:“你要干什么?”

    何子键拍了拍杜彩霞的说:“别怕,我哥们。哎,你想不想……”

    “想什么?”

    “我哥们一起来啊。”

    杜彩霞瞪大了眼睛:“怎么一起来?”

    何子键向王长利使了个眼色,王长利早在那里憋的难受,也被他们刺几的什么也不在乎,哗地一下把自己的东西暴露出来。

    还在何子键下的杜彩霞求饶地说:“你们是不是合计好了对我……”

    何子键对王长利使了个眼色,王长利就上去把他的的东西塞到杜彩霞的嘴里,杜彩霞唔的一声,什么也说不出来了……何子键也知道自己实在是坏透了,而他这样坏的理由,就是杜彩霞当了刘英的帮凶,对吴晓茵下了狠手。

    也许吴晓茵也有她的不对,但这不关他的事,吴晓茵是他喜欢的女人,他看到吴晓茵受到了欺负,他就要欺负谁。

    他现在就是用这样的方式欺负这个女人。

    他突然发现,用这样的方法欺负女人,真是太来劲,太有意思,太富创意了,而这样的方式,居然就是女人,吴晓茵建议的。

    也许女人才知道女人的吧。

    杜彩霞猛地把王长利的东西从嘴里拿了出来,哀求道:“子键哥,你不能这样对我啊。”

    王长利其实想在她的下面干活,但他看到自己的东西照何子键的差一大截,就看了看何子键,何子键给王长利使了个眼色,他就又塞到杜彩霞的嘴里,并且在她的嘴里动着。

    杜彩霞呜呜地叫着,最后也只好屈服,配合起王长利来。两个男人在女人的上这样,真让王长利有种特别的高兴,就说:“子键,你现在样样都这么厉害啊。”

    杜彩霞慢慢的也习惯了这样的虐待,但是时间太长,她就实在难以忍受。何子键的猛烈让杜彩霞已经感到疼痛,从开始时的快乐,到下面的地方燥的难受,而王长利的东西又在自己的嘴里终于碰了出来,弄的是她满嘴满脸都是男人上出来的液体。

    杜彩霞知这两个男人是在把自己当成了娱乐品,但她哪里知道这里的隐秘,她根本就没把和主人打了那个吴晓茵的事当回事,她只是以为她遇到了两个*狂。

    然而就像一匹马,或者一条狗,你有时越是欺负它,越是虐待它,它就越是聪明和听话一样,杜彩霞忽然觉得这样其实也是很有意思的事,只是何子键的东西太大,她实在是受不了。

    “子键哥……”她开始告饶。

    “干什么?”何子键还毫无放松的意思。

    杜彩霞说:“大哥,我……我不行了,昨天你都把我这里弄坏了,现在又……我怎么能……小妹求你了。”

    看到杜彩霞真的是难以忍受他们的虐待,何子键微微一笑说:“那我问你一件事。”

    “啥事,你问……问吧……呀呀……”杜彩霞叫了一声。“你怎么还弄啊?”

    何子键问:“刘英的女儿考级,什么时候回来?”

    杜彩霞不解:“你怎么问这个?”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这样饱受残忍的虐待,跟一个小女孩考级有什么关系。

    “我问你,你说就是。”何子键又猛烈地用力。

    杜彩霞见到很是委屈地看着何子键,心想这个何子键看来是真的对刘英有非分之想了,不过何子键如果走到刘英的边还真是不错,自己也可见到他不说,如果刘英对何子键满意了,自己也可以以介绍的名义捞到点好处,笑着说:“是不是看上我们家的主人了?我们家的主人那可是够味的啊。”

    何子键捏了杜彩霞的大白兔一把,又在她的洞里狠狠的刺痛着,说:“我让你说你就说,别说这些没用的。”

    “哎呀,真疼啊,没有这样弄人的啊,既让我们疼,又让我们舒服。哎呀,何大哥,你可真是个怀哥哥啊。”

    何子键笑着,心想,这个女人还真有这股劲儿啊,就是个浪丢丢的女人,他只好说:“你赶紧告诉我,我是有重要的事的。你说也不白说,我给你两千。”

    说着拿过衣服拿出一叠钞票,但他的东西还跟杜彩霞的连接在一起。

    杜彩霞的念满足了,就说:“她女儿考级是今天一天都在那里等着,但她什么时候回来要看……啊,疼啊。”

    王长利感到太痛快了,他真的佩服起他对这个哥们了,他也在一边加刚说:“你子键哥让你说什么,你就说什么,听到了吗?”说着就在杜彩霞的口的面包上拧了一下。

    何子键说:“长利,你让她说话,别折磨她了。”

    “那你怎么还在……”

    何子键没管王长利对自己的觊觎,对杜彩霞说:“你说你家的主人带着女儿去考级的时间是怎样安排的?”

    杜彩霞哭咧咧地说:“我哪里知道啊,我就知道给他们做饭,人家怎样安排的时间,又不能跟我说。”

    何子键问:“那你什么时候给他们做饭?”

    “她说要等她的电话。”

    何子键想了一下说:“那你现在给她打个电话,问她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杜彩霞还在那里忍受着何子键的折磨,她看了看何子键,这个男人和昨天的男人太不一样了。

    但女人天生就是*货,至少杜彩霞这样的人就是,不然她也不会落到当保姆的地步,她并没让何子键立刻从自己的里面拿出来,她有些赶兴趣地问道:“你们要干什么?你是认识我家主人的吗?”

    何子键说:“这你就别管了。你家主人不能在外面吃饭吧?”

    “他要是在外面吃饭,都会告诉我的。”

    “那你现在就给她打个电话,问她现在在干什么,什么时候回来?”

    “我现在打电话,她会烦的。”杜彩霞似乎不愿似的。

    何子键狠狠的攻击一下,杜彩霞马上说:“那我就问现在准备饭行不行,这样问行吧?”

    “行,你就问吧。”

    杜彩霞拨了刘英的手机:“刘姐,我想给霏霏做点好吃的,现在准备早不早?”

    刘英从省城亲戚家参加完婚礼抓紧回来,就是为了陪着女儿到师范学院的艺术系来考级的,这是个不到三十,却有着二十岁**的肌肤和碧波一样眼睛的女人,如果说姚龙富不想跟吴晓茵结婚,是因为吴晓茵的格过于暴躁的话,他能跟刘英坚持到现在,是刘英是个无比温柔的女人,而且这个女人绝对是个不和外界男人有来往的女人,这也是姚龙富舍不得离开刘英的理由,但姚龙富却必须要把吴晓茵打发掉,这是因为他还有更高的目标,他不想让吴晓茵这个暴躁的女孩是自己的拖累。

    刘英正在师范学院的门口接到了杜彩霞的电话,对这个保姆,她有些放任,毕竟是从农村出来的,没什么文化,但她还是喜欢杜彩霞是个实在的女人,也就对她有些事不那么的计较,见到杜彩霞这样问,她就说说:“早了点,我还在这里等着呢,烦死了,到处都是人,连个上厕所的地方都没有。”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刘英说:“还没时候呢。”

    “那我就再等会吧。”

    “我回去晚,就在外面吃点得了。”

    “那好了。”

    杜彩霞把手机挂了。

    何子键突然从杜彩霞的上跳下来,对王长利说:“走,我们赶紧走。”

    王长利什么也不问,但似乎舍不得这个女人,在杜彩霞的上摸了一把,又在她的下面抠了一下,杜彩霞还光溜溜地躺在那里,她充满兴奋地叫道:“子键哥,你真是坏蛋,你等着,我也用同样的办法欺负你。”

    何子键微微一笑说:“那好,我就等着你,你哥现在十个八个的,还真是不在乎。”

    杜彩霞神秘地一笑说:“你是拿我不当人啊,我也要好好的折磨你。”

    何子键不听她说这些吹牛的话,告诉王长利立刻穿好衣服,也没跟杜彩霞打招呼,把一个两个人干的瘫软在那里,浑光溜溜的女人那白就扔在上,和王长利冲出宾馆,立刻上了出租车,何子键告诉司机到师院,车便向郊外开去。

    王长利不得不问了:“子键,你到底要干什么?这个女的到底是什么人?”

    何子键只好简单的说:“我们马上要见到的这个女人,才是我真正想认识的女人。今天你要完全听我的,我让你怎么干,你就怎么干?”

    “你不是说有个什么女孩?”

    何子键说:“现场的况不知道什么样,只能相机行事了。”

    王长利看着何子键,何子键本来是让他对一个女孩下手,但他们现在去见一个漂亮的女人,这更让他感到兴奋,心想,这何子键现在可真是开荤了,想玩什么样的女人,就玩什么样的女人,这些钱多半是这些女人给他的,真是干人享受着,还得到钱啊,就羡慕地说:“子键,这些女的你都是怎么认识的啊?”

    何子键神秘地说:“我让你别问这么多。你要好好的配合我啊。”

    王长利马上说:“怎么,我配合的还不好吗?”

    何子键大笑着说:“真是够好的,在关键的时候你就进来。”

    王长利认真地问:“我觉得你神神秘秘的,是不是在跟这些女人在搞什么谋?”

    何子键说:“别说这些,还有,别回去跟小凤说这些。”

    “我傻啊,我跟她说这些。”

    .77dushu.

    .77dushu.

    .77dushu.

    .77dushu.更新最快的网站

    “

    ^_^

重要声明:小说《红颜仕途:草根高官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